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淫魔圣王传】二十九 造人五章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二十九造人五章发表于:垂死老头

日期:February19,200412:42PM

世事难料哪……

一叠又一叠的画像、资料,摆满了整张书桌,原本宽大的桌面一时间变得拥挤无比。

这些东西,都是由黑暗工会最精良的情报小组所提供的,里面从托雷的母亲,到他身边的婢女,从他出生至今所有曾相处过的女性资料通通都在里面。

仔细的检阅每份资料,核对每张相片后,我挑出了其中三份资料,分别是在托雷五岁时去世的母亲,他的继母,以及一直照顾他到成人的奶妈,这三个女人可以说是托雷印象最深的三个。

将她们正面照的画像立在书桌前,专注的看着这三张画像,将这三个女人的特征、轮廓印在脑中,这些工作都是前置作业的一部份,在我作这些事的时候,全黑暗公会都正依照我的计画分批办理其它部分。

这些事情都是以最高机密的程序办理,不过这是可以理解的,大陆规模数一数二的工会,全体总动员的替一个人找对象,这种事情说出去,大概会被人笑死。

根据洛莉所说,工会内部的高层在最近已经达成共识,会全力为这件工作护航,表示事情的影响层面超出了预估的范围了,可能已经到影响工会的存亡也不一定。

一见小事会闹到这么大,说起来还真的是很夸张,凯尔王大概死都不会想到,他关心儿子的行为竟然会牵连到这么多人。

而且事情搞到这样,我的压力也大起来了,因为为了安抚工会内部已知情的高层成员,洛莉不得不宣布这件事情已经请出了「隐者」全力协助,搞得现在变成我掌握了成败大权,哭笑不得的同时,也讶异「隐者」的名号竟然大到这地步。

一切的事情发展,都只能用世事难料这句话形容了。

「命运……对了喔,依雅娜不是命运女神吗?她真的能掌握命运吗?」

想到这点,低头看着桌下,对正在吸吮肉棒的纱罗问道,吐出肉棒,纱罗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不会,她只是喜欢把命运挂嘴边而已,谁知道人类是从那一点说她是命运女神。」

「这样呀,对了,你还要舔多久呀?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啰。」

「我就不信吸不出来。」

恨恨的说着,纱罗又再次含住肉棒,我则是放松身体,欣赏着肉棒在她的小嘴进出,让纱罗舔肉棒有一种很好玩的感觉,因为她会用青涩的动作使出高级的技术,这种不该出现的矛盾,也只有纱罗这种融合两种人格的人作得出来了。

虽然书桌底下的位置并不大,但娇小的纱罗根本没有受到影响,只见她的小脑袋快速前后摆动着,从她的小嘴感受到的吸力和紧缩,让我舒服的大开双腿享受着,只不过,以她的本领像要让我发泄,还是太早啦。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纱罗终于放弃让我发射的念头,喘着气爬出桌下,坐着一旁嘟着小嘴看着我,丝毫没有因为回复神者的记忆,而多了几分成熟,反而更像小孩,不过可能本性就是如此也不一定,我奸笑地看着她说道:

「认输啦?」

「嗯。」

点点头,纱罗不甘心的偏过脑袋,我笑着拍拍她头。

「傻ㄚ头,告诉你,想要让我发射,你还要再努力十年呢。」

「呜~」

拍开我的手,纱罗像只小狗般龇牙咧嘴的瞪着我,笑笑的不理她,我从书桌的抽屉取出几件东西,放到纱罗面前说道:

「哪,答应我的,耍赖的话,小心我打你屁股。」

「讨厌。」

红着脸,纱罗起身脱下身上的衣物,捡起面前的东西穿上,自从体会了性交的快感后,纱罗便一直跟我学着各种性爱花招,在一些较正常的玩法都玩过后,我决定要进入比较变态的课程了。

刚好纱罗不知死活的跟我打赌,说自己能够用嘴让我射精,刚好顺势跟她打赌,我让她随便吸吮我的肉棒,想吸多久都可以,但是如果没办法让我射精的话,她就必须在任务结束前,乖乖的当我奴隶。

至于结果,傻瓜小绵羊只能乖乖的落入狡猾大野狼手中了。

「换、换好了……」

纱罗有点害羞地站在我面前,身上穿著我特地订作的拘束衣,黑色的皮革一条条的围在纱罗的身上,形成龟甲般的花纹,特别凸显她的胸部和蜜穴,只是……

「现在让你穿这式样,好象还太早了点哪……」

看着纱罗只是微凸的胸部,我带着遗憾的说道,订制的时候还是应该要多考虑穿著的人的身材的,听出我口气带着的遗憾,又注意到我的视线纱罗又羞又气得遮住自己胸部。

「算了,脱掉吧,把这戴上就好了。」

拿出一条狗环扔给纱罗,原本想要欣赏她穿著皮衣的美梦破碎,让我有点小失望,不过想到之后的游戏,那点不满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纱罗快速的脱掉皮衣,当拿起狗环时,纱罗好奇的打量了一会,才将狗环戴上,然后一脸好奇的看着我,眼神中却透着期待。

对纱罗这样好玩的性格,其实是最容易进行调教的,我虽然兴奋,但仍然摆出一张正经的脸孔,跟纱罗约法三章。

内容其实没什么创新的,主要就是戴上狗环后,我便是她的主人,她不可以私自取下狗环,也不能违抗我下的所有命令,不然要接受惩罚,这几个从以前到现在都没什么变的话。

纱罗二话不说的点头答应,浑然不知她已经傻傻的把自己卖掉了。

「好,那么我先教你一些奴隶的礼节,第一,在主人面前不能站着……」

当听完所有的奴隶礼节后,纱罗才知道自己作了什么样的约定,但是这时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不甘愿的跪在我面前,恭敬的叩头说道:

「奴隶纱罗见过主人,主人好。」

话一说完,纱罗便抬起头来,然后整个人马上被我抓起,将他身体朝下的压在我腿上。

「啊!你干什么呀!」

「这是处罚,你刚刚没有等我说好便自己抬头,要打十下屁股。」

「啊?怎么这样?」

「少啰唆,自己算清楚,我要打你二十下。」

「怎么多了十下?」

「因为你刚刚没有在称呼前面加主人,所以要在多十下,现在是三十下?」

「咦!!!!」

在纱罗的一时大意下,一下子处罚便由十下变成四十下,暴增的处分,让纱罗差点哭出来,还没正式开始前,便已经被我吓得不敢反抗。

「好了,自己大声报数,后面还要加谢谢主人,懂吗?」

「是、是的,主人。」

纱罗紧张的快速答道,在开工前,我先揉捏一阵纱罗的小屁股,清楚的感受那种年轻的结实触感,捏弄了一会后,纱罗开始发出细细的喘息声,身体也渐渐的放松下来,就在这时,我突然抬手用力的朝她屁股拍打下去。

「啊啊!!!!」

突然的疼痛感,让纱罗痛苦的尖叫。

「没有数,从头来。」

「啊啊,对不起……啊…一,谢谢主人,啊…二,谢谢主人………」

大概打到二十来下,纱罗的声音已经带着哭音,但我还是狠心的把四十下全部打完,加上她中间没报数从头来的几下,总共是七十几下,让她的小屁股变得红通通,放她下来后,她立刻捂着屁股低声啜泣着。

「不懂得多谢主人吗?」

话刚刚说完,纱罗立刻跪到我面前,叩头说道:

「谢、谢谢主人。」

这次纱罗学乖了,话讲完仍然是乖乖的趴在地上,不敢动弹,这样良好的学习态度,让我满意的点头,没有让她起身,反而将一脚踩在她头上。

「呜…」

当我的脚压在她的脑袋上时,纱罗的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不满吗?」

「没、没有,请主人随意。」

「哼。」

轻哼一声,我改而挑起她的头,从她的表情中除了惧怕外,并没有其她的表情,但是眼神的深处似乎有点点的兴奋,不敢肯定是否错觉,但我决定慢慢的培养纱罗的被虐欲,免得她反悔说不玩了,我就亏大了,而首先要作的,就是在鞭子过后给糖吃。

「起来吧。」

「谢谢主人。」

纱罗慢慢的站起身子,将纱罗拉近到身前后,如我期望的,纱罗的蜜穴已经有了些微的湿润,这代表她并不会完全排斥我刚刚对她的行为,显然纱罗有一点这方面的潜质,让我对日后调教的成功率感到更有信心。

「怎么光是打屁股就这么湿啦?」

「没、没、不、不是、我、我是说………啊……」

突然被点出自己的身体反应,纱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辩解,在她慌成一团的时候,我的手指无预兆的插进她的蜜穴里。

「啊…啊啊…不、不要啊…嗯嗯…那、那里不行,啊…好、好爽……」

纱罗已经知道性爱欢乐的身体,在我的挑逗下很快便进入状况,玩弄一会她的蜜穴后,我将她转过身子,让她趴在地上,挺着肉棒从后面刺进她湿润的小穴中。

「喔…好、好大……啊啊…用力干我,用力点…喔…啊啊……」

在纱罗的浪叫声中,我用力的抽动着肉棒,纱罗也熟练的扭动着屁股,配合着现在的姿势,就像变成一只淫荡的母狗般,我趁机在这时,配合着肉棒抽动的韵律,拍打着纱罗的屁股,但这是听到的却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充满性爱、愉悦的浪叫。

「啊啊…不、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啊……我、我要高潮了,呜啊啊啊啊啊啊………」

在纱罗达到颠峰的尖叫下,浓稠的精液大力的射进纱罗的花心,冲击的快感,让她再次发出尖叫。

「呼、呼、呼……好、好热,好棒……」

高潮过后的纱罗,整个人趴在地上,慵懒地感受着体内的精液,喃喃诉说着自己的感受,射进体内的精液,缓缓的从分开的大腿间流出。

当我在欣赏纱罗这样淫荡的姿态时,门口突然传来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

在黑暗工会的隐密据点中,一名中年男子正吞吞吐吐的跟我报告。

「隐者大人,你所交代的人选我们已经找到了,可是……」

「可是什么?」

看着我面前,这个穿著西装笔挺,一脸老实样的人,我的语气比平时有点冷淡,除了是因为他打断我的享受外,也是因为从我到这里开始,他就这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为了要维持「隐者」的神秘形象,我戴上金色的假发,穿著一身漆黑的大衣,脸上则以一张银色的面具,遮住大半的脸蛋,不过这一身完全仿照民间小说中孤独英雄的装扮,似乎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这…请您实际来看看吧……」

他说完,便小心的带着我走进据点深处,推开一扇房门,扑鼻而来的便是一股腐烂的臭味,在房间中央摆着一张床,而床上则躺着一个从头到脚全身溃烂的女孩,光看不断渗出的血迹,便知道伤势之严重,若不是在旁边有两个人正不断的施展中级治愈术压制伤势的话,可能早就挂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

看看床上的伤患,我转头看着那男人问道,我想我这时的眼神大概非常可怕吧,这男人竟然噗地一声跪下,几乎是哭着说道:

「不、不关我们事呀,这、这个女孩一家刚好遭到盗贼,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她父母已经死了,她自己也被烧成重伤,我、我们已经尽力了。」

话说完,男人整个趴在地上发抖着,看他吓成这样,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拍拍他的肩膀,便走道那女孩旁边,一直在压制他伤势的两人都是一脸疲惫,在我叫他们离开后,立刻带着一副解脱的表情退到一旁。

「她这样已经几天了?」

「两天,虽然我们想要给她更好的治疗,但是工会内会高级治愈术的人实在太少,一时间没办法派人支持我们,只能强制的以中级治愈术勉强维持她的生命。」

看着床上的这女孩,一股怒火浓浓的伸起,她身上的皮肤几乎已经全部烧光,露出在外的肌肉带着恶心的色泽,眼睛的部分一片空洞,不知是被大火烧瞎的,还是被人挖出的,但是以这样的伤势,虽然说是用中级治愈术在强制续命,但她竟然能忍受住这些痛苦活着,实在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爸爸………妈妈…………」

正当我在为她的伤势而讶异时,模模糊糊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犹豫了一下,我还是低头告诉了她真相。

「他们已经死了。」

「……」

听到我的话,她突然激烈的颤抖着,我连忙抬手压住她的手,一道白色的光芒沿着她的手臂,缓缓包住她的全身,让她的颤抖慢慢停下。

「你想报仇吗?」

一看她的颤抖停下,怕她会因为父母的死讯而放弃了求生的念头,我立刻跟着问道,但是女孩却没有马上答话,停顿了许久,当我担心她已经放弃求生时,她突然激动的说道:

「要…我要…我要报仇……」

得到了答复,我也放心了,张开双手,分别由女孩的头脚开始慢慢的向中间靠拢,在其它人惊讶的眼神中,原本不断渗出的鲜血停住,那恶心的色泽也消失了,明显已经好了不少。

「先睡一觉吧,等你醒来,就是一个新生活的开始了。」

在女孩安详的睡去后,我转身对那三个已经傻住的人说道:

「把这个孩子送到我那里,找出那群盗贼的行踪,我要知道他们全部的资料,懂吗?」

「是!」

交代完毕,我在这三人敬畏的眼神中离开,但一段日子后,我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隐者」这个名字,在黑暗工会中变成了万能的代名词。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