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金庸群侠娇情传十一 笑笑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第十一章笑笑

起床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

娇娇和若男身上散发着藤果的清香,创口已经开始愈合了。娇娇从床头拿起秘制的底裤,将一条递给若男,婉尔一笑,轻轻向身下套去。在那玉杵进入的一刻,娇娇一阵娇喘。若男羞红着面颊,想了一下,便也学着娇娇穿那底裤。

“啊……哦……”若男呼出声来,“啊,这……这些嵌在假宝宝上的宝石……竟是会自己动的。”

“当真吗?”我好奇地问。

“是真的哦——”娇娇撒娇地坐在我的腿上,“只要身体稍一运动,它在里边就……”

“那你们岂不是想什么时候来就可以什么时候来了?”我向二人一挤眼。

“格格……”

李叔已经把早饭安排好了。不屈和敏茹看到我们三人,面带微红,看来昨天晚上是惊动他俩了。倒是李叔年纪大了,可能是耳朵不那么灵敏了,见了我们并无异样(——谁信啊)。

“启秉老爷,”一个家人从外边进来,向我称呼“老爷”,听起来很是别扭,但我一时也指不出更好的称呼来,索性任他叫吧。“金大人携夫人门外求见。”

“快迎——我亲自去迎”。若男和娇娇收腹提气,轻挪莲步,与我一起迎向府门,敏茹和不屈一同跟出。

金谷溪满脸春风,身旁站了一位三十四五岁的妇人,一副伶俐的模样。我忙上前施礼。

敏茹随在我身后,金谷溪看见,笑着为金夫人一指,金夫人眼里立刻流露出喜色,招手言道:“女儿,快让为娘看看。”

敏茹更是喜不自胜,羞答答地来到金夫人身前,倒身下拜。金夫人心疼地扶起敏茹,左右相看,眼里闪出泪花,忍不住将敏茹抱进怀里,亲切地唤道:“好女儿,你就是为娘的亲生女儿了。”

“娘!”敏茹喜极而泣。不屈也上前向岳母见礼,金夫人喜得连连点头。

华阴的事终于圆满地告一段落。

在华山绝谷之时,几次找寻时空之门都没有发现,我想可能是要等待机缘吧。不会是上天注定我在大时终老吧?那样也无所谓了,有娇娇和若男相伴,身处异地又有何妨。只是,下一步该做些什么呢?既然身负绝技,莫不如——对,去江湖上走一走,或许能有幸见过风清扬老前辈和令狐冲夫妇呢。我把想法说给众人听,大家一致同意。

天下宗派,我最敬的是武当和少林。于是我决定,先东至河南嵩山少林寺,然后南行湖北到武当山。

春节过后,我们备了三匹良马,带足了盘缠,开始了江湖之行。我没有带敏茹和不屈——敏茹有喜了。我嘱咐不屈,如果有时间,不要忘了回华山绝谷去看看。

一路游山玩水,遇到不平之事,自然也要管上一管。只是所遇之人都是市井无赖,没遇到真正的江湖角色,我不禁觉得江湖太过平静了。也难怪,十多年前的五岳之争,已经让中原武林元气大伤,日月神教任我行已故,向问天接任教主一职,自然也没了称霸之心。

行了一月有余,已经遥遥望见嵩山。

前边是一个村镇。此时天色已晚,我们驱马进了镇子。镇子不小,酒店客栈少说也有十家,红日西沉,街上仍有行人来往。前边有一家客栈,是个三重院落,我们在客栈门前停住马蹄,门口一个青衣伙计马上迎了上来,满脸堆笑道:“客官住店吗?我们这儿包您吃得好睡得香,您请里边瞧瞧。”说着牵住了马的缰绳。

“平安客栈。老公,我们进去看看吧。”娇娇第一个下了马。我和若男也离开了马鞍。

店伙计把我们让进店里,招呼马夫将马牵走。掌柜的见来了客人,高兴地迎上来,热情问道:“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尽管吩咐是了。”

“要一间上房,再准备一桌上等的晚餐。价格要公道啊!”

“您放心。祝三,领客人到天字五号房。”

祝三前边领路,我们穿过两重庭院,来到后院。后院一排十多间正房,两间一室,甚是宽敞。院中还造了假山亭台,环境不错。客房里桌床椅柜用得都是上等木料,淡淡香熏令人心清气爽,尤其是房中的一张大床,绫罗挽帐,被褥一新,足容得下三人。娇娇看得满意,向祝三道:“就这间了,我们先休息一会儿,饭好了叫我们。”

娇娇把门关好,回身扑在我的怀中,若男也扶住我的肩膀,将身子贴紧。我将手探进两人胯间,里边湿答答一片了。

“呵呵,瞧你俩,骑马也不忘穿着那件底裤,真是一对荡妇。”说着在两人花蒂上将宝石环一扯,娇娇和若男娇喘不止,因为身在客栈,都不敢叫不声来。

“客官,我给您端炭火来了。”门外传来祝三的声音。

“娇娇去开门吧。”我故意又拉了一下宝石环。

“讨厌!”也不知娇娇说得是我,还是在说祝三。

“伙计,晚饭好了没有?”隔壁传出少女悦耳的问话声。听声音,也就十七八岁。

“您稍等,马上就好了。”祝三一边回着隔壁的话,一边把火盆端进房来。

“隔壁住得什么人?”我好奇地问。

“是一位女客官,看样子还是个练家子呢。”祝三低着头答道。娇娇和若男一路上不知让多少人忘记了看路,祝三此时是想看又不敢看,惹得我不由发笑。

“别老是低着头啊。大大方方的就是了。”我笑着说。

“小的不敢,”口里说着,祝三还是把头抬起来了,眼光落在娇娇脸上,立刻被娇娇的美貌惊呆了。娇娇格格一笑,把祝三弄得脸红脖子粗。

“客官,我先退下了。”祝三恭恭敬敬地将门关好。

“没想到,这个店伙计还是个老实人呢。”若男笑道。

晚餐备好了。若男和娇娇忙着整理散乱的云鬓,我一个人先走出客房,正巧隔壁四号房门一开,一个紫衣少女走了出来,与我四目相对。我怔了一下:好漂亮的女孩。

“看什么?小心眼珠子掉下来!”少女瞪了我一眼,但很明显,脸红了。莫不是刚刚一番云雨,惊动了人家?罪过。

“对不起姑娘,在下失敬了。”我正色抱拳道。

“格格……开个玩笑了。”

“姑娘一个人投宿?”

“怎么,不行吗?”紫衣少女杏眉一扬,带着一丝顽皮之色。

“哪里,看姑娘年纪轻轻,却内力精纯,想必不是普通人了。”少女目光精澈,一定是身怀上乘武艺的,否则也不会一个人出门了。

少女闻言神色庄重起来,细细打量起我来。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请教大名。”少女款款抱拳。

“请教不敢,在下尚杰。”我再次抱拳还礼。

“尚大哥不是江湖中人吧。”

“初入江湖,无名小辈。姑娘见笑了。”

少女婉尔一笑,道:“小女任笑笑,尚大哥叫小妹的名字就行了。”

任笑笑?我联想起两个人来,一个是令狐冲,一个任盈盈。这时身后门响,娇娇和若男走了出来。娇娇冲我一笑,我正要介绍,娇娇向任笑笑抱拳道:“笑笑妹子,你好。”若男也是含笑施礼。

任笑笑一见两位貌美惊人的少妇,面露惊讶,竟忘了还礼。我给笑笑介绍:“这两位是我的夫人,周娇,李若男。”

“两位嫂嫂好。”任笑笑近前施礼。

“妹妹和我们共进晚餐如何?”娇娇热情相邀。

“这怎么好呢?”

“笑笑妹子就不用客气了,今天有缘相识,就让你的这位尚大哥做个东吧。”若男笑而言道。

我们四人在饭厅落座。笑笑显得有些拘谨。

“笑笑——大哥这样叫你行吗?”我轻声问道,笑笑含羞点头。“我想起一首曲子,不知妹妹有没有听说过。”

“大哥请说。”笑笑警觉起来。

“大约二十年前,衡山刘正风与日月神教曲洋合作了一首《笑傲江湖》……”

“尚大哥也知道这首《笑傲江湖》?”笑笑闻言一震。

“我也是听说,妹妹对江湖之事知之甚多,所以才有此一问。”

“尚大侠还说不是江湖中人,哼,原来也是为了这曲谱而来吧。”笑笑笑容一收,扶案而起。

我一脸茫然,忙起身道:“妹妹何出此言?”娇娇和若男也面露不解之色。

笑笑见我等神情自然,稍稍合悦了一些,轻声道:“尚大侠果然不知?”我摇了摇头。

笑笑犹豫了一下,复又坐下,叹了一声道:“尚大哥,如果小妹失礼,还请见谅。”

“难道这曲谱又引起江湖波动不成?”

“尚大哥和两位嫂嫂虽然自称不是江湖中人,但却都身怀绝世神功,如果想对小妹不利,想是用不着如此客气了。”

“妹妹误会了,我们久困绝地将近二十年,因为机缘巧合,才能出得深谷。江湖之事,知之甚微。”我心道,笑笑年纪轻轻,却如此机敏,实在难得。

“啊?竟是如此。”笑笑惊疑道。

“此事说来话长,我们以后慢慢再说。来,别让饭菜凉了,我们吃饭吧。”既然笑笑有不便言明的隐情,我也不该再问的。

“尚大哥,”笑笑压低了声音,“当今朝廷里出了一个奸贼,你可知道?”

“你是说严嵩?”一路之上,听了不少严嵩弄权的传闻,没想到这奸贼连江湖武林都不放过。

“正是,不知那严嵩如何听说《笑傲江湖》曲谱一事,想借曲谱取宠皇上,于是在江湖上放出传言,如有人能帮他获得曲谱原稿,他将以重金相酬。”

“看妹妹的神情,曲谱是在你身上了?”

“不错。当年的曲谱原稿就在我这里。”

“你是要……”

“上少林,交给方证大师,由他出面主持,将曲谱传与天下。”

“这么说,妹妹与令狐冲前辈应该有些渊源了。”

“怎么……你们……”

“实不相瞒,十八年前的江湖之事我了然于胸。令狐前辈是我的偶像。”

“偶像?”笑笑有些不解。

“哈哈,自造之词。意思是说令狐大侠是我敬重的豪杰,我以他为榜样。”

“格格……大哥真是文武全才。”笑笑接着道,“大哥如果不是隐居山林,恐怕名头要大过我的父亲了。我想大哥早就在猜我的身份了吧?”

“哈哈。你不怕我心怀叵测了?”

“再怕就给他老人家丢脸了。”

“妹妹冰雪聪明,还有如此气质,来,哥哥敬你一杯。”说罢,将满杯酒一饮而尽,娇娇和若男也举杯相陪。

吃过晚饭,娇娇把笑笑请过房来,与我们喝茶聊天。我把连月的经历讲给笑笑听,只是隐去了异时空的事。

“啊,我道是何人除去了华阴三鬼,原来是大哥的手笔啊!”从笑笑口中得知,那日在府中杀死的三个江湖败类,竟是华山派消亡后在当地称雄十余载的武林好手。

“江湖传闻,华山出了个‘鬼见失魂’,原来是尚大哥。”

“不是吧。我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个绰号啊。”我自己都没想到,初入江湖便得了这样一个“雅号”。

“这个称号不错啊,是吧姐姐。”娇娇听了兴奋不已。

“妹妹,明天我们一起陪你上少林。”若男也很喜欢这位妹妹,三个人在一起甚是亲近。

笑笑端起茶杯,缓缓向唇边放去,中途忽然转向,扬手向窗外射出。

“哎呀!”一个人影应声落地。娇娇和若男一惊。

我纵身出房,只见地上躺着一人,黑衣蒙面,已经被点中穴道,摔晕过去。我心道惭愧,只顾着谈话,竟然没听出檐头伏了人。笑笑谈笑之中,竟能隔着窗户听准来人方位,并一击而中要穴,小小年纪真是不简单。

我将黑衣人除去面纱,提到房中。

我在他身上轻轻一拂,黑衣人悠悠转醒。见我四人先是一愣,随即就地坐起,摆出一副傲态,扬声道:“大爷今天落到你们手里,算是栽了,要杀要剐,请便!”

“大漠孤鹰,你是为了曲谱而来吧。”笑笑看都不看他,自顾倒了一杯新茶。

大漠孤鹰被道出了身份,立时少了气焰。“不……不错。你想怎样。”

“不想怎么样,你回去告诉你的伙伴,明天不用在路上埋伏了,大大方方来抢就行了。”笑笑呷了一口茶。

大漠孤鹰闻言极是诧异。

我对笑笑佩服不已,想不到笑笑孤身一人,竟然对他们的举动了如指掌。

“还不走。”

“后会有……期。”大漠孤鹰见我们并不阻拦,踉跄着离开了。

“妹妹真不简单,竟有如此身手。”

“嫂嫂见笑了。要不是我娘给向伯伯去信,光凭我一个人,也到不了嵩山。只是她和爹爹不想再出江湖,不得已才让我独当此任的。”

原来是日月神教在暗中相助,看来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