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甜蜜花香

发布时间:2023-01-24浏览:

「好,今年系桌暑训就到这里,大家辛苦了!」

唉啊,好泄气喔,经过十天的集训还是完全没进展,啊…我指的不是球技

啦,其实我对桌球一点兴趣也没有,都是为了接近某人才加入系桌的。大我一

学年的政浩学长,我刚入学没多久就被他吸引,到现在也已经快一年了呢,这

份心意不知道何时才能开花结果。

学长他虽然不是特别帅,不过为人热心又可靠,勇于站出来担负重任,为

大家出力,这样的性格让他变得耀眼。现在担任系学会的干部,以及系桌的新

生指导员,个性果决、有行动力,不拘泥小节,这些都是吸引我的特点。他做

什么事都好认真喔,我喜欢看他认真的表情。

我们之间也并非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直处于暧昧不明的状态,在一起的时

间很多,却从未独处过。学长似乎也注意到我了,有时我觉得他好像在试探我

,但是又不是明确的追求,我实在不晓得该怎么回应才好。

我实在是太胆小了,不做一点点表示的话,人家怎么敢再更进一步。可是

,如果是我自己会错意呢恋爱就是在刚起步的时候最折磨人了,若有情似无

意、不知从何着手,也许以后想起来令人会心一笑,但是现在我真的很困扰。

「小柔,怎么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嗯…还是那个老问题呀……」

美怡,算是我加入系桌的意外收获,我们因为一起练球而成了知心朋友,

有好事一起分享,有烦恼也会一起讨论。她的个性跟政浩学长很像,成熟稳重

、很会照顾人,有一种独特的大姐头魅力,我们的互动多半以她为主导。她也

是唯一知道我暗恋学长的人,经常给我出主意。

「吼~这样不行啦!妳不要一直缩起来,去找他一起散散步嘛。」

「这样太唐突了…我不会讲啦……」

「小姐~不要想那么多好吗,不会讲是吧我帮妳讲!」

美怡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暴走了,以她直来直往的个性,大概很受不了我这

种表现吧,但是如果让她代替我来邀请的话,岂不是更奇怪吗我一边死命地

拉住美怡,一边思考着脱身的借口。

「不行啦…我,啊,对了!我想起来等一下还有事要办。」

「最好是啦,少跟我来这套~」

「真的啦,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车站接我弟了。」

「……」

美怡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我,我连忙作出一付不容置疑的表情,美怡她左

看右看,好像看不出什么破绽。因为这件事也不完全是假的,只不过时间没有

这么赶,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吧……呀,不可以笑出来…

「今天就放妳一马,不过…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把你们凑成一对的。」

唿…得救了,美怡最近越来越热血了,总是积极地要撮合我们,这也未免

热心过头了,当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呀,可是美怡自己呢她都没有

喜欢的对象吗恋爱是大学的必修学分耶,美怡的个性热情活泼,外表俏丽,

至今也有好几个人追求过,可是都被发了朋友卡……

不管了,接下来可以慢悠悠地吃顿午饭,然后再沿路晃到车站去。

话说回来,这件借口本身也是另一件困扰我的事,因为今天起我就要跟老

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有点害怕。虽然说是亲弟弟,但是我总觉得他看我的

眼神并不是把我当成姊姊,而且我们理工挂帅的学校,他还硬是填上我们学校

的中文系,我不得不怀疑他是否有什么不良企图。

至于为何会变成同住的局面,因为我本来是一个人借住在姑丈原本的公寓

(姑丈全家搬到国外去了),还有空的房间,所以我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在

新竹租房子一个月也要五千上下,不该因为我无凭无据的猜忌而让家里多这一

笔开销。反正睡觉时把门锁好,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盛辉,这是我弟的名字,意思是明亮的光芒,可是他本人却是个很阴沈的

人,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能够投注热情的兴趣或专长,似乎对任何事都

漠不关心。可是,就只有对我,偶尔会出现不该有的狂热,那甚至超过了对异

性的好奇,就像是黑豹看到猎物时的锐利眼神,令人心生畏惧。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姊弟感情很好的,但是上了国中之后,我发现他看我的

眼神不一样了,我意识到男孩跟女孩的基本界线。我有了一群好朋友,我们经

常一起出去唱歌、打球、看电影

,聊一些八卦,我和弟弟之间渐渐缺乏共同的

话题,弟弟对这些事都没有兴趣,就只有对我……,我怕、我不懂要怎么跟他

相处,所以我们越来越疏远。

该如何与他一起生活,我心里完全没有底,我也想当个好姊姊啊!不过前

提是他要把我当做是姊姊才行……,想着想着,火车也已经进站了,我一定要

冷静,只要表现得自然一点就可以了。

「颖柔姊,好久不见了,妳好像又变得更漂亮了。」

哎真奇怪,以前的他是不会讲这种话的。半年多不见,他变了非常多,

看起来沈稳内敛,也更有自信了,跟印象中那个生活没有目标的宅男差好多,

像是忽然长大了一样。对嘛!就是要这样才像大学生。

不过,明明是友善的微笑,为什么我好像感觉不到它的温度,有那么一瞬

间,我似乎感到这笑容背后还别有深意,令我一阵恶寒。是我看错了吗这种

不祥的预感,我该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吧

开学已经过一个月了,我跟学长依然是那个样子,美怡好像快要抓狂了。

倒是盛辉真是让我跌破眼镜,迎新营三天两夜就拐到一个小女朋友,那是一个

很甜很可爱的学妹,有时候会在校园里遇到他们,她总是乖乖地走在盛辉身旁

,两人牵牵小手,气氛好得让人嫉妒。

凭良心说,其实他还长得满有型的,我们家的遗传基因都是很优秀的啦!

只要把个性改掉,是不用担心交不到女朋友的。男生可以不帅,但是绝对不能

宅,可不是吗,竟然可以骗到这么好的女孩子,妈要是知道一定乐歪了。

我跟老弟也没有那么生疏了,开始可以像正常的姊弟般融洽,一起住的这

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一直保持着戒心的我像个笨蛋似的。

要说有什么呢,就是他经常把采茵带到家里来,虽然你的名字叫盛辉,也不代

表就可以乱放闪光好吗

这几天更离谱,虽然他们关在房间里,可是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事情,声

音实在是太大声了,说不定楼上邻居都听到了哩,你也帮帮忙,老姊我明天有

数位逻辑的期中考耶,你们就在隔壁做这种事,叫我怎么静下心念书啊

小茵来家里作客的时候,都会戴着一条系着小铃铛的颈环,当他们在嘿咻

的时候,甜美的呻吟伴随着铃声的节奏,隔着两道门都还听得很清楚,好讨厌

喔,那种事…真的会很舒服吗这样听着,我好像也变得怪怪的了。

好不容易小茵回宿舍去了,终于可以开始专心K书,可是才念不到一半居

然停电,这下好了,一片漆黑,什么事都做不成。

或许等一下电就来了吧趴在桌上等电力恢复,过了好一阵子还是盼不到

,倒是盛辉拿了一杯蜡烛进来,是那种彩色的艺术蜡烛,而且烧的时候还有淡

淡的花香,真是很别致的东西。

「老姊,这是我自己做的喔,我高三的时候都在研究这个东西。」

这样的话,真的是很了不起呢,这个比起市面上卖的那些,看起来价值感

高很多,而且那个香味真的很迷人,淡淡的、让人有种放松的感觉,说是加了

百合花的精油在蜡里面,应该费了不少心思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电力才会修好,书是一定非念完不可的,就藉着烛光来

继续奋斗吧,古时候的状元们也是这样熬出来的。但是,亮度实在还是不够,

这样会近视吧而且因为停电的关系,少了电扇,又点着蜡烛,房间好像变得

异常的热,勉强念了两页真的受不了了。

我想,还是去学校的图书馆吧。可是,我忽然发现自己站不起来,全身的

力气都好像被抽干了,百合花的香味越来越浓郁,四周也变得越来越炎热,身

体暖烘烘的,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好舒服的感觉。呆呆地望着跳动的小火苗

,沈醉地嗅着迷人的花香,我觉得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

这时候盛辉又进来了,他小心地剪开我的衣服,露出滑嫩的肌肤,嗯…太

好了…我真的好热喔……,整件薄上衣都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了。

「颖柔,妳已经深深被百合花的香味所吸引,妳爱上了这种气味。」

是啊,我好喜欢这个味道,令人心醉神迷的芬芳,我的头好晕,盛辉的声

音怎么会变得这么低沈呢好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似的……

「放松,很放松,深深地放松……」

他把蜡烛拿得很靠近我的脸,我不自主地深深吸了口气,好奇妙的感觉啊

,这种香味…,体内的血液好像要沸腾了,乳房好涨、好难受。

「告诉我,这个香味给妳什么感觉」

「…很轻松……很…兴奋…」

「而且很顺从。」

「嗯…很顺从………咦不对…你…你做什么…」

「妳不需要思考,只要服从我就好了,服从会让妳快乐。」

盛辉开始爱抚着我的乳房,怎么可以…这样……感觉好棒…好幸福…

「乖,吸气~再吸气,看着烛火,妳现在心情很平静、很快乐。」

「啊…啊啊……我…很快乐…」

这样子抚摸好舒服喔…我…我无法抗拒,我只想要更快乐……

「姊姊,妳曾经说过长大之后要嫁给我的,妳还记得吗」

「嗯……然后…呢…」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只是我们年纪很小的时候说的童言童语而已。

「然后现在妳已经长大了呀,妳看…这里已经湿透了喔。」

「那里不行…啊…不要……这样弄…咿…」

好奇怪,被弟弟用手指插着小穴…好有感觉…好喜欢这样……

「所以说,妳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要成为我的人呢」

「是……啊嗯…不是…呜……」

已经不行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指头插得那么深,好舒服,好难过

,我该如何是好脑海变得一片空白了

,里面好痒…好麻……

「高潮吧,姊姊,这样一来妳就是我的了。」

「不行…呀啊……要…要去了…咿…咿……」

好不可思议,这就是…高潮的感觉身体因为强烈的快感而颤抖着,很轻

松…很兴奋…很顺从……

「看,妳的意志是那样的薄弱,就像这小小的烛火,不是吗」

是啊,真的好像喔,小小的火苗在黑暗的空间里闪烁着,它的光芒是那么

微弱,那么无助,好像随时都会熄灭似的。我的心里好像也有小小的火苗,它

正在做最后的挣扎,为什么要挣扎呢那一点用处也没有不是吗只要乖乖的

听话,一切都会变得简单许多。

「妳需要快乐,妳想要成为一个奴隶,妳渴望成为我的奴隶。」

我渴望成为盛辉主人的奴隶……

「让我来帮妳吧。」

主人吹熄了那小小的烛光,什么都没有了,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了……

「妳最喜欢主人,在这世上妳只能爱着主人。」

「最喜欢主人……」

「乖,现在闭上眼睛,深深地沈睡,我会让妳有一个好梦的。」

眼皮好沈重,我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可以闭上眼睛真是太好了,深深地沈

睡…深深地…沈睡……

好美丽的小山坡,开满了欣欣向荣的野百合,洁白的花朵被夕阳染成一片

橘红色,把纯洁的的形象复上一层朦胧的娇媚,像是含羞带怯的美少女,比原

本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更加迷人。

这里是我与盛辉主人的秘密基地,真高兴主人能带我来这么好的地方,每

天、每天的夜里,只要我进入梦乡,就可以跟主人在这里相见。主人会在这里

教育我,开发我好色的身体。

百合花的香味让我变得很服从,我对主人完全没有抵抗力,我深爱着我的

主人,只是接吻而已,下面就变得好湿好湿了。我想要接受主人的一切,我想

要把我的一切献给主人。

主人只是不断地亲吻我,从耳垂、到颈子,再到丰满的胸部,左右来回地

舔舐着,时而用力地吮吻,就像是要吸出乳汁一般。我是这么不禁挑逗,被吻

过的地方都变得好敏感,身体好空虚、好想要主人。

「啊…主人…不行了……下面…下面…喔……」

「呵,小柔的那里想要了是吗」

「不是…呀啊啊……哈…呀啊……」

阴户被主人亲吻着,带给我接二连三的高潮,好害羞,好满足,像是被大

浪卷到海里面,我什么也不能做,只是无力地晃着小脑袋,感受这幸福的一刻

。还要…我还要……我永远都不想醒过来……

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闹钟声,这是不行,我不要啊……

「嗯,小柔~妳该起床了,那么明天见了。」

不,主人…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不要!」

怎么回事我好像突然惊醒过来,什么东西不要心里好像缺了一角,像

是弄丢了什么宝贵的东西。早晨的阳光好刺眼喔,我觉得自己还不想醒来……

嗯早上了…完蛋了!我怎么会睡着了呢我的数位逻辑,惨了…已经来不

及了,剩半个小时……唉,还是先去学校再说吧。

掀开了被子,忽然感到一阵凉意,咦我的上衣呢而且下身那里…怎么

会……,虽然以前曾经也有那么几次,可是从来没湿得这么离谱过。我可不是

那种欲求不满的女生啊……

算了,没时间想了,考试就要开始了,快点冲洗一下赶紧出门去吧。

「啊~小柔,我惨了啦,我一定会被当掉的……」

「嗯……」

「什么嘛!妳连安慰我几句都不肯喔,没良心…」

「啊对不起,妳刚刚说什么」

跟人讲话讲到一半的时候恍神,是很没礼貌的事,还好对象是美怡,不然

就糗大了。可是我实在太在意早上的事了,我发现我的睡衣被剪成了碎片,而

且我睡觉一向都有锁门的,今天却……,昨晚停电之后的记忆全部都是一片空

白,这样真的好恐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照理说,跟我同住的弟弟嫌疑最大了,但是我总觉得他不会害我的,他会

保护我的,我可以信任他,这一段时间他一直都表现得不错不是吗过去几年

我一直都漠视他、误解他,我这个姊姊是怎么当的啊……

那么,犯人到底会是谁呢难不成会是我自己吗

「喂…妳还好吧,有什么心事吗有的话要说喔。」

「没有啦,可能是睡不饱,美怡妳刚刚要说什么」

「哼,我说…小柔一定又考得很好吧,也不会罩我一下…」

「没呀…我都没什么读到,成绩应该很难看吧……」

可是比起我真正担心的事情,这却还只是小事而已。

「骗人!妳每次都说没有读,结果考卷发下来都八、九十。」

「可是这次是真的很惨呀,倒是美怡妳呀~课少翘一点,社团退几个掉,

就不用每次到了学期末都要去找教授求饶了……」

「妳居然吐我槽,呜呜…人家不跟妳好了……」

美怡很努力地挤出一滴眼泪,我忍不住噗哧地笑了出来,然后她也笑了。

「这就对了,笑容才最适合妳嘛,如果有烦恼的事一定要告诉我喔。」

「嗯,谢谢妳,已经没事了。」

跟美怡比起来我实在好嫩喔,每次都是她在关心我,替我着想,什么时候

我也能帮上她一点忙

有这样的朋友真好,这样闹过以后心情轻松多了,虽然问题还是在…不过

,我想就把它当成一个偶发事件,过去了就算了吧,只要别再发生,就干脆当

作没这回事,这样对我应该比较好吧。

但是我错了,怪事还是不断发生,我每天晚上都做着相同的绮梦,梦里的

情节我记得越来越清楚,我饥渴地向盛辉索吻,他吻遍了我的全身,给我很棒

的高潮,好奇怪,这个梦到底代表什么

我绝对不认同这种事,可是梦中的我是那么享受,我连那种心情也记得一

清二楚,那种心动的感觉,并不只是纯粹的性欲而已。

每当我不经意看到盛辉的唇,身体就不自主地发烫,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我又变得不敢面对他了,可是这种恐惧显然跟以前不一样,我害怕自己会做出

什么不该做的事。今天也是,很狼狈地从家里逃了出来。

我不懂,我是怎么了呢这种时候还是只能找美怡求助了。

「遇上什么麻烦吗不要紧张,慢慢说喔。」

「美怡,最近我弟弟很奇怪,我好怕…」

「啥他对妳怎么了妳要不要先搬来我这边」

他对我…他……什么也没有做啊都只是我自己在妄想罢了…

「不,奇怪的人是我才对…我、我到底怎么了」

「呃…小柔,我听不太懂耶,妳先冷静下来,把事情说清楚一点。」

事情就是……不行,我不敢去想,我什么都不知道…

「美怡,我喜欢政浩学长!」

「啊我知道啊,可是这跟妳刚才说的有什么关系」

「我是喜欢他的…我一直都喜欢他的……」

「我知道啦,妳不需要一直强调这个。」

美怡的表情很无奈,我知道自己有点语无伦次,不过这些话我好像是说给

自己听的,没错,盛辉有采茵、我有学长,这样是最好的,这样我就不会再胡

思乱想了。

「美怡,我不要再这样了,我要跟学长表白。」

「怎么了突然这么说…,而且这跟妳弟弟有什么关系」

「没…没有他的事,不要再提到他了!」

为什么这句话说的有点心虚呢我真的喜欢学长啊,喜欢他好久了,可是

,喜欢毕竟只是喜欢而已,喜欢跟爱是不一样的……不对,不可以这样,我一

定只是一时迷惑而已,我不承认,我绝不可能爱上自己的弟弟。

「小柔,妳看起来情绪很不稳定耶,妳真的没事吧」

「嗯,我没问题的,只要过了这关,一切都会好转的。」

「这样啊…,其实这又不难,只是妳一直都太胆小了,拿出勇气吧~」

好,我要把所有的事情一次了结。很快的,我就能驱逐满脑子的荒唐幻想

,再次坦然面对自己的弟弟了。这件事反而给了我告白的勇气,这样子不是很

好吗老弟都已经有女朋友了,我才不想输给他呢。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原来学长也一直都偷偷地喜欢我,标准的有情人终成

眷属,真是太好了不是吗这么单纯的一件事,我居然拖了这么久,烦恼了这

么久。

我们开始单独两个人一起做一些事情,吃饭逛街什么的,就像盛辉跟小茵

他们一样,我不知道盼这一天盼了多久了,这真的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对吧

我梦寐以求的恋情终于实现了啊!

但是…为什么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感觉并没有想像中的好,跟学长在

一起的时候,我的心中还一直有着另一道身影。今天,期中考周过后的星期六

,我拒绝了学长的邀请,一个人待在家里。

盛辉一大早就出门去了,他现在一定跟小茵玩得很开心吧小茵是个讨人

喜欢的女孩子,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两道浅浅的酒涡,不知道迷死了多少男

生。而且,她对盛辉那么体贴,那么百依百顺,就像一朵解语花。

我…讨厌她,我没有办法不讨厌她,因为我……呜…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

样子酸涩的心情怎么也甩不掉,好想干脆消失算了……。一整天,我都躲在

被窝里,午餐也没有吃,现在几点了呢应该已经下午了吧。

睡不着…,我想要好好睡一觉,把讨厌的事情都忘掉,可是连这样的自我

放逐也无法如愿。突然,我的房门被打开了,是盛辉回来了,我慌忙地用被子

把头埋了起来。

「姊,妳怎么啦妳在哭什么」

「没什么,你不要管我!」

「别这么说嘛~我给妳带了礼物回来喔,看看喜不喜欢」

哇,是一束百合花耶,好漂亮喔,这香味…咦…奇怪……世界在旋转身

体好轻松,好香的味道喔…真奇怪…好像越来越轻松了……

「颖柔姊,妳知道百合的花语是什么吗」

「是…纯洁……」

「不对,是服从,妳要记住喔。」

是服从是这样的吗…好像…是的,因为是盛辉告诉我的嘛,一定没错

的,它的香味…真的让我觉得好服从喔……

「服从……」

「对,妳不需要纯洁,妳只需要服从,知道吗」

「我…需要服从……我只需要服从…」

「乖,现在把衣服都脱下来,全部都脱光。」

怎么了我无法违抗盛辉的命令,衣服一件件褪了下来,我平躺在床上,

我的身体…连那里都被他看光了,好奇怪呀…我…我……

「姊姊,妳怎么湿了呢被亲弟弟视奸很刺激对不对」

「呜…不要啊……」

「姊,妳自慰给我看好不好」

「不…这种事…啊……我…我好热…」

这样不行,我们…不可以的,快点…快要求他离开啊…

「服从。」

盛辉摘下一片百合花的花瓣,它飘落在我的身上,思绪变得混乱起来。为

什么要抵抗呢就这样也不错不是吗

「…抗拒。」

他摘下第二片花瓣,一样飘落在我身上。好像又变得清醒了些,这到底是

怎么了不对,我必须逃走…我…

「服从。」

哦…我…逃不走的,不要再挣扎了,那种事情…我好想试试看喔……。花

瓣一片一片落下,我的内心也不断地交战着,但是抵抗的力量越来越微弱,洁

白的花瓣洒满了我赤裸的身体,甜蜜的香气刺激着我的嗅觉,我觉得好兴奋…

好兴奋喔……

我想要在弟弟面前做出下流的事情,越来越克制不住那股冲动了,我是这

么的喜欢他,好希望他也能看看我。

「…抗拒。」

嗯…好像应该要这么做的,可是我一点也不愿意抗拒,一切都无所谓了,

就让它成为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小秘密吧,渐渐加速的心跳像是在催促着我。

「服从。」

最后一片花瓣飘落下来,我再也无法忍耐了,我疯狂地搓揉着湿热的小穴

,任由欲望淹没了理智,好舒服…好舒服喔…我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一感受

到盛辉灼热的视线,身体就好像通了电一样,我不由得把双腿张得更开。

「姊姊,妳好漂亮喔。」

「嗯…不要……盛辉…叫我小柔…呜…求求你……」

「…呵,小柔,再激烈一点啊,妳可以更快乐的。」

他叫我小柔…我是主人的小柔…我…不行呀,这么激烈的话…我…呀啊…

服从主人……,我已经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了,好快乐…好顺从…什么也无

法思考,不……要泄了…要泄了…

「啊…主…主人…咿……小柔…不行了…拜托……让我去…」

主人他…逗弄着我的阴核,啊…我…啊…好奇怪呀……

「呀啊啊!……」

泄了…好多…,主人对我真好,我要服从他…服从盛辉主人……

「小柔,妳累了,好好休息吧。」

不,我还不累,我想要多跟主人在一起,我…我还…不想睡……

我,最后还是睡着了吗太阳都下山了,衣服…什么时候穿起来的那些

花瓣……百合花的花瓣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开始慌张了起来,我一定要找到它们才行,可是我

找遍了整个卧房,连一点点小碎片都没有找到,仿佛它们从来就不曾存在过。

依然不死心地走出了房间,盛辉正在客厅悠闲地看着棒球转播。

「唷,我们的睡美人终于醒了,老姊…妳该不会睡了一整天吧」

怎么会…那刚刚的事情呢一切都只是梦吗

「盛辉…我的花呢你把它们丢掉了吗」

「没有啊,我才刚回来…,是什么花我帮妳找。」

是这样的啊…,说的也是,盛辉怎么可能没事送我花呢我只是…我只不

过是他的姊姊而已,我凭什么好像忽然挨了一记闷棍似的,胸口好痛…,为

什么为什么我偏偏是他的姊姊呢

「哇,妳不要伤心嘛,东西不见了我们一起找啊…」

「不是这样的,你…你什么都不知道!!」

讨厌…我到底在发什么脾气我为什么要凶他呢他一定不想再理我了吧

,跟温柔可人的小茵比起来…我这种个性,就算我们不是姊弟又怎么样

「好了啦,不然我买给妳啊,妳喜欢什么花」

「咦你…要送我」

「对啦~不过妳…哈哈哈……,妳还是先把眼泪擦一擦吧…」

糟糕,我又哭又笑的模样一定很滑稽,他还一直笑,他怎么这样啦……

「好了,公主殿下,妳想要哪一种花啊」

「呃…不用了啦,这样我就很高兴了,嘻嘻。」

「真的不要」

「嗯,真的不用~」

「哇勒,我实在搞不懂女生的想法。」

傻瓜,重点不是物品,是心意呀。虽然他刚才好像在哄小孩一样,不过我

只要这样就觉得很开心了。

咦现在才发现,我们又可以自然地交谈了!身体依然微微发烫着,不过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会再想要逃走了,我觉得好安心喔,想要一直待着,忍耐

着那一丝丝的兴奋,感觉很刺激,我很快就变得乐在其中了。

我们两个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过棒球好无聊喔,我一点都没把心思

放在那上面,我只是想待在他旁边而已。

今天盛辉睡得好晚喔,看来他今天不会出门吧,他会待在家里吧这样一

点小事,就令我雀跃不已。好!我要来弄美味的早餐给他吃,这一点自信我还

是有的。才刚把鸡蛋拿出来,门铃就响了,会是谁呢

「学姊早~,请问阿辉还在睡吗」

是小茵…她连我小小的幸福也要抢走吗不要!我死也不让她进来。我决

定要自私一点,即使我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

「他不在家喔,妳要不要改天再来呢」

「咦可是他昨晚才打电话约我的啊…,那我可以进去等他吗」

「恐怕不太方便,妳还是…还是………」

忽然注意到小茵捧着一束好漂亮的百合花,花瓣上还挂着露水呢,它真的

…好漂亮……

,一时之间忘了我想要说什么,只是怔怔地欣赏着它。

「啊这个这是阿辉托我买的……咦学姊」

我并没有听清楚小茵的话,脑袋好像变得迷迷煳煳的,我只觉得我好想要

那束花,我愿意拿任何东西来交换。

我的目光无法从那洁白的花朵上移开。

「嗯,是这样啊,颖柔姊姊…百合的花语是什么呢」

「服从……」

「果然没错,来~听话…帮我开个门吧。」

「嗯…开门……」

奇怪,我记得我本来不想让她进来的,可是为什么呢想不起来…,我全

部的心思都被那花束吸引了。

「嘻,这花很香吧身体变得很空虚了,对不对」

「小茵…啊……不…不要…」

「别抵抗…放轻松…深深地放松,妳无法拒绝我的……」

小茵用空出来的右手抚摸着我的下体,身体动不了…好奇怪…我,怎么会

对女生的抚摸有感觉不行…快感渐渐累积起来了,感觉越来越陶醉,好丢脸

…蜜汁…滴下来了……

「颖柔姊姊,妳刚才在吃醋对不对妳很讨厌我吧」

「咿…对不起……对不起…」

「这样不行唷,以后我们要好好相处,可以吗」

「啊…好……啊嗯…」

「嗯,这样才乖嘛,那…要来啰~」

「什…呀啊啊!……」

小茵忽然把手指插了进来,然后我就变得什么也不知道了,她好棒喔…。

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小茵轻轻地把我放到沙发上,我忽然觉得自己不再讨厌

她了,我对她那么坏,她还是这样温柔,我真的好惭愧。

「好了,不要再吃醋啰,花应该是给妳的,不过我还是要先交给主人。」

她进去盛辉的房间了,她去找盛辉了,不可以吃醋…这样是不行的,我们

三人要好好地相处,我可以办到的…我可以的…

可是,小茵的呻吟、还有那个铃声,像是一把利刃般刺进了我的心,呜…

我不能吃醋…不能吃醋…,不行!我还是没办法接受,心好像在淌血,因为喜

欢上了,所以不在意是不可能的,我一刻也不愿再待在家里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