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私田偷耕下

发布时间:2023-01-24浏览:

此时,妈把盡在一边凑热鬧的哥给带开。

「你,不累吗」

我焦虑的问。

「为你,为阿慧,也为我们,再累也值得。」

她深情款款地看着我。

「阿慧她家人怎么说」

「本来有些误会,我已经澄清了。」

「那来什么误会」

我倒不那么在乎。

「吕家人以为阿慧已经在这里跟你同居了,他们很不谅解这一点。」

「见鬼!」

「所以,我已澄清了。

倒是,日前那一架打得很巧!」

嫂笑着说。

「」

「阿慧的二哥就在你们打架的前一个礼拜左右,碰上几个鬼鬼祟祟的傢伙在附近窥伺,他过去质问,一言不合,却反被狠狠的打了一顿。

吕家很不甘心,却又找不到人,只好报案了事。

那天他们又去了,鬼使神差,却被你给打了一顿,警察一侦讯,原来两次都是那个被你打断手的傢伙带头和唆使的。

现在吕家已经出面处理这件事了。」

嫂很兴奋的描述着。

「这跟提亲有什么关系」

「吕伯父很欣赏,他想见见你。

吕家人也都想跟你这个未来的姑爷亲近亲近哩!阿雄,恭喜了。」

不忘调侃一番。

「我该怎么做」

「过去就好了,还担心什么」

「嫂,良慧不是抱养的吗」

「阿慧都跟你说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都』跟我讲了,至少她提过这件事。」

「吕奶奶是我姑婆。

吕家一向人丁旺,到吕爹他们这一代也盡生男不生女,偏吕奶奶喜欢女孩,刚好我们家一口气连生两胎女儿,所以吕奶奶就把阿慧抱过去给吕伯父当女儿,反正我们家也养不起太多小孩。

別搞错了,阿慧可是吕家捧在手里的宝贝咧!」「怪不得---,那他们又怎么肯让良慧到这里来」

谜团慢慢解开。

「吕家根本不在乎阿慧要不要工作,是我要她来的。

我是她姐。

再说,吕伯父和吕伯母很放心她在我身边。」

「我不懂,就凭你是她姐姐,她就听你的」

「当然不是。

我们从小时候起,感情就很好。

小时候因为家里生活较穷困,为了三餐,爸妈到处为人帮佣,已经人仰马翻,根本沒有时间关照我们。

姑婆很喜欢我们姐妹,有意抱养妹妹,爸不答应。

我只大她一岁,都是我这个小姐姐在照顾她,所以她习惯了什么都听我的。

我们本来还有一个弟弟,小我五岁。

到良慧十岁左右,妈一场大病,差点走掉。

等到病好了,家里已经罗掘具穷。

此时,姑婆慨伸援手,帮我们家渡过了一个大难关,我们全家非常感激。

隔年,爸主动向姑婆提出,让良慧过去,吕家高兴得不得了。

良慧很乖巧,也不敢反对。

到吕家以后,很得所有家人欢心。

但她还是时常偷偷回来看我们,我们俩更是无所不谈就这样。」

其实,到吕家见吕先生也是平常心一件。

吕先生是一位带有些许草莽性格的生意人,他就有三个兄弟,他排行老二。

到君慧这一代,包括堂兄弟加起来就有八个。

论年龄,君慧排行第七。

也就是说她下面还有两个弟弟。

君慧虽是抱养的,在家里却一向是共同呵护的对象。

准丈人考女婿--他问了我一些日常的生活情形,将来的打算等等。

「胜雄啊,你愿不愿意到我家经营的事业里工作」

他问道。

「吕伯伯,我目前只想留在家里跟哥嫂共同奋斗,沒有另谋发展的打算。」

「如果阿慧嫁给你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

你需要多少资金来发展你的事业」

他的问题让我意外,也让我感到一丝的不快。

「吕伯伯,我不需要你任何一毛钱。

若君慧肯嫁给我,就得要有跟我们同奋斗、共甘苦的打算。

钱,我们会自己赚。」

我坚决的回答。

「嗯,好、好、好。」

我跟良慧的亲事就这样定了。

订婚那天,吕家把嫂的父母也请了去。

我一口气各多了两个丈人跟丈母娘。

我们在 1967 年元旦后不久结婚。

婚后,我婉谢丈人的工作及职务安排而选择回家务农。

我住的竹屋,夏天是凉了,冬天可一点也不暖!尤其四周都是空旷的稻田、菜园或香蕉树,风刮起来蛮冷的。

所以新房还是在我原来的房间。

再说,嫂预产期在即,我们更不能远离。

1967 年春节后,嫂产下一个小壮丁。

家里高兴得不得了,嫂帮他取名明宗。

初当爸爸的哥高兴得直嚷还要再生一个。

每天抢着要餵他牛奶,就是不帮忙换尿片。

「嗨,我们明宗多强壮!长大后,要像他叔叔,不要像他爸爸。」

妈更笑得像弥勒佛似的。

他会的,我「挂」

保证!话说我跟良慧订婚后,她更名正言顺地溺在我身边。

我们在一起,难免厮厮磨磨的,不过,我就是上不了本垒。

一直到结了婚那天晚上,当我要上床,她拉紧棉被不放。

只要我手一伸过去,她就赶快避开,紧张兮兮的。

弄得我满头雾水。

一个晚上就这样过了!第二天,我故做无事。

到了晚上,实在忍无可忍,我一把拉了她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

她全身绷得紧紧的。

我一边亲吻她耳根及颈部,慢慢磨,慢慢蹭。

总算她的唿吸放缓,肌肉也放轻松了。

接着,春潮慢慢浮现。

等到我的要放进去,她的情绪又开始紧张,两只手臂顶着我,不让。

一直到初次「试车」

完毕,把已经惯于驰骋放弓的我搞得疲力竭。

细问,才知道嫂将上次的故事告诉她,以致于她对这档事儿吓得要命!「你姐把我跟她的事都告诉你」

她点了点头。

「她还跟你说什么」

我试探着。

「她说你们的关系不能见容于社会,但你令她迷恋。

嫁了那种丈夫是她的宿命,但是在不离开这个家庭及丈夫的最大原则下,她唯有放手一搏,即使是地下夫人。

而你是她唯一的选择。

那天晚上,离开你房间后,她抱着我哭得好伤心。

她对你的受伤感到焦虑和不捨。

阿雄,你可不能辜负她喔!」

心里感到非常沈重和对嫂的亏欠。

「你肯容纳我们吗你现在可是我的妻子。」

「对姐,我毫无保留,但其他人,绝对不许。」

看着我,毅然的回答。

「你对她,什么都肯让」

「不是让,是分享,我们从小就这样。

一直到十几岁,我过到吕家后,才知道原来我们家有多贫困。

刚开始,每天半夜醒来,我都会难过得偷偷地哭。

也为爸妈、姐及弟弟不捨。」

「你弟弟」

「我说的是许家这边。」

「到过许家很多次了,怎么从未见过」

「他在国小毕业那年夏天,到溪里游泳,溺水走了。」

只感到心里好难过!我们紧紧的抱在一起。

嫂坐完月子后,天气渐转热,我和良慧把房间移到凉爽竹屋。

哥因有恋床的习惯,嫂宁愿留下来。

而妈为了照顾明宗,也跟着留了下来。

我们把良慧原来的卧室改成婴儿室。

嫂坚持把我们的新房保留下来,以便冬天时搬回来住。

由于大伙儿的精心策划及努力经营,农事异常忙碌,家里的经济状况也持续改善

对这个家,我们无不盡力的付出。

为了有一个休息的时间,妈要我们固定在礼拜日不下田。

刚搬到竹屋的那个礼拜日,一早起,良慧跟我把房子上上下下及周围给重新打扫干净。

午后,我们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我光着膀子,全身上下只穿了条内裤,良慧更是仅穿了件短袖运动背心及宽短裙,里面啥也沒有。

我们躺在他他米上,相互抚慰着。

大概是新婚不久,良慧非常敏感,稍一挑逗,即满脸通红,唿吸加速。

由于懒得再「趴」

起来,我们改由「侧交」

方式,即--女仰躺,右脚擡起,跨置在男腰上。

男侧躺在女右侧,插入女里,左腿在女左腿下,右在上,两腿夹着女左腿跟部,施展活塞运动。

右手把玩着她那丰满的胸脯,三两下即肏得她星眸半闭,哼声连连,会阴滋滋作响。

感觉得到她子宫的持续缩收,正再如痴如醉之际,突见她双手掩面,娇羞地叫道:「姐

~ 你怎 ……!」

擡头一看,只见嫂满脸通红的站在门口。

看得我心里一震!嫂,一直让我深深迷恋的人!顾不得君慧,我勐的冲到她面前,抱住来不及反应的她,把她压在床上。

「雄、你。」

手忙脚乱地抗拒着。

「嫂,你想死我了。」

边说着,边脱下她的衣裙。

当我完全进入了她里面,她才放弃挣扎。

像上次般,我整个人趴在她上面,开始抽插。

刚生产过的阴道,有点松,插起来也比较顺畅。

我速度由慢而快,力道由轻逐渐加大。

两手扶着她微胖的脸颊,爱怜地逐一审视着。

她则娇羞地微闭双眼,静静的体会着产后第一次的冲刺。

转过头,阿慧正趴在床上,手埝着下巴,目不转睛地欣赏着我们的表演。

看到我在看她,她俏皮地眨眨眼。

渐渐的,嫂的唿吸加快、脸上潮红加深一直到耳际、嘴微张阵阵的喘息夹杂着轻哼声是时候了。

我使劲地冲刺--。

终于,龟头接收到她子宫传来的阵阵痉挛我也一喷而出。

一睁开眼睛,嫂就:「阿雄,你、老--是这样--」

「不-正-经。」

良慧在一边接着。

「慧,你---」

脸又红了过来。

趴在她身上,我也还在她里面,我用两手撑着上身--「你怎么突然跑过来」

我低头望着她

「下午无聊,哄着阿勇睡着后,我把明宗交给妈,说要过来看看良慧,就来了。」

「你到多久了」

良慧问。

「嗯 ~ ,不久,进来刚好看到他掀开你裙子。」

她促狭地说。

「哼!你、」

良慧抓了个小枕头朝她丢了过来。

嫂下意识的想躲,却因被我压着,动不了。

她一动,我又揩始肏。

「雄,你还。」

我无动于衷,低着头越肏越勐。

「阿、慧,你来--」

「小別胜新婚,你们慢慢谈,我外面看着去。」

从衣橱里拿了条小内裤,穿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此时,我才低头看着她,一边不停的插着。

丢掉矜持,含情默默的看着我。

整个身体随着我的抽插,规律的晃动着。

终于,一股脑儿,全射在她的阴道里。

射精的当儿,我整个趴了下来。

她两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此时,无声胜有声。

想到君慧告诉我的话,对她非常的不捨。

一直到稍午后,我们才穿好了衣服,愉快的一起走回老厝去探望明宗。

从此,明慧总会盡量不动声色地制造我和嫂的独处机会。

初结婚时,我对良慧的情感大至来自于对珠敏迷恋的投射。

相处日久后,我对她日渐钦折。

而她对我则如对珠敏,毫不保留的付出。

因此,她们两人成为我日常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柱。

而对家里的所有成员--妈、哥乃至于明宗,都在我们的细心呵护下。

话说 1980年代,台湾因种植芦笋制罐外销,让很多农家因而致富。

芦笋成为当时所谓的「绿金」,所以大家一窝蜂地盲目抢种。

俗话说:「谷贱伤农」,由于一窝蜂地抢种,造成供过于求,以致于价格在极短的时间里急速下跌。

此时,又让很多笋农大吃闷亏,甚至血本无归!嫂对这一盛一衰的循环,观察入微。

因此,当芦笋需求日殷,未及投入的笋农正盲目跟进时,我们以有限的土地种植其他可稳定收成的作物,不碰芦笋。

当新增的笋园开始产出时

,由于逐渐供过于求,价格日跌。

直到几近于「崩盘」

时,一部份稍有眼光的笋农,会当机立断,收掉笋园,改种其它作物,以减少损失。

而就会有一些后知后觉的人们,他们永远跟着流行的尾巴末端跑!此时,他们的笋苗才在开始成长,牦田、整地、施肥、下种一连串的累人工作才忙完,眼看着正生机盎然的笋苗,要再翻掉,实在心有不甘。

不翻掉,连个回收的机会也沒有,真叫他们不知如何才好!

此时,我们才出手,挑一些条件较好的新生笋园,以当时合理的价格,以两年左右的期限包租下来--此时,地上作物几乎已经贱到不计价。

经过三、四个月的肥培,当芦笋开始收成时,正值大部份新笋园被翻掉改种,而旧笋园植株老化,产量下降,笋价开始翻升。

我们的收益大幅增加。

财富也持续累积。

第二年初,良慧为我们添了第一个儿子,明钦。

第三年初,嫂又为哥添了一个女儿,颖娟。

第三年中,良慧又添了第二个儿子,明杰。

第三年底,良慧再生了一个女儿,颖诗。

哥在十年前因急性肺炎过逝。

隔了两年,妈也过逝。

她从未发现我跟嫂之间的恋情,只知道我们一家人的感情都很好而深感安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