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淫乱竹楼全本 外传完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第一章

转变,在06年。那一年,我的人生完全改变。我的女友结婚,新郎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说有什么比你最信任的人背叛你还要痛苦的话,就是你最信任和最喜欢的两个人一起背叛你。

心灰意冷下,结束了公司的运营,化身驴友,孑然独行。一路偏觅青山绿水,不访古刹名山,倒也自然得意。

行数省,不顾道路,乱入群山中。忽得一涧,自两山中戛然而出,远处有彩虹跨涧而过,绿叶中乱红点点,风过处几声莺啼。正贪看美色,不觉日暮,信步随行,正要寻一地安歇,转过一坡,看见有一只野猪死于路前,血已干涸。旁边有一只药篓,草药散了一地。一人正好掉在离涧边八九米的松树上,纹丝不动,生死不知。

我踌躇了再三,才找几颗石子对准那人丢下去,看看人是否还活,丢完了却没有看到一点反应。正当我寻思是不是再找块大点的石头再试一下时,一声呻吟将我的念头打消,随即将绳系好,滑下去将人救了上来。

那汉子半死不活,我把水给他灌了口,才缓过神来。我自幼从祖习武,跌打正是行家。检查一下,断一腿。将断的右腿接好,断木绑紧,药篓的药物也颇有几味合用。稍喂饮食后,汉子又昏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汉子精神稍振,自道吴姓,大名狗娃,家离此二十余里。数日前出门采药,路遇野猪,被撞飞崖下,今已两日云云。

用过饭食,狗娃指引路径,我背起狗娃,将行囊前挂,迤逦前行。也不知是他说的距离有误,又或负重难行,再加上狗娃时睡时醒,这二十余里山路直行至下午将近五点,尚未走完。

“大哥,”一路上无话找话,方知这一脸沧桑胡子拉杂的狗娃才28岁,比我还小两岁,郁闷之极,还以为他大我十岁的说。知道年纪后他便称我大哥而不名,“顺前面有水处上去就到了。你歇一歇,放我下来,等我婆娘来接我好了。”

“没事,”饶是我自谓体健过人,一路也休息了数次,现在也累得象狗一样了,但既然目的不远,一鼓作气还是懂的,“这条小溪么?”

“是。”

沿溪水而上,溪水如镜,溪石晶莹,溪旁绿荫如盖,不由得我精神一振。转过个小坡,景色豁然开朗。但见溪水上有一小潭,约亩许大小,上有一瀑布倾泻入潭。潭边有和潭水同样大小一块平地在竹林环抱中格外醒目,数茬蔬菜中有只母鸡刨食,一幢竹楼掩映其间。

“她爹,怎么了?”正再打量之际,呼声传出,顺声从竹楼内跑出四人迎面而来。四人中有三名小女孩,大的不过11、2,小也不过7、8岁,那少妇美容精致,四人皆体白无毛。体白无毛?我定睛一看,却是人人身无寸缕。这一打量下,只见两只白兔腾跳,四只玉蚌开合,反射的阳光很耀眼……“呃……”身上的汉子低哼了一下,一片白光中一双手绕我身边托了那汉子一下,我才发现刚才被阳光反射弄得我疲劳发作,腿软了一下。

将汉子背上竹楼,看几个女人乱做一团。我退出门外,满脑子的白兔玉蚌翻腾,但我不敢细想,站起来打量着竹楼。小楼不大,颇具匠心。楼下中空,楼上铁线分隔;卧铺在右侧,两床与楼一体,如通铺状,两床中亦有旧铁线一根,可以用布帘分隔开床,但皆不见有帘;左侧有桌椅数张,油灯一盏,大木箱两三只,其他别无他物。屋子左右皆有平台,如阳台状,有躺椅、竹椅和竹桌。屋子前后有通道与平台相环,竹管将水从瀑布引下,沐浴饮用都很方便。竹楼精致,已有些年头。

远处夕阳厌厌地压在山边,虽然不到六点,但山里黑得早。“”大哥……“正打量间,耳旁呼声传来。转头看去是那名女子,身上已穿了件衣服。随女子走进房内,狗娃身上盖着毯子,女子穿的正是狗娃的衣服。

”大哥你坐,“狗娃指着女子道,”我婆娘翠兰。“转头对女孩们道,”过来,跪下!“三女乱做一团跪下。

第一章

转变,在06年。那一年,我的人生完全改变。我的女友结婚,新郎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说有什么比你最信任的人背叛你还要痛苦的话,就是你最信任和最喜欢的两个人一起背叛你。

心灰意冷下,结束了公司的运营,化身驴友,孑然独行。一路偏觅青山绿水,不访古刹名山,倒也自然得意。

行数省,不顾道路,乱入群山中。忽得一涧,自两山中戛然而出,远处有彩虹跨涧而过,绿叶中乱红点点,风过处几声莺啼。正贪看美色,不觉日暮,信步随行,正要寻一地安歇,转过一坡,看见有一只野猪死于路前,血已干涸。旁边有一只药篓,草药散了一地。一人正好掉在离涧边八九米的松树上,纹丝不动,生死不知。

我踌躇了再三,才找几颗石子对准那人丢下去,看看人是否还活,丢完了却没有看到一点反应。正当我寻思是不是再找块大点的石头再试一下时,一声呻吟将我的念头打消,随即将绳系好,滑下去将人救了上来。

那汉子半死不活,我把水给他灌了口,才缓过神来。我自幼从祖习武,跌打正是行家。检查一下,断一腿。将断的右腿接好,断木绑紧,药篓的药物也颇有几味合用。稍喂饮食后,汉子又昏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汉子精神稍振,自道吴姓,大名狗娃,家离此二十余里。数日前出门采药,路遇野猪,被撞飞崖下,今已两日云云。

用过饭食,狗娃指引路径,我背起狗娃,将行囊前挂,迤逦前行。也不知是他说的距离有误,又或负重难行,再加上狗娃时睡时醒,这二十余里山路直行至下午将近五点,尚未走完。

“大哥,”一路上无话找话,方知这一脸沧桑胡子拉杂的狗娃才28岁,比我还小两岁,郁闷之极,还以为他大我十岁的说。知道年纪后他便称我大哥而不名,“顺前面有水处上去就到了。你歇一歇,放我下来,等我婆娘来接我好了。”

“没事,”饶是我自谓体健过人,一路也休息了数次,现在也累得象狗一样了,但既然目的不远,一鼓作气还是懂的,“这条小溪么?”

“是。”

沿溪水而上,溪水如镜,溪石晶莹,溪旁绿荫如盖,不由得我精神一振。转过个小坡,景色豁然开朗。但见溪水上有一小潭,约亩许大小,上有一瀑布倾泻入潭。潭边有和潭水同样大小一块平地在竹林环抱中格外醒目,数茬蔬菜中有只母鸡刨食,一幢竹楼掩映其间。

“她爹,怎么了?”正再打量之际,呼声传出,顺声从竹楼内跑出四人迎面而来。四人中有三名小女孩,大的不过11、2,小也不过7、8岁,那少妇美容精致,四人皆体白无毛。体白无毛?我定睛一看,却是人人身无寸缕。这一打量下,只见两只白兔腾跳,四只玉蚌开合,反射的阳光很耀眼……“呃……”身上的汉子低哼了一下,一片白光中一双手绕我身边托了那汉子一下,我才发现刚才被阳光反射弄得我疲劳发作,腿软了一下。

将汉子背上竹楼,看几个女人乱做一团。我退出门外,满脑子的白兔玉蚌翻腾,但我不敢细想,站起来打量着竹楼。小楼不大,颇具匠心。楼下中空,楼上铁线分隔;卧铺在右侧,两床与楼一体,如通铺状,两床中亦有旧铁线一根,可以用布帘分隔开床,但皆不见有帘;左侧有桌椅数张,油灯一盏,大木箱两三只,其他别无他物。屋子左右皆有平台,如阳台状,有躺椅、竹椅和竹桌。屋子前后有通道与平台相环,竹管将水从瀑布引下,沐浴饮用都很方便。竹楼精致,已有些年头。

远处夕阳厌厌地压在山边,虽然不到六点,但山里黑得早。“”大哥……“正打量间,耳旁呼声传来。转头看去是那名女子,身上已穿了件衣服。随女子走进房内,狗娃身上盖着毯子,女子穿的正是狗娃的衣服。

”大哥你坐,“狗娃指着女子道,”我婆娘翠兰。“转头对女孩们道,”过来,跪下!“三女乱做一团跪下。

不知是否炉火的关系,从我的角度看去,翠兰的脸一片通红。!

趁几个小姑娘过来的当口,我退了出去。

无所适从啊。上楼来发现狗娃已睡,便拿过行囊,老子洗澡去!

走数十步,来到潭边。竹楼上虽有竹引水,但四面无遮,很有可能被围观。好去处!潭边有块一人高的大石,刚好可以挡光。

月亮斜照,很美。今天多少号?准备要圆了。我走的时候天还冷,现在已经入夏。水潭里有清石数块,似人工而天然,坐在上面,水没及胸。泡在水里,背靠山石,仰望月亮,感觉莫明。虽然已是初夏,水却很凉,人在水里,仿若天堂。望眼处荧光点点,耳旁闻虫声铃铃,稍远处柴火微爆,女孩笑语盈盈,阳光下的白兔跳跳……卧草!如怒蛙勃起的阴茎提醒我,我走神了。

“你比我爹的大!”把头从水里面抬起来,站起来转身刚要拿飘柔,就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

“啊?你见过?”15公分的长度也一般般,被小女孩赞倒是第一次,不知怎的话就问了出来。话一出口便哑然。

“嗯!爹睡在妈身上时就变大。平常小小的。”虽背对着火光,却看到兰兰一脸的坦然。

“你经常看见吗?”话一出,舌头又立刻打结。废话,天体世家!“”妈天天玩。“这小女孩都看什么?转念一想,也是,天一黑还能干什么?你就是想找换猪格格吐也没有地方去。

”那是什么?“咦?她听到我说换猪?我茫然地望着她,张着嘴,象听见雷的青蛙。

”这个!“”这个?“噢,”洗头发的。“我明显不在家。

”好香!“小女孩一脸的期盼。

”给你!“好!成功转移话题!不过好像不是我的功劳,不过不管了。

”怎么用?“”我教你!“很自然的转身坐下,将阴茎重新藏在水里,一阵清凉,连头脑也清醒了。”这样。“”没有泡泡。“兰兰坐我旁边,学着我往头上到洗发水。

”哦,你头发没湿。“我用手将水倒到兰兰头上,顺手帮她揉搓了起来。兰兰头发不长,或者说她们姐妹的头发都短,可能是难打理的缘故。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自从和女友分手后。以前她很喜欢让我帮她洗头。她爷爷去世那天,她很伤心,剪了一头的短发。那天晚上我们没有睡,在浴缸,在沙发,在吧台,甚至在天台疯狂做爱,直到飞机航班临近。她没有让我送,而是自己飞回了老家。如果那天我坚持要送,我们的感情可能要比现在要牢固些吧……”叔叔你哭了?“我回过神发现兰兰亮晶晶的眼睛在看着我。

”没,泡泡进眼了。涩涩的。“我掬水泼了一下脸,掩饰道。

”骗人!“女孩一脸的不信。

”我不骗人。我能猜出你叫什么名字,你信不信?“我不信制不了你。

”你猜!“兰兰高兴地等着看我的笑话。

”你叫……“我故意很为难,”兰兰!“”你怎么知道?!!“兰兰圆张着嘴,很惊讶。”

“以为你长得就象叫兰兰。”我很满意现在的效果。

“骗人!那……你看我姐姐叫什么名字。”看姐姐叫什么名字?还是上当了。

“唔……叫芳芳。”??“妹妹呢?”兰兰开始了机智问答。

“婷婷。”没有难度。

“妈妈呢?”

……我以全胜战绩胜出。??“来,我帮你洗头。”看着兰兰一脸愤愤的样子,很好笑,决定给她个安慰奖。

“哦。”兰兰乖乖得把身体背过来。

兰兰比同岁的女孩要瘦小,背上的肩胛骨大大地凸出来,仿佛蝴蝶的翅膀。我轻柔地洗着她的头发,顺着她的脖子,怜爱的揉她的肩膀。

兰兰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温柔,将她的身子依靠到我的胸前。

连洗了四把,女孩的头发柔顺了起来。

“好硬!”因为姿势的关系,兰兰紧挨着我,右手正好放在我的阴茎上。我发觉的时候,小手正在撸动。

“啊?!!”下意识的将双腿夹紧,却正好连她的手一起夹住,忙又放开。

“你不喜欢?”兰兰仿佛被吓住了。

“没…不是…呃…”

“妈妈帮爸爸弄的时候爸爸很喜欢。”兰兰给我的感觉象我是抢走她了心爱娃娃的坏叔叔……“……我是说只有自己喜欢的人才能够这样做。”语言苍白无力!不用老师评分,我自己也知道。

“那你不喜欢我?”秀气的眉毛微微蹙起。

“……”

“那你喜欢谁?”小女孩一脸的八卦。

“兰兰!”‘救星到了。芳芳跑过来叫我们过去吃饭。

两个小女孩叽叽咯咯的笑着离去,我快速地把身体清洁了一下,收拾好东西,走回竹楼。

一进门,见桌子的中间放着数个大碗,一灯如豆,只闻见香气,却看不清菜肴。

“好香!”说话的是翠兰,“大哥借你的头发水用用。”母女三人围着兰兰转,见我进来,问到。

“喏!香皂也在里面。”我一脸的疑问。因为看见芳芳穿了件衣服,绷得紧紧的,明显小不止一号。刚才还光着呢,不会是……我联想了刚才一下。我不敢想象。“呃,狗娃呢?不吃吗?”;????????“睡着呢,我留了菜,我们先吃吧。坐吧。”

果然有古怪。一张桌子四个边,芳芳远远地坐我对面,兰兰光着身子到坐我旁边。

“好吃!”为了掩饰我的尴尬,一坐下来我就夹了一块鸡肉放入嘴里低头大嚼。鸡肉?我抬起头看着碗。翠兰夹了筷青菜给婷婷,顺手敲了一筷子给想夹鸡肉的兰兰,把炖鸡移到我面前,“胡乱做的,大哥吃。

鸡肉!据我所知,方圆数十里地唯一的一只鸡就是我刚到来看见的那只母鸡,那只用来下蛋的母鸡。而它的三个蛋也被煎成了荷包蛋,躺在母鸡旁边的盘子里。翠兰满是歉意。

我将我碗里的鸡肉夹给了兰兰和婷婷。因为芳芳离我太远,所以我把盛鸡的碗往芳芳那边移了一下。虽然龙肝凤髓没吃过,但鱼翅漱口倒是经常,一头的鲍鱼也吃过不少,用得着在女孩口里夺食?”我喜欢吃鸡头。“我夹了鸡头津津有味的嚼着。天可怜见,这辈子什么时候吃过这玩意!看着三女迅速地将碗里的鸡肉吃下去的满足,看着翠兰给我夹菜的满足,我的鸡头也吃得很满足。

有什么不满意?我发现每当我抬头的时候,总会有一双受惊的眼睛飞快的从我面前闪过。那是芳芳。以为我会把你吃了?

”我吃饱了。“饭吃到一多半,狗娃一醒,翠兰刚过去招呼他吃饭,芳芳就很快的放下了碗。

”姐姐等我!“婷婷看见芳芳拿了洗发水要走,随手拿了快鸡肉,也把碗放下。

”我也去!“话音未落,兰兰也不见了。

至于吗?好像我吃了你们似的。我用力的咬着鸡头。

”大哥这么喜欢吃鸡头?!“翠兰走过来,看着我,问到:”仨丫头呢?“”跑了!“闷闷地将不成样子的鸡头渣子吐了出来。”去洗澡了吧。

“狗娃想和你说点事。”转头间翠兰将狗娃扶了起来。

“大哥,今晚……”

看着狗娃吞吞吐吐的样子,不出所料,他果然知道了。芳芳的阴户如此的清涩,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但我只是想将火腿肠交她手里,并非有意窥视;兰兰的小手极佳,是让我最舒服的,但却是她强摸我的;我帮兰兰洗头时,揉捏了她的肩膀和脖子,更是我以前帮女友帮惯了,习惯自然而已。翠兰的兔子……算了。我抬起头,望着他的目光。说吧,虽非问心无愧,但我不会隐瞒。

“……让芳芳陪你睡吧!”

“……”狗娃的话和我预期有出入,接不上茬,处理器有点慢。

“我们这里的规矩,贵客上门要用全家最漂亮的女人陪,”狗娃一脸的自豪。是,这一家四女都很漂亮,难怪。不对,我在乱想什么?“翠兰今天身体刚好有事,怕脏了大哥,”哦,难怪她要穿衣服,“芳芳年纪小,你多担待。”7 ~% p7 y* y2 `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WWW.EEE67.COM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