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鹹濕房客跟房東母女倆之荒淫事件(房東母女與我的荒淫事件)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本帖最後由 icemen00 於 編輯



和女友吵架後帶住低落情緒返回住處,我租住一個小房間,業主夫婦一向對

我不錯,姓張的業主四十多歲半年前因一宗交通意外逝世,遺下三十多歲的妻子

和十七歲的女兒幸好單位早已供滿,兼且有積足夠張太太太生活。

張太太的女兒阿雪識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已經轉學我所租住的房間原是阿

雪住的,她要獨立生活搬了出去,張先生遂把空出的房間租了給我。

自張先生去世後,張太太面上的笑容便沒有了,我亦很同情她,夫早喪女變壞

,了孤零零一人,我有時會跟她聊天開解她,她才三十七、八歲,仍有好長的日子

要過,我安慰她明天會更好,開玩笑說以她的條件,將會有第二春。

張太太年輕時應該長得不錯,她五官標致,皮膚白晰,又夠高度,衹不過中年

發福,稍嫌胖一點,身體每一個部分都不受節制膨脹,變了肥女人,我估計她有百

四磅以上,胸前一對大肉球,起碼有三十八、九寸,臀部渾圓得脹鼓鼓,假如腰肢

瘦四、五寸,那簡直是誇張的魔鬼身材,可惜她腰部積聚了脂肪,形成一個小肚脯

,將整體美感徹底破壞,在她丈夫還在生時,她還向我自嘲似懷孕的女人,需要減

肥了,但她衹不過說說便算,愛吃的張太太始終沒真真正正去減肥。

我被阿杏轟走,在便利店買了兩罐啤酒喝,返到住所有尿意,立刻走入浴室小

便,膀胱壓迫感消除,我拉回褲鏈,見到洗手盆邊有一條鮮黃色的女裝三角底褲,

相信是張太太的。

視覺受到這條香艷底褲刺激,我產生了性衝動,撿起鮮黃色的三角底褲放到眼

前,見到底褲中央部分透明的喱士布上有少許液體,還沾著兩條烏黑髻曲的陰毛,

我湊近鼻端深呼吸幾下,覺得猶有餘香散發出,底褲上的分泌液陣陣騷味,和兩條

屬於張太太的陰毛,令我無比興奮,忍不住再拉開褲鏈,解開褲頭鈕扣,拔出漸漸

發硬的大肉棒,我把張太太的底褲放在鼻端,幻想她赤裸伏俯在我跟前,張開雙腿

,屹高肥潤的臀部,露出賁起的陰戶,朝我插入她的挑源洞。



我一手握著陽具套弄,一手拿著張太太的底褲嗅吸,甚至伸出舌頭去舐底褲上

殘存的分泌液,鹹鹹騷騷的,是最有效的催情劑。



底褲上的分泌液被我舐得乾乾淨淨,我手中套弄的陽具亦越來越硬,朝天豎起

七寸長,我幻想大陽具插入張太太的肥陰阜,龜頭頂著她的子宮,她爽到呵呵叫過

癮,我套弄的速度加快,手中的肉棒仿似變成一根熱熾火棒,我半張開眼,瞥到浴

缸?的膠水桶上,有一副鮮黃色的大奶罩,我將奶罩拿起,放近我的大陽具前面,

準備對著張太太的大奶罩發射,我要將熱乎乎的精液噴落她的奶罩,就在我全面崩

潰之時,陽具劇烈抽搐入白漿噴出,灑落張太太的大奶罩乳杯,浴室的門突然被人

拉開,開門者是張太太,她看到我噴漿的雄姿,濃稠的白漿被她的大奶罩承接著,

我不料有此情況出現,也呆立不知所措。



剛才我有少許醉意,入浴室小便時忘記了順手把門關上,張太太以為?面沒有

人,故把門打開便看到我的醜態,她並沒有尖叫,我不好意思低下頭,快快將手中

她的底褲丟回洗手盆上,穿回底褲,向張太太說聲對不起,希望她息怒。



誰知她並沒有怪我,還關心地問我是否和女朋友吵架無處發洩,我惟有點點頭

承認,這時我才看清楚,張太太身上穿著淺灰色的透明睡袍,?面的粉藍色奶罩和

底褲隱若可見。



我被她性感的褻衣引得心癢,把先前所做的事忘記了,張太太亦感覺到我有侵

略性的眼神,她沒有表現害怕的神色,反而流露媚態,說我學壞了,弄汙她的奶罩

底褲,要處罰我,叫我跟她入房,我如一個做錯事的小孩,聽她的吩咐,尾隨她入

睡房。



入到睡房,張太太問我是否想和女人做愛,我又點頭承認,她便吃吃笑揚一揚

手示意我走近她身前,叫我替她脫去睡袍。



到了這個時候,最蠢的人都知道張太太的心意,她自丈夫去世,久沒嘗到男人

的滋味,見到我雄赳赳的太陽具,她禁不住慾火暴升,希望我可以好好跟她幹一場

,讓她痛快享受一下。



我亦老實不客氣了,雖然張太太和阿杏比,相差很遠,但饑不擇食的情況下,

我便不會斤斤計較了,有大奶可搓又窿可鑽便成。



張太太被我卸去透明睡袍。我跟著解開她的粉藍色奶罩,一對大奶彈出,我第

一時間捧著兩衹分量十足的大肉球猛搖,肉球頂端兩顆奶頭很大,呈淺啡色,我含

住其中一顆舐啜,我一手搓大奶一邊啜奶頭,張太太非常享受,咿咿哦哦呻吟起來





“啊……好……舒服……呀……咬……咬大力喲我粒奶頭呀……噢……大力…

…搓我……衹奶……呀……阿勝……我……好空虛呀……我……需要……一條……

大肉棍……呵……好癢……呀……噢……”



又搓又啜,搞到張太太呻吟大作,她兩衹大奶比我想像中彈手,我還以為三十

多四十的女人,肌肉鬆弛,胸前兩團肉會失去彈性,變了兩團開稀了的面粉,想不

到張太太的大肉球質素仍不錯,我真沒有走眼。



張太太兩顆奶頭被我搓捏舐啜,漸漸變硬發脹,她浪叫得越來越銷魂。



“噢……我……我癢死……啦……快……快喲……將妳……碌呀……插入……

去……充實我……下面……個……窿……我……要妳……撐爆啦……啊……快……

喲……俾……我啦………唔……好……等……啦……”



我摸一摸她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她的底褲已濕到透,大量淫水從她的肉洞滲

出,穿透她薄薄的底褲,我搓卷起她的小底褲,掃揩她濃密的陰毛。張太太的黑森

林面積廣闊,呈得大倒豎三角形,大片陰毛遮著她的桃源洞口。撥草尋洞,把濕淋

淋的陰毛分撥兩邊,終見到她兩片厚厚的大陰唇。



張太太的肉壇看來很緊窄,久沒有男人進入,難怪她被我一撩起慾火,她便癢

得要命,再三催促我揮棒入洞,填塞她空虛已久的肉洞。我先用手指作先頭部隊,

探探虛實,一衹中指插入張太太的肉阜,她全身一震,呵呵連聲叫出來,雙眼眯成

一條線,嘴巴蹺開。洞內濕濕滑滑,一衹手指摸索前進毫無困難,張太太的陰道憑

於指觸覺,應該頗為緊窄,想不到她這樣豐滿的身型,肉洞競這麼窄。



人說肥臀多水,對張太太來說肯定沒有說錯,她的淫水確很多,我用手指撩挖

幾下,她的淫水又源源不絕湧出來,浸到我一手都是淫水。



“啊……快……插……入……去……啦……我……頂……不住……啦……快喲

……啦……”



張太太哀求我不要慢火煎魚,她難過得要死,見她如此心急,我再不吊她的癮

了,分開她兩條肥腿,龜頭瞄準她的肉縫,往前一頂,滋一聲便把龜頭鑽入她的肉

洞,她發出歡呼聲叫。



我用力一衝,便全根盡入她體內,棒端直觸及她的花芯。



“哎……吶……噢……脹……死……我……啦……頂……到……上……我……

心口……呀…噢……好…舒服……呀……撐得……我……好爽……呀……”



張太太的毛蟹緊緊夾著我的大肉棒,我亦爽到震,比去光顧一樓鳳過癮的多。

平日我有性需要時,都為找一樓鳳解決,阿杏又不肯給我,惟有找一樓鳳出火,好

過谷精上腦。



做得一樓鳳的女人,多數又殘又老,不能對她們有什麼要求,我因沒太多餘錢

找較好的貨色,惟有光顧一樓鳳,總算有個窿可以插,噴完漿就舒服點。



而張太太雖然年紀不輕,但她是良家婦女,十多年前衹生育過一次,所以肉洞

保養得仍很好,和一樓鳳比較優勝得多。



我和一樓風交易時,必戴安全套才上馬,她們的陰道又大多鬆弛,所以抽插很

久也難產生快感,要一樓鳳捱很多棍才收工。但肉棒插入張太太的肉洞感覺和一樓

鳳交易完全不一樣,我沒有戴套幹,被張太太緊窄的陰道夾得我非常舒服,感覺強

烈的多。



抽送了七、八十下,我已有要洩的衝動,即時暫停深呼吸幾下,要堅持下去,

因為如果張太太還未到高潮我便潰不成軍,那便太失威風了,張太太被我抽插得如

癡如醉,大呼小叫,淫態畢露,扭動她的肥腰,加強磨擦她的陰核,肥婆張太太真

是久早逢甘露,我的大陽具插入她的陰道頂到她的花芯,她爽到暈,肥臀多水果然

沒錯,她的肉洞湧出大量淫水,我一抽一插發出唧唧聲,她就張大口猛叫,扭動積

聚脂肪的肥腰,表情十分肉緊。



張太太呻吟聲叫得好銷魂,聽到我心都酥,我抽插了兩、三百下,她終支持不

住,呵呵連聲,雙手抓緊床單,全身抽搐,她的陰道一下一下收縮,擠在我的大陽

具,夾得我無比暢快。



她享受到高潮的快感,我亦毋須保留實力,一放到底,狂抽猛插多十幾下,陽

具劇烈抖動,噴出熱乎乎的精液,灑落她的花心。洩了氣的陽具從她的陰道滑出體

外,張太太還戀戀不捨入伸手握著我垂頭喪氣的小兄弟,多謝我給她帶來美妙的感

受。



張太太問我要不要在來一次,看來她餓了太久,幹一次是不夠的,我惟有做做

好心,再給她飽餐一頓,不過要先衝涼歇一歇,再戰第二回合,她說幫我擦背,跟

隨我入浴室,她用一雙大奶按摩我的背脊入又擦出我的慾火,快快洗乾凈,便和她

走回房間。



張太太身上散發陣陣香氣,她剛用香皂洗凈身體,整個人都香噴噴,她半倚在

床上,等候我採取行動,我見到她肥厚的陰唇外圍長滿烏黑的陰毛,十分誘惑,把

頭湊近聞到騷香撲鼻,我忍不住伸出舌頭舐她的大陰唇,撩入她的肉縫。我的舌尖

一探入她的陰道,張太太又像觸電般震起來,大叫過癮,呼喚我舐深入些。



她一動情,大量淫水又從她的陰道滲出,我無可避免吞下她流出的蜜汁。



以前我從未試過吞下女人的淫水,這是第一次,覺得味道很怪,難以形容的滋

味入,總之,越喝越想喝,鹹鹹甘甘之餘有一股騷意,令人興奮,我品嘗著張太太

流出的淫水,胯間的陽具也有反應。



張太太叫我轉移身體位置,讓她為我品簫,這提議不錯,於是我把陽具遞到她

面前,試試她的口技如何,她拈著我的陽具,把頂端的龜頭放在唇邊吻了一下,然

後伸出舌尖,在我的龜頭冠溝舐掃,我被她舐得血脈沸騰,龜頭的馬眼也流口水。

她用舌尖舐掃我的馬眼,我興奮得叫起來。她張大嘴巴,把我陽具前端的龜頭含著

,用嘴巴套弄我的陽具,她口腔內濕濕滑滑暖暖,讓我感到十分刺激。



張太太呻吟越來越大聲,我雙手撈向她胸前的一對大肉球,她俯伏半懸垂的大

奶,蕩來蕩去,我握著她一對大奶搓捏,有如搓捏面粉團,把她一對大奶搓到變型

,她已陷入瘋狂狀態。她雙手抓緊床單,渾身抽搐起來,她進入高潮的境界了。



我感到她的陰道一下一下抽緊,把我的陽具夾得更緊,?面爆發一股強大的扯

吸力,將我的陽具往?面扯啜,我爽快無比。



張太太終於支持不住,洩出陰精,低沈呼叫一聲,便軟下來。



“啊……噢……醒……”她全身一緊,跟著一鬆散瘓了。



我剛才已洩了一次,這次可以更加持久,她抵達終點,我仍有餘未盡,繼續抽

送,沒有洩氣,她已無力承接我的撞擊。



她如一堆爛泥倒下,任我為所慾為,我再抽插了四、五十下,她由動也不動,

又漸漸復甦,有反應的撐起身體,發出微弱的呻吟。



她仍背著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過估計,可能她的陰戶不斷受到磨擦,變得

紅腫起來,而且淫水減少,我一抽一插今她難受。



我衹好慢抽送的速度,讓她好過一點,甚至停留不動,等她再流出淫水。我的

手仍捧著她的一對大奶,慢慢推揉,給她按摩。



她被我按摩了幾分鐘,精神又抖擻起來,呻吟聲變得亢奮。



我當然不會小爆她的桃源洞,她的陰戶實在太可愛了,帶給我無限快感,我抽

插她過百下,她又享受到另一次的高潮。



這次她仿似全身虛脫,癱瘓在床上,我亦成強弩之未,無以為繼,被她的陰道

大力一夾,全面崩潰,陽具劇烈抽搐,噴出白漿,又一次灑落在她的花芯,伏在她

的背脊喘氣。



連場大戰之後,我筋疲力竭,累得連下床的力也沒有,就擁著張太太呼呼入睡

,翌日起床,仍未恢復元氣,幸好是假日不用上班,我見房中張太太已不在,正要

找回衣服穿時,房門打開,張太太笑吟吟入來。



我全身赤裸,這時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她走到床前,問我要不要早餐,煮給我

吃。



她身上仍是穿著半透明的睡袍,但?面已換了黑色的奶罩三角褲,更見誘惑。



我速速穿好衣服下床,首先向她道歉,侵犯了她的身體,皆因酒精作祟才有胡

塗的行為,她反而安慰我勿介懷,並表示大家都是成年人,做那件事是妳情我願,

誰也沒欠誰。



聽她這樣說,我大為放心,言下之意她還感謝我幫了她的忙,她向我細訴心事

,自丈夫去世後,她感到非常寂寞,尤其生理上極為痛苦,沒有性生活,她怕自己

再忍下去會發瘋了。



原來她是個性慾極強的女人,丈夫在生時,每晚她都要做愛才能入睡,性愛是

她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她的丈夫亦可以滿足到她的需要。



一個對性愛要求如此強烈的中年婦人,突然要她完全斷絕性生活,其難受可想

而知。



這段喪夫的日子,她受到慾火的煎熬,食不知味,整日渴望有個男人給她慰藉

,將粗大的肉棒插入她空虛已久的肉洞。



但那?找一個男人給她充實,她曾想過去做妓女,不是為賺錢;而是可以有男

人給她慰藉,但她始終不敢,因為她是良家婦女,從沒有跟陌生男人上過床,不能

為生理需要而去做妓女。



我是她的房客,大家認識,她亦考慮過求助我,惟卻沒有勇氣開口,剛好被她

見到我在浴室拿她的底褲自瀆,那便發生了她想做的事。



寡婦張太太性慾極強,沒有老公的日子她空虛難受可想而知,晚晚被慾火煎熬

,不知濕了多少張床單,靠假陽具衹能暫時過癮,始終沒有肉棒那份快感,她甚至

有想做雞的衝動,享受被嫖客抽插的樂趣,不過以她這把年紀和肥胖的外型,相信

不會受嫖客歡迎,頂多做最下價的一樓鳳,接但求洩慾不揀擇的嫖客。



她剛好遇著我慾火攻心,不理好醜,但求就手,見窿便鑽,她過癮時,我亦出

了火,好過谷精上腦,撲她時可幻想多水多汁的肉洞是屬於阿杏的,不是肥婆張太

太,結果一樣有快感。



撲完張太太我已筋疲力竭,虛耗體力不少,翌日起床亦腳軟,放工找阿杏吃飯

,買份禮物送她討歡心,又和好如初。



阿杏是純情少女,衹能眼看手勿動,我頂多可以拉拉她的手,至於想更進一步

,她便嚴辭拒絕,假如仍不罷休她會反面,我撞過一次,不敢再越雷池半步,無奈

要等侯適當時機,才可得償所願。



張太太試過我的大肉棍,食髓知味,向我大獻殷勤,炖補品給我補身,無非想

我用在她身上,她的補品果然有效,令我的小兄弟有如積聚千噸炸藥,一觸即爆,

需要找洞來鑽。



這晚肥婆張太太又刻意引誘我,她著件透明睡袍在我面前行來行去,?面一對

大奶彈上彈下,一副粉紅色奶罩負荷得好吃力,飽滿肥大的肉球有裂罩而出之勢,

她下面著一條淺粉紅喱士質料的三角底褲,大片陰毛浮現,看到她中間凹陷的肉縫





她這樣做等於暗示我可以再上她,講老實話,如果在正常狀態,我未必會上馬

,因為她渾身肉騰騰,樣貌一般,年紀亦不輕,倘不是谷精,我不會饑不擇食,一

晚撲肥婆張太太幾次,搞到我消耗大量體力,連返工都沒有精神,長此下去遲早被

老板炒魷魚。



張太太早有預謀,還故意拿三級錄影帶借我看,想唔起頭都幾難,我一手拖張

太太埋身,隔住件透明睡袍擅住她一對大奶,她發出呵呵淫笑,扭來扭去條肥腰,

毫不客氣解開我褲頭,伸手入內找她渴望想要的東西。



我的陽具已經有反應,她手握著我漸漸充血的陽具,如獲至寶,流露喜悅的表

情,她雖然已四十歲,但肌膚仍很嫩滑,我的陽具被她柔若無骨的、肉一手握得很

舒服,她套弄我的陽具,替我熱身,我暫停握捏她的一對大奶,先卸去長褲和底褲

,方便她為我按摩肉棒。



張太太這個姣婆叫我坐在梳化上,然後她俯低頭,張開嘴巴含著我的肉棒舐啜

,她啜得津津有味,我感覺她的口技大有進步,她舐得我爽到震。



我亦叫她一邊舐我的肉棒一邊脫去身上的睡袍,我再幫她卸去奶罩,扯脫她的

底褲,她身無寸縷,半倚在梳化啜我的陽具。



既然她肯為我的小兄弟服務,我也讓她過癮,把頭湊近她的陰戶,撥開濕淋淋

的陰毛,伸長舌頭撩入她的肉壇,一撩入去,淫水滾滾流出,她全身騷動,我和她

兩人正互舐得投入,完全沒有為意有開門聲。



突然有一個人站在客廳,走到我和張太太身邊,我才看到是個眼大大的少女笑

笑望著我,而張太太因視線問題,仍未看到這個少女。



我尷尬地停止舐啜張太太的肉洞,她問我為什麼不繼續舐,我隨即示意,有人

在旁。



張太太轉過身看到這個少女,嚇得目瞪口呆,原來這少女是張太太的女兒阿雪

,她與張太太的感情不大好,我搬來後從未見過她回來探張太太,偶然聽張太太說

阿雪學壞了,在外面搞到一塌胡塗,勸她也不聽,早已對她放棄,想不到她突然回

來。



十七歲的阿雪,把部分頭發染成金黃色,穿著年輕人最喜歡的服飾,身材發育

得很勻稱,我赤裸的身體被她一覽無遺,她的視線竟然集中在我胯間濕淋淋的肉棒





由於張太太含啜過我的肉棒,故整根肉棒像塗了一層油,高高豎起,十分威武

,阿雪好像貓見到魚一佯,視線沒有離開我的肉棒。



她問我是否張太太的情人,還贊我的肉棒好粗壯,—定令她母親好舒服,她說

未試過和一個肉棒如此粗壯的男人做愛,問我願不願意和她做愛,張太太聽到阿雪

這樣說,既怒且恨。



這那像話,兩母女爭一個男人婆,而且張太太已經和我展開熱身,中途殺出這

個不孝女爭搶她的所愛,她一時間不知說什麼話好。



阿雪若無其事對張太太說,她可以讓我跟她母親先幹,做完一次之後才輪到她

,我當然求之不得,阿雪充滿活力,和她做愛肯定十分過癮。



我不作聲表示願意,衹差張太太的意見,張太太也顧不得面子不面子,她已慾

火攻心,如果我不和她做愛,她必難受死了。



阿雪手擺一擺叫我們繼續,當她沒有存在,她先衝涼,等我和張太太做完,她

才接力。



那實在太好了,我可以一棍插兩洞,撲完張太太再上她的女兒。



張太太拋下尊嚴,把母親的身分掉開,爽完再讓女兒接棍,我預計起碼出征兩

次,必須保存實力,尤其第二回合面對的是青春可人的阿雪,更加不能失威。



我先要快快解決張太太,快速恢復體力再打第二場硬仗,我要舐到張太太慾仙

慾死才揮棒探洞,這樣可以保存戰鬥力。



張太太仰躺在梳化上,我分開她兩條大腿,把頭哄貼她的陰唇,伸出舌頭深入

她的肉壇,舐得她咿咿哦哦呻吟不斷。



張太太雙手接著我的頭,恨不得將我的頭塞入她空虛的肉洞。



張太太的淫水源源不絕流出,越來越稠,我舐得一嘴都是黏黏膩膩的淫水,部

分淫水流入我的口腔,吞下肚中。



我舐得張太太呻吟大作,淫聲浪語斷斷續續,我相信我如果不停舐下去,定可

以舐到她有高潮,但這樣對她不公平,未能享受到我的大棍滋味。我不可以厚此薄

彼,應該好好用大棍填滿她的淫洞,她便不再埋怨我。



於是我把頭擡起,示意張太太扮狗狀,雙手依梳化,膝蓋支撐身體,背著我蹺

高肥臀,讓我從後插入她的桃源洞。



張太太乖乖聽我的話去做,我走到她身後,渾圓碩大的龜頭,對著她的肉壇,

挺一挺腰,“滋”聲鑽了半截入她體內。



我雙手扶著張太太的肥腰,再用力一挺,又粗又長的肉棒盡根而沒,龜頭抵達

張太太的花芯,她的肉洞宣布爆棚,沒半點空隙。



張太太的肉洞頗為緊窄,兼且肥臀多水,我扶著她的肥腰開始抽送,快上快落

在她的肉洞出出入入,每一下都頂到花芯。



張太太拚命挺高肥臀迎合我的衝擊,我的肉棒和她的肉洞相撞,發出辟辟拍拍

的聲音,配合她發出的呻吟聲,成一首美好的性愛交響樂。



我快速抽送了過百下,張太太便支持不住,接近高潮境界。



張太太的陰道突然強烈抽搐,把我的陽具夾得更緊,跟著她發出一低沈叫聲,

便洩出陰精,全身像散了,完全崩潰。



我在她抵達終點後,仍猛抽數十下,才毫無保留爆漿,將熱騰騰的精液射入她

的子宮。



跟著我休息廿分鐘,便把阿雪抱入房,留下張太太在客廳回味先前的快感。



阿雪比張太太更狂野,由頭到尾都采取主動,替我又含又舐又啜入正式交合時

又變換幾個不同的姿勢,令我對她刮目相看,小小年紀竟有這種功架,真要好好向

她學習性技。



我在阿雪口中爆漿了一次,再和她做第二回合,阿雪的肉洞卻令我有點失望,

想不到她竟不如張太太般緊窄,她在外面濫交的情況可想而知。



由於我出了兩次精再插她肉洞,遲鈍了,所以抽插廿多分鐘仍可支持,沒有洩

精,幹到阿雪叫救命,聲聲求饒。



我過了半個月荒唐生活,晚晚和張太太兩母女做愛,結果中了阿雪的姦計,後

來發覺染上性病,才得知阿雪故意色誘我,她早知自己有性病,返家見母與我鬼混

,她實行要害我一鏤,將性病傳給我和她的母親,張太太亦與我同一命運,我沒有

怨阿雪,誰叫自己貪心。



不過試過這次教訓,我亦不敢再住下去,搬離張太太的房子,跟她撇清關係,

以免破壞我和阿杏的感情,得不償失。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