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和情人3p生活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午后的阳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在房间有些昏暗的墙上形成一串耀眼跳跃的

图案。我和情人小谢懒懒地躺在床上,共享下午这美好的时光。除了双休日、节

假日或有别的特殊安排,我们每天中午都这样亲密地呆在一起。





我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接听,高兴得纵身起来,哈哈,阿柳打来的!





阿柳是我的铁哥们,属于那类从小撒尿玩泥巴,一起快乐成长的朋友。阿柳任某市房地产公司老总已有十多年的历史,风流倜傥的他玩的女人不计其数,但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玩过3P,并且对玩3P一直神往。





阿柳告诉我:他乘4 点多的飞机,晚上抵达我们这座城市。





放下电话,我捧起小谢的脸蛋狂吻,嘴里快乐地胡言乱语:“噢,我的小骚

货,等我朋友来了,我们两个男人一起日你,和你玩3P……。”





和情人在床上鱼水之欢时,我总是以最粗俗的民间语言侮辱她,她早已习惯

我这一切,并把这视为男欢女爱的另类语言。





“你胡说什么呀,我才不呢……”女人撅起小嘴,满脸羞涩。





我知道,我真要玩,她不会真反对的。一年多来,我带她玩过好几次3P,那

种销魂的感觉肯定叫她铭记于心。





阿柳晚上抵达,不巧的是,恰好这天我值班,我们无法见面。





第二天来到阿柳入住的翠湖宾馆,在大堂里,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早在等候,

相隔多年后,我与阿柳再次相聚。





三人坐在沙发上,我居中,阿柳在我左侧,小谢在我右边。在阿柳背后不远处,我抱住女人,伸手进领口一把揪住乳房,捏定奶头不放,一脸坏笑。





奶头是少妇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她趴在我怀里,身体冲动的发抖,眼望

阿柳的背影,想呻吟又不敢叫,可怜巴巴地小声央求我把手拿出来。





轻轻含着她的耳垂,悄声对她耳边嘀咕:“一会我叫阿柳,对你吻摸不做?”

女人摇摇头悄声道:“我只想和你做……”身体已经瘫软,我的色夫人还嘴硬。





阿柳起身,我关闭电脑,大家一块走向沙发。我有意放慢脚步,让阿柳先坐

下,又侧身搂住跟在我后面小谢的腰肢,少妇紧迈两步到我面前,我顺势一推,

把她按到沙发中央坐下。女人紧挨着我,坐到阿柳和我中间。





少妇半个身子依偎着我,一副小鸟依人的温存模样,我轻轻搂着她的肩膀。

三人无言,气氛有些尴尬。小谢抽身起来,从面前的茶几上捧起茶杯递给阿柳,

又将我的茶杯送到我嘴边:“你们喝茶……”抿着茶水,大家心理似乎放松一些。





一只手抚摩女人套着外装的肩膀,忽然心里一动,随口道:“衣服那么厚,

你不热吗?”





“不热……”女人低下头。





“一定热了,我帮你把外衣脱了。”放下茶杯,我的双手移到少妇胸前,熟

练地解她领口的扣子。





“嗯……”女人面带羞涩地用手抵挡,良家少妇被调戏的媚态溢于言表。外

衣很快被我解除,洁白的紧身内衣令人眼睛一亮:曲线凸凹的身材、随呼吸上下

起伏的双峰……。





阿柳目光如炬,眼睛盯着女人雪白的脖子。





随手,我又解开女人的发结,乌黑柔顺的长发霎时飞洒而下,掩隐在秀发中

女人俏丽的面孔,更显得楚楚动人。我头靠沙发,时而撩拨她柔顺的长发,时而

情抚摸她白腻的脖子,时而捏捏她水嫩的脸蛋……,充满对猎物的随心所欲。





局促之中,少妇发出轻微的鼻息,欲望开始在她体内腾生、扩散……。我温

暖的手顺着她的躯体,逐步移动到她的大腿上。“哦……”女人忍不住轻喘一声,

身体靠我更紧。





斜眼看过去,不知何时,阿柳的手已经探到少妇的背后,轻撩她披散的黑发

:“你的头发好漂亮……”阿柳赞美着,叹息着,宽大的手掌同时顺着女人的背

脊,延伸到她靠我这边的身体侧面。





女人脸蛋绯红,她身体颤动了一下,仿佛又僵住。她秀美的双眼盯着面前的

茶几,闪烁出几分慌乱、几分迷离。





我的心也提到嗓子眼,目光一动不动地注视眼前这一幕。只见阿柳的手慢慢

滑进少妇的腋窝下面,穿越她手臂与身体夹缝,游走到高高的乳峰前……。





女人搓擦着自己的双手,低下头,闭上眼睛……。





阿柳五指张开,对准我情人胸前高耸的肉球猛扣下去。“嗯……”少妇一声

娇喘,身体一歪,斜靠到阿柳怀里。男人将脑袋埋在女人的肩膀上,发出沉重呼

呼的喘气。阿柳的大手肆无忌惮地在我情妇的胸脯一侧捏弄,少妇挺拔的乳胸,

在他的魔爪下迅速变形……。





大把捏揉我女人这边乳房同时,阿柳另外一只手一跃而起,飞速插进小谢的

领口,钻进衬衣里……。他直接抓住了我情妇的乳房!





“啊,老公!老公!救我……”少妇哀号着,声音柔婉凄切,散乱的秀发遮

住了她的面孔,身体却软软倒在阿柳怀中……。





一种刺激的兴奋感传遍全身,掀起女人的裙子,我的手探了进去,包裹长统

丝袜的玉腿好柔滑,顺着肌肤柔软的大腿内侧往上,手指触到她柔软三角地带,

手掌猛按上去,指头在隆起的阴部奋力搓揉。





“啊……不……不要……”女人小声央求着,带着哭腔,双腿却已大大张开,

娇小的身体更加柔弱无骨……。突然,少妇的身子颤动一下,感觉她的胸脯往上

一挺,双腿紧紧夹住我的手。





抬头一看,嗬……,我情妇的衬衣高高卷起,粉色的杯形乳罩斜歪到侧边,

她白皙平滑的小腹上面,在阿柳魔爪的大把搓捏下,一边丰韵洁白的乳球在颤颤

发抖,乳尖葡萄粒般的奶头,因充血而紫涨发亮……,在女人胸脯的另一边,阿

柳的脑袋伏在上面,早将女人的肉感十足的半个奶子吞进口中,尽情撕咬、吸吮

……。





男人的伺弄令少妇的骚劲涌上来,零乱长发掩盖不住女人面孔娇媚的兴奋,

绯红的面颊双眼紧闭,微微张开的红唇小口充满着情欲的期待。她的大腿不由自

主自动搓擦,身体在微微扭动,我抚弄她裤裆隆起阴部的手,逐步感觉湿湿的、

温暖气息的的浸润。





少妇思春,梨花带雨,粉脸通红,醉眼迷离。我可爱的女人……





从少妇的双腿间抽出手,捧起她的脸,温情地吻上去,“呜……”随着从喉

头发出的一声娇喘,少妇递过她的香舌,在我嘴里灵巧吞吐。轻轻咬住女人柔滑

的舌尖,我掉入狂吻的深渊。





“哦……啊……”女人突然松开口,手指紧紧抠住我肩膀,身体剧烈扭动。

低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女人的内裤连同长筒丝袜已被拉到脚跟。在她凝脂般

的两腿间,在她浓密黑亮卷曲的阴毛下面,阿柳的两个手指深深插入了她的逼,

有力地在她温湿的蜜洞里来回冲击,随着手指的插进退出,清晰听到“咯兹咯兹”

的声音……





觉得小弟弟发涨,裤裆被顶起高高的帐篷。





说了声“我们到床上去!”,我抱起女人轻柔的身体,迫不及待地冲进黑漆

漆的卧室。高高举起女人的身体,在她惊恐的尖叫声中,毫无怜香惜玉之意,恶

狠狠地将她摔到床上。斜了一眼可怜横卧的女人,转身开灯,又绕到女人靠头的

床一边脱衣服裤子。





阿柳也跟了进来。





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我跨步上床跪在女人面前,飞快剥掉她的上衣,在下

身黑色裙子的映衬下,女人赤裸的上身更显雪白细腻,盯着歪歪侧着脑袋,一对

白嫩乳房在晃荡的情人,我敏捷的双手飞越过去,一下捏住她褐黑色的奶头,用

力往上一揪——





“啊……噢……”随着我拧捻奶头的手指凌空旋转,女人不由自主地挺起雪

白的身体,轻微疼痛加上剧烈的刺激令她秀眉紧蹙……





与此同时,阿柳也迅速拉下了少妇的裙子和内裤,手指再次深深插进她的阴

道……。随着阿柳指头出入频率的加快,女人蜷曲的双腿不由自主在床上来回搓

动,在她肉感十足的屁股下的床单上,留下一道清亮的淫水。





掰开她死死抓着床单的手,拉到我的裤裆,欲火中烧的她立刻握住我的大肉

棒,娴熟有力地套弄起来。当我陶醉的闭上眼睛时……。





突然,听到少妇发出更为刺耳的尖叫:“嗯……嗬……。”





睁眼一看,发现小谢已把脸转到另外一侧,她的手正殷勤地套弄着另外一个

肉棒——阿柳正隔着女人性感的身躯,与我面对面。在少妇的纤细的手抚弄下,

阿柳的龟头正一点点从包皮里露出来,变得紫红,逐步膨胀。





好淫荡的骚婊子!我热血沸腾,肉棒昂首冲天从内裤侧边挺出来。





脱下内裤,迈步到少妇下面,分开她白腻的双腿。只见阴毛包围的两片黑褐

阴唇中间,亮晶晶的液体已经从红嫩的肉缝中渗涌而出。





嗬……嗬……,骚逼,欠操的骚逼!





我手扶肉棒,暴涨的龟头昂首抵住女人的阴缝。把女人的双腿抬到肩膀上,

身体往前一倾。





“噢……老公……”女人一声尖叫,随着触电般酥麻的感觉从鸡巴闪到全身,

只觉得龟头一紧,我粗大的鸡巴应声陷入温暖湿滑的温柔之乡。





象一个一往无前的勇士,我热血喷涨的鸡巴狠命地抽送,龟头穿越她短小温

暖的阴道,一次次直接顶到子宫,无情地蹂躏隐藏在阴道最里面的宫体!





“啊……噢……”女人凄厉而放荡的淫叫声顿时充斥整个空间。





在我眼前,阿柳呼呼喘着粗气,他握住女人的手,以更快的节奏套弄鸡巴,

他的阴茎全面勃起,青筋盘根错节……





眼前的情景,令我的欲火和怒火交织全身,鸡巴在她阴道里一次比一次更为

猛烈地冲刺,无情地冲捣她隐秘深处的花心!突然,我想射……





急忙抽出,迈步到床下,站到女人眼前。





跨到女人的脸上面,粗鲁地将情欲迷乱少妇粉嫩的脸置于我的跨下,手扶硬

邦邦的大鸡巴,把沾满白乎乎淫水的龟头,在她热烘烘的脸蛋上胡乱涂抹,在她

秀丽的脸庞留下道道痕迹……。





阿柳翻身压倒我女人白嫩的躯体上,躬身急切地咬住她挺拔乳房上的奶头,

用力吸吮,又俯身下去,用舌头在女人平坦小腹上的肚脐眼轻舔。“哦……噢…

…”我的情妇受用的面色红晕泛起,不由自主举起双腿,期待着男人鸡巴的挺进。





少妇阴毛横生的双腿内侧,阿柳用手引导着直立粗大的鸡巴,屁股一沉,

“啊……天哪……”凄厉的哀叫中,阿柳粗壮的鸡巴顿时淹没在女人浓密的阴毛

深处,淫荡的旋律再次在房间里回荡……





在女人张嘴浪叫露出柔软舌头的刹那,我迅速将鸡巴插进她的小嘴,直抵喉

头,“嗯……唔……”在她低沉的声音里,一阵令人眩晕的酥麻刺激,从龟头传

遍全身,我的鸡巴卷入快乐的漩涡。





“嗯……嗬……”阿柳喘息着,他的头不时碰到我的胸脯上。在少妇张开的

双腿之间,他的屁股上下起伏缓慢抽动,我情妇不时抬起屁股,淫荡地迎合他,

急切地渴望阿柳的鸡巴进入更深……





“啊……”忽然,阿柳一声轻吼,身体不动了。他的屁股死死地沉下去,大

鸡巴深深顶住我情妇的阴道……





看着他紧闭双眼享受的样子,我问:“射了?”





“正……在射……”阿柳的声音已经变调。





半响,阿柳抽身离开。





我飞身上床,分开女人的双腿,眼前的情景令我恍如进入梦境:阿柳乳白色

的精液从少妇红嫩的洞口汹涌而出,如爆炸般放射的精液痕迹布满女人的阴道口

周围,精液的洪流还在奔腾不息,像瀑布一样顺着阴道口淌下会阴,汨汨汇集到

屁股下面的床单……





淫乱的春梦醒来……





我把大鸡巴对准女人被精液淹没的洞口,恶狠狠将身子地往前一倾,毫不费

力地,我的肉棒再次钻进女人粘滑无比的阴道,身体在她身上大幅度运动起来。





我呼呼地喘着粗气,边抽插边咬牙切齿地问:“小骚货,阿柳日得舒服吗?”





“啊……不……”女人紧闭双眼,不敢看我。她娇小的身体被我顶撞得前后

摇动。





“装逼样,舒服吗?!”我发狠地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她的脑袋顿时歪斜到

一边。





“噢……舒服……舒服……”被凌辱的女人一脸委屈。





“喜欢阿柳日你吗?”我追问。





“噢……老公求你……别问了……”女人可怜巴巴地。





我抬起她的双腿架到肩膀上,换了个角度,令她身体在床上转移90度。全身

的力量完全集中到她的阴道里,抽送更有力,感觉冲撞她子宫的龟头似乎已经麻

木,但疯狂的顶撞却更为无情:“臭婊子,快说!”





“喜欢……我喜欢……”女人张口了。





“喜欢什么?”我仍不放过她,抽插幅度更大,整个床铺随着我的攻击在倾

斜,似乎摇摇欲坠。





“嗯……噢……”少妇兴奋地浪叫着,身子在起伏,一对白嫩的乳房在翻腾,

我鸡巴对她小逼得猛烈攻击令她忘乎所以。





我气急败坏,双手一下捏紧她的奶头,死力搓拧,命令:“荡货,快说!”





“啊!疼呀……”女人大叫起来:“我说,老公我说,我喜欢阿柳日我……

老公饶我……”我的凌辱令女人羞耻感丧尽,淫荡的本性暴露无余。在少妇带着

哭泣的哀求声中,我感觉鸡巴被紧紧箍住,她的阴道在颤抖中一阵阵紧缩,在吸

吮吞噬我的龟头。





我的小骚货,她进入高潮了!。





我猛地将大鸡巴顶到女人阴道最深处,紧紧抱住女人的上身,捧着她秀发凌

乱的脑袋,与她亲密地脸贴着脸,与此同时,龟头一阵酥麻,意识模糊,耳边传

来女人进入高潮时候的磨牙声,狂躁的精液一泻千里……





清醒过来,发现阿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卧室。从少妇身体下来,分开

她的大腿,静静欣赏我的杰作:少妇整个阴道口被精液敷呈乳白色,阴道口周围

的阴毛,更是挂满精液的浪花……





女人仍无力地躺在床上,醉眼微睁,似乎意犹未尽。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

淫色的念头,捏捏她的脸蛋,淫笑道:“晚上回去继续勾引家里的他……”





少妇轻轻摇摇头,温柔看着我,但从她挂着甜甜笑容的眼神里,我猜得出,

她想……。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