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我記憶中最極品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

? ? 往事如煙,在我的幾十年生命中有過很多的女人,但要說我記憶最深刻的最

難以忘懷的就是她了,我自問在今后再也碰不到這麽極品的女人了,即使有朝一

日我還能見到她,也不會比記憶中的她更加完美了,白虎、紋身、奶水,這是我

對她最深刻的印象。所以寫文以悼念逝去的回憶。文章分三個部分是對應征文所

要求的三個主題,也是我和她的認識到做愛的三個階段。由于寫的比較長,所以

從初始到調情到做愛的部分都有描述。三個題材都有涉及,所以分成三部分。

PS:不少朋友都PM我要她的聯系方式,大家也看出來了,這是我大學時候的事

情了,已經過去了七八年了,早就沒有什麽聯系方式了,其實到今天我還想再碰

到她呢,但機會不大了。文中的地點名字都是真的,有緣的兄弟希望能碰到吧,

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請不要轉發此文。

***********************************

一、七竅玲珑明其心

日照是個齊魯大地一隅的海濱小城,在這個03年才開始發展的城市中,有

我很多難于忘懷的往事,外地人的大量湧入讓這個小城活力四射,小女孩也跟著

時尚起來,都非常的開放。那是我在那里的大學城上學的時候,在一個無聊的上

午,像往常一樣,我早早的走進了網吧,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

我這一打開小企鵝,我就覺得有點眼暈。幾百個好友咋就沒有一個在線的呢。

媽的,全世界的騷貨婊子們今天都約好不上線了嗎?

于是,打開查找,搜索條件-女-日照,視頻打上鈎,哏哏哏,我加,我加,

我加加加!片刻,企鵝下面的小喇叭開始忙碌起來了,順利加了七八個,然后交

流試探,最后鎖定目標一個叫果果的女孩子。

我:你好果果:你好。

我:你是日照哪里的?

果果:我不是日照的啊。

我:暈死,大姐別逗了,你資料上面寫的是日照,現在又說不是。

果果:呵呵本來就不是啊,我:你這不是耽誤小弟的終身大事嘛。忙著找小

嫚呢。

果果:呵呵,看你急得,上輩子是光棍嗎?

我:不好意思姐姐,你要不是日照的話我就不奉陪了,我還有正經大事要做。

果果:這就不理我了?臭小子。

我:……。

三分鍾后,果果的頭像又閃了:真的不理我了?

我:大姐,大家都很忙,不要這樣糾纏了好不好?!!

果果:我覺得你挺有意思的。

我:你要是日照的就更有意思了。

果果:可惜我不是啊!

我:大姐,咱能不雞生蛋蛋生雞了嗎?不在一個城市,聊著有了感情也不能

見面,多糾結啊,所以,咱趁早就別聊了。

果果:說話這麽直接干什麽!我是女生耶!

我:話糙理不糙,實話實說嘛!

果果:那好吧,不理你了!

然后就真的不理我了,我繼續調戲別的同城小妹。

五分鍾后。

果果:其實我只是說不是日照的……。

我:大姐,你咋回事啊,不是剛才……啊?咦?你什麽意思?只說不是日照

的?莫非……

果果:哼,我現在在日照啊,不是日照人就不能在日照嗎?!

我:嘿嘿……大姐,我想這是個誤會,嘻嘻,其實,那個,我從一開始就很

欣賞你。

果果:你看你這個賴皮樣,剛才那麽傷我,現在又說這個。

我:都說了是誤會嘛,從看到你網名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這輩子我離不開你

了。太美的網名了,名美人肯定更美,呃,你叫什麽來著……

果果:你少來,貧嘴,不知道多少女孩子陷落到你這張嘴上了呢?

我:呵呵,你來我們日照干嘛呀?

果果:旅遊啊我:自己來的?

果果:對呀,自己來的,要不能無聊到想上網嗎?

我:呵呵,你是煙台的,大家都是海邊,干嘛來我們這里旅遊。

果果:我不是來看海的,只不過來再看一次這個城市,然后忘掉一些人一些

事。

我:暈,看不出來,你還挺煽情的。

果果:你!你怎麽這個樣子,人家在對你說心事,你還取笑我!

我:呵呵,你那一些人一些事現在已經忘掉了嗎?

果果:我想應該忘掉了。從現在我開始新的生活了。

我:我能看看你嗎?

果果:看什麽看,看到眼里撥不出來了!

我:吹牛,哥還不定能看上你呢。

不出所料,啪,她把視頻請求發了過來。我一看,媽媽咧,絕色!紅色的羽

絨服,白色的圍巾,前額有很齊的劉海,圓臉,五官精致,戴著一個紅色的帽子。

我越看越像動畫里面的白雪公主。

果果:喂!喂喂!醒醒啊。你怎麽呆了呢?嚇著你了?

我:咳咳,還好了,老衲定力頗高,一般女孩子嚇不到。

果果:我有那麽難看嘛!

我:誰說你難看了?我跟他拼命!

果果:嘿嘿,那你的意思是我很漂亮?

我:嗯……,這個嘛,還可以吧,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

果果:你找打啊!

我:呵呵,你說你來旅遊。什麽時候回去啊。

果果:后天的火車。

我:那個,你看你這大老遠的來了,我怎麽也得代表我們日照人民表示一下

熱情吧。

果果:哼哼,你想怎麽表示?

我:要不我代表我們家鄉父老請你吃個飯?

果果:小樣,瞧你那一臉猥瑣的表情,別侮辱你們家鄉父老了。

我:嘿嘿,我怕只說我自己力度不夠嘛。

果果:少貧了,陪我去海邊轉轉吧。

我:咦?這麽好搞定?不是吧!

果果:什麽呀,我自己悶了好幾天了,正好缺個導遊,感覺和你聊的不錯,

便宜你小子了,怎麽?不願意陪美女看海呀?

我:義不容辭!你的電話和地址。

果果:156******* 我現在在石臼。

我:好的,十五分鍾就到。

「網管,下機!」我虎吼一聲。風一樣竄到了公路邊,邊走邊唱:「順利過

關成爲書童,一切盡在我掌握中,今晚找機會跟她來相見,看她秋香動心不動心!」

十五分鍾后,某賓館門口,我看到一個楚楚動人的小美女。上身紅色羽絨服,

下身短裙,黑絲的絲襪。紅帽子。臉型相貌朋友們參照白雪公主卡通畫。

「大姐,穿這麽少,你不冷嗎?」我指著她的絲襪說。

她笑了一下:「一邊去,誰是你大姐啊,羞不羞啊。」呵呵,她明顯的比我

小很多,但咱就是臉皮厚。

「不是,你這羽絨服和絲襪也不是一套啊。」

「我剛從房間出來,在房間里就這麽隨便穿的,別說了,挺冷的,跟我上去,

我換身衣服去。」于是,我們前后進了房間,她屋子里面明顯有一股煙味,我好

奇的問道:「你還抽煙?」

「偶爾吧,昨晚幾個朋友在這里玩抽的。」

「我靠,忽悠死人不償命嗎?你不是說你自己嗎?」

「小樣,不忽悠你能來嘛,你轉過身去,我換條褲子。」

「呵呵,沒事你換吧,我給你看著人。」然后,她就跪在床上撅著屁股找褲

子,看不出來,她還是挺豐滿的,屁股也很肥大。在我眼前一扭一扭的,我強忍

著自己才沒把手拍在她屁股上。「你轉過去啊!看什麽看。」她找了一件牛仔褲。

就這麽帶著絲襪套上去了。

「走吧。」

「干嘛去啊?」

「傻樣,不是跟你說了嘛,去陪我去海邊轉轉。」我是真的不願意離開這個

房間,從進來我就想著怎麽能把她就地正法。但最終還是有賊心沒賊膽,畢竟才

認識不到一小時,誰知道她什麽脾氣啊。

于是去海邊,陰曆十一月,海邊的中午還是很暖和的。我和她就這麽在沙灘

上面走著。邊走我邊往她身邊靠,她不停的躲我。

「你干嘛啊,流氓!」終于她不躲了,直接沖我來開火了。

「嘿嘿,讓你賺個便宜,帥哥背你一會吧。」她穿著高跟鞋,在沙灘上走的

也的確吃力。

她指著我的鼻子義正嚴辭的說:「我是個好姑娘,不許有這麽下流的想法!」

我討了個沒趣,讪讪的往前走去,沒走兩步,忽然背上猛地一沈,她一下跳

在了我的背上,「哈哈哈,早就想讓你背著了,一直沒好意思說。這可是你主動

要背的哦。」我暈死,玩這個。「你多少斤啊?怎麽這麽重呢?」

「我剛生完孩子,一百二。」我一激動差點撒手把她摔地下:「你說什麽!

你剛生完孩子?你?生孩子?」

「嗯,」她似乎有點猶豫:「看不出來吧,我已經結婚了」

「你到底多大了?」

「二十一啊,到年齡了!」我暈死,滿以爲泡到了一個小姑娘呢,結果突然

變成了人妻,而且還是人母。這個轉變讓我有點措手不及,但轉念一想,無所謂,

又不是要跟她談戀愛。

「你老公呢?怎麽沒和你來?」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來日照就是想忘記一些人一些事,而這些人和事我不

希望我老公知道,所以我只跟他說我去旅遊幾天散散心。」

我邊和她聊天,邊背著她,冬天厚厚的衣服下根本感覺不到什麽。我的手一

開始是把在她的膝蓋下面,慢慢的往上,最后停留在她的屁股上面,就這麽托著

她的屁股背著她。她明顯的感覺到了,但看我累的半死也不好意思說什麽。然后

她在我耳邊講著她來日照的這幾天都是怎麽過的。從她的講述中我知道,她在這

里有幾個很好的姐妹和哥們,昨晚有兩個女的和一個男的朋友在她那里玩,半夜

的時候,他們去隔壁開了一間房,他們三個進了那個房間,果果自己在自己的房

間里,聽著隔壁的呻吟覺得自己很孤單,有種被抛棄的感覺。所以,一大早她就

跑去網吧……

很自然的,我說,今天別回賓館了,去我那吧,她笑了笑,沒有說話。然后,

沒有然后了。我們直接打車去了我租的房子里。

二、欲淫其人先怡情

「呵呵,蓬壁生輝啊,我這里可是比較簡陋,沒暖氣也沒有空調。你要怕冷

的話自己想想辦法。」我壞笑著跟她說。

她把鞋子一甩,拉過被子來披在身上,冷笑著對我說:「小樣,我還不知道

你那點小伎倆,不就是想讓我主動往被窩里面鑽嘛。」

「哈哈哈哈,看不出來你還挺聰明的。」我邊說邊鑽進了被子。她主動的往

里靠了一下。

「怎麽樣?暖和了嗎?」

「還是有點冷,你怎麽不直接住在冰窖里呢。跟著你來真受罪。」她不滿的

說道。

「現在呢?」我抱住了她,她的身體很軟,隔著毛衣能感覺到她的乳房很大

很軟,非常有彈性。她顯然也非常享受兩個人身體相擁的感覺。只是閉著眼睛細

微的喘著氣。我的手在她的屁股上,緩慢的揉搓著:「其實我在賓館的時候就想

摸一下你的屁股了,你撅著屁股找衣服的時候知道多性感嗎?小妖精。你的屁股

怎麽這麽大。」

她的喘息明顯的重了起來:「嗯,早就看出來你不是好人來了,可能是剛生

完孩子的原因吧,你沒發現嗎,我身上現在肉特別多,臉確很瘦。過幾個月就不

這樣了。」

我慢慢的貼緊她的身體,雙手抱緊她的屁股,讓她的下面和我的下面緊緊的

貼在一起。早已勃起的肉棒隔著兩個人的衣服在她的雙腿間頂著。

「嗯……」她又閉著眼睛呻吟了一聲,輕輕的在我耳邊說:「知道嗎?昨天

我那三個朋友在我隔壁做愛的時候我就特別的想了,她們是三個人玩的,我光想

想那樣的情形就覺得刺激,別說我還聽了一晚上。我好想要……」

我的耳垂被她說話的喘氣弄的很癢,我感到她的手在我腰帶上面摸索著,然

后,腰帶被她解開了,她的手順著我的內褲直接的伸了進去,我的肉棒被她溫潤

的小手攥住,緩緩的套弄著。

「好大,知道嗎,我老公的很小,所以我一直想嘗試一下大的肉棒的感覺。」

她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們把衣服脫掉吧,我想直接感受你的體溫。」我很溫柔的對她說。

「嗯,你幫我脫。」我娴熟的先把自己脫干淨,然后趴在她的身上,吻著她,

雙手老道的在她的身上遊動著,一個一個的紐扣,一條一條的拉鏈,轉眼間,她

全裸的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我欣賞著她,精致的五官,由于剛生完孩子,身體略

顯豐滿,乳房特別的鼓,非常的挺,她的皮膚非常的白嫩,然后順著下腹往下,

我尋找著我心目中的聖地——黑森林,但我又一次被雷著了,我揉了一下眼睛,

仔細的看了一下,我沒看錯,她下面一共不到十根陰毛,乍一看和沒有一樣。看

上去陰戶非常的干淨。

「寶貝,你下面好美。」

「是嗎?我基本不長毛,從小就不大敢去公共的浴池。」

我慢慢的把她的腿分開,看著她那粉紅色的陰唇,因爲沒毛的原因嗎,她的

陰戶一點也不發黑,就這麽白白嫩嫩的,我忍不住用舌頭輕輕的挑了一下她的陰

蒂,她渾身抽搐了一下,「啊,那里不行,太敏感。」我繼續用粗糙的舌頭在她

整個肉縫上面來回的掃動著。她渾身像過電一樣每一次的舔舐都讓她顫抖著。我

用舌尖撥弄著她的陰蒂,她緊緊的抓著我的頭發,用力的按著我的頭。「好舒服,

你的舌頭怎麽這麽厲害。啊……,要命,太爽了。」她的聲音很大,叫的也很好

聽。我托起她的屁股,讓她的陰唇更起來一點,連她的屁眼一起舔舐著,用舌尖

頂開她的陰唇,靈活的舌頭在她的陰唇里面來回穿梭著。

「啊……你太會玩了,老公,我好癢,里面癢。」我突然停下了舔舐,擡起

頭來看著她,她睜眼一看我,大羞起來,「你就壞吧。」

「轉過身來,跪下,我想從你身后舔。」她紅著臉,跪在床上,屁股撅得很

高。鼓起的陰戶和褐色的屁眼在我眼前打開了,很誘人。但我關注點卻不在這里,

因爲我又被雷倒了,我傻傻的看著她的背,整個背部紋著一個巨大的太陽花。我

咽了口吐沫,有點發愣的問:「你這是什麽?紋身嗎?」

「嗯,怎麽了?」

「沒事,太妖豔了。我把臉貼在她的背上,摩擦著她的紋身。」她以前肯定

是個小太妹。

「你今天給我的驚喜太多了,寶貝,呵呵,先是白虎,又是紋身。我到底在

和一個什麽樣子的極品在做愛。」

「什麽極品,都孩他媽了。你再給我舔一會吧,你的舌頭好舒服。」

于是我掰開她的兩片臀,用舌尖輕輕點了一下她的屁眼。她顫抖著說:「你

玩過多少女人啊,我哪里敏感你好像都知道。」我沒說話,只是用舌頭在她屁眼

周圍打著轉,偶爾用舌尖頂住屁眼,在屁眼中間蠕動幾下。她的叫聲很大,整個

屁股不斷的向我挺動著,我的手指沾滿了她的淫水,食指在她的陰蒂上面快速的

揉搓著,她啊——啊的叫的很浪,忽然,她開始掙扎了,嘴里大叫著:「不要了,

不要了,我想尿尿。」我抱住她的屁股,不讓她掙脫掉,繼續的舔著她的下面,

她痙攣了,大叫:「來了,來了」她的下面湧出來一股熱熱的水,呵呵,太敏感

了,還沒插呢就高潮一次了。

她雙手捂著臉,不讓我看她。我抱她起來,在床上放平。然后在她耳邊說:

「寶貝,我可以插了嗎?」

她捂著臉點了一下頭,「你一定得慢點,求你了,好嗎?你的太大了,我老

公的才那麽一點。我怕疼。」

「放心吧,我會溫柔的。」我親了一下她的乳房含著她的乳頭說道。沒想到

她伸出手來按住我的頭,把我的嘴唇按在乳房上面,害羞的說:「你吸一下好嗎?」

我壞笑道:「呵呵,乳頭也這麽敏感嗎?」

她說:「不是敏感,就吸一下吧。」說完她又紅著臉把眼閉上了。

既然美女有命,我就含住她的乳頭吮吸了一下,這時聽到她舒服的嗯了一聲:

「再用點力吸。」她閉著眼睛對我說。我叼起她的一只乳頭來,用力的一嘬,啊,

第三次被雷到了,我感覺到一股甜絲絲的水射到我的嘴里,我拿開嘴,看到紅紅

的乳頭上幾滴乳白色的奶水。

「真他媽笨蛋」我暗罵自己:「人家早就跟我說了剛生完孩子,我咋沒想到

還有奶水呢。」

「這幾天脹的很,孩子又不在,你多吸出一點來吧。」

「恭敬不如從命」我笑著說。

接著我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不斷的玩弄著她的乳房,用手一劑就有幾股細

細的乳絲射出來,我用嘴接著,奶水沒有別人說的那麽膻,有點甜甜的感覺。

三、箭在弦上由心發

我邊插著她的下面,邊吸著她的乳房,又時候低頭看一下我的肉棒和她陰戶

交合的地方,沒有陰毛的阻擋,很清晰的看見堅挺的肉棒濕漉漉的在陰道里的樣

子。大約半小時,我感覺自己要射了,于是,我托起她的屁股讓她的陰道高起來,

肉棒狠狠的插到底,她啊的一聲,「要死了,讓你插透了。」

我壞笑著看著她,連續的插,每次都插到最底,隱隱的感覺到她陰道底部有

嫩嫩的肉在擠壓著龜頭,我想這就是傳說中的花心了吧。她已經不能說話了,雙

手緊緊的抓著被單,我插了幾十下后她又一次的痙攣了,大叫著「又來了,來了。」

我在她的叫聲中射了進去。

故事到這里應該就結束了,第二天,我早起上班的時候她還沒醒,我沒叫醒

她,給她留了一張字條:「謝謝謝謝你陪我這美好的一晚,我上班去了,走的時

候把門帶上就行了。」

等我下班回來的時候,字條下面多了一行清秀有的小字:「來之前我是彷徨

的,我以爲這個城市帶給我的只有悲傷,但你的出現讓我對這個城市有了美好的

記憶。同樣謝謝你。」

看著被收拾的一塵不染的屋子,心里有一些感動,一笑。直到現在我不知道

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這個城市帶給她什麽樣子的悲傷,但我知道,她也許是個

好女孩。奶水,白虎,紋身,我想此生可能沒機會再碰到一個這樣的女孩子,即

使她再出現也不可能有奶水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