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轉載]變身性奴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變身性奴(1)

撞破勾當



? ?二十二歲的柳梓文是一個初出茅蘆的電影助理編劇﹐身高﹐樣子平凡﹐ 是那種走在街上也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的類型。

今天編劇將一大堆劇本交給他﹐要梓文明天整理好放在他的桌上﹐於是 梓文隻好一邊碎念念的﹐一邊趕忙地在公司?通宵的處理這一大堆讨厭的紙張。



大約淩晨一時的時候﹐他覺得肚痛﹐於是便去廁所。因爲他工作 那層的廁所在進行維修﹐他隻好走到下一層的去方便。

下層是公司管理層的辦公室﹐他看到老闆的房間還有亮燈﹐本來 他也不以爲意的。



「呀…………………」但突然一聲慘叫由老闆的房間傳出。於是梓文靜悄悄的慢慢走到 老闆房間外。這時老闆的聲音由房?傳來。「啊……哦……啊……這東西……快要讓我升天了……真的很辣啊……」

「是吧……林總……這是我由阿根廷那邊帶來的新貨﹐拜托了很多人才打通了門路﹐你想要多少﹖」

「這個嘛……我看也很能賣的﹐就先給我兩千萬吧。」

「林總呀……這個貨隻有現在可以買呀﹐下一躺要等半年呀……機不可失呀。」

「那……………………好吧﹐給我五千萬好了。」

「那我先謝你了啦。」



這時用屁股也想到他們是在商談毒品交易了﹐梓文以前就聽說公司的老闆是靠殺人販毒起家的﹐這個電影公司也隻是用來掩飾勾當和找女明星陪睡的檔子。



梓文知道自己踏到火蟻窩了﹐他慢慢的走向大門﹐突然雙手被人從後勾着將他舉了起來。梓文望向背後﹐原來是一個身高接近兩米的壯碩粗漢。 那人將梓文勾着帶進老闆的房間。

「老闆﹐這個人剛剛在外邊鬼鬼祟祟的不知在幹甚麽。」

「你這小子甚麽都聽到了吧。」 老闆冷冷地。

「不是啊﹗不關我事的﹗我甚麽都不知道﹗求求你……放我走吧﹗」

梓文冒着冷汗神情慌張的說。

隻見老闆淫猥的笑了笑﹐梓文身後扣着他雙手的壯漢便將一顆藥丸塞進梓文的口中硬要梓文吞下了。

「看今次運氣會不會好點﹐上次那個真是醜極了﹐賣都沒人要﹐幹脆一槍斃了她拿去喂狗了……哈哈﹗」

「不要呀﹗請你放過我﹐放過我……………………」 在老闆的冷冷大笑聲中﹐梓文哀求着被拉出了辦公室。



梓文被帶到郊區一間大屋中﹐途中他一直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斷在變化﹐眼看着胸部在一直膨脹﹐頭發一直在長長﹐臉孔的線條也逐漸變得柔和了。到大屋時﹐梓文從走廊上的窗子﹐看到自己已完完全全變了一個長發的美女。

之後幾個人將「她」帶進一間房中﹐他們脫去「她」的衣服﹐這時梓文由在「她」面前的一面全身鏡中和到他白勝雪的肉體下那陪伴了他二十二年的小弟弟不見了﹐隻看到一條被稀疏陰毛遮掩着的細縫。腰枝縮細了﹐胸部也脹起了兩個挺而圓的乳房。看着應該是33D﹐23﹐34的三圍。那幾個人繼續幫她穿上了黑色的絲襪,小可愛和白色開叉短裙﹐這時梓文已經感到昏昏暈暈的。「她」被放到一張椅子上﹐手和腳都被綁着了﹐一個比較外表斯文的男子爲「她」很快的化了個淡妝。梓文的眼睛已經也睜不開了﹐隻露出一條縫﹐老闆卻在這時走進房中。

他問那個男子﹕「都好了吧。」

那個男子以帶點娘娘腔的聲音說﹕「已經好了﹐這次這個女生很漂亮啊。」

老闆手擡起已經迷迷糊糊的梓文的臉蛋﹕「果然很不錯啊﹐這次真是走運極了。原來「妳」叫柳梓文﹐以後叫妳文文好了﹐妳要記着啊。快叫人帶她去我的房中。」「文文」在迷糊中聽了這些說話之後便昏了過去……







(2)爽極了的初夜



當文文稍微較清醒時,她感覺身體傳來陣陣快感,張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床上,而老闆全身赤裸正伏在她的身上,吸允着文文的乳頭,文文的小可愛早就不知去向了,而周圍都是她沒見過的景象,老闆看到文文醒過來了,開口說:「文文,沒想到你的身材那麽好,而且那麽又騷,竟然摸一下就噴出這麽多淫水,真是騷貨一個。」,他一邊說着一邊用手揉捏文文的雙乳,這時文文完全驚醒,急忙要推開老闆,但身體卻完全使不上力,文文隻能轉爲口頭哀求:「老闆,不要這樣子!你趕快放手。」,老闆完全不理文文的話,反而將他的手移到文文的私處,隔着絲襪來回撫摸。



文文竭盡全力的想逃離老闆的魔掌,但全身軟趴趴的完全沒有力,老闆看到文文這個樣子,很安心的將人全部移到文文的下半身,沒多久文文感覺她的下體有兩支手,然後聽到”撕”的一聲,文文想爲唯一保護下體的絲襪已經被撕破,果然立刻文文的私處就被手指給侵入了。



文文吓到了趕緊說:「不!不 要!老闆,不可以,趕快把手指抽出來,求求你。」,老闆反其言而行,反而開始用手指快速的抽插,文文急的哭了起來:「嗚嗚嗚……不要……,老闆,求求你,不要這樣,……,你怎麽可以強暴我﹐我可是男生啊」,沒想到老闆竟然告訴文文說:「算什麽!你又不是第一個,告訴你,我將不知多少個背叛我和發現我秘密的家夥變做了女生﹐而且比較好樣的我都幹過了才賣去外地當娼﹐隻是沒有一個比得上妳那麽騷那麽美﹐這次真是走運了。」聽完老闆說的話文文的心涼了一半,因爲文文大慨逃不了了。



「啊啊……喔……啊……不要……」雖然精神上極度厭惡反感,但身體卻非常誠實,讓文文不 由的呻吟起來。「哼!口頭上說不要,但心?卻是想的不得了吧!賤貨!」老闆聽到文文的呻吟聲與反應,出口嘲笑文文。

「不!不是這樣的!……喔……啊啊啊…人家不是淫蕩的女人。求求你,老闆!不要摸了……啊……好奇怪,身體感覺……喔!」文文想否認,但老闆的手指態有技巧了,讓文文下半身的快感不斷。「爽吧!老闆的技巧是不是很好啊!但現在換妳回饋一下了。」老闆說完就把文文抱了起來,但因爲實在全身沒什麽力量,所以老闆就讓文文跪坐着,而他則是直立站着。他一手拉着文文的頭發,一手扶着他的生殖器對着文文的嘴巴,「來!嘴巴打開,好好的給我含一含」。從老闆生殖器傳來的腥 味讓文文覺得惡心,文文不斷的想逃避,老闆看到她如此,二話不說就給她一個耳光,文文應聲倒在床上,「賤人,自讨苦吃,你再給我裝清純試試看,給我好好的含。」老闆又拉住文文的頭發,並將那腥臭的生殖器移到文文的嘴巴,還碰觸着她的嘴唇。文文實在怕了,隻好乖乖聽話將老闆半硬不軟的雞巴含了進去,一含進去文文就發現有異,舌頭感覺到有金屬小珠子,原來老闆竟然在他的雞巴入珠。



「嗯!好爽,想不到你的技巧不錯嘛!文文妹妹,嗯嗯嗯……喔……舒服。」老闆似乎覺得 文文舔雞巴的技巧不錯,而誇贊文文。因爲文文的舔與套弄,老闆原本還半軟的雞巴,已經完全硬了起來變大了起來,使文文在含的過程越來月艱辛,當文文稍微休息一下時,她看到老闆的陽具竟然有18-20 公分長,而且又很粗,如果等一下真的被老闆這雄偉的東西給插進文文的體内,她怎麽受的了。於是文文又開始想逃了,藥效也退了不少,文文馬上一提氣往門的方向 跑(出去頂多上半身赤裸),但老闆的反應很快,一下子就抓住文文,還把她摔回床上,又立刻壓在文文的身體上面。「想跑!沒那麽簡單。我從來沒有失手過,你還是乖乖的讓我幹,才不會又受皮肉之苦。」



老闆緊壓着文文的雙手,淫笑說到。看到這個樣子,文文徹底絕望了,被自己的老闆奸淫是逃不掉的,那時文文全身如虛脫般無力,她不再反抗,隻希望這個禽獸老闆趕快完事放了自己。

「看你的樣子, 你似乎放棄反抗了,這是聰明的決定,但即使你裝作任我擺布的樣子,你待會還是會因爲爽翻天而 淫蕩起來,說不定還會叫我”哥哥”呢!」老闆一說完,也不脫文文裙子與絲襪,就將她的雙腿扳開, 用手指探了探路,就將他的大雞巴扺住文文的私處穴口,文文也沒任何反應,隻是任他擺布。



「呀………啊!呀……好痛!!!…………不要…好好……痛喔……老闆,求你放過我。噢啊……好痛。」就在老闆一口氣將他的大雞巴插進文文的小穴時,龜頭強行突破了陰道口内不遠處的處女膜,使文文不得不向老闆求情。



「不……不行,老闆,求求你……不可以,喔喔喔喔……」文文試圖想阻止,但身體傳來的快感,讓她逐漸尚失抵抗的意志。老闆有力道的抽插,激起我一陣陣的快感,我在也忍不住的放聲呻吟。

「嗯………噢噢噢嗯嗯…啊……好痛……但……又…好好……舒服喔……嗯…………………….噢 老……老闆快……讨厭…我怎麽會變成這樣…啊……好舒服……我竟然和被男人強奸……還覺得很舒服,喔喔……好爽」老闆的腰很有規律地擺動着。



「喔!文文!你的淫穴好緊喔!還會吸我的雞巴耶!真爽,爽死了,我最喜歡那種插破處女模的感覺。」老闆不理會文文的哀求,隻是像一頭發情的野獸猛幹文文的小穴,每一下都好用力,幾乎每一下都頂到文文的子宮口,而且老闆抽插的技巧十分高明,讓文文又痛又爽。

起初文文還痛的哭了起來,但在老闆的強力抽插及超高技巧的愛撫,三分鍾後的文文,竟然開始浪了起來,放聲淫叫。



「嗯………噢噢噢嗯嗯…啊……痛……但……又…好舒服…嗯…………………….噢,老闆你好厲害,

嗯………噢噢噢…啊……插的妹妹人家好爽喔!有點痛……但……又……嗯…………………….噢!舒服。」文文終於臣服在老闆的高超性愛技巧上。

「我就說,沒有哪一個女人被我幹了之後,會說不舒服、不爽的。來!文文妹妹,叫我聲”哥哥” 我就讓你更爽。」老闆提出令文文臉紅的要求。



「不行!………嗯嗯…你這個禽獸,啊!……我怎麽……能叫……你…哥哥……!舒服!態爽了喔!……嗯…………………….噢,哥哥,再幹人家快一點!」文文爽過頭,竟然”哥哥”兩字就脫口而出。

而老闆聽到文文叫他”哥哥”,更是賣力的用九淺一深的技巧,讓文文瀕臨高潮了。

「喔……喔喔……啧……,去了,哥哥……呀呀……人家要……喔……嗚……去了……噫喔………………!!」

文文尖叫了起來,以前當男生時的高潮感覺完全不同 以往,簡直像要飛上天一樣。老闆見文文高潮了,調整文文的姿勢背對着他趴着,馬上又將那粗大的雞巴插進文文淫水泛濫的淫穴,雙手扶着文文的腰,抽插了起來。而這種狗交式的姿勢,可以插得更深入,那種感覺又加上老闆的粗長雞巴,好像老闆每捅一下,感覺直沖她的喉嚨。

「喔……喔……不……不要了……好……好……人……人家好……爽……喔…哥哥…喔……喔……」從來沒這麽享受過做愛,也就是因爲這次與老闆性愛的關係,讓文文以後的日子對老闆有一份眷戀。



老闆也開始的喘着大氣,但還是努力抽插着,享受着文文的身體。「噫……噫……喔……喔…… 嗚……喔喔喔……好哥哥…喔…你態強了…呀……妹妹好爽……喔……」老闆的持久讓文文開了眼界,實在態強了,因爲文文還是男生時每次都不到十五分鍾就結束了,而老闆已經連幹文文三十幾分鍾了還沒射精,如今文文們兩個人都滿頭大汗,尤其是文文,她臉上的淡妝現在汗水都把粉都給弄掉了,而身上的汗水與從體内流出的淫水,更是弄濕了床。



就再文文不知已經第幾次高潮後,文文感覺陰道内的大雞巴突然發燙又膨脹起來,文文想老闆要射精了,文文開始緊張起來,如果老闆將精液射進文文的體内,文文可能會懷孕的,文文連忙懇求老闆:「老闆!噫……噫…不行…喔…不要射進…喔……嗚…文文會懷孕的…喔喔喔…求求你…ㄥ」。老闆似乎毫不理會文文,反而加快抽插的速度,而文文也被幹到快感不斷上漲,而無法講話隻能呻吟「喔……噫噫……喔……呀……喔……喔……喔…………ㄥ……ㄥ……」,就在文文又達到高潮的同時,文文的體内被一股滾燙的液體給沖擊着。哎!老闆射了,射在文文的身體?,老闆的精液好多。過了一會,老闆射出以後把陰莖拔了出來就走進浴室去洗澡,而文文則是趴在床上軟綿綿的, 全身隻穿着絲襪和黑色開叉短裙,嘴角還不自主的留出一絲絲的口水。一灘粉紅色的液體也随之從她的穴口流了出來,那應該是老闆的精液加上文文的淫水和處女膜破掉流血的混合液體吧!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