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豔遇9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本帖最後由 lsq88531 於 編輯



第九章情意綿綿



醫生走了進來,手中拿著病例本,推了推眼鏡,擡頭看我一眼,用充滿疑惑

的聲音對我說道:“曉鵬,你的女朋友怎麼了,為什麼臉色那麼差,你們不會吵

架了吧?我看你們的脾氣都應該很好,為什麼會有吵架這回事啊,要不要我幫忙

啊?”



我的心裡有種很難受的滋味,搖著頭對醫生道:“多謝杜醫生,不用了,我

很好,我和小菲之間的事,說不清楚的。”



看我沒有說下去的意思,醫生簡單替我做了個檢查,便離開了。我躺在病床

上,百感交集,心中有萬般滋味,不知該如何是好,半年來我受盡折磨,以為連

上帝都舍我而去,無論做什麼事,都有種事與願違的結果。沒想到,現在竟然不

只是擁有了我自己也不明白的異能,更得到了風彩雲的垂青,還有莊小菲的主動

示好,這一連串的好事讓我如同作夢一樣。但我卻沒得選擇,因為男人總是要對

自己心愛的女人負責,風彩雲雖然年紀比我大上一些,但那種美態確是世間難得

一見的,配我是絕對的綽綽有余,和她相比,或許我連癩蛤蟆都算不上,她答應

成為我女友的時候,我心中的那種興奮已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只是為何我的心裡現在還是隱有幾分失落呢?難道是因為回絕了莊小菲成為

我女友的要求嗎?但如果我接受了莊小菲,那真是變成腳踏兩只船了,這會讓我

的良心過意不去的,而且是告訴風彩雲好呢,還是瞞著她呢?



無奈中,我將頭鑽進枕頭下面,將自己的口鼻狠狠掩住,體會著窒息的苦意。

腦海中一股麻痹的感覺泛入我的神經,但我仍不願就此放手,這是一種道不清說

不明的感覺,好像是對我傷了莊小菲心的一種懲罰。



就在我要放棄的時候,身體裡突然湧出一股力量,充盈至全身,讓我體會出

一種再世為人的感觸,空氣不知從何處源源不斷的進入我的肺部,讓我清醒過來。

我將枕頭扔在一邊,雙手枕在腦後,不再玩這種幼稚的遊戲了,即使我真的就此

死去,難過的只有風彩雲和莊小菲而已,相信那是對她更深的一種傷害,如果我

沒任何事,我所做的事情也不可能讓莊小菲知道,只是會無知的欺遍我自己而已,

但這樣就真的會讓我的心好過一些嗎?只怕會是帶來假意的安慰。



我盯著天花板,上面一只蒼蠅停在那邊,我的眼神竟然看清了它翅膀上的脈

絡,透明的翅膀每一根至小的微節都纖毫畢現。我又是一愣,因為這道閃電,看

來我的身體發生的變化遠遠超出我自己的想像,不止有讓女人迷失的能力,還能

看清這般至細的物體,更有透視這種能力,還能夠窺視別人的想法,這麼多的驚

喜同時出現,讓我感到很是意外,但這是福是禍尤為可知。



晚餐依然是風彩雲送來的,她臉上春意勃勃,在我面前展現出初涉情關的小

女生模樣。聞著她身上的香味,吃著她親口喂過來的飯菜,我有種長夢不醒的美

願,這一刻要是能一直持續下去該多好啊!此刻,她的手中正在幫我削著一個蘋

果,鮮紅的果皮在她的纖手間層層剝落,拖出長長的一串,很是賞心悅目,美女

就是美女,干活也比別人有樣子。



看我一直盯著她看,風彩雲不好意思起來,有些扭捏的擺了擺身子,然後起

身將那個去皮的大蘋果塞進我的嘴裡,卡在我的牙齒之間,用純正的法語道:

“看什麼看,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嗚嗚的聲音傳出,搖了搖頭,然後指了指口中的蘋果,風彩雲嫵媚一笑,

將蘋果拿了出來,塞進我的手裡,在我的臉上輕輕一吻。我傻傻一笑,呵呵道:

“彩雲,你們不是都很喜歡這種赤裸裸的交流嗎,西方人畢竟和東方人是不同的,

愛的表達便是這般的直接吧?”



風彩雲噗嗤一笑,玉指輕點在我的額頭上,屁股移坐在了床邊,伸手從我的

上衣下面探入,撫著我結實的小腹,幽幽道:“曉鵬,以後我便是你的妻子了,

也算是東方人了,所以會克制自己,讓自己慢慢轉變過來,”



我何得何能,竟能得到這般的美人垂青,她更是擁有數不盡的財產,但一想

到她的錢,我的心中竟然湧起一抹的不舒服,好像這是有損我男性尊嚴的事情般。

“彩雲,等我回去後,我會想方設法找個工作,然後平平淡淡的過日子,這樣的

日子可能會和你以前的日子有很大的不同,希望你能受得住這種清苦。”我抱著

風彩雲的身子,讓她躺在我的胸膛,和她商討著未來。



“曉鵬,你不要以為我是那種過慣了上層生活的女人,其實我對物質的要求

真的不是太高,所以不管怎樣的苦,我們一起面對吧。我知道你不願意用我的錢,

這好像有損你男人的尊嚴吧,我現在也不強迫你,只是以後你會想通的,因為既

然是夫妻了,雖說要保持相對的獨立,但財產還是應該共同擁有的,這也是一種

向對方表達愛意的方式,希望能夠分享彼此的全部。”風彩雲看出了我的心思,

膩滑的身子鑽進了被單之下,和我緊擁在一起。



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干笑一聲,然後正色道:“不管怎麼樣,我暫時還是

接受不了,所以我會盡快去找個工作,當然,你要是認識什麼公司的上層,給我

介紹個工作,我是不介意的。我相信憑著我的能力,還是能夠養家糊口的。”



“我也是有工作的,因為工作賺的錢你總是可以接受的吧?不過什麼工作,

這要以後再告訴我,現在保密。關於你工作的事我會替你打聽一下,不會虧待你

這個能人的。”風彩雲笑了起來,眼內有種得意的神情,只可惜我不完全明白。



“那當然,如果我們在一起之後,你因為工作賺的錢我是可以接受的,因為

家也有你的一份,你總是要出力的。”我的手撫著風彩雲的屁股,接著感嘆道:

“唉,擁有老婆的感覺真的太棒了,我再也不是孤家寡人了。”



風彩雲輕輕一笑,小手自我的病號服探了下去,握住了我的堅挺,在我的耳

邊柔聲道:“曉鵬,今天晚上我不走了,在這兒陪你好不好?”聲音中透著無限

的媚意,連身體也開始發燙起來。



天啊,真是個魔女,勾引我純潔的心靈,我剛剛嘗到這種男女間情事的奧妙,

怎能經得住這等的挑逗,一個翻身便將風彩雲壓在了身下。病號床在我們的激烈

運動中,發出抗議聲,一直叫個不停,不知隔了多少時間,始才靜了下來。



風彩雲美麗的面容自被單下探了出來,春意盎然,在我的耳邊輕語道:“曉

鵬,好舒服啊。”



撫著她的裸背,我的心中升起一股滿足感,真是美妙啊!只是我心中愈來愈

有種不安,好像另有一種極端的情緒要突破我心靈的束縛,那是一種極端負面的

感觸,讓我心生一股惡淫般的欲望,每次在和風彩雲交歡時,都會莫名其妙的湧

起,讓我好不容易才壓了下去。



看著風彩雲的模樣,我的下體復又挺立,這當然沒逃過風彩雲的觸覺,她驚

奇的嬌吟道:“天啊,曉鵬,你怎會為有這般的恢復能力,簡直是女人的幸運,

愛死你了,可是這樣下去我會被你折騰壞的。”



我還能說什麼呢,她的這種神情,這般的艷媚,我只有再來一次吧,床又開

始抗議了。唉,沒辦法,只好委屈你了,床啊,若是我出院了,一定會好好安撫

你,不會再讓你受苦了。說歸說,我的事情總還是要辦的,身底下的風彩雲已經

迷失了。



病房裡靜了下來,風彩雲終是累了,隨著夜色漸濃,她進入夢鄉。我在醫院

的這幾日,已經將睡前點一支煙的習慣改掉了,忘卻以前的不快,面對新的生活

吧,明天總是會更好的。



在懷裡佳人的額頭上輕吻一下,我緊擁著她,怕這始終是一個夢般,只有抱

著她的身體時,才讓我能夠稍稍平復下來,相信這是真實存在的事情,唉,但願

明天見到莊小菲時我能平靜下來。



第十章出院風波



一大早,我便穿起一身整齊的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色的格子襯衫,短袖的那

種,下面是一條白色的西褲,腳上則是黑皮鞋,打著一條花斑點的領帶,雖然我

不算是那種出類拔萃的帥哥,但也算有幾份偉男子的氣勢,再襯上這套衣服,還

真有幾分魅力。這些衣服都是風彩雲帶來的,我的衣服早就被閃電給灼成灰燼了,

還是多虧細心的風彩雲,否則我就要光著屁股出去了。



風彩雲則是一身的黑色連衣裙,算是正式的服裝,腿上還套著一雙肉色的絲

襪,那雙紅色的高跟涼鞋稱得上是點睛之筆,襯得整個人愈顯高貴大方。我有些

癡迷的看著她,心中暗想,眼前的這個女人竟是我的老婆了,真有點難以致信。



看著我傻傻的樣子,風彩雲微橫我一眼,拉著我的手向外行去,還一邊在我

的耳邊輕聲說道:“曉鵬,今天會有不少人來接你的,你要做好思想準備,到時

候不要嚇一跳。”



我撓了撓頭,完全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此時已經將要步出醫院的門口了。

“對了,彩雲,這醫藥費是誰幫我出的?我總有知道的權利吧,把該還的錢總要

還給別人的。”我想了想,住了這麼多天的醫院,費用肯定是驚人的,更何況是

我所住的那種單間病房,還配有專門的醫生和護士,可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



“你想這事干什麼,你的住院費是我出的。你是因為救我而受傷的,總該讓

我來出這筆錢吧,況且以我們現在這樣的關系,你又一時困難,所以我幫點小忙

也是應該的。”風彩雲看著我,立定身子,表情很是正式,接著拉著我的手道:

“曉鵬,雖然男人的尊嚴很重要,但有時候太過迂腐就不好了,身為你的女人,

給你出醫藥費是我的義務。”



我點點頭,右手摟著她的腰身道:“我本來以為是其他人出的,所以才會有

這種想法,不過至於救你的事,我沒想那麼多,雖然我是因為救你而受傷,但這

是我自願的,所以怨不得任何人。唉,現在好了,我終於不用感覺自己即將欠一

屁股債了,心裡舒坦多了,無債一身輕啊,看來窮人的日子總是那麼的不好過。”



風彩雲嗔媚了我一眼,纖指點在我的額頭,嘴裡嘣出一句標準的國語:“瞧

你那點出息。”



我一愣,跟著大笑起來,這個女人帶給我不少的驚喜,竟是這般的好玩。風

彩雲也笑了起來,紅暈登上了臉容,喜滋滋的垂下頭。



剛一出醫院住院部的門口,一輛大巴便橫停在院子裡,車子旁邊站立著這次

出來旅行的所有客人,侯昌盛也站在那裡。見到風彩雲扶著我的胳膊出來,客人

們鼓起掌來,還間雜著口哨聲,那些男人更是向我豎起大拇指,口中喊著:“小

朱,真是個英雄。”



看來這次救美事件讓大家對我刮目相看,我的英雄事跡已然深入人心了。那

個金發碧眼的美人也向我展示一個微笑,我卻想到了她飽滿的臀部和迷人的陰部,

眼睛不由穿過她的牛仔褲,看清內裡的無限光景。



天啊,金色的體毛自然彎曲,我的眼睛都要落到地上了,口水在嘴角衍生,

直到莊小菲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曉鵬,曉鵬。”



我一愣,回過神來,故作鎮定的用拇指擦了擦口角,展出一個微笑問道:

“怎麼了,小菲,有什麼事嗎?”隨著我的轉頭,我這才看清,莊小菲的眼睛已

然浮腫,內裡布滿了血絲,看來昨夜並沒有睡好。她看向我的眼神中依然帶著深

深的眷戀,一層薄霧在她的眼內升起,淚水即將傾下,我的心一酸,她對我這般

的厚情,我卻只能辜負她了。



“曉鵬,剛才大家問你話呢,說是再由你來開車,將大家送回我們的賓館,

不知道你的身體有沒有問題?”莊小菲垂下頭,悄然用衣角拭去眼角的淚痕,獨

自傷懷。



我拍了拍胸口,向眼前露出疑惑目光的眾人說道:“沒問題,像我這麼壯的

身體,怎麼會有問題,就交給我吧。”大家這才笑了起來,不少人走過來拍拍我

的肩頭,露出鼓勵的微笑,一個個先上車了,片刻之後,車下僅余下我、風彩雲、

莊小菲、金發美人和侯昌盛了。



“曉鵬,你真是個英雄,我是露蓮娜,希望我們以後可以成為朋友。”金發

美人過來和我握了一下手,然後來了一個標準的擁抱,並在我的臉上來了一個輕

吻,左右臉側都沒放過。一股淡淡的香味直衝我的鼻腔,讓我的心神一蕩,視線

因為擁抱的動作而跨過她的後背看清她的裸臀,傲人的曲線果然是非同等閑,讓

我不忍放手,真想一直擁抱下去。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我總是要在風彩雲面前維

持形像的,稍一擁抱,便立定了身子,看著露蓮娜轉身上車,只是眼神一直盯著

她的背影,對我毫無任何任何遮掩的背影。



“彩雲姐,曉鵬交給你了,希望你能照顧好他,我祝你們幸福。”莊小菲拉

著風彩雲的手,向我微側一眼,眼神內藏起深深的愛意,然後回頭淒美的看了我

一眼,有種分手般的決絕,轉身上車了。



“昌盛,走吧,這次辛苦你和曉鵬了,回去後好好休息一下。”莊小菲側臉

向侯昌盛一笑,邁步上車了。



侯昌盛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觸,頭發都有點豎起來了,食指扶了一下眼鏡,跟

著莊小菲,屁顛顛的上車了。



“曉鵬,看來小菲對你還真是用情至深啊,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和她談一場

戀愛呢?”風彩雲飽滿的胸部壓在了我的胳膊上,溫潤的嘴唇在我的耳邊輕聲說

道,聲音還真是媚態盡現。



我嚇了一跳,天啊,可別是來考驗我吧。我故作鎮定,右手松了松領帶,清

了清嗓子,大手在風彩雲的屁股上用力一抓,在她的耳邊回應道:“嘿嘿,彩雲,

有了你一人就可以了,我怎麼還會看著碗裡的想著鍋裡的呢,那樣豈不是太輕浮

了嗎。”唉,其實我的心裡真想將莊小菲抱在懷裡,當然,最好她能和風彩雲一

左一右靠在我的懷中,那個金發美人就算了,有兩個女人就夠了。



風彩雲一聲輕笑,幽楚道:“你心裡真是這麼想嗎,我看你對露蓮娜也是念

念不忘吧?”看著我吃驚的樣子,她又緊了緊我的胳膊,臉上蕩開鮮花般的笑容,

一頭紅棕色的頭發在陽光下閃著光澤,回復了少女般的羞澀道:“好了,不要多

想了,就算是這樣我也離不開你了,不知怎的,自從和你上床之後,我就再也忘

不了你了,你的身上散出的氣息,讓我深深迷醉,尤其是那雙眼睛,簡直能把女

人的魂勾走。”



此時此刻,我卻沈醉在風彩雲的驚世美艷中,腦海中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想,

她後面的話我也沒聽清。“疼!”我的大腿上傳來一記痛意,讓我大叫出來,原

來是風彩雲用她的指甲在我的腿上擰了一下,那麼美麗的指甲擰起人來,和不美

的指甲沒什麼兩樣,也是這麼疼。



“我剛才和你說的話你聽明白了嗎?”風彩雲撅著小嘴,向我撒嬌,活脫脫

一位美麗的少女。



“什麼,你剛才和我說什麼了,是不是又在說我壞話?”我渾然摸不著頭腦,

愣愣的看著她。



“既然沒聽清就算了,就當我沒說,你可別後悔啊。”風彩雲一個旋身飄了

出去,向車門登去,然後跨步大巴士的第一階,纖手抓住欄杆,向我轉頭道:

“傻子,還不快來,看什麼看,大家都等著你呢。”



我噢了一聲,看到靠在車窗一排的客人們都在向我眨眼睛,我的老臉一紅,

飛身向車上跑去。剛上車,一位滿面紅光的老者向我調笑道:“小朱啊,看來你

還是很厲害啊,這麼漂亮的美人,沒多少時間就被你追到手了,什麼時候傳我們

幾招吧?”



“呵呵,我看小朱是早有打算,風小姐剛上車時,他便開始想辦法引起她的

注意了,現在總算是得償所願了。”我還沒有開口,另有一位老者也開始取笑我

了,我唯有正視前方,準備發動汽車,沒想到剛才那位老者緊追不舍,繼續發問:

“對了,小朱,今天中午是不是該請我們吃飯,慶祝一下啊,你們中國不是有句

古話‘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嗎?怎麼說也要讓我們分享你的快樂吧。”



天啊,那天出門,還好我將兩千五百元放在賓館了,否則就真的身無分文了。

不過這點錢請這麼多人吃飯看來是遠遠不夠的,但我又不能拒絕,唯有傻笑。沒

想到風彩雲和莊小菲在此時同時開口,說了聲:“大家靜一靜。”



剛說完,二女便互看一眼,不好意思起來,示意對方先說,風彩雲點點頭道:

“今天中午便由曉鵬請大家吃飯吧,請大家隨意,這事我替曉鵬作主了,也算是

他和我正式交往的慶宴吧。”



車上的旅客都笑了起來,不吃白不吃,看來這在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是有這般

相同的道理,只是又要讓風彩雲破費了。我發動了車子,向回酒店的路駛去,通

過後車鏡看到風彩雲在此時坐到了莊小菲的身邊。



然後風彩雲一直在莊小菲的耳邊低語著,不知說著什麼,我豎起耳朵,想聽

清她們說什麼。沒想到,雖然距離頗遠,而且風彩雲說話的聲音極低,但她的話

仍是清晰的傳入我的耳鼓:“妹妹,你認為怎麼樣?”接著便靜了下來。



我一頭霧水,剛要聽時便結束了,但隨著車子駛上大馬路,我只有聚精會神

開車了,再不能分散精力去偷聽二女間的密語了。只是通過後車鏡,我看到莊小

菲臉色紅紅的,樣子頗讓我心動。



看來這異能真的徹底改變了我的身體,這般至細的聲音也可聽清,當然是要

用心去聽。未來不知還有多少驚喜在等著我,隱隱中,我覺得自己開始掌控自己

的命運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