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非一般的色文-深層意識的慾望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在故事的一開始,我應該先說說我自己,和我的妻子:雅嫻。



我姓安,叫文化,暱稱阿化。職業就不提了,反正是一份最普通的工作,沒

什麼好說的。倒是我的妻子雅嫻,她的職業是某個知名航空公司的空中小姐,由

此就可以知道,雅嫻的長相真的沒話說,身材更是在水準之上。



對我而言,有個空中小姐的老婆,剛開始也許會像大多數的男人一樣,在心

裡一邊做愛一邊意淫。但是時間久了之後,空中小姐這份職業,反而讓我很不喜

歡。



雅嫻上班的時間不固定,常常不在家,甚至想到我美麗的妻子居然要在飛機

上為別人服務,就讓我很不高興。她是我的,不是應該只為我服務嗎?



所有事件的一開始,是由於一張黑色的名片。



我已經不記得這張名片是怎麼到我手裡的了,好像是哪個朋友在一次宴會裡

無意中塞給我的。反正當我發現這張名片的時候,是在整理一些無用名片的時候

發現的,所以根本不記得了。



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當我看到名片上寫著:「深層慾望的冒險」時,

我居然不曉得為了什麼,竟真的打了那個電話。我想,也許那天是老婆飛美國線

的第三天,又是我自己在家,心情實在很不好的原因吧!



就在我心裡以為,這也許只是一張提供情色服務的廣告時,電話的另一端竟

響起了一個低沉的男聲。



「喔,真抱歉,我不曉得從哪裡拿到了你的名片,所以打電話問問……」一

聽不是女人,我連忙這麼解釋著。



「請問,你是哪一位?」那個男的很客氣,應該是有修養的人,這讓我心安

了些。



報上了姓名之後,那個男聲沉默了一會兒,接著以歉然的語氣說:「真是不

好意思,我們只為特定而且熟悉的人作服務,我不知道您是哪一位,所以……」



聽他要掛電話的樣子,我忍不住反射性地問:「你那裡是應召站嗎?」如果

真的是,那麼,乾脆我也叫個小姐……我的心裡似乎有種想要報復老婆的念頭。



沒想到,那人哈哈地笑了:「我想,到底是誰給了你我的名片,你應該是不

記得了吧?」



我也乾笑了兩聲承認。然後,那個男人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這樣吧,我

問你幾個簡單的問題,如果你願意坦白地回答我,那麼我們就可以再進一步地談

談。如果你不願意,那麼就當作你打錯了電話,一切都沒發生,好嗎?」



我想了想,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事,就同意了。



接著,他問了我幾個問題,如從事什麼工作啦、上班的時間啦、哪一家公司

啦、家裡有些什麼人啦等等,一直問到我結婚了沒有時,那人停止了問題。



「安先生,真的很抱歉,對於已經有家庭的人,我們一般都是不服務的。」

他有點抱歉地這麼說。



這讓我有些好奇,有家庭的人不服務?看來這人經營的應該不是應召站。



「坦白說,你的名片真的是我某個朋友給我的,我並不是警察,真的……」



對於我的解釋,那人還是哈哈一笑:「你誤會了,安先生,我從事的並不是

任何違法行業。如果你真的是警察來釣應召業者的話,那麼我反而要勸你別浪費

你我的時間,去找別人吧!」



不是違法行業?那為什麼搞得那麼神秘?這讓我心裡更加地好奇:「那麼,

你們是做什麼的呢?」



那人停頓了一下,才說:「就像你在名片上看到的,我幫助你探索心中真正

慾望的極限。」



「真正慾望的極限?」我還是忍不住質疑了一下:「這聽起來,真的很像應

召站的廣告詞……」



那人並不生氣,只是淡淡地回答:「事實上,我們不是。相反的,這慾望的

對象,通常就是你的女朋友……或者是老婆。」



「我的老婆?」我更覺得驚訝了。



「安先生,你確定要繼續問下去嗎?」那人似乎已經有了掛電話的意思。



正常來說,我也應該掛電話了。不過,我的心裡卻有一種探索下去的衝動,

於是,我回答:「坦白說,我真的有點好奇,所以,如果你不覺得麻煩,可以告

訴我多一點你們的服務內容嗎?」



「好吧!」那人終於也同意了:「可是,為了省掉許多麻煩,無論我們以後

有沒有機會為你服務,我希望談話中你能真正的坦誠,為了我們也為了你自己,

好嗎?」



我同意,於是他繼續說:「安先生,你的妻子漂亮嗎?」



我肯定地回答,他又問:「那麼,你們結婚多久了?」



「快三年了。」



「結婚快三年之後,你覺得,你的老婆還是像以前一樣地美麗動人嗎?」



我想了想,還是肯定地說:「我太太是空姐,我覺得她現在仍然很漂亮。」



「不,你誤會我的問題了。」那人解釋著:「我的意思是說,經過了三年之

後,你覺得你的妻子,還是像以前那樣吸引你的注意力?還是像以前那樣帶給你

做愛的衝動嗎?」



我猶豫了一下,坦白地說:「這……當然沒辦法和以前相比了,不過,這不

是很正常嗎?」



「很正常,不這樣才不正常。」那人顯然對我坦誠的態度很滿意:「無論你

的妻子長得有多美麗,就算是超過一般人的明星也一樣,一旦彼此熟悉得久了,

在一起久了,你對她的動心程度和衝動程度,都很難再像以前一樣的,這是人類

的天性。」



對他這樣的說法,我無法不同意:「雖然我老婆還沒有美到超凡的程度,但

我也相信,這種天性是無法避免的。」



然而,聽我這麼一說,那人反而回答:「不,安先生,你錯了。這是可以避

免的。」



「可以避免的?」我不明白。



「是的。這麼說吧,對再美麗或英俊的伴侶,只要熟悉了,新鮮感一去,隱

藏的缺點一暴露,加上時間一久,對伴侶的熱情絕對會減退。這是無法避免的,

就像人無法避免老化一樣。有很多熱火朝天的熱情,最後還是以分手告終,這種

天性佔了很大的原因。即使有些情侶,最後變成了夫婦,婚姻也繼續維持著,甚

至生了小孩,表面上看起來很美滿。實際上,夫妻之間的這種感情,很大一部份

已經褪去了衝動,轉化成了親情,甚至是一種習慣,不再是當初那一見面就想上

床的情火了。你說對嗎?」



仔細地想了想,我不得不同意。時間一久的婚姻關係,就算是再美滿,都不

得不承認其中的熱情已經不在。可是,他說這些豈不是和之前的說法矛盾了?



似乎明白我心中的質疑,那人很平靜地說:「先別急,你會明白我的意思和

我是做什麼的。你還記得當初你和你的愛人結婚時,那場婚禮上的誓詞嗎?」



「誓詞?」



「喔,沒有誓詞也沒關係,婚禮象徵性的意思都是一樣的。」他繼續說明:

「婚姻是一種承諾。簡單說,就是承諾要永遠對對方好,永遠和對方在一起。至

少這一輩子,是吧?」



「是的。」



「可是,要永遠對你的妻子好,永遠只對她有興趣,不能對她不忠,不可以

和其他的女人做愛或甚至最好別對其他的女人有興趣。對吧?」



「是的。」



「那麼,這樣的要求和我們剛才說的那種天性,豈不是完全違背了?多少最

後分開的夫妻,就是主要肇因於這個違反天性的要求?」那人說得很感嘆:「所

以,有人說,婚姻實際上是一場酷刑,就是這個意思。」



我想起我和雅嫻的婚姻。到現在為止,雖然還稱不上「酷刑」,不過看看自

己孤獨在家的情況,似乎還真有點往「酷刑」方向發展的趨勢。也許,到最後我

真的受不了時,終究會不會像其他人那樣,最後以「兩人不適合」而分開呢?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問:「先生,你剛才不是說可以避免嗎?」



「是的,至少在你對你美麗的妻子情火大幅降低的現象上,我能夠提供一個

服務來避免,重新激起你對她的慾望和熱情。」那人又加了個補充:「但是先說

清楚,所謂的避免,是指你對女友或妻子漸失的慾望,至於你們兩個人生活相處

上的問題,是不包括在內的。」



「你能讓我對我老婆的慾望重新燃起?你剛才說,這不是天性嗎?」我忍不

住懷疑。



「是的,很多時候要達到目的,只需要稍微換個角度就可以了……」他忽然

換了個問題:「你有沒有在網路上看過一些分享伴侶的文章?或者甚至是一些在

想像中凌辱女友或妻子的虛構小說?」



不得不承認,我確實看過,而且對其中的描述還很興奮,甚至對雅嫻也曾經

幻想過。



「這個嘛……」我有點不好意思說。



「不用覺得困窘,這是很常見的一種慾望。對於這種性幻想,早就有人研究

過了,所以你無需覺得有罪惡感。」



「好吧,我承認,我也曾經有過這種性幻想。」



「那麼,你有過這種性幻想,也知道這種性幻想會重新燃起你對妻子熊熊的

慾火……為什麼你不去真的做呢?」



「真的做?」我反射性地搖頭:「怎麼可能?想想可以,真的做?我還要不

要我的婚姻啊?」



「所以,對於這種性幻想,你不可能去做的原因是……你擔心你的婚姻受到

影響?」



「當然不止這些啦……」我想了想,又說:「會出問題的原因很多,真的做

的話我要找誰?安不安全?會不會有後遺症?老婆同不同意等等。還有,最重要

的,如果我真的做了,第一個因為嫉妒而發瘋的,恐怕就是我自己了……」



「別急,安先生,我們一個一個來看。就先說你自己好了,你說的嫉妒,是

指另一個男人和你老婆做愛嗎?」



「當然啦,我也許有這樣的性幻想,但是,我恐怕無法忍受另一個男人和我

老婆真的做愛,那樣的話我可能會發瘋!」



「放心吧,發現妻子紅杏出牆的多了,你也許會拿刀殺了那個男人而導致入

獄,但是發瘋……是不大容易的。」那人哈哈一笑,又問:「如果,另一個男人

並不是和你的老婆做愛呢?」



「不是做愛?」我狐疑地反問:「你的意思是……」



「我是說,如果有另一個男人,只是對你老婆有些侵犯或是親密的行為,不

嚴重,也不是做愛,那麼你會那麼嫉妒嗎?」



我在腦子了想像了一下,才有些遲疑地回答:「如果不做愛的話,當然沒那

麼嫉妒了。可是,這樣好像……」



「其實你不用懷疑。在很多人的想像中,另一個男人對女友或者妻子所作的

行為,並非都是做愛。有些人只是想像一下另一個男人看到自己女友裙子裡的內

褲,就會非常興奮了。網路上關於暴露女友的文章很多,有些文筆很不錯,將自

己的這個小小慾望寫得很清楚,你有空可以看看就知道了。」



「哦,這樣的文章我也看過……」暴露女友的文章,可是很有名的呢!



「那麼,如果有男人看到了你老婆的內褲,你會興奮嗎?」



我考慮了一下,承認。只是,那種興奮的程度,好像沒那麼強烈。



「那麼,如果是看到胸部呢?看到裸體呢?暴露的程度不同,興奮的程度就

不同吧?」



「嗯,確實是這樣。」



「所以,安先生,你明白了嗎?如果另一個男人和你的老婆做愛,你覺得受

不了,但還是有其它的情況,是你比較能夠接受,而又能夠讓你興奮的。」那人

的話題又拉了回來:「解決了你自己無法接受的情況之後,再來說,對於剛才提

的性幻想,我並不建議你在網路上隨便找個人來參與。事實上,那是很不明智的

做法。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想嘗試看看時,最好要找絕對不會給你找麻煩、也不會

有任何後遺症的對象。這就是我的工作,我幫助你,以精確的方式,控制你的慾

望,讓你和你的伴侶重新尋回衝動與熱情。」



「喔,原來是這樣啊!」聽他說到這裡,我總算弄明白這人是幹什麼的了:

「聽起來,你怎麼好像是某種治療師的樣子?」



「我有說我不是嗎?不過事實上,這還不能算是什麼治療,嚴格而言,將我

的服務定位在『諮詢』上會更適當。」那人沉默了一陣子,又問:「安先生,你

還想繼續談下去嗎?」



理解了他的工作之後,我更加好奇了。內心深層慾望的探索?還能讓失去的

情火再度重燃?我確實很有興趣。



「既然如此,那麼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師,你可以暱稱我老『師』,

或是客氣一點叫我『師』兄……都無所謂。」



「噗!」不是吧?這算是笑話嗎?



「開玩笑的,你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Robin,或阿師。某種程度上,我

可以算是一位諮詢顧問,只不過我主要鎖定的服務項目,對大部份的人來說有點

敏感,所以我只為真的有心這麼做,而且已經熟悉到某種程度的朋友們服務,並

沒有公開營業,而且也不適合。」



阿師說到這裡,重新提起了之前的話題:「你大概明白我是做什麼的之後就

會瞭解,因為我的服務是收費的,而且並不便宜。因此,在實現你深層慾望的同

時,你不用擔心會有麻煩,會牽扯不清,甚至影響到你的任何方面。我的出現,

就是以服務你的需求為最首要目標,沒有其它的了。



你可以在網路上輕易地找到免費來侵犯你老婆的人,但是你敢找嗎?免費而

來的人,誰知道他心中的慾望是什麼?但是我不一樣,對我來說,你就是我的一

個願意服務的客戶。我很清楚,對於你的性幻想,你的女友雖是對象,但真正關

鍵的並不是她,而是你。



再進一步說,對於這種性幻想慾望的實踐與嘗試,牽涉到很複雜的心理狀態

和步驟,如果在網路上找人,對這方面的知識、經驗與技巧不足,很可能會變成

一段糟糕至極的經驗,甚至鬧得你家破人散。



這種例子也許寫成文章的不多,但卻是真實的情況。為了你的安全和目前感

情的穩定,這種事別輕易嘗試。但假如你真的想試試這種非常特殊的刺激體驗,

我希望你能找個專業一點的人,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我明白了。不過,這事……還有我老婆呢!」我依舊無法決定找他。



「我的客戶共有三種,一種是男的,一種是女的,另一種是男女雙方都願意

的。你如果不放心,可以先不讓你老婆知道。」



我聽得嚇了一跳:「還有女的?」



「當然了。你不會以為只有男人才會有那種深層的性幻想吧?」阿師的語氣

顯得很平常:「也許你不信,但是有不少女人,確實是有被侵犯、被凌辱等陰暗

慾望的。我有些女性的客戶,甚至只有在幻想他先生在和另外一個妓女做愛時,

才能達到最激烈的高潮……人類的深層心理,是非常複雜而又不可預測的。並不

是表面上這麼簡單,或光靠道德感就真的能控制的。由於女性在社會上道德感的

定位更嚴厲,這種深層的慾望幾乎找不到出口,因此,你恐怕不相信,我女性客

戶的數量並不比男性少。」



坦白說,我很難想像雅嫻會有什麼陰暗的深層慾望,不過,這不重要:「阿

師先生,你那些單純的男客戶,是怎麼樣情況?」



「就是想滿足一下女友被另外一個男人侵犯的刺激慾望,但是又怕伴侶不答

應,所以只能暗中偷偷進行的客戶嘍!」阿師解釋著:「如果你從來沒有和太太

談過這方面的問題,我建議你先從這種開始。等到你真的發現這種方式確實讓你

有完全不一樣的刺激感,也覺得能讓你更愛你的伴侶,更豐富你們之間的性愛經

驗之後,再讓她參與也不遲。」



「真的會有女性的伴侶答應嗎?」我很好奇。



「當然了,而且很多。如果讓女性發現,這種經驗會讓先生對她產生瘋狂的

慾望與衝動,有什麼理由阻止?又不是讓她和另一個男人發生關係。而且我對這

種刺激體驗的進展程度是控制得非常謹慎的,所以不會有什麼不能接受的情況出

現……」



阿師停頓了一下,說:「不過,如果你的伴侶是一位外在行為表現上道德感

特別強的人,或是你們之間很少私密溝通的話,我建議你別輕易告訴她,這說不

定會讓她認為你很變態。」



我愣了愣,很不幸的,雅嫻似乎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過,他的話中似乎有

話:「阿師先生,你特別說『外在行為表現』和『私密溝通』,是什麼意思?」



「外在表現的道德感和批判性特別強的人,就算是她心中真的有這種深層慾

望,但基於她的道德批判標準,她是絕對不會答應這種嘗試的,因為,這會讓她

也變成了變態的一份子。而很少私密溝通的伴侶,感情早就已經開始漸漸變質,

作這種嘗試沒什麼意義。畢竟嘗試這種事的目的有二,一是能讓自己的慾望變成

現實,體驗以前沒有過的經歷。但最重要的是,若能以這種方式,增加兩人彼此

之間的慾望指數,就更好了。」



阿師想了想,又說:「你可以做個試驗,想像一下你將心中最變態的性幻想

告知伴侶的情形。如果一對情侶,真的可以分享彼此心中最說不出口的性幻想內

容,那麼,他們的溝通值和親密度,絕對都是很高的,這樣的感情不容易,要好

好珍惜。」



我想了想,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我很難想像和雅嫻說出我的性幻想,會是什

麼場景。



「阿師先生,那如果說不出口呢?」



「那你最好警惕一下,你們之間的溝通度和親密度,很可能沒你想像中那麼

好。」



我不甘心:「這種測試準嗎?」



「無所謂準不準,就算你不信不試,也無所謂,因為這並不能改變什麼。不

過,你只要想想,如果你敢把心中這種讓人不好意思的慾望告訴她,而她也願意

聽,也願意繼續愛你,那麼,你們之間的溝通值和親密值會低到哪裡去?心裡若

真的有某種難以啟齒的性幻想,一種是敢和伴侶說,一種是不敢也說不出口,哪

種感情會好些?」



我無話可說,只好回答:「好吧,那麼我選擇當你第一種客戶吧!」



「先別決定得這麼快……」阿師先生反而攔住了我:「我們約個時間,見個

面吧!你至少先認識我,我也認識了你之後,再決定要不要進行下去。如果一切

沒問題,我會帶一份諮詢契約給你看看。」



「諮詢契約?」我吃了一驚:「還要簽契約?」



「這只是一份形式而已,不簽也可以。在最理想的情況下,我必須保證不造

成你的困擾或是洩密,你必須按照進度付費等等,還有就是要讓你瞭解,為了你

和我的方便與安全,有些什麼項目,有些什麼規則,最重要的,有些什麼忌諱。

這些都是要先講清楚的。」



「這麼複雜?」我難以置信。



「這種事,其實就是最私密,而且不能公開的一種諮詢行為,同時也牽涉到

了內心最深層的慾望,當然複雜了。別忘了,我可是很專業的。」



「那麼……」我猶豫了一下:「我要帶我太太的照片嗎?」



阿師哈哈地笑了:「你好像忘了吧?你是我的客戶,而我是你的顧問,你的

伴侶長什麼樣子,並不重要。我也不是網路上那些想滿足自己慾望的人,所以你

並不用帶什麼照片了。」



「哦,我明白了。」



掛掉電話之前,阿師作了個總結:「在你單方面的進行重點中,重點就是你

自己,而這也是對你自己真正的深層慾望,一種探索的開始。佔有某樣珍愛的東

西,固然是人類的天性,但是,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珍愛的東西,甚至讓其他人感

受一下其中的珍貴之處,也是人類的天性。和『疼痛』一樣,如果經適當而又精

確地控制,『嫉妒』也可以是一種快感。



對於你的愛人,失去了新鮮與好奇的動力,會漸漸喪失興趣,這是天性。可

是,藉著巧妙的心理替代牽引,慾望和情火是可以重新燃起的。甚至,那將會是

一種完全不同的體驗,這就是我所謂『深層慾望的冒險』。



由於我們這次的談話,你是無意中打電話給我的,所以你可以再考慮一下,

如果你改變了主意,就忘了這次的談話吧!若是你真的想嘗試看看,再打電話或

給我個電子信件,我名片上的電子信箱是美國奇摩的,你可以和我約個時間見面

再談。」



掛上電話之後,阿師先生的話語,就像個回音機一樣,不停片片斷斷地在我

腦中盤旋著……



難道,真的有人提供這樣的服務?而且,感覺起來還這麼專業?



我不得不承認,阿師先生的話,就像是放進我心中的一個潘朵拉盒子,來來

回回地,我只想到了一個場景……



我的愛妻正在激烈地做愛,高潮地尖叫著……但是那個男人,卻不是我!



************



三天之後,雅嫻回來了。當天晚上我和她做愛時,腦中不由自主地浮現著另

一個畫面……



這讓我好興奮!那天晚上,我總共射了三次。



結束之後,雅嫻整個人纏在我身上,在我耳朵旁邊吃吃地笑著:「親愛的,

你今天怎麼了?這麼兇!看來我應該和同事多換換,接幾趟國外的長途班。」



我能說什麼呢?我敢把這件事告訴她嗎?答案毫無疑問地,是「不敢」!



這麼說來,從阿師說的那個實驗中,我們的溝通度和親密度,所得的分數並

不高。這可能嗎?我們不是一直很幸福嗎?他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別的不談,至少,我心中清楚地知道,在和阿師先生的這番電話交談之後,

那種要和別人分享愛妻的感覺,竟一下子清晰了起來……那些網路上好像離我很

遙遠的故事,忽然變得離我好近!



本來,看那些分享伴侶的小說時,偶爾也會想像一下,將文章中的女主角換

成雅嫻。但是過了之後,我也就將這種想法拋到了腦後。因為我知道,這種事不

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



但是,自從和阿師先生談過之後,心中那個潘朵拉的盒子開始發酵……



真的有人在做這種事!而且,聽起來似乎還很安全……那不可能的事,忽然

間變成了可能的事實。



我無法不去想像,要是這種事真的發生在雅嫻的身上。那……喔!天啊!這

種感覺實在太刺激了,就像是鋒利的刀片那般,給我一種割進皮膚、毛骨悚然的

快感。



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本來離我很遠的性幻想,只不過是靠近了我一些,讓

我的心裡真的感覺到了它存在的可能而已,就和以前那種摸不著邊的虛幻感覺,

完全不一樣。



還沒真的實行,就這麼刺激了,要是真的去做,那會怎麼樣?



於是,一個星期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再次打電話給阿師先生。



「阿師先生,我已經決定了,我要跟你見面!」我沒繞什麼圈子,直接這麼

說。阿師先生也不囉嗦,直接和我約了第二天下午見面。



當天晚上,我又和雅嫻連做了三次愛,再次炮連三響。每當想到我真的就要

實現自己潛藏的慾望時,幾乎是無法克制的興奮,我看她都快真的以為,我是因

為她第二天又要飛國外線而變得這麼熱情。



第二天,在相約的一個咖啡店裡,我終於見到了阿師先生。



他是一位年約三、四十歲的男士,衣著得體而考究,戴著一副細邊的眼鏡,

手裡提著一個休閒式的包包,感覺上就像是一位剛去運動的紳士。他的年紀並不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畢竟,照他話裡所說的專業程度,那並不像是一個年輕人的

經驗所能理解的。



我向他打了個招呼,想說話,卻一下子因為尷尬而開不了口。畢竟,在電話

裡和真人面前,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好在,阿師先生似乎也知道我心中的感受,對我微微一笑,主動地伸出了右

手:「安先生,很高興認識你。不用覺得尷尬,你就把我當成真的是你的顧問就

行了。」



他的話讓我心中鬆了口氣,態度也變得自然了些:「真不好意思,我以前從

來沒做過這種事。」



「其實你不用這麼在意,很多隱藏在心底的事情,當你真的坦然面對時,就

會發現其實也沒這麼可怕。」他坐下之後,看了看我,似乎是為了去除兩人之間

的那種陌生感,再次主動地說:「為了讓你更自在一點,我先說一下自己吧!好

嗎?」



我點點頭,於是阿師先生開始簡單地介紹了一下他自己。



他說了一會兒之後,我才發現,原來,他以前竟真的是一位心理諮詢師,難

怪給人一種很不一樣的專業感覺。



「不好意思,阿師先生,我可以問問,為什麼你會從事這個……呃,這個行

業嗎?」在他說了一陣話,我則在越來越放鬆的情況下,終於忍不住開始開口問

問題了。



「如我剛才所說的,我學的是心理學,曾經想當一位精神科醫師。」阿師先

生笑著聳聳肩:「但是,後來我卻發現,我所接觸當精神科醫師的朋友中,大部

份的人自己的精神狀態似乎也有點怪怪的,於是,我就放棄了這個念頭……就像

大家常說的那個笑話一樣,如果一位治瘋子的醫師自己不瘋,又怎麼知道瘋子是

什麼感覺?」



微笑中,我覺得自己更加輕鬆了:「所以,後來你轉到了心理諮商?」



「是的。」阿師先生師點點頭,表情有點無奈:「但是,後來我又發現,常

常聽人倒垃圾的人,最後心裡頭裝的,居然大部份都是別人的垃圾!所以,我就

換成了現在的這一個行業。因為我發現,在幫助別人充滿動力的同時,我自己也

會變得充滿動力。」



「不好意思,您結婚了嗎?」我又問。



「有過一段時間不短的婚姻,但後來我明白,獨身才是最適合我的狀態。所

以,現在的我是一位獨身主義者。」



我和他又聊了一會兒,漸漸覺得好像不再那麼陌生了。



阿師先生伸手拍拍我的手臂,態度很溫和:「怎麼樣?感覺好點了嗎?我們

可以談了嗎?」



我點點頭。



「首先,我想你應該察覺到了,當你和我在電話中談過之後,你的那種幻想

是不是忽然間感覺變得真實了起來?」



我又點頭。這一段時間的體會,一點也沒錯。



「其實,你的這種好像真實的感覺,並不是真的,它依舊只是幻覺。」阿師

先生的話語與態度,果然真的像是一位諮詢師,這讓我覺得心安:「你要知道,

如果我們真的執行了我們的計劃,也就是說,如果我們真的來真的,那麼那種刺

激的感覺,還會更強烈許多。保守估計,至少會比你在想像時的感覺,更加強烈

十倍以上。」



我不大明白:「你這麼說是指……」



「我的意思是指,因為這種真實的刺激,比想像中大得多了。所以,原本你

想像中還能接受的情況,其實在真正實現時,你並不一定能馬上接受得了。」阿

師先生看我依舊不大明白的樣子,更進一步地說明:「舉個例子。如果看著另一

個男人與你的伴侶做愛,你能接受的困難度指數是十,而讓另一個男人看到你伴

侶的裸體,指數如果是五……你以為你能接受五,但事實上,真的付諸實現時,

你恐怕不一定能馬上接受。」



我不由得有些愕然:「那麼,你的意思是……」



「如果你願意聽聽我的建議,我建議你的這種幻想,在實現時先從最簡單,

也就是最沒那麼刺激、指數最低的初階等級開始。」阿師先生又誠懇地說:「當

然了,這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你。如果你願意試試,從指數稍高一點的情景開

始也無妨。不過在我的立場,事先對你說明一下卻是必要的。」



聽起來好像確實是這樣的,於是我點頭同意。



「你不用擔心有那些場景,這些我都會一一向你說明。你只要先瞭解,這種

幻想一旦變成了真的,對你心理上的衝擊,完全是你以前的『想像情況』所不能

比擬的。我們必須很謹慎地處理你心中真正能接受幻想變成現實的等級,免得刺

激太大,會直接使得你對伴侶的感情出現不可預期的變化。畢竟,我希望你除了

能夠得到不滅的情火之外,對伴侶的熱情也能夠越來越好。我絕對不希望你一下

玩得過火,最後使得你對伴侶的感情破裂而不可彌補。」



看他這麼鄭重其事,我反而覺得更加安心。



「接下來,這是我的收費標準,請你參考一下。」他拿出了一張表遞給我。



我看了一下,發現他的收費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高,和一般的諮詢費也差不

了多少。當然,也絕對稱不上便宜,不過我還能接受。



「阿師先生,」看著收費表,我發現了一個疑問:「你這張表上,好像沒有

包括我們這次的談話呀,難道我們這次算免費嗎?」



阿師先生有點尷尬地笑了笑:「坦白說,我的這種諮詢服務,其實是非常私

密的。通常我不做沒有介紹人介紹的客戶,就是避免白談的麻煩,最後浪費你我

的時間。所以,我一般的收費原則,都是以真正開始有了實際行動之後才開始收

費的。不過,有了你的例子之後,我也許會參考一下我所花費的時間,定出一個

價格。因此,我們這次的談話算是免費。」



阿師先生的態度,除了真的給我蠻專業的感覺之外,倒更讓我覺得是一位坦

誠的朋友。



「好吧,那麼我們就從下次開始算錢。接下來呢?」



「接下來,這是一份契約書,也可以算是一份說明書,請你看看……」阿師

先生又拿出了一份資料,遞給我,讓我開始閱讀。



契約的封面,寫的居然是「熱情不滅諮詢計劃委託合約書」,裡面說明了一

些條款。



簡單的說,這份契約對我來說,他保證他所經歷的一切都要保密,絕對不透

露給別人,也絕對不在非我同意的情況下與我接觸,或主動與我的伴侶接觸,總

歸來講,就是保證他不會給我帶來任何麻煩,或是任何我不希望看見的牽扯。



對他來說,我則保證準時付款,承認他在諮詢計劃裡的一切所為,都是他為

我進行的勞務服務,也簡單地說,就是讓我也不會找他的麻煩。



在雙方同意的罰則裡,是一筆巨大金額的違約罰金。



「這份契約一定要簽嗎?如果真的違反了,難道還要打官司不成?」我忍不

住好奇地問。



「一般來說,為了你,為了我,我會希望能夠簽這個合約書。」阿師先生肯

定地表示:「但是坦白說,為了這種私密至極的事,恐怕真正到最後以訴訟要求

賠償,對誰都很不恰當。因此,這份契約的約束力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不過,

這總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最至少的保障。」



「那麼,你有沒有客戶只要你提供服務,卻不願意簽這種契約的呢?」我更

進一步地問。



「當然有。」阿師先生並不忌諱談這個:「我有些客戶,是非常有名的人,

這種契約一旦他簽了名,對他就是一種潛在的威脅,所以,他們根本就不願意留

下任何記錄,連影片或照片都不願意留下,更別說親筆同意的合約了。」



「影片或照片?」我有點驚訝。



「是的,為了節省你我的時間,同時也讓這種實現幻想的效果能夠持久,我

會建議你在這個過程中留下一份記錄,以後你有需要的時候,可以直接看影片或

是照片就可以了。當然,如果你不想留下任何記錄也是可以的。」



「這……留下這種記錄,要是被我老婆發現……」



「所以,對於另外一半的伴侶並不知情的客戶,我們會特別提醒他要將這份

記錄謹慎收藏好。最好是放在一大堆的成人資料之中,也免得被伴侶發現時,造

成困擾。」阿師先生詳細地解釋著:「當然,對於伴侶並不知情的客戶,我所拍

攝的記錄,會特別避開那位伴侶的臉孔,這樣一來,除了客戶自己,誰也不曉得

片子裡的對象是誰。原則上來說,我會儘量讓這份資料所造成的激情效果達到最

高,而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聽他解釋得這麼週全,我不禁更想知道,他所設計的那些「場景」,到底是

些什麼內容了。



如果,我的雅嫻真的和另一個男人做愛,而且還拍成了影片……哎呀,先不

提我受得了受不了,光這麼想想就讓我興奮了。



「這……這份資料,不會外流吧?」我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當然不會,原則上,我會使用你的器材,等到事件結束之後,由你直接帶

走。如果是使用我的器材,事件之後,我會立刻轉到隨身碟或記憶卡裡給你,然

後在你面前刪掉所有資料。」



講到這種程度,坦白說,我幾乎已經感到非常心安了。



果然還真的有人在做這種服務啊……而且已經算是非常專業了。這位阿師先

生,是不是天才我不曉得,但他絕對稱得上是一位怪才。



為了讓自己更加心安,我簽了那份合同,記錄的選項也選擇了影片。反正剛

開始不會有太變態的情景,加上阿師先生的細心,我覺得應該沒什麼問題。



「接著,我們來決定執行者。」



「執行者?這是指……」



「兩個選擇,第一,你是不是決定由我來進行?如果你希望由其他人,那麼

你希望他是男人還是女人?年紀多大?有什麼特別的條件?」



「這……也能選?」說實話,我真的有點瞠目結舌。



「當然能了。」阿師先生點頭,但隨即補充:「不過,我是有請幾位信得過

也有意願的客戶來當我的助手,但是否能夠滿足你所希望的條件,卻不是我能夠

保證的。」



「你的客戶來當你的助手?」我更加驚訝。



「是的,別驚訝。等你和我的關係更加深入一點之後,你就會發現,我們其

實都屬於某個極為特別、有著相同深沉慾望,和極端分享經驗的族群。認識久了

之後,也會很自然地形成一個團體,而且是個非常特殊、彼此之間極為信任的秘

密團體。到了那個時候,如果有特別的案子,我也會請你幫忙,如果你和客戶都

願意,你也可以變成另外一個我。」



變成另外一個阿師先生?去侵犯另一個人的女友或是伴侶?想到這裡,我不

禁又興奮了起來,忍不住說:「如果我想加入變成你們的一員,可以嗎?」



「很抱歉,目前不行。」阿師先生看著我,笑著搖頭:「別的不說,就看你

現在眼睛放出來的光芒,就已經不適合了。你忘了嗎?在我們的這個計劃中,客

戶的需求才是最重要的,並不是你的需求。」



「啊?」我有點訕訕然地笑了,但還是有些不服氣:「難道你在和別人女友

甚至老婆接觸的過程中,都不會興奮嗎?」



「當然會了,我也是男人啊,怎麼不會?」阿師先生毫不遮掩,實話實說:

「然而,一是我清楚地知道什麼東西才是最重要的。二是無論我再怎麼興奮,我

也不會破壞規則。三是我這方面的經驗很夠,知道怎麼樣循序漸近,控制客戶的

需求。四是某些突發的情況下,我曉得該怎麼處理。你覺得你可以嗎?」



我只好閉上嘴了。不得不承認,在這種極為特別的領域裡,我實在還是個菜

鳥。



「這裡面最需要技巧的,就是對於深層心理的瞭解,有了這個,才真正能激

發出客戶心中的那種激情與慾望。狂歡派對到處都有,雜交得多了,只不過是一

場獸性的宴會而已。但是我們所做的不一樣,對心中那種超越一般世俗,最深沉

慾望的精確控制,才是我們這個團體所追求的。你只有經歷得多了之後,才會比

較明白要當我的助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阿師先生看我有點失望,忍不住笑著安慰我:「你也不用太過心急,如我所

說,參與到我們這個團體中的人,彼此之間都有著某種非比尋常的信任與親密,

只要你越來越能體會自己心中那種最深沉陰暗的慾望,也就會漸漸明白這是怎麼

回事了。」



「好吧,我希望以後,真的也能變成你們的一員。」以目前的情況,我只好

暫時放下:「關於對象的選擇,就是阿師先生你吧!我想,你應該能夠讓我更信

任一點。」



「可以。那麼第二個選擇就是,你希望只有我一個,還是希望一個以上?」

阿師先生看我不懂的樣子,馬上解釋:「你知道的,一個男人和三個男人做這種

事,感覺是完全不同的。我想一開始,還是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不過在程序上,

我必須先對你解釋清楚。」



「一個……就行了吧?」我一邊回答,一邊忍不住幻想起兩個男人貼在雅嫻

的身上,一個吸著她的左乳,一個吸著她的右乳……喔,天啊:「阿師先生,難

道你們真的有多人進行的場景嗎?」



「怎麼會沒有呢?」阿師先生依舊回答得很自然:「有些口味比較重的客戶

就是希望同時有好幾個人。」



「你是說像那種多人的換妻聚會嗎?」我問。



「當然不是。」阿師先生立刻搖頭:「我們是從來不會辦那種聚會的。」



「為什麼?那不應該是最終極的分享體驗了嗎?」



阿師先生還是搖頭:「阿化先生,你把人類那種複雜無比的深層慾望,想得

太單一而粗糙了。發呆是坐著不動,入定也是坐著不動,但兩者腦部的狀態,卻

是天差地別的。換妻聚會,其實追求的就是新鮮感,重點在別人的老婆。而我們

所要實踐與嘗試的,卻是自己與伴侶之間的關係,重點是自己的老婆,這怎麼會

一樣呢?對於那種沒有經過精確規劃與清晰訴求的換妻聚會,也不過就是另一種

雜交大會而已,充滿各種不確定因素,說實話,我並不建議你參與。」



聽他這麼解釋,我感覺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但真正差別是什麼,我一時也

還搞不清楚。



「好吧,不談這個,接下來是……」



「接下來,我們就真正進入正題,討論一下第一個場景……」阿師先生又拿

出了一本厚厚的、宛如相薄般的說明書。恍惚之間,我竟然有一種好像在拍婚紗

一樣的錯覺……這讓我有點啼笑皆非。



「場景的選擇有兩大類,一種是伴侶知情的,一種是不知情的。對你來說,

當然是後者了。」阿師指了指拿出來的資料:「在伴侶不知情的場景中,主要就

是各種程度不同程度的『分享』。這也有兩類,一是間接的,二是直接的。」



「分享」這個詞句,用在這裡還真的……有點滑稽。如果被一些衛道人士聽

見,絕對會對這種充滿了物化的說法提出抗議的。



「直接是什麼?間接又是什麼?」我問。



「直接就是我直接接觸你伴侶的身體,間接就是指,我並不直接與她接觸,

而是將重點放在和她相關的東西上。」



「能不能說得更具體一點?」



「這樣吧,你看看說明書就會比較清楚了。」阿師先生將那本厚厚的相薄遞

給我。



我翻了一下,頓時有點傻眼了。



之前我已經覺得阿師先生給我的感覺很不錯,很專業了,沒想到只不過翻了

翻那本「說明書」,我終於明白他「專業」到了什麼程度!



除了直接間接之外,還有「視覺、嗅覺、味覺、聽覺、觸覺」五大類;「公

開、半公開、私密」三種類型的場所;公園、公車、地鐵、展場、KTV、電影

院、賓館、演唱會等等幾十種不同的地點;使用手部、足部、身體、器材等當作

進行的工具;還有針對伴侶的頭髮、手、腳、小腿大腿、臀部、腋窩、乳房、私

處等等各種不同的部位,甚至連口水、陰毛、腋毛、淫水、經血等等讓人不可思

議的東西都寫在上面,還有什麼戀物、戀足、戀毛、戀腋、戀肛等等怪異無比的

癖好也赫然在列。



看著那本厚厚的「說明書」,我簡直無語了。



是哪首歌唱的?不是我不明白,是這世界變化快……我應該說,不是我不明

白,是這世界……真他媽太怪!



本來我還以為我這種變態的性幻想,真的很陰暗,很讓人臉紅,連我自己都

覺得充滿了罪惡感。現在,我忽然發現,我雖不似聖女貞德那般的清純,但是比

起說明書裡舉的例子,我簡直和聖女貞德也差不到哪裡去。



「這……這些你們都……都做?」我問得有點結巴。



「看你這個吃驚的樣子……」阿師先生看著我哈哈笑:「其實,有些我們還

是不做的。」



「像什麼?」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更不可思議的。



「像戀便、戀皮屑、戀腳趾垢、戀肛痔這種,我真的很難在我們那裡的人裡

找到願意做這種項目的人,而像戀血、戀窒、戀屍、戀傷口等這種,則是真的很

危險,所以我也沒辦法做。」



我聽得只能「嘶嘶嘶」地吸冷氣。



看來每一個行業,實在都有每一行業中不為人知的苦處啊!我搖搖頭,下意

識地想把剛才那種差點要吐的感覺甩掉。



在接受了這樣重量級的信息之後,我決定,還是先從簡單一點的項目開始,

也免得我的心臟受不了。



將說明書翻來翻去,我選了一個前面幾頁中的一個場景。



阿師先生看了之後,微笑點頭:「我很贊同你的這個選擇,你可以先試試這

個,然後再仔細地體會你心中那種慾望的波動。如果你想要更瞭解自己,也更瞭

解我們這個領域的話,你就必須常常感受這種波動,並且記住這種感覺。」



「好的。」我點了點頭,心中已經有點興奮得蠢蠢欲動了。



「場景選好了,那麼,你決定什麼候到你家呢?」



我有點遲疑地問道:「現在可以嗎?我老婆已經去工作了,家裡只有我一個

人。」



阿師先生點點頭:「當然可以,不過,如果我們今天就去的話,你就要開始

付費了。而且,我今天也沒帶攝影機……」



我毫不猶豫地拿出皮夾,數了一個「單位時間」的費用給他:「攝影機我家

裡有!」



阿師先生收起錢,將桌上的資料收好,然後站起身子拍拍手:「既然這樣,

那我們走吧!」



************



進了我的家門之後,阿師先生並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很悠閒地在客廳晃了一

圈,欣賞著我家裡的裝璜與擺設,好一會兒才在沙發上靜靜坐下,意態說不出的

輕舒自在,剛好和心跳得有點快的我成了對比。



我也不曉得這時候的我該做什麼,只好替他倒了杯茶,然後陪他在客廳裡坐

著。



「如果讓我多點瞭解一下你的伴侶,你的感覺會更好嗎?」阿師先生這麼問

我。



我想了一下,點點頭:「如果你對她多認識一些,我確實會更興奮一點。」



「不錯,大部份時候,我越瞭解你的伴侶,你就會越覺得好像已經開始在和

別人分享著她的某種人格。」阿師先生一邊喝著茶,一邊這麼解釋著:「那麼,

你的伴侶叫什麼名字?」



「她叫雅嫻。」我迫不及待地回答,心跳好像真的加快了。



「雅嫻?好清淡美麗的名字。我想她本人也一定非常清淡美麗。」阿師先生

閉著雙眼,似乎正在揣摸著雅嫻的模樣:「她從事什麼工作?喔,我記起來了,

你曾經說過,她是空姐。」



「是的,她是一位空中小姐,而且確實很美麗,就是個性也像你說的一樣,

清清淡淡的,以前在學校時,大家都戲稱她叫『冷美人』。」



阿師先生還是微閤著雙眼,似乎正在蘊釀著某種情緒,這讓我也受到影響,

劇烈的心跳安靜了不少:「確實是很適合當一位典雅型空中小姐的個性。我可以

看看她的照片嗎?」



我到了書房,拿了一本相薄出來。



翻著相薄,阿師先生終於見到了我的寶貝雅嫻的清秀模樣,還有她穿著空姐

制服、身材呈現出美好曲線與高雅氣質的相片。



阿師先生一邊仔細地翻看著雅嫻的各種照片,視線在她的身材上上下下地滑

動著,一邊嘴裡「嘖嘖嘖」地讚嘆:「你看看這一雙大大的眼睛,這一副略帶含

蓄,卻又甜甜的笑容,這一股清秀雅緻的氣質,這一把細細的腰身曲線,這一段

臀部的性感弧度,還有,這一截穿著絲襪的細緻小腿……真是讓人流口水啊!」



聽著阿師先生的話語,我的心跳幾乎是立刻就加速起來,血液衝進了胯下,

居然馬上就興奮了……



阿師先生微笑地看了我通紅的臉一眼,態度中並沒有取笑,反而多是一種理

解與體諒:「這種感覺很特別吧?記住這種感覺,日後當你把雅嫻抱在懷裡,手

環在她腰臀之間的時候,你就會想起我剛才的話,就會記得這種感覺,你馬上就

會對她有不一樣的衝動。」



我點點頭,體會著那種因為另外一個男人的輕佻話語,而頓時感受到我的寶

貝有多珍貴的奇特體驗。



阿師先生的目光又回到了照片上,輕輕嘆了口氣:「你的老婆,可真是一位

漂亮的空姐,一個珍貴的寶貝啊……我說阿化,你真的要緊緊地把這塊美肉咬緊

了,否則你一鬆口,我保證她這塊美滋滋的細皮白肉馬上就會落進另一個男人的

嘴裡。嗯,飛機上也有不少帥氣的空中少爺,只要你不能把她的心留在你這裡,

肯定那些空中少爺的口水,立刻就會流到雅嫻身上了。」



他的這段話,讓我心中一陣抽緊,不由自主地想到雅嫻穿著空姐制服時,繃

在身上所呈現出來的玲瓏曲線,我竟好像看到了幾匹流著口水的空中惡狼,緊緊

跟在雅嫻的身後,那些懷著惡意與淫慾的目光,在雅嫻身後腰臀間來來回回地窺

視著……



哎呀!今天早上她出門時,我為什麼不對她多說幾句甜言蜜語啊?若因為我

的疏忽,讓雅嫻心裡不舒服,那可是大大的不妙。要是再有哪個眼眉剔透的混帳

空少利用了這一點,那豈不是很有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



想到這裡,我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大嘴巴!真該死,為什麼以前的我竟從來沒

想到過這些?



阿師先生專注地欣賞著雅嫻的美貌,並沒有特別看著我,不過他的話卻好像

隨時都看透了我心情的變化:「這種感覺,患得患失的,很久沒有過了吧?」



我愣了愣,然後有點尷尬地回答:「還真的是好久了。我好像記得以前只有

在追她的時候,才有這種感覺的說……啊,難怪我總覺得這種感受好像很熟悉,

原來是這樣啊!」



阿師先生的目光依舊流連著雅嫻的相片上,說話的時候,連頭都沒抬,而且

還重重地嘆了口氣:「這種感覺一直都在,只是你把它給忘了,我建議你千萬千

萬別忘了這種感覺……」



說到這裡,阿師先生的目光抬起,直直地望進了我的心底:「因為,也許她

已經嫁給了你。但是,我無須騙你,以雅嫻的姿色,你在追她時的危機感,最好

還是記住的好。因為當危機意識不在的時候,就是真正的危機出現的時候。」



我只覺得心底「咚」的一聲,響起了一聲很久沒聽到的警鐘。我愣愣地看著

阿師先生,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



阿師先生也看著我微變的臉色,好一會兒,忽然對我微微一笑,拍了拍我的

肩膀:「放心吧,你現在已經醒來了,以後你如果更加地珍惜雅嫻這個寶貝,她

當然就會一直屬於你的。」



我輕輕吁了口氣,不由覺得背上好像出了些冷汗。



天啊!這個阿師先生,果然不愧是這方面的專家。剛才那一番言詞與舉動,

閒閒言語話來,淡淡揮手撥去,在在含有深意,確實是牽引深層慾望,操縱人心

的高手啊!



我自己親身經歷過後,這才明白,這次的決定果然是明智的。至少,到目前

為止,我已經暗暗發誓,等雅嫻回來,我一定要表現得更愛她一些。顯然,阿師

先生所說,幫助我牽引深層的慾望,重燃對情人的愛火,並不是亂說的。



阿師先生這時已經將照片看完,於是將相薄輕輕合上,靜靜地看著我,問:

「你認為,我們今天選定的場景,還要繼續嗎?」



我想了想,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點了點頭。不管怎麼說,今天所選的這個

場景,我應該可以接受得了。難得有這個機會,又怎麼可以半途而廢?



「好吧,那麼,我們先去浴室。」



「先去浴室?」我愣了愣,不過很快回神,起身帶著阿師先生到了浴室。



「雅嫻洗澡時,用的肥皂是哪一塊?」他一邊端詳著浴室,一邊這麼問我。



我指了指肥皂架上,一塊綠色的香皂。



他伸出兩隻手指,將香皂捏住,拿了起來:「這是雅嫻專用的嗎?還是你也

用?」



我搖搖頭:「只有她用。我嫌這香皂洗完,那味道太香了。」



阿師先生將香皂湊近鼻子,閉上了眼睛,慢慢地吸了口氣,動作非常小心而

緩慢。



「所以,雅嫻在洗澡的時候,就是這塊香皂在她赤裸的身體上滑動了?她洗

完了之後,身上就是這種味道了?」



被他這麼一說,我的腦中立刻浮起了雅嫻用這塊香皂在身上來回滑動,塗出

薄薄一層泡沫的香艷場景!一時之間,我竟忘了回答阿師先生的詢問,也不由得

輕輕閉上了眼睛。



喔,我忽然想起了,以前我和雅嫻洗鴛鴦浴時,當我的手掌沾滿了滑膩的肥

皂泡沫,在她身上滑動時,她的皮膚是多麼細緻光滑,摸起來的感覺是多麼舒服

啊!曾幾何時,我竟不再這麼做了,她洗她的,我洗我的,好像兩人同時在浴室

裡一起互相為對方洗澡的日子,我都忘了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不行,等她回來,我非得和她洗個鴛鴦浴不可!



「想洗鴛鴦浴了嗎?」阿師先生的聲音將我從回憶中驚醒。



我還是只有點了點頭,不過,已經漸漸習慣而不臉紅了。



「等你下次和雅嫻洗鴛鴦浴的時候,你的手掌在她身上滑動時,請記得替我

多愛撫幾回,別急著洗完了就沖水,讓我多享受一下雅嫻光滑的皮膚。好嗎?」



我的心跳又「咚」地加快,居然不由自主又興奮了起來。



我喘了口氣,對阿師先生肯定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下次再和雅嫻洗澡的時

候,我的手掌摸在她的身上,一定會想起現在阿師先生的這段話,所以,我也一

定很難不將她在浴室裡就地正法!



原來,透過這種方式重新拾起熱情的感覺,竟是這麼樣地溫馨而又刺激!



「走,我們到臥室去吧!」



我實在沒想到,阿師先生簡單的這一句話,竟讓我不爭氣地感覺腦子裡像灌

進了一百公斤的血液,不停聽到某種「嗡嗡」的輕響。



深深吸了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我發現阿師先生正微笑而又非常有耐心地

看著我。還他一個笑容,我領著他進了我和雅嫻的臥室……那是我和我的寶貝一

起待在裡面親熱的愛巢。



這真是很奇怪的感覺。明明只是一間臥室,可是在這種特別的情況,又帶著

一個懷有特別目的的人進到這個房間時,我竟想起了當初第一次和雅嫻到旅館開

房間,準備將她給吃了時,那次進入房間之後的感受。



那是一種隱隱的,但是無法扼止的興奮,一種隨時隨地都聽得到心臟在胸膛

裡「砰砰」跳動的燥熱。



阿師進到房裡,環顧了週圍一眼,問我:「今天發生在臥室裡的一切,你會

想拍成影片嗎?」



我想了想,點點頭,走到書房將我的攝影機和三腳架取來,在臥房邊一個取

好的位置設置完畢。



阿師先生並沒有幫我,在指示我將取景處放在我和雅嫻的臥床後,就站在房

中,靜靜地沒說什麼話,也沒有任何動作,宛如正在仔細地感受著房中的氣息,

搜尋著屬於雅嫻的氣味分子。



「你和雅嫻昨天晚上有做愛吧?」阿師先生長長吸了口氣之後,竟說了這麼

一句話。



我嚇了一跳,好一會兒才坦白點頭承認:「嗯,而且做了好幾次。」



「果然沒錯,這房間裡的味道還在!」阿師先生閉著眼睛,似乎正在仔細品

味著什麼:「這就是雅嫻的味道嗎?真想多聞一點啊……」



我差點喘不過氣來,因為我好像又看到了昨天晚上,當我和雅嫻在床上做愛

時,她跨坐在我的小腹上,不斷扭動著腰部的景像!她那透著粉紅的皮膚泛出了

細細亮亮的汗珠,隨著她不斷前後的扭動,將那一點一點由她的體味與香氣所凝

成的汗滴,不斷甩飛到空中,使得她週身整個空氣中,漾起了一團專屬於她的美

味氣團!



「你還記得雅嫻做愛時的樣子,對不對?你還記得空氣中都是她香汗體味的

感覺,對不對?」阿師先生的語聲簡直就像是會穿腦的魔音,直接透進了我所回

憶的景像中,讓我幾乎無法呼吸。



我只能有點困難地點點頭,下體硬得就像根鐵條!



「哦,天啊!阿師先生,我現在光想起雅嫻的模樣,幾乎就快射精了!」我

實在忍不住,不得不直接這麼說。



「不,為了強化那深藏的慾望力量,你現在要忍耐住。先冷靜一下吧!」阿

師先生輕輕拍了拍我的額頭,將我的注意力從昨晚的景像中拉了出來。



我看著他,苦笑一下,渾身是汗,竟像打了一場仗。



「下次,你和雅嫻在房裡做愛時,多聞聞她的味道,你就會想起今天,我也

站在這裡,也聞著她的味道,然後你就會記起剛才那種興奮的感覺……」



「哦,真受不了!」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阿師先生沒說話,安靜地等我那種激盪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



好一會兒之後,阿師先生才說:「接下來,還要繼續嗎?」



我猶豫了一陣,還是咬了咬牙……反正今天這種感覺,我絕對忘不了的,乾

脆豁出去了吧!



見我點頭,阿師先生也點了點頭,竟一跨腿,爬上了床,然後在床尾處坐了

下來。



「請你先拿一套雅嫻的空姐制服出來,好嗎?」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從衣櫥裡取了一套雅嫻的出勤制服。



「請你在雅嫻睡的位置上,將它擺成一個人穿著時的樣子。」



我又深呼吸了兩次,按照他的話,將雅嫻的制服擺好。在這個過程當中,我

發現自己的手指居然一直不停地微微顫抖著!



阿師先生微微地俯身,細細地觀察著……就像真的在看著我的雅嫻一樣!



「這就是雅嫻的空姐制服嗎?果然很好看!很能將她的身材和端莊的氣質襯

托出來……」



阿師先生一邊說著,一邊竟慢慢地伸出了一隻手,很緩慢地往制服上落下。



我知道,那只是一套制服,一套由布料做成的制服!可是,看著阿師先生緩

慢落下的手掌,我的心臟卻差點收縮得疼痛起來,就好像他真的向我的雅嫻伸出

了他的魔爪一樣!



天啊!我無法不緊緊地盯住他的手,隨著他的手掌緩慢落下,我的血壓卻急

速升高!他媽的!那只是一套衣服而已呀……我就這麼不爭氣嗎?可是沒辦法,

才稍微強迫自己放鬆一點,接著,我的眼珠就差點瞪得充血爆裂了……



因為,阿師先生放在雅嫻空姐制服上的手,竟開始慢慢地撫摸起來。



「這制服剪裁得很不錯,雅嫻的身材,就是這樣的吧?」



那手摸著裙子,摸著臀部,然後漸漸摸到了上衣,摸到了胸部的位置……他

的動作是那麼輕柔,那麼緩慢,那麼仔細,那麼不急不徐,就像真的在撫摸著我

妻子的身體一樣。



我的視線焦點,完全被阿師先生上下滑動的手給鎖定住,隨著他緩慢卻又細

緻的撫摸動作,我簡直覺得除了這隻手之外,所有的世界都停止了!



「阿化,這套制服真的很性感,不是嗎?要是穿在雅嫻的身上,就顯得更性

感了,對嗎?你看我撫摸的動作,你也會想將手放在這套制服上,仔細地體會著

衣服下雅嫻的身材,沒錯吧?」



阿師先生的話,居然讓我對這一套制服產生了某種如火山般強烈的衝動和佔

有慾。



「你看到了吧?穿著這套制服的雅嫻,讓人多麼想將手放在上面,慢慢地探

索著雅嫻身體的彈性與曲線啊!至少,我知道,看到雅嫻穿著這套制服的那些空

少們,很多人都會渴望著如我這樣,將手放在雅嫻的制服上儘情地撫摸的……」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絕對已經變成了一個空姐制服控!我多想在這套衣

服上射精啊!



當我眼睛瞪得越來越大、氣喘得越來越急之後,忽然間……阿師先生就在這

時收回了手,端坐在床尾看著我。我則是喘著粗氣,愣愣地看著他的微笑。



「下次,當你看到雅嫻穿著這套制服回來的時候,絕對會迫不及待了吧?好

好記得這種感覺吧!」



「喔!我的老天,阿師先生,你這是不是在玩我啊?我怎麼覺得你好像真的

摸到了我的雅嫻身上一樣?簡直讓我控制不住衝動!我是不是被你催眠了?」我

忽然想起來,阿師先生的專長就是心理學,肯定對催眠很熟悉。



「什麼玩你?別說得這麼難聽好不好?我們只是運用你嫉妒與佔有的強烈本

能,吸住你最集中的注意力與想像力,然後牽引出你深藏的慾望力量而已,和催

眠是不一樣的。」



阿師先生微笑地搖了搖頭,但又繼續補充著說:「不過呢,心智意念等精神

力的運作,原理上都是差不多的,即使是催眠術,重點也依舊是意願、動力、注

意力、想像力等重點的,只是我們借用的基本能量是強烈的佔有慾與嫉妒心,還

有你心底最主要的那種更無法控制的性幻想深層慾望,所以,牽引起來要多點技

巧,卻也省了很多力。這其中的操作方式很多是不同的。」



我不是很明白,但下體脹硬得隱隱作痛,卻讓我深切地體會到了這種力量的

強大。



「你的意思簡單的說,就是利用佔有慾、嫉妒心、性幻想實現的衝動等等力

量,將這些本來會破壞感情的強大能量,以特別的技巧把它們轉成讓我更愛我的

雅嫻,對她產生更強的衝動慾望,是這樣的嗎?」



點點頭,阿師先生有些意外地望了望我:「沒錯,看來你已經有點瞭解了,

很不錯嘛!」



我只好苦笑著回應:「我已經明白,這種力量真的很大,根本無法控制它。

因此我幾乎肯定,下次雅嫻回來時,非把我搞得精盡人亡不可。」



「你為什麼要控制它?難道你覺得將這種力量往這個方向發展,是不好的事

嗎?」



我又愣了愣。對啊,這樣的結果,豈不就正是我想要的嗎?幹嘛這麼努力地

想試著去控制?



放開了胸懷,我不由得感觸地嘆了口氣:「在遇到你之前,我作夢都沒想到

那種深深被埋藏起來的性幻想力量,居然可以這樣運用。」



「以前的人同樣也想不到,我們可以蓋出比山還高的房子,造出比城市還複

雜的晶片,跨出地球,跑到其它星球上去吧?可是,我們做到了,不是嗎?心志

的力量我們人類才剛開始研究,以後到底能做到什麼地步,誰敢說呢?咦?怎麼

說著說著,居然討論起這個啦?我們還繼續嗎?」



「當然,不過,我有個問題……」我忍不住心中的疑問:「當我體會越深,

也漸漸瞭解了一些原則與方法之後,會不會影響你的進展?使得效果變差?」



「放心吧,除非你不願意,否則恰巧相反。你越明白其中的道理,就會越懂

得怎麼跟我配合,所以,能發揮的效果也就會越大。」阿師先生意味深長地說:

「之前我不是已經提過了嗎?等你越熟悉這種感覺,就會漸漸瞭解怎麼操作,然

後,對這方面的技巧也就不知不覺地學會了,不是嗎?」



「嗯,明白了,我們繼續吧!」有了這種感受到強烈衝動的體驗之後,我有

些迫不及待。



「接下來,阿化,你知道的,刺激指數會增加一點喔!」



我點點頭,作好了心理準備:「明白。」



「那麼,請將雅嫻的胸罩和內褲拿出來吧!」



吸了口氣,平復胸中激盪澎湃的情緒,我問:「哪一套?」



「有她最近穿的嗎?」



「有,不過……」我猶豫了一下,覺得下體好像變成了心臟,一搏一博地跳

動著:「那是今天早上,她走時換下來的。但那還沒有洗……」



阿師先生凝著我,問:「你想讓我聞她的味道嗎?」



急促地喘了口氣,我也看著阿師先生,點點頭。



「那麼,就請你拿來吧!」



我返身衝到洗衣室,從洗衣機旁邊的置物籃裡取出了雅嫻今天早上換下來的

胸罩和內褲,然後一刻不停地衝了回來。這段距離不遠,但我的胸膛卻像拉風箱

般「呼呼呼」地喘著氣。



接過我遞給他的衣物,阿師先生暫時放下了內褲,取起胸罩,捏著兩邊的吊

帶,他將雅嫻的胸罩輕輕展開。



看著雅嫻隱私的貼身衣物在另一位男人面前緩緩地展開,我的胸膛幾乎快要

爆炸。



阿師先生沒說話,只是將雅嫻的胸罩拉開,非常仔細地欣賞著。



那是一件淺綠色的二分之一胸罩,質料柔軟細緻,表面閃著微亮的反光,上

方邊緣繡著白色的紋邊,並不花俏,但有種隱隱的含蓄性感。杯子般的罩身呈現

出優雅的弧度,宛如捧起聖物的雙壇。



在空中展開的胸罩,緊緊地吸住了阿師先生和我的目光,竟有一種妖艷的魅

力……我從來沒想到,一件胸罩,竟會有這樣的美麗!雖然一片安靜,但我卻覺

得空氣中那難以言說的熱力,幾乎要將空氣也燃燒起來。



他靜靜地又看了一陣子,說不清多久,但我知道,阿師先生一定是在想像,

這件胸罩穿在雅嫻身上時的模樣。



輕輕吁了口氣,阿師先生將微微晃動的胸罩拉近他鼻端,微微閉上了眼睛,

「你能向我描述一下,雅嫻乳房的模樣嗎?」他沒有睜開眼,這麼說著。



我嚥了嚥口水,竟覺得喉嚨乾燥得有點難以吞嚥:「呃……這,我……不曉

得該怎麼說……」



阿師先生睜開眼,轉過來望著我微微一笑:「你可以的,因為雅嫻的乳房,

那少女的神秘殿堂,曾經讓你那麼興奮過,在追她的時候,為了能夠剝開胸罩,

看到它的形狀,你一度是那樣地焦急過,所以,你一定可以的。」



我又嚥了下口水,依舊乾燥得難受,深深吸了口氣,我凝視著微晃的胸罩,

那後面我原本熟悉的美麗雙乳,感覺終於漸漸清晰了起來。



「這……該怎麼說呢,她的胸部不大不小,算是恰恰好吧,但是形狀非常漂

亮,是錐子般的挺翹型,非常有彈性。我第一次看到她乳房的時候,就忍不住把

玩了好久,那種外皮柔軟但裡面堅挺的感覺,簡直讓我愛不釋手……」



「對啦,你記得的嘛!是不是?雅嫻這一對乳房尤物,有誰能夠忘掉?你試

著繼續說,越清楚越好,因為別忘了,那都是讓你沉迷流連、讓你性緻勃發的特

徵,屬於雅嫻的女性特徵啊!」



我覺得胸口像火在燒,一直往上燒到了喉嚨,讓我無法再吞嚥,只能急促地

喘氣。我沒時間顧及這些,因為我的腦中,都是雅嫻挺翹晃動的雪白桃子……



「她的奶子……真的很翹,就算是從她背後插她的時候,還是可以看得到她

上翹的乳頭。喔,對了,在她右乳上房,靠近腋下的位置,有個淡淡的胎記,像

一截拇指大小,顏色很淺,就好似有個人從後面伸手握住她右乳時,所留下來的

痕跡……」



一邊雙目緊盯乳罩說著,我一邊下意識地伸出右手,做出微握的動作……好

像我真的又握住了那個寶貝。



「那樣的奶子,又軟又彈手,真是極品,對嗎?」阿師先生的聲音悠悠的,

好透進了我的腦中,也感受到了雅嫻乳房的柔軟與挺翹的彈性:「她的乳頭呢?

又是什麼迷人的樣子?」



「乳頭嗎?呃……雅嫻的乳暈不小,但是顏色很淡,淡到幾乎看不出;乳頭

則不大,只有小小的一顆,也是淡淡的粉色,只有興奮起來時,會挺得尖尖的,

顯得比較長,所以感覺好像可以刺人一樣……」



說到了雅嫻的奶頭,我的下體也同樣硬得可以刺人了!



「極品啊,這樣的奶子……就算不是做愛,將這樣的奶子握在手裡,慢慢地

搓揉,感受著它的細緻柔軟,同樣也是一件令人酥爽的事,對嗎?」



隨著他的話,我忽然想起了以前熱戀時,即使在電影院看電影,我也會環抱

著她的肩,然後將手伸入雅嫻的上衣領口,乳罩之中,握住她的左乳,一邊看電

影一邊慢慢地搓揉著……



雅嫻本來是個很容易害羞的女孩,為了能夠達到在公共場所裡讓我騷擾她的

目的,我還花費了好一番唇舌,在網上找了許多資料,證明隨時被按摩胸部,對

女性荷爾蒙有刺激作用,這才讓她漸漸習慣被我如此侵犯的。



喔!那些情景,我怎麼都差點忘記了?



以前在公共場所,我都不忘享受著她緊實的肉體,為什麼現在在家裡看電視

或光碟時,我反而不再這麼做了?



「現在比較少把玩雅嫻這一對寶貝了,對嗎?」阿師先生淡淡地說著,好像

這是一件人盡皆知的事。



我只能坦白地點頭。



「可惜啊……會這麼挺,這麼翹的奶子,可很少見呢!」他輕輕將乳罩翻過

來,開始觀察著乳罩的內面。



感覺上,他凝視的目光似乎在搜尋著被雅嫻又尖又翹的乳頭,所刺出來的痕

跡……果然,不曉得是我的錯覺,還是我下意識希望他找到,罩杯的內面,那細

軟的質料上,還真的有兩個凹陷的痕跡。



阿師先生的視線立刻集中在那明顯的凹陷之中:「真的啊!你看這痕跡……

雅嫻的奶頭,果然是又翹又尖,就像個釘子啊……不過,要印出這樣的形狀,顯

然她的奶頭,是經常挺翹著呀!難道,在她上班的時候,有些什麼刺激嗎?」



有一股嫉妒的火焰從我的小腹下轟然點起!不過,這股兇烈的火焰,卻沒有

衝往胸口,反而竟竄進了我堅硬的下體之中,讓我機伶伶打了個顫,差點直接射

了出來。



然而,雖然沒有高潮,但那股讓我腰後脊椎都覺得好像被電到的酥麻,卻是

我從來沒有體會過的爽快……天啊!難道,這就是嫉妒的快感?



我看到阿師生先,將他的鼻子靠向了罩杯內面那凹陷的痕跡,然後慢慢地、

長長地吸了口氣……



他在聞著雅嫻乳房的氣味?喔……這簡直是要命,是要了我的老命。



「是了,這就是雅嫻奶子的味道……」阿師先生閉著眼,輕輕地說著,我相

信他一定沉進了雅嫻的奶香世界:「阿化,我比你未來的兒子更早享受到了雅嫻

奶子的氣味……這真是令人陶醉的香味啊!」



他的吸嗅動作並不劇烈,但是卻很穩定,每一次長長的吸氣動作,都讓我清

楚地感覺得到。而隨著他每次的長嗅,我也清楚地發現下體靠近肛門處的肌肉,

一陣陣地抽緊。



阿師先生就這麼悠長地聞著,好一會兒,宛如要將雅嫻積留在乳罩上的奶香

全部都吸光一樣。



他靜靜地嗅著,我愣愣地看著,不曉得過了多久,我只覺得會陰處的肌肉竟

因為繃得太緊,而幾乎要抽筋了。



一聲輕輕的嘆息,阿師先生的鼻子終於離開了雅嫻的乳罩。他的眼光,像留

連難捨般地又繞了幾圈,終於轉到了我的臉上,看著我。



「雅嫻的乳房,依舊那麼挺翹嗎?」



我想了想,才回答:「好像沒以前那麼堅挺了,但還是很翹,那種上勾的形

狀依舊沒變。」



阿師先生讚嘆地搖了搖頭:「趁著她還沒生孩子,好好地享受這對乳房吧!

否則,你將會留下遺憾。」



「我明白,我已經感受到了。」



阿師先生低頭,拿起了雅嫻的……內褲!又是一個對我的重磅炸彈。



同樣淺綠色,同樣在兩側腰身,繡著白色的紋邊。



「同套的內衣?」



我點頭。



這次,阿師先生沒有將內褲平拉展開,而是拿在手上,來回地觀察著。輕輕

地拉伸著內褲的每一寸邊緣,他似乎要將這件內褲和雅嫻下半身摩擦所留下的痕

跡,全部挖掘出來。



這是我的妻子最隱私的衣物,覆蓋的是她最隱私的部位,但是現在,卻被另

一個男人如此仔細地檢視著……看著這樣的景像,我覺得自己像變成了化石,無

法動彈!



「這套內衣,是你替雅嫻選的嗎?」



稍微用了點力氣,我才能輕輕地搖頭。



「真可惜……」阿師先生頭也不抬,依舊細細地把弄著雅嫻的內褲:「不同

的內褲,可以帶給女人不同的風情,而且,是潛藏得最隱秘的風情。別讓雅嫻最

隱秘的個性僵化了……男人可以透過內褲,改變他的女人隱藏在深層的個性和風

情,讓她多采多姿。」



我還是感到無法移動,只能愣愣地聽著。



阿師先生終於抬起頭,看著我:「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什麼?」一時之間,我只記得另一個男人在翻看著我妻子內褲的景像,完

全不知道他在問什麼。



「以後每逢遇到各種節日,無論是什麼節日,你知道要買什麼禮物給雅嫻了

嗎?」阿師先生還是問得很平靜。



「哦,知道。」我反射性地回答。



他又凝視了我一會兒,再次強調:「用內褲調教你的女人!蕾絲可以讓她純

情,縷空可以讓她性感,真皮可以讓她狂野,丁字可以讓她淫蕩……內褲就是她

最深層的自我!穿上不同的內褲,就算是出了門,她也可以變成另外一種女人,

你懂了嗎?」



這次我真的聽懂了。但是,我只能睜大了眼睛:「這……這麼神?」



阿師先生又看了我一會兒,卻嘆了口氣:「可惜,你學會了不少東西,卻沒

想到用這些技巧去調教你的女人。」



「調教我的女人?」



「我的動作,我的言語,都能牽引你的潛在慾望,讓你燃起對雅嫻的熊熊愛

火。那麼,為什麼你就不能牽引雅嫻?讓她慾火焚身,讓她全身難耐,讓她任你

為所欲為?你不是為了玩她的奶子,曾經這麼做過嗎?」



是啊,我怎麼忘了?不過……



「她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我忍不住問。



阿師先生瞪著我,像是聽到了一句最好笑的話,好一會兒才搖搖頭:「拋開

那些冠冕堂皇的迷思吧!愛情是一種依存關係,不是你靠著她,就是她靠著你。

也許有時會傾斜改變,但這性質不會變,否則,就是友情,是親情,但絕不是愛

情!」



我不曉得他說得對不對,但至少,有某些部份是真的。如果沒有這種強烈至

極的需求感,愛情又會剩下什麼?



「無論你信不信,都沒關係,但嘗試一下不會死的,至少你曾經用過這一份

心。畢竟,有需求,就有調教,兩人愛到最高點,難道不是你願意任她調教,而

她也願意任你調教嗎?」



「這……聽起來好深奧呀!」



「是不容易,但也並不是太難,關鍵在於你懂不懂得適當的技巧,有沒有經

常地練習。就像學鋼琴一樣,沒有老師教授方法,你摸十年也不如人家學一年。

而大量的練習更是不可或缺,其中的道理是一樣的。」



「你說的調教也是一樣嗎?」



「是的。兩個人在一起之後,無論你是不是有意,這種試著改變對方的行為

就無所不在。所以,簡單的說,調教無所不在!你如果能夠把你的女人調教好,

那麼,你就不會想去找其他女人的。」



「真……真的嗎?」



阿師先生肯定地點點頭:「調教的唯一缺點……呃,也不能說是缺點,對你

來說也許算優點。那就是,你將她調教得越好,她對你的依賴就越強,越會想黏

著你,就像我的……啊,不說這個。你只要知道,調教之樂,樂無窮啊!」



「調教之樂,樂無窮?」我喃喃說著,努力記著:「用內褲來調教雅嫻潛藏

的自我?」



「對,只要用得好,這可以讓她變風騷、變純情、變狂野,想讓她如何便如

何。」



「只要送她不同的內褲,就行了嗎?」



「當然不止。送她之後,晚上點起蠟蠋,放些音樂,這可以喚醒她的潛在自

我,然後要她只穿著內褲,跳舞給你看。你則用各種言語引逗她呈現出配合內褲

的各種風情,最後隔著內褲愛撫她,一邊讓她興奮一邊說著甜言蜜語,告訴她這

時候的樣子多麼美麗,多麼讓你痴迷,多麼無法轉開目光……將這些場景信息加

上你的語言,統統送進她的潛在欲望中就行了。」



「可不可以做愛?」聽他這麼說,我已經在幻想著調教雅嫻時的情景,這讓

我興奮無比,也期待無比。



「當然可以啦!這還要問嗎?」阿師先生瞪了我一眼:「你只要記得,這樣

的情境持續越久,刻出來的深層的慾望就越深越明顯,越容易再次引動。」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所以,你想想,這麼好用又不昂貴的工具,你居然不用?」阿師先生微微

一笑,有點感嘆:「以後明白了嗎?儘量找各種理由,送她內褲吧!至少,她會

認為你是一位很難得、很懂得浪漫的情人。畢竟,懂得送內褲的情人,不會是一

位壞情人的。」



「看來,調教之術,也很深奧啊!」



「既然其樂無窮,其技自當亦豐。這個話題扯太遠了,我們還是回到雅嫻的

內褲吧!」他將手中雅嫻的內褲翻開,檢視著緊貼私處的底部。



我的反應已經變成了即時性的噴火器……他的動作一出來,剛才談論時略消

的慾火,頓時轟然爆起。



「嗯,雅嫻的陰穴,有股酸酸的香氣……這件內褲在她脫下來之前,應該吸

收了不少汗水。」他一邊說,一邊湊著鼻子,輕輕地嗅著:「味道不會很重,還

有種淡淡的杏仁氣……」



聽著他的分析,我宛如看到了他正用手將雅嫻的陰唇翻開,像個醫生般地檢

查著。



刺激!就像一根根尖銳的細針,戳進我下半身的每一個毛細孔之中……我已

經快忍耐不住了!真的好想射精在雅嫻的內褲上……就像我少年的時候,在浴室

裡偷偷拿著姐姐的內褲手淫,最後痛快地將濃稠的精液射在她內褲上一樣!



好幾秒之後,我才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想起了這麼久遠的記憶!



「阿師先生……」我想了想,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我忽然記起了以前用

姐姐內褲手淫的情形……」



「這很正常。」阿師先生一點也不驚訝:「特定而又強烈的景像或氣味,會

在腦中形成一條記憶鏈,只要一觸發就會拉出那個情境。你現在強烈的情緒和衝

動,也是一個足夠強度的情境,以後你只要一看到雅嫻的內褲,就會想起現在,

想起我,手拿著雅嫻的內褲,深深聞嗅著她私處氣味的情景!」



說完,阿師先生看著我,再次將雅嫻內褲的底部湊到了鼻端,閉上眼睛,細

細地聞著……宛如在品味著我妻子最隱秘的部位!我再度被這樣的景像所震撼,

整個人又無法動彈。



「雅嫻的陰毛多嗎?」阿師先生一邊聞,一邊問我。



「呃……不多,只有一點點,很細,有點稀疏……」我發現,乾燥的喉嚨在

說話時,是有點困難的。



阿師先生姿勢動都不動,吸氣的動作很均勻,好像害怕將內褲上的氣味抖散

了一樣。



「那麼,她的陰唇長嗎?有凸出來嗎?」



我想吞口口水,卻無法吞嚥:「很……很長,她的兩片陰唇就像……一對小

小的翅膀。」



「嗯,所以,雅嫻內褲的這個部位,就是她凸出來的陰唇會摩擦的地方嘍?

難怪這裡的味道特別濃……」一邊說著,他略微加大了吸氣的動作,就好像要將

雅嫻的陰唇吸進去一樣。



呻吟一聲,我忍不住伸手搓揉著下體……



但是,阿師先生溫和的聲音阻止了我的動作:「你還是忍耐住的好。」



「為什麼?」我感到無法忍耐的痛苦:「看你聞著雅嫻內褲的味道,我實在

受不了……」



阿師先生微笑著,但是他將內褲底部纖維拉開輕嗅的動作卻依舊不停:「你

總不會希望,以後看到雅嫻的內褲,就會忍不住想射精吧?」



無奈地,我只好停止,但卻忍不住哀嘆:「天啊!這真是太痛苦了。」



「痛苦、嫉妒等越強烈的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