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換妻記2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為了趕早在紐約股市開市之前,收集消息與市場走向。王正方每天淩晨四點左右一定就得起來打開電腦,查看各個財務網站底新聞與分析。當然起身底第一件事就是查證前一日各股票帳戶內所有股票的市場價值。他的帳戶內成長驚人,比起一年前剛開戶時,足足暴長有五、六十倍之多。望著這樣狂增突長的成果當然令他得意得非凡,不時想著讓熟人知道定會認為是一個了不得的成就。可是本人卻清楚,起步時的資本少,即使用了些手段和策略滾了又滾這麼多番,也絲毫不足以睥睨同儔。認同成就得看金額本身,當下的情形是上不了千萬,沒人會注視你。

而在目前的市況下,不少人抄做股票的成績,都能得到類似的比率,眼下實不能算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網路與科技股帶來的市場遠景,讓股市成倍數地飛漲,雖然實際進入後會知道是不容易。但還是太多成功的實例,心裡也明白,自己全虧那些鬼門道,才使得荷包成倍數成長。而比起真正抄做的人,他只是小巫裡的小巫。報章報導在華爾街新貴與分析師們,那些人的收入更更只有咋舌的份。? ?? ???

現在大家都認為時代改變了,新經濟在起飛,人們亟須抓住今日的機運。更有進者;發財的意義不同以往,任何上市或未上市的網路公司,都可輕易地在極短時間內累積出來不可想像的財富; 人們需賺更多又更多的錢財才能勉強追及科技新貴之一小塊餅。所有過去的成績好像一夜之間都不足觀,再不像以往投資人那般斤斤計較稅負的差異,因為賺進容易,己不在乎如何付出,消費習慣改變了,手頭鬆動。在這種情況下,王正方無法自認已經賺到錢,更無從接受已發到財了 。唯覺得安慰與還不錯的是自己還能即時擠進這個瘋癲上揚的市場。能在整個洶湧成長的股海裡,得成為其中佔很小部份的幸運者之一。

當然是沒什麼了不起,也絕不是值得跨躍的事情,雖與傳言股市的騰龍之仕無從相較,但已無從抑制不志得意滿。更且,想及不如他的更有如過江之鯽,暗自竊喜自然是無從抑止。確然沒有必要跟傳奇人物別瞄頭。放在籃子裡的最可貴。然而賺著了就還想撈更多,事實上是愈拿到手上,就愈覺不著份量。非得好好的加緊撈弄下去不可。

眼看著整個社會,整個國家的錢財都像要投入證券、共同基金與債券市場,大眾感到因緣際會錢好像順手撈就可取到。自己愈發嫌賺到手的錢增加幅度太小,愈來愈心急,所有的資本都得加進去,一點也不保留,時機來時得併足 力往前衝,等賺飽喝足再踩剎車。然而急燥之下,好運立會中止,感到操作上的錯誤層出不窮,可都只是小誤,認定時機仍會大來,萬不容錯過。

? ?? ?然而雖然時機造就目前的得意,王正方早先吃虧的經驗,使他戒慎警懼之外,更要設法鑽研出詭異出奇的辦法。過去的經驗使他不相信正規的操作能為他帶來多少好處,也早已領會打破頭競爭的場面,不再願蒙住頭一廂情願地鑽進去。王正方將整個身心投入股海之前,已有好一段時間沒工作做。起先為了工作沒著落,打算看看能不能弄點收入,也為了裝點面子上的好看,同樣也為著給妻子以及朋友親戚看,做出一付在忙碌掙錢的模樣。另外也可說是人性裡普遍嗜賭好押注的天性,使得他不顧妻子的反對,寧願以能進入這類接近賭博的事情為得計,而不願去做任何較正規的工作。

後來真的能自其中弄來收入,就更理直氣壯,愈加可以表明這就是他的工作,並不是遊手好閒在度日。錢一賺的多,氣勢當然就壯了,他這鬆動自在的工作可比妻子的會計師專業職業更神氣。另外,最覺得滿意的是,終能趕上這場股票風潮,雖非電腦時代科技人,但只要沾上網路時代的股票風潮,也可以感到跟電腦科技人一樣的威風,除了可以同樣參與得到那股金錢的狂熱。而且不再覺得是現代科技的邊緣人,因為他已是最新進各類光纖、生化等等先鋒工業的投資人了。

? ?? ?? ?王正方夫妻沒有小孩,家累輕,是他到了這個時候還能這麼瀟洒隨著己意隨便個事情混日子的最主要原因。他原先幹的就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雜誌社自由攝影記者,為一些台灣或本地報章雜誌社提供攝影作品,或是弄些指定的工作,跑到特定場合或事件出外勤,照一堆照片寄回雜誌社。

後來他愈發專注於照些自己喜好的藝術攝影,以及對攝影本身的專研。而且益加注重相片拍攝的藝術性,更加之熱衷將作品寄出去參加比賽。對於該勤跑通路反而用心,也不太在意與編輯的溝通,路子自然愈來愈窄。還是路子慢慢為新進者踩了,投寄出去的樣片,愈來愈多被退回來。熟悉雜誌社的編輯換了,口味改變了,再也看不上他的東西,也不再有指定工作給他。由於生活壓力不大,原來就有些是按興趣在工作,並不怎麼在乎稿件採用與否。還好章晶圓的收入一向穩定,所以他可以較從容地做自己底工作。當然自己的收入一少,難免有著對妻子虧欠的意思。原本兩個人都有收入,現在只靠一個人的收入,彼此都會有疙瘩。考慮這問題,當然是如何要走下一步。慢慢的在家中逐漸習慣,可在家裡耗著成為常態時,卻又不那麼在意了。

? ?? ?? ?一向認為工作的意義就是向五斗米折腰,而他一直做著沒有大發展這一類不怎麼被認可的非正規工作,也知道不只他太太,別人更會認為沒有出息,自己只有寄望哪天做出成就來好讓人刮目相看。可他就不願找個得過且過地朝九晚五的生活。不想現在順著潮流竟摸著這麼個好事,在家裡玩玩電腦就可生活,而且可弄出很大很大一筆財產出來,世界確是變了,

? ?? ?? ?早先王正方會走入攝影這一行,除了機緣,還有就是天性讓他踅進那裡頭,從小不善交際,無法用言語來表達自己。在大學裡學的是美術,偶然的機會學會用攝影機,發覺躲在攝影機背後,可以把自我隱藏得很好,另一方面又可以很自在從容的從鏡頭裡來表達自己。爾後自然就變成他的職業。他學會運用鏡頭來看週遭世界,慢慢也讓自己熟悉取景、角度與分割畫面。參加校外比賽得到獎柸。畢業也就順理成章地進入他所擅長的這一行業。

? ?? ?? ?沒有工作在背後催逼,枯坐家中,整個人立即懶散下來。什麼也不想做,暗房裡的垃圾許久未去清理,也根本不想進去整理。雖說沒事情可做,但也不覺得怎麼不得了。妻子在大會計事務所做會計師,雖然案牘勞形,但收入可不錯。王正方因此從容投入資本市場,弄了半輩子的嗜好還是說事業,說丟開就丟棄。整個精神都為波濤起伏的股票圖表吸引。金錢來往是無比刺激,令他不再感到失業與無用,也不再認為自己是個社會邊緣人。天天檢視股市情報與頭條新聞,更讓王正方体認己不是每天王弄幾張照片到處求人寄送的可憐的討生活小角色了。最好的是,再也不必求人,打躬作揖。自己一個人閉門家中,隨便打打電腦就財源滾滾,天下竟然出現這等好事。

? ?? ?? ?專心致志於股票投資之後,他每天認定的正規工作就是上網買賣股票。由於一無退路,二是確實有興緻。王正方肯鑽研,網上操作股票買賣本身就像是最有趣好玩的網路遊戲。況且眼下時機正對,每天花長時間地大量選股比較篩選,勤奮的比圖與搜覽股市消息。精挑細選的股票,紛紛帶來暴漲底報酬。看到帳面上的金錢滾滾而來,也就愈來愈得意。雖然是沒有企圖心,而且也不是大家認可的工作或職業。可是只要有進帳,就比什麼都有意思,都有意義。按照進來的報酬現在可說是是頂有成就的事情了。得意之餘,竟不時想到如能的賺到一定數額就可休手。雖不會停未不做,但可不必這麼用心來操作,可讓它放在那兒自己長錢。多好啊!

? ?? ?? ?然而市場不能盡如人意,好景也不會常在。出脫及時當會賺錢,但極不容易抓得準。一輪輕易收獲之後,經常看走眼,被逆轉走勢套住成為常態。加之個性急躁輕進又貪多,恨不能一筆賺個足,常常迫不急待等不及地用股票號子提供的貸款,盡可能地多方買進和賣空賣出,結果情況就更惡劣。不是陷於套牢動彈不得,就是被號子追繳賣空被軋的股票。

不時望著大批套住的熱門股,一籌莫展。有次實在套住而滑跌下來的股票底價位已遠落於他實際持有的金額,號子一再追繳,否則就得斷頭。把他逼急了,一不做二不休。他乾脆趁著x公司發布被收購的新聞,也跟著在網路留言版上,誇大放出一則消息,竟然意想不到能推波助瀾,造成x股票暴升一倍,他也因而脫險。食髓知味,爾後他就適時選定目標在各個留言版發佈捏造的消息抄作。成效經一再摸索試探,慢慢底探出訣竅,愈搞就愈有心得,

? ?? ?? ?? ?? ???至於玩球,王正方倒並不是弄股票賺錢後,才開始天天打高爾夫,事實是自雜誌社沒工作給他,閒在家裡無聊,球場不遠。而沒事幹待在家裡事事不順心,心緒鬱悶至於酗酒,酒愈喝愈多,他不想沈迷酒鄉成醉鬼,一喝多了,明顯感到身体的器官功能有些不聽使喚。軀体半邊發麻,舉著酒柸的手不住地顫抖,倒酒入柸更是常會在哆嗦斟入容器之外,開始懷疑是否有酒精中毒的症狀。宿酲之後常常整天都打不起精神,萎靡得覺得甚麼好事都乏味。

? ?? ?妻子章晶圓工作的公司,提供兩夫妻很好的福利及社會和醫療保險。因之看病治療對無工作幹王正方,費用不成問題,而且方便。所以一有不適挺樂意上醫院去檢查。檢查的結果,並無大礙,醫生建議他固定做種運動,是比服藥看醫更為有效優越的保養辦法,所以為了振作及鍜鍊身体才加緊鍊球。

? ?? ?? ?沒想到這麼能入迷,簡直像玩股票一樣好玩。一開始玩小白球立即捉住他的全付興趣,尤其比較會打後結識一票老中球伴後,更是成日想著增進技術贏球致勝的痛快。打球費的時間金錢都多,王正方自然就不再需要別種娛樂,甚至電視電影都不再怎麼看,要看也只看高球比賽節目。逐漸也打得好,在老中球友間,也建立起會打的名聲。

? ?? ?? ?每天下午,王正方一等股票交易收市就都等不及要頂著大太陽在住家附近的鄉村俱樂部打球,幾乎養成了習慣。只要隔著一天不去,第二天一早就感著浮澡而且等不及要去報到。手腳甚至不由自主地溫習起揮桿動作。做股票與高爾夫是他目前最愛的兩樣事情。當然股市跑得這麼好,有什麼能比賺錢更過癮的事兒。原先他神牽夢繫的攝影工作已逐漸淡然,更慢慢成了過去式,只能說曾經是一度用過心的職業。偶而舉起攝影器材,再也沒有撫觸再三不忍釋手的激情。甚至一時起興的感觸都沒有了。長久以來有視若第二 生命的興趣就如此簡便地扔了,是金錢或現實的魔力麼?

原來曾經得意工作與興趣結合在一起。跟認識的大多數人自覺這樣的職業美滿得多。報酬雖不高,可他的要求也不高,只要生活過得下去,他不需跟旁人去比較。而且實際上妻子一直有不錯的工作,金錢從不會構成壓力。可是工作變少後,甚至沒有了,深感無謀生技能,對妻子和自己都交待不過去。

還好陰錯陽差地擠進這個瘋狂市場,雖然當初章晶圓譏笑他,鬼混騙不了人的。可是有錢賺的事情絕不會上不了台盤。他覺得已回復了她譏諷。

股市起起落落比起上拉斯維加玩黑傑克更刺激搏命,嗜好就是的工作,抓住全部注意力。現在即使原來的工作找上門都不會去做,那麼長的時間賺那麼一丁點錢,費盡精神趕著,照啊、沖啊、洗的。還併了命似的鑽營。

? ?? ?? ?金錢也許確實並未帶來什麼生命的意義,可確實是充實,能這樣活著更實在。時間雖飛馳得更兇,一天天盯住行情板轉眼過去。然而搏鬥的感覺是結結實實地充塞週身,盈裕佔滿了每天每日的每一時刻。所有情緒動靜都為股票行情主宰。當然綠茵場上的勝利又帶來另一劑生活底麻醉。不時可以感覺喜悅淹上身。

? ?? ?? ?王正方日子雖過得挾意,章晶圓卻不以為然,認為他:「你這樣不工作,成日坐在家裡,那一個男人像你這樣?」 「做股票也是正當營生,有什麼不對。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坐在家中做生意,已是當然趨向。」

? ?? ?? ?「這哪是做生意。」「難道非得上班打卡賺錢,才算是數。投資過活,就是好吃懶做,你這樣未免太共產黨了吧?你自己還是會計師呢,怎麼可能這樣說我。」

? ?? ???尤於對沈露雪的心事,在家中王正方刻意避開與妻子的接觸,雖然並沒有真正發生事情,無所謂歉疚,但不希望讓心裡的不寧靜顯露在章晶圓眼前。他不提白天球場巧遇她同學的事,可也不以為與心有虧。

? ?? ?? ?夜裡夢迴醒轉過來,夢裡面竟然跟沈露雪在一起,算不上親近,但也夠接近了。斷斷續續的夢雲裡又回到從前不曾有過的時光,連在夢裡都會夢著。頭枕床欄,動心底回味,分室而居的章晶圓已沉睡。他毫無忌憚地默默追憶夢雲裡底情境,念頭就是一路徘徊在沈露雪身上,悽惻而心疼,懷疑是否愛上她。

? ?「不,」他囁嚅地迴避正面認可;「我愛慕的是以前的沈露雪,如有戀愛的對象,也是過往的意像。」

? ?? ?? ?也許不是,還只是漂泊遊移底心內一直在尋找愛戀的對象,適時出現的合適人兒自然被套進來。內心裡面婚姻關係外的狩獵是那麼自然,而且必要。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