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和她一起打槍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我叫方庸,今年二十二歲,朋友都叫我流氓鸚鵡,說我就只有舌頭耍流氓。



  事實上亦差不多是這樣,二十二歲我還沒有真嚐過女人,當然,她,還佔了很

重的一部份原因。



  我和她是在網吧中認識的,那年我十七歲,嗯,不知不覺我已經認識她五年六

個月零三日了。



  她叫周雪薇,比我大兩歲,她的性格啊……好強,好勝,還有……好色。



  不過她說她還是處女,她要找到一個比她更會玩遊戲的男人。她說她覺得遊戲

能力強的人,性能力一定不錯。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邏輯……反正我從來沒想過去了解女人的思維模式。



  那天在網吧,我在玩AOC,正指揮著浩大的一百多名農民和電腦的長弓兵展

開一場富有革命性的農民起義聖戰。當然,我那時是個菜鳥。



  突然一把女聲在我身旁響起:「暈!這農民起義神功不是只有SC才能使出嗎

?你真強!」



  那時我還沒聽懂她諷刺我,反而洋洋自得的看她看去,那一刻,我完美地表現

了「垂涎三尺」這句成語。



  十七歲的周雪薇,擁有著令人讚嘆的美貌,她是一個完美的存在,她出身於一

個前黑道龍頭的家族,她文武雙全,八極拳一擊必殺,十六歲雙科碩士,那時我不

信,可是當她告訴我,她不能生育時,我信了。



  世間上沒有完美的存在,可是像她這樣,也算是人類中一個異數了吧?



  我們在那天認識了,當我知道她要找比她(玩遊戲)強的男人,我便不再以遊

玩的心態,一直默默的苦練著,當然,她也是知道的。



  可是遇過她的人,又有多少過不比她的美麗所吸引?無數的公子帥哥明星天才

追求著她,或許我該興幸,她的對象條件是這麼的奇怪。



  今天我約了她和我比一場,其實每年的這天,我都會要她跟我比一場。不知道

什麼原因,她也沒有拒絕過我(的挑戰)。希望我跟她不是只有作朋友的緣份吧!



  第一年,比的是AOC,一場毫無懸念的比賽,三戰三敗,平均時數十五分鐘





  第二年,比的是SC,我真正的見識到傳說中的農民起義、原子彈狂射和小狗

狂奔,三全敗,平均時數十六分鐘,這是因為原子彈要發展到後期才拉多了時間。



  第三年,比的是寒冰霸權,一場正式地圖,一場對抗地圖和PK地圖,正式地

圖慘敗,對抗地圖慘敗,可是,PK地圖竟然險勝了一回!可惜還是輸了。



  第四年,比的是魔獸爭霸,我承認我有點卑鄙,純找版本不用,三場都是PK

地圖,我想搞不好我會勝的,怎料,還是兩敗一勝……



  今年我要跟她比打槍--CS!我知道她CS很強,可是這五年,其實我練得

最多的,就是CS!作為一個男人,打敗一個女人,最重要還是靠槍!



  「我要和妳一起打槍!」



  「……」她的額上劃下幾條黑線:「打槍……?」



  「沒錯!打CS!」



  「嘖!我還以你說什麼,那你當年比SC,怎麼不跟我說要和我打飛機!」看

,真是個色女孩!



  「咳,少廢話,開戰吧!」



     ***    ***    ***    ***



  看著眼前的螢幕,我完全呆了,怎麼可能!我……我他媽的真的勝了!



  看著在對面,有點害羞的雪薇,我好像有點懂,又是不懂。我打CS都是很準

,走位也不錯,意識也很好,可是我總是爆不到頭,這場也一樣,可是為什麼我就

能勝呢?



  我沒有想通,她就輕嗔一聲,走過來拉起了我。我們這時是在她租的網吧,她

是個瘋丫頭,特地租一間網吧,可就從不開門,完全是自己在玩。她說她不想被父

母監視著,所以外租。



  我還在想,怎麼就勝了呢?突然一陣力道衝來,我一下就跌坐在一張床上?



  驚訝地擡頭,立時一手捂著鼻子,眼前一片雪白,卻是兩顆在乳罩下的巨乳。

雪薇在華麗推倒我後,就快速地開始脫衣服了,我腦子實在有點轉不過來。



  可是天才就天才,思想和我完全不是一個級數的,當我還在愣著的時候,她就

只剩下內衣褲的爬到了我的身上,把我剛仰起的身子又再度的推倒,她的手法有點

生澀,我欣慰的看著她為我脫衣服……嗯?脫衣服?



  我想說些什麼,可是話到了嘴邊,卻塞滿了一陣柔軟,舌頭掃過,說不出的香

甜。一條小巧的丁香小舌和我的舌頭交戰起來,難道她不服輸,要跟我來場舌頭相

撲?我不甘示弱,一下捲著她的小舌頭,可是她的舌頭雖然小,卻十分的靈活,一

下就脫了出去反攻我起來,我和她對攻了一會,不相伯仲,也就分開了。



  我喘著大氣,看著一副沒事兒,努力地為我解褲頭的雪薇,我感嘆,會武功就

是厲害!



  我想:『我是個男人吧,是男人他媽的就別再想了,上吧!』一想二幹三成功

!我一把拉過雪薇,讓她倒在我的身上,我一個狄青降龍的反騎在她的身上,看她

的臉一片緋紅,很是嬌艷,很有女人的味道。我想,這就是禦姐的魅力了。



  樣子以後再看,我一把扯下她的胸罩,沒想到剛剛還很積極的她突然兩手交叉

蓋著胸前,沒有全遮,可是就看不見兩顆小櫻桃,我壞笑著拉開那雙沒力的玉手,

把她的上身完全壓在了床上。



  低頭連吻她的玉頸,陣陣香氣傳入鼻子之中。舌頭在她敏感的耳朵上遊走,這

時我聽到她開始輕喘著,征服一個本事的女人,真讓人很有成就感。



  放開她的玉手,伸手摸一下底,早就濕透了,我輕道:「小騷貨,定是剛剛打

槍時想些什麼。」



  「討厭……」



  慢慢地扯下了她那小內褲,稀疏有序的恥毛,看來常有清理,先吹一口氣,呼

~~都快要激起一片水花了,看到雪薇這麼心急,我也不好意思讓她久等,快速地

解下自己褲頭,嘿嘿,我沒穿內褲,每年的今天我都不穿,這代表我有必勝的決心

。看來今年我是穿對了。



  早就比M4還要挺、比AK還要硬的小弟弟,在我右手持槍,左手開路下,探

進了頭。「嗯……」



  我慢慢地挺進,這不能急,一急就被爆頭……不是,一急就會弄痛雪薇了。



  在快要進了一大半時,我感到有一層東西阻礙了我,我看了看雪薇,她正看向

我,羞著臉的她笑著點了點頭,我跟自己說,不怕,M4和AK都能穿牆的!



  一拉一插,在雪薇那抓著床單一扭的動作,還陰道濺出的點點紅花,我就知道

,我開了雪薇的苞!當然,我自己也是。



  先慢慢地拉出,讓雪薇放鬆一下,趁這時,問問大家,穿牆用什麼好?……



  當然是重機了!我把雪薇的身子擡起,同時自己也跪起,雙手壓在床上,沒招

呼雪薇,我就開始了如狂風暴雨的連插,雖然常聽什麼九淺一深的,可是現在我管

不了那麼多,但求一個字--爽!



  每一下有力的抽插,很快就讓雪薇的呻吟聲從「嗯……」轉成「啊……」。



  「呼……呼……嘿……嘿,小庸,你真強……啊啊啊啊……快……快……」



  看著小薇那對往不同角度彈動的巨乳,我都忍不住勉強的用抽起單手在上面捏

上一兩把,看那雪白的巨乳被我捏成各種形狀,視覺和觸範上都很爽!



  不過我沒像往常,用調笑的語氣應她,我怕自己一開口就要射了,我得忍,A

WP就是要忍!



  「啊啊……老公……快……再快點……我快要去了……」



  「射……射在裡面……不要緊……反……反正……」



  我聽到這話,便看到她眼角淌下的一滴淚水。



  我沒有放鬆,硬是把她插到了高潮,然後抽出那話兒,射在她雪白的巨乳之上





  「我沒射在裡面,妳才不懷孕,知道嗎?」



  她一呆,然後笑了兩聲,最後又是笑了好幾聲,可是,她的眼角還是有點濕。



     ***    ***    ***    ***



  後來,我知道,她果然是故意輸給我的,她說,她不能等了,她已經24歲了

,在那場槍戰中,一直領先我的她,打著打著發現她正慌,她怕她真的勝了,她怕

我今年輸了就不再找她比。



  我很感動,當然,還有點點不服氣,往後的日子裡,我一定堂堂正正的打敗她

,當然,那些是,我和她一些打槍的日子!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