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義母背德的交悅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義母背德的交悅







前言



  「啊!受不了了!要……要尿了……啊啊啊!!」



  「就這樣尿出來!尿到你女兒的臉上!噢……要射了!」



  能在最後幾下衝刺中,博志在熟婦直腸裡噴出強勁的精液。



  而那樣的衝擊又再將敏江推向另一波高潮。



  「啊啊!!啊啊!伊美子,啊啊啊……媽媽……真的再也忍耐不住了……對不起!」敏江說完後,股問終於噴灑出金黃色的水柱。



  「烯哩……烯哩……嘩……嘩……」



  所有的尿液都噴灑在伊美子的臉上還有身上,將她的頭髮、身體及水手制服都弄得濕淋淋的。







第一章 甜美酥麻的女人香



  風和日麗的陽光輕灑在草地上。



  東京某小山丘土聚集著身穿黑色服裝的人們。



  四周彌漫耆一股哀傷的氣氛,那是座莊嚴的西式墓地。



  其申一塊墓碑上寫著「木村伸太郎之墓」。



  「嗚嗚……」一位身穿黑色喪服的女性低聲輟泣著。



  「敏江,請節哀順變……」她身後的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士輕撫她的肩膀安慰著。



  儀式結束後,人群很快的散去。



  最後只剩下木村敏江及剛才安慰她的那個男士。



  「伊美子呢??」男人問道。



  「我拜託她舅舅送她回學校上課了!」敏江輕聲說道,但仍掩不住哀傷。



  伊美子是她丈夫留給她唯一的女兒,現就讀女子高中。



  「我送你回去吧!」



  「嗯……」



  車子在門口停了下來,敏江與男人一同下車。



  「博志,我自己進去就好了!」



  敏江意圖婉拒男子在自己丈夫過世後與自己單獨相處。



  「不!我怕你自己一個人在家會想不開……」藤吉博志堅持道。



  「可是……」



  「別這樣拒絕我的關心……」



  「唔……好吧……」敏江取出鑰匙,引領博志進入家門。



  通過玄關後,印入眼簾的是供奉伸太郎牌位的的神桌。



  「真可憐……這麼年輕就走了……」博志忍不住感歎了起來。



  而這句話也彷佛叉再觸動了敏江的傷心處。



  但畢竟是年過三十的女人,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



  兩人在和式地板上生了下來,沉默了好一會兒。



  「博志……這次真的多虧你了……」過了好些時候,敏江才打破沉默說道。



  「哪兒的話,千萬別這麼說!」



  「你這樣的幫助我處理喪禮,實在太感謝!」



  「請你振作一點……」博志挨近敏江,輕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面對博志這樣的舉動,敏江並未回以反抗。



  「伸太郎還這麼年輕就過世了……唉!」說話時,博志猛然將敏江擁入懷中。



  「博志,你這是幹什麼?」突然間,敏江感覺到有些許的不對勁。



  「我是要安慰你啊……太太!」



  「住……住手!別這樣!」敏江拼命掙扎,無奈卻敵不過博志粗壯的手臂。



  「給我乖乖的,我會對你很溫柔的!」原先像紳士一般斯文的博志,卻突然露出了野獸般的奸笑。



  「啊……不要!」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伸太郎的死讓你松了口氣!!」



  「住手!不是那樣的!因為……正因為那樣……」敏江做出無謂的掙扎。



  「在他死後,我才因罪惡感而痛苦……」



  「求求你……請你住手!」



  「啊……」



  「我早就知道你老公……在還沒死之前,就和別的女人外遇……他和那女人死于車禍……」



  「住手……求求你!我要叫了!」



  「儘管叫吧!不會有人聽到的,太太!」



  「啊……在老公的靈前……」



  敏江難堪地低下啜泣的紅顏。



  但博志卻硬將她的頭托起。



  「我會對你很溫柔的!其實我已經暗戀太太暗戀了很久了!」博志把臉湊在敏江的臉上摩擦。



  「啊……」男人粗硬的胡渣刺痛了敏江細嫩的臉。



  雖然已是人妻,但敏江的臉是那麼光滑,博志覺得台已是在作夢。



  猛地,博志把嘴輕輕壓在敏江美麗的嘴唇上。



  「唔……」能在敏江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博志突然伸出舌尖,在敏江緊閉的的香唇上添動。



  「不……」



  二個人的臉在一起摩擦。



  敏江的臉是那麼光滑,博志覺得自已是在做夢。



  「唔……」



  敏江從鼻孔日目出火熱的呼吸,嘴唇也有一點張開。



  「啊!終於能和敏江接吻了。」



  博志感到無比的興奮,他的舌尖稍微進入敏江嘴裡,嘴唇更緊貼在一起,那種溫緩的感覺實在很美。



  (啊!這就是敏江的舌頭……)



  這時博志的陰莖勃起的快要爆炸。



  「啊,敏江,我太高興了。」



  讓舌尖進進出出……博志用感動的口吻悄悄說。



  「能和敏江親吻,真的像做夢一樣。」



  「不要……博志。」



  敏江把含淚的臉轉開,雪白美麗的臉孔紅紅的樣子美麗極了。



  「作太郎生前外遇快一年了,你也整整一年沒性生活了吧!?」



  「別……別再說了……求求你……」敏江的聲音有一點顫抖。



  「瞧……你的身體已經誠實地發熱了!!」



  博志伸出毛茸茸的手伸向敏江的胸前。



  「不可以……」



  敏江拼命用手擋在胸前,但博志卻粗暴地扭開她的雙手。



  「啊……博志……不能啊!」



  「有什麼關係……我只是幫我的好朋友安慰他太太罷了!」



  「你怎麼可以這樣……」



  敏江快要哭出來,她那種哀求的聲音,只會使博志的欲火更猛幾烈。



  終於黑色喪服的領口向左右分開。



  「啊……求求你……不要看……」



  在博志的眼前出現雪白的乳房。



  「太美了……我不敢相信你居然會這樣美!」



  有重量感的雙乳,一點也沒有垂下去,漂亮的向上挺高。



  「啊!!多麼美呀……」



  博志瞪大雙眼猛盯著敏江的豐乳,跟著像夢墊似的說著,低下頭把嘴壓在乳房上。



  立刻在乳溝聞到性感的芳香,還微微有奶味,那股芳香讓他情不自禁地張開嘴臻乳房。



  然後把乳頭含在嘴裡吸吹,像嬰兒一樣的吸吹人妻的乳頭,能明確感受出乳頭很快開始膨脹。



  「蘇蘇……啾啾……」



  發出催情的淫蕩吸吃聲,博志伸出另一隻手抓住另一邊的乳房。



  「啊……嗚……」



  太久沒有被男人撫摸的敬感乳頭被博志這樣吸吮和撫摸,敏江忍不住將身體向後仰。



  「啊……那裡!!不行啊!!」



  博志的擠捏、搓揉著敏江柔軟的乳房。



  「喚……好柔軟喔……觸感太棒了!!」



  博志盡情壓按著。



  「嘿嘿,馬上就會舒服了……」



  「如何?有快感產生了吧……」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唔唔……」



  (為什麼?我怎麼會在丈夫的靈前欲火焚身)



  (為什麼我的身體變得這麼敏感)



  「唔……」



  明知道不可以,但敏江只要被博志的舌頭添到或手指摸到,就會從那裡產生像高壓電流一樣的強烈刺激,傳遍全身。



  她忍不住夾緊大腿,抑制從股間不斷竄出的麻癢。



  (如果再這樣下去,會變成什麼情形……)



  想到這裡敏江感到恐懼。



  「蘇蘇……啾啾……」



  博志在人妻的乳房上盡情的吸吹,肉棒幾乎要射出精液。



  「啊……博志……不要了……不要了!」



  敏江的聲音已經變成妖媚的哼聲,更刺激博志的淫欲。



  「太太!不要壓抑自己,儘管釋放出來吧!!」



  「我克制不了了!我……」



  博志伸出毛茸茸的手,手指從豔麗幻肉體向下活動。



  「啊……啊……」



  敏江的沉悶哼聲更大了。



  從胸部向光滑的下腹部撫摸,手指尖也在肚臍上揉搓。



  跟著不客氣地從三角褲上向下面的神秘地帶接近。



  「不可以……」



  敏江拼命夾緊大腿,想守住最後一道防線。



  但博志毫不客氣地扳開她雪自的大腿。



  「啊……」在那同時兩個人一起發出呼聲。



  「想不到你居然沒穿內褲,實在太淫蕩了……」



  「啊……那……那是因為……」



  敏江羞紅了臉,秘處就這樣曝露在男人眼前。



  「唔……」



  在均勻纖細的大腿深處長著茂密的黑色三角地帶。



  底下的肉貝透出鮮豔的紅光,小陰唇甚至微微露在大陰唇外面。



  儘管如此,但仍然緊緊地闖著。



  「不……不要……」



  但博志還是硬將臉貼近敏江的陰處。



  「呼呼……好騷的味道啊!!」



  一天之內,敏江四處活動,汗香混合著體臭,那股味道濃烈地撲向博志的鼻端。



  「啊!!啊……」



  敏江羞恥與屈辱交加,卻仍舊呻吟著。



  「啾……啾……」



  博志的舌尖只向敏江的陰蒂,且用嘴唇猛吸她的小陰唇。



  「呀……」



  突如其來的刺激令敏江忍不住抽擂起豐盈的肉體。



  「蘇蘇……蘇……」



  好像有意發出聲音似的,博志吸吹略帶鹹酸味的成熟秘貝。



  「討厭……停下來……」



  面對博志這一變態行為以及激烈的刺激,敏江那已經一年多未享受男人愛撫的肉體顯然受不了這種刺激。



  她發出激烈的呻吟聲,受液一時滿溢了出來。



  「吸蘇蘇……吸蘇蘇……」



  博志吻遍了她的下體,再用手指撥弄她的陰蒂。



  「啊……啊……唔……」



  敏江幾乎忘了老公的遺照能在面前不遠的地方,浪蕩的呻吟聲充斥在整個客廳裡。



  「要去了嗎……」博志靈活的舌頭突然加快速度。



  「啊……啊!」



  「噫噫!」



  「唔啊啊啊!」



  能在她幾乎要到達高潮的時候,博志卻站起身來。



  「啊……」



  敏江掩飾不住語氣裡的失望感。



  「嘿!!換你幫我舐了吧!現在輪你讓我舒服羅。!我的肉棒已經興奮得漲痛了!!」



  說著扯開自己的褲子抬起頭來,跨在敏江的胸前。



  「你應該有幫伸太郎只過吧……」



  博志說著,便將自已勃起的龜頭對準敏江的嘴唇。



  「唔……」



  撲鼻的尿酸味令敏江感到呼吸困難。



  然而,那是比自己丈夫還要粗大的肉棒……



  而且前瑞像蛇翼一樣鼓起,還透出紫黑色光澤。



  看起來性經驗非常豐富的樣子。



  (他應該姦淫過不少女人的淫穴吧……)



  敏江心想。



  就在這時,隆起粗大血管的粗硬陽具突然頂在她的唇上。



  「看什麼看?!快含進去……」



  「唔……」敏江雙眉緊皺,但還是將龜頭含了一點進口中。



  「喚……」



  看著女人鮮豔的小嘴唇套住肉棒時,博志發出征服的叫聲。



  跟著猛的將腰往前一挺。



  「唔……」被龜頭深入喉嚨的敏江因呼吸困難而拚命搖頭掙扎。



  但博志卻用手緊緊挾住她的頭部,令她動彈不得。



  「喂!喂!你口交的技巧只有這樣嗎?難怪你老公會外遇,嘿嘿……讓我好好教你怎麼吹蕭吧!」



  博志俯視著敏江的臉說,且將肉棒插進敏江的喉嚨深處。



  「喚……真爽……」



  龜頭利入溫暖又濕滑的喉嚨裡時,男人得到很大的快感,且舒服地倒抽了一口氣。



  相較於此,敏江則感到反胃。



  強烈的嘔吐感席捲她全身,令她忍不住打起移嗓。



  轉瞬之間,博志的肉棒沾滿敏江的唾液,最大限度地勃起,不停地在她的嘴裡脈動著。



  「舌頭要在尿尿的小洞上添啊!!」



  「用力吸……臉頰要凹下去才合格!!」



  「對……邊吸邊添……很好……」



  博志不客氣地指導著她。



  同時也前後擺動著身體,讓肉棒在敏江被撐得酸痛的小嘴裡不斷的進出、進出。



  「嘿!在你口中射出去好呢?還是射到那裡好呀?!」



  博志勃起的肉棒搏動著,要敏江作出殘酷的選擇。



  「唔……」



  敏江搖著頭,射向哪裡她都噁心。



  幾乎缺氧的感覺使她的臉頰發青,眼淚也漱漱而下……



  「你不選擇的話,我就亂射啦!!不但要射進肉縫裡,還要射到你臉上喔……」



  「啊……咳咳……求求你,千萬不要射到臉上。」



  敏江奮力吐出肉棒懇求道。



  「那麼,你自己說一聲啦,請射進肉縫吧!」



  博志說著,再度分開了敏江的雙腿。



  「啊……請你射進來吧!啊……」



  敏江為自已說出這種話,感到非常羞恥。



  「哦……比剛才更濕啦……啦……」博志用手指模向她的肉縫。



  「這麼久沒被男人抽插淫穴,也忍耐不住了吧!瞧……濕成這樣子呢!!哈哈哈……」



  說完故意將濕淋淋的手指湊給敏江看。



  「呀…………」



  可憐的敏江只能用手蒙住臉。



  「唔……淫水多到連外面都濕透了!!」



  龜頭在淫唇上摩擦,燙熱的肉禽沾滿了蜜汁。



  「啊……啊……」



  一年多沒性生活的敏江,淫穴已背叛意識渴望被撐開。



  「想要嗎??想要要自己說喔!」



  龜頭仍舊摩擦著,偶爾還不時微陷進去,但卻又馬上拔出來。



  「啊……給……給我……」



  敏江終於受不了了。



  「給你什麼?要說清楚啊……」



  「肉……肉棒……」



  「說清楚!!你哪裡想要肉棒??」



  「淫……淫穴…………」



  「完整說清楚……」



  「啊……啊……太過分了!!」



  敏江幾乎已經哭出聲,但仍舊只能屈服。



  「我……我的淫穴……需要……你……你粗大的肉棒……插進來搗弄……嗚……」



  「嘿嘿……好極了!!」



  博志露出滿足的奸笑,跟著腰向前挺。



  「噗嗤……」



  濕淋淋的肉穴一下子就被粗大的肉棒撐開到極限,然後直直插就插到了最深處。



  「唔……」



  終於得到肉棒敏江如釋重負。



  那是此丈夫還要大上一倍的陽具。



  尤其一年多都沒性生活,敏江狹窄的淫穴更被那粗大的肉棒撐得有點兒疼痛。



  「舒服吧……你的腰從下面動一動吧!」



  「啊啊……」敏江細聲地呻吟著。



  她本來要拒絕這個男人,可是這時也感到興奮、刺激了!



  「因為是你主動要求我插入的,所以我不負責抽送,你必須在底下扭動身體讓肉棒進出!明白嗎?」



  博志壓在敏江的身上,吸揉她的乳房,動作非常粗魯。



  「啊,啊……」



  敏江一面呻吟,雙手緊緊地樓住博志的背部。



  (我雖然被丈夫的朋友姦淫……可是全身卻還是充滿淫亂的感覺,下體也那麼火熱……)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她只好開始擺動身體。



  「唔!啊!」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肉棒每進出一次,就發出淫蕩的交合聲。



  「唔啊啊啊!噢噢……」



  「哇,太太的淫穴有夠緊的……」



  「噗嗤……噗嗤……啪啪!」粗大的龜頭摩擦著淫肉,配合恥丘碰撞的聲音發出巨響。



  「舒不舒服啊……」



  「噫……好舒服啊!!」



  「哪裡舒服啊?你不明白告訴我,我要拔出肉棒羅!」



  「不……不要……」像汪洋裡抓住依靠似的敏江已無法容忍塞滿在體內的硬物離開自己濕淋淋的肉穴。



  「那快說啊!!」



  「淫……淫穴……我的淫穴好舒服喔……」



  「只是這樣嗎?」



  「我、我的淫穴……好像快融化了……」



  「你已經忍受你先生的外遇很久了吧……也就是因為這樣,才會這麼淫蕩……」



  「是……是啊!!我是個蕩婦……請你用力抽插我的那裡吧!」



  「嘿嘿……」博志露出奸笑,猛的擺動起身體。



  「啊……啊……好棒!!」男人強而有力的衝撞令敏江完全沉浸在快感裡。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龜頭幾乎掉出洞口的剎那,又猛地整根沒入。



  「噢……啊……好棒……噢……噫噫噫……」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呀……唔……」敏江完全屈服在這個男人的持久力。



  「噗嗤……噗嗤……噗嗤……」



  「啊……要……要去了……」



  濕淋淋的淫穴突然以雙倍的力道將肉棒夾緊。



  那是攀上高潮的前兆。



  「噢……去吧……一起去吧……」



  博志的汗水滴在人妻的身上,進入最後衝刺。



  「為了給你點獎賞,你要我射在哪裡??」



  「射在裡面……」



  「噗嗤……噗嗤……」



  「可以嗎??不怕懷孕嗎?嘿嘿……」博志挖苦地說道。



  「不……不要緊!!不要拔出來,就直接射在裡面吧!!請你在我火熱的淫穴裡射滿精液吧……」



  「好……好吧!!噢……」博志發出巨大的呻吟聲,全身用力抽擂。



  「噗滋,噗滋……噗滋……」



  「我射啦,爽嗎?噢噢……」博志的腰身用力一提。



  「好舒服呀……啊……」敏江的聲音因興奮而沙啞。



  「啊……唔啊啊!」從被肉穴包夾的龜頭前端吐出強勁的黏液。



  「唔……」高潮的同時,敏江感覺精液噴在台已的子宮深處。



  「呼……呼……」兩人痙攣了數秒鐘後,終於歸於平靜。



  「實在太棒了!太太……」







第二章 柔媚妖豔的肢體



  木村敏江開車來到伍在東京郊區的一棟白色別墅。



  那是藤吉博志的住處。



  從外表看起來相當氣派,有庭園更有美麗的草坪。



  那男人不知從哪賺來這麼多錢……敏江感到不解。



  來這之前,她接到博志打來的電話。



  意思是要她到他家一趟,為兩人的越軌關係做個了結。



  那正是敏江求之不得的,她不希望背叛過世的丈夫。



  儘管錯誤已經發生,但敏江仍決心以後不再犯。



  把車停好後,她按下了對講機的電鈴。



  「你來啦??門沒有上鎖,你直接進來吧……」



  博志粗啞的聲音從對講機中傳出。



  敏江不疑有他的走了進去,穿過庭院後進入別墅。



  繞過玄關後,敏江來到別墅中央的客廳。



  「啊……」映入眼簾的情景頓時令敏江感到詫異。



  只見大螢幕平面電視居然播放著男人和女人性交的色情光碟。



  「噢……唔……好棒……唔唔!!噫噫……」



  客廳裡充斥著性愛的呻吟聲。



  「嘿嘿……你終於來啦!!」



  博志坐在沙發上,下半身赤裸地露出散發紫黑色光澤的肉棒,臉上盡是淫穢的笑容。



  「你……你這是幹什麼?」



  敏江通紅了臉,尷尬使她不禁瞪著博志。



  可是博志一點也不在乎的樣子,根本不打算關上電視。



  「博志先生,請把電視關掉……還有……把那個醜陋的東西收起來……」



  敏江用嚴厲的口吻說。



  「不要這樣翹起嘴巴,會影響你美麗的臉孔。」



  「真沒禮貌……好吧……那我走就是了!!」



  「嘿嘿……聽說,你有個在念高中的女兒吧?」



  「啊……」



  敏江被博志突如其來的話嚇到了。



  她的臉色蒼自,緊張地望著博志。



  「怎麼??我沒說錯吧。!?她是不是叫伊美子,在XX高中的二年五班念書?嘿嘿嘿嘿。」



  博志的語氣充滿威脅的意味,令敏江不栗而寒。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啊?只是像你這樣的美女,生出來的女兒應該也很美麗吧!嘻嘻……」



  「你……你要是敢對我女兒怎麼樣……我……」



  一想到心愛的女兒伊美子,敏江全身顫抖不已。



  「嘿嘿。要是你今天不乖乖聽我的話,那麼……我可就沒法保證你女兒平安無事羅……」



  博志露出沾滿香煙黃漬的牙齒賊笑道。



  「啊……太、太過分了……」



  敏江感到氣憤,但一想到伊美子,卻又無可奈何。



  「你可能不知道我有一群手下為我做事吧?只要我一下命令,他們就會出動邀請你女兒過來我這……」



  「呀……」



  敏江的臉已蒼自得沒有一絲血色。



  「如何?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唔……」



  評估局勢後,敏江咬緊牙根點了點頭。



  「怎麼?點頭的意思是說願意留下來陪我嗎?」



  博志在敏江美麗的身上上下打量,恨不得馬上咬一口。



  他那露骨的視線,在敏江豐滿的身上打量。



  「嗯……是的!!你要我做什麼都行……只要別碰我女兒!」



  「很好……真是個好母親哪!!」



  博志的眼裡發出淫邪的欲火。



  「那麼……你先手淫給我看吧!!嘿嘿……你老公外遇的時候你一定常手淫吧!」



  「你、你不要胡說八道!」敏江紅著臉瞪著博志說。



  「怎麼?難道不是嗎?我不相信你沒性欲?」



  一聽到他提起去世的先生,敏江的心叉是一陣抽痛。



  本來來這裡是想解決和這男人的關係,可是卻又……



  敏江感到眼睛一陣黑暗,更為自己的命運感到哀傷。



  博志當然看出敏江的緊張,知道自己已經掌握她的弱點。



  「你女兒是下午五點放學吧!?」博志緊逼不放。



  「好、好吧……你要我怎麼做?」敏江終於小聲說出來。



  「你先過來桌子這邊,然後爬到上面!」



  「唔……」敏江氣得把紅唇咬得快要出血,但是備受威脅的她根本無計可施,只好勉強自己坐列冰冷的茶几上。



  「現在把上衣的拉鍊扭開,也脫下三角褲。」博志得意地笑著,股問的肉棒因興奮而抖動不已。



  「……」敏江有點猶豫,但一想到女兒,終於還是鼓起勇氣把雪白細長的手放在胸前的扭鏈上。



  按著她把拉鍊拉到肚子的下面,然後稍許抬匙屁股,把純自的三角褲和褲襪一起從修長的腿脫下來。



  豐滿乳房從自衣之間露出,博志看在眼裡忍不住吞下口水。



  「你不要慢吞吞的!還不快開始!」



  敏江露出怨恨的眼光,肩頭微微顫抖,深深歎一口氣。



  「快點!你這種老公有外遇的女人,應該很豐富的手淫經驗才對啊,不是嗎??」



  博志用尖酸的語氣不斷挖苦著敏江。



  「我照做……你就保證不去騷擾我女兒嗎?」



  「這是交換條件嗎??好啊!!只要你賣力手淫給我看,我就答應你這項要求。」



  「你能保證嗎?」



  「不要再羅唆了!」



  敏江坐在荼幾,慢慢的用手撫挨乳房。



  「唔……」



  博志火熱的視線封在她的身上,強烈的羞恥感使她全身感到火熱。



  「要認真一點,不然就不合格,還不快把腿分開!」



  敏江手停下來時,博志就厲聲催促。



  即使再不情願,敏江也不得不慢慢分開雙腿。



  「拖拖拉拉的,把陰戶露出來!!」



  「啊……」



  敏江感到萬分難堪,但也只有照辦。



  隨著兩腿分開,原來蓋在膝蓋上的自衣,慢慢向上縮短,露出底下雪自豐盈的肉體。



  「噢……」



  博志幾乎停止呼吸,因為分開的大腿根看到黑色的陰毛。



  這時敏江輕輕閉上眼睛,左手在一個乳房上輕輕揉搓。



  不久後右手從膝蓋的內側向大腿根移動,修長的雪白手拈猶豫一下後,移動到陰毛上,在那裡輕輕揉搓。



  「看不清楚,要把膝蓋數起來分開一點!」



  博志的沙啞聲音刺在敏江的心上。



  雖然感到強烈的羞恥,但敏江繼續把雙腿分開。



  同時撫摸乳房的手也慢慢用力,陰毛上的手也開始活潑的糯動。



  「呼呼……呼呼……」



  博志發出急促的呼吸,右手也撫摸著肉棒的動靜。



  厭惡感使敏江的身體顫抖。



  她很想馬上停止。



  但卻又害怕女兒今天在放學途中被綁架……



  (為了伊美子,我什麼都得做……)



  敏江在心中這樣告訴自已。



  為了滿足那男人的需求,她的手指更激烈的尋找最敏感的部位。



  叉用手指捏弄完全勃起的乳頭時,產生難以抗拒的甜美感覺。



  「啊……」



  敏江對開始出現的快感忍不住發出哼聲。



  她好像支撐不住身體的倒在桌上,自衣的下擺已經撩起在大腿上,暴露出赤裸的下體。



  雙腿分開的角度大概有一百二十度左右。



  在兩條大腿交插的地方有剃成長方形的陰毛,和下面的優雅花瓣。



  和她漂亮的臉蛋一樣,蜜處也很漂亮。



  「呼……」博志深深歎一口氣。



  他心裡想著,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個女人佔有。



  而且不只是佔有,還要把她調教成性奴隸。



  當然……連她那美麗的女兒也不能放過。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什麼事情都得做……



  即使是違背自己對她所做的承諾。



  「蘇蘇……蘇蘇……」



  敏江的手指活動得更快速,美麗的手指在微微隆起的維納斯山丘和下面的肉縫上有節奏的撫摸。



  她的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陰核,從粉紅色的洞口中可以看到濕潤的淫蜜光澤。



  不知何時開始,敏江已經陶醉在自己的行為裡。



  「啊……噢……」



  男人的淫邪視線盯在分開的大腿根上看,這樣羞恥的姿勢竟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曝露著。



  如此屆辱的感覺,使敏江的身體產生無比強烈的興奮。



  雪自的身上微微滲出汗,乳房被撫摸得出現紅潤。



  拋棄一切的羞恥心和自尊心,敏江終於將中指插進肉洞裡。



  「唔……」敏江輕輕的哼一聲,仰起美麗的下顎。



  中指的第二關節已經進入肉洞,在裡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



  另一隻手也從乳房上轉到下半身,左右手一起摩擦敏感的陰核。



  身體快要溶化的美感,開始變成強烈的電流,今敏江無意中開始妖豔地扭動屁股。



  「啊……不要……」



  敏江緊緊閉上眼睛,咬緊嘴唇。



  因為一年多沒享受性愛,敏江只有每晚靠手淫來滿足自己。



  因此她對自己身上的敬感帶非常清楚。



  為了追求將要來臨的高潮,你將兩條雪白的大腿夾在一起摩擦。



  同時手也夾在大理石般光滑的大腿問,更活潑的糯動,在自己最熟悉的敬感帶撫摸、揉搓、挖弄。



  「咕啾……啾啾……蘇蘇……」



  從下腹部傳來肉體摩擦發生的水聲,流出的蜜汁弄濕肛門。



  「啊……噫……唔唔……」



  敏江忘了這裡是別人的住處,也忘了男人淫邪的眼光。



  地抬起屁股,夾緊雙腿。



  手指深深插入後。用力抽插二三次。



  跟著忍不住扭動屁股,這表示高潮將要來臨的徵候。



  「啊……難為情……」



  敏江的身體向後仰,頭頂在茶几上,用力把中指插入。



  「啊……不、不行……不要看我……啊……唔……」



  強烈的高潮,使已經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



  敏江雪自的下體一陣顫抖後,跌落在床墊上。



  (啊……作出這麼無恥的事情……羞死了……)



  高潮過後,敏江產生強烈的自我厭惡感。



  她雪自的臉變成紅潤,下體微微顫抖。



  「喀擦!!」



  就在此時,照相機的鎂光燈閃亮。



  異常的氣氛使敏江抬起頭張開眼睛,叉是接二連二一的閃光,照亮敏江淫蕩的姿態。



  「不要!」



  敏江立刻把手蓋在臉上。



  「嘿嘿,來不及了,已經拍下你完全露出陰戶的姿勢。」



  博志手拿小型數位相機得意的說。



  早在敏江來到逞之前,他已經藏好數位相機了。



  這一切都在他奸惡的策劃之中。



  「這可是數住相機喔!要是我放到網路上的話……」



  「啊……」



  「嘿嘿……」



  博志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



  此時敏江等於已經完全被他所掌握了。



  以後不管他要地做什麼,她都沒有反抗的餘地了!



  一想到敏江一步步掉入自己的陷阱裡,博志有說不出的興奮。



  「嘿嘿……」



  事情進行順利,博志的臉上出現得意的笑容。



  「現在,你沒有辦法再反抗我了!必要時候我會在網路上公開這些照片。我想很多網友一定很高興。甚至很多認識你的人都可以看著你露出的漂亮陰戶手淫……



  包括你女兒班上的男同學……」



  博志的奸笑令敏江恨不得殺了他,但又無可奈何。



  (怎麼會有這麼卑鄙的人……)



  因為達到性高潮,敏江的美貌顯的更加妖豔。



  她用力怒視博志,可是博志毫不在意。



  (原來這是陷阱,我為什麼會被這種男人騙了……)



  敏江心裡產生強烈的悔意,可是那樣羞恥的照月握在他的手裡,自己根本只有乖乖聽從他的份。



  「現在才正式開始!你到這邊來吧!」



  「……」



  「怎麼?是不是希望自己辦開淫穴的羞恥照在網路上被大家傳閱啊??嘿嘿……」



  「唔…………」



  面對如此卑鄙的男人,敏江感到強烈絕望,她下意識咬緊那已沒有血色的嘴唇。



  「還不快一點!」



  在博志的催促下,敏江走下茶几後搖搖擺擺往博志靠近。



  博志抬起上身把敏江扭過去,用雙手抓住乳房,在乳頭上摩擦。



  「喔……」



  敏江皺起美麗的眉毛,發出痛苦的聲音。



  「怎麼?上次不是和我親熱過了嗎?你手淫得那麼激烈,內心其實很想跟我搞吧?」



  博志把富有彈性的乳房抓在手裡揉搓。



  「快放進嘴裡!」



  男人用粗魯的聲音說完,就把敏江的臉用力的壓向自己的大腿根上,那醜陋的肉棒就直立在她的面前。



  「唔……」聞到酸臭的尿味時,敏江忍不住把臉轉開。



  旦博志用力把她的臉壓下去,強迫把火熱的肉棒塞進嘴裡。



  「……」敏江感到噁心,用舌頭把陰莖推出去。



  「臭女人!你敢這樣……上次不是含過了嗎?」博志抓住敏江的頭髮,把她的裸體扯到沙發上。



  「想想你女兒吧?乖乖把屁股轉過來!」博志用恐嚇的口吻說,然後讓敏江反方向騎在自己身上。



  這樣一來他們倆便形成了69的姿勢。



  「呼呼……」博志滿意地撫摸著眼前白皙的屁股。



  只見兩個豐滿的肉丘中間有道鮮豔的溪穀,那中間還有拼命蠕動的濕淋淋的蜜嘴。



  「別看……羞死了……」強烈的羞恥感便敏江扭動挺出在後面的屁股。



  「還是漂亮的粉紅色……雖然生過小孩了!!但因為一年多沒跟男人做愛,所以還很鮮豔!」博志仔細看著美麗人妻的陰戶,手指在有黑毛裝飾的濕淋淋花瓣上面到處撫摸著。



  「喔!不要!」敏江的屁股顫抖,同時用力緊縮肛門。



  如此一來更使得本來就窄小的肉縫變得更小,而博志進入一半的手指也被夾緊。



  (唔……我的眼光果然不錯!!這種淫穴經過訓練一定能成為名器。嘿嘿……)博志露出淫笑,似乎有什麼更大的企圖。



  「啊……停……停下來啊!!」敏江充血勃起的小肉豆困被男人粗糙的手指不斷玩弄,微弱的痛楚伴隨強烈的快感令她全身躁熱不已。



  「不要在那裡……」敏江發出急迫的聲音,扭動光滑潔白的屁股。



  「你的陰核很敏感呢!平常手淫都是愛撫這裡吧!」博志把臉靠在屁股溝上,伸出舌頭添著陰唇。



  「啾啾……蘇蘇……蘇蘇……」



  從股間透出的淫蕩水聲使得敏江羞恥得連耳根子都紅了。



  「呼……好騷啊!!」聞到向潮水流下後發黴的味道,博志深深吸入。



  「你差不多想要了吧!」說完這話時,博志的龜頭前端用力顫抖了一下。



  「……」敏江搖頭。



  「不要說謊,已經這樣濕淋淋了,還說不要!」博志用雙手把二片陰唇向左右分開,從裡面露出像蛇腹般複雜的構造,而且沾滿蜜汁。



  「不要扳得那麼開啊……」敏江發出悲吶的聲音。



  「不要大聲叫!!你自己騎上來吧!上次是我在上面,這次換你在上面用騎馬的姿勢套弄肉棒!」



  博志的語氣充滿了無法反抗的威嚴。



  「不要……千萬不要這樣……求求你饒了我吧……」



  敏江的求饒反而更激發了男人的獸性。



  「哼!把陰戶全露出來,還要饒了你什麼?你再不聽從,我就真的把那張照片在網路上公開!當然也別忘了你女兒」



  「啊……」



  受到這樣的恐嚇,敏江只好認命。



  她慢慢改變身體方向,騎在博志的下腹部上。



  能在她張開的雪自大腿下方,有根粗大的肉棒在黑毛中對準她柔弱的鮮紅淫穴虎視耽耽著。



  「呀……」



  敏江望那裡瞄一眼,立刻產生恐懼感。



  要主動套入那樣巨大的陰莖,加上全身的重量……那種感覺一定比上次還要強烈。



  敏江感到心臟強烈壓迫,停下來不敢活動。



  「快點,別考驗我耐心!不然我就派我手下出動。」



  (為了伊美子……)



  敏江只有認命的闔上眼睛,用右手握住博志的肉棒。



  粗硬的炮身在她的手掌中劇烈的脈動,簡直像火紅的炭一樣燙。



  「呼……」



  敏江像說服自己似的歎一口氣,慢慢放下屁股。



  很快的,龜頭已經抵在淫唇入口。



  咬緊牙根後,敏江的屁股繼續向下沉。



  「啊……」



  下半身立刻產生強迫挖開窄小肉道的感覺。



  敏江雖然咬緊牙關忍耐,但還是覺得淫穴似乎快裂開了。



  博志的龜頭尤其粗大,因此剛開始最今敏江痛苦。



  「怎麼?很難受嗎?」



  「唔……」



  火熱鋼棒進入的痛苦,使得敏江發出痛苦的哼聲。



  「來吧!快整根吞進去吧!」



  博志發出怒吼聲,但敏江仍不動動彈。



  她的身體有如被分成二半,激烈的疼痛在全身竄流著。



  「求求你,饒了我……」



  美麗人妻雙手放在博志的肚子上,形成半蹲的姿勢。



  從細小的紅潤嘴唇問發出慘痛的聲音,軌在這時,博志突然猛烈向上挺起屁股。



  「啊……」



  從敏江的喉嚨發出淒慘的叫聲,因為膨脹的龜頭在一瞬間就強行刺入深處,甚至碰到子宮口。



  「來呀!來呀!」



  博志連續拚命的向上挺起屁股。



  「啊……」



  敏江感受到超過限界的強大衝擊,她的長髮因拚命搖擺到處飛揚,跟著禁不住向前什倒。



  「還沒有完!現在才開始!」



  博志用強壯的抱起全身抽指的敏江。



  他的大手掌握住她從領口露出的乳房,那可口的自桃有彈性將他的手指彈回去。



  「啊……唔……」



  用手指捏弄抬起頭的小小肉五時,敏江發出低沉的哼聲。



  「你自己來動吧!」



  「……」



  「你還不懂嗎?」



  敏江不得已慢慢搖動屁股,輕輕抬起屁股又輕輕放下去。



  這時肉縫幾乎要裂開,敏江只好咬起牙關忍耐。



  「痛嗎?因為我的是特大號!」



  博志的臉上露出滿足的表情,更仔細的揉搓微微出汗的乳房。



  那用力的程度好像要把下腹部被緊密套住的充實感盡情發洩在人妻勃起的乳頭上似的。



  「唔……啊……呀……」



  敏江從幾乎無法呼吸的痛苦中,意外的感受到快美感的出現。



  她覺得非常狼狼,因為過去幾次和老公性交時,從沒有感受過這種奇妙的亢奮。



  可是現在從身體裡湧出,敏江急忙停止動作。



  「肉洞好像習慣一些了!這證明你有了快感!」



  博志的眼裡日目出火一般的光澤,屁股叉開始做波浪動作!



  「啊……不要……饒了我吧……」



  敏江哀求時快要哭泣,袖剛才想反抗的態度完全不同。



  這時博志突然改變抽送的方式,慢慢在肉洞裡抽插。



  他的目的是要敏江達到高潮,讓眼前的這個女人舒服到無法失去體內的巨大肉棒。



  「阿……求求你……」



  敏江像逃避似的抬起屁股。



  但博志卻用雙手抱住她的屁股,把肉棒深深插入。



  然後叉猛地滑出,變成在洞口淺淺地戲弄。



  「唔……呀……噢……」



  每一次敏江都發出痛苦和快樂混在一起的哀怨哦泣聲,汗珠更從她雪白的脖子流到乳溝上。



  「好了……我要你讓肉棒插在裡面然後開始旋轉!」



  「咦?」



  「怎麼?聽不懂中文嗎?我要你像狗一樣回轉身子,三圈後開始汪汪叫如果你不照做,我就要抽出肉棒!」



  說著博志的龜頭已有一半退出淫穴洞口。



  「啊……」



  從股間竄出的空虛感令敏江比剛才剛吞入肉棒時更難受。



  「怎麼樣啊……」



  「是……我做就是了!!呼呼……唔……」



  敏江的乳房劇烈起伏,鼻問喘息得很厲害。



  「一……」



  「咕溜溜……」



  「啊啊!」



  巨大的龜頭啃喃肉壁,甜美的快感流竄敏江全身。



  「嘿嘿!看你……顫抖得那麼厲害。」



  「唔唔!啊噫噫!二……」



  「三……」



  「很好!轉向我這邊,開始叫吧!」



  「是……是的……」



  「汪……汪!汪!汪……」



  「好極了!這樣才是我的乖母狗,以後我每天都會姦淫你這只母狗!!嘿嘿嘿……」



  邊笑的同時,肉棒毫無預警地掉出淫穴外。



  「呀……」



  就在敏江發出失望的呼聲時,肉棒叉猛地盡根刺入。



  「你真這麼想被男人的肉棒幹嗎?簡直就像只沉浸在性愛裡的母狗啊……哈哈哈!」



  「是……是啊!!請……請用粗大的陽具塞滿我的濕淋淋的那裡……不管你說什麼,我都願意聽……」



  「噗啾……咕啾……啾啾……」



  客廳裡充斥著從性器交購的位置發出摩擦的水聲,敏江豐滿的乳房在空氣中不停搖動。



  「嘿嘿……」博志故意不說話,靜靜欣賞著她淫亂的模樣。



  他的肉捧成覺到原來窄小的陰道已慢慢鬆弛,而且從深處不斷分泌出濕淋淋的蜜汁。



  儘管如此,但肉壁仍不停糯動地吸吹著肉棒。



  博志平常射精較慢,加上為了顯示自已的持久力,故意一直控制著不吐出精液。



  「啊!!好難受……呀……」敏江的頭向後仰,長長的睫毛不停的振動。



  這樣輟泣著的敏江實在美極了……



  博志內心產生極大的飽……奮!



  (還要讓她哭泣……)



  博志放棄平時用的技巧,開始做猛烈的抽插。



  「不要!淫穴會壞掉的啊……」



  敏江露出淒豔的表情,搖頭時黑髮隨著飛舞。



  她的雙手抓住博志的肚子,指間陷入內裡。



  「咕啾……噗啾……噗啾……」



  每一次深深插入時,她美麗的雙乳就上下劇烈地搖動著,而汗珠也隨著四處飛散。



  「噗啾、噗啾、噗啾、噗啾、噗啾……」



  隨柚插的速度加快,股間交媾的聲音頻率也跟著密集起來。



  「啊……啊……啊……啊……」配合內棒每次深入,敏江終於發瘋般的大聲呻吟。



  「噢……太爽了!!啊……射……要射了……」經過最後猛烈插入後,博志也忍不住大吼一聲。



  「噢……」隨著野獸般的咆嘯,博志屁股開始座彎。



  在男人強而有力的括約肌的擠壓下,大量的精液不斷噴出。



  「噗滋……噗滋……噗滋……」



  每一次噴泉都結實地撞擊到敏江的子宮深處。



  「啊……唔……」敏江終於也忍不住高潮,淫穴使盡吃奶的力氣縮緊。



  「噢……呼……」隨博志的肌肉放鬆,敏江感覺出男人的肉棒正迅速萎縮。



  同時像斷了線的木偶,身體向前倒下。



  這時的敏江身體留下從來沒有過的強烈餘韻,全身微微顫抖,可是身體無法離開男人的身體。



  很久以後,敏江終於恢復清醒。



  她緩慢的站起,穿好衣服。



  「下次有需要我會再叫你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