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手術前被護士玩弄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2006年10月,我因病,入院治療,確定需要進行開腹手術,具體的手術日期忘了,只記得是星期三。星期二,醫生告訴我,不能離開,不能吃飯,只能進點流食,還要做術前準備。



不知道術前準備都有些什麼,找了個護士問問,包括:備皮、灌腸等等。灌腸咱沒做過,不知道是否痛苦,不過倒有點期盼灌腸,讓美麗的小護士給咱灌腸,應該挺有意思的吧 ^_^。



在病房呆了一天,也沒有護士搭理我,算了,幸好我的筆記本?面還有點H文和A片,打發打發時間也不錯。下午又偷偷地跑回家,洗個澡,拿點東西,把車放下。



忘了交待一下,我是在青島,據說是護士最漂亮的一家3甲醫院,護士大多是護校剛畢業的小女孩,只和這些小護士簽臨時用工合同,一年一簽,護士的工資也不高。我住的是三人病房,本來想找間單人房,可惜這破醫院居然沒有,單人房只在高幹區才能,俺也不算高幹,只好擠個三人間了。扯遠了,話說回來。(對了,大家別打聽這是哪間醫院,我不會告訴的,告訴你們,對我/對那個護士,都太危險了。呵呵)



一直等到傍晚,醫生們都下班了,我實在等不住了,跑去護士站問:不是說我明天手術,今天做術前準備嗎?怎麼沒人管我?



值班護士看了看手術清單,確實是我第二天早上,第一台手術。(大家都知道,要手術,就做第一台,那時候麻醉師什麼的,剛上班,還比較清醒,越晚做,越不好,偶這第一台,可是紅包換來的)。



值班護士就說:你在病房等著吧,一會兒就叫你了。



我又回病房呆了好半天,期間把老婆哄走了,直拍著胸脯說:不就是灌腸什麼的嘛,你不用在這?,我一大老爺們,這點痛苦還是能忍住的。明天一早我進手術前,你來就行了。其實心?面在想,當著老婆的面,露個大PP給護士,怎麼也覺得彆扭。



傍晚6點多,來個護士叫:**床,過來備皮。(所謂備皮,就是把手術部分的皮膚毛髮都刮掉,這是避免感染的重要步驟。因為是腹部手術,想想,也就是把肚子上的汗毛刮刮,沒啥大不了的。)



進入處置室,跟著進來倆護士,一高一矮。高的叫矮的為老師,一看胸牌,矮的是正規的護士,高的是實習護士,也就是護校還沒畢業的。都戴著口罩,也看不出漂不漂亮,就眼睛和眼角紋,估計矮的那個有二十五六,高的這個實習護士,頂多十八九。為了下面說著方便,暫且稱矮個為B,高個為A。



“躺床上”,B說。



我看旁邊的處置床,就躺上去,上面已經鋪好一塊一次性塑膠布。躺在上面,望著天花板,聽著她們在準備工具。



一會兒,B說“把衣服掀起來,把褲子解開”。



俺也很聽話,把跑步服掀到胸部,把運動褲的繩子解開,但沒有脫下。(對了,住院作手術,最好穿運動服,省了拉鏈/扣子/腰帶什麼的麻煩)



“把褲子脫了”,B說



咦,怎麼還要脫褲子?我心?想,不過沒敢問,輕輕地往下脫了一點,剛好不露YJ。



“還要往下,脫到膝蓋”



頭一次,在兩個MM面前露YJ,估計我的臉肯定是紅了。



沒辦法,這是醫院,只能聽她們的了。——照辦



這時候,A和B都過來了,站在我身邊。因為處置床沒有枕頭,我只能看到天花板。



感覺有只手,在我肚皮上抹了點什麼東西,然後就感覺到刮胡刀在肚子上刮來刮去的,不時還用手把刮下來的毛都擦掉。



想著這時候,俺可是在兩個MM面前亮著YJ呢,慢慢地,就有點感覺了。不過,我努力跟自己說:深呼吸,別這麼丟人,三十好幾的人了,別這麼控制不住。



這時候聽著B說:“來,接下來,你來。”



感覺到一隻在我小腹部擦上些什麼東西,涼涼的,然後刮胡刀就開始刮我小腹上的毛了,這只手有一點抖,估計是實習護士A。



我還在努力地,壓抑著自己,不斷告誡自己“忍住,忍住,不能舉槍”



一會兒,小腹的就刮完了,我剛伸手想提褲子,B說道:“別動,還要刮下面的毛”。



“不對呀,醫生說是腹部手術嘛,只在肚臍旁邊開口呀。”



“那也要把下面的毛刮了,如果手術過程中有問題,需要擴大刀口的話,再刮就來不及了。而且,下面的毛比較密,容易藏汙納垢,可能引發感染,所以必須要刮。”



心想:慘了慘了,長這麼大,俺的毛就沒刮過,這次要成脫毛雞雞了。想歸想,但我這時候只能看著天花板,根本就不敢看護士的眼睛,拿只手擋著自己的眼睛,就當是睡一會兒吧。



接著,就感覺一隻手在我YJ上面的皮膚的抹東西,一會兒,又是刮胡刀在刮。為了刮的乾淨,另一個手還給我壓著YJ,這時候,我就有點忍不住了,YJ開始向上反抗,想要站起來。



刮完YJ上面,A把YJ往左壓著,開始按程式處理YJ右側的毛。這時候,我明顯感覺到YJ充血脹大。



就在這時候,我聽到A和B很小聲的說:“這個脹起來,還很有勁,要不你幫我按著吧”



B說:“嗯,這人看著挺瘦,東西還挺硬,你的手別抖,小心點。”



“你看,他這個上面都長著毛呢,不過不多”



“那也要刮掉,你還沒有男朋友吧,”



“嗯,B老師,男人的都這個樣嗎?”



“差不多吧,有長有短,有粗有細”



“那你一定動過不少了吧”



“幹著這一行,沒辦法”



“這個算是長的還是短的?”



“中等偏上吧,也有比這個長的。醫學上講,男人正常勃起,應該是12CM左右,這個大約14CM,算是較長的。”



這時候,我的YJ上的毛刮完了,小護士借著給我擦毛的時候,握了一下我的YJ,隔著一次性手套,不過感覺也很棒,那手很輕,很軟。



接下來,小護士A再把我的YJ再往右壓,刮左邊的毛。



“老師,下面的是不是也要刮?”A問



“一直刮到大腿根”B說



這時候,外面的警鈴響了,這是有病人在叫護士,B說:“你先刮著,我去看看”



現在只剩A和我在屋?了,我把心一橫,尋思你都把我看遍了,還摸了,怎麼也得挑逗挑逗你,要不我多虧呀。



“你是剛畢業的吧,實習生?”我問道。



A說:“沒呢,明年畢業。”聲音有點抖。



“那你上這?來多久了?”



“今天是第二天,昨天才報導”。



“晚上就你們倆?”



“嗯,剛過完十一,病人少,現在晚上就一個老師,帶一個實習的。”



“以前你沒做過備皮?”



“在護校剛做過模擬的,沒真做過”



“你臉紅什麼?”,其實是我猜的,這種小護士,這麼盯著男人的YJ看,還用手摸著,臉不紅才怪呢。



“沒,沒有。”



“你以前沒有摸過這個?”



“沒有”。誰知道有沒有呢,有也只會說沒有。



“這次看的夠清楚了?”



“嗯。。。。。。。。沒。。。。。。。。”



“你可仔細點,慢著點,別一不小心,把我給閹了”



“咯咯咯咯。。。。。”看來我的幽默有點效果。



“你以前看過男人的這個嗎?”

“看過,我們上解剖課的時候看過,不過那是死的”我的媽呀,我只覺得身上一層雞皮疙瘩。



“活的這是第一次看?”



“嗯,只知道男人興奮會大,沒想到會這麼大。哦,麻煩你,擡腰,再把腿分開,我要刮下麵的毛”



我很順從的,擡了擡屁股,把腿分開。



“你怎麼這?還長毛呀”,她指的是陰囊。



“很正常,都長的”



“這怎麼刮呀,皮都皺皺著”



“你用手把皮拉直,就能刮到了”



還真聽話,A用手,把我的陰囊皮膚拉直,開始小心的刮陰囊上的毛。這個感覺非常特別,而且由於有些毛在陰囊下半部分,A不得不低著頭操作。這個姿式一定非常淫穢,可惜我仰望著天花板,看不到。



“哎呀,這下面還有呢”,她指的是陰囊到屁眼之間。



“你就辛苦辛苦吧。你們上課的時候,老師會很仔細地給你們講構造嗎?”



“也不太仔細,光記了些名詞,都搞不明白”這個時候,A正用手給我往上撥著陰囊,給我刮下麵的毛。



“那你有什麼不明白的,問我,我指給你看”



就這時候,B推門進來了,“12床真麻煩,引流袋又滿了,告訴他少吃點的。。。怎麼樣了,完了沒?”



快了,這時候,B站我腿下,看了一眼,“行了,那下面的不用刮。把大腿根的毛刮刮就行了”



“老師,這是我第一次上班,你能給我講解一些嗎?我們的課講的不清楚”



“我先問問他願不願意吧,這個要病人同意才行。**床,借你的身體,我給A上會兒課。”B問我



“行呀,但別弄疼我呀,我怕疼”我想:這有啥呀,反正你們也是看過了。



說話之間,該刮的都刮完了,B給我一些紙,叫自己擦擦。我就勢下了床,站起來,把身上的毛毛簡單的抹了抹。我的YJ正處在充完血,回軟的階段,長長的吊搭著。



B說:“你還躺著吧,我給A上會兒課,反正這會兒也沒啥事”



我想,咱也不能老望天花板呀。“頭下能不能墊點東西,沒有枕頭,挺難受的”,說著,我就把自己的包墊在腦袋下面了,這樣我就可以看到她們倆的活動了。(住院提示,走哪兒,自己的包也要隨身帶著,?面放著手機,少放點錢,帶本書什麼的,除非交給自己的親屬,現在醫院?面偷東西的太多了)



接下來,B指劃著我的身體,告訴A,這是胃,這是肝,這是腸。。。。。。。。



我注意到A的眼神有些不定,老往我下麵瞅。



然後B告訴她,這是陰J,這是陰囊。。。。又手握著我的YJ,告訴A,哪兒是尿道口,哪兒是輸尿管,哪兒是輸精管,哪兒是睾丸。。。。。。反正是給上了一堂非常詳細的生理衛生課,我也借此機會,補補以前老師沒講的課。



這個時候,我只覺得,YJ越來越硬,開始有點想要射的衝動。



我看A的眼神,也有點迷離,B還在滔滔不絕的賣弄著知識。。。。。



“好了,你還有什麼問題嗎?”B問道



“啊。”A好象是突然醒過來似的,“哦,沒有了”



“好了,謝謝你”B很客氣地對我說。



這就完了呀。還好,剛才沒有射,要不然,就丟死人了。我接著就提起褲子,準備出去。



B說:“你自己弄點開水,一會兒過來灌腸。”



一會兒,我倒了壺開水,放處置室,就跑去找B,“好了,我打好水了”



“你多拿些手紙,上處置室等著吧。”



大約過了一刻鍾,A和B又進來了。



B進來就說“把褲子脫了,側身躺著”。又是脫褲子,哎,要不說護士不能娶嘛,見個男人就叫脫褲子。



我老老實實的,把褲子褪到膝蓋,側身躺下。



B用開水,兌了一些涼水,又試試水溫,兌好後,加了些油狀東西在?面,拉過一個吊瓶架,把這些都掛架子上。



一隻手拿著管子的一頭,另一隻手使勁分開我的PP,“別緊張,放鬆,你一緊張,肛門太緊,插不進去”。



廢話,頭一次讓人插屁眼,不緊張才怪。我心?想著。接著,就感覺涼涼的塑膠管在我屁眼那?,開始往?面插。“疼!”,我這人,尤其怕疼。



“放鬆點,你越緊張越疼,管子挺細的,你放鬆就沒事兒了”



於是我只好心?數著1,2,3,4,。。。。。。一邊配合著深呼吸。一會兒,就感覺管子插進來了,別說,放鬆之後,反正不疼了。



這時候B還不忘給A上課“你看,往?插的時候,要小心點,動作要輕,插進去大約15釐米就行了。。。。。好了,放水”



接著,我就感覺,水從管子?往腸子?流,那種感覺非常奇特,首先就是想要大便。



B好象知道我在想什麼,“你忍著點,要把這包水灌完,你再躺十幾分鐘,實在憋不住了,再起來上廁所,要來回這麼四五次,直到拉出來的都乾淨了才行。”



強烈的便意充斥著我的神經,我只好忍。。。忍。。。忍。。。。



終於,水全部放完,都灌進我的肚子。B對A說:“你在這?看著,我上外面”



我慢慢發現,越是不想它,越能忍,越想便,就越覺得忍不住。自己給自己哼著小曲,就這麼躺了大約二十分鐘,突然之間,便意非常強烈,我立馬沖進廁所,一通好拉(此處省略一點,不影響各位的心情了)



休息了一會兒,我找B:“好了,第二次吧”



這次,B卻沒有操作,讓A來,就這麼,來了第二次。



第三次,B直接就跑休息室?不出來了,估計是跟值班的醫生調情去了。哼!



A說:我給你弄吧,讓老師休息一會兒。



拉了兩次,我也尋思出門道了,水流慢一些,這樣便意就不那麼強了,而且,最好腦袋?面想別的事。



這次,A在調水溫的時候,說“大哥,剛才B老師講的,我沒全記住,能不能再讓我復習一下?”



我一想,有戲?“行呀,不過你能不能把門鎖上,萬一進來人了,不好。”



A走過去,把門鎖上,回過頭來,我已經躺在床上了。



A這次沒有戴口罩,紅著臉說“大哥,你的褲子。。。。。”



這時候,我才發現,沒脫褲子,自己動手把褲子脫了。拉了兩趟,YJ早就拉軟了。



A說“你的東西小了。”



“天天頂著,多累,所以不用的時候,就要收回來”



“怎麼會這樣呢,一會兒大一會兒小的”



“你不知道吧,孫悟空的精箍棒,就這麼來的。”



“胡說,你倒挺能編的。還能現硬起來嗎?”



“你用手摸摸試試,一會兒就會硬起來的。”其實說這話的時候,我也很沒有底氣,剛拉了兩趟,好漢還架不住三泡屎呢。但願我的YJ給我長臉吧。



A真的手用開始摸起來,手法很不熟練,只知道摸摸YJ,摸摸陰囊,也知道用手握著YJ,擼下包皮。慢慢地,我的YJ又有感覺,開始硬起來了。



“你還是處女吧”,我冷不丁的問。



“嗯。”A把頭埋得很底,我幾乎都能感覺她喘出來的氣吹在我的YJ上。



“前面這個口,就是你尿的地方吧。”



“應該是吧,也是射精的地方。你還沒見過男的射精吧”



“嗯。”



“那你想看看嗎?”問這話的時候,我是抱著英勇就義的心情。誰知道,她不回答。不回答就是默認。“你想看也行,你就這麼慢慢地上下活動,最好,你能給我些刺激,這樣可以快點。”



“什麼刺激?”



“讓我看看你的東西呀,比如胸”



“嗯,不好,萬一B老師進來,就不好了”



“你不是把門鎖了嘛?”



“她有鑰匙的”



我想,為了她的前途,咱也別勉強了吧,萬一真讓B給撞上,A也就不用幹了。



就這麼,A給我慢慢地摸著,慢慢地擼著。我也就隔著護士服,伸手摸著她的胸。



沒想到,只是摸胸,她就抖得厲害,看來真的是個處女了。



“是不是你下麵也濕了?”



“嗯”,聲音小的跟蚊子叫似的。



“想不想要呀?”



“不行的,我得給老公留著。”



我們就這麼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後來,我射出來了,也沒提前告訴她,都射在她的護士服上。把她嚇了一大跳,趕緊用水沖洗。



再後來,我又灌了兩次腸,拉得我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A還是非常溫柔地,扶我上床休息。那時候,根本就沒有想過夜?再占她的便宜,躺在床上,感覺渾身無力。第二天手術,手術完後幾天,她給我換過吊瓶,給我換過床單,撥過尿管,但一直沒有機會再單獨一起了,而且,手術之後的我非常虛弱,什麼也不知道。



再後來,我拆線。臨出院時,她幫我收拾東西,我偷偷地問她手機號,她沒告訴我。只說了一句“謝謝你”。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