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文学
激情文学

【经典】一家人的快乐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一家人的快乐

一家人的快乐

究竟是谁令她懂得享受性爱的欢愉呢说起来应从谭雪梅十六岁时说起。当年的谭雪梅正值发育时期,在中学即将毕业时还不好好学习,天天和些不三不四的男生吃喝玩乐,想考重点高中根本沒门,但由于她自身条件好,身材不但苗条修长,而且人长的也漂亮,高高的个子,修长的腿,纤细的柳腰,红吐吐的嘴。当年的她一眼就被艺校的哪个色鬼校长陈育德给相中了,认她作了他的幹女儿不说,还破格录取了她进入了艺术学校。

有了这层关系,这个色鬼陈育德便实施了下一步计划,他让谭雪梅直接住在了他的家,说是爲了她的学习生活方便,其实就是爲了奸淫这美丽可人的美人儿。

这一天,谭雪梅刚完成了期终试,当她怀着轻松的心情,步履轻盈的在操场中走过,当时在场的男生,纷纷将目光投向这个丰满的女生身上。

“快看!她不就是那个校花谭雪梅看她那两条腿多美啊!”

“真的是她啊!她的那双奶子可真够大,真想试试可否一手抓着……”

“你的手那麽小,最多只可用来插插他的小妹妹吧,哈!”

那些男生色迷迷的眼光,看在谭雪梅的眼,只觉十分可笑。她拉一拉上衣使上围更更澄挤衣欲裂之势,诱得那群男生的肉棒不其然硬了起来。谭雪梅一边心取笑这群男生,一边向幹爹陈育德家走去。谭雪梅的丰胸长腿,实在能令天下男性心神荡漾,包括……谭雪梅回到家中,看见幹爹正在阅报,于是她走到她幹爹的身傍依偎着他。

“小梅,幹吗一回到家便向爸爸撒娇呀你的期考考的怎麽样”谭雪梅嘟噜着小嘴说:“不好,我的形体考试还可以,可是我的理论考试考的一团糟,爸,你能不能找人给我个及格啊”说着一边摇晃着幹爹的胳膊。

“爸, 好不好吗我求你了。”

“哈哈!原来有目的所以向老爸撒娇,好吧我问问人家行不行!如果不行就算了”

“我不依……人家不及格会很难看的,再说你这个当父亲的也很沒面子啊,求求你啊,爸~爸~”

“唔……好了……好了……老爸始终敌不我的好女儿,那我向他们说一下吧!”

“太好了!爸爸,我好爱你!”

此时谭雪梅紧紧的拥抱着父亲,丰满的奶子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使这个老色鬼又一次産生一个又一个奸淫这个可人的念头。谭雪梅离开了他的怀,走到房中更衣,这个老色鬼仍然回味那种少女乳房的弹性,心的淫念更加旺盛……他幻想着于房中的美人正在房中脱下乳罩,两个丰满的肉球暴露在空气中,然后双手抱着一双乳房,淫乱地揉搓着粉红色的乳头……他幻想与这位美人做出一个又一个淫秽的动作,他的肉棒迅速硬挺的勃起,这个欲火旺盛的色鬼只好回到房中以自己的手去解决性欲。

“啊……小梅啊……爸爸很想幹你,很想幹你……”

他已经不是初次想对她有淫秽的念头。自从他第一次见到谭雪梅时,那种想奸淫她的念头变油然而起,今天想奸淫她的欲念已越来越盛。尤其每天家中只剩他们二人,朝夕相对,每次雪梅的乳房随着轻盈的步伐在他面前走过,他真的恨不得立即推倒她在餐桌上好好幹一顿!

现在他已经泄射了,可是他的欲火还未能平伏下来,他的阴茎还硬挺着。他的欲念现在只能从这位美人身上发泄,于是他一步一步走到雪梅的房间……这时的小雪梅已换上睡衣,准备小睡片刻,突然房门打开来,来人正是她的幹爹------哪个色鬼校长陈育德……此时的她睡衣内沒有戴上奶罩,那两粒奶头不规矩的突了出来,看在这老色鬼的眼,真是无比诱惑的景象。

“爸爸什麽事呀”

“小梅,你爱爸爸吗”此时他用强壮的双臂把谭雪梅一把拥入怀。

“啊……我很爱很爱你啊爸爸!”谭雪梅被父亲紧紧的抱着,心有一种无比的安全感,还有一种春心荡漾的感觉。她想有这麽一个幹爹做爲自己的靠山,我还有什麽可怕的呢。

她已是一个十八岁的女生,对性爱十分好奇及渴望。她可能是天生有一种淫乱的特质,此时谭雪梅的内心竟有一种想与这位半大老头子作爱的念头。

在这狭小的房间,陈育德欲火高涨,女儿欲拒还迎,一切道德伦常,两人已开始抛诸脑后……“小梅,爸爸……很想你的身体啊……”说着他的手已游进谭雪梅的睡衣内。

谭雪梅一时也未能确认自己是否真的愿意献身给父亲,只好强作抗拒:“爸爸……不行……这是乱伦呀……”

“乱伦”二字听在他的耳,简直是世上最挑逗的词语,尤其出在自己她口中,他不就是每天都渴望与女儿乱伦吗他的欲火更加高涨,向女儿来一个热吻,双手向女儿的乳房爱抚。

“不宝贝,这不是乱伦,我们又不是亲生父女,沒事的”

谭雪梅在这老色鬼熟练的爱抚下,也开始发情起来,她发现原来给男人爱抚是如此畅快的,于是她也全情投入,接受父亲带给他禁忌的快乐。

看见这可人儿已放开一切去接受自己,他也毫不顾虑地快速脱去这美人的衣服,作爲长辈的他现在要带给这位美女最大的快乐,当他看到雪梅那高挺而丰满的乳房时,他已完全地着了魔。

“小梅,你的乳房真的很美!”

“爸爸別取笑我吧!我的奶奶还沒发育完全呢。”谭雪梅像是很不服气,扁起小嘴,确是十分可爱。

“那……那……现在让爸爸给你把奶奶搓大!”

“爸爸,你好坏唷!”

两父女在床上打情骂悄,好不温馨。他享用完女儿的乳房,便伸手摸向女儿的禁地。当他脱去女儿的内裤,只见那片未经开垦的处女地正向着他招手,渴求他的开垦,那个小小桃园洞虽紧密地合拢,但四周已流水淙淙,此情此景真的非常诱人。

他脱掉裤子,让膨胀得疼痛的肉棒松一松气。谭雪梅看到幹爹那粗大的肉棒,因爲害羞而不敢正视,但又偷偷瞄一两眼,心中幻想着被这诱人的肉茎在小穴内抽动会有多快慰,她真是淫荡的小女生。他也急不及待张开女儿修长的双腿,把肉茎缓缓的沒入女儿的小穴。

“小梅,感觉如何爸爸的肉棒已进了少许。”

“小梅觉得……有点疼痛……又有些舒服……啊……”

父亲正在把女儿带向性爱的快乐,他的肉茎在女儿的处女地内,真是又紧迫又温暖,他要把更多的快乐带给女儿及自己,于是把心一横一口气把阴茎插得更深。

“啊……爸爸……好痛……小梅的下面很痛……求你快停……我还是处女啊……”

此时的陈育德做梦也沒想到这位可爱的美人竟然是处女,听到这他下面的大鸡吧如同铁棒一般坚硬。“宝贝啊……爸爸……现在要带给你快乐,忍耐一点好吗”

说着他开始在女儿下体抽插着,并用手爱抚着女儿的阴核。谭雪梅在父亲的沖刺之下,慢慢由痛楚转化爲一阵阵骚麻的快感,使她情不自禁地抱着在了陈育德的身上。

“啊啊……爸爸……你……你轻点好吗……很难受……但又很舒服……啊啊……”

“我的好女儿已懂得享受高潮了吗真是个淫荡的女儿……”

“爸爸別笑小梅……啊啊……人家的确觉得很舒服……”

“是谁幹什麽令小梅如此舒服呢”

“噢噢……啊……爸爸真……坏……啊……要小梅说髒话……是爸爸的大鸡鸡幹得小梅很舒服……啊……爸爸的……鸡鸡好坏……一时前后,一时左右,一时在打转,你想幹坏小梅的……”

“幹坏小梅的什麽”

“啊啊……爸爸真的好坏……”

雪梅的表情却虽然害羞,但身体却欣然地迎接着父亲的抽送,谭雪梅在父亲淫秽的抽送之下达到了高潮,紧紧地抱着父亲。他亦感到女儿的密穴开始收缩并吸紧他的肉棒,于是把肉棒送得更深,此时女儿的阴道涌出大量的阴液,刺激着他的龟头,他终忍耐不住喷射出浓浓的精液在女儿的子宫深处。

“小梅……你觉得舒服吗”

“啊刚才我觉得好奇怪啊……又骚又麻……当爸爸的……射进来时,小梅觉得像升天般舒服。”

“那叫作高潮,很少女孩会在第一次作爱达到高潮,而且还这般强烈,刚才爸爸被小梅的蜜穴夹得很爽呢!”

此时他从女儿身上抽出开始软下的肉棒,那些阴液、精液和处女血缓缓从小梅的蜜穴涌出来,有几多个父亲可以看到自己的精液从女儿的蜜穴流出来的景象呢看到这种淫乱景象,他的肉棒又已蠢蠢欲动。

“小梅……让爸爸再爱你多一次好吗”

“爸爸……”

谭雪梅沒有回答,她已完全把身体交给这位有权有势的幹爹了,她想以后也好依靠他作爲自己的靠山,任由他带给自己性爱的乐趣。

经过了一个淫乱的下午,他们父女两人的关系已彻底改变,变成一对被性爱控制着的情侣,一次又一次禁忌的乱伦性爱,给他们享受到性爱真正的乐趣。

谭雪梅的身体在陈育德的开垦下更趋成熟诱人,她亦在幹爹的调教下懂得令男人快乐的方法,每一次的性爱也使幹爹疯狂。她天生的淫荡特质就这此时被自己幹爹诱发了出来。

一天刚从外面打完网球回来的谭雪梅,身穿贴身的上衣,还一件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丰胸美腿,加上运动过后香汗淋漓,看在陈育德的眼,真是个骚荡的美女。

“啊……爸爸……不要呀……小梅刚打球回来……满身大汗……不要啊待小梅先洗洗澡再给爸爸幹呀……好吗”

“小梅,爸爸看到你这身打扮便按捺不住了,让爸爸带你升天吧!”父亲双手早已伸进雪梅的上衣,温柔地揉搓着两只白嫩的肉球,他知道这种揉搓乳房的挑逗,这位美人儿一定受不了。

“哎哟……爸爸……你弄得人家很难受……啊啊……”

“难受吗那麽爸爸不弄了,你乖乖地洗澡吧!”

“啊啊……不要停……女儿要……要呀……啊啊……”

“我的好女儿,你要什麽呀快说给爸爸知道。”

“啊啊……我……我要爹地的大鸡巴……快幹你淫荡的女儿吧……啊啊……人家已受不了……”

陈育德的手在雪梅的小穴挖弄,谭雪梅被幹爹熟练的手弄得死去活来,淫水大量的涌出来。这对欲火高烧的父女,使这狭小的浴室,充满着淫乱的气氛。

陈育德见时机成熟,便坐在马桶上,示意雪梅坐在他的大腿上。谭雪梅看到幹爹那竖起得笔直的肉棒,自然急不及待的坐上去,用手握着幹爹的阴茎,慢慢的沒入自己那热乎乎的蜜穴内。幹爹的肉棒进入了一半,谭雪梅觉得无比的充实,她缓缓地扭动着臀部,只觉那热乎乎的大龟头磨擦着自己的阴道璧,给她一阵阵痒丝丝的快感,她于是加快扭动腰枝及臀部,务求带来更大的快感!

“啊啊……呀呀……啊爽爽……噢噢……爸爸……啊啊啊……”

谭雪梅的美乳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地跳动,陈育德伸出双手去品尝着这饱满柔软的双峰,手中不停揉搓着这对高耸挺拔的乳房,他感觉到她的奶子好像比以往大了,这全靠他每天对女儿所做的“揉乳体操”呢!看着女儿一身美白嫩肉,和淫荡地扭动腰枝的景象,使他的在幹女儿紧迫的蜜小穴内的肉棒更加胀大起来。

“啊……爸爸的鸡爸又胀大起来,呀……顶得人家骚骚的……啊啊啊……”

雪梅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使身体带来更大快感,陈育德已受不了女儿这种淫荡的动作,决意反客爲主,抱起骚荡的女儿,示意她扶在浴缸边沿,以狗相幹的姿势狠狠地幹这淫荡女儿。

“呀……太好了……爸爸啊……噢噢……这姿势真的幹死小梅了……啊……这一下好爽……啊啊……”

谭雪梅在幹爹的强劲抽送中很快便带来高潮,粗大的肉棒真的爲她带来强烈的快感,阴道内産生大量淫水,洒在了陈育德的阴茎上,刺激着他马上把肉棒抽出,把大量的精液喷射在女儿的美臀上。

他抽身退后坐在马桶,看着女儿经过性爱高潮后的美态,这时的谭雪梅还蹲在地上双手扶着浴缸边,背部完美的曲缐盡现眼前,那双奶子垂了下来,随着她的娇喘微微震动,他刚泄射出来的精液慢慢从那个浑圆的臀部上流下来,沿着肛门及给他插得还未合拢的阴道口流到地上,此刻眼前的这位美女,又有另一种诱人的美态。

“小梅,你现在可以洗澡了。”

“爸爸……不如我们一起洗吧……”

要想人不知,除非你莫爲,天下沒有不透风的墙,学校的教职工中很快传出了谭雪梅和她幹爹的暖味关系,风言风语也很快传到了谭雪梅的父母耳中,爲了不让人家说閑话,谭宝利决定让女儿回家住。

但是此事却受到了陈育德和谭雪梅的极力反对,陈育德说雪梅在他那有利于她的成长与成材,谭雪梅说在她幹爹那她上学方便。

其实这时的谭宝利的心中却有着另一帆打算,他现在不光是爲了谭雪梅的名声,而是爲了自己,爲了自己也能享受享受这美丽的俏娇娃。他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委屈,长这麽大他连她的奶子都沒摸过,就这麽让人家给操了。

经过多番考虑与争取之后,他终于把谭雪梅接回了家,也好实施他自己下一步的罪恶计划。他决定提前办理退休,放下单位上的包袱。

由于回到了家谭雪梅与幹爹陈育德已不能像以前那样每天胡混。尝过性爱欢愉的谭雪梅,现在沒有了幹爹每天与她胡混,心像有千万蚂蚁咬一般,性爱这回事常常在这18岁的小女生的脑海中徘徊。这个小淫娃每天在家中当她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时,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沖动,真想扑上前紧紧拥着他,与他热烈亲热一帆,但无奈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令这个小女生的欲念无从发泄。

星期三的下午,学校的文艺演出刚刚完,装还沒来的急泻谭雪梅便就急匆匆地往家赶。因爲今天早上父亲打电话说他不小心扭伤了左脚。她现在还不知道父亲的脚扭的怎麽样呢,于是心急火燎地往家赶……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家门前。

“爸爸,我是小梅,我回来了。”

“请等一下,我去开门给你进来。”

当谭宝利将门打开后,眼前这个少女的打扮令他眼前一亮,原来谭雪梅身穿一件贴身的吊带小背心,乳房的弧形曲缐表露无遗,脸上还画了淡淡的装,更显的娇嫩迷人。

“小梅果然有老婆的遗传,身材一样辣!”

谭雪梅发现爸爸色情的眼光集中在自己的乳房上,感到一阵尴尬,但同时她亦发现爸爸的裤裆隆起了,谭雪梅顿时心神一荡,唿吸亦变得急速,乳房以随着唿吸轻轻上下跌荡,很是诱人。

看在爸爸的眼中,只觉这个淫荡的小娃儿不知羞耻的诱惑着他,由于他丧妻后性欲无从发泄,现今面对这个小辣妹真令他欲火高烧。但他呢也不敢太放肆,她始终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万一她不从怎麽办。谭雪梅亦察觉到爸爸对她的心意,何况她自己也有急切的性需要,倒不如让他在自己身上发一炮吧!但他呢也不敢太造次了,所以也只是试探性地接近父亲。

“小梅,爸爸想到房间内更衣,你可否扶我一把呢”

此时谭雪梅好像领悟到爸爸的心意,二话不说便上前用手轻扶爸爸的腰,慢慢扶着他走向房间,此时雪梅的一双鼓胀的奶子有意无意的抵在爸爸的身上,少女柔软的乳肉顶得爸爸心痒痒的,谭宝利乘机伸手去轻轻放在女儿谭雪梅的纤腰,希望试探她的心意。谭雪梅被爸爸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而爸爸的手轻轻在她的腰间活动,弄的她开始春心荡漾,亦了解爸爸的用意,身体不禁贴得更近。谭雪梅这种举动使爸爸心不禁喜出望外,好色的手已游动到谭雪梅的美臀,不一会两人已走到房内。

房内的二人已急不及待地互相爱抚,爸爸坐在床边,示意谭雪梅张开双腿骑在他的大腿上,谭雪梅带点尴尬地照办,她的阴阜隔着内裤、裙子、爸爸的睡裤及内裤顶着爸爸的肉棒,爸爸肉棒又热又粗,诱得谭雪梅心痒痒,下体亦同样痒痒的,令她不禁轻摆腰枝,磨擦着那根诱人的肉棒。面对着丰乳美臀的少女,加上少女骚荡的举动,使爸爸的肉棒更进一步的膨胀!

两人的欲火燃烧到极点,谭雪梅离开爸爸的身体,好让他躺在床上,并由雪梅替他脱下紧紧的内裤。然后谭雪梅也脱下内裤,慢慢地坐在爸爸朝天的肉棒上。虽然爸爸六寸长的肉棒不及幹爹的粗大,但对这个初开苞不久的女生已有说不出的受用!在爸爸身上的她上下摇动,媚目半闭快感一浪一浪沖击在她的小穴。

“啊啊……爸爸弄得人家小穴骚骚麻麻的,噢噢……好坏的家伙……啊啊啊啊……”

“想不到从小到大也是个乖乖女的小梅,在床上是如此骚荡的!”

“啊啊……都是爸爸的坏家伙害的,顶得人家骚骚的……噢!……这一下真爽……”

爸爸拉下她背心的领口,再脱下奶罩,好好地观赏她的一双美乳,只见两只丰满而雪白的乳峰随着谭雪梅的活动上下乱跳,很是诱人,爸爸伸手抓紧这双淫乳,肆意揉搓一番。谭雪梅正享受着爸爸的肉棒在小穴内抽插着的骚麻快感,与及爱抚乳房的舒畅感觉,她把上身向前倾,双手抓着爸爸的腰间,然后前后摇动着自己的美臀。

“啊啊……爸爸……啊啊……很爽啊……”

当谭雪梅到达高潮之际,爸爸也示意她快将要爆发,于是雪梅堤体脱离爸爸的肉棒,然后将玉手放在这跟胀得发紫的肉棒上下套动,不一会便爆射出浓浓的精液,弄得谭雪梅的脸上,乳房上及小腹上满是白污。享受过高潮的谭雪梅,伏在爸爸身上,一双丰乳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二人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到了晚上谭雪梅的母亲回到家中,母亲觉得她变得容光焕发,一时间还不明白是什麽原因。

自此之后,姜焕杏便常在幹爹与她爸爸之间享受着这荒唐的性爱。

光阴似箭,很快毕业分配了,由于主管分配的是她的幹爹,她单位肯定是错不了,她被分配到了市艺术团工作,这年头只有个牌子,沒有实本事也不行,有能力还得有人照着,她虽然工作十分努力,但是还是得不到重用,有些演出的主角根本轮不到她的头上,虽然她很卖力……最近几天,团就开始编排一个节目,是在国庆五十周年联欢晚会上表演的大型舞蹈《天香鸣玉》,这可是每个表演者梦寐以求的表演机会啊。雪梅虽然对自己的舞技很有信心,但毕竟在这个论资排辈的社会,新人是难有这种机会的。更何况自己沒有后台。

这时谭雪梅突然想起一个人,那就是她的陈育德幹爹陈育德,他是本市演艺界顶顶有名的人物,再说他和市的领导又十分地熟悉,找他帮忙肯定沒问题。于是她把自己精心地打扮了一番,便来到了幹爹的家。她来到门口之后见门沒关,于是推门便进来了。此时的陈育德正作正在屋看电视。忽然见眼前的这位绝色玉人,身材纤秀苗条、婷婷玉立,一件淡青色的宽松休閑上装,一条青色的中裙,一双白色的高跟鞋,顔色稍深的青色中裙质地像是丝绸一类,给人一种柔和的美感。颈间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粉耀生辉,那如光如玉的晶莹光泽再配上她那美如天仙、天姿国色的绝伦丽色和吹弹得破般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一头如云的乌黑秀发自然写意地披散在肩后,只在颈间用一根白底素花的发箍扎挽在一起,浑身给人一种松散适度、淡淡温馨与浪漫的复合韵味,几乎未经装饰就散发出一种强烈至极的震憾之美。那是一种少女人独有的妩媚风情与清纯少女那特有的娇柔之美完美地揉合在一起的一种梦幻诗韵般的美,一种惹人轻怜蜜爱的神秘之美。

这时的陈育德还以爲是仙女下凡呢,他正看的出神呢,谭雪梅叫到:“爸爸,你怎麽了爸--爸你怎麽了……”这时陈育德才回过神来。“啊啊是雪梅啊……你怎麽有空来了”说着但是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却在雪梅的胸前扫来扫去。

“爸,这不是快过节了,我来看看你,再说我也有事要有求于你。”

“什麽事”

“国庆节市要举行文艺汇演,我想主演一个节目,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你能帮我吗”

“就这麽点小事,沒问题,我和你们团长很熟的。”

他看见眼前的绝色丽人脸含羞涩,桃腮晕红,心好一阵兴奋。说着就走上前一把拉住丽人雪白粉嫩的一双可爱小手说:“雪梅,你知道吗爸爸这几天是多麽地想你吗你的事我一定会给你办好的,你就放心吧!”

“谢--谢--你--爸爸,我太爱你了”说着搂着陈育德的脖子,在他脸上就亲了一口。雪梅的一双鼓胀的奶子有意无意的抵在幹爹的身上,少女柔软的乳肉顶得陈育德春心荡漾,欲火高涨。双手也顺势搂着雪梅的杨柳细腰。一只手直接就往雪梅的腰间滑进去。并贪婪的亲吻雪梅的粉颈、耳朵,她轻轻的哼吟几声,接着陈育德伸手要解开她胸前白色上衣的钮扣,但钮扣太紧,陈育德有些心急,只能胡乱抓着奶子。狂吻了一阵后,陈育德突然停止了,两眼直视了雪梅一会,他是越看越爱怜,一弯腰,抱起雪梅便奔向卧室。并顺势把雪梅压在身下。他的手也沒閑着,一只手搂着雪梅的娇躯,另一只手开始脱雪梅的衣服,当他解小雪梅开胸前的纽扣,脱下粉红色的胸罩时,她的两颗豪乳立刻跳了出来,在陈育德的面前炫耀弹跳着,雪白光滑的奶子在光缐照射下美极了,陈育德伸手握住她胸前高耸丰满的乳房,轻搓细揉的爱抚着,雪梅把眼睛紧闭着,任由陈育德玩弄着玉乳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