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永夜(1-10)

发布时间:2019-09-27浏览: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



下午五點,城市?開始熱鬧起來,趕著回家的人們紛紛離開單位,道路上一

片熙熙攘攘,但是這一切都跟沈晴沒有關係,她此刻正坐在一間賓館房間?的床

上往身上套著胸罩,赤裸的雙腿向兩邊分開,白濁的液體從仍舊張開的洞口?流

出來沾濕了身下的床單。



房門「砰」的一聲關上,沈晴知道那是張軍離開的聲音,她的子宮?現在正

充滿著張軍留下來的精液,這是件很恥辱的事情,因為張軍並不是他的丈夫,而

且沈晴很清楚張軍也從未把她當成過情人,在張軍眼?沈晴就是一個泄慾的工具,

除此之外什麽都算不上。



擦幹凈自己的下體穿好衣服,沈晴走出賓館的時候又恢復了往常端莊的形象,

作為一個高中教師,無論是穿著還是氣質,沈晴都有著其他同事羨慕卻無法模仿

的優勢。



沈晴今年二十八歲,成熟女人的風韻和少女的亮麗在她身上完美地結合在一

起,每次走在路上總會吸引往來人們的目光,男人自不必說,就連女人也會忍不

住投來嫉妒的眼神。



他的丈夫叫呂桐,原本是刑警隊的一名普通刑警,也是沈晴的中學同學,四

年前沈晴大學畢業之後就嫁給了這個相戀多年的男友,郎才女貌本該是幸福生活

的開始,可惜一年前呂桐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頭部遭到了重創,現在除了吃飯和睡

覺幾乎什麽都做不了,甚至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沈晴有時候會想呂桐可能都

已經不再認得自己了。



不是沒想過離婚,可是沈晴始終捨不得離開這個愛了多年的男人,她的心?

一直存在著一絲幻想,幻想有一天早上醒來呂桐會跟以前一樣給她做好早飯用他

們之間特有的稱呼叫她起床。



不過這衹能是沈晴的幻想,呂桐的病始終沒有起色,自己又要上班不能時時

刻刻照顧他,沈晴衹好雇了一個姓李的阿姨來伺候呂桐,好在李阿姨是個心腸極

好的婆婆,經過多半年的相處,沈晴已經將李阿姨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至于張軍,每次想到這個人的時候沈晴的心?都充滿恨意,那是一個下著雨

的夜晚,沈晴回家時這個野蠻的男人滿身酒氣地出現在她家的門口,然後就在那

條陰暗的樓道?強暴了她,當時的雨聲很大,沈晴微弱的叫喊聲完全被淹沒在嘈

雜的大雨?。



沒有報警,因為張軍就是警察,而且還是這個小城市?分管刑偵的副局長,

用張軍後來的話說,他是在代表局?慰問呂桐的時候看上了這個下屬的老婆,而

那天的酒醉正好刺激了他的慾望,他並不擔心沈晴會做出什麽,雖然還做不到一

手遮天,但他這個人大主任的堂弟至少可以遮住這?的大半個天。



有了那晚的經歷,張軍每次慾望發作的時候都會叫沈晴出來,沈晴當然不想

跟張軍繼續扯上關係,可在張軍有一次開著警車把她從教室?叫出來之後她便衹

能接受這個現實,如果不順從這個男人,自己衹怕很難再在學校?呆下去,甚至

很難在這個城市生活下去。



當然張軍的要求也很簡單,每次把沈晴帶到賓館都是直接扒光沈晴的衣服直

接闖進她的身體,最初的幾次沈晴會在事後哭泣,到了後來每次被張軍姦淫的時

候沈晴會想象自己衹是一個木偶,這樣她至少不會感到那麽羞恥,這次也是一樣。



回到家?,吃過李阿姨準備的晚飯,沈晴進房看了看呂桐,呂桐躺在床上雙

眼緊閉,看去似乎已經睡著,出了臥室,沈晴回到自己的房間,自從跟張軍發生

關係之後,沈晴已不再跟呂桐睡在一個房間,至于理由她自己也說不清。



打開筆記本,沈晴隨便點看著網頁,過了一會兒,聊天軟件的圖標跳了起來,

移動鼠標打開對話框,沈晴發現是自己的學生群?孩子們正在閑聊,內容不外乎

今天的作業太多等等內容。



當初建立這個群的時候主要是為了給學生們解答一些問題,沈晴並不想管孩

子們的其他事,所以即使在線她也很少說話,又看了幾條新聞,圖標再次閃動了

兩下,這次是一個臨時會話的信息,對方也是他的學生,叫張凱。



「老師,我想跟妳說件事。」這是張凱發來的內容。



「什麽事?」沈晴回了一句。



張凱的消息很快發了過來:「老師妳認識我堂叔嗎?」



「妳堂叔是誰?」沈晴繼續回話。



「張軍,公安局副局長。」張凱的這條信息震得沈晴頭皮發麻。



「哦,我們是朋友。」沈晴很不情願地發了一句。



「算了吧老師,妳看看這是什麽?」張凱的文字後面附過來一張照片。



看到這張照片,沈晴的腦子頓時一片空白。



照片上的女人躺在床上分著雙腿,白皙豐腴的肌膚嫩得幾乎要滴出水來,圓

圓的乳房上兩顆粉紅色的乳頭堅硬地挺立著,下體稀疏的陰毛包繞著恥丘,陰唇

分貼在兩條腿上,打開的陰道口?滿是白色的漿液。



這是自己前幾天被姦淫之後張軍拍下來的,怎麽會到了張凱的手??



「老師……」可能是因為沈晴半天沒有回話,張凱又發來一個消息,「妳還

在吧?」



「妳怎麽會有這種東西?」沈晴發出這句話的時候渾身都在顫抖。



「打字太累,視頻聊吧。」張凱發了一句。



「不!」沈晴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回復出去。



張凱的信息再次發來:「老師要是不願意我可把這張照片發到群?去了…



…「



「不行!」沈晴馬上回應道。



張凱沒有再發信息,這次發來的是一個視頻邀請。



沈晴的手按在鼠標上,臉色白色嚇人,鼠標的箭頭在屏幕上轉了很久,終于

還是點了接受的按鈕。



張凱的模樣馬上出現在屏幕上,年輕的臉上帶著一種無法形容的笑意:「老

師就別裝了,這種照片都拍了還怕什麽?」



「妳是從哪弄來的照片?」沈晴的聲音中透著不安。



「從我堂叔那?啊。」張凱笑了笑,「他今天來跟我爸喝酒,我玩他手機發

現的,可惜衹有這麽一張。」



「妳……別說出去。」沈晴的聲音變成了哀求。



「那就要看老師怎麽做了。」張凱對著電腦這邊的沈晴說道,「反正我現在

也沒事,老師給我跳段舞吧。」



「我不會……」沈晴小聲說著。



「那也沒關係,這樣吧,老師把衣服脫了,我看看老師的奶子是不是真像照

片上那麽大。」張凱無恥地笑了起來。



「不……不行。」沈晴側過頭不敢去看張凱的臉,「妳還是學生……」



「學生怎麽了?」張凱顯得有些不耐煩,「別以為我什麽都不懂,班?那幾

個騷貨哪個我沒玩過,妳要是再不脫衣服我就把照片發過去了!」



「不要!」沈晴幾乎是喊了出來,接著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低低說道,「我

脫……」



她此刻穿著一套簡單的碎花睡衣,上衣?沒穿胸罩,解開扣子的時候沈晴覺

得自己的臉跟發了高燒一樣的熱,衣裳落在一旁,沈晴用雙臂護住自己的乳房,

把頭深深埋在胸口。



「這麽擋著我怎麽看得清?」張凱斜著眼睛,「把手拿開,湊到鏡頭前來。」



聽到張凱的話,沈晴偷眼看了看自己的學生,淚水在眼眶?打著轉:「妳不

能……」



「別羅嗦了。」張凱提高聲音,「脫都脫了,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把奶子

湊過來給我看看!」



「我……」沈晴抽泣了一聲,放下手臂,兩個乳房馬上從懷?跳出來,在鏡

頭前搖晃著。



「比照片上的好嘛!」屏幕上張凱的眼睛幾乎發了光,死死盯著這邊沈晴的

動作。



「看完了嗎?」沈晴拉起衣服,「我可以穿上嗎?」



「穿妳媽啊!」張凱罵了一聲,「摸妳的奶子給我看看!」



沈晴還是低著頭,像沒有聽見張凱的話。



「再抹蹭我可真發了!」張凱威脅著沈晴。



想到如果張凱真把自己的照片發給學生們的後果,沈晴打了一個冷顫,木然

伸出手托起自己的乳房,輕輕晃了晃。



「這就對了!」張凱接著道,「往後坐坐,把褲子脫了。」



這是沈晴已經想到的結果,可是此刻已經不可能拒絕,她向後移動了一下椅

子,站起身脫掉了睡褲,脫內褲的時候沈晴猶豫了一下,可在張凱又罵了一句之

後她終于把那條裸色的內褲從自己的屁股上褪了下來。



赤裸著身體站在電腦前,沈晴覺得自己似乎要窒息,這種難堪是她從來不曾

有過的,即使在被張軍姦淫的時候她還希望著自己的處境也許可以有所改變,沒

想到……



「老師還是坐下吧。」張凱的聲音再一次傳來,「坐下分開腿,讓我看看老

師的騷洞!」



沈晴這時已經完全喪失了抵抗的勇氣,如同玩偶一樣坐到椅子上把修長的雙

腿分開,打開的私處兩片陰唇聚攏在一起很像含苞慾放的花瓣。



「動動攝像頭。」張凱馬上說道,「看不清楚!」



聽到張凱命令般的口吻,沈晴移動了一下筆記本,把攝像頭對準她的陰部。



「真是漂亮!」張凱嘿嘿笑了起來,「把陰唇分開,看不到洞口啊。」



咬著嘴唇,沈晴的淚水滴落到身上,她用手指抿開自己兩片粉嫩的陰唇,陰

道口和?面的嫩肉立刻展現在電腦屏幕上。



「用手指插插看……」張凱的聲音仿佛遠在天邊。



沈晴此刻如同一衹聲控玩具,按照張凱所說的話,把手指插進了自己的陰道

?。



「動一動嘛!」張凱又說了一句。



沈晴把手指輕輕抽動了一下,感到陰道?面有些濕潤,然而隨之而來的還有

微微的癢癢的感覺,明明是正被自己的學生視姦著,可是身體似乎驀然升起一股

渴望,似乎這個身體已經不屬于自己一樣正在期待著某種東西的進入。



「老師真是騷……」張凱哈哈笑了起來,他站起身脫掉自己的褲子,把粗大

的肉棒對沈晴晃了晃,「下次就用雞巴代替老師的手指吧,怎麽樣?」



沈晴沒有答話,呆呆地對著鏡頭,手指依舊插在陰道深處。



「好了,我去睡覺了,老師自己爽吧!」張凱說完這句話就關掉了視頻。



雖然已經沒有人再逼迫自己,可是沈晴還是很久都沒有動,直到聽到外面衛

生間?衝水的聲音,她才仿佛大夢初醒一樣哆嗦了一下,然後捂著臉哭了起來。



外面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沈晴蜷縮在椅子上,赤裸的身子不住抽搐著,

此刻她衹希望這個夜晚一直延伸下去,因為她根本不知道明天該怎麽面對自己的

學生,面對這個張凱。



可是夜晚總要過去,雖然對于沈晴來說她的長夜剛剛來臨。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