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玉女情劫1-12

发布时间:2019-09-27浏览:


(一)絕世美人



「先生,廿二樓到了!歡迎您光臨時代藝術中心,謝謝!」



電梯管理員彬彬有禮的聲音,突然使莊客非一驚。



他最近常常陷入這種莫名其妙的沈思中,而且從沒這麽疲倦過,用不著旁人

提醒,他也可以察覺到這些反常的情緒,正在一點一點的扼殺他,也許醫生的警

告沒錯,他真的是老了。



今天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即使他會嚇壞所有的人,甚至傷害自己,他

都要不惜一切放手一搏,這是他最後的機會。莊客非挾起包金箍的黃楊木拐杖,

威嚴地走出電梯。



門重新在管理員的鞠躬中合了起來,莊客非想,好機伶的小夥子!隙縫中,

他看見年輕人帥氣的制服帽子上有個明顯的徽章:「時代」。這兩個字代表了卓

越的品質、現代化的管理、理想的學習環境。在全國各地都可以見到它的連鎖中

心,而它的成長不過才四年。



「是個奇迹!」莊客非在喉嚨?咕哝了一聲。



一幅巨大的肖像畫在走廊中央迎接著他,畫中人高貴的倩影栩栩如生,那是

一個驚世駭俗的絕世美人。高聳的胸部、如絲般的長發、窈窕的體態、優雅的氣

質,是典型的東方女性才華橫溢的眼神與充滿智慧的嘴唇,不過三十出頭卻在妩

媚中含蘊著威嚴的氣勢。



「我認得你!」莊客非情不自禁地靠近畫像。這張畫還唬不倒他,真奇怪,

這麽多年了,他還記得,記得一些他以爲早該忘了的事。他曾經那麽熟悉她身體

上的每一處細節,不管現在她是多麽的飽經滄桑、世故圓融,在她肉體中永遠有

他伫留過的痕迹。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仍遏止不住心髒急促的跳動,薄而尖苛的嘴在鷹勾鼻

下緊緊地閉成一字型。肖像旁有一塊鍍金銅牌的說明,他強迫自己閱讀關玉雪女

士,時代藝術中心創辦人,藝術學苑校長,美國耶魯大學藝術系碩士。榮獲教育

部長獎、中正文藝獎、聖保羅雙年展金質創作獎章、巴黎沙龍獎、布魯克文化中

心獎……等多項國際性美展榮譽。遊曆世界二十餘國家,研究、講演、考察、寫

生,並曾應邀參加國內外重要聯展、個展五十餘次,作品廣爲世界各大美術館及

國際人士收藏。



他的眼光重新回到畫像上,她的絲絨長旗袍上綴著發光的鑽石,襯托出端莊

高雅的氣質,修長如玉的大腿卻自高高的開岔處伸出……



莊客非離開了畫像,走向寬敞的大廳,柔和的燈光下,一位婀娜的接待員由

柚木服務台後站了起來:「莊先生?」



門在他眼前開啓,辦公室大得超乎他的想像,但洋溢著藝術家個人風格的氣

氛,沖淡了這份汪洋般的感覺。



她就坐在那兒,緩緩地擡起頭來,秋香色的旗袍,沈著鎮定的眼神,她準備

好了。她真人比畫上更美,紅豔欲滴的嘴唇,一雙勾人魂魄的大眼睛、渾圓的肩

膀、纖細的腰肢,還有胸前那對豐碩撩人的巨乳,頂著旗袍晃動著。她的身子比

以前更加成熟了。



他們互視了好一會兒。



「你可以出去了!」關玉雪對接待員說。她的聲音還是那麽柔和富有磁性,

卻多了企業家該有的威儀。



「謝謝你答應見我!」接待員退出去後,他尴尬地開了口。



「你的律師說你非見我不可?」她看看手表,「不巧得很,再過十分鍾我還

有一堂課,請你長話短說。」



「玉雪,我……」面對她逼人的氣勢,他開始後悔自己這樣冒失的來見她,

但來不及了,後面,再沒有任何退路。他挺起胸膛,至少,他還是個男人,「我

是很誠心的來跟你談。」



「叫我關校長。」她一點也不爲所動,那雙充滿智慧的眼睛深不見底。



「關校長!」他屈服了。



「你還有九分鍾!」



「不要報複我。」他難堪的說。



「莊先生,你有話直說好嗎?」



「好!」他下定了決心,「玉雪,我要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她微微蹙眉。



「我們的孩子」他加重語氣,「過去的事我對不起你,但現在我要給孩子一

個補償。」



「莊先生,請問你在說什麽?」她的口氣有不解、有輕蔑,掌握住一切的輕

蔑。



「玉雪,不要對我那麽殘忍!」激動中他向前跨了一大步,手撐在寫字台上

直視著她,「難道你看不出來,我是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得了癌症就快死了!」



「莊先生你保養得很好,實在看不出來。」



「我快死了,我要我的孩子!」他克制不住胸腔中陡然升起的一股刺痛。



「莊先生,你該去醫院!」



「老天!」他抱住冷汗涔涔的額頭,這個可惡的女人!老天助我,他快支援

不下去了,所有的僞裝都消失了。



「玉雪,我求求你,把孩子還給我吧!」狂亂中,他失去平日的睿智、冷靜

與分寸,竟像個莽漢般暴露了本性中的弱點。



「校長!」秘書不放心的敲著門。



「進來!」



「我聽到辦公室有奇怪的聲音。」



「莊先生病了,請你通知他的律師,我得去上課了。」她優雅無比地站起身

來。



「是!」秘書點點頭。



「他在哪??」莊客非掙脫了秘書的扶持,攔住了關玉雪,一時之間目眥盡

裂,可怕至極。



「玉雪,告訴我,求你!」這是他最後一搏,如果她再不肯說,後果的嚴重

沒有人承擔得起,他需要這個孩子,否則他一生辛苦將付諸東流。



她輕盈地開了門,莊客非似乎看見她回過一次頭,而且她笑了,在那奇異的

笑容中,她定了他的罪,那是他的死刑。他全身劇烈地顫抖著,說不出任何一個

字,他的腦中空白,血壓驟升,天啊!他透不過氣來了,他的雙手緊抓住胸口,

雙眼暴睜著。



「莊先生!莊先生!」在秘書的驚叫聲中,他像枯木般倒了下去,在那間不

容緩的瞬間,前塵、往事在他腦中快速地重映……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