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陽光普照(甄府淫亂)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甄府,世代封疆,傳至大壯,家道中落,靠祖上遺留財產生活暫還無慮,能過得富厚優閒生活。



? ? 數代以來,人生朝露,應及時尋樂,乃精飲食,構設林園,佈置環境,廣收姬妾,徵逐聲色,夜無虛夕,體不從心,則告於藥助,鹿茸,狗鞭,縱容,鎖陽之類,春線,媚藥,炊酒,樂丸三屬,必搜求於貴品,請名醫配製,又從僧道處,受吐納之訣,學習房中異術,盡情享樂,雖世代荒淫無度,內淫外善,廣結善緣,保持善良名譽。



? ? 傳至大壯,家訓疏棄,已不如前數代,生子一人,名叫家善,有幼妹麗娥又嫁南方,數年無通音訊,家中人口稀少,自己又好玩樂,對子管教就疏忽了。



? ? 家善出生風流世家,長得清秀英俊,豪放蕭酒,對聲色久贊深究,得其三,挑逗玩樂無不高超,房中異術得其父傳,十五歲幼齡在粉脂群中鬼混。



? ? 這風流生活,以其先天稟質,因其父得貴重藥品保體又得僧道異術,使家善有先天優良體質,後天調養又得法,祖傳床上功夫,可算是淫蕩塚庭中教養出來的,風流本領學至一身,偷香竊玉是其家傳的特長,再加上健美的體質,瀟灑迷人的姿態,一雙勾魂的秀目,吹彈即破的玉容在婦女群中無往不得,整日溫香軟玉,甜蜜生活已享盡人生之福。



? ? 十餘年來盡尋佳麗,真是命注艷福。



? ? 常言說得好︰「有善必報,有惡必孽。」



? ? 家善做惡過多,數度天災,祖產已盡,天禍降臨,這種打擊,使家善如同響雷一聲,容身無地,只得逃避異鄉,拔涉千里,幾度在生死邊緣,耐寒忍饑,總算逃到了某商埠,因其數無交遊,無親友投靠,謀職不易,形容狼狽,在這舉目無親投靠,生活將臨絕境,往事就一幕一幕回憶在腦海裹,已往太荒唐了,今日遭遇惡果所報,恨以往未學一技之長,目前流浪街頭,也是做孽所得惡果,現在想改做人時,已晚矣,何能談到前途兩字。



? ? 今後如有棲身之處,一切從頭做起,世間往往有多少巧事,天無絕人之路,忍饑耐餓渡過了半個月,無事以晚時一樣,沿海邊慢慢走到一個無人到的海灘,正是大好天氣碧海無波,遊泳帶洗一身汙涉的衣服,借海水又可洗滌我的身心,脫得赤裸裸過泳衣服洗好放在岩石上曬,自己在另一巖睡下,閉目養神胡亂想了一陣,他的機緣來了,不遠地方停了一艘遊艇被大風吹來的,又想想不是現在沒有風,何時來的我為什麼不知道呢?



? ? 上面有人到那裡去,正在想著,忽然聽到海中叫救命之聲,而是一個少婦在叫救命,他奮不顧身,跳下海去救這少婦。



? ? 本來少婦是約好四、五個朋友乘艇遊海,誰知道一時情緒不好就提出開出,隨波浪飄至這無人地帶,風平浪靜,也就是這天然美景的地方暢遊一番,那知遊到半小時,突然腿抽筋,嚇得尖聲大叫,掙扎求援。



? ? 家善總算數百尺外救回了這少婦,到岸已筋疲力盡,一個是嚇怕的昏昏沈沈,兩人並躺在海灘岩石旁邊。



? ? 該少婦是本商埠富豪之家的小姐,父親早古,哥哥因赴某地乘飛璣喪生,其嫂年青守寡,嫂姑兩相依為命,母親遠居姨母處。



? ? 因此行動一切較自由,年輕貌美,又富有,祉交場中出盡風頭,眾多男士追逐裙下,四年來同嫂周旋歡場,並無一個滿意的意中人,生活雖無慮,心靈中就感到空虛了,今日遇險被救,一切感到疲備,仰臥未動。



? ? 塚善休息一下,爬起來撫摸著少婦,她張開眼睛望著這救命恩人微似一笑,使這公子哥,風流鬼,舊病復發,細細的上下看看少婦,淫蕩之態,真是美艷迷人,因此家善淫心又發了,順手解脫少婦遊泳衣,赤裸潔白的美人,仰臥在自己身旁,他就忘卻了他現實環境,撫摸少婦玉體一全身肌肉,雪白粉嫩,豐滿的胸前一對高挺的肥乳,細腰隆臀,腹圓陰毛黑多,玉腮修長,看那天香國色的嬌顏,真是一個美人胎子,雖然未說話,經驗在告訴找,定是一個爽朗的少婦,使久未近女色的他,心動不已。



? ? 她靜躺著,張著一雙鳳目,打量救命的恩人,啊!是一個健美的男子,他雖然環境不好較過去瘦點,但還很帥,那雙秀目,向自己全身擬視,秀逸超群,蕭酒健美,實是個美男兒,赤裸著,玉莖高挺,粗壯長大,使芳心不安而跳動起來,慾火拂騰,那久枯的心靈,激起陣陣連倚,初次見面兩個赤裸著身體互視下,適感有點難為情,嬌羞的滿臉通紅,玉腿顫抖呻吟著。



? ? 「啊……痛……腿……痛。」



? ? 呻吟呼痛聲,驚動了注視的他,她那嬌羞不安之態,風情放蕩,誘惑迷人,是一朵美麗的花,輝隍耀目,淫心忽起,觀望四周無人,正好嘗試異昧,見其呼痛,使這挑情望乎憑已往經驗,定可吃到這塊天鵝肉,雖死也無憾也。



? ? 於是幫著激奮的心情,跪在她面前,雙手柔按玉腿,在那光滑柔潤的大腿上下忙個不停,時左時右,由上而下,盤坐其前,使小腿分架腿上,手在大腿溫柔的按摩,漸漸按至根部,輕柔撫摸不止。



? ? 擡頭凝視其面,觀看反應,手在腿間摸著,只見桃花鮮艷的美人兒,瓊鼻嗡動,嘴唇顫抖,時合眉,時面舒展,嗯!嗯!



? ? 「就是那樣,很痛快,啊!未請教先生大名?」



? ? 「在下姓甄名家善,夫人芳名是……」



? ? 「嗯!我叫葉……秀芝,你叫我秀芝或秀妹即可,夫人,夫人,怪難聽的,我還沒有謝謝你救命之恩呢!」



? ? 「啊!不敢!夫人,現在痛楚好了嗎?」



? ? 「家善,現在真舒服,年青人那來的這麼多客氣。」



? ? 她嬌媚的扭扭胴體,挽搖豐肥玉峰,張開一雙丹鳳眼,蕩漾的勾魂的秋波,互視著,熱烈的情火一由雙方目中收入,兩人心中。激動彼此得欲,互想喜悅,因生疏關係。



? ? 年青男女在異性互相撫摸之下,性慾之火不斷然燒,已到不可收拾地步,在這四下無人的地方,毫無顧慮的大膽的奔放熱情起來,急需發洩,此時需要異性慰藉,對人品雙方都很滿意,更都願意享樂一番。



? ? 秀芝可說四年枯守,芳心寂寞,慾火難消,又不願拋棄寶貴的青春,終日在人海中尋找想像意中人,今日發現救命恩人,俊秀健美,性具粗長,無比的誘惑,魅力,可算是美男子,看得她芳心意亂情迷,恨不得立刻投懷送抱,但女性尊嚴及羞恥,只得以自己美艷之色,加上狐媚之術,引誘他採取主動。



? ? 心想天下男子那個不好色,何況自己在誘惑他,還怕他不入殼,在半推半拒之下,達到所願,保持了女性自尊心,她知道自己平時所強制慾火,久未吃到那異性美物,此時接觸異性。



? ? 「唉!飢渴已久,反而自己忍受不住,對方的誘惑,再加上異性特有的魅力,氣息陣陣入鼻,已到內心,慾火難忍。



? ? 這冤家好像木頭人一般,只有忍恥含羞主動。



? ? 「嗯!你這人怎麼?弄得人守不了啊!」



? ? 家善久經情場,雖然美色當前,還能強忍慾火,手由胯間移至陰毛,中指按在貝中,頂柔陰核,另外只手握著玉乳,在那柔軟嫩微彈的豐乳上,任意玩樂,品味尤物美艷,突為淫浪之聲驚動,見具浪態,再也忍不住了。



? ? 向前猛撲,壓在豐滿的玉體上,兩人擁抱起來,熱烈的纏綿,親密的吻,深長深長的熱吻後。



? ? 雙方如乾柴烈火,情不可制比她自動分開雙腿,伸手緊握著粗壯的陽具,拉抵洞口,他用龜頭在她濕林林,滑潤潤的肥厚的陰唇口上,磨擦著,她被磨得全身酸麻,奇癢無比。



? ? 秀芝感到又舒適,又難過,玉容微紅,春情蕩放,饑洩喘氣,急得媚眼橫飛,淫邪嬌媚,搖首弄姿,騷浪透骨,那嬌艷神態°扭舞嬌體,婉轉呻吟,急速擡挺玉戶,恨不得將他一口吃下。



? ? 家善為她淫媚誘惑,神情緊張,慾火拂騰,陽具暴張,即不可待,迅速式前挺,將陽具插進穴內。



? ? 「滋」的一聲。



? ? 秀芝︰「啊…美…美……」



? ? 粗壯長大的陽具,順陰唇滑進。



? ? 秀芝身體急劇的顫抖,嬌呼道︰「哎呀……寶寶……痛……輕點!」



? ? 家善祖傳異術吐納成功高超,他慢慢滑進出龜頭頂到子宮口,在子宮口弄了幾下,猛然往外急抽,在陰口又磨來磨去,猛然又狠狠的插入,直到花心,連續數下,弄得她痛快的流下淫水抽插發出「嘖!嘖!」之聲。



? ? 她將兩腿上提,纏在他的腰背上,迷人的小穴,更形突出,適合猛抽狠插,其樂無窮。



? ? 她雙手緊摟著健背,身體搖換騷媚浪態,大叫︰



? ? 「乖乖……好傢夥你真好……得太美了。」



? ? 「哎呀……哎呀……痛……酸……漲……大傢夥……得小穴好舒服……好快活……冤塚……我要升天啦……你真會玩……」呻吟聲!鳥抽插出「嘖…嘖…」



? ? 之聲,「浪穴出水了……啊……啊……受不了慢點……讓小穴喘喘氣在浪……唔……唔……對對對……就這才舒服呢!」



? ? 秀芝連出四次水,但是家善還未到高潮,小穴已受不了,已昏迷過去數次,淫水往外流,由陰戶往下順屁溝流到地上,陰戶開合,淫水如缺河堤。



? ? 她天生放蕩騷淫,沒有像這樣快活過,久未玩樂,性情又急,熱情如火,一切不顧,任意玩樂,也不知置身何地,恣情縱歡,她只要快樂,滿足,合他心意,就是你亂插浪小穴她也不怕。



? ? 那知家善祖傳功夫,不用說技術高超,已征服了強盛慾火的浪騷貨,她滿足了,她滿意了,使她領略了性慾真正的滋味,人間的仙境,刻骨銘心。她永遠忘不了這片刻功夫。



? ? 家善強忍著不洩出精來,使勁浪,猛勇迅速瘋狂的插,無始無休,英勇的挺進。



? ? 「嗯……嗯……下風嘖……嘖……好心肝……你饒了我吧……你傢夥真大……哎呀……哎呀……我水出來了……我骨頭趐了……寶寶……好了吧……這樣子你會出人命來……不能再了……穴浪了……親……親……嗯……嗯……我已經到了天堂了……好舒服……好哥哥……」



? ? 「不要再了……乖情郎……你害死了我……哎呀……哎呀……唔……嗯……唉……」



? ? 她狂呼浪叫,及騷水被陽具抽插出來的聲音,各成一首,悅耳交響仙樂,增加快樂氣氛,加上其玉體膚肉微抖,鳳目微迷,露出觸人光芒,喜悅的笑容混合搖首弄姿,迷惑異性的蕩態,騷態畢露,勾魂奪魄,尤其雪白肥隆玉臀的搖擺,高挺雙峰擺動,使人神動心搖,其他心情激動,慾火高燒,興奮如狂。



? ? 家善神情已入瘋狂狀態,陽具被滋潤更粗壯,減淺深深,急急慢慢抽插,玉莖似龍,翻天倒地,島擾挺頂狂搗急插,斜揮正插,緊密猛勇著小穴,搗得陰唇吞吐如蚌含珠、花心被頂得心神皆抖,得她猛扭搖擺,淫水流個不停,進入虛脫之狀,時昏時醒,已不知身在何處,使她過份的快樂,陶醉在歡樂之中,迷戀這平生一刻,甜密、快樂、滿足、舒暢,永遠存其心中,巳達到欲仙欲死的奧境。



? ? 「妹妹!你的水真多!」



? ? 「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陽具太大……哎呀…嗯……」



? ? 「我今天要搗得你的水流盡。」他連續的狠。



? ? 「親親,哎呀……你……你的狠心……啊!」



? ? 「誰叫你長得這麼嬌媚迷人,美艷動人呢?又騷又蕩。」



? ? 「唔…唔……乖乖……寶寶……我要死了……冤家……你是我命中的魔鬼……嗯……要命的東西……又粗…又長……堅硬如鐵……搗得我骨散魂飛……心肝……我久未嘗到……現在使我太快活……好哥哥……不行了…又要出……來了,啊!摸緊我……慢點吧!」



? ? 秀芝可謂騷勁透骨,天生淫蕩,被粗長巨大陽物,得淫水狂流,張眼舒眉,肥臀搖擺,花心張張合合,嬌喘噓噓,玩的活活。



? ? 家善勇猛善戰,運用巧妙,急烈快速,她已抵受不住,見她嬌艷的呻吟,在疲乏之中還奮力的迎奉,激起興奮心情,精神抖抖,繼續挺進不停,感覺征服了這騷浪娘兒。自傲自得的問道︰



? ? 「妹妹,舒服嗎?你還浪不浪?……」



? ? 「不!不敢再浪了……」



? ? 「我的東西滿足你嗎?」



? ? 「滿足,我心悅誠服的愛極了你!」



? ? 「你以後要不要同我來往?」



? ? 「善哥,你使我嘗到從未嘗到的滋味,滿足慾望,精神有所寄托了,也使我得到永恆的歡樂,我們結婚吧,我永遠服侍你,我們可以隨時玩樂,時時尋歡,永不分離。」



? ? 他倆足足玩了三小時,她不知流了多少淫水,大洩特洩七、八次,可說流盡了淫精,家善也感痛快,又連續狠搗急送一陣,她花心上猛柔幾下,大龜頭感到一陣酸癢,全身有說不出的快感,陽具火熱的狂跳,一種舒適的滋味傳遍每個細胞!自然的停止動作,緊抱著她,那大龜頭漲得伸入子宮裡,受其緊縮壓著,尤其內蘊的熱,內裡吸收,一股滾熱的精水,猛然射進子宮深處,熱得秀芝全身顫抖,這種快樂,使之舒適透頂,那趐趐,麻麻的,酸癢癢,兩人皆大歡喜,都陶醉在這快樂的氣氛裡。



? ? 她已經體趐力疲,四支酸軟,軟弱在地,流出所有的水可說痛快至極,他久未玩過女性,今日才得到歡樂,盡情的享受,歡暢的射精,濃而多水,消耗了精力,疲乏無力,但還不願分開,臉靠臉,肉靠肉,四支盤纏,緊緊的擁抱著,射過精的粗壯陽具,仍然放在陰戶襄,頂住花心,任情的溫存。



? ? 休息片刻,她柔媚甜語的在他耳邊訴述心意,充滿熱情,流漏千恩萬愛的真意,將他認為自已的情人,丈夫,熱誠的對待他,輕輕的愛惜道︰



? ? 這時名譽、地位、尊嚴、羞恥生疏早已不存在,恩愛的相依,沈浸愛的慾海中,已經心勞力,還捨不得暫離,覺得彼此要給予對方,溫暖、熱愛、快樂、更舒適,並盡自己所有慰藉愛人。



? ? 陽具在穴中,被小壁道含住,陰道熱氣溫暖,更加硬翹粗壯,一直漲得浪穴滿滿的,她穴中漸有無法容納的形勢。大龜頭隨勢伸進子宮裡,漲得她阻塞難定的悶氣。趐酸異常。



? ? 家善痛快後,靜躺在彈黃般肉蒲上,休息,手在玉體上愛撫,閉目享受蝕骨之味,玉莖漲大,火熱熱,而尋人而斗之狀,即恢復原來姿勢,抖抖精神,挺動陽具,急慢徐速,抽插起來。



? ? 「啊呀!我的寶寶,剛剛玩過,你又要了……嗯……」



? ? 「你這騷貨,久未承歡,今天要你吃飽喝足,盡量快樂,極意舒樂。」



? ? 「哥哥,你簡直要死我……」



? ? 「你看,你的神色表露貪得無厭,玉戶緩動,騷浪起來,淫水又流了。」



? ? 「心肝……寶寶……哎呀……親親……你……」



? ? 家善控馳自如,快樂的玩樂,以堅硬的陽具,搗這美艷騷貨,任情姿意,玩得林離致盡。



? ? 秀芝本已疲乏,為付即歡,如上被挑逗興起,抱著健體,迎送高挺豐乳,搖起雪白豐嫩的嬌軀,擺動盤大肥臀,曲意承歡。



? ? 「好妹妹,這樣玩好不好,要不要換個姿勢呢?」



? ? 「親親,我的青春、肉體、意志、生命從現在起,完全是屬於你的了」你喜歡怎麼我,玩弄我,只要能使你滿意,我都願意,毫無保留,奉獻一切,任你高與享受,我已是你的情人、愛妻了。」



? ? 秀芝嬌媚騷浪,狂搖急擺,扭動嬌軀,旋轉飛舞玉臂,配合的玩樂。並且淫蕩嬌媚的嬌呼︰



? ? 「冤家……嗯……你為何這樣英俊……功夫好……東西又壯……使我見之迷醉……誘惑我……你的魔力太大了……我多年情操……不由自主……把握不住……自動投懷奉獻……這是前世欠你的……今世還……啊……快……快……用力吧……死我吧!」



? ? 火樣熱情,猛勇激烈,恩愛纏綿的尋歡作樂,樂極情濃,兩心遣卷戀戀不捨,喜悅暢快,流出寶貴精液,樂得昏陶陶的,天昏地暗,不知所以只知歡樂,迷醉在一起。



? ? 他感到數小時壓著她,覺得她太辛苦,愛惜的翻個身,使她嬌軀覆躺在上面。



? ? 秀芝見愛郎這樣對她,隆情深意,感情熱淚盈盈,更加臣服愛他,她用舌舔他胯間精液,並含著玉莖吻著。她狼吞虎燕的將精液吃下,又翻轉身軀,溫存的吻,依畏如舊的。



? ? 海風吹拂,浪濤沖激岩石,碰碰之聲,兩人在這天然美景享受甜美情調,互相慰藉,暢談結合安撰,幸福快樂的生活,恩愛如新婚,嬉笑不絕,春色無邊,熱愛已至不可分離之狀。



? ? 天色已暗,腹中甚饑,才戀戀不捨準備離去,家善順沙灘奔向遊艇取她衣服及自己衣褲,同乘小艇離開海灘,回歸市區。艇行之時,還畏依著,指著夜景,親匿的談笑,細談身世及生活狀況。



? ? 「啊!你是大壯之子。」



? ? 「妹妹,有什麼不對嗎?」



? ? 「嗯!我們是未見過面的親戚,我比你長一輩,你有一個姑母嗎?那是我的親嫂嫂,聽說過嗎?」



? ? 「我知道,亡父有一幼妹,年齡之差,奈祖母最幼之女,還嫁南方,嫁後不通音訊,這次南來,未知地址,尋訪不到,所以我才在此,成為舉目無親之人,呀!



? ? 那我們剛才之事怎麼辦,唉!尋訪本市未得合意之人現在雖如願歡樂終身,突然為親戚關係,我們只得分手,可悲!可悲!」



? ? 「家善,我的丈夫,你不要怕,我們的關係無人知道,我已獻身給你,決不反悔,永遠服侍你,本來我今晚同你一起回去,現在知其中關係,只得暫離,等我想好辦法,再共同生活。



? ? 「好,我聽你的,說實話我一生同女性玩樂,可說只有你,才合我心意,實在捨不得分別。」



? ? 秀芝見其喪神,激動悲語,深情原意,感動芳心,自已也覺得這樣的人品才能使心靈感到快樂,天下難尋,實在不可多見,抱著其頸一陣甜密的熱吻,激動的說道︰



? ? 「寶寶,你放心,我決同你終生相守,在任何情況下,我要排除萬難,海枯石爛,此情不逾,親哥哥聽話啊!」



? ? 「嗯!我愛,你也是,假若不能結合,決定終生不娶,報答你給我的恩情,直到絕望時再說,我等你的。」



? ? 互相勉勵,熱情的擁抱,熱情的甜吻,纏綿至岸,留下地址,才分手離別,她將皮包三千元給他,叫他製衣服,為將來設法。



? ? 三天後新裝製成,他更加的俊美酒脫,到預約地方赴約,他在嫂嫂陪同下見面,家善得到暗示下,故作不認識親戚關係,他們分開七、八年,那時他還是吉發童子,久未通音訊,相逢不識,而今又改名,所以她未知這俊美少男,就是自己的侄子,在她介紹下互談,此時覺得對方甚美。心田激動,時刻偷視一眼,有時默默的凝視。



? ? 她笑臉宜人,覺得她高貴性感。風華絕代,嬌艷迷人,秀美的臉型,年齡二十七、八,亮晶晶水汪汪的眼睛,長長的翹眉毛,閃動性慾的火花,耀人魂魄,艷紅的嘴唇,下額豐滿像愛情之弓,長髮擺在胸前,高挺乳房,像兩座挺秀山峰,削肩細腰。肥大的玉臀圓圓的翹起,走時細腰款擺,豐姿優美誘人,小腹閃動。曲線畢現,增人遐思,她那滿身春情之火,如火山暴發,加皮膚白嫩潤光,艷麗如仙。滿身香氣,誘人暇思,一舉一動,萬種風情,嬌艷攝人心魂,當時被迷惑心魂不定。



? ? 呆呆在其她誘惑的部份搜索,覺得她比秀芝還有美。



? ? 家善的俊美雄偉身材,瀟酒的風度,幽默高貴的談吐,也令任何婦女所喜,談得投機,所以到晚上七點了,談笑甚歡,他左顧右盼,陶然自樂。



? ? 今天,他倆打扮入時,如一對並帝連盛開的花兒,秀芝無她艷麗,但也明媚照人,一襲火紅的夏威夷長衫,流著鳳巢式烏髮,鳳眼桃思,如熟透了頻果,那火絡絡的風姿,俏皮輕佻,沒有她嫂嫂雍容華貴。



? ? 秀芝的嫂嫂,在該地艷冠群芳,天生一付美人樣子,姿容秀麗出眾,嬌艷嫵媚,眼波流盼,笑臉宜人,花容月貌,玉骨冰膚,秋天傍晚,天空一朵彩雲,如萬花叢中一隻艷蝶。



? ? 現在穿的是,淡紫襄金花的新穎旗袍裝,緊緊裹住豐滿的嬌軀,隆胸肥臀,豐滿的玉臂,加上一雙修長的玉腿,細細玉手,姿態嬌艷騷蕩,玉容長笑,唇角生春,眉目含情、肌膚幽香,淫蕩迷人,更增其麗,使公眾數百雙眼睛視線都注視這雙姐妹花,以羨慕及詫異驚歎聲。



? ? 「麗姐」秀芝覺氣氛沈悶,提醒陶醉中人兒,所以輕呼一聲。家善知道這是一個可口的異味,但因關係,只好歎息,在他心目中,也不知他姑母有這樣動人,現見到令他迷戀發只好悶悶不樂。



? ? 麗娥感覺到這是一個可愛的男人,本想征服他,因為他又是小姑情人,不好意思爭奪,芳心強忍酸勁,假若知道他是自己侄兒,那她更要失望,死的心。只好成全他們的好事。樂得他們感激。



? ? 這天三人各處遊玩,心情甚歡,在融洽快樂中渡過一日,她藉故離去,他們兩人麗影成雙,晚飯後,同飲少點酒,坐車去別墅休息。



? ? 在風景優美的別墅中散步,親熱的相依,談情說愛半夜才回房,脫光了躺在床上傾談著,愛撫不已



? ? 「秀妹,說真的,我腦筋中,昏沈沈,我迷戀你,也迷戀她,我陶醉在你們這雙姐妹花。」



? ? 「哼!男人,都靠不住,得籠望蜀。」



? ? 「真的!她嬌艷騷蕩。」



? ? 「不要臉!她是的姑母呢!」



? ? 「唉!就是這樣,否則我不會放她離去,有你這嬌蕩俏媚的佳人,陪我也就夠了。」



? ? 她雙手將他推開給他一個俏媚的白眼道︰「叫聲好聽的,然,別想!」



? ? 家善緊抱著她,著玉容輕巧叫道︰「阿姨!」



? ? 「嗯!好孩子!



? ? 「我要吃奶。」



? ? 他伏在身上。含住她的紅的乳頭,吸吻著。一隻手撫摸另只乳房,赤紅的龜頭堅硬的在穴口柔。



? ? 她溫柔的愛撫他另外伸出細嫩如同春筍的小手,緊握高翹粗壯硬大的陽具,來玩弄著。



? ? 家善貪戀茹肥隆蜂間手上下撫弄產出嫩柔肌膚摸個不停,又撫為多肉隆出多毛蓋住的肉縫,已經林林,油滑滑的黏了滿手淫水,中指深入穴內,搗得她骨頭都趐了。



? ? 「啊!害人的東西,你又要我的命了。」



? ? 「難道你不喜歡需要他給你無上的樂趣,你知道那兒小的穴道,夾得我還不是混身趐麻。軟綿綿,用盡、力量,筋疲力盡,最後深入體,最寶貴的精血射給你,讓你吸收滋補,調劑你的精神,補充調合作用,不然,你會長得這樣嬌艷豐滿,結果反害你不知好人心。」



? ? 他說完,即陣猛摸索,快正姿勢,準備進攻,把她的兩條白嫩圓圓的玉腿,放架自己的肩上。她豐厚肥臀露出,玉戶突出,飽滿的陰唇現露,鮮艷奪目桃源大開,淫水如泉的流他以粗長的陽具,紅而大的龜頭,抵住陰唇口,對發漲的陰核,搖擺磨動。



? ? 秀芝被其挑逗得展眼笑,舒暢驚歎道︰「啊……」



? ? 他乘機臀部一挺陽具順滑潤之道而進。



? ? 「滋」的一聲。



? ? 她這時被其插進具,搗得張口結舌,目射異光,媚波流盼,春上眉稱,嬌笑的叫了一聲︰「啊呀……乖乖…」



? ? 家善粗壯長大的具,已整根插入她小小溫暖的騷穴裡,大龜頭直頂花心深處,即刻猛抽狂插,九一深,九深一淺,旋轉搖動,搗得她肌肉微抖,雙臂緊摟其頸,浪臀狂搖,淫聯語,淫浪的喘喘呻吟。



? ? 「啊呀!親親……嗯……寶寶……你……你……你要了我的命……親親……啊呀……不好了……要出來了。」



? ? 秀芝仰天而外,雙腿高舉平頭,像個大元寶,陰唇向上,特別突出,更形緊小現露,穴道淺短,花心像乳兒吸取乳頭般,含著其他龜頭,周圍內壁吸吮不已,其粗壯堅硬的陽具,猶如放在溫暖的熱水袋中,被其粗長陽具,狂插猛搗,舒適快樂,淫水狂流不止。口裡語道︰



? ? 「好丈夫……哥哥……我太快樂……嗯……唔……唔……舒服死了……唉……冤家……你的東西真大……堅硬插得好快活啊……哥哥……你的技巧太靈活……玩得我骨頭都趐了……你真會玩……快點出來吧……親親給我吧……我承受不住……你的猛勁……啊呀……你太凶了……呀……我不行了……哎呀……你搗進肚子裡去了……我的穴兒漲破了……花心搗亂了……你行行好……饒饒我吧……我流得頭昏眼花……我靈魂飄飄……啊天啦……可憐……可憐……騷貨……浪穴又流了淫婦要死了……唔……嗯……死了……死……了……」



? ? 她的玉容嬌艷非凡,由紅變白,漸漸發青,玉體顫抖未停過,肥穴中的淫水,精水流個不停,陽具帶出滿身滿床,要漸抽乾,她精液一次比一次多,被他玩得騷穴流出精水過多,反應強烈,終於昏迷了。



? ? 家善也為她騷浪得忍不住,陽液如泉勇般,在極歡樂中,舒適的猛射,兩情互悅,四肢搖擺的張開。



? ? 性慾到至最高峰,體力消耗過量,昏昏沈沈董董如陶醉,歡樂已完,還捨不得分開,緊緊抱著。



? ? 「家善,本來我有,可任你意享樂,但那髒地方不要吧!」



? ? 家善抽出陽具,把她的嬌軀翻過來,不理她抗拒,使他在半推半拒情況下,伏身屈膝。翹起肥白豐滿柔潤的大屁股,用目欣賞那令人可愛,迷戀的粉臀,憐借的一陣愛撫。握起堅硬如鐵,粗長壯大的陽具,雖濕林林,還是在她光滑潔白的玉臀上片柔弄著,弄得到處都是淫水。



? ? 秀芝被撫摸得很舒服,知其玩屁股,是不可免的事了,在新奇之下含羞帶笑,反頭過來給他媚眼的道︰



? ? 「親親,慢點,輕輕的,它還沒有玩過呢!」



? ? 他雙手分開肥肥縫臀,露出一個排紅嫩潤的小洞,怕其承受不住痛苦,先用手挖些淫水,塗滿屁眼,陽具上,握正巨然大物,龜頭對準確屁眼上,用力一挺,往裡急送入內。



? ? 她眉頭直皺,閉目咬牙,嬌軀劇抖,全身似無力,陽具漸進痛得忍不住的慘然大呼道︰「哎呀……痛死……」



? ? 他雖知其痛,但已伸入半截,又不能半途而廢,只得狠心的,大力猛然向前一挺,整根的插進屁股裡。



? ? 秀芝這次比新婚開包還要痛,因後門的結構與陰戶不同,陣陣劇烈痛楚,實在受不了,只痛得搖頭款臀,狂呼慘叫,汗水直流,連眼淚都流出來了,他還在猛搗,只有哀求的呻吟。



? ? 「好哥哥,乖乖……親親……饒饒你的愛妻吧!」



? ? 他一邊狂抽緩送,一邊用安撫其緊張情緒,手在赤裸裸玉肌上撫摸,漸伸至陰戶,玩弄其陰核,挑她慾火。



? ? 她在細心安慰上,愛撫摸中,款道漸適粗壯陽具抽插,痛苦也消失了,眉目舒展,玉臀配合著,搖動肥白的屁股承迎,有點酸癢滋味,陰戶被弄得淫液暢流,奇癢撤骨,全身趐麻,微聲舒氣道︰



? ? 「冤家!你害死我了。」



? ? 家善陽具在道滑行,興趣極濃、而手摸弄陰戶,濕林林的流得一半精液,感覺離鄉後第一次快活,尤其她屁股特別緊小,狂插入時婉轉嬌聲,及緊插其味,感神興奮,楊陽具傳來陣陣舒適的快感。



? ? 先苦後甜,這新奇之味,令人飄飄欲仙。



? ? 家善暢快的將其體放平,兩腿並直,緊緊夾住陽具。



? ? 秀芝這時,那高突豐隆的玉臀,承迎其體,墊在他的胯間,感到婉瀆無止填,慾火高燒,騷浪的搖動。



? ? 家善陽具插進她谷道深處,被其搖擺很舒服,伏在她玉體上,如睡棉花上,尤其胯間有種溫柔暖和之味,與玩陰戶不同,風味奇佳,甜美醇厚,如同騰雲駕霧,飄飄乘風若登仙境。



? ? 她靜伏著,被其緊壓著,兩人頭並一齊,互相凝視,感覺愛即是個可心人兒,舒適的扭動,解決麻癢,為討其歡心,搔首弄姿,一雙鳳眼,水汪汪的,如春水泛波,慾火四射,媚態十足,嬌艷誘惑,含情的挑逗著他,使之享受歡樂之趣。



? ? 家善為其攝人心魂的秋波,勾引神蕩魂飄,巨陽突長,不莖更硬,一陣狂猛的,然後吻著道︰



? ? 「上帝真會作弄人,創造出妹妹這典型的女人,傷害多少男兒,姿容如同仙女,真迷人心魂,勾人魂。」



? ? 她被其讚揚,內心喜悅,媚態橫溢,白其一眼,玉臀急擺幾下,猛的緊夾陽具道︰



? ? 「冤家,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真是害人精,前後都給你玩。」



? ? 「親親,你舒服嗎?」



? ? 「哼!不知道。」說完即擡臀旋舞不止。



? ? 他見她又騷浪了,立刻加緊的抽插,大龜頭的搗得他混身發抖,前後浪水外溢,嬌媚淫蕩的呻吟。



? ? 「啊呀……好舒服呀……用勁啊……我……我的……心肝……你真是我的寶寶……唔……死我吧……」



? ? 兩情相悅,極盡其歡恩愛纏綿的玩樂,前後兩庭,輪替的拳承,讓其痛快的享受,姿意的尋歡。



? ? 兩人在這寧靜幽美,風景舉麗的環境中,不分畫夜。花前月下,情意綿綿,過著如新婚般生活,但比普通男女,還要痛快,這對情人,知道怎樣才是歡樂,互相的取悅對方,盡展所長,給與彼此無上樂趣,情深似海,熱愛如火,纏綿甜密,終日陶醉愛河慾海中。



? ? 良宵苦短,不覺快活,一星期幸福生活,她沈醉其懷抱中,晝夜不分的情形下,人兒有些瘦了,雖眼圈呈現凹進烏黑,她的水汪汪媚眼,顯得更烏黑明亮了,但也更美麗動人。



? ? 她雖感身心皆疲,吃不消,而他又纏綿不止需求,貪而無厭的尋樂,但為深愛他,這是初次從內心深處,激起的愛苗,熱戀,不惜犧牲,赤裸裸的呈現,給其盡意的享樂,滿足他的須要。



? ? 這日午睡中,他先起來,親熱的轉,姿意愛撫,提槍上馬,繼續尋歡、一次又一次作樂,她深感這樣下去的可怕,若拒不能,也不願使他不高興,只有哀求他不能,緊接著道︰



? ? 「哥哥,你太利害了,我實在應付不了,你的需要。」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