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討厭弟弟的姐姐1-5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一)



貼著粉紅色牆紙的臥室裡,堆滿了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不下上百個娃娃,略

顯擁擠。淺色的卡通床單上,兩具赤裸的肉體正不停地糾纏。



傍晚。父母在公司加班,弟弟雨晨去上補習班,家裡只剩下雨婷一個人。



耐不住寂寞的她打電話叫來了交往中的男友張傑。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又加上家裡沒人,張傑在禮貌性的客套之後,就不老實

起來。



兩人乾柴烈火一觸即燃,相擁著跌在柔軟的大床上。



張傑懷抱著雨婷軟綿綿的身體,上下其手,不住的親吻。撩開T恤的下擺,

伸進一隻手,抓住雨婷一隻乳房輕輕的揉捏,指尖不經意般輕輕撥動著小巧的乳

頭,發覺那乳頭已經微微發硬了。



雨婷渾身酥軟的倒在男友懷裡,任憑他對自己身體的撫摸,感受著陣陣電流

般的快感,被小熱褲包裹的腿間嫩肉不自覺的已經微微濕潤了。



張傑熟練地托起雨婷的上身,幫她脫下t恤和胸罩,叼住早已硬挺起來的乳

頭舔舐吮吸著。然後一路親吻著向下,雙手拉著小熱褲和內褲的邊沿向下輕輕扯

動。



雨婷立刻會意地擡起自己豐滿的臀部,讓男友脫下她身上最後的舒服。



張傑的手按上她如同山丘般的陰戶,感覺那裡濕潤而泥濘,幾滴雨露沾濕了

他的手指。



雨婷舒服得呻吟出聲,手扶著男友的頭按向腿間。兩人都不是初次,自然明

白對方的意思。



兩人就勢側身躺下,臉埋在對方胯間。



張傑張嘴就吧雨婷濕漉漉的陰戶含在嘴裡,舔得雨婷不住的扭動著髖部,雨

露流得更急了。



雨婷口中不住喘息,將張傑的雞巴握在手裡,套動幾下就想往嘴裡送,卻在

上面聞到一股女性陰部特有的腥臊氣味,一塊沒清理乾淨的衛生紙殘渣還粘在上

面。



雨婷皺了皺眉,不過想想自己也是不止張傑一個男伴,也就釋然了,但難免

厭惡,只吐了些口水在手上,來回擼動幾下,揭下那塊衛生紙。



雨婷坐起身,分開雙腿,捉著張傑的雞巴對準洞口,催促道:「抓緊時間,

一會兒我弟弟該回來了。」



張傑抓住雨婷的雙腿,一把把她拉到床邊,將雨婷一雙長腿扛在肩上,輕車

熟路的進入了雨婷的身體。



「嗯啊啊……」



雨婷雙眼迷離,一聲長長的呻吟,感覺著刺入身體中粗壯雞巴的形狀,雙手

不停的扭捏著自己的乳房。



張傑胯下不停,狠狠的操幹著雨婷,雞巴一次次大力的撞進雨婷的身體,雨

婷雙手扒著床沿,生怕一鬆手就被撞進床裡面,雞巴插的就不夠深了。



「小騷貨,看你浪的,收集這麼多娃娃,是不是總幻想著被娃娃操啊?」



雨婷想張口否認,但張傑的話讓她心底產生了一種異樣的快感,雙腿不自覺

的用力勾住張傑的脖子,大聲的呻吟。



聽到雨婷騷媚入骨的叫床聲,張傑也興奮異常,胯下不停,大力的操干,啪

啪啪的撞擊聲有規律地響起。



雨婷的淫水不停地流下,如開閘洪水一般順著股溝和張傑的陰囊滴在床單上,

在俏皮可愛的卡通圖案床單上流下一灘淫靡的痕跡。



雨婷的身體不住的哆嗦,她知道自己的高潮就要到了,她興奮的揉搓著自己

的陰蒂,忘情的歡叫:「快、快用力操我…我快來了!」



張傑聽聞,胯下發力,每一下都深深插入,直抵花心,撞擊得雨婷魂都散了,

不停地尖叫,陰道壁劇烈收縮,身體打擺子一般抖個不停,嘴裡喊道:「…啊啊

啊…啊啊啊…干死我了…啊啊啊…我來了…來了…」



被高潮吞沒的雨婷軟癱在床上,不停的尖叫著,任憑男友在她身上繼續馳騁,

將她的高潮不停延長。



高潮的感覺漸漸消散,雨婷緩緩的清醒過來,男友喘著粗氣躺在她身邊,手

中輕輕揉捏著她的乳房。



雨婷伸手到胯間摸了一把,指見沾上不少精液和淫水混合的粘液。



「不是告訴過你不能射進去嘛?」雨婷惱火的扯過紙巾擦拭著下體,不經意

間卻看見沒關嚴的臥室門縫裡一雙黑亮的大眼睛正在偷偷的看著她。



她一把抓過床頭的一個流氓兔娃娃,用力丟了過去。「雨晨!你再偷看,我

就把你眼珠子挖下來!」



門外的人一愣,踢踢踏踏的腳步聲逐漸遠去。



雨婷看了一眼表,連忙把張傑的衣服扔給他:「快,我父母要回來了。」



張傑用紙巾擦了擦雞巴上的粘液,快速的穿上衣服,離開了雨婷家。



不久父母回來了,做好了晚餐,雨晨雨婷姐弟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和

父母一起吃晚飯,幫忙收拾。



夜裡回到房間,雨婷和張傑一邊用家裡的電話分機堡著電話粥,一邊用手機

和別的男伴發著打情罵俏的漏骨短信。



雨婷遊走在眾多男伴之間,床上之賓也為數眾多,今天和她上床的張傑不過

是最近打得火熱而已。而飽受性愛滋潤的她也出落得越發嬌艷動人。



近一段時間,隨著年齡的增長,雨婷對性愛的慾望越來越強烈,幾乎到了每

隔兩三天不做一次,就渾身不舒服的地步。



看著男伴們發來的露骨的色情短信,聽著張傑話語間不斷的挑逗,雨婷感覺

自己胯間再次濕潤了起來。



雖然今天和張傑的一場激烈的酣戰讓她神清氣爽,但無底洞般的情慾卻不是

說填滿就填滿的。



她的手指隔著薄薄的小內褲,按在如饅頭般鼓起的陰戶上,輕輕的揉動起來。



酥癢的觸感讓她呼吸急促,但她很快開始不滿足於隔靴搔癢,手指插進內褲

裡輕輕摩擦,沾滿淫水的手指沒遇到任何阻礙,輕鬆的滑進淫肉之中不停摳挖。



早已習慣被粗壯雞巴抽插的蜜穴不滿足於手指的撩撥,發出讓她心煩意亂的

瘙癢。



她從床上跳下來,在眾多的娃娃中巡視著,記得上次偷偷去情趣用品店買的

假雞巴是放在……



視線鎖定在床邊地上擺放的的幾個巨型洋娃娃上,對了,是在那個泰迪熊裡

面,雖然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但是雨婷還是想起藏電動陽具的娃娃。



她三步並作兩步走了過去,抱起那個和她差不多一邊高的泰迪熊,放在床上,

打開娃娃背後的拉鏈,在一堆填充物理翻找出了那個包裝著假雞巴的紙盒。



就在雨婷打開紙盒,拿出那根熟悉的假雞巴的時候,屋裡的一樣東西,卻吸

引了她的注意。



在那個巨大的泰迪熊被拿開之後,在眾多的巨型娃娃中,一個被遮擋住的娃

娃漏了出來。



那是一個呈青紫色的巨大娃娃,比雨婷稍高,扭曲的四肢,臃腫的身材,頂

著一顆巨大的嬰孩般形狀的頭顱,嘴巴誇張的裂開,露出一個讓人膽寒的詭異微

笑。



更讓雨婷害怕的是,貫穿整個恐怖娃娃的多道傷疤,傷疤十分粗糙,就像是

被用刀子大力劃開,這些傷疤都被黑色的線縫了起來,針腳雜亂,線上和傷口周

圍,都是乾涸了的紅黑色的乾涸汙漬。



娃娃擺放的位置正對著雨婷的床,坐在床邊翻找假雞巴的雨婷此刻正巧與那

詭異的娃娃四目相對!



「啊!」



一股寒意爬上雨婷的身體,她不自覺的打了個冷戰,呼吸都變輕了,那個娃

娃隱藏在眾多的娃娃中間,詭異的獰笑著,目光直直的注視著自己,好像隨時都

會撲上來一般。



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一個拿捏不穩,手中裝著假雞巴的紙盒跌落在地板上的

響聲嚇得雨婷身體一陣哆嗦,她幾乎下意識的就想尖叫,卻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嚨

發不出聲音。



臥室裡十分的安靜,雨婷只能聽見自己粗重的喘息和劇烈的心跳聲。



好一會兒,雨婷才從恐懼中掙脫出來,她衝著那個娃娃揮了揮手,對反沒有

反應。



她也覺得自己有點好笑,自己沖一個娃娃揮什麼手。但當自己再次看向那個

娃娃的時候,雖然自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卻還是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溫度被不斷帶

走,瞬間再次蔓延上來的恐懼讓她閉上了眼睛。



她深呼吸了兩次,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將視線轉向一邊,不去看那個讓她

頭皮發麻的娃娃。



這個娃娃是怎麼回事?



自己收集的每個娃娃自己都記得,但卻從來不記得有過這麼嚇人的娃娃!



雨婷努力的回想,記憶中卻一片空白,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嚇人的東西,

也不可能會去購買,放進自己的房間。



那是誰幹的?



正在雨婷琢磨的時候,床上的手機忽然想起來,響亮的鈴聲嚇得雨婷像一隻

受驚的小貓一樣從床上蹦了起來。



老半天,才伸出手接通了電話。



「小婷啊?我是張傑,剛才電話掉線了,再撥就占線,我就直接打的你手機。」



張傑的聲音讓雨婷心中稍定,但是和那個恐怖的娃娃相處一室,還是讓她很

不舒服,雨婷頭也不回的快步走出了房間。



「阿傑,你實話跟我說,我房間裡的娃娃,是不是你幹的?」



「娃娃?什麼娃娃?」



「我房間裡多了個娃娃,可嚇人了。」



「啊?我弄那東西嚇唬你幹啥,要買也買可愛的哄你啊。」



又胡亂聊了幾句,才掛斷電話。



雨婷忽然感到一絲涼意,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的身上已經出了一片虛汗。



已經晚上十點多了,父母已經睡下了,雨晨的房間雖然也傳來他的呼嚕聲。



走回房門口,握住門把手,輕輕的旋轉,門鎖發出低低的卡噠聲。



走進自己的房間,白熾燈慘白的燈光照耀下,那青紫色的娃娃閃著微微的光

澤,在一堆或可愛或搞怪的娃娃中詭異的微笑著。



明天一早就把它扔出去!



暗自下了決心的雨婷咬了咬牙,不去看那娃娃,把放在床上的泰迪熊抱起,

胡亂的擋住。



雨婷沒有關燈,就躺在床上準備睡覺,可過了半個多小時卻沒有一絲睡意,

總是不自覺的想睜開眼睛去看看那個娃娃是不是還在原來的地方。



會不會趁她閉著眼睛的時候……



雨婷猛地從床上坐起,粗重的喘息著,她套上一件外套,跑到廚房,翻找出

一個用來裝垃圾的超大號黑色塑膠袋,搬開那個泰迪熊娃娃,閉著眼睛照著那個

恐怖的娃娃套了了過去。



相對於巨大的娃娃,塑料袋顯得太小了,只套住了娃娃到肩膀的部分,但遮

擋了最為恐怖的部分,已經讓雨婷心情好了許多。



她嘗試著搬動這個娃娃,發現娃娃裡面似乎並沒有多少填充物,軟綿綿的很

輕。強忍著不適,雨婷把娃娃抱起來,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放到哪呢?



放到哪裡她都不放心,彷彿這不是一個娃娃,它裡面填充的不是棉花,而是

一個魔鬼。



最終,雨婷打開了屋子的大門,把那個娃娃遠遠的丟了出去。娃娃被扔到門

口的路上,沾滿了塵土。



明天一早清掃街道的阿姨就會把它當做垃圾帶走了吧?



做完這一切,雨婷迅速的關好了大門。



丟掉了那個噁心的娃娃,就好像把所有的煩心事都一起丟掉一樣,讓她心情

愉悅。



一轉身,卻猛然發現一雙眼睛在黑暗中看著自己!



那雙眼睛的主人隱藏在黑暗裡,只有一雙眼睛微微反射著光芒!



那雙眼睛正死死的盯著自己!



雨婷瞬間感覺到自己的頭皮在發麻,手腳冰涼,甚至能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

聲。退後兩步深吸一口氣,一聲震耳發饋的尖叫就要喊出!



「大半夜的不睡覺幹嘛啊?」對方打了個哈欠問。



「……媽媽?」雨婷試探的問。



對方打開了身邊的壁燈,壁燈昏黃的燈光下,顯出雨婷媽媽滿是倦容的臉。



「嗯?跑出去幹嘛了?」



「媽媽,我…我房間裡,有一個…有一個好嚇人的娃娃,我…我害怕,就給

扔掉了。」



「我早就跟你說過,一個女孩子家家,喜歡娃娃沒什麼問題,可你買那麼多

的娃娃,房間都擠滿了,我看啊,這是種病啊。」玉婷媽媽開始嘮叨。



「媽媽,那…那個娃娃不是我買的,我從來沒買過那種嚇人東西。」



「不是你買的還能是誰買的?你老弟?他每個月零花錢自己都不夠花。」雨

婷媽媽似乎也覺得大半夜的教訓女兒不太合適,打著哈欠走向臥室,說:「早晚

有一天把你那些娃娃都扔了,省得你魔障……」



雖然被媽媽訓了一頓,但是總算把那個嚇人的娃娃丟了出去,雨婷的心情總

算好了起來,原本在她看來充滿恐懼的自己的房間也再次變得安全溫暖起來。



雨婷關好燈,躺在床上,安心睡去。



午夜夢迴,牆上的鬧鐘發出單調的滴答滴答聲,清冷的月光從窗簾的縫隙裡

照進來。



天還沒有亮?



雨婷喳喳眼睛想坐起來,卻發現身體動不了了!



她全身用力,卻連一根手指也沒法控制。想喊叫,卻發不出聲音。



雨婷不知道這代表什麼,卻隱隱感覺什麼恐怖的事情即將發生!



咯吱--!



木質地板發出被踩踏的聲音。



咯吱--!



腳步緩慢而沈重。



咯吱--!



腳步聲在門口停下了!



門外是誰?



是爸爸媽媽嗎?



是雨晨嗎?



還是……那個娃娃?



雨婷感覺腦子嗡嗡作響,心像要從嘴巴裡跳出來,她拚命的想逃離這個讓她

恐懼的地方,而身體卻不能動彈分毫,房間唯一的出口也被佔據了!



房間的門把手開始無聲而緩慢的旋轉,清了的月光下,金屬製的門把徐徐轉

動,彷彿命運的天平正在宣判著雨婷的命運!



也許只有幾秒,也許有幾個鐘頭。



寂靜無聲的夜裡終於傳來門鎖打開的聲音--卡噠。



吱呀--!



房門帶著讓人牙酸的聲音緩慢的打開,像一張即將吞噬掉她的大嘴緩緩打開!



一股陰冷的空氣從打開的門縫裡吹進臥室,讓雨婷冷得牙齒打顫。



咯吱--!



咯吱--!



首先映入雨婷眼中的,是哪張帶著詭異笑容和一道道被粗糙縫合的傷口的恐

怖頭部,然後是赤裸著的身體。



雨婷的眼睛瞬間睜大。



別過來!別過來!



邁動著笨拙的步子,帶著一身骯髒的灰塵,那高高挑起的嘴角上還粘著一片

樹葉,但雨婷絲毫不覺得它滑稽。有的只是無限擴大的恐懼。



咯吱--!



恐怖的嬰兒娃娃走到了床邊,伸出青紫色的手,掀起了雨婷的睡裙,露出了

雨婷白花花的裸體。



睡裙的裙擺高高拉起,蓋住了雨婷的頭,雨婷什麼也看不見了,卻感覺到一

只冰涼的手握住了自己的一隻乳房!!!!



……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