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秋累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一)



初秋,某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城市一角中某個80年代建設的老樓房。



我睜開眼睛,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從床上起來。一天又開始了,我又要爲

了生計而奔波了,上班麽,我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以前是在工廠上班,現在是在

公司上班,都一樣,工作內容……



洗臉,吃早點,我正在吃早點呢,電話響了起來,我急忙走過去拿起電話。



“喂?您好。”我說。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吳瑩,剛起床啊?”



我一聽是老板的聲音,急忙笑著說:“是啊,老板,您早。”



老板也笑了,說:“昨天我跟那個許老板說了,他說今天給你打電話,你們

自己談吧。”



我猶豫了一下,說:“他要什麽條件的?”



老板說:“也說不好,不過要個上點年紀的,經驗多花樣多,而且喜歡玩髒

活兒什麽的,模樣麽,不是太要求,大概過的去就行了。”



我說:“我這個年紀大是夠大了,就怕他不樂意。”



老板說:“管他呢,反正我想了,咱們公司就你最適合了,那些小姑娘們他

都看不上,一眼就看中你的相片了,你們自己談吧,訂金他已經付過了。”



我笑著說:“那行,許老板打電話過來,我跟他談。”



快挂電話的時候,老板對我說:“這個老許喜歡浪的,他跟你說什麽你應該

知道怎麽應對,浪著點。”



我笑著說:“行,我明白了。”



放下電話,我繼續吃著早點,心里盤算著其他一些瑣碎的事情,最近聽說這

片要拆遷,哄哄得人心惶惶的,老百姓手里沒什麽錢,如果拆遷補償不能及時到

位,那可真要睡馬路了,那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們哪里禁得住這麽折騰呢,已經有

人向上面反映了……



我正想著,電話又響起來了。



我急忙走過去拿起電話。



“喂?您好。”我膩膩的說。



“是吳瑩小姐嗎?”電話那邊傳來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啊是我,請問您是……”我估計是許老板。



“我姓許,你們老板沒跟你說嗎?”許老板說。



“哦,是許老板啊,您好,我們老板跟我說過您了。”我笑著說。



許老板“哦”了一聲,沒了下文。



我笑著說:“沒什麽的,許老板您是一個人嗎?”



許老板說:“是啊,我長年在這里,一直都是一個人。”



我說:“那多寂寞啊,我陪您啊。”



許老板說:“以前業務忙,現在閑下來了。”



我說:“別那麽辛苦啊,人生難得幾回閑。多給自己一點時間。”



許老板笑著說:“是啊,是啊,呵呵,可著一閑下來就覺得無聊。”



我笑著說:“我陪著您不就不無聊了嗎。”



許老板笑著說:“想來著呢,呵呵。”



我趁機推銷自己,笑著說:“想什麽啊?是不是想找個女人玩玩逗個樂子?

那您算找對人了!”



許老板說:“說說你,我聽聽。”



我笑著說:“電話里不方便,咱們見面說好嗎?”



許老板說:“你真會說話,不過怎麽也要讓我了解個大概吧?”



我膩膩的說:“行,聽您的。那我就說說。您想要找個年紀大點的,我沒問

題,不過雖然我年紀大,可長的年輕,有女人味兒,不比那些小姑娘們,跟個青

蘋果似的。我經驗豐富,會逗男人開心,人浪活兒好,保證滿意。”



許老板聽完,說:“這麽湊巧啊?我想要的你都有了。”



我笑著說:“不相信?可以先見見面啊。您覺得不滿意,跟我們老板說,保

換。”



許老板說:“那好,這樣,上午9點,你到建設路口的鳳凰餐廳門口等我,

我開車接你。”



我笑著說:“不見不散。”



許老板答應一聲挂掉電話。



放下電話,我收拾了一下,然后打扮打扮。



長長的頭發攏起來做成一個發髻,瓜子臉,適中的眼睛,雙眼皮,雖然臉上

已經有了皺紋,不過還不是特別的明顯,筆直的鼻子,小巧的嘴巴,年輕時候我

對自己是很有信心的,不過現在有了點年紀難免有點灰心了。



我看了看外面的天,陽光明媚,秋老虎的尾巴還沒有過去,天氣多少還有點

熱。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緊身小杉,本想用胸托的,不過我覺得那樣反而不好,

因爲奶子比較大,用胸托不是很方便,所以索性就不用了。



下身直接穿了一雙肉色的、無裆高彈緊身連褲絲襪子,內褲就免了,這樣方

便。不過這麽穿起來低下涼飕飕的感覺似乎有那麽點浪,最后穿上一條黑色的中

裙腳上是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我對著鏡子看了看,我這個年紀穿上這麽一身裝束,雖顯得不是那麽得體,

不過也能說的過去了,頂多會說我是個前衛的阿姨。象這種事情穿戴有一定的催

情作用,男人是要靠視覺來刺激的。



我看看時間還來得及,不緊不慢的走出了家門。



建設路離我家不遠,是一條不太起眼的小路,至于那個鳳凰餐廳,我以前見

過,總是冷冷清清的,看樣子快打佯了。我剛到餐廳門口,一輛銀灰色的半舊小

汽車就停在了我的跟前,我急忙彎下腰,同時里面的男人也拉開了車窗。



“您是許老板嗎?”我微笑的問著眼前的男人。



男人大概40多歲的樣子,光頭,長臉,滿臉的麻子,小眼睛大鼻子,適中

口,雖然他坐在車里,不過看得出他的個頭不矮,而且身體強壯,粗壯的手上青

筋暴露,眼睛里不時流露出一股強勁的光芒。



男人上上下下仔細看看我,然后才點點頭說:“我是,你是吳瑩小姐吧。”



我笑著說:“早聽出您的聲音了,許老板果然準時啊。”



許老板點點頭。



我繼續說:“怎麽樣,許老板,對我還滿意嗎?”



許老板說:“上車。”



我急忙打開車門坐了進去,一坐上坐位,我急忙用眼睛溜了溜這位許老板的

龍套,上身是寶來尼的高級淺色西服,下身的那條霸王龍的深色西褲,少說也要

500往上,皮鞋雖然沒看清楚,不過沖著那個閃閃發光的樣子也一定錯不了,

連他穿的黑色襪子估計都是高級品牌,他放在方向盤上的手碗金光直閃,不用問

肯定是純粹的外國名牌手表了。



這麽一看起來,光是這個許老板的穿衣打扮就不下一兩千,我心里暗暗高興

起來。上了車,我連著飛了幾個媚眼兒過去,許老板也沒理會,汽車平穩的啓動

了,出了建國路拐向通往市中心的北京道。



“許老板在哪里發財啊?”我笑著問。



“我做裝修生意。”許老板說。



“哎呀!裝修生意多掙錢啊!”我笑著說。



許老板搖搖頭說:“以前還湊合,現在做的人多了,生意難了。”



“許老板是一個人嗎?”我問。



許老板看看我,然后說:“不是,我老婆孩子現在都在外地。我一個人在這

里。”



我笑著說:“象您那麽有本事的人,干嗎這麽委屈自己呢,早就應該找個女

人。”



許老板說:“找了,都不滿意,一個個都跟青蘋果似的。”



我急忙說:“對!現在那些小姑娘們哪懂得怎麽伺候男人呢!這也不讓摸,

那也不讓摳的,男人怎麽能爽呢。”



許老板看著我笑了一下說:“聽你著口氣,你比她們強了?”



我笑著說:“那自然了,我的經驗豐富,又懂得伺候男人,而且,人浪活兒

好,有不少回頭客兒呢。”



許老板說:“你們老板說,你特愛玩兒髒活兒。”



我急忙點頭說:“是啊,是啊,那玩意刺激,老客兒們都喜歡。”



許老板似乎來了興趣,笑著問:“說說,都怎麽玩兒的?”



我心里說:還沒見到什麽呢,就想先聽聽黃緞子,過過耳瘾,想什麽呢。



我沖許老板笑了笑,說:“許老板,不是我不說,這行有行規,雖然是不成

文的規矩,但大家都知道,這小姐和老客兒上什麽花活,輕易可是不能說的。”



我看了看前面,繼續說:“前兒會了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子,死活非要讓我說

說,人家就好那個口味兒,最后意思意思給了我50塊錢,我這才跟他說了,呵

呵,您別說我沒見過錢,這規矩是不能壞的。”



許老板聽完,什麽也沒說,面無表情,車里一時安靜下來。



前面快到市中心的建國廣場了,車流逐漸多了起來,紅綠燈也多了。



在一個路口碰到了紅燈,許老板的車停了下來。



車子停下,我扭著頭透過車窗看著外面,忽然什麽東西在我眼前一閃,落在

了我的大腿上,我低頭一看,竟然是一張100塊的鈔票!!



我急忙拿起鈔票,同時許老板說道:“出門沒多帶零錢,這個,給你買包茶

喝。”



我拿著鈔票,心里想:這話說的多漂亮啊!100塊錢買包茶喝,有錢人,

真潇灑,人家管100塊叫零錢,而我呢,100塊錢夠我幾天開銷的了。



我又一想:有錢人都他媽是傻屄!大傻屄!不宰他們宰誰?反正他們的錢沒

幾個是好來的!



我把錢塞進高跟鞋里,嘴上說:“哎呀!許老板!瞧您!這麽客氣!剛才我

跟您說著玩呢!就憑您這出手,想聽什麽聽不來!”



紅燈一過,汽車重新開了起來,我扭著身,面對許老板,笑著說:“您就說

那些老客兒吧,一個個都是玩兒小姐的高手,就說跟我玩兒的那幾個老客兒,一

上來我先跪著給叼大雞巴,等我把大雞巴叼的棒硬的棒硬的了,這才開始唆了雞

巴頭兒,有的那老客兒事先給足了票子,叼雞巴之前故意憋著泡尿,這唆了雞巴

頭兒弄不好就賞下來幾滴神仙水兒,那叫一個刺激。”



我一邊說著,一邊看著許老板,他依舊看著前面,不過手上抓緊了方向盤。



我繼續笑著說:“其實這男人玩兒女人,不過是想搞個樂兒,搞個刺激,搞

個新鮮,搞個爽,在家里不敢跟老婆玩兒的就找我們小姐玩兒,別的小姐不樂意

玩兒的,就找那樂意玩兒的……”



還沒等我說完,許老板打斷我說:“就說說你怎麽玩兒的,說這些沒用。”



我笑著急忙改口說:“這叼雞巴可是功夫活兒,嘴上的功夫必須到家,讓客

兒們爽了,那才能掙錢,我的口活兒可是有功夫的,這舌頭尖兒鑽雞巴頭兒,爽

的那些老客兒啊,直罵街呢!爽夠了前面,就開始爽后面,玩兒髒活兒了,這行

里的叫跑后路……”說到這,我看見許老板似乎不太明白,急忙說:“就是舔屁

眼子。”



許老板似乎來了興趣,微笑著看了我一下說:“說說。”



我浪浪的笑了笑,說:“這老客兒們給足了票子,其實我也就是掙幾個辛苦

錢兒,玩兒膩了那些裝青春的小姑娘們,老客兒們差不多都想換換口味兒了,找

個會浪的小姐跑跑后路,那叫一個爽!差不多的老客兒,這就先放一炮出來。”



我看看許老板,見他兩眼緊盯著前方,不過可以感覺的到,他是一個字也沒

拉下的聽著。



我一邊浪笑著,一邊繼續說:“哎呀!那叼完了大雞巴,再舔個屁眼子!浪

啊!淫啊!全來了!還有啥的,舔腳丫子!總之,讓男人爽起來,這才算完。”



停了一下,我繼續說:“這套活兒過去以后,接著就是拿大雞巴操屄,跟我

玩兒的那些老客兒,玩兒這操屄不過是爲了熱熱身,走走過場。”



許老板著急的問:“那跟你能玩兒……?”



我浪笑著一拍大腿說:“操屁眼兒啊!這有年紀的女人都是前松后緊,前面

總用總用的就松弛了,可后面卻都是一般的大小,咱經驗豐富,人又浪,這后面

的活兒好著呢,保證讓您爽歪歪了!”



許老板的汽車拐出北京道,直接拐向通往南城的富民路。



富民路。



聽名字就可以知道了,這是這個城市有錢人集中居住的地方,整個南城地區

都是市中心的一部分,在這里,無論道路都是又寬又長,兩邊的路燈樣式都是采

用西歐風格的,街面上十分的干淨整齊,高樓大廈更是此起彼伏,而且這里的治

安是最好的,24小時警車巡邏,給人的感覺就好象到了國外一樣。



許老板的汽車開上富民路以后,車速慢了下來,他似乎更想在車里多呆一會

兒。



我繼續在車里連筆畫著跟許老板說著:“老客兒們干爽了屁眼兒,我再給他

們唆了唆了大雞巴,呦!別提多爽了!簡直跟那些外國片子里演的一模一樣!”



許老板一邊看著我,一邊開車,他的西褲已經微微隆起了。



“這玩兒的花樣兒多著呢!年輕人喜歡裝老師的,我這個年紀又跟他們老師

差不多,穿上點老師的衣服,活脫的就是他們老師了!幾個棒小夥子一起跟我玩

兒,尼龍絲襪子綁手,臭襪子堵嘴,撅著屁眼兒干個半天兒!哎呀!那叫一個亂

啊!騷死了!”我越說越浪,直把大腿劈開露出了肉色的高彈連褲絲襪子,沒穿

內褲的黑屄毛兒清楚的暴露在許老板面前,許老板使勁的看了兩眼。



我看看火候差不多了,就往許老板跟前湊了湊,浪浪的說:“許老板,大貴

人,您要是覺得我還行,就讓我陪陪您,只要您多賞張票子,我保證把您伺候得

舒舒服服的,您是大貴人,不會在意那幾個小錢吧?”



許老板略微想了想,說:“我出來玩兒,圖的是個爽,在乎錢,我也不出來

找了,你只要盡心讓我爽了,有的是你的好處。”



我笑著說:“那成了!您瞧好吧!保證讓您覺得物有所值!”



說著,我把手放在許老板的褲裆上一摸,好家夥!好大的一個物件!硬邦邦

火熱火熱的!我笑著說:“我也別光說不練,給您叼兩口兒,您嘗嘗我這口活兒

如何。”



說著話,我拉開許老板褲裆的拉鏈,剛一拉開‘撲棱’的一下就彈出個大雞

巴頭兒來,我見過的雞巴也不少了,可還沒見過許老板這麽大個頭兒的雞巴,一

粗一長就不說了,光是個大雞巴頭兒我估計能塞進嘴里都夠戗,光溜溜的大雞巴

頭兒上沾滿了粘呼呼的一層淫水兒立時車里騷氣沖天。



我一低頭,小嘴兒猛張,一口叼在雞巴頭兒上大口大口的唆了起來。



“嗯!……啧啧啧啧……嗯……啧啧……許……老板!……您……大……雞

巴……啧啧……真夠味兒!啧啧……象……剛從我……屁眼兒里……掏出來……

似的……嗯……夠味兒!好……”我一邊快速的用嘴吸吮著許老板的雞巴,一邊

浪淫淫地說著。



許老板再次放慢了車的速度,他喘著粗氣,盡情的享受著我的服務。好在現

在不是人流高峰,偶爾有幾輛車匆匆掠過,並沒太注意這車里的景色。



過一會兒,許老板便讓我重新坐到副駕駛的位置。他說:“口活兒還可以,

不過現在大白天的在車里不方便,到我家去,好好玩兒。”



我笑著答應下來。



車子加快了速度,從富民路南拐到榮鑫大街,剛走5分锺就到了榮鑫公寓。



這個榮鑫公寓我聽說過,是高檔住宅區,聽說還有許多在郊外開發區工作的

外國人在這里住,一共5棟20層的高級住宅樓組成,顯得十分豪華。



許老板的汽車快速的進入了位于第三棟的地下停車場,他停好了車,催促著

我下來。一直到下了車我才看清楚許老板的個頭,他大概高出我整整一頭還多,

肩膀寬大,身材結實,也難怪有這麽一根大雞巴呢。許老板鎖好車,拉著我的胳

膊上了電梯,我們從-2層一直坐電梯到頂層20層。



電梯門一開,我迎面是一個類似走廊的地方,兩邊都是一個個獨立的單元,

全部是包角的防盜門,許老板拉著我說:“前面,2020”他邁著大步子走過

去,我也被他拉著急走。一直走到門口,許老板才放開我,他從西裝口袋里拿出

鑰匙將門打開。



我走進了房間,眼前頓時一亮,好大的一個客廳啊,地面上都是棕色的豪華

木制地板,沙發、別致的椅子,玻璃桌子,高級背投,DVD,音響一應具全,

古香古色的雕花木制書架,頂頭還有一個大大玻璃吊頂燈,一進房間對面就是一

排高大明亮的推拉門窗戶,顯得房間里十分有氣派。



許老板大步走到窗戶跟前放下所有的百葉窗,然后對我說:“你這身衣服不

行,我給你找一身,你等會。”



說完,他走向客廳的左邊,我這才看見,在客廳的左邊有一個小走廊,兩邊

共4個門,那就意味著有4個獨立的房間了,走廊的盡頭還有一個門,半開著,

可以看見里面有浴盆,可見那是衛生間了。許老板走進了靠左手的第一個門。



這個客廳的確讓我眼花缭亂的,我沒見過的高級東西太多了。我走到沙發跟

前坐了下來,仔細的看著,心里想:有錢人啊,真會享受,什麽高級品都能用一

用,我要是有這麽一個客廳,哪怕住上一天也算心滿意足了。



我正想著,許老板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他手里拿著幾件衣服,甚至還有一個

帽子。



他走到我跟前,把衣服扔到我面前的玻璃桌子上說:“來,把這些穿上我看

看。”



(二)



許老闆說完,一屁股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從口袋?拿出一隻煙點上大口地

吸了起來。



我翻了翻那些衣服,好象是一套類似網球裙的衣服,我雖然沒穿過,不過見

過,至少在電視?看見過.



白色的緊身短袖女衫、白色的花褶裙,裙很短,向四面展開,衣服下面是一

雙有裆的連褲絲襪子,又厚又緊,我用手一摸就知道是上好的品牌。還有一雙帶

淺色花邊的白色的女運動短襪,和一頂白色的遮陽帽。這一身衣服,如果再配上

一雙運動鞋和一把網球拍,基本上是網球運動員了。



我笑著站起來,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脫去,然後拿起許老闆的衣服穿了起

來。短袖女衫似乎小了點,不過也還湊合了,裙子也算合適,不過那雙連褲絲襪

子對我來說緊了點,如果我買的話,肯定買比這個大一號的,這個整小了一號。



“許老闆,穿上了,您覺得怎麽樣?”穿好了衣服,我笑著問許老闆。



許老闆一邊抽煙,一邊看著我,對我說:“你把頭發披散下來,梳個辮子,

然後把帽子戴上。”



我一邊答應著,一邊把頭發披散下來,許老闆忽然想起什麽似的從沙發上站

起來又走進了剛才的那個房間.



我剛把頭發梳好,許老闆便提著一雙運動鞋走了出來,他把鞋扔在我面前,

重新坐在沙發?說:“你把那雙白襪子穿上,然後穿上鞋我看看。”



我笑著答應下來,先是戴好了帽子,然後坐在沙發上把白色的短襪子套在肉

色的絲襪子外面,最後蹬上了那雙運動鞋。這鞋子的尺寸卻是正合我腳,不大不

小的,我仔細一看,原來是“耐克”名牌的,穿在腳上又松又軟十分舒服,鞋子

通體是白色的,配合著這身衣服,顯得十分協調.



許老闆一直在旁邊看著,這時候他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說:“我估計著你

的身材跟我閨女差不多,果然差不多。”



我笑著說:“我說呢,鬧了半天,這身衣服原來是女公子的。大小姐是運動

員?”



許老闆點頭說:“嗯,現在她在外地打球。”



我笑著說:“穿上大小姐的衣服,那我不成了您幹閨女了?”



許老闆說:“不是幹的,是親的。”



我笑著說:“那親的就親的,您說,讓閨女怎麽伺候您老人家?”



“來,跟我來。”許老闆把煙掐滅,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拉著我的胳膊

說.



我被許老闆拉著胳膊,走進了走廊盡頭的廁所?. 說是廁所,不過?面大的

很,洗澡的裝備什麽都有,什麽浴霸了、什麽大理石的浴盆,以及各種名牌洗發

水,的確是琳琅滿目了。廁所的地面上鋪設著白色的瓷磚,顯得十分幹淨,在廁

所的一面,有一面高大的落地鏡. 此時,我和許老闆都站在鏡子跟前。



許老闆看了看鏡子中的我,略微激動地說:“你這麽一打扮起來,還真象我

親生女兒了。親閨女!來!給你爹叼叼大雞巴!”



我心?說:“這許老闆還真夠變態的,整天想著操自己的親閨女,不過看來

是有色心沒色膽,找我當替代品了。”



不過我心?雖然這麽想,嘴上卻說:“是,親閨女伺候您老人家。”



說完,我跪在許老闆面前。許老闆將褲子和內褲一並褪掉,立時一根特號的

大雞巴直挺挺地擺在我的面前。



雞巴又粗又長,硬邦邦的向上挺著,再加上許老闆滿是汗毛的大腿,顯得大

雞巴十分兇猛。許老闆的身體原本就高大,兩條大腿滿是隆起的肌肉。我從下看

去,許老闆似乎象一座小山似的檔在我面前。



我笑著剛想伸手抓雞巴,許老闆卻說:“不許用手!隻用嘴給我叼!”



我擡頭看了看許老闆說:“遵命!親閨女給您叼叼大雞巴。”



唆了唆大雞巴頭兒,我湊近大雞巴,一股又騷又臭的味兒頂了過來,沖得我

直發蒙。還沒等我明白過來,許老闆一探身,已經將半個雞巴頭兒塞進了我的小

嘴兒?.



一叼雞巴我才發現,運動帽的帽檐十分礙事,不過許老闆顯然早有打算,他

把我的帽子摘下來,反著給我帶上了。



“啧啧啧……啧……好雞巴……嗯……臭雞巴……親閨女……給您叼臭雞巴

了……嗯……啧啧啧啧……”



粗大的雞巴頭兒被我用舌頭來來回回地吸吮著,一唑一口淫水兒,我也逐漸

浪了起來,不自覺的把手伸進短裙?搓著褲裆,三下兩下就把那緊身的襪子弄濕

了。



許老闆看著鏡子?的我,一身白色的網球運動服模樣,卻跪在地上隻用小嘴

兒唆了著一根特號的大雞巴,這似乎是隻能在黃色電影?才能見到的。



“嗯……”許老闆長長地呼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地把上身的衣服一件件地脫

掉,直接扔在地上。



“嗯嗯嗯,哦哦哦,唔唔……”許老闆把兩隻大手放在我的頭上按住,然後

開始慢慢地一前一後送著屁股,粗壯的大雞巴逐漸加深進入小嘴兒的程度,我一

動不動地跪在那?,盡量放松,眼睛看著許老闆,時不時地還向他飛個媚眼兒。



“唔唔……臭雞巴……唔唔……親閨女……還要……臭雞巴……”我趁著許

老闆抽出雞巴的空擋浪淫淫地說:“您操……啊……唔……唔……操得親……閨

女……直翻……白眼兒……才……有樂兒呢……唔唔……”



許老闆淫笑著看住我,大雞巴加快了速度,粗大的雞巴頭兒來來回回地在我

的嗓子眼兒?進出。我隻覺得一陣憋氣,白眼兒亂翻,差點沒昏過去。許老闆看

著我的表情,更加興緻勃勃地用大雞巴操起我來。黏糊糊的香唾將整根大雞巴完

全潤滑,粗大的雞巴頭兒更加顯得雄壯威武了。



玩了一會兒,許老闆覺得差不多了,他抽出大雞巴,我急忙趁這個機會大大

的喘了兩口氣。



還沒等我緩過勁兒來,許老闆已經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對我說:“來。”



我緊跟著許老闆,走進了他前兩次進入的那個房間. 一進房間,一股淡淡的

香氣迎面撲來,我一看,這個房間布置得真好啊!



四面的牆壁都是淡淡的粉紅色的,對面是一扇大落差的拉推窗戶,陽光正好

從窗戶?照進來,顯得整個房間十分明亮。房間的地面上鋪設著類似絨毯一樣的

東西,走在上面十分輕柔,正中央是一張大床,床上鋪著翠綠色的床罩,四周還

有一溜角櫃,上面擺設著照片,造型新穎的卡通表,電話,各種香水和化妝品,

在床頭有一個半高的角櫃,櫃門還沒有關上。



可見,我現在穿的這身衣服就是許老闆從那?翻出來的,房間四周的牆壁上

貼著許多俊男明星,有中國的,也有外國的,不過這些明星我統統不認識.



許老闆高高地挺著大雞巴,快速地走到窗戶前把窗簾拉好,房間?頓時黑了

下來。



他對我說:“把門關好,把燈打開. ”



我答應著把門關上,看到門邊的牆壁上嵌著一個開關,我按了下去,房間?

燈亮了。



“許老闆,這是女公子的房間吧?”我笑著問。



許老闆點點頭,然後一屁股坐在床邊。



我笑著走過去,說:“哎呀,這屋子可真好。”



許老闆說:“在這玩兒才有感覺. ”



我笑著問:“什麽感覺?感覺操了您親閨女了?”



許老闆點點頭,然後問我:“其實……”



“其實你就是個畜生,連自己親閨女都想操!畜生!連畜生都不如!”我心

?說,轉念,我又一想:“我管他呢,他畜生是他的,我隻不過爲了多掙他幾個

錢. ”



許老闆繼續說:“其實我這個女兒不是我親生的,我前妻死得早,現在這個

老婆是帶著女兒進門的。”



我這才明白,原來他看上自己二婚老婆的女兒了,不過我沒多想,也不想多

想,亂七八糟的。總之,這年頭就是這麽亂.



我笑著說:“哎呀,不管那啥了,操起來啊?”說著,我走到他面前跪下,

張開小嘴兒使勁地唆了唆他的雞巴頭兒,然後轉身趴在地上高高地撅起屁股說:

“許老闆,咱們一邊操一邊聊,那才有味兒呢。”



許老闆也笑了,他摸著我的屁股說:“好屁股!跟我閨女的差不多!比我閨

女的屁股還肥!”



“那您就當這是您閨女的大屁股!又騷、又浪!快拿大雞巴操啊!”我笑著

說.



許老闆二話沒說,伸出大手拍了拍我的屁股,然後捏住連褲絲襪子的一段,

稍微一使勁就拉開一個豁口。“嘶”的一下,這可好了,好好的一雙連褲絲襪子

變成開裆褲了。



“親閨女!我來了!”許老闆伸手摸了摸我的屄,忽然喊了一聲。



大雞巴頂在屄上微微一用力:“滋溜”的一下竟然鑽了進去!



“呀!……”



我尖叫了一聲。刹那間,我隻覺得屄?漲漲的,沒想到這大家夥一上來就全

根而入。我一動不動,許老闆在後面微微地動了兩下,我隻覺得屄?的大雞巴頭

兒前後微微刮了幾下,頓時滑溜溜的淫水兒就躥了出來。



許老闆一動,覺得挺順溜,他“嘿嘿”的笑了一聲,伸出大手從後面掐住我

的後脖子,使勁按著我開始操了起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



房間?響起了清脆的響聲,許老闆一邊按住我,一邊痛快的操著屄。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一邊前後晃動著,一邊浪浪的淫叫著。



我心?想:“這家夥雖然個頭嚇人,不過插在屄?也怪舒服的,以前碰到過

的雞巴,不是太短就是太細,這次算是碰上合適滿意的了……”



我一想到這,隻覺得渾身發熱,忍不住用手捏起一個奶子揉了起來。



“哦……爽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邊叫著,一邊甩起浪臀拱了起來。



許老闆似乎很有經驗,控制得恰倒好處,屄?的每寸嫩肉都被摩挲得又麻又

癢,我隻覺得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連叫都叫不出了,隻癱軟在床上任由許老

闆擺弄。許老闆玩了一會兒,將我翻了個身,他輕易地就將我的兩條大腿舉了起

來,大雞巴一挺再次插了進去。



啪啪啪啪啪……



許老闆一邊過瘾的操著屄,一邊將兩隻大手伸進我的懷?,狠狠地捏住我那

兩個松軟的大奶子揉著。



我看著許老闆,一邊隨著他的動作晃動著,一邊問:“……舒服不?……許

老闆?”



“這才剛剛熱身麽……嗯,一會兒幹你肛門兒……嘶……”許老闆一笑說.



我笑著說:“……那……幹完……肛門兒呢?……”



許老闆說:“還沒想好……啊……反正怎麽……玩兒你……你就……怎麽給

我……來……”



我心?暗暗想:“這大家夥真插進屁眼兒?……別鬧出人命來……”



我這麽胡思亂想著,隻覺得屄?一熱一空,許老闆抽出濕漉漉的大雞巴坐在

床邊了。



我摸了摸屄,黏糊糊的流了不少淫水兒,便笑著對許老闆說:“許老闆,怎

麽不操了?繼續啊?”



許老闆看看我說:“親閨女,過來先給我叼叼雞巴,一會兒幹你肛門兒。”



我從床上下來,兩腳一沾地,隻覺得腳發軟,差點沒坐在地上,下面屄?隻

覺得火熱火熱的,似乎還有淫水兒在流。許老闆坐在床邊,我跪在他的兩腿間唆

了著他的大雞巴頭兒,爲下面的活兒做著準備。粗大的雞巴頭兒上滿是淫水兒,

被我用小嘴兒清理得幹幹淨淨的,火熱火熱的大雞巴頭兒上頓時油亮起來。



許老闆很是滿意地看著我,他挺了挺硬邦邦的大雞巴說:“親閨女!咱倆玩

兒個髒活兒!”



說完,許老闆順勢躺在床上,兩條滿是肌肉的粗腿向上一舉,男人的屁股完

全暴露在我面前了。



許老闆的屁股看上去十分光滑,尤其是屁眼兒周圍,一根毛兒都沒有,由于

姿勢的緣故,肉色的屁眼兒微微地張開,從下面向上看去,更顯得許老闆的雞巴

粗長了。



“讓親閨女給您鑽鑽屁眼兒?”我浪浪地甩了甩長發,明知故問地笑著說.



許老闆點了點頭,說:“快鑽!給我鑽!別那麽多廢話,玩兒的就是你這個

騷勁兒!”



我看著許老闆色急的樣子,笑著說:“別著急啊,一會兒有得給您鑽呢,保

證鑽爽了!”



接著,我話鋒一轉,說:“不過,許大老闆,這辛苦費麽……”



許老闆把眼一瞪,說:“操你個浪屄的!你哪來那麽些臭屁話!錢少不了你

的!再廢話就給我滾蛋!”



我看許老闆真有點起急了,急忙笑著說:“瞧您!我不過是說說的,您別真

生氣啊!來,讓親閨女給您好好鑽鑽屁眼兒!”



說著,我湊近許老闆的屁股,兩隻手將屁股使勁一分,小嘴兒一張,舌尖一

繃,直接插進許老闆的屁眼兒?抽插起來。



“啧啧啧啧……嘶……嗯……唔……”看似幹淨的屁眼兒散發出一股股淫騷

的臭味兒,頂得我頭疼。不過爲了能多掙到點錢,我隻有跪在許老闆的面前伸縮

著頭,鑽著他的屁眼兒。這就叫“服務”,是一個女人給男人的服務,也是窮人

給有錢人的服務。



許老闆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似乎滿意的笑容,一邊享受著,一邊說:“嘶……

浪……婊子……好!……夠勁兒!……嘶……挺爽!……”



過了一會兒,許老闆對我說:“親閨女,來,換個姿勢!”



說著,他放下大腿,推開我,站在了地闆上。



我笑著看住他,用手抹了抹舌頭,說:“什麽姿勢還不是您說了算麽。”



許老闆樂呵呵地往床上一趴,將屁股高高撅起,回頭對我說:“來,繼續,

繼續. ”



我站在許老闆後面,兩隻手分開他的屁股,然後湊上去繼續給他鑽屁眼兒。

爲了能取悅許老闆,我用上了幾個活兒,柔軟而靈巧的舌頭使出了鑽、舔、摳、

挖、吸的功夫,直把許老闆鑽得渾身亂顫,嘴?罵街。



“操!浪婊子!爽死了……啊……給我鑽……使勁鑽!舒服啊!……啊!”

許老闆一邊嘟囔著,一邊伸手攥住已經硬挺到極限的粗大雞巴猛撸著,房間?頓

時淫氣沖天。



“啧啧啧啧……嗯……嘶……唔唔唔唔……”柔軟而靈巧的舌頭戲弄著男人

的屁眼兒,將一口口香唾送了進去,濕潤的嘴唇輕吸慢舔,這鑽的功夫可算到家

了。



鑽了大概有半個小時,許老闆才放開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許老闆已經迫

不及待地把我從地闆上拽了起來,兩腿間粗大的雞巴已經強硬到了極限,看得我

腿發軟。許老闆將我扔到床上,兩隻大手按住我的屁股左右一分,一個肉色的屁

眼兒被分開了。



“啊……”



我叫了一聲,粗大的雞巴頭兒已經順利地插了進來。



“呀……”



我又叫了一聲,大半根大雞巴已經進入屁眼兒?.



“哎……”



此時,許老闆的粗大雞巴全根而入,屁眼兒?鼓鼓囊囊的似乎被填滿了。許

老闆插定屁眼兒後,並沒有馬上開始操,而是先慢慢的轉著屁股,讓堅硬粗大的

大雞巴在我的屁眼兒?來回旋轉.



他一邊轉,一邊說:“嘶……屁眼兒夠緊的……”



我趴在床上,盡量分開大腿,繃緊腳尖,隻覺得屁眼兒?堵得難受,回頭笑

著對許老闆說:“許老闆,動動啊?這有什麽意思。”



許老闆看了看我,說:“別著急,一會兒有你樂的時候。”



他又轉了一會兒,似乎覺得雞巴夠硬了,這才開始慢慢地動了起來。



撲哧,撲哧,撲哧……



許老闆不緊不慢的抽送著雞巴,每次隻是小範圍的抽送,火熱粗大的雞巴頭

兒摩挲著屁眼兒深處的嫩肉,讓我覺得一陣陣的悶騷湧了上來。



(三)



房間?熱火朝天的幹著,我和許老闆都比較投入,雖然目的不一樣,不過效

果卻是相同的,一個是真想操,一個是真想挨操,男女一旦光著屁股幹起來也就

什麽廉恥都沒有了。



“哦……爽……”許老闆哆嗦著放慢了速度,慢慢的將大雞巴從我的屁眼兒

?抽了出來。



“呼……”我長長的出了口氣,隻覺得渾身發軟,腳上的鞋也不知道跑到哪

?去了,我光著腳從床上下來。



“許老闆,您可是我見過的最棒的男人了!您可是男人中的男人!”我一邊

笑著,一邊說.



許老闆笑著看看我,說:“親閨女,別愣著,過來伺候著,我這兒還硬得難

受呢。”說著,他挺了挺硬邦邦的大雞巴。



我笑著提上連褲絲襪子,走到許老闆的跟前浪浪的甩了甩長長的頭發然後慢

慢的跪了下去,剛一湊近他的大雞巴就聞到一股怪味兒,我故意皺著眉頭沖許老

闆飛了兩個媚眼兒,膩膩的說:“哎呦…臭死了……我給您用手弄弄算了……”



和我預料的一樣,許老闆把眼一瞪沖我叫道:“用手?放屁!給我用嘴!用

嘴好好的唆了幹淨!浪婊子!”



我故意逗著許老闆,仍舊裝出一幅面有難色的表情說:“哎呀……不行啊,

人家的這張小嘴兒還要吃飯呢……”



還沒等我說完,早惹急了許老闆,他靈活的從床上站起來,一把抓住我的頭

發,然後扭過身子一撅屁股直接將我按進了他的屁股?,大喊著:“給老子鑽屁

眼兒!操的!”



我幾乎被許老闆的大力弄蒙了,還沒反應過來,小嘴兒已經下意識的貼在他

的屁眼兒上吸吮起來,這一鑽兩鑽便把許老闆弄得挺舒服。



“哦…”許老闆放開我,轉過身子,粗大的雞巴仍舊高高的挺著,對我說:

“親閨女!過來伺候著!”



我浪笑著湊到許老闆跟前,說:“您看您,剛才我就是您跟開個玩笑,您倒

認真了。”說完,我一低頭,小嘴兒一張順利的將許老闆的雞巴頭兒含了進去一

口口的吸吮起來。



粗大的雞巴被我的小嘴兒吸吮得來回搖晃,柔軟無比的香舌如靈蛇一般盤旋

纏繞,嫩滑的唾液反複濕潤著剛從屁眼兒?拔出來的大雞巴。



“嗯……啧啧啧啧……”我跪在許老闆的面前對著他的大雞巴橫吹豎舔,許

老闆渾身微微顫抖起來。



“哦……!爽!”許老闆把頭仰了起來,痛快的喊了一聲。



“慢慢……叼住了!”許老闆突然對我說.



我急忙用小嘴兒狠狠的叼著他的雞巴頭兒,舌頭飛快的掃著雞巴頭兒上的裂

縫.



“嘿!”許老闆使勁的哼了一聲,隻見他全身忽然緊繃起來,大雞巴更是青

筋暴露猛的一挺,兩個大蛋子兒更是上下的來回收縮,我隻覺得嘴?的雞巴頭兒

猛的變粗變大,裂縫一張一股溫暖的黏糊糊的熱流流進小嘴兒?,微微一品我便

知道,那不是男人的大精子,而是實實在在的幾滴熱尿。



我和男人打交道也不是一兩年了,男人的那點小毛病我是一清二楚,老客兒

們也經常來這個調調,玩兒到興頭兒上灌進來幾滴熱尿也是有的,我沖著許老闆

飛了兩個媚眼兒,小嘴兒‘咕噜’一下吞下了肚,許老闆馬上用感激的眼光看了

看我。



接著,許老闆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擺好姿勢,大雞巴對準屁眼兒再次操了

進去,或許是我剛才的表現令許老闆十分的滿意,他這次似乎溫柔了許多,粗大

的雞巴插在屁眼兒?輕抽慢送,盡顯男人溫情,幾分鍾下來竟然將我送上了一個

小高潮,我渾身一顫,屄?噴出了些許淫水兒來。



許老闆玩兒了一會兒,然後繼續讓我跪在他跟前唆了著剛剛從我屁眼兒?拔

出來的大雞巴,一直到把他唆了爽了再將我擺好姿勢用大雞巴操屁眼兒,時不時

的還要灌上我幾滴熱尿作爲獎賞.



來回反複的玩兒了好幾個姿勢,許老闆終于要射精子了,我被他按在面前,

大大的張開小嘴兒,先是將他的大雞巴唆了個遍,然後又按照他的要求好好的給

他鑽了鑽屁眼兒,這才被他用大雞巴插在小嘴兒?.



“嗯…啊……哦……咯……啊!!!”許老闆兩隻大手捏著我的兩個肩膀,

大雞巴頭兒使勁的一頂!再一頂!



“撲!嗖!”的一下,我隻覺得嗓子眼兒?一熱,一股濃濃的精子噴了出來!



“唔……”我幾乎咳出來,不過硬是咽了下去。



“啊!啊!啊!”許老闆又叫了幾聲,將一股股濃濃的精子送了進來。



也不知道他憋了多久了,似乎長這麽大一直沒摸過女人似的,火熱的精子一

股接著一股,竟然射了好幾秒!



“親閨女!太爽了!啊!”許老闆吼了一聲,雞巴迅速變軟了下去……



……



……



……



“呼!”許老闆和我都休息了一下。



“你去洗個澡吧。”許老闆對我說道。



我點點頭,正覺得渾身不自在。



許老闆領我到了寬大的廁所,我將全身的衣服都脫了下來,而他也把水溫調

好。我走過去,好好的洗了洗身子。洗完後,我擦幹淨,走了出來,一眼看見許

老闆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似乎是在看電視。我笑著走過去。



“洗完了?”許老闆看著電視,問我。



“嗯,真舒服。”我一邊拿起沙發上的衣服,一邊笑著答應。



“桌子上的錢你拿好。”許老闆一邊看電視一邊說.



這時,我才發現桌子上放著幾張嶄新的百元人民幣。我高興得顧不上穿衣服

了,馬上拿起來數了數。錢的數目遠遠超過了我的期待,我頓時十分高興. 要知

道,回到公司,我還可以從許老闆的訂金中拿到一部分錢,這些都是我白撈的。



“謝謝許老闆!您真是個好人!”我笑著說.



“客氣什麽,拿著吧。”許老闆仍舊看著他的電視。



穿好衣服,我剛要走。



許老闆忽然把電視關了。回頭對我說:“走了?”



我笑著說:“您讓我走我就走,您讓我留……”



許老闆忽然笑了起來,說:“看你還不錯,人也浪,活兒也好,你要是願意

多掙倆錢兒呢,呵呵!”



說著,他好象變魔術似的,手?突然多了好幾張鈔票!



我快速用目測看了一下,他手?的錢隻比我目前得到的多,絕對不會少!



“啪”的一下,許老闆把錢扔到了桌子上。我急忙抓在手?一撚,頓時心花

怒放!



“哎呦!我的大貴人!瞧您客氣的!幹我們這行的就缺少您這樣的主顧!要

不哪還有沒飯吃的!”我笑的幾乎合不上嘴了。



我把錢收進口袋?,一屁股坐在許老闆身邊,攀著他的肩膀說:“大貴人!

您就是我的大貴人!您說吧!咱們怎麽玩兒?什麽插嘴插屄插屁眼兒,什麽舔臭

腳丫子唆了臭屁眼兒。我就這麽跟您說吧!您就拿我當一樂兒!隻要您開心了,

您高興了,您爽了!許老闆,您說怎麽來都成!”



許老闆也笑了,看著我說:“我就喜歡你這一點,嘴巴真騷!夠勁頭兒!沖

這個!來!拿著!”



說著,他把手放在屁股底下摸了摸,接著一晃,竟然又是三張嶄新的鈔票!



“呀!您別再會變魔術吧!錢哪!”我樂得一把將錢抓在手?,笑成一個。



“許老闆,您就來吧!”說著我站起來就要脫衣服。



許老闆卻攔住了我,說:“慢著,聽我把話說完。”



我一聽還有下文,這才坐在他旁邊聽他繼續說.



許老闆點上一支煙,說:“這樣,我從出來混一直到現在,能有個不錯的光

景,不外乎是手底下有這麽幾個懂技術能吃苦的兄弟幫我打拼著,一年到頭,他

們跟著我攬活兒幹活兒,也沒個時間摸摸女人什麽的,我就這麽想,一會兒叫他

們幾個到我這來,你陪著他們開心開心,盡心把他們幾個哄樂了,我也就達到目

的了。”



許老闆的話說的很明白,我聽得也很明白,原來不是陪他了,改陪他手下的

兄弟了,其實這對于我來說也沒什麽,一個羊是趕,兩個羊也是放,不過既然這

個許老闆出手這麽大方,我自然不能輕易的放過這個好機會,想到這?,我問道:

“一共幾個?”



許老闆看看我說:“我就三個好兄弟,三個。”



我皮笑肉不笑的說:“許大老闆,您這三個兄弟再加上您可就是四個人了,

這四個小姐幹的活兒現在要我一個人幹,啧啧……”



許老闆聽完說:“怎麽著?再加錢?那好,我聽聽,你說再加多少?”



我仍舊假笑著說:“加多加少其實也就是那麽回事兒,多給點兒呢,我就賣

賣力氣讓您幾個兄弟爽歪點兒,您看著給吧。”



許老闆不再說話,隻是抽煙。



房間?一時安靜下來。



有錢人畢竟有絕對的優勢,無論是心理上的還是物質上的,想掙錢的窮人永

遠隻是退讓的一方,這就好比是在馬路上,自行車必須給汽車讓路一樣,你有嗓

子,可汽車有喇叭,無論你怎麽喊,就是把嗓子喊破了,也沒有喇叭的聲音大。

更何況在某些時候,你連喊的權利都沒有呢?所以我隻好讓路了。



我笑了起來,靠近許老闆說:“大老闆,您再多給我三張,我保證象伺候您

似的伺候那幾個朋友,隻要他們高興,一起輪也成,到時候我這屄?插一根兒,

屁眼兒操一根兒,嘴上在叼一根兒,就跟那外國電影?演的一樣,您在邊上看著

也爽,您那幾個哥們兒更爽,那不騷死了,亂死了!”



許老闆聽完,抽了一口煙,看了看我,笑著哼了一聲,然後從沙發上的西服

口袋?拿出一個鼓鼓囊囊的錢包,一下子摸出三張鈔票扔到桌子上,說:“差不

多就得了,再要跟我提錢,你就把我剛才給你的那些都規矩的放在桌子上給我滾

蛋!”



我一看許老闆真有點動氣了,自然知道這次做的有點過火,我可不想因爲這

幾張票子就失去這麽一個大方的主顧,那就太不值得了!



我順手將桌子上的錢抓在手?,笑著說:“許老闆,我保證不提了,保證!

我要是再提,您就直接大耳光抽我!許老闆,就憑您的出手,以後隻要您想起我

了,我是隨叫隨到,您想怎麽來就怎麽來!”



許老闆看了看我說:“行了,以後的事兒,以後再說,這一會兒麽,我給你

找套衣服,你好好的收拾收拾,不過你記住,千萬別說你是做小姐的,就說你是

我一個遠房的侄女,到這?來打工,至于怎麽哄他們開心那就是你的事兒了。”



我急忙點頭答應。



許老闆帶著我走進了他的臥室,臥室的豪華自然不用多說,比他女兒的房間

更加氣派,他打開衣櫥,先是翻出了一包嶄新的亮灰色高彈連褲絲襪子扔給我,

說:“現在就穿。”



我急忙打開封包穿了起來,然後許老闆又找出一個黑色的乳罩讓我帶上,最

後翻出一身翠綠色的女式西服套裝,不過一看就是多少年沒穿過的了,樣式十分

的老。我穿好以後對著鏡子照了照,這哪?象是個小姐,俨然就是一個公司的女

秘書了。最後許老闆找出一雙黑色的高跟鞋,我穿上一試,竟然大小正好。



許老闆讓我在房間?來回走了兩趟,點點頭說:“這些衣服本來是我老婆都

要扔的了,你這麽一穿還真有點意思,不錯不錯. ”



我笑著說:“這麽好的衣服幹嘛扔了?還不如給我呢。”



許老闆“撲哧”一笑說:“那敢情好,你要就拿走,還省得我扔了。”



我一聽真是給我,急忙笑著說:“那就謝謝您了!您真是大貴人!”



我和許老闆重新回到客廳,他拿起電話打了起來,我隻聽他說:“小三,你

們那邊的活兒完事兒了麽?…嗯,嗯……哦,他們說用什麽材料就用什麽材料,

……嗯……對對,其他的咱不管,就給他放著。…嗯……你一會兒過來,帶著大

頭和老陳,其他的人都叫下班了,明天早點去繼續幹。嗯,就這樣了。”說完,

許老闆挂了電話。



************



等了有半個小時,門鈴響了起來,許老闆走過去把門打開,從外面進來三個

男人。



這三個男人有兩個年紀都在二十多歲,最後的一個年紀大了點,不過也就是

三十來歲的樣子,統一的帆布牛仔褲,運動球鞋,上身是帆布短衣,衣服上還印

著“愛家裝飾”幾個字,我估計是他們的工作服。雖然都穿著工作服,不過他們

倒是都挺幹淨,不象幹活兒的,倒象監工。



兩個年輕人一高一矮,都留著漂亮的分頭,身材看上去都很結實,高個子的

年輕人似乎就是小三,濃眉大眼,鼻子筆直,四方口,說起話來嗓音洪亮,血氣

方剛的,矮個子的頭也不大,不過看樣子他就是大頭,彎眉小眼,蒜頭鼻子,小

嘴,不笑不說話。



最後進來的就是老陳了,短頭發,中等個,細眉細眼,一看就是個很老道的

人,我特別注意了一下他們三個人的褲裆,竟然一個個都是鼓鼓囊囊的。



小三首先走了進來,一邊走一邊說:“沒見過那麽挑剔的人!都快做完了,

又說頂子封的不好!我操!還不老太樂意的!”



說完,小三一擡頭看見了我,他仔細的看了我兩眼,上下打量打量,我也笑

著喊了一聲:“三哥!”



小三點點頭,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接著大頭也走了進來,看看我,我叫了一聲:“大頭哥!”



他也點點頭,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了。



老陳和許老闆一起走進來,我急忙沖著老陳叫了一聲:“陳大哥!”



老陳看看我,問許老闆說:“眼生,這是誰啊?”



許老闆笑著說:“你先坐那歇會兒。”



老陳也坐在沙發上。



許老闆走進客廳,指著我對他們三個說:“這是我認的一個老家的侄女,說

是侄女,其實也是老家一個村的,這才來投靠我,以前是幹洗腳的。”



大頭一聽,笑著沖我說:“洗腳的,妹子,除了洗腳還會幹啥?”



我也半開玩笑的說:“還會舔腳. ”



大頭眼睛一亮,笑著說:“我操!還真浪!”



許老闆笑著說:“浪?呵呵,你聽聽浪不浪。”說完,他沖我一招手,說:

“過來過來。”



我急忙走了過去,許老闆把我推到了三個男人的面前,笑著說:“跟三個大

哥說說,你還會幹什麽?”



大頭一聽,馬上說:“等會!我聽說現在那洗腳的地方都講究跪式服務,什

麽叫跪式服務?我還沒見過呢。”



許老闆一聽,急忙用手一掐我的後脖子,我直挺挺的跪在了三個男人的面前,

繼續說:“跪式服務就是一直跪著跟大哥說話,洗腳什麽的。”



許老闆在後面說:“問你還會幹麽?”



我笑著說:“舔腳”



大頭眼睛發亮的問:“還有呢?”



我笑著說:“舔雞巴”



老陳插話問:“還有?”



我笑著說:“舔屁眼兒”說到舔屁眼兒,我故意把聲音放大。



小三哼了一聲說:“操的!真浪!”



小三說著,已經下意識的把手放在褲裆上,除了在場的老陳,大頭也已經對

我躍躍欲試了。小三看了看許老闆,許老闆一笑,然後說:“讓我這侄女先陪你

們哥仨在這聊會兒天兒,我去洗個澡,你們自己隨意啊。”說完,許老闆走了。



客廳?隻剩下我們四人,小三,大頭,老陳都似乎放松下來,老陳首先看著

我說:“你跟我們老闆是什麽關系?”



我笑著說:“他不是跟您說了,我是她遠房一個侄女兒。”



老陳摸摸頭對小三和大頭說:“以前沒聽老闆說過他還有這麽大的一個侄女

兒啊?”



小三接著說:“我看她比老闆歲數還大了。”



我笑著說:“瞧三哥您說的,現在誰有錢兒誰就是長輩,年紀哪算個事兒呢!”



小三點點頭說:“說的也對,在理在理。”



大頭看著我說:“看你跪著累不?”



我笑著說:“不累,跪慣了,一點兒都不累。”



小三顯然有點不耐煩,連著兩次看了看衛生間的方向,又看看我,最後一拍

大腿,說:“管他的!”說完,小三對我說:“侄女,過來,給我也來來!”



我笑著一甩頭發,利索的蹭到小三的跟前,輕輕擡起他的一隻腳開始解起鞋

帶。



隻聽老陳對小三說:“你小子幹啥!?”



小三愣著說:“你說幹啥?!”



大頭在一邊說:“三兒,這女人可是老闆的親戚。”



小三瞪了大頭一眼說:“閉嘴!”



老陳也在一邊說:“三兒,你想好了!老闆那個人狠起來你是見過的,別給

自己找麻煩。”



小三瞪著老陳說:“你哪來的這麽多廢話!和著你天天回家抱著老婆鑽被窩

?爽去了!爲了這個工程,我跟我媳婦半年沒見著面,操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老陳似乎不想看見小三著急,急忙說:“得得得,算我多嘴。”說完,老陳

不再說話,點上隻煙抽了起來。



我笑著說:“沒事兒,早聽許叔念叨過你們三位,反正我以前也是做這個的,

沒關系的。”說著,我已經將小三的一隻鞋脫了下來,小三穿著一雙黑色的尼龍

絲襪子,剛剛脫掉鞋,已經可以聞到一股略微強烈的臭烘烘的男人腳味道,襪子

已經有點發硬,看來他並不經常洗腳.



我輕輕的將小三的一隻襪子脫下來,整齊的放在脫掉的鞋子上,擡頭對小三

笑著說:“三哥,咱來個幹洗腳,我再給您揉揉小腿,特解乏。”



小三隻是看著我,嘴唇發幹。



我笑著用一隻手捧著小三的腳脖子一直送到小嘴兒前,另一隻手慢慢揉著他

的小腿。我先是用小三的腳在臉蛋上來回慢慢摩挲了幾下,還沒等我弄完,小三

已經迫不及待的將幾個腳豆頂在我的鼻子上了。



我一笑,做了幾個深呼吸,然後張開小嘴兒,一口含住小三的一個大腳豆有

滋有味的吸吮起來。



“嘶……啧啧……嘶……啧啧……”女人特有的柔軟舌頭不停的在腳豆的縫

隙中來回吸吮,每一個腳豆都要仔細的來回吮吸,然後還要伸出整個舌頭從下向

上的舔腳心,男人玩兒的就是這個。



在我的精心服務下,小三的褲子逐漸頂了起來,我卻裝做沒看見一樣。伺候

完他的一隻腳,我笑著給他穿好襪子,然後穿好鞋,繼續伺候他的另一隻腳. 兩

隻腳都伺候完了,小三的褲子已經快要頂破了。



“怎麽樣?三哥?”我笑著問。



小三使勁點點頭說:“爽!爽!長這麽大還是第一次讓女人舔腳丫子!真他

媽爽!”



小三眼睛發亮的說:“你剛才說還能舔雞巴舔那個什麽的,給咱來來?”



我笑著說:“沒問題三哥!我知道您辛苦,今天一定伺候到位了。”



小三見我爽快,一拍大腿說:“好!爽快!”



說著,小三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迅速的解開皮帶,一股腦的把褲子內褲

全脫了下來,他把鞋脫掉,把所有的褲子扔到一邊,然後一屁股坐進沙發上催促

著我說:“快來快來,讓咱爽爽!”



小三的雞巴早就硬邦邦硬邦邦的了,雞巴頭兒隨著一挺一挺的擠出一絲絲的

淫水兒,整根雞巴都黏糊糊的。見到小三露出了大雞巴,我也覺得渾身發騷,一

股股的浪勁兒頂了上來。



“三哥,容我把衣服脫了如何?”我笑著說.



小三點點頭說:“快脫。”



我笑著站起來,一邊脫衣服,一邊說:“三哥,這衣服都脫了也沒什麽意思,

我留雙絲襪子,再穿上高跟鞋,玩兒起來特有情趣。”



我脫了衣服走向小三,剛一靠近,突然橫下伸出一隻大腳攔住了我。



隻聽一個聲音說:“小三!你小子也別一個人獨吞了!這兒還有我和老陳呢!”

說話的正是大頭.



小三聽完笑著說:“我操!誰不讓你玩兒了?不過也有個先來後到不是,我

這是頭一炮兒,我打響了,這屄你愛怎麽弄怎麽弄,先讓我來吧。”



大頭說:“咋你就得頭一炮兒呢?咱們都是一起來的,你怎麽就先上呢?”



小三聽完,看著大頭說:“那你說!咋來?”



大頭說:“讓這屄象剛才伺候你似的伺候我。”



小三聽完笑著說:“操!你那雙臭腳丫子,還不把這屄頂死?”



(四)



大頭猛地站起來,把眼一瞪,說:“你小子少在這?嘻嘻哈哈,你想打頭一

炮,可以,但必須有個說法!”



小三也不示弱,他把嘴一撇,說:“說法?我先來的,這就是說法!”



看著他們兩個人爭執起來了,老陳急忙起來說:“吵啥麽,都是爲了圖個樂

兒,誰先來不是一樣?”



此時我早已經脫得光溜溜了,隻穿著那條開了裆的連褲絲襪子和高跟鞋。看

著他們吵架,我心?好笑,急忙出來打圓場說:“兩位大哥!爲了這點屄事兒咋

還值得你們傷了哥們情誼?剛才老陳大哥說的在理,大哥們搞我都是爲了找個樂

子,這樂子還沒找呢,先傷了感情可不好,真要是爲了我傷感情,那我可就是罪

過了。”



小三和大頭聽完,一起對我說:“那你咋說?”



我浪笑了一下,說:“那還不好辦?現成的兩個法子。”



小三問:“哪兩個法子?”



我笑著說:“要麽抓阄,誰抓先就誰先來。”



大頭問:“那第二個法子呢?”



我笑著說:“算上老陳大哥,三位大哥一起來啊!”



大頭眼睛一亮,說:“咋叫一起來,你說清楚了。”



我沖著大頭浪浪地一笑,妩媚地說:“咋不能來啊?屄?插根兒大雞巴,屁

眼兒操根兒大雞巴,嘴上叼根兒大雞巴,三根兒大雞巴一起爽,人家老外早就這

麽玩兒了。”



大頭聽完,褲子一頂老高,一拍大腿說:“你這屄!咋不早說!”



我一見老陳似乎還有一點猶豫,笑著對他說:“老陳大哥,這?就數您歲數

大,不過,您也不必顧慮那麽多,現成的屄送到您跟前,不操白不操,不爽白不

爽,實話跟您說了吧,我就是送來給您三位大哥找樂子的,隻要三位大哥能想到

的馊主意壞點子,隻要您說得出口,我就幹得出來。”



老陳見我如此爽快,點了點頭說:“好!今兒咱哥仨也開把洋葷!好好爽爽

這屄!”



大頭一見老陳也同意了,樂呵呵地脫著衣服說:“老陳!你小子也不是省油

的燈啊!”



老陳和大頭正脫衣服,小三忽然說:“那不管咋說,我都是頭一個的!咋?

一點好處也沒有!”



我看了看小三硬邦邦正冒油兒的大雞巴,笑著說:“小三哥,您也別爭了,

我給您叼叼大雞巴再好好鑽兩口屁眼兒,先讓您舒服舒服。”



說完,我走到小三跟前,直挺挺地跪了下去,小嘴一張,很自然地叼住小三

的雞巴頭兒唆了起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小三也不客氣,兩隻粗壯的大手按定我的頭,

猛力地前後抽送,時不時地還將整根的大雞巴愣愣地塞進我的嗓子眼兒?猛搗,

我自然也配合著小三的動作前後緊晃,雖然被他操得白眼亂翻,口水長流,但還

是做出一副浪浪的模樣來。



此時老陳和大頭已經脫得精光圍攏過來。三根高挺的大雞巴在我眼前晃來晃

去,直叫人眼暈呢!



“嗯……”我也忙活起來了。隻見我左手撸一根,右手攥一根,嘴上還叼一

根,憑借我多年的經驗,把眼前的三根大雞巴玩兒得是有聲有色。小三的雞巴粗

而壯,大頭的雞巴細而長,老陳的雞巴卻是長短正合適,不過這三根大雞巴都有

一個共同的特色,都是騷味兒沖天,一叼一口淫水兒。



三兩個回合下來,我也渾身犯了浪勁兒,隻覺得胯下的騷屄火熱火熱的,一

股股的淫水兒“突突”地往外頂,頓時把連褲絲的襪子都潤濕了。



大頭首先發難,他走到我的背後,兩隻大手按在我那豐滿的屁股上,一抓一

裂:“嘶”的一聲將我的絲襪子裂開了一個大口子,大頭也沒客氣,先是伸出兩

根手指探如我的浪屄?細細地摳挖起來。



“唔……”粗大的手指摳挖著我的浪屄,屄?的淫水兒本來就向快要決口的

堤壩,哪?禁得住他這麽一手?頓時,黏糊糊的浪液順著大頭的手指流了出來。

大頭一見,樂呵呵地壞笑著說:“嚯!這浪婊子!來性了!”說完,他把手指抽

出來在空中一晃。



我正猛叼老陳的大雞巴。老陳一見,說:“這浪貨!我說大頭,你過來,看

我怎麽整治這浪貨!”



大頭答應一聲,走過來占據了老陳的位置。我浪笑著對大頭說:“大頭哥,

讓我好好伺候伺候……”還沒等我說完,大頭早已將大雞巴插進我的小嘴?了。

小三這時候坐在沙發上笑眯眯地看著老陳怎麽玩我。



老陳走到我的背後,先是伸手在我屄上掏了一把,一見粘了滿手的淫水兒,

他微微一笑,順勢扒開我的兩片屁股露出了我的屁眼兒來。我一見老陳的這個舉

動,心?暗想:姜還是老的辣,要說玩兒女人,年紀還是起關鍵作用的,年紀大

的,經驗豐富。我剛想到這,隻覺得屁眼兒一麻,老陳已經就合著淫水兒將兩根

粗大的手指插進我的屁眼兒?來。



“哦……”我吐出大頭的雞巴頭兒,浪淫淫地叫了一聲。



老陳一邊按定我的屁股,一邊使勁地挖著我的屁眼兒,一邊挖一邊說:“這

浪貨!屁眼兒比屄還浪呢!”



小三在一邊看著有趣,笑著說:“老陳,這婊子屁眼兒?都有啥?”



老陳一邊摳著我的屁眼兒一邊說:“有啥?有金子有銀子,都是幹貨!”



小三笑著說:“我出個馊主意吧。”



大頭和老陳同時問:“啥?”



小三笑著說:“老陳,你摳著婊子的屁眼兒,摳完了以後讓這婊子唆了唆了

你那兩根手指頭,咋樣?”



小三剛說完,大頭笑著喊道:“好!常聽人說摳完屁眼兒唆了手指頭,可我

還從沒見過呢!今天讓我也開開眼。”



老陳聽完也笑著說:“小三,就數你小子壞!”



他們說完,都把目光轉向了我。



我一聽,就知道他們的意思了。既然是玩兒,當然要讓他們盡興,我索性也

放開了,浪笑著對小三說:“剛才我說了,隻要三位大哥能想到的馊主意、壞點

子,隻要您說得出口,我就幹得出來。”說完,我對大頭說:“大頭哥,今天我

就讓您瞧瞧什麽是摳完屁眼兒唆了手指頭. ”



說完,我回頭沖老陳飛了個浪媚眼兒俏俏地喊了聲:“老陳大哥!來!”



老陳樂呵呵地將兩根粗壯的大手指重新塞進我的屁眼兒?使勁摳挖起來。



“撲哧!撲哧!”手指就合著浪屄?噴出來的淫水兒,有節奏地來回抽動。

“撲”的一下,老陳抽出手指然後迅速一伸胳膊直接將手指送入我的小嘴兒?,

我聞也沒聞,小嘴兒一攏細細地唆了起剛剛挖完我屁眼兒的手指,吃得是津津有

味兒。



房間?頓時安靜下來。大頭和小三都狠狠地瞪著這眼前的一幕“好戲”——

一個成熟豐滿的女人渾身赤條條地跪在地闆上,小嘴兒來回忙活吸吮著,一個上

了點年紀的男人雙手輪流忙活將摳完屁眼兒的手指送進女人的小嘴兒?,而女人

卻十分享受似的吸吮……



大頭似乎首先堅持不住了,他一拍大腿,喊了聲:“等啥!上吧!”說完,

他迅速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挺著棒硬棒硬的大雞巴走到我的背後一把推開老陳

說:“老陳,我憋不住了,先來了!”



說完,大頭擺好姿勢,大雞巴順勢一挺“滋溜”一下滑進了我的屄?操了起

來。



“啪啪啪啪啪……”如我所料,大頭的“攻勢”果然很猛,一上來就是炮炮

花心,毫不留情,大雞巴在大頭的動作下快速地進出著我的浪屄,真真好一通猛

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我的整個身體都在大頭的撞擊下激

烈地晃動,發梢飛舞中更是平添了幾分妩媚,看得小三直拿雞巴往我的小嘴兒?

亂杵。



大頭操了一會兒,似乎過了些幹瘾,動作逐漸慢了下來。小三見到,對大頭

說:“大頭,你起來,我來來。”



大頭答應一聲,將大雞巴從我的屄?抽了出來。小三急忙來到我的身後,大

雞巴一挺再次操了進去。



“撲哧!撲哧!撲哧!……”剛才大頭的一通猛操操出不少淫水兒來,小三

再次操入竟然潤滑無比,淫水兒長流更加深了男人的快感,小三動作越來越快,

越來越猛!



“哇哇哇哇哇哇……”我隻覺得全身發軟,似乎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兩腿

之間,一股又一股的熱流從下面沖擊到我的大腦,天旋地轉似乎要暈過去一般,

下面的浪屄越操越癢,越操越熱,淫水兒更是向撒尿一樣噴湧而出!我隻覺得一

絲絲淫浪之氣湧了上來,直恨不能讓這三個男人輪流不停地操個沒完才好!



“嗯嗯……”小三直抽了百來下,似乎也覺得差不多了,他的動作也慢了下

來。



隻聽老陳說:“三兒,你歇歇,我來!”



小三點點頭,慢慢地將大雞巴退了出來,說:“這婊子!浪得很!”



小三剛起身,老陳就已經將大雞巴再次操了進來。老陳的雞巴在這三人中是

最標準的,長短大小正合適,這一操進來我就覺得屄?無限舒服,屁股禁不住亂

扭。老陳一見,笑著說:“呦!浪貨!主動請戰咧!”



說著,老陳兩隻手從背後抓住我的肩膀大雞巴十分有節奏地操動起來。



“啪啪啪啪啪啪……”老陳不愧是經驗豐富,一上來並不急于猛沖猛打,而

是先來了個三淺兩送,三下輕點,兩下深入,輕拉慢送好不自得,



這一來二去直把我弄得淫水兒泛濫哭天喊地。



“啊!啊!啊!啊!老陳大哥!我的親大哥!操啊!操啊!給我!給我!再

猛點!猛點!……”



我這一叫,老陳也似乎來了勁兒,大雞巴好象是打樁一般一下下直搗黃龍,

槍槍要命!



老陳長長地出了口氣,慢慢地抽出大雞巴然後向上微微一滑就合著大雞巴頭

兒上的淫水兒直接插進了我的屁眼兒?!



“啊!……哦……”我浪浪地淫叫了一聲,隻覺得屁眼兒?前所未有的充實

飽滿.



老陳擺好架勢動作十分有節奏地抽操起來。他這一來,我隻覺得渾身酸軟,

仿佛全身的熱量都集中在屁眼兒上了。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屁眼兒在老陳大雞巴的猛操下快樂

地淫叫著,粗大的雞巴頭摩擦著我屁眼兒?的嫩肉,我早已經沒有了絲毫的“反

擊”之力,任憑老陳抽操。



“哦……哦……哦……”也就是在大雞巴插入到屁眼兒深處我才能微微地發

出一聲輕呼。



“呦……這屄咋啦?”大頭忽然發現我表情有些奇怪。



小三急忙湊上來,一邊使勁地撸著自己的大雞巴一邊低頭看了看我,隻見我

閉著眼睛,咬著嘴唇一副難受的模樣。小三看完說:“她這是讓老陳操屁眼兒操

得舒服啦!哈哈!”



大頭眼珠一轉說:“我也來個壞點子!”



小三說:“啥?”



大頭說:“讓老陳在後面操這婊子的屁眼子,咱哥倆讓這婊子在前面跟咱們

舔屁眼兒!”



小三聽完一拍大腿說:“那敢情好!”



大頭的點子馬上得到小三和老陳的贊同,我自然也不無樂意,剛才的話已出

口,他們隻要能想得出的主意我都要做得出來。



大家一商量,先由老陳操我的屁眼兒,大頭和小三雙雙坐在沙發上高舉起雙

腿探出屁股;而我一邊要跪在他們面前讓老陳從後面操屁眼兒,一邊還要用“左

右逢源”之法舔小三和大頭的屁眼兒。一時間,房間?淫氣沖天!真是難得一見

的世間淫戲即將上演了。



(五)



“唔……!”我幾乎快要昏死過去!好臭的一個屁眼兒!大頭的屁眼兒果然

不出我的所料!的確十分夠勁兒!



老陳聽見我的叫聲,不但沒有絲毫憐憫之心,反而淫性更加強烈起來,他從

後面猛的將大雞巴完全操入我的屁眼兒?一插到根,他這麽猛力的向前一頂,我

也隨著他的動作向前沖去,而我面對的卻正是大頭探出的屁股,直直的將我的整

個臉埋進了大頭的屁股?.



大頭極力分開的屁股間,露出一個黑色的大屁眼兒來,屁眼兒四周長滿了黑

色絨毛兒,絨毛兒中央就是一個錢幣大小的圓洞,滿是皺折,或許是許久沒有清

理過的緣故,屁眼兒四周散發出男人特有的體臭!



“恩……”我細細的舔了一口,大頭頓時渾身一顫,叫了聲爽,老陳更加用

力的操起我的屁眼兒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老陳大力猛操下,我的屁眼兒越發的柔軟起來,嫩

嫩的屁眼兒在粗大雞巴的抽插之下仿佛象有靈性的小嘴兒似的緊緊的叼住大雞巴。

前面,我快速的伸縮著柔軟的舌頭逗弄著大頭的屁眼兒,??外外,上上下下全

都舔了個幹淨,靈活的舌頭巧妙的擠入屁眼兒的深處探索著,我使出“挖”字功,

頓時讓大頭爽上了天。



一旁的小三早已經按奈不住寂寞,他見大頭爽的不亦樂乎,急忙一伸手抓住

我的頭發強硬的將我拽了過來直接按進了自己的屁股?.



“曝!”我下意識的反彈了一下,看著小三說:“你……你洗屁股了嗎?”



小三似乎被我的這句問話激怒了,瞪著我喊到:“操的!臭婊子!嫌棄起老

子來了!”



我似乎也反應過來,急忙笑著說:“小三哥!您別生氣!我跟您逗著玩了!

我這就給您舔屁眼兒,保證把屁眼兒給您舔的幹幹淨淨的……呀!”



還沒等我說完,大頭早一把抓住我的頭發直接將我按在了小三的屁股上,我

心?一慌喊出了聲。



小三的屁眼子雖然看著又細又嫩,但比大頭的“殺傷力”強多了,要不是大

頭和老陳合力按住我,就是前幾下就能讓我昏死過去,要說這髒活累活我也幹過

不少,可象小三這麽強火力的我還真是第一次碰到,對付小三,我使出了拿手的

“探”字功,舌尖繃的比直前後伸縮著頭一下下的“操”著小三的屁眼兒。



就這樣,老陳在後面一下緊似一下的操著我的屁眼兒,而我隨著老陳的動作

輪流給小三和大頭舔著屁眼兒,一時間,房間?我們四人各自忙活著,玩兒的有

聲有色。



老陳似乎有些忍不住了,動作快了起來,我從屁眼兒?可以感受到粗大雞巴

越發的腫脹,根據我的經驗,男人到了這個時候似乎就到了快要射精的時候,可

屁眼兒剛剛操到舒服,我又不想老陳這麽快結束,好在還有小三和大頭兩個替補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老陳大哥!再猛一點!再

猛一點!啊!啊!啊!使勁!使勁!把您那熱乎乎的大精子射進我的屁眼兒?!

啊!啊!使勁!猛!要不您射進我的嘴?也行!我給您唆了個幹淨!啊!”我一

邊激烈的收縮著屁眼兒一邊大聲的沖著老陳淫叫,老陳瞪著眼睛,咬著牙,一通

猛幹,突然他大聲叫了出來:“啊啊啊啊!我……哦……”



我隻覺得屁眼兒?的大雞巴一脹再一脹!“嗖”的一股股熱燙燙的精子噴了

出來!直噴向我屁眼兒的深處。隨著老陳的一射,我也跟著一邊叫喚一邊扭動著

屁股。終于,老陳的雞巴逐漸的軟了下來。



老陳剛一軟下來,早已經憋不住的大頭就急忙躥了上來,我見大頭的大雞巴

挺的老高,浪笑著說:“大頭哥,別著急,慢點您。”



大頭跪在我的後面一邊拿大雞巴往我屁眼兒?塞一邊說:“操的!浪婊子!

看老子怎麽操你!”



經過老陳的一回,我的屁眼兒早已經進入了狀態,十分的潤滑,大頭的粗大

“火槍”很容易的就插了進去,剛一進去,大頭就舒服的哼出了聲說到:“哎呦!

好緊的個浪屁眼子!叼的我雞巴真爽!”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前後晃動著操了起

來。此時,老陳已經坐在旁邊,一邊休息一邊觀看著這難得的淫戲,大頭在後面

操我的屁眼兒,我則繼續給小三舔屁眼兒。



大頭越是上來猛越是時間短,果然,也就是百十來抽,大頭就似乎忍不住了,

他本想停下來把那個勁兒扛過去,可似乎力不從心,越是操就越停不下來,速度

也越來越快,兩個大雞巴蛋子打在我的屄上“啪啪”作響,我急忙浪叫到:“啊!

大頭哥!別停下!猛!再猛一點!啊!啊!”還沒等我叫完,大頭已經雞巴挺了

兩挺晃了幾晃撒出了一串大精子來。



“啊!……呦!……”大頭幹嗥了幾嗓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直喘。



小三看著大頭“哼”了一聲說:“瞧你那熊樣!一上來還挺猛,原來就這麽

兩下。”



大頭臉紅脖子粗的沖小三嚷到:“你!你廢話!”



小三不再理會大頭,他挺著硬邦邦的大雞巴從沙發上下來,慢悠悠的走到我

身後說:“喂!浪婊子,換個姿勢吧。”



我的確也覺得累了,畢竟跪在地上老半天了,我剛從地上站起來就覺得兩腿

發軟,渾身似乎散了架一樣,屁眼兒?熱乎乎的直往下流,我急忙用手堵住屁眼

兒。



小三沖我說:“你坐沙發上,把腿舉高點. ”



我答應著坐在沙發上,兩條大腿高高的舉了起來,小三邁步走到我的跟前,

兩隻手按住我的大腿,大雞巴一挺“撲”的一下鑽進了我的屁眼兒?.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剛剛沈寂下來的房間又熱鬧起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這次算是真爽到家了,三根兒大雞巴

輪著來,屁眼兒更是順暢無比,鑽心的刺癢在大雞巴的摩擦下越發的興奮,稍微

一刺激都會帶給我無比的沖擊。



小三的技術不在老陳之下,雖然比起老陳還略顯稚嫩,但比大頭卻強多了,

百十來抽仍舊堅硬如鋼,我幾乎沒有喊叫的力氣了,隻是小聲的哼著應景,屁眼

兒一陣接一陣的酥麻,讓我覺得又難受又舒服,真是百感交集。



“撲哧!撲哧!撲哧!撲哧!”大雞巴猛搗之下,原先老陳和大頭射進來的

精子仿佛成了潤滑劑,小三的雞巴順暢無比的操來操去增加了無數樂趣。



“嘶……”小三長長的吸了口氣,增加了抽插的速度。



“啪!啪啪啪啪啪……”一連串的連珠炮,我急忙叫到:“啊……小三哥!

再猛一點!啊!好爽!爽!……啊!!”在我的叫嚷聲中,小三終于一瀉如注,

暢暢快快的射了出來。



大戰之後,人人疲憊,沙發上,我們橫躺豎臥,小三,大頭,老陳一人叼上

一支煙舒服的抽了起來,而我卻是渾身攤在沙發上任由屁眼兒?的精子“突突”

的往外流。



許老闆出來的很是時候,正當他們三個已經抽完一支煙休息的差不多的時候,

許老闆也洗完澡走了出來。



“咋樣啊?你們都解乏了嗎?”許老闆一邊笑著一邊走過來。



小三,大頭和老陳一聽許老闆的聲音,仿佛象彈簧似的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一個個尋找著自己的衣服快速的穿好。而我也急忙起來撿起地闆上的衣裙穿好。



“哎呀,我們可解乏了,謝謝老闆,謝謝老闆。”小三一臉的媚相,低頭哈

腰的沖著許老闆點頭,大頭和老陳也急忙笑著說:“謝謝老闆,謝謝老闆。”



許老闆看了看他們三個,又看了看我,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對他們說:“你

們先坐,一會咱們談正事兒。”說完,許老闆沖我說:“大侄女,過來。”



我也知道是自己該離開的時候了,一扭一扭的走過去,許老闆和我走到客廳

的門口,他對我說:“這衣服就算送給你了。”說著,他從客廳的桌子上拿起錢

包順手掏出100塊一張的大票塞給我說:“回去打個車吧。”



我一見錢,臉上樂開了花,急忙笑著說:“謝謝老闆!您……”我還想說什

麽,許老闆已經打開門把我推了出來,最後扔給我一句話:“我對你的服務很滿

意,以後有事再聯系。”



男人都是這樣,要的時候興緻勃勃,等滿足了以後就不是那麽回事了。不過

我這次總算沒白來,混到了不少錢,不過今天也真是夠累的,尤其後面,仿佛沒

了感覺,我一扭一扭的走出了樓門.



上了富民路,我隨手招呼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回家。



到家已經是下午3點了,我進了家門先是脫光了衣服進廁所好好沖了個澡,

??外外都洗了個幹淨,然後再給自己弄了點吃的,吃過飯後,我給公司打了個

電話,接電話的是我們“老闆”所謂“老闆”其實不過是皮條客而已,我有許多

這樣的“老闆”。



關系好一點的隻拿客人的錢,關系差一點的給我們介紹“活”兒都是要付給

他們一些錢的,不過我在這個圈子?算是“老大姐”一級的人物了,許多“老闆”

都跟我的關系很不錯,甚至有些還是我介紹給他們客人。這次我的“老闆”人們

都叫他“老黑”當然,老黑不過是他的外號,不過叫的人多了,反而他的真實姓

名倒是沒人叫了,老黑可以說是這個大都市?皮條客中的老一輩人物了,剛開始

的時候在西四的歌舞廳一條街混,後來上了檔次,混到了南城關的涉外酒吧一條

街——賽香港,在那?盤下了一個歌廳,不過隻有兩間包房,其實那些都是裝門

面,真正的業務還是聯系客人和小姐,老黑的生意越幹越火,周遍的小姐和客人

都紛紛加入到他的花名冊?,新近來的各地小姐如果想在這?混上口飯吃不在老

黑那?報個名是不行的,當然,老黑的聯絡也就是限制在城南到西四這一片,其

他的地方各是各碼.



雖然老黑比我小上兩歲,不過我是真心佩服他,人仗義,又喜歡結交朋友。

我剛開始幹這個的時候他沒少照顧我,我也按規矩給他介紹費,從沒少過一分錢,

後來越來越熟悉了,他也就不再收我的介紹費了,而且有什麽“大活”兒一般都

想著我,不過因爲這幾年新入道的小姐越來越多,年輕的也越來越多,競爭十分

激烈,所以有時候老黑也顧不上我了,好在我還有其他的門路。



“喂?老闆?”我打通了老黑的電話。



“哦,吳瑩啊,咋樣?還成嗎?”老黑在電話那邊說.



“行,還行。”我說.



老黑說:“不吃虧就行了。”



我笑著說:“可不,混了不少。”



老黑也笑了,說:“那就成。”說完,老黑似乎想起什麽似的,說:“對了,

過兩天我在我這兒要攢個局兒,你過來吧。”



我笑著問他:“啥局兒?”



老黑說:“前幾天山西的幾個煤老闆兒過來了,找了幾個,玩兒的都不老太

爽的,這幾個老闆兒都是我面子上的朋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