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小姨讓我告別了童貞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二嬸拉著我的手,坐在小姨身邊,說:「你小姨後天就要嫁人了,有些嫁妝還沒整理好,想讓你幫著收拾收拾,咱家沒能幹活的男人,就只有你去了」。

小姨高興的拍了拍手說,「好了,那就先謝謝姐姐和姐夫了,我也不多呆了,咱們走吧。」說完,就走過來拉著我的手。她的眼神像有一股電流,讓我好像著了魔,失去了思想,只知道跟著她,木然地向外走去。

路過吧台,我偷偷地看了小娜一眼,她也正看著我,眼睛?似乎閃著點點亮晶晶的東西,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眼神啊!

小姨住在二樓,房子不大,大概也就80平米左右,但收拾很幹淨,客廳的地上散亂放著幾個皮箱,比較醒目的是衣架上掛著的一套粉紅色的婚紗,即豪華,又有些另類。房間的擺設很簡單,除了那個大背投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了。臥室的門開著,可以看到?面有一張很大的雙人床,床上的東西很淩亂,衣服,被子,甚至還有乳罩都隨意地攤撂在上面。

我正奇怪沒有發現什麼是需要我這個大男人幹的事的時候,小姨已經換了一套睡衣出來。是吊帶的那種,細嫩的雙肩裸露著,?面沒有帶乳罩,我可以清楚地看見那兩個園園的突起,兩個暗色的乳頭不安分地頂起了薄薄的輕紗,向孩子好奇的大眼睛盯著我。我的心劇烈跳動著,嗓子?像燃燒了一團火,我拼命地咽了幾口唾沫,想把這熊熊的火撲滅,畢竟她是我應該叫小姨的人呀!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態,笑說:「看你一身汗,快去先沖個澡吧」。

不由我分辯,就把我推進了衛生間。我只好聽話地脫掉衣服,打開噴頭,沖了起來。

剛把頭洗完,門開了,小姨一絲不掛地走了進來。

我吃驚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識地用手捂住了小弟弟,可是不安分的小弟弟早已變得像發現目標的大炮,舉著碩大的腦袋正瞄向目標,哪?捂的住,到更像是手淫一樣。

小姨笑的那樣開朗,那樣迷人,看著發呆的我說:「我也要洗洗,能幫我擦背嗎?」

我不知所措的點點頭,卻始終不敢拿開手,盡管那已擋不住亢奮的小弟弟。

小姨走過來,拿開我的手,說:「別傻站著啊,快給我幫忙啊!」隨手用手指點了一下我小弟弟那已暴漲的龜頭。

我拿起浴液,倒在手?,然後慢慢地抹到小姨的背上。

小姨的皮膚滑極了,像奶奶壓在箱底的白緞子一樣,摸起來感覺美極了,圓圓的臀部,醒目的向後撅著,不時蹭到勃起的小弟弟的頭上,我的手禁不住摸了上去,順著中間那條誘人山澗滑了進去。

好熱啊,?面像是有一個泉眼,正嘟嘟地往外冒著溫泉。

「你這個小壞蛋,不許使壞!」

小姨回過頭,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可那雙眼神表達的是什麼啊?!我只覺得像有一種巨大的力量推著我,似乎是鼓勵,似乎是強迫,似乎是默許………。我突然間喪失了一切理智,猛然間抱起小姨肥美的臀部,操起已變得異常粗大的陰莖,像看過的公狗一樣順著那美麗裂縫重重地插了進去。

「啊!」小姨大叫了一聲,透出的是驚恐,還是喜悅?

我已顧不得那麼多,只知道使勁插呀、插呀。

小姨溫暖的小穴,緊緊裹住了我粗大的陰莖,每插入一下,都從陰莖的頭上傳回陣陣電流,迅速傳到了頭頂,傳到了腳後跟,麻麻的,爽爽的。

在一陣劇烈的戰溧後,我感到一股熾熱的岩漿從馬眼?噴射而出,融入沸騰的溫泉水中,一剎那時間凝固了,世界變成了一片空白,寂靜的空中回蕩著像狼嚎一樣的吼聲和嬌喘的呻吟。

我的第一次,我的童子精,就這樣送給個這個女人——我的小姨!

許久,我拔出仍然堅挺的陰莖,暴起的青筋被一層閃著亮光的粘粘的液體包裹著,散發著陣陣沁人肺腑的異香。

小姨回過身,臉上因過度興奮已漲紅得像熟透的蘋果,胸脯劇烈起伏著,兩支豐滿的乳房像兩只潔白的兔子,蹬著紅紅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我,那片神秘的小丘上,濃濃的布滿了黑色的,卷曲的、泛著亮光的陰毛,像軍隊整齊的排列成倒三角,護衛著神聖的地下宮殿。一條乳白色的小溪正從宮殿中潺潺流出,順著玉一樣的大腿向下流著。

浴頭?的水仍在流著。

小姨微笑著一手握住我已慢慢軟下去的小弟弟,一手拿著浴頭,細心地沖洗著,那麼小心,似乎是拿著一件珍貴的出土文物。

我靜靜的站著,感受著溫熱的水沖過陰莖時那說不出的快感,和兩個蛋蛋被小姨靈活細嫩的手撫弄的相互撞擊的愉悅。突然一陣巨大的快感從龜頭處傳了上來,原來小弟弟已被小姨含進了她那美麗的、溫暖的嘴中,我能清楚地感覺到她那靈活的舌頭正撥弄著龜頭,一回舔著馬眼,舌尖努力要鑽進去;一回又圍著龜頭轉圈,好像是玩跑馬圈地的遊戲;一回又把龜頭吞進吐出,噢!太美了,實在是太美了,我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神仙正騎著一匹會飛的駿馬,在天空中飛呀、跑呀,一切都變得是那樣美好,一切又好像都是虛無的,只有我和我的馬兒在不停的跑啊、飛啊!

突然天空下起了暴雨,青青的山上一股巨大的濁流奔騰而下,不好,山洪爆發了!我想跑,可是腿像是灌了鉛,怎麼也擡不起來。山洪沖了下來,一剎那將我完全淹沒了,我想喊嘴卻被什麼堵住了,像是有條巨大的蛇鑽進了我的口中。我努力睜開眼睛,啊!原來是小姨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我清楚地看到她那美麗的臉上,沾滿了我的精液,白白的,像牛奶一樣,只是很稠很稠。

我又射了,射在了小姨的嘴?,射在了小姨的臉上。

我歉疚地看著小姨,呆呆的不知如何辦才好。

「小傻瓜!小壞蛋!還不快給我擦幹淨!」

我剛拿起毛巾,她又壞壞壞的一笑說:「等等,我要懲罰你,用舌頭給我舔幹淨!」

我輕輕地抱著她,慢慢的舔著她臉上的斑斑精液,鹹鹹的,粘粘的,沒有一絲異味。隨著我舌頭在她臉上的遊走,我感覺小姨的身體又慢慢變熱了,迷人的眼睛緊閉著,美麗的小口張開著,吐出陣陣如麝如蘭的香味,鼻孔隨著呼吸的變化一張一合,一副陶醉的樣子。身體也不安分地扭動起來,兩個挺立的乳頭在我胸膛滑動著。一雙俏麗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又牢牢地抓住了不知什麼時候又已暴漲的陰莖。

「快,快到床上去。」小姨急促的催促著。

我猛然抱起已快癱軟的小姨,挺立的陰莖頂在她肥美的臀部上,快步走進臥室。

已經噴射過兩次的我,這時已不再像剛才那樣著急了。放下小姨後我不忘仔細欣賞這具拿走我的童貞的美麗的朣體。

真是一個性感的尤物啊,看那挺立的兩座山鋒,園園的,沒有絲毫的下墜,豐滿又富有彈性。這不是個處女的乳房,也不是撫育過的少婦的乳房,她是已被多少勤勞的農夫耕耘過,又被多少熟練的面點廚師揉熟了的乳房,是一個比維娜斯更美的乳房。

我小心地捧起他們,仔細感受著他們的圓潤和細膩,又像嬰兒一樣貪婪地啄吸著那淺紫色的、高傲的乳頭,早已忘卻了兒時吸食母親乳液的感覺突然又回來了,只是記不起當時的小弟弟會不會像現在一樣勃起?!

不容我繼續欣賞,小姨已抓起我堅挺的陰莖,送入我已熟悉的、已變得濕潤、散發陣陣異香的小穴中。

我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插入,用心感受著小穴的溫暖,那?有一片又一片的凸起,像無數的小手緊緊握住我陰莖,帶來無法表白的愉悅!多美妙啊!

但小姨似乎不滿意我的溫柔,翻身起來跨坐在我的身上,撲哧一聲,小穴已將碩大的陰莖深深地套了進去,擠出的淫液順著陰莖流到大腿上,又浸濕了大片的床單。

小姨像發瘋了一樣,高高縱起,又重重地砸下來,陰莖插入陰道帶出大股的淫液,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兩個美麗的乳房像並肩賽跑的白兔,你追我趕歡快地跳躍著。

「啊、啊、啊………好美呀………啊、啊、啊………爽死我了!」小姨的浪叫,更刺激了我的欲望,陰莖變得更加堅挺、粗壯。

「啊、啊、啊………,我不行了,快!快!快!幫幫我!」

我不敢怠慢,一個翻身又重新把她壓在身下,分開兩條玉腿,一挺身,丈八長矛重重地插進了饑渴的淫穴中。

一下,二下,三下,我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有力,分不清節奏,也分不清是從誰的嘴?發出的叫聲,我的眼似乎失去了作用,只覺得天地一片空白,腦子?充滿了嗡嗡聲,突然感覺腰眼一麻,就像大炮發射一樣,一股濃濃的精液猛烈地沖了出去,撞進了小穴的深處,撞開了子宮,一直向更遠的地方沖去,沒有任何東西能擋住它們滾滾向前的步伐。

我禁不住大吼了一聲,像狼嚎,像虎吟,聲音是那麼大,以至于連我都不相信是出自我的口中。聲音飄遠了,我也無力地癱軟在小姨身上。

時間又過了許久,我慢慢地蘇醒過來,只見小姨仍緊閉著雙眼,眉頭緊鎖著,嘴大張著,保持著呼喊的樣子。

我嚇了一跳,趕緊伸出手指去探她的鼻息。呼吸微弱極了,只能隱隱感到呼出的談談的熱氣。我害怕極了,連忙掐住她的人中。

「唉!!!」隨著一聲重重的歎息,小姨終于蘇醒了,她睜開惺松的雙眼,看到我關切的目光,馬上又顯出了活力,兩只玉偶般的粉臂環抱著我的脖子,輕輕的說:「謝謝你,我的小心肝,知道嗎,你是我遇見的最棒的男人,你讓小姨飛到了天上,嘗到了做女人的樂趣,該讓我怎麼謝你呢?明天小姨就要結婚了,按照我和他達成的協議,今後我不會再有另外的男人了,你是小姨最後的晚餐,也是最好的晚餐,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我木然了,不知該說什麼好,又似乎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我只有緊緊的保住小姨,任兩個赤裸的軀體又纏繞到了一起。

就這樣我告別了我的童貞,告別了我的初夜!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