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空姐性奴郭蕾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實說,一個月的假期,相比較其他的行業來說,很長。但實際上,如果你真正的享受到了,反而覺得短了。

郭蕾,卻有些矛盾。一方面,還想再和父母在一起多呆一段時間,畢竟這一走,短則一年,長則幾年才能回來,舍不得;另一方面,工作時的激情生活又讓她不可自拔。所以,她的離開,也是矛盾的——一方面爲能繼續那種激情生活而狂喜;另一方面,爲遠離父母而黯然。

這是郭蕾的第二次出勤。她看著在座的男男女女,一陣激動。此刻,飛機依然停留,艙門依然開啓——還有大概二十來分鍾,才到關艙門的時間,然后需要再等待半個小時,飛機才能啓動。她此刻的崗位是在機艙門口,任務是迎接上機的旅客。

好久沒有出任務了,郭蕾幻想著即將發生的事情,暗暗低激動著,表面上卻在禮貌的迎接著每一個旅客,實際上,她看到的只是影子。不過,其中一個影子卻讓她的心咯噔了一下。她驚醒過來。可等此時她再去尋找那個影子的時候,哪還有蹤影?

剛才我看到了什麽?怎麽會如此緊張?郭蕾也暗自疑惑。不過,她,畢竟是職業的空姐,並且還是乘務長,職業的本能讓她迅速收回了心神,繼續迎接旅客。

二十來分鍾並不長,一晃就過去了。郭蕾接到指令,立刻關閉艙門,準備起飛。

郭蕾安排其她空姐進入機艙招呼旅客,而自己則去了服務艙,準備這一路上旅客需要的食物和水。郭蕾看了看表,還有二十五分鍾飛機才能起飛,起飛后二十分鍾,飛機才升空完畢。她心里很是著急,很想現在就進入臥艙取出她的情趣空姐制服,然后換上。她對現在身上的這件有些厭煩了。可是不行,現在這個階段,警察還是會隨時出現,飛機隨時會被攔停。飛機從現在這個狀況到被攔停,緊接著開艙門,這段時間,根本不夠空姐們把衣服換回來,再把情趣制服藏好的。于是,公司干脆規定,空姐只能在飛機結束升空之后才能去換情趣內衣。

終于接到飛機起飛的指令了。空姐們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郭蕾雖然坐了下來,可心依然沒有平靜:『時間啊,你快點吧。我都等不及了,我都憋壞了!』暗自想著,還頻頻看著手表。

升空結束,廣播里傳來召喚:『請空姐們臥艙集合。』

郭蕾幾乎是光速的完成了解開安全帶到臥艙的這一個過程。衆空姐無不暗歎:『看來,郭蕾是想男人想瘋了。動作這麽快!』

可是正當郭蕾換好了衣服想出門的時候,卻發現張攀就站在門口。她吃了一驚:『小弟,你?』

張攀不懷好意的笑了笑:『我想來看看姐姐的工作。』說著,上下打量了一下郭蕾,笑道:『這身衣服挺配姐姐的,將姐姐的妙處顯示無遺。』

郭蕾上前推了張攀一下,遞了個衛生眼:『好啦,現在也看到了。別擋著,姐姐還要忙呢!』

正在這時,另一名空姐走了過來,敲了敲門,說道:『郭蕾,機長叫你過去』看了一眼張攀,笑道:『你可真是讓人想得很,我是個女的我都被你迷得發瘋。我想正副機長他們估計也想死你了。』說完,轉身就走了。

雖然這個空姐也極其誘人,可張攀的眼神卻沒有離開過郭蕾。

郭蕾推了推張攀,說:『你也聽到了,有人找我。』

張攀閃身讓出了道路,笑道:『我會來的。不過記得,這次我要你的屁眼。』

郭蕾再次遞上了一個衛生眼:『知道。』

待進了駕駛艙,郭蕾便看見了兩雙發光的眼睛。郭蕾笑道:『兩位機長就這麽想念小女子?』

機長笑道:『別說我們倆了,你去打聽打聽,凡是走這類航班的機長們,誰不想你?聽說你回來了,這趟航班的機長們都搶瘋了!我們運氣好,得到了機會』說著,一把摟過郭蕾,就開始了舌吻。

機長的手也不老實,直接扒開了僅僅遮擋住奶頭的那兩根布帶子,把玩起了那一對一手不可掌握的大奶子。

副機長也沒閑著,托起了郭蕾的右腳,幫她除去鞋子,就開始舔舐起郭蕾的腳。

郭蕾也不閑著,除了用舌頭積極的回應著機長的吻,用腳有意的刺激著副機長的舌頭外,更是輕輕地扭動屁股,摩擦著機長的分身。

機長看了看郭蕾:『小丫頭,是不是想挨操了?』

郭蕾笑著說:『姑奶奶的騷B早就癢了,就是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滿足!』

機長笑著拍了一下郭蕾的屁股:『操,真是個賤貨!』說著便放開了郭蕾。

郭蕾輕輕地抽回右腿,站了起來,慢慢地以一個極其誘人的姿勢脫掉了那本就布料極少的情趣內衣。

機長看了副機長一眼,笑罵:『真是個賤貨!』

郭蕾走到副機長面前,彎下腰,輕輕地解開副機長的褲裆,放出了副機長異常精神的分身,輕輕地舔舐了起來。

機長笑罵:『看來你這丫頭還挺記仇!算啦,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說著自己放出了那異常精神的分身。不得不說,機長就是機長,分身明顯比副機長要粗壯的多。然后走到郭蕾的身后,輕輕地分開她的雙腿,蹲了下來,輕輕地舔弄著郭蕾的騷穴。

郭蕾明顯感覺到已故激爽的感覺從陰蒂傳來,直達頭頂。她的屁股不自覺的扭動了起來。手與嘴明顯加重了力道,刺激得副機長直喘粗氣。更由于機長突然加重的舔舐,郭蕾干脆對副機長玩起了深喉。可憐的副機長,沒插幾次就射了。可氣的事,副機長明顯是故意的,感覺自己要射了,便死死地按住郭蕾的頭部,將自己的分身死死地卡在郭蕾的喉嚨里。這樣,副機長的精液便全部進入到了郭雷的肚子里。

副機長舒爽之后,輕輕地放開了自己的手。郭蕾擡起了頭,白了一眼副機長.副機長也不理她。明顯有了火氣的郭蕾,回過頭也白了一眼機長,嗔道:『機長,你想舔到什麽時候?要干就快干!姑奶奶還要去伺候乘客!』

機長只好探出身來,白了一眼副機長:『都是你小子!』便掏槍上陣,對準了郭蕾的屁眼就要進攻。郭蕾感覺到了不對勁,忙叫道:『機長,這段時間不行,我屁眼發炎了。』機長恨恨地說道:『他奶奶滴,人倒黴喝涼水都塞牙!都說你是屁眼女王,沒想到這麽不巧。』

本來就在氣頭上的機長,怎麽會好好對待郭蕾?一次又一次地猛烈的進攻著.郭蕾吃痛,但也不敢再多說什麽。只能忍耐。爲了能盡早的脫離苦海,郭蕾拼命地用騷穴去吸吮著機長的分身。大概幾分鍾之后,機長順手拿起身邊的一次性杯子,抽出分身,對這杯子將他的萬千子孫射了進去。邊射邊說:『奶奶地,全機組都知道你有收集精液的習慣,可就是沒誰有福氣看你喝過!』

郭蕾接過杯子,順便用嘴將機長的分身再次清理了一下,笑著說:『目前先積攢著,等到要用的時候,會讓你們這些急色鬼看的!』說著,也不再穿衣服,僅僅穿上了高跟鞋,就出去了。

就在服務艙,郭蕾看見了張攀。此時的張攀正直直的站著,有一名美女正在品用著他的分身。張攀看到郭蕾,一驚,但瞬間就恢複如常,笑道:『姐,你出來了?』

還沒等郭蕾說話,那名美女就停下了口活,扭頭看了看郭蕾,又看向張攀,指著郭雷說:『她是你姐?她又是光著身子從駕駛艙出來。難道她就是你常說的最迷人空姐郭蕾?』

張攀點了點頭。就是這個動作,刺激地那名美女差點跳起來,也不再管張攀,指著郭蕾的騷穴,問:『你是不是剛才在里面被機長他們干過了?』郭蕾不明白美女的意思,但還是點了點頭。

這時候,張攀忙大叫:『美女,能等我先解決了,你再來嗎?』

美女眨巴眨巴眼睛:『給個合理的理由先!』

張攀笑道:『很簡單,你就是想從我姐身上體會到男女混合的香味嘛。跟你說,現在我姐姐的身體里除了有氣味,別的沒有。我待會要干她的屁眼。你想想看,如果,能感覺到混合的氣味,又能吃到精液,多爽?』美女琢磨了一下,覺著是這個理,笑道:『也行。我見過不少這樣的激情了。可弟弟操姐姐的還是頭次見。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麽玩。』

張攀拱了拱手,笑道:『那就請看好!』說著,便掏出了分身,然后指著分身說,『姐姐,開始吧。』

郭蕾白了一眼張攀,蹲了下去,開始用心的吮吸那根迷人的肉棒。

張攀的分身在郭蕾嘴里時進時出,時深時淺。張攀的表情十分享受。這一幕讓旁邊的美女看呆了,喃喃道:『原來是真的。』

這時,來了一名空姐,拍了拍郭蕾的肩膀,郭蕾停止了口活,疑惑的看著她。

那名空姐捂嘴笑了:『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不是有意打斷你的好事的。我是來跟你說,快點,下面的節目就要開始了。』說完,做了個繼續的手勢,走了。

郭蕾打了一下張攀已經硬到極致的分身,張攀喊了一聲痛。郭蕾斥道:『沒聽見啊,快點!』

張攀笑了:『姐,是你讓我快點的啊!別后悔!』

郭蕾還沒弄明白張攀的意思呢,就已經知道了爲什麽。張攀根本沒有任何提示,直接一下就將分身插到了郭蕾的屁眼里,整個沒根而入。郭蕾大叫一聲:『痛死了!』想反抗,卻被張攀牢牢制住。

美女好心提醒道:『我說,她可是你姐!』

張攀哈哈一笑:『我姐?平時是的。可是在這個時候,她就是一個賤貨,欠干的賤貨。』說著,更加用力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