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经典】借金.地狱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借金.地狱

这是一间小小斑驳凋零的老旧办公室。整间办公室里只有一套铝制的办公桌椅和一张黄色玻璃充作屏风。

办公桌上堆满了未付的帐单和一些杂七杂八的文件,破旧大门的玻璃窗上还挂着一张粗糙略带污垢的牌子,看起来就像是从垃圾场捡回来似的,上面不得了了,还写着「应接室」大大的三个字。

整间房间里就只有这些东西随便的装饰而已,第一次看见这间房间的人大多不会认为是一间办公室,而会以为这是一间仓库吧!

在房间的天花板上面悬挂着一颗小小的裸电灯泡,但是在白天的时候办公室里面是不会点亮它的,唯一的照明的设备是从小小的窗户外射进来的阳光。

此时就在这间办公室里面,老板桦山大作正很不爽的摇晃着肥肥的身躯,因为要支撑着他庞大的身躯,很瘦弱的铝椅子像是在抗议般持续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响声。

桦山是个年约五十初头,肚子上堆满一团肥油的肥胖秃头男人。因为在泡沫经济时不择手段哂媒疱X到处赚钱,四处的收购股票,直到一年前就变成了这个小渔村上很有名气的投资家。

看见他的肚子很难想像他是一个绅士,可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在股票市场投资的专家,他的邭獠缓茫?顿Y在经济发生危机的公司,弄到最后倾家荡产了,到现在「桦山」变成了胖子、秃头和有狐臭的最差劲男人的代名词。

现在他在小时候玩伴,也就是现在是公司组长的帮助下,再一次为了成为暴发户而开始从事地下金融的工作,放起高利贷来。

这个时候,办公室传来一阵怒骂声。

「伸一,你到底在想什么」桦山摇晃巨大的身躯,威胁般的怒骂着站在办公桌前身材瘦弱的男人,原本就饱受威胁的男人这时显得更加的惭愧惶恐。

被怒骂的男人叫做细川伸一,年纪大约快三十岁,身高很高但很瘦弱,脑袋瓜不太灵光。桦山公司失败后,身无分文,那个时候大部分的属下都离开了,但是唯有他是跟着桦山没有离开。

说句实话,他是一个没有地方可去的没用男人。

看见了细川被威胁后的胆怯模样,桦山感叹着自己没有一个像样的属下,为自己这样的不幸而感到悲哀。

「伸一,不管是什么理由三百万元是一定要收回来的!!」怒骂着细川的同时,桦山为了收不回三百万元而感到心痛悲哀。

一年前桦山也曾有过一个晚上用掉三百万元的事。住在六本木的高级住宅,在银座享用着美酒,开着高级跑车兜风,玩弄顶级美女。但是如今这样的一间办公室却却成了自己的狗窝,喝着廉价罐装的啤酒,开着一部中古的老爷车,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渡过每一个日子。

在这些念头打转之中,桦山是更加的激动,他怒吼着说:「你给我听好了,你的工作就是把钱要回来!不过就是把借出去的钱要回来而已。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也办不到呢!」桦山气得脸红脖子粗。

完完全全慌张的细川畏畏缩缩的说:「但、但是……现……现在没有钱……有钱的话会很……快的还给……我们的,她是跪在地上哭泣的哀求着……」

听到了这句话,桦山额头的血管几乎快要爆开来。

「你这么有正义感吗她们就是没有钱所以才会跟我们借钱的,现在没有钱还是很正常的。把钱要回来就是我们的工作,是这样才对!」

「……但是生病的丈夫死掉了……生活也过不下去了……」

「这样的话就把房子给卖了或是向其它人借钱来还给我们不就行了!」

「……但是这样做的话……她们就没有地方住了……」

细川的这套说词让桦山发怒到开始有了绝望的感觉了。桦山大大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你带我去她家吧!我自己来要。」

稍微安心的细川轻轻的点头说道:「……但是请千万不要作太过火的事……要说些要让她们好过的话来……」

下一个瞬间桦山尽情的痛殴着细川。

*** *** ***

「就是这家了。」

两个人开着公司里唯一的古董老爷车来要钱了。

这是一间小小的老旧木造房子,四周围没有一户邻居,用鱼版做成的门牌上面写着有「铃木」两个字。

桦山连按了按电铃都不按,「喀拉」一声的拉开了门口的拉门,不客气的就走了进去。整间房子在桦山的重量下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好像随时都会倒塌的样子。

走进了门口穿过褪色的地板来到间铺着旧草席大约六个榻榻米大小的房间,在房间的角落里受到威胁似的一直看着桦山的是一位三十好几的女人,因为生活的疲惫,女人周遭散发出一种毫无生气的气息,但是却带有不可思议的诱惑力。

一直缺乏女性滋润的桦山不经意的咕噜一声咽了咽口水。

桦山根本就是一个喜欢金钱跟性好女色的男人。在等待钱还出来之前,先来玩玩这个眼前的女人算是一种补偿也是不错的,桦山的心中开始这样的盘算着。

「太太,你老公死掉了是很可怜的,但是向我借的三百万元我还是想要要回来的。」桦山的目光吸吮般的看着女人,同时用低沈的腔调跟女人说话了。

「……对不起……现在没有钱。但是我……有钱的话……一定马上……就还给你的,所以……请你再宽限……宽限一点时间。」女人颤抖的回答着。

「再宽限一点时间,你好久以前就这样说了,我也同意了,但是现在期限又过了对吧!你可是连一点利息也没有还的。这样吧,把房子卖掉来还债好了!」桦山粗暴的说着。

「唯独这件事……这件事……请不要这样做。如果光是我……的话那就没、有关系的,但是女儿……才刚上国中没有多久,是有必要有个居住的地方的。而且这……里是我唯一……可以思念……我丈夫的地方了,现在我感觉得……他好像还活生……生的在这里……」女人死命的磕头,同时又再一次的哭了起来。

「……那么,老板就多给她一点……多一点时间好了。」细川完全同情的说道。

怎么会有这么混蛋这样没用的部下呢桦山再一次的怨恨起自己的不幸。

「细川,你给我闭嘴!」怒骂完了细川后,桦山转过身来面向女人说:「太太,没有钱也不想卖掉房子,这样的话是不通情里的不是吗」

「……真的很对不起……但是……」女人恳求着。

「那么首先就把这个礼拜的利息二十一万元还来好了」

桦山的话让女人更加的畏缩。

「对不起……现在没有……」几乎是听不见女人的声音。

「太太,你老公入院的时候,我可是为了利息才借钱给你们的,如果不是为了利息的话,我干嘛要借钱出来!」桦山大叫着。

「……对不起……手术是必要的……真的很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我又不是员警。」

「……」女人只是默默的不作声拼命的磕头着。

看见女人哀伤神态而兴奋起来的桦山说道:「没有办法了,那么先就利息的部分拿你的身体来偿还好了。」

「咦!」女人流着泪的眼睛吃惊的看着桦山。

「……老板……这样不……不好吧。」是细川坐立不安的说着。

「伸一,你给我安静点,不要说话。你只要按着我的吩咐做事情就好了,知道吗」桦山命令着细川。

「……对不起了,老板,我不会再犯了。」细川恭敬的回答着。

「那么,把女人的手压在她的背后!」

照着桦山的交代,细川将女人的手弯到身后架起来,接着跟女人说道:「得罪了……」

「住……住手!」

女人暴动起来,但因为手臂弯到背后,所以连慌乱的摇晃手脚也办不到的。

「欠债还钱……所以你给我老实点!」桦山一边脱着裤子一边对女人说。

「不,不要!」看见了桦山赤黑耸立的肉棒,女人更加的暴动着。

桦山给了乱动的女人一个耳光,带着怒气骂道:「给我老实点!」女人也因为精疲力尽而安静了下来。

*** *** ***

「撕~」的一声,桦山撕碎了女人的外衣,强行剥下了胸罩。

巨大松垮丰满的乳房摇晃着。

桦山大把抓起了上面清晰可见静脉的美艳的乳房。

「不要~」

不管女人的哀嚎,桦山玩弄了乳房。

像是配合着桦山手部的动作似的,女人的乳房如波浪般的变换着形状,白白的乳房上面留下了红色的手印。

粗暴的桦山恣意的捏住了乳头,舔弄着全部的乳房。

在嘴里含着乳房的同时,桦山的手伸向了女人的下半身了,卷起了裙子,用力的脱下内裤。

桦山玩弄着如成熟蜜桃般的肉缝说道:「哇~果然已经湿了!」然后手伸到自己的脸前,往手掌心里吐了吐口水,接着桦山将口水涂抹在女人的阴户上面。

「加上这些就会十分湿润了!」自言自语说着的同时将肉棒顶住了女人的肉缝上面。

湿润的感觉包围住了桦山的龟头。

就这样的桦山一口气的将肉棒插了进去。

噗嗤噗嗤~~

是肉棒在成熟果实里面抽送的声音。

肉棒已经完全的被女人的阴户给吃了进去。成熟果肉般的肉壁将桦山的肉棒给包围了起来。

「喔喔~~真是爽死了~~」

气息慌乱的桦山开始了抽送。

这时候女人只是重复的低声说:「请不样这样做,拜托你了!」

桦山一边看着女人的脸蛋一边享受着很久没有尝到的女人身体的滋味时,突然间门口传来了急促拉门的声音。

接着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我回来了~」

然后下一个瞬间,在房间的门口传来一声悲惨的叫声:「……唉呀……」

肉棒依旧在女人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送着,桦山回过头来望向声音的来源的地方。

那里呆呆站着的是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留着短发的身材瘦弱的少女。

大概就是女人刚刚提到的念国中的女儿吧!

桦山慢慢的从女人的阴户里抽出了肉棒。

看见了还没有射精耸立的肉棒,少女「啊~」的发出一阵小小的悲鸣声。

用卫生纸擦了擦肉棒,桦山穿起裤子后用着很不屑的口吻说:「今天到这里为止就算了。下个礼拜我会再来,到时我要看见整整三百万元摆在我的面前。」

桦山望向呆然的站在门口不动的少女说:「不然……」一副要拿她抵债的模样,然后就走出门口离开了。

*** *** ***

从后面慌慌张张跟来的是细川。

桦山因为口渴关系,所以到附近的自动贩卖机买罐饮料,狠狠的喝了一口,同时回味着许久以来所得到的女性的滋味。

桦山对于刚才没有在女人身体里发泄出来的事感到后悔,现在自己的肉棒就快要爆炸了。钱也没有拿到手,打算去找妓女好好发泄发泄,即使是用手也好,只要是个女的就行了,但是带着细川总是不方便。

「喂,细川!这附近还有三笔债要讨。你今天去把他们全部要回来!」

「啊!全~全部是吗」细川吃惊的说着。

「当然了。」

「这~这~太不可能了!」

「不可能,也要去!」

桦山半强迫性的赶开了细川,为了召妓桦山来到了停车场。

当桦山刚要坐在了车子里的时候,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对不起」

桦山回过头来看到了刚刚见到的少女站在不远的地方。

「对不起,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用着坚定的语气少女这样说。

刚才的时候,桦山也有点心慌所以没有看清楚少女,但现在仔细的一瞧眼前的少女还真是可爱。有着少女独特的滑润吹弹可破的肌肤、圆滚滚的黑色眼珠、带着一副好胜的脸蛋然后是留着短发的发型。

这些搭配着少女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略带一点惊恐,少女好像想拼命的向桦山要求些什么的样子,脸上是混杂的流露出惊恐和单纯坚强意志的神情。身体上不再是一个幼童模样,但是意想不到的是颤抖的神情酝酿出一种奇妙的气氛。

「要拜托我什么,说来听听」桦山温文儒雅的慢慢说道。

「我想请你不要再对妈妈做过份的事了!」带着惊恐的少女一面眼盯着桦山看着一面语气坚定的说着。

在不经意的情况下遇到这状况,桦山整个人像快要被吸进少女的眼睛里。

意识到这点后,桦山慌张的咳了一下,然后自行的稳定下来,他打开了助手席的车门说:「嗯嗯~~是这件事啊~伯伯还有些事要做,如果到我的办公室的话,我就可以好好的听你说了!」

少女犹豫了,但是为了拜托妈妈的事也是没有办法的,几经思考后就坐进车里。

桦山将车门给关了起来,同时盘算着要如何对少女出手的方式。

桦山坐进驾驶座,接着问起了少女的名字。

少女清楚的回答着:「我是铃木由纪。」

「是由纪吗那么现在让我们到办公室后再来详谈吧!」

桦山的口气是有着一股安抚的口吻,少女轻轻的点头着。

少女的制服上半身是白色半袖的外衣,而下半身则是搭配着蓝色的裙子。由纪坐在助手座眼睛直直的向前看。桦山不时的流露出下流的眼神,舔吮般的望着由纪。

*** *** ***

一路上两个人没有再说话了来到了桦山的办公室。

由纪和桦山在桦山脏乱小办公室的接待室里面,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在狭窄的办公室里,由纪忍耐着面对桦山肥肥的巨大身躯所产生的压迫感,坚定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看着桦山。

「那你要拜托我什么呢」桦山慢条斯理的说着。

由纪点了点头说:「请不要对妈妈做过份的事!」

「过份的事」

「没错,就像是刚刚我看到的事……」说到这里由纪说不下去了。

「你刚刚看到什么」桦山是故意的这样的问着。

「是刚刚你们对妈妈做的事……」由纪低着头,粉白的脸颊上染上些许的桃红色。

「是做爱的事吗」不断的用着舔吮少女身体的目光看着少女,桦山这样说着。

对于自己像是全裸般的暴露在桦山露骨的视线里,由纪陷入了如无数小虫在身体上来回爬行的感觉。

由纪是一直低着头,对于桦山的话只能轻轻的点着头。

「但是你妈妈说过了没有钱可以还债的,所以呢伯伯用妈妈的身体做爱来当还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对吧!」桦山一边叹气一边说着。

「但是妈妈拼命工作,白天的时候就做些副业,晚上的话就在外面工作。」

「话虽然是这样的说没错,但是来借钱的可是由纪的妈妈呦。在学校也有教过你们借的东西要归还的道理吧。」

「……但是」由纪哑口无言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