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经典】浓密的口水流入了妈妈的嘴里18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浓密的口水流入了妈妈的嘴里18

第十八章 告白

午夜的街道,少去了人车的喧嚣,远离了闹市的繁华。仿佛能听见的只有天地间的潇潇风声和自己的砰砰心跳。白天的人们,在各种人情世故、纷繁事务的笼罩下,纷纷将最真实的自我隐藏了起来。只有当夜幕降临,当大地恢复了平静,当远离了纷扰的人群,人才会静心思考,才能聆听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声音。

冬季的凌晨温度很低,加上唿啸的北风,真是凉意入骨。我戴上了连着棉袄的帽子,手缩进了衣袖。不知妈妈临走前为什么戴上了围巾,也许是不想太过暴露,也许是为了保暖御寒,但不管是何原因,她这么做是正确的。否则唿啸的北风必然凉透暖和的肥乳,湿冷的寒气定将刺痛温存的心髓。

妈妈持着手机,匆匆地行走。看得出此时的她,热情洋溢、满腔赤诚,好似完忘却了睡意、忘却了寒冷。

「继续往前走50米,然后右转。」只听见赵斐兴奋地在视频里指挥着路线。

「怎么这么远呢」妈妈说。

「不远的不远的,你来了就会知道!」

其实走了并不久,最多两百米左右,但对于此刻热忱充斥了大脑的妈妈,即使几分钟的路程,也如同千里之遥。

妈妈听着指挥,走进了一条宽敞的巷子。巷子里没有路灯,唯一能照明的只有头顶明亮的月光。赵斐引妈妈到这做什么呢难道他们真有不轨的企图但妈妈丝毫没有戒备之意,决心和勇气牵引着她不畏恐惧,不断前行。

走着走着,道路逐渐不再黑暗,巷子的尽头似有灯火。随着步子的加快,渐入眼帘的像是莹莹闪耀的烛光。

妈妈走近了烛光,烛光的旁边站着一个人。看来并没有想象中的危机四伏,为了看得清楚,我走进了巷子旁的老式住宅楼,来到一楼与二楼间的缓步层,这样既可以不被发现,又能通过窗户将下面的动静一览无余。

看到窗外,我顿时一惊。楼下一片灯火,竟是用密密麻麻、不同颜色的小蜡烛摆出的造型。只见造型的外围是用红色和白色的蜡烛,布置出了一个大大的三层爱心圈。圈圈的里面,用大量的粉色蜡烛摆出了三个大字" 斐爱玉" ,在这三个字的下面,用白色的蜡烛摆出了" 生日快乐" 四个小字。字虽是摆出来的,但每一个字都很精致还带着笔锋,像是写出来的一样。如此闪耀的灯火,少说也有三四百盏蜡烛。

烛光造型的旁边站着一个高挑匀称的男人,他身着一件藏青的夹克棉袄,手捧一束深红色的玫瑰。一头乌黑的卷发,一张白皙俊俏的脸蛋微笑着,注视着妈妈。他正是赵斐。

妈妈的眼睛同样注视着赵斐,修长的眼线微微颤动着,显得那样妩媚、那么迷人。只见晶莹闪闪泪光充斥了整个眼眶,微微的红晕逐渐占据了白皙的脸颊。

妈妈感动了。不,连我也……也惊叹了。

我低估了赵斐,竟然还担心他会和同学一起侵犯妈妈。现在看来,我真是思想太过单纯,他要攻陷不仅是妈妈的人,更是妈妈的心。难怪他一到市里就去了工艺品店,而且进去就是一个小时,原来是在挑选蜡烛。难怪出来时俩人的大背包被塞得满满,原来装的是满满的蜡烛。难怪他会大方的请同学打电动,想必是同学为了帮他才一同前往,相信这么大面积的蜡烛造型肯定也是他俩共同的杰作。

赵斐走近了妈妈,双手将鲜花捧到了妈妈面前,他的脸蛋微红,嘴唇微颤,似乎非常惊喜,又有些紧张。此刻的妈妈更是满脸通红,羞涩地低下了头。的确,即使网聊得非常熟悉的男女,到了真正见面的那一刻,也会变得有些尴尬、陌生。

何况妈妈第一次见到赵斐的时候还是一位端庄的母亲,而这一次却不是。

「婉……婉玉,好久不见,生日快乐!」

「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就买了玫瑰。」他接着说。

妈妈木讷地站在那,既没有抬头,也没有接过玫瑰,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感动。

「怎么了不喜欢吗」

「没有!」妈妈开口了。

赵斐见妈妈沉默寡言,反而更加紧张了,他连吞了几次口水,终于说道「我……我喜欢你,真心的喜欢你,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听完这话,妈妈双手遮住了鼻唇,低着头像是在哭泣。

赵斐一脸无辜,低下头,想看看妈妈的表情。

妈妈忽然转身背对着赵斐,只见通红的眼眶中洒下了绿豆般大小的泪珠,随着寒风划过了脸颊飘到了身后。

妈妈哭了,她真的哭了,自从我当年中考失利,这是第二次见到妈妈哭泣。

可是上次她是为了我的学业,这次却是为了一个男人,一个仅仅大我一岁的男人。

「你是在骗我吗」妈妈抽泣着说。

「没有,绝对没有,这么久你还看不出来吗」赵斐委屈地说。

「你明明已经有了女朋友。」

「你说的是上次那个吧她不是我女朋友,她只是认我做了哥哥,我对她一点意思也没有。」「还说没有,她都亲你了。」妈妈浓浓的醋意已经酸到了我这。

「你知道吗因为这件事,我没再搭理她了。」赵斐斩钉截铁地说。

「真的」

「我发誓!如果我骗你,我就……」没等赵斐说完,妈妈侧身转头,焦急地说「别……」后面的话还未出口,就被赵斐顺势搂入了怀中。只见赵斐拿着玫瑰的手楼紧搂着妈妈,另一只手将妈妈的头按到了胸前。

妈妈先是一脸惊讶,但并未反抗。接着立刻变为了羞涩,通红的脸蛋就像熟透的桃子。但她并未反抗,只是身体还有些僵硬。毕竟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一个喜欢自己的年轻人搂在怀里,紧张的神经并未放开。赵斐的脸贴着妈妈额头,一只手轻轻抚摸在妈妈乌黑浓密的长发上。随着赵斐温柔的抚摸,妈妈僵硬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一只手自然而然地搂上了赵斐的脖子。

这一刻,我悬着的心总算跌入了深谷。因为妈妈的心已被赵斐攻陷,妈妈的爱将被赵斐掠夺。这到底是谁的错是妈妈的错吗纷繁忧扰的问题接肘而至。

赵斐的真诚让人害怕,他为了猎奇,为了尝鲜,竟然可以如此孜孜不倦、持之以恒,换作别人,恐怕坚持不到一个月就会放弃。今夜唯美浪漫的场景,对于任何女人都是值得一生炫耀的话题。这般诚心,即使用在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也会为之感动。更何况是一个对你充满好感,且不够自信的中年女人呢!赵斐的这一步真是一剂勐药,以他的相貌和条件,即便是对待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也无须如此大费周章,而今却是用在了一个可以做他母亲的女人身上。

我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难道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难道他是认真的难道他真心爱上了母亲不对,如果他是认真,为何这事他只告诉自己最好的朋友呢他不选别的时间,偏偏选择了凌晨布景告白,这分明是怕人看见。或许他是为了保护妈妈或许他只是害怕世俗的眼光人是复杂的,有时连自己都难以看透,他人怎能猜透,我没再多想。

妈妈本是个墨守成规的贤妻良母,只因赵斐坚持不懈的追求,才让妈妈逐渐感受到了生活的空虚,亲人的冷漠,才逐渐激发了妈妈潜意识里蠢蠢躁动的心。

想到这我心灰意冷,造成今天这样除了爸爸,难道自己就没有责任吗我口口声声说希望妈妈快乐,担心妈妈的安危,其实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占有欲望。

我监视她,是担心她与外人联系;我说为了她的幸福,愿意让她自由发展,难道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好奇吗我关心的只是自己的感受,所以才会只关注妈妈的行为,却忽略了妈妈的感受,忽略了对妈妈的关心。

「婉玉,我爱你,这一刻我幻想过太多次。」

妈妈没说,但是手搂着更紧了,她用行动回答了赵斐。

「你知道吗我今天也是赌了一把。我真的害怕你没有看到我的信,也害怕你没有原谅我。特别是晚上你挂我电话的时候,我真是绝望了。」妈妈好像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为我做了这么多。

你知道吗上次看到你和那个女孩在一起,我真以为自己被骗了呢!」「傻,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你,我岂不是做了很多得不偿失的蠢事」「其实是我不对,我有什么资格生气呢我自己有家庭、有孩子,而你还是个没有女朋友的学生。」「别这么说,我可是要做保护你的男人。」「知道吗今天出来,我真的是鼓足了勇气才做到的。现在这样,我真的很害怕,如果你的父母知道我搂着他们的孩子,会怎么看待我。」「别胡思乱想,要怪也是怪我,是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神魂颠倒,后面也是我主动的追求。你不要自责,你是个好女人,是个值得所以人疼爱的好女人。」赵斐离开妈妈,深情地望着她。寒风吹过,烛光一闪一闪映在妈妈的脸颊,如同粉脂如玉的少女般,楚楚动人。赵斐扔掉了鲜花,双手捧起妈妈的粉嫩白皙的脸蛋。妈妈羞涩了,眼睛望向了下面。

看来赵斐是要亲妈妈了,虽然已经知道这是必然发生,但心里还是不愿接受。

赵斐低头,犹豫了一会,还是亲在了妈妈的额头上。妈妈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看到这一幕,我突然感觉赵斐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老奸巨猾。记得他曾经和同学说过,他也是第一次泡成熟的女人。也就是说即使他追求女孩可以胸有成竹,但面对妈妈这样的贤妻良母,他也是束手无策。所以他还是靠自己坚持,一步一个脚印打下感情基础,然后慢慢打开妈妈心灵的窗户。从刚才亲妈妈额头前犹豫的举动看来,他对妈妈还是存在敬畏,对妈妈的心思并非了如指掌。他甚至认为熟女都是高冷的,并不知道其实妈妈面对年轻帅气的他没有足够的自信。

「你真没理之前那个女孩啦」

「当然,我也很生气,她明明知道我是来见你的,竟然还在你面前亲我。」不管别人信不信,我觉得赵斐这是在撒谎。一般喜欢认妹妹的男人,都抱着备胎或是炮友的目的去的,我就不信他一男人能那么清高。

「看得出来,她喜欢你。」

「那又如何,我只喜欢你啊!」说完又在妈妈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妈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从没见过笑得如此灿烂的妈妈。或许此刻的她,已经放开了一切。她忘却了家庭、忘却了年龄,甚至忘却了自己是一位贤惠的母亲。或许此刻,她只记得自己是一个娇弱的女人,一个被自己所爱的男人捧在手心的女人。

「既然她认你做了哥哥,你也别不理她呀!」妈妈惋惜地说。

看来妈妈自以为得到了赵斐的爱,好似有些同情那个姑娘。

「好了,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就别提她了。」

「好吧!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呢」「你猜哈!」「快说,快说!」妈妈的表情像个撒娇的女孩。

? ?? ? 「行,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说着他低下了头。

「不,你先告诉我,我再考虑。」

赵斐没再强求,得意地说「这得问你啊!你前年发过一条朋友圈,你不记得了」「前年噢,对了……」「想起来了吧,是你和朋友的一张照片,下面的留言是:今天生日,朋友聚餐,开心的一天。」赵斐没等妈妈说下去,就接过了话。

想不到赵斐细心如此细腻,竟然留意了妈妈的所有状态,还将留言记得如此清楚,他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妈妈望着赵斐,心中定是再次感动。她踮起脚,在赵斐的脸上深情一吻。然后低下头,眼球左右转动,脸颊泛起了红晕。只见赵斐抿嘴微笑,白皙的脸上多了一个淡淡的唇印。

「婉玉,我要回学校了,你先回去吧,我下周再来找你。」刚对他改变了些看法,竟没想到他还是这么狡猾,这大晚上的哪有车回学校

妈妈露出了怜悯的表情,然后犹豫了一会说「这么晚你怎么回去,而且又冷,你先跟我回家吧!」妈妈竟然想收留赵斐,也不知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私心。但妈妈的这个决定对于赵斐,真是喜出望外。

「这方便吗」赵斐假意推迟。

「先别管那么多,外面多冷啊,快跟我回家吧!」「那好吧。」妈妈拍下了蜡烛的布景,留作纪念。然后开心的问「这么多蜡烛应该花了不少钱吧」「也没多少!」「以后可别这样了,浪费父母的钱!」「知道了!」「这么多蜡烛,都是你一个人摆的吗」「还有一个同学帮我。」「他人呢」「早回去了,我可不想被他煞了风景!」赵斐用早已准备好的矿泉水,将火苗扑灭。然后走到了妈妈身边。

「这么多好看的蜡烛,丢了真是可惜了。」妈妈崛起了小嘴。

「一点也不可惜,因为是它们换来了你,如果你没来,那倒真是可惜。」说完自然地将手搭在了妈妈的肩上。

就这样,妈妈甜蜜地靠在了赵斐的怀里,俩人相拥着朝回家的方向去了。

我站在凌冽的寒风中,望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身影,突然有种家庭破碎、流离失所的感觉。自己床不能睡,自己的家不能回,却成了妈妈与一个我所讨厌的人的爱巢,那我该何去何从呢这种同时失去母亲和家的痛苦真是难以形容。我无法改变现状,也不能戳穿妈妈,难道只能任由他们发展了吗此时的我,真是欲哭无泪。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