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爱的幸福】3.17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第十七章 暖冬里

长吸一口气,梁婉卿觉到全身都舒畅着,暖冬的阳光洒在身上,还多了一些

热烘烘的感觉。

这是小城河湾里的一处小岛上。

几个小时前还在街上逛着,中午几个人随便吃一些东西,随后夏韶涵就提议

到一处安静的地方坐坐,毕竟是新年,小街上可是人来人往的热闹着,多少让一

家人有些被打扰的感觉。

河湾浜一个船夫热情的邀请到这个小岛上坐坐,是因为认识夏韶涵这家人,

小岛上现在只是他和妻子的一个住处,没有别人打搅,相反还能看到一些河湾的

美景。

小城不大,原本自己这家人就有很好的声誉,因此船夫的热情让一行人心动,

所以乘船就上了小岛。

果然没有了小街上的喧哗,果然有着葱葱郁郁的树木,果然有「叽叽叽」小

鸟的欢叫,果然空气中漾着河水的气味,果然静静的没有其它的人烟。

给男孩安排照顾两个小宝宝午睡的任务,夏韶涵、江雪、梁婉卿就迫不及待

的沿着小岛边缘走着,欣赏着,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竟是一副好心情。

「嗯!果然是一处好地方!」夏韶涵张开双臂对着河湾欢快的笑道,然后回

过头看着江雪和梁婉卿接着道:「早知道还有这里一处地方,我们应该早点过来。」

「是这样,这三天都躲在家里,都忘了到外面来走走。」江雪感叹道,想到

什么的,心漾一下,丝丝红晕浮上脸颊,看到一旁的夏韶涵和梁婉卿有些不自在

的表情,知道刚才自己的一番话语勾起了大家的旖旎。

三天都躲在家里!

「都怪小坏蛋,整天都粘附着要……要……」江雪羞意浓起来,也看到夏韶

涵、梁婉卿也是绯红与自己一样的反应。

三天,三天,从大年三十,到今天早上,一家人都没有出过家门!

间隙的照顾着两个小宝宝,间隙的有人在厨房负责餐饮,其它的人其它的时

候就在屋里,哦,更准确的是呆在卧室里!

卧室里的那张大床,就是一家人这三天的生活地方了。

都缘于男孩那「妈妈,过年这几天我想……」央求的话语,还没等明白具体

的内容,夏韶涵、江雪、梁婉卿就允诺了。

只是没有想到男孩想的就是这几天要好好的陪着妈妈、外婆、奶奶,结果呢,

大多数时候变成了窝在床上不出门的陪!

只是没有想到在这三天里男孩会有那么多的欲求,大多数时候都象是和妈妈、

外婆、奶奶新婚燕尔的陪!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三个姐妹就这样陪着男孩胡天胡地欢好了三天,大多数

时候只想着男孩是自己的夫君,男孩欢喜才是真正要做到的陪!

只是没有想到光溜溜已是这三天最常见的装扮了,如果一定要添上什么东西,

那一定是那双10寸高的高跟鞋,那一定是薄薄紧身旗袍的装扮,在有暖气的屋

子里走来走去,在男孩的眼光里显现那种高高大大,显现那种成熟丰腴身体的颤

颤巍巍、波澜起伏的陪!

只是没想到缠绵是那么的持续,饭被端到床上了,只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彼此

分开,哪怕是空间上分开的陪!

只是没想到足够成熟的三个女人终于在一起见证了一个男人的力量,一个还

称不上长大了的男人,可是却比男人还男人男孩的陪!

只是没有想到男孩那无与伦比性能力的陪!

「小坏蛋这三天……也太……太……」梁婉卿嘟噜着,却也羞得不知该如何

把貌似嗔怪男孩的话语清楚说出来,待看到夏韶涵和江雪绯红的脸时,才发觉大

家都是一样的娇羞,一样默认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哦,可以不用说得那么清楚了!

小夫君的本领已经不用累赘了!

反正这样的惊奇从来就没有在生活中减弱或者消失过,看样子还会一直这样

下去的陪!

「总之,我们的小夫君不会让我们失望,是吧,妈妈们?」夏韶涵用这么一

句简单的话打消着大家的娇羞。

「岂止是不会失望,我想我们肯定会永远幸福的!」江雪红着脸却也是认真

的说道。

「幸福」二字回荡在三个女人的心里,暖洋洋的,又因为太阳照射的缘故,

更是股股暖烘烘的感觉,似周围的温度,又似心里的暖意。

************

「妈妈,还记得那年涵儿跟你说过' 孽情苑' 的事吗?」夏韶涵凝视着河湾

远处那片宁静又深远景色的天空问道。

「' 孽情苑' ?」江雪呢喃道,忽的脸颊一热,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那个暑假,自己和龙儿发展了一段「孽情」,在涵儿出差的时候,情浓处遇

上涵儿回到家中,幸亏涵儿的一段「太虚幻境」之旅,才有了化解自己母女同欢

龙儿之尴尬。

「太虚幻境」之旅中涵儿说到了一幅「孽情苑」画面,那和现在有什么关系?

江雪探究的眼神望向夏韶涵。

梁婉卿也是一头雾水的望向夏韶涵,「孽情苑」似懂非懂的话语。

「涵儿清楚的记得仙姑姐姐展示了一幅画面。」夏韶涵边回想着边道,因为

江雪和梁婉卿都经历过「太虚幻境」之旅,自然明白自己说的「仙姑姐姐」,

「那幅画里如同仙境一般,蓝盈盈的海水,环绕在中间的小岛,山水、花草树木,

好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

恢弘庄严的宫殿牌坊上书写着' 孽情苑' 的地方,有弯曲绵绵的连廊,有庭

院深深的木屋,还有茂盛的树林,绿茵茵的草地,细腻腻的沙滩。

更重要的是这' 孽情苑' 里的人儿,女人,高高大大的女人,异于寻常丰腴

的女人,颤巍巍垂坠坠的熟韵女人,让这' 孽情苑' 里处处弥漫出一种诱惑,一

种心神向往。

' 孽情苑' ,原来真的是' 孽情' 的地方,那一个个容颜间相似得象一家人

的女人,怎么看也知道是不同年级不同辈分的女人,却说着要让同一个男人喜欢

的语言。「

梁婉卿有些明白了!

在夏韶涵的「太虚幻境」里,涵儿见到过一处「孽情苑」,是在一处有着世

外桃源模样的孤岛上,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是「孽情」关系的女人,是幸福生

活的一群人!

「嗯,是听涵儿你第二次说起' 孽情苑' 来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处地方,

可真就叫做' 只羡鸳鸯不羡仙' 了!」江雪轻声道,脸上也是一副向往的模样。

「还有,仙姑姐姐还对涵儿说了什么是' 孽情' 的真谛:' 百年修得同船渡,

千年修得共枕眠,万年修得享孽情' !' 龙儿就是' 乐' ,'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 !' ''百事孝为先' ,孝道之' 本' 是' 孝身''!' 乱即是孽,孽即是乱,乱

情就是孽情,孽情就是乱情,愈乱愈孽,愈孽愈乱!' 」

梁婉卿觉到股股热血在身体里转悠着,冲上脸又冲上头脑中。

真谛?!

「万年修得享孽情!」、「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孝道之' 本' 是' 孝

身' 」、「孽情就是乱情,愈乱愈孽,愈孽愈乱」,这些不都是在说象涵儿象雪

姐姐象自己这样和龙儿发展一段「孽情」可是人世间最有意义最值得做的一件事

吗?!

「仙姑姐姐最后还说,只要我们记住' 孽情苑' 这幅世外桃源的模样,努力

追寻,总有一天就会实现属于我们和龙儿的' 孽情苑' !珍爱' 孽情' ,培育'

孽情苑' !」夏韶涵有些激动的大声道。

「珍爱' 孽情' ,培育' 孽情苑' !」的字句在有些空旷的沙滩上飘荡着,

如重锤一般不断的敲击着夏韶涵、江雪、梁婉卿的心上。

原来仙姑姐姐早就托梦了要好好珍爱着和龙儿的「孽情」!

原来自己还肩负着培育与龙儿「孽情苑」的重任!

原来现在和龙儿一起的幸福远不是尽头更不用说什么压力说什么禁忌!

「妈妈,你们说会有那么一天吗?」夏韶涵注视着江雪、梁婉卿问道。

「一定会的,一定会有的!」江雪喃喃道,心里澎湃着激动,「为了龙儿,

我们都重为人妇,为了龙儿,我们都重为了人母,还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继续前

进呢!」

「是的,一定可以的!」梁婉卿紧接着下决心般道,「既然我们都迈出了这

一步,既然龙儿给了我们那么多的幸福,还有什么顾虑的呢!」

「是啊!我们还要培育' 孽情苑' !我们要有我们和龙儿自己的' 孽情苑' !」

夏韶涵牵起了江雪和梁婉卿的手,围在一起深情道。

「孽情苑」在哪里?

不重要了!起码在女人们的心里,起码在这个温暖的冬日午后,起码在培育

起这样的一粒种子了!

************

「妈妈!外婆!奶奶!」男孩跳着脚的唤道。

不知不觉中夏韶涵、江雪、梁婉卿三个人手挽手的已经转悠了一遍河滩,回

到简单亭子前时,看到男孩已是一脸急巴巴的样子。

夏韶涵一个箭步将男孩拥在怀里,「宝贝,是不是等得久了,刚才妈妈和你

外婆、奶奶走的有些远了,对不起。」

「轩儿、薇儿已经睡着了,孩儿就想妈妈你们了。」男孩把脸埋在夏韶涵怀

里转悠摩挲着。

「哟,想不到龙儿还很会哄孩子吗!」梁婉卿打趣道,「带出来的奶都喝完

了吧?」

「嗯!」男孩点点头。

「那岂不是……等一下又要……」一旁的江雪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

「扑哧!」夏韶涵笑出声来,「妈妈说的是胀奶吧,有这个' 吸奶大王' ,

妈妈还担心什么呢?」

「人家哪是' 吸奶大王' ?!」还窝在夏韶涵怀里的男孩不依的抗议道。

「扑哧!扑哧!」的三个女人都笑了,尤其是看到男孩那张绯红着娇羞的俊

脸,更是在心里涌动着一种母性的情愫,那种娇滴滴想要拥在怀里无限爱恋无限

疼爱的情怀。

「要是我……生了……也喂奶……就好了……」梁婉卿羞羞的想着,多希望

现在就能让男孩吸上自己的奶水。

「小坏蛋成天都和他儿子、女儿抢着吸奶,大部分也被小坏蛋吸到了,还说

不是' 吸奶大王' !幸亏自己的奶水够。」夏韶涵和江雪脸红红的想着那画面,

轩儿、薇儿小手推着男孩的脸,而男孩锲而不舍的吸吮着奶头,那一副温馨的模

样总是让自己幸福和欢喜。

「既然妈妈你们都说龙儿是' 吸奶大王' ,那龙儿现在就要做' 吸奶大王'

的事了!」男孩红着脸,小手开始去揪夏韶涵的紧身毛衣了。

「嗯!」一股热流在夏韶涵的身体里回荡着,慢慢的胸鼓胀起来,原来还没

觉得胀奶的事,在刚才的寥寥几句后忽然变得急迫起来,「龙儿……别在这里…

…到那里好吗……「空气中一下子弥漫了另一种情愫,竟变得有些暧昧起来!

男孩要吸女人的奶!

这里是一个在河湾中间的小岛上,除了渔夫两夫妻没有别人,现在渔夫两人

也没在小岛上,就只有自己这一家人!

蓝天!暖阳!河水!大自然的一切!

怎么想到了刚才被描述的「孽情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最重要的是要放

开寻常人会有的禁锢!

红着脸,荡漾着心,一行人移到了边上的小林子里。

可以看到亭子里婴儿车,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关键是不会被其它的打扰到!

阳光可以从枝叶间洒下来,依旧是那般暖和。

紧身毛衣被卷了起来,大罩杯的薄乳罩被推到乳房上面,鼓胀胀白花花的乳

肉垂吊下来,一只轻压着躺在怀里男孩的脸,鼓成老大的一坨,另一只垂吊着的

乳肉,随着上身些许的动作而颤巍巍晃晃荡荡着。

「兹兹」的吸吮声、「咕嘟咕嘟」的吞咽声从大坨乳肉轻触的小脸中传出来。

「嗯嗯」的呻吟声、「呼呼」的急促呼吸声从绯红着成熟的脸上传出来。

「龙儿……小坏蛋……轻一点……又不是没有吸过……哎呦……」夏韶涵娇

嗔着,乳头上传来被齿咬的痛感,又爱又疼的在男孩小脸上轻拍几下。

但真舍不得乳头上传来的吸吮滋味!

一阵阵拉扯一次次齿咬都让乳头上产生出一种散向全身的快感!

股股乳汁被用力吸出,乳房顿悦的感觉是那么明显,是那么与哺乳非同一般

的享受!

喂奶于龙儿,那种母性的情愫是那么浓烈,哪怕怀里的人儿是自己的新爱人,

是自己孩子他爸!

「妈妈,你们坐近一些吧。」夏韶涵红着脸道,虽然不是初次裸着上身在男

孩的外婆和奶奶面前,但这个暖暖的下午,在外面,光着上身露出白花花颤巍巍

的乳肉,喂着自己的男人,肯定是难以抑制的羞怯。

「涵儿,原来喂龙儿吃奶是那么幸福的一件事!」梁婉卿羡慕道,身子挨着

夏韶涵坐下来。

「卿妹妹,你可得要快一些哦,要不然,好处都让涵儿得到了。」江雪笑眯

眯的在夏韶涵对面坐下来打趣道。

「妈,等一下你还不是一样要得到被龙儿吸吮的好处吗?!」一家人这般亲

密无间让夏韶涵心生出一种幸福。

「说的也是,这个小坏蛋,哪有好处会不要的,每次都象一个饿死鬼样,吸

得和揉搓得乳房都酥麻了。」江雪娇嗔道,胸前也开始鼓鼓涨涨起来。

「妈!」夏韶涵唤着,努努嘴示意道。

梁婉卿不由得脸颊一热,顺着夏韶涵示意的方向,男孩躺下了的小小身子中

央,一个大大的蒙古包出现了。

尽管都看到过好多次了,梁婉卿还是有一瞬间被这小小身子上硕大硕大的蒙

古包迷幻住的感觉,总觉得不应该会有这么一种情形在躺下了的纤细身子所有。

可是就是在这个细细的身子上。

才明白为何总是穿这种松松垮垮的休闲裤,才能够在挺起蒙古包时不会那么

的压迫。

「小坏蛋一定是……吸他妈妈的乳房……又想着这回事……」虽然心里埋怨

着,但梁婉卿还是清楚换了谁也难以躲开夏韶涵身上幽香晃荡乳肉以及被轻压被

吸吮的诱惑,只是,涵儿是要自己……伺候小坏蛋……下身吗?

得到肯定的眼神,梁婉卿无限娇羞的伸出手,隔着薄薄的裤子握住了那高高

挺挺如旗杆一般的巨棒,「嗯」的轻哼声和手心里感受到小身子的颤抖,传递出

男孩心里的喜欢。

于是,修长的手指钻进裤扣里,从里面掏出了那根巨大粗硕的物事。

「嘤咛!」三个女人都在心里呻吟了一声。

那么长那么粗那么硬的一根物事!

那么硕大那么光亮亮的龟头!

那么粉嫩那么光滑没有包皮包裹的棒身!

那么强烈的力度和那么浓郁的美感!

一时间夏韶涵、江雪、梁婉卿都被阳光下的巨根迷幻出一种喜欢一种痴迷一

种景仰的气氛,甚至都已经屏住呼吸般注视着硬邦邦的一根。

「嗯……外婆奶奶……要……」稚气的央求声传出,梁婉卿和江雪才慌里慌

张的伸出手掌,握在巨根上,握在卵袋上。

慢慢的上下撸动着,棒身上的炙热从手掌传到身体里,梁婉卿心都飘了起来。

慢慢的揉搓着,沉甸甸鼓胀胀的卵蛋从手掌传到身体里,江雪也被这种沉甸

给痴迷住了。

「兹兹兹」上面吸乳下面撸棒的声音!

「咕嘟咕嘟」吞乳的声音!

「咂咂咂」揉搓巨蛋的声音!

吸了一个换成另一个,从夏韶涵怀里转到江雪怀里,撸棒的手换成了夏韶涵,

梁婉卿的手掌又在揉搓卵袋。

三个女人凝视着,或怀里的俊脸,或手掌里的棒身,或翻滚的卵袋,心里交

织着或母性或欲念或向往的几种心理。

「唉!」男孩终于将那张小脸从轻压着自己脸庞的乳肉中露出来了,先是大

口大口的呼吸好平缓一下身子,旋即恋恋不舍的用手掌包在乳肉上按挤着,那滑

腻的乳肉让男孩欲罢不能,而从乳头上挤出的乳汁又被吸进小嘴中。

「小坏蛋,这下该满足了吧。」夏韶涵自然是最愿意看到男孩那副一脸满足

的表情,手掌犹自在慢慢的撸动着肉棒。

「龙儿就想这样一辈子能吸着妈妈的、外婆的、奶奶的,就象昨几天一样。」

男孩呢喃道,无限痴迷一般。

「嘤咛!」无限的羞意涌向女人的身子里,小坏蛋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龙儿你真的这般喜欢妈妈、外婆、奶奶的身子吗?」

「龙儿真的喜欢!龙儿真的想这样喜欢一辈子!」

「龙儿,妈妈、外婆、奶奶的身子能被龙儿你这样喜欢一辈子那就是妈妈、

外婆、奶奶的幸福哦!」

「龙儿早就觉得冥冥之中已经和妈妈、外婆、奶奶的身子结合在一起了,是

那么的熟悉,就象自己的身体一样!」

「小坏蛋吹牛吧!我看你说痴迷倒有可能,能谈得上熟悉吗?」夏韶涵有心

让男孩更开心,诱惑般问道。

「不信?妈妈你可以试一试呀!试一下龙儿是不是象刚才说的那样对你们身

体的熟悉?!」男孩一本正经道,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熟悉?那就是说龙儿你闭上眼睛也能判断出妈妈、外婆、奶奶的身体?」

「嗯,不相信,妈妈可以测试一下龙儿说的是不是真实?」

夏韶涵、江雪、梁婉卿的心思被调动起来,如果男孩说的是真的,那么无形

中是不是可以反映出自己在男孩心中的位置?

该怎么测试一下呢?

「来,龙儿,既然要测试,妈妈就把你的眼睛遮住咯。」夏韶涵心思很快的

从包里拿出一条手绢,遮住了男孩的眼,「龙儿象我们以前那样,你只能用嗅觉

感受我们,不可以睁开眼来看哦!」

************

小小的身子躺在了草地上,小脸被手绢遮住眼睛,身子中央依旧是直溜溜傲

挺的巨棒。

夏韶涵、江雪、梁婉卿相互之间望着,红晕布满了三张成熟的脸,该怎么让

男孩来感觉呢?总不至于脱光来让男孩抚摸,这毕竟是在外面,万一有个闪失,

可就会造成都不愿看到的轰动效应。

夏韶涵弯下腰,手臂伸进裙子里摸索一阵后,江雪、梁婉卿便看到夏韶涵的

手里拎着一条薄薄内裤,原来是这样把内裤剥了下来。

不由得又是好笑又是羞涩,但江雪和梁婉卿红着脸也学着夏韶涵的样子将裙

子里的薄薄内裤剥了下来。

「龙儿,妈妈手上有三条内裤,你闻一闻,看能不能闻出是谁的内裤呀。」

夏韶涵羞羞的说道,然后将内裤摊开附在男孩的鼻梁上,第一条、第两条、

第三条。

夏韶涵、江雪、梁婉卿都觉到脸烧烧的热!

刚才还穿着的内裤,现在却放置在男孩的脸上!

刚才还紧贴住隐私部位的布料正附在男孩的鼻腔上!

刚才被吮奶撸动棒棒揉搓蛋蛋早已经让身体里翻江倒海一般,而已非一时半

会的亲密关系早就让身体远较年轻时敏感,那隐私处的布料肯定沾上了黏糊糊的

体液,就这般的附在男孩的鼻腔上!

那长长的吸气声,男孩是那么认真那么用力的嗅着内裤,一定会嗅到体液的

味道!

不光是下身的凉意,光是想到内裤被放置在男孩脸上被鼻腔嗅着的样子,都

让女人们无限羞意无限荡漾!

「闻出来了吗?」每一条嗅上几十秒,夏韶涵望着男孩的脸问道。

「嗯!」躺着的人儿略做思考道:「妈妈你们看龙儿说得对不对,第一条是

妈妈的,第二条是外婆的,第三条是奶奶的!」

夏韶涵、江雪和梁婉卿都愣住了,面面相觑的望着,脸依旧红着,有些难以

置信但确定刚才男孩说出来的内容是对的,小坏蛋真神了!

「妈妈,龙儿说的是对的吗?」

「龙儿,妈妈问你,你是猜的还是……闻出来了……」夏韶涵依旧难以置信,

可手里三条内裤的顺序就是这样呀!

「是闻出来的,妈妈、外婆和奶奶,你们内裤上的味道是不一样的。」男孩

羞羞略带稚气的话语道。

夏韶涵、江雪、梁婉卿大奇,赶忙问道:「有什么不一样?」

「妈妈你们的内裤上因为沾了体液,所以就能闻到体液的味道,不一样是因

为妈妈、外婆、奶奶你们体液的味道不一样。」

「龙儿,是女人都会觉着那隐私处有种味道,甚至不干净,龙儿你为何…

…」

江雪娇羞的问话让梁婉卿和夏韶涵都羞羞的但又认真的望着男孩。

「那隐私处是有种特殊的味道,是淡淡的腥味,可能很多人会以为不干净,

但龙儿在一开始都觉得这种腥味是那么的亲切,是因为自己在妈妈那里浸泡过出

生时沾附过,外婆和奶奶的虽然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但想到妈妈和爸爸也是这

样浸泡沾附的,哪有会不干净甚至嫌弃的道理呢?!」

稚气的话语声让夏韶涵、江雪、梁婉卿心神荡漾,原本每次看到男孩痴迷的

在自己下身吸吮着,除了带来身体的快感外,更多的是一种感动,一种不被嫌弃

执意伺候自己的感动,都让自己无数次涌出要娇宠男孩的念头,现在又知道了男

孩所述的「腥味是那么亲切」,恍悟到男孩的痴迷简直上升到了一种境界,年幼

如男孩寻常人不会有的境界了!

「妈妈、外婆、奶奶身上的体香,加上女人的腥味,形成一种特别的味道,

龙儿真的好喜欢闻,好喜欢那里!」

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夏韶涵、江雪、梁婉卿的脸颊更加绯红,一种浓郁的情

愫更加汹涌的在胸里荡漾着,「龙儿你还没说刚才是怎么分辨出我们的差异的?」

「刚才龙儿说了,是体香加上腥味,组成了隐私处特殊的味道,妈妈年轻一

些,那腥味便淡一些,加上体香,闻出来便有着如清香的一般飘逸的味道。」

「那你外婆和奶奶又是什么味道呢?」夏韶涵心里高兴着,听到男孩夸着自

己内裤上的体液味道如清香飘逸,想到刚才男孩长长吸气的模样,荡漾之下看到

江雪和梁婉卿羞羞中期待的模样,赶紧问道。

「还是可能和年纪有关,外婆和奶奶身上的味道要浓郁一些,外婆的体香带

有种檀香的味道,而奶奶的则是有点夜里菊花飘荡的香味,混着体液,那就是浓

郁的夹杂着腥味的檀香、菊香,放在一起闻出来的味道便是不一样的香味!」男

孩娓娓道来,临了,还恋恋不舍装模作样的耸着鼻子又在空气中嗅着,好象那几

种体液或者内裤还在脸上。

凭着羞处的味道便能分辨出三个女人的内裤!

是需要真心!但更关键是因为那里有爱!是爱意才让男孩那么用心的去感受

去痴迷去分辨不同的味道!

究其原因,还是孽情的力量!是那种与生俱来的亲切,让男孩让自己这些男

孩的长辈们用心用爱去相互迷恋!

「小坏蛋花花口的,说不定是凑巧猜出来的,我们再试试,看你的感觉灵不

灵。」夏韶涵嚷嚷道,虽然大家都很享受男孩现在又说又有表情的样子,但期盼

中还希望又有其它的一些事情。

「妈妈你们尽管试吧,让大家看看我龙儿的本事。」男孩心里也是这样雀跃

的想法。

夏韶涵红着脸看到江雪、梁婉卿,一样羞羞和期盼的样子,心头转一转后,

撩起裙子,跨到男孩脸上,慢慢的蹲下身子。

哦,是让男孩舔吮阴处!

江雪、梁婉卿羞羞的看着,阳光下那双腿处白花花的肌肤,那鼓胀胀的臀瓣,

就算不是自己亲自亲吻夏韶涵那羞处,光视觉里看到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孤岛上,

也是阵阵的冲击在心上。

丰腴的身子开始轻颤起来,不用看清楚那隐私处的情形,也可以想象到一根

灵巧的舌头在翻上翻下的刮擦着阴唇,在撩拨着那硬挺挺的肉蒂,夏韶涵那幅竭

力控制「咿唔」控制急促呼吸的模样,还有那副被快感冲击到绯红脸颊大腿紧绷

的模样都让江雪和梁婉卿看得目眩和心动。

轻颤和紧绷的身子,好一会儿后,一阵急急的臀瓣提拉,随后是不受控制般

双腿松弛,整个硕大臀瓣便完全坐到了底下男孩的脸上,那种稚气的「咿唔」和

「咕嘟咕嘟」的吞咽便是裙裾里未看到的令人畅想的风景。

如此的坐姿看在江雪、梁婉卿眼里,竟觉得夏韶涵圆股是那么的丰腴肥美,

两瓣肉臀朝两侧溢出,将裙布撑得饱满圆润,像极了熟透的蜜桃,「难怪龙儿喜

欢摩挲,就算自己是个女人,也会迷上这般风景。」

好一会儿,蹲着的夏韶涵慢慢起身,蒙着眼睛男孩的小脸露了出来,那滑腻

腻布满男孩脸颊的粘液在阳光下竟有一种光泽,如膏似脂一般,小小舌头犹自在

舔吮着唇边的粘液,小小的手指刮着将脸颊侧的粘液送进嘴里。

夏韶涵长长的呼吸着,因为离开了男孩的身子,倒不担心被男孩从声音里辨

出自己,晃晃头似要从刚才极端快感中反应过来,又看到自己下身泄出的一坨一

坨粘液样子,不由得更加羞红着脸。

伸出手臂轻轻的推搡了一下梁婉卿,努努嘴示意梁婉卿驾腿上男孩的脸。

梁婉卿身不由己般的跨到蒙着眼睛的男孩脸上,如夏韶涵一般撩起裙裾,蹲

着,将那阴处移前到男孩的唇边。

又是一样的轻颤,又是一样的紧绷,又是一样的如吹起气球鼓胀胀的臀瓣,

又是一样的一段时间后酥软的身子压在男孩脸颊上,又是一样白花花的粘液,又

是一样的舔吮着吞咽着「咿唔」着。

接着是江雪。

当身子的快感渐渐平息后,当男孩脸上油腻腻布满的粘液被吸吮干净后,

「龙儿,那猜出是谁在前谁在后吗?」

「第一个蹲上来的妈妈,接着是奶奶,最后的是外婆,龙儿说得对吗?」三

个女人又是面面相觑,真神了,刚才也努力的控制呼吸控制欲呼而出的呻吟,难

道龙儿真的是从吞食的体液中猜中的?

「龙儿你说对了,能不能给妈妈说一说是怎么猜到的?」

「龙儿也是从几方面判断出来的,一是量的差异,妈妈泄出的体液最多了,

外婆生育后体液的量也比以前多,奶奶相对的要少一些;

二是粘稠的程度上判断,奶奶的最粘稠了,外婆的次之,妈妈的因为量多所

以抹上来感觉更稀一些,流动的也快一些,在吞咽时是能够体会到些许的差别,

包括在唇边在舌头上的感觉;

三是舌头撩拨到的肉蒂,妈妈的最硬,外婆的最大,奶奶的最长,有一点点

细微的差别,有时龙儿需要用唇吮舔着感觉不同;

四是阴唇的大小和丰厚,外婆的阴唇感觉最是丰厚,妈妈的次之,而奶奶的

阴唇不但秀气些,而且还可能与龙儿欢好的少一些,还有种合合的感觉;

五是从最后你们挤压龙儿脸颊的臀瓣上规模上判断,外婆的臀瓣最是肥美和

巨硕,龙儿被挤压住窒息的感觉也最强烈了,妈妈的其次,而奶奶体型最苗条,

因此最后一下便不会给龙儿留下那种巨硕的感觉。

龙儿就是从这些方面来判断出妈妈、外婆和奶奶的先后顺序的。」稚气羞羞

的声音总结道。

天才!天才!

一个舔吮下身的动作便能总结出一、二、三、四、五,而且还能用舌头用面

部触觉来分辨出细微差异!

那肯定是平日里眼睛看到的鼻子闻到的舌头舔到的面颊触碰到的经验总结概

括又验证过的!

那要多么的有心有爱呀!

只有有心才会有爱,只有有爱才会有敏锐,只有敏锐才会有分辨,只有分辨

才知道迷恋!

龙儿,英俊的小男人,完全把心把爱放在了他的女人身上!

女人,已经不是豆蔻年华了,甚至还是开始进入昨日黄花了!

女人,都没有把常规的第一次献给男孩,初恋、洞房、开苞、生育,可换来

的却是浓浓的心浓浓的爱!

女人,虽然想着法子献出自己的第一次,深喉、后庭乐,可与禁忌、孽情相

比,尤其是男孩纯纯稚气无法语言的年轻相比,还有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第二春,

获得总比付出要多!

好一会儿,女人们总算平静了些心情,夏韶涵红着脸附在江雪的耳边轻声嘀

咕几句,江雪和梁婉卿都一脸的羞意和跃跃欲试的样子。

「龙儿,接下来我们再试一试,看看你还能不能猜得到。」

「好啊!」连续两次都猜中了,男孩也心情岸然,「哦!」低低的呻吟从嘴

里冒出,原来马上便感觉到自己下身那硬硬的巨根被温温柔柔的唇裹住,柔柔的

舌舔在自己的龟头上,「是要用肉棒来分辨呀?!」男孩努力静心下来,把全身

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下身那一根棒棒上。

「嗯!」真的好享受!

可是不得不分散注意力,来感受那唇,那舌,那腔壁,那深处,那舔,那吮,

还有牙齿顽皮似的在龟陵处的刮磨!

唇包裹住龟头,舌舔在马眼,然后慢慢的含进,让龟头顶在咽喉处,再徐徐

吐出,然后开始用力的吸用力的吮用力的舔用力的吞用力的咬转在龟陵处!

「嘶嘶嘶嘶」的吸气声,男孩已经被蒙着眼巨棒上传来的快感给冲击到了,

本来巨棒被含住吸吮住自己的控制是那么的艰难,现在还要分出神来感觉那是女

人们谁的唇谁的嘴谁的舌。

吸吮了多少次,多长时间,男孩已经没办法来注意了,一个嘴唇离开了,马

上又是另一个嘴唇补充上来,一样的裹、舔、吮、吞,一样的用力一样竭力含住,

然后又一个嘴唇上来了。

「嗯?怎么会这样?」巨大的快感还荡漾在身上,男孩却在绷紧身子不解的

转悠着。

「龙儿,能猜出是什么顺序吗?」吮棒已经结束,夏韶涵荡漾的望着男孩下

身高高耸立又粗又长红彤彤跳跃着的巨棒,这样视野里的冲击也在诱发心里的快

感。

「奇怪,嗯,有些想不通。」男孩自言自语道,一副思考的样子。

夏韶涵和江雪、梁婉卿羞红着脸相互注视了几下,心领神会般等着男孩的回

答。

「哦,知道了,知道了!」男孩的欢呼声响起,「妈妈,龙儿猜出来了,猜

出来了!」

「龙儿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吧。」夏韶涵也是按捺住兴奋问道,仿佛正要抓

住男孩的漏洞一般。

「嘻嘻!没想到妈妈你们还舞弊呢!」

「轰!」的夏韶涵、江雪、梁婉卿身子猛颤几下,一种意想不到的念头涌上

来,难道这也被男孩猜到了。

「第一个含住龙儿棒棒的是外婆,第二个是妈妈,这第三个呢……」男孩故

意拖着声音待感觉到女人们正期盼自己的话语时才道:「第三个妈妈你们就作假

了,不是奶奶,而是外婆又舔吮龙儿的棒棒,龙儿说的没错吧?」

面面相觑了几下,「龙儿你果然非同凡响,这也能猜到?!」女人们又是不

好意思又是羞羞的炙热,「龙儿也太神奇了!」,这是女人们唯一的念头。

「妈妈、外婆、奶奶那么吸吮龙儿的棒棒是会有差异的,妈妈含起来最有力,

喜欢让棒棒戳在腔壁上,让脸颊这里突起一块那里隆起一块。而外婆最喜欢含到

深处,让棒棒的顶端戳在咽喉处,然后还喜欢齿咬龙儿的龟陵,虽然有些咬疼但

很舒服。而奶奶含龙儿棒棒的时间最短,所以可以感觉到那种深深戳着的不适还

有舔、吮、含、裹之间不是那么自如,牙齿也有时会弄痛龟头的。

前两个龙儿就感觉出了,原以为第三个是奶奶,但刚才龙儿从棒棒的感觉上

是那种熟悉和舒服的,一下子有些迷糊,待回想整个过程,龙儿就猜想到是妈妈

你们故意调整好将龙儿引入歧途,是这样的吧,妈妈?」

「小坏蛋你也太神奇了,妈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夸你了!」夏韶涵说出了女人

们的共同想法,「那就给你一些补偿吧。」夏韶涵转过头示意到梁婉卿。

梁婉卿羞红着脸,趴伏下身子,大大的张开嘴将耸立着硬邦邦的巨棒含进嘴

里,想到男孩刚才说的深深戳着不适还有舔、吮、含、裹不自如牙齿弄痛龟头的

话,下意识的在心里不服气想道,「涵儿和雪姐姐都可以,我也要会,让龙儿记

住我在吮棒棒上不输于雪姐姐她们。」

「嘶嘶……嗯嗯……」男孩开始快乐的呻吟出声,松弛下来的大脑在尽情的

享受着从棒棒上传过来的柔柔温热的舔吮快感。

下一个该让男孩猜什么呢?

夏韶涵卷起裙子,蹲在男孩的下身,徐徐的将隐私处凑近那硬邦邦热力四射

的棒棒,光亮亮的龟头刚刚接触到自己的阴唇,那种被炙热到被强力到的感觉险

些让夏韶涵呻吟出声来,想到是要男孩蒙着眼来猜的事,赶紧屏住了。

可是,那种被挤开被胀裂得痛感是那么清晰,那种被下压吞入犁田般划开腔

肉如活塞般压住连绵不断汁液的感觉是那么令人荡漾,那种被吞入到最深处触碰

到最娇嫩地方酥麻酥麻感是那么让人想呼之欲出!

下蹲,起身,又下蹲,又起伏!

「扑哧扑哧」的声音响起来了,江雪和梁婉卿看得目眩耳鸣,白花花光溜溜

的臀肉颤巍巍,油黑的隐私处吞吞吐吐着一根粉嫩中透出红彤彤的巨棒,那种声

响那种屏气的模样只让两人担心一不留神便唤出声来,这个猜想那就演咂了,暗

暗的在替夏韶涵加起油来,「忍住!忍住!」忍不住起起伏伏几百次后,换了一

个人,然后又是几百次后,又换了一个人。

夏韶涵、江雪和梁婉卿的身子相互依偎着,裙摆已经完全落下来了,只不过

每个人都是红晕满面、呼吸急促、身子酥麻着,刚才那几百下起起伏伏,可真要

体力,更因为自己最娇嫩最隐私的部门被这么老粗这么老硬的巨棒给胀裂着给挤

压着给戳弄着,饶是足够成熟足够湿润也被弄得娇喘吁吁酥酥麻麻的,「龙儿…

…还能猜出来吗……」还是夏韶涵的问话,可三个女人都在心里面有了答案,

瞅着男孩刚才的那些表现,怎么可能会猜错呢?!

「嗯……好舒服呀!第一个是妈妈,第二个是外婆,第三个自然是奶奶了,

和龙儿好在一起的顺序是一样的。」男孩稚气的言语里充满了自信。

「好龙儿,真的神了,妈妈们真的要佩服你呀!」夏韶涵的语气中也是欣赏

和表扬,「龙儿给妈妈们说一下你又是怎样判断出来的。」倒没有丝毫怀疑男孩

的能力,这么长时间里那么多次的交合,扑捉到一丝丝差异,完全是有可能的。

「包裹得最紧的是妈妈,而且水也是最多的,所以那吞吐间挤压的感觉最强,

' 扑哧扑哧' 的声音也是最响。

包容感最强的是外婆,肥硕的下身,让撞击在小腹大腿的' 叭叭叭' 声响最

清脆,棒身虽然有挤压,但那种黏黏糊糊的裹上来也是很舒服的。

奶奶被龙儿开发的时间相对较短,因此那种被梨开,那种被戳刺到身体最深

处的感觉要强烈一些,往往在还没到吞入最充分时,怕被刺穿被挤爆的小习惯还

是在欲迎欲送的身体感觉中体现出来了。

其实不管是妈妈的紧裹,还是外婆的包容撞击,还是奶奶的被梨开被酥麻,

都可以给龙儿的棒棒好好的享受哦!龙儿好喜欢!」

************

罢了罢了,夏韶涵、江雪、梁婉卿的心都有些醉了,在这个河湾中间的孤岛

上,在这个树林中斑驳的阳光下,在男孩数次嗅、舔、裹、戳中,身子酥麻了,

心思被感动了,别样的暧昧情调让女人们从身子从神经上都荡漾、痴迷起来了!

还需要验证吗?!

那有心的龙儿哟!

那有爱意的龙儿哟!

那痴迷自己的龙儿哟!

那无时无刻想要表达欲念的龙儿哟!

男孩蒙眼的手绢摘了下来,纤细的身子又被裹进成熟的怀里,夏韶涵、江雪

分坐在男孩腰两侧,伸出的手掌撸着棒身,揉搓着肥厚肥厚的肉袋。

梁婉卿的毛衣和胸罩也推高了,男孩在吸吮着垂吊在脸颊的乳肉,「嘶嘶嘶」

是梁婉卿乳肉被大口大口吸入乳头被抿住拉长拉长的倒吸声,「嗯嗯嗯」则

是巨棒上传过来的快感让男孩呻吟出声来。

巨棒的炙热和硬挺,有心有爱的荡漾,夏韶涵一会儿望着手掌中的物事,一

会儿寻索着男孩和女人,一种亲情和欲念交织的浓烈汹涌在身子里,只觉得任何

一点的平静都是一家人幸福的浪费,痴痴般凝视怀里的人儿、出没在掌中的巨根

和翻滚着的厚实肉袋,稚儿啊稚儿!要怎么样来向你倾诉熟韵女人的爱恋哟!

************

「妈妈,外婆,奶奶!」男孩纤细的身子挪动着唤道。

夏韶涵、江雪、梁婉卿醒悟过来,刚才勾起了女人们一阵阵过往幸福的回忆,

稚气的央求声倒是让女人们微微的不安起来,「龙儿,怎么啦?」

「龙儿好难受,要射……射出来……」稚气声中更浓的央求声。

女人们不仅莞尔一笑,整个下午又是喂奶吸乳,又是蒙眼猜辩,尤其是闻内

裤、舔阴处、吮阳物、吞肉棒的,哪一个不会勾起男孩的欲念,更别说小小男孩

原本就无比炙烈对于家里这些女人的情欲,所以憋了那么久的快感确实需要有一

个发泄的地方!

是刚才沉浸在勾起记忆的情景中,所以遗漏了心爱宝贝的欲念!

换做平日里哪会要男孩央求,女人们那次不是用几个人的身体来满足宝贝的

需要,用各种方式来满足,哪里会让男孩有一丝的委屈和不满呀!

将男孩纤细的身子扶起来,夏韶涵面对着男孩蹲下,双手伸出一上一下的握

着棒身,轻轻的撸动起来,「妈妈,你们也蹲下来吧。」江雪、梁婉卿羞红着脸,

在男孩的身侧蹲下,伸出的手掌托在露出裤裆悬挂在巨棒下垂吊着的一大坨肉袋

上,一边一个轻轻的揉搓着厚实肉袋的卵蛋。

「龙儿,你看着妈妈、外婆、奶奶。」夏韶涵觉着一定要在寂静的情景中增

加一些大家都喜欢并能撩拨大家的内容,「龙儿,你的棒棒好粗好长哦!」江雪

和梁婉卿也似幻似梦的痴迷般注视着眼前在夏韶涵手掌中出没的粉嫩粗硕棒身。

双掌交替握住撸动中忽而露出棒根忽而露出红彤彤光亮亮肥大大的龟头,那

如悬崖般陡峭出的龟陵刮在温热柔腻的指肤,难以描述的快感涌动着传向身体各

处。

更让男孩欢喜的却是胯下蹲着的女人,三张成熟风韵十足的女人脸哟,除了

成熟的美外,外婆、奶奶那眼角那额头因为目不转睛而闪现的丝丝鱼尾纹更是饱

含着对自己巨棒的欲情呀!

那是我的妈妈!

那是我的外婆!

那是我的奶奶!

都是自己的女人!都是爱宠着自己的女人!都是渴望得到自己爱宠的女人!

幸亏自己眷恋上这些女人!幸亏自己和女人们发展了「孽情」!幸亏自己有

了唤起女人们曾经欲念本钱!幸亏自己已经和女人们鱼水相融纠缠出幸福来了!

幸亏我们是一家人!

「妈妈,龙儿想……想……」男孩被眼前蹲在胯下的三张成熟面容搅得心头

欲念大浓,纤细的身子开始轻微颤抖着。

「龙儿是想……想对着妈妈外婆奶奶……颜射吗?」夏韶涵、江雪、梁婉卿

心头火一般的热了起来,无限的羞意夹杂欲念,三双眼睛瞬间注视在那种绯红布

满羞意的稚气俊脸上。

「嗯……龙儿相对着妈妈……外婆……奶奶……颜射……可以吗?」男孩越

发觉得身子难以控制,只想用更浓烈的方式来表达对自己女人的爱,对一家人

「孽情」的浓墨重彩!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龙儿,我们的宝贝,你就对你的女人做吧!」夏韶涵

深情的唤道,两只握住巨棒的手掌撸动得更快更用力了,「龙儿……快颜射妈妈

吧……妈妈是' 棒棒国王' 的臣民……一辈子的臣民……」

「龙儿……也要颜射外婆……外婆是' 棒棒国王' 的臣民……一辈子的臣民

……」江雪痴迷的唤道,手掌也用力的让硕大的蛋蛋翻滚起来。

「龙儿……奶奶也要颜射……奶奶也是' 棒棒国王' 的臣民……一辈子的臣

民……」梁婉卿不甘落后的唤道,手掌也用起力来。

「龙儿……妈妈还要吞……龙儿的精……要吞……」

「龙儿……外婆也要吞……吞精……」

「龙儿……奶奶要吞……吞精……」

三张红晕满面的脸,风情万种,此起彼伏的央求更加上颜射、吞精的话语,

男孩瞬间的到达了高潮,巨棒在夏韶涵掌中剧烈的脉动着,几乎是呐喊着,「妈

妈!外婆!奶奶!快来接龙儿的精液!」

「啪啪」头两发喷射到夏韶涵的脸上!

又「啪啪」的两发喷射在江雪的脸上!

又「啪啪」的两发喷射在梁婉卿脸上!

然后硬邦邦热乎乎的巨棒吞进夏韶涵的嘴里,「啪啪啪」发射着「咕嘟咕嘟」

的吞咽着!

接力棒似的从夏韶涵嘴里到江雪嘴里,然后到梁婉卿嘴里,都是「啪啪啪」

击打在腔壁的发射「咕嘟咕嘟」足量的吞咽着!

接力!接力!直到脉动弱了下来,在夏韶涵嘴里最后的弹跳发射着最后几滴!

好粗好硬的棒棒哟!夏韶涵、江雪、梁婉卿痴迷的望着最后从夏韶涵嘴里拔

出来依旧粉嫩着红彤彤着硬邦邦的巨棒!

好多好多好热乎乎好酥麻麻的精液哟!夏韶涵、江雪、梁婉卿如望梅止渴般

吞咽着口腔中黏糊糊粘稠的精液,只觉得一股酥麻的热乎劲从口腔到咽喉,在蔓

延到整个胸部,好一个酥麻哟!

意犹未尽的女人们相互舔着脸颊,把颜射出来的精液「哧溜哧溜」的吸进嘴

里,似留恋似美味般刮擦得一干二净!

「妈妈,外婆,奶奶!龙儿要记住这里!」

「龙儿,我们一起记住这里吧!」

夏韶涵、江雪、梁婉卿幸福着,彼此相拥着,感受着回荡在身体里的快感,

想起在河沿上说到的「孽情苑」,是不是以后真有这样的一处,让一家人无拘无

束的倾述着爱意表达着眷恋享受着相互的喜欢?!

是的,这是我们一家人的目标!

************

「奶奶,妈妈和外婆都看不到了。」眼前从车窗玻璃上离开的脸,是那么浓

浓的惹人怜爱,稚气,俊美,此时更添加上一种如委屈般欲泣欲诉的表情,眼眶

上已经若有若无的泪花,让梁婉卿的心莫名的颤了起来,「龙儿,我的宝贝,到

奶奶这里来。」张开的双臂将纤细的身子搂进怀里,梁婉卿垂下头,用唇轻吻在

眼帘处,温柔的舌舔过,将泪花吸吮掉,然后就张开双唇覆盖在昂起来红红小巧

的薄唇上。

好一会儿,平静下来的梁婉卿低头温柔问道「龙儿,是想着妈妈和外婆吗?」

「嗯,刚才妈妈和外婆的身影去远了,龙儿心里忽然一下子空荡荡的,想到

又有好多时间不能在妈妈、外婆身边,而且也不能分担妈妈和外婆的一些辛苦,

心里就有些难过,所以……」男孩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奶奶的好宝贝,如果你妈妈和外婆听到你的这些心里话,说不定会有多么

高兴呢!」梁婉卿抚摸着男孩那张稚气又有些红晕的俊脸,心中不由升起一种暖

流,夹杂着感动,是啊,怀里的宝贝,也不枉自己、涵儿、雪姐姐那么决然的和

龙儿发展这么一段惊世骇俗的「孽情」缘,死后自会长眠还要在不惑之年为男孩

怀孕、生育,做出的牺牲不就是因为和男孩的这段恋情吗?!男孩要和妈妈、外

婆分别,那种油然而生出来的感伤那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换了自己,男孩也会

有这样的表情。

「奶奶,你说妈妈、外婆寂寞了怎么办呀?」

「龙儿乖,这个奶奶和你妈妈、外婆早就商量过了,今年我们在京城买一套

房,到时把你妈妈、外婆接过来,一家人就不用分开了,以后龙儿你就不会因为

要分别而哭泣了,这样好不好?」

「哦奶奶!太好了!」男孩兴高采烈的唤道,「这样龙儿就可以和妈妈、外

婆、奶奶你们时刻在一起,而不用分开了,太好了!」

「看到龙儿宝贝这么有情有意,奶奶真心为自己为你妈妈你外婆感到高兴!」

梁婉卿认真的望着怀里的男孩,那双痴迷望着自己的亮眼睛撩动着梁婉卿的

心,一种荡漾了一天的情怀不由得牵起一只小手贴住自己的胸前,龙儿宝贝,是

不是听到了奶奶的心里话?嘤咛!一种酥麻如电流般串向全身,还只是隔着衣服

摸到自己的乳肉,怎么就这么敏感呀?!

哦!是积蓄了一天的欲念!

早早就起床准备早餐,照料两个婴幼儿,更重要的是要跟男孩和他妈妈、外

婆留出足够的空间,因为火车是下午时间的,这一次分别说不定又是差不多好几

个月,母子、婆孙是会有很多「交流」的事!

「交流」的情况好羞人哦!

早餐、午餐是迫不得已自己推门送进去的,寻思着一家人浓情蜜意的也舍不

得认认真真坐到桌前来就餐,于是自己就看到那一幕幕令人「怦然心动」的景象!

光溜溜的三具身子!

纤细的惹人怜爱,丰腴的勾人心魄!

年轻的细腻似幼儿,而白花花晃荡荡的则映出那种春意!

忽而,高高大大的人儿在纤细身子一上一下两处蹲着,撅起的肥美和挤在一

起如肉饼的乳肉,让梁婉卿心慌乱蹦,而「兹兹」的吸吮和「扑哧」的蹲伏声是

那么的羞人呀!

忽而,高高大大的人儿卧着叠在一起,那女人间亲吻的声音回响着,而身下

的两处花瓣被小小的身子注视着,舔吮着,那湿漉漉的那「咕嘟咕嘟」的吞咽声

更让自己畅想着!

忽而,高高大大的人儿一左一右的让乳肉垂吊下来,「兹兹兹」的喷射出乳

汁,「咕嘟咕嘟」的吞咽,还有那双小手掌在乳肉间翻滚出没,飘香的乳汁味让

自己迷离着!

更多时候,自己坐在客厅里,心不在焉的看着地板上玩耍的人儿,耳朵里却

不断飘来急促的呼吸声,「啪啪啪」的身体冲撞声,「嗯嗯嗯」竭力控制的呻吟

声,想象着女人和男孩的各种姿势,自己心头都是欲念大起,恨不得能推门进去,

和涵儿、雪姐姐一样光着身子,爬上男孩的身体!

可是,真的要把时间留给涵儿和雪姐姐,这一别离,好几个月男孩可是要和

自己在一起的,也不在意现在这一会儿了!

想进去又不进去间于是自己就积累出那么多的热流和欲念!

最后时间不多时,也是自己进到屋里,从后面搂住男孩纤细的身子,撸动着

那根硬邦邦的巨根,对着跪在男孩胯间的两张成熟面容一阵颜射,「淅淅沥沥」

挂着白浊精液的面容又一次在自己的热流里加了一些炭火!

现在可是要舒发一些热流了吧,否则这一路可会让自己难受了!

「龙儿……会累吗……」梁婉卿隔着裤子撸着那一根如旗杆高高耸立的巨物,

气喘吁吁问道。

「奶奶……龙儿也想……」男孩只觉得现在在梁婉卿的怀里被那种成熟女人

的体香撩拨起股股热流。

「那我们……我们躺到床上……好吗……」梁婉卿拥着,然后轻轻的放倒纤

细的身子,轻轻的从腰侧抓住裤带,轻轻的拉下。

好大好粗好长好硬哟!

「龙儿,我们回家了,现在该奶奶来……来伺候我的……宝贝了……」梁婉

卿的头垂下去了。

「哦!奶奶!」男孩呢喃道,一样丰腴高大的身子遮住了车厢顶上的灯光,

「当当当」的火车轨道声里,一种愉悦感从下身传上来了!

回家了!回家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