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2023年最新更新】慾望都市之同桌的你14

发布时间:2023-01-21浏览:

1、北京

「嗯嗯嗯……老公………使劲………別停……快到了………」

週末的傍晚,北四环的机关宿舍里林奕正跪在女友的腿间埋头苦幹。他女友

虽然不算特別漂亮,但身材很是惹火,饱满的乳房,丰腴的大腿,浑圆的屁股,

即使走在美女如云的王府井,前凸后翘的身材也能吸引到不少男人的目光。

「啪啪啪………」

女友的腰下埝着枕头,两腿大开,高高地擡起,露出多毛肥厚的阴阜,任凭

林奕极度坚硬的阳物在极度充血的花瓣之间高速地抽动着,不时带出粘稠的白浆

「老公………你真勐………你饶了我吧……我小逼都被你肏肿了………」

今天林奕格外持久,足足肏了半个小时,还沒有射精的迹象,把女友搞得连

连求饶。看着身下披头散髮、满脸通红,大声浪叫的女友,林奕忽然感到一阵莫

名的厌恶,戴着套子的阳物在被肏得松弛了许多的阴道里也开始软了下来。

「老公………你累了吧……要不我给你裹出来」

女友很快就感到林奕的异样,哼哼唧唧地说道。

「唉--」

林奕长叹一声,在狠狠地往女友阴道深处顶了几下之后,拔出阳物,瘫倒在

床上大口喘着粗气。

女友媚笑一下,翻身起来,趴在林奕的腿间,摘下套子,张开嘴,熟练地将

半软的阳物纳入口中,一边用舌头灵巧地舔舐林奕的龟头和繫带,一边用手揉捏

着林奕的阴囊。林奕的阳物迅速重新勃起,很快就颤抖着把积蓄已久的精液全数

喷入女友的嘴里。

「老公,舒服么」

女友洗过澡,像小猫一样地躺在林奕的臂弯里,一边摩娑着林奕的脸颊,一

边柔声说道。看着女友乖巧地样子,林奕感到一股暖意,也伸出手,怜爱地抚摩

着女友湿漉漉的头髮。然而林奕沒想到,这种温馨的氛围,并沒有持续太长时间。

「老公………买房子的事情,你和你父母商量的怎么样」

女友忽然说道,林奕心里一沈,一下子郁闷起来。

上个月女友的父母特意来北京见了林奕,二老对一表人才、身为国家部委公

务员的林奕很是满意,只是提出让林家盡快在北京购置婚房,还声明必须是五环

以内的。女友父母还强调,二手房可以,小点也沒关系,但必须是全款,而且要

加上女儿的名字--他们不想让女儿和林奕一起当房奴--这的确让林奕有些为

难:他只是个无职无权的主任科员,沒什么" 外快" ,那点有限的工资,大

多花在了女友身上。他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父母只是中学教师而已,虽

然有些积蓄,在省城的老家也有两套房子,可是要在北京五环之内凑够一套哪怕

是6、70平方的二手房房款,还是很吃力。倒是林父林母十分贊成女友父母的

提议,一再表示愿意把" 棺材本" 拿出来,再把老家的大房子卖掉,给林奕在北

京购房。

不过林奕一想到父母要为了他搬出花园小区,去住老旧小区里的小房子,心

里就很不是滋味。

「欣桐,我和我父母商量了,他们认为你们家的要求合情合理。」

「老公你真好!亲一个!」

听了林奕的话,女友脸上显出喜色,满脸含笑地在林奕的脸上亲了一口。

「可是欣桐,我觉得那样不妥当。」

林奕犹豫了一下,咬咬牙说道。

「你说什么」

女友一脸疑惑。

「欣桐,我父母要是给我在北京买房子话,就得把在老家的大房子卖掉,搬

到小房子去住。我父母年纪一天天大了,那个花园小区的房子环境很好,适合他

们养老,再说我妈膝盖不好,我实在不忍心他们搬去老旧小区里住小房子,还要

天天爬七楼!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单位有新政策,可以购买宿舍使用权,我让

我父母把老家的小房子买了,用这笔钱把现在住的宿舍买下来。这样既不会让他

们多花钱,我们还能住在市中心。这里环境好,学区好,我们上班都方便,将来

有了孩子,还能上重点幼儿园、重点小学。」

林奕小心翼翼地说道。

「哼!你们家的算盘打得可真好!是不是你妈不相信我,怕买房子加我名字,

将来离婚分你财产」

女友沈默半响,才冷冷地说道。

「欣桐………你这是什么话!」

刚才还情意绵绵的女友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林奕一时气结。

「我说的不对么」

女友提高了声音,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数落起林奕来:「春节时我去你家,

你父母对我就冷淡。我知道,他们瞧不起我,瞧不起我们家!他们嫌我学歷低,

家境不好,配不上你,所以才不愿意买房子,生怕我是骗婚的!」

「欣桐………」

听了欣桐的话,林奕一时语塞,春节时家里的一幕立刻回现在眼前:

「儿子

!妈妈不是势利眼,但找对象不能只看外表,还是应当找个像颖芝那

样单纯的女孩子过日子更踏实。你看这个欣桐,工作环境那样复杂,长得又那样

惹眼,将来能跟你踏踏实实过日子么」

女友走后,林母语重心长地对林奕说道。

「妈,您怎么又来了人家颖芝兴许早就嫁给外国人了!」

一听母亲提起前女友,林奕一下子激动起来。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虽然林父也觉得只有大专学歷、在4S店做销售的欣桐配不上儿子,还是阻

止了林母的抱怨。

「我们家是开明家庭,我们只给你提建议,不干涉你的选择。再说欣桐那姑

娘除了学歷低点、工作不太稳定外,其他方面还是很不错的,人长得漂亮,性格

开朗,嘴也甜。林奕!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我们是正经家庭,你又是国家公务员,

尤其要注意形象。你要是真喜欢人家,就盡快和人家结婚,別总拖着。他们家有

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一定盡力满足!」

林父拿出给学生上课的派头,缓缓说道。

「被我说中了吧!」

看见林奕无言以对的样子,女友更加气愤,自顾自地穿好本就不多的衣服

摔门而去,留下赤身裸体的林奕在床上发呆。

女友走后半天,林奕才回过神来,无奈地笑笑,穿上衣服,拿出本书看。

林奕已经和欣桐相处了2年。在朋友聚会上认识欣桐的时候,他还沒从失恋

的阴影中走出来,而开朗活泼的欣桐则犹如一缕春风,给他黯淡的生活带来了难

得的亮色。那时的林奕,早已不是轻狂的少年,在机关的阅歷,已经使他学会夹

着尾巴做人,更加有了自知之明。然而他沒料到,漂亮性感、充满青春活力的欣

桐,会对他这样一个小公务员一见锺情,展开了大胆的追求。很快,在一次" 酒

后乱性" 之后,欣桐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林奕的女友。

和前女友颖芝相比,欣桐完全是另外一种类型。颖芝温柔沈静,从不疾言厉

色,欣桐却快人快语,动辄对他大吼大叫。颖芝心思单纯,与世无争,欣桐却颇

为世故,争强好胜。颖芝淡雅素净,喜欢去图书馆看书,去剧场看话剧,欣桐却

时尚靓丽,喜欢去王府井逛街,去三里屯泡吧。甚至在床上,两人都有巨大的反

差:颖芝羞涩保守,欣桐却热情似火,技巧娴熟。

虽然一开始林奕也不能确定自己对欣桐究竟是出于爱情,还是贪恋她的身体,

但日久生情,林奕还是在欣桐带给他的热烈的情感中不能自拔。尽管不少朋友都

认为他和欣桐" 不合适" ,一向赏识他的主任也委婉地劝过他,但林奕还是决定

娶欣桐。不料,自从两人开始谈婚论嫁,他和欣桐的分歧和矛盾就日益凸显出来,

特別是春节带欣桐回家之后,在林家自觉受到冷遇的欣桐变得越来越敏感易怒,

一点小事也能和他大吵一通,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想到这

里,林奕的情绪又低落下去……

深夜,林奕却沒有一点睡意,刚才为了给欣桐道歉,他费了不少口舌,总算

暂时把欣桐哄高兴。撂下电话,林奕觉得精疲力竭,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打

开一饮而盡,然后习惯性地从书架最上层抽出一个发黄的厚厚的影集,坐在床边,

默默地翻看着。影集第一页是他高中的毕业照,看着前排穿着校服,眉目清秀的

颖芝,林奕百感交集,不由陷入回忆之中。

2、省城

林奕第一次见到颖芝那年,刚刚十五岁,他永远也不能忘记,在高中开学的

第一天,颖芝穿着一条天蓝色的连衣裙,推着自行车,和他擦肩而过时的情景。

和许多兴高采烈来报到的同学不一样,颖芝低着头,秀眉微蹙,一副心事重

重的样子。那时的颖芝,虽然身形单薄,素面朝天,仍然难掩丽色,小巧的嘴唇,

高挺的鼻子,细长的丹凤眼,白皙的皮肤,让情窦初开的林奕怦然心动。

「这女孩要是我们班的该多好!」

林奕看着女孩的背景暗自想道。沒想到刚进教室,林奕一眼就看到刚才和他

擦肩而过的姑娘果然和他是同班同学,更令他惊喜的是,排座位时班主任居然安

排那女孩子和他同桌。

林奕学的是文科,班上只有10个男生,却有40个女生。在这些女生之中,

颖芝并不太显眼,虽然她清纯可人,成绩也不错,但性格内向,从不积极参加集

体活动,朋友也不多,每天总是默默的上学,安安静静地听课,独自一人回家。

和颖芝不同,林奕在学校堪称" 风云人物" ,他成绩优异,又会说话,深受

刚刚结婚的" 美女班主任" 喜欢,以致不少同学开玩笑说班主任是他" 干妈".林

奕多才多艺,写一手好文章,是校文学社的骨幹,他编辑的校报,图文并茂,风

行全校。林奕长得也很阳光,虽然个子不算很高,但篮球打得很好,是个出色的

得分后卫,高一时在校篮球联赛中一战成名,沒少吸引女生的目光,不仅班上不

少女生暗恋他,甚至还有邻班的女生托人给他传纸条。

虽然被众多女生暗送秋波,让林奕少年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地满足,但林奕

从小就是个专一的好孩子。他对每个有好感的女生都客客气气,却只喜欢颖芝一

个。他利用班主任对他的偏爱,每次调换座位时,都借口" 眼神不好" 拒不换座,

最终和颖芝成为班上唯一一对坐了三年的同桌。对颖芝,林奕也表现出了少年人

罕见的耐心和迁就,颖芝不喜欢自习时被人打扰,一向活跃的林奕就安安静静地

看书。学校食堂人满为患,每次午饭时打饭如同打仗,林奕就经常替颖芝把饭打

回来。颖芝数学不太好,林奕就不厌其烦地给她讲解。颖芝每个月" 那几天" 时

候总是肚子疼,林奕就给她打热水……日久见人心,时间一长,颖芝渐渐在他面

前不那么羞涩,有时还主动和他说话,结果两个人都惊喜的发现,他们兴趣爱好

居然有很多交集。他们那时都喜欢听孙燕姿的歌,午休时林奕常和颖芝共用一个

随身听一起听歌;他们都喜欢文学,林奕省下零花钱买《小说月报》、《收穫》、

《当代》一类的文学杂志,和颖芝共享。他们都喜欢古典诗词,上课无聊时经常

在练习册上你一句我一句地玩诗词接龙游戏……不过林奕一直觉得颖芝总像是和

他隔了一层,有时欲言又止。

转眼到了高二上学期,秋天里,林奕他们学校一个高三女生在下晚自习回家

时,在家附近的小胡同里被两个农民工轮姦后杀害,被害女生的父母来学校又哭

又鬧,弄得满成风雨,校长都被免职。新校长上任后,号召女生家长下晚自习要

来学校接。可是林奕发现,颖芝却仍然一个人回家。一天晚上,林奕实在忍不住,

在自行车库里拦住颖芝:「周颖芝,你爸爸不知道学校最近出事了么怎么从来

不接你」

「我不想麻烦他!」

颖芝低着头,小声说道。

「自己的爸爸,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颖芝的话太过" 诡异" ,林奕一头雾水。

「……我沒有爸爸………」

颖芝脸涨得通红,半响才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林奕也愣住了,这时他

才想起,前几天他妈妈还说从来沒见过你同桌爸爸参加过家长会。

「那我送你吧,反正我顺路!」

林奕犹豫了一下,突然说道。颖芝微微一笑,一句话沒说,只是默默地跨上

自行车,骑出学校。林奕知道颖芝已经默许,心中大喜,赶紧跨上自行车,骑在

颖芝的后面,刻意和她保持一小段距离,直到过了学校对面的马路,才加速追上

去。两人一时都沒说话,只是默默地并肩骑到颖芝家所在的小区。小区十分陈旧,

是90年代初建的宿舍楼,一排排灰色的楼房紧凑地伫立其中,颖芝径直骑到楼

下,锁了车,转过身,低着头和林奕相向而立。

「林奕,你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颖芝犹豫了好半天,忽然擡起头,认真地看着林奕。

「你是我同桌……我又是班幹部……有义务保护女同学!」

沒少被人暗送秋波的林奕,对女生这种含情脉脉的眼神并无陌生,可不知为

什么,在別的女生面前一向淡定的他,却被颖芝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低下头,

期期艾艾地解释道。颖芝善解人意地笑笑,忽然眼神又黯淡下去,拢了拢头髮,

低声道:「我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你不许和別人讲……。我爸爸在我2岁的时

候就因为意外去世了,我是我妈妈带大的。现在我妈妈也再婚了,我和她还有叔

叔住在一起。虽然叔叔待我很好,但我总觉得生分,所以沒让他接我。」

颖芝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终于抽泣起来。

「周颖芝,我今后每天都送你!」

看着颖芝悲慼的样子,林奕异常心疼,他从书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颖芝,用

坚定的口吻说道。

「谢谢你,我得上楼了,要不然我妈该担心了,你………你回家慢点骑…

……」

颖芝脸上一红,柔声说道,转身上了楼。

就这样,虽然沒什么甜言蜜语,更沒有海誓山盟,但从那晚之后,两个少年

男女却已经芳心暗许。从那天起,林奕几乎每晚都送颖芝回家,在学校里,两人

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每天从早7点到晚9点,两人几乎形影不离,连午餐和晚

餐,都是同吃一盒饭。颖芝也不像以前那样羞涩,经常去篮球场看林奕打球。不

过,林奕和颖芝,都是单纯、上进的好学生,在一起时更多谈得是学习和对未来

的憧憬,除了拉拉手之外,也沒有什么更亲密的接触,以至于多年以后林奕每每

看到高中生怀孕一类的新闻,都感叹如今90后之开放。林奕的" 美女班主任"

早就发现了两人的关系,但开明的她看到两个人都沒有影响学习,又沒有出格的

行为,也就沒有干涉。连林奕的父母,对他们的关系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林奕

的母亲去开家长会时,见过几次颖芝,对这个文静清秀乖巧的女孩子,印象非常

好,经常在家里和林奕的父亲夸这个姑娘。林奕还记得,他刚开始送颖芝回家沒

多久,一天晚上,他一进屋,就看见父母在客厅里正襟危坐。

「儿子,你最近怎么回来比以前晚了」

林母笑着问。

「我…。我………」

林奕一向不会撒谎,吭吭哧哧了半天,一咬牙,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我们学校号召女生放学要有人接,我送周颖芝回家来着。」

「她爸爸为什么不来接呢」

林母疑惑道。

「周颖芝她爸爸早就去世了,她妈妈又再婚了,她不愿意麻烦她叔叔」

林奕据实以告。

「是这样呀!」

林母做恍然大悟状。

「再说,我是班幹部,有责任保护女同学!」

林奕心虚地解释道。

「好小子,不愧是我儿子,这么年轻就有责任心!」

一直沒说话的林父突然开口,一向对林奕要求严格的他,罕见地表扬起儿子

来。

「儿子呀,那你也要注意安全,慢点骑!」

林母说完,与林父相视一笑。

就这样,林奕和颖芝,在父母老师的默许下,整整坐了3年同桌,而且" 同

桌" 也成为他们之间一切亲密行为的最佳借口:无论是上课在练习册上" 笔谈" ,

还是同吃一盒饭,抑或颖芝在篮球场边的默默关注,都打着" 关心同桌" 的旗号,

虽然两人谁也沒" 表白" 过,却早已心有灵犀,都在等高考之后,捅破那层窗户

纸………

3、省城

初夏的夜晚颇有有几分凉意,颖芝只披着睡衣,默默注视着窗外。

万科花园位于省城中心,透过落地窗向外看去,景观大道的灯火依然璀璨。

虽然已经从英国回到省城将近一年,可是颖芝却总也找不到回到家乡的感觉。

8年前,她从省大考取伦敦大学传媒专业全额奖学金,决绝地离林奕而去时,

是那样的踌躇满志,一心要取得同声传译资格,将来去联合国当翻译。然而,研

究生毕业时,正赶上英国经济危机,为了生计,她只好打消了不切实际的念头,

进入了一家总部位于省城的大型国企在英国的办事处,1年前,又调回省城。沒

想到一回省城,年近30还沒结婚的她,就被打上了大龄剩女的标籤,不仅母亲

成天唉声叹气,而且同事、同学甚至母亲的老邻居都痛心疾首,到处给她张罗对

象。

无力也无心反抗的颖芝,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一个又一个男人,直到半年前遇

到了苏东。

苏东和颖芝一样,都是留英学生,还是伦敦大学的校友。高中时入选过国家

奥数代表队、身为数学博士的他,曾经立志成为陈省身那样的一代宗师。不过和

颖芝一样,苏东在现实面前很快转行,在一家IT公司搞了几年研发后,和几个

朋友回国创业,在省城软件城开了一家IT公司。可能是两人有共同的求学经歷

的缘故,见面时居然很有话聊,而且苏东谈吐文雅、气度不凡、长得也文质彬彬,

很符合颖芝对男人的要求。于是,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交往起来。苏东平时很忙,

经常半个月都见不上一次面,算起来,今晚之前,两人只见过9次。

今晚,是两人第十次见面,也是两人相识半年纪念日。苏东显然精心准备了

一番,送了颖芝99朵玫瑰,请颖芝去省城最好的一家西餐厅吃了顿烛光晚餐,

之后就礼貌却坚定地邀请颖芝去家里坐坐。颖芝当然明白苏东" 邀请" 背后的意

思,她略一沈吟,还是答应了。毕竟,他们已经交往半年却从无身体接触,在节

奏如此快速的现代社会,又都是大龄男女,的确有些太慢了,如果今晚不答应苏

东" 邀请" ,未免显得太沒有" 诚意" 了。于是颖芝乖巧地跟着苏东去了他家里,

喝了几杯红酒之后,又半推半就地和苏东上了床。想到这样,颖芝忽然感到一阵

酥麻的感觉从下体若隐若现地传来--她已经很久沒有性生活了--苏东虽然也

沒结过婚,但经验显然要比颖芝丰富得多,他熟练地把颖芝脱光,只用一只

手就解开了颖芝胸罩的扣子;他温柔地在颖芝脸颊、脖子、肩膀、乳房、大腿上

到处亲吻;他用手指轻轻地拨开颖芝紧闭的肉缝,在阴唇之间浅浅捣弄,直

到颖芝的下体变得泥泞不堪;他挺着早已勃起的阳物,准确找到肉缝之间的入口,

慢慢挤入颖芝久旷的秘穴深处;他三浅一深,不紧不慢的在颖芝紧窄滑腻的秘穴

之中肏弄着,持久而有力,直到把颖芝送到久违的高潮才把精液全数射入颖芝的

阴道深处。

可能是太久沒有男人的缘故,虽然已经洗过澡,可是颖芝还是觉得下体有些

发涨。她来到卫生间,脱下浴服,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赤裸的胴体,大小适中

依然坚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圆润的屁股,微隆的

阴阜,镜子里的保养得体的女人,早已脱去了少女的青涩。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

话,还是能看到这个她眼角已经有淡淡的眼袋和浅浅的纹理,脸和脖子上的肌肉

也不像少女那样紧绷。看到这里,颖芝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忽然想起刚回国时

高中同学许静听说她和林奕分手之后,再沒有交过男友时的感叹:「颖芝,我真

替你惋惜。你在最美好的年龄,却沒有得到男人的滋润!」

颖芝正在卫生间里发呆,却听见客厅里传来脚步声。

「颖芝,你在卫生间」

苏东在门外轻声说道。

颖芝这才想起自己现在还是一丝不挂,赶紧穿上浴袍,打开卫生间房门,只

见苏东竟然赤身裸体的站在门外,腿间半勃起的阳物上还带着一点灰白的精渍。

虽然刚刚和这个男人肌肤相亲,颖芝的脸还是一下子红了:「你怎么不穿衣

服就出来了」

颖芝满脸通红。

「我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看着颖芝娇羞的样子,苏东心都要醉了,笑着说道,伸手就把颖芝揽到怀里。

「別这样,你要是去洗手间的话就快去,要是想和我聊天就先把衣服穿好!」

一股男人的味道立刻传过来,想起自己刚才还在这个男人身下失态的大声呻

吟,颖芝觉得羞愧难当。

「这两样我都不想,我就是想你了!」

苏东暧昧地说道,然后一把抱起颖芝,走回卧室,轻轻把颖芝放到床上,然

后压在颖芝的身上,一只手从颖芝的浴袍领口上伸进去,揉捏起颖芝瓷实的乳肉。

「你年纪也不小了,难道不累么」

颖芝嗔道,却并沒有阻止男人的动作,只是闭着眼睛,任凭苏东在她身上轻

薄………

「我真不行了……你饶了我吧………啊--」

床上,颖芝浑身是汗地雌伏在床上,任由苏东粗长的阳物在她高翘的圆臀之

间狠狠地肏弄,下下直抵花心,身下的床单都已经被淫水打湿一片。由于之前做

过一次,这次苏东格外持久,变换着姿势搞了很久,把颖芝一次次推上极致的高

潮。

「嗷--」

看着一向文静、气质高雅的颖芝,撅着屁股大声求饶,苏东也异常亢奋,终

于死死压住颖芝的圆臀,闷哼一声,屁股剧烈地耸动了一阵,射出今晚第二波精

液。

连番高潮之后,颖芝浑身沒有一点力气,赤裸着躺在苏东的身边。

「颖芝,嫁给我吧」

苏东搂着颖芝的肩膀,忽然说道。

颖芝沈默。

「颖芝,我对你是认真的,而且我们都不年轻了,应当盡快结婚的!」

「我听你的!」

颖芝丝毫沒有被求婚时的喜悦,只是淡淡地说道。

虽然躺在苏东的怀里,可是此时的颖芝,心思却在別处。她忽然觉得作为女

人,自己确实够悲哀的,已经30岁了,但她和男人做爱的次数,居然少得可怜。

和林奕恋爱时,她在省城,林奕在北京,聚少离多,偶然做爱也都是提心吊

胆、偷偷摸摸。而和林奕分手之后,虽然一直不乏追求者,颖芝却一概拒人千里,

宁可靠手淫宣洩慾望,直到遇见了苏东。

颖芝虽然性经歷不多,但是性启蒙并不晚,只不过她对性的最初瞭解,给她

带来的更多是少女时代灰色的记忆。颖芝永远也不能忘记高中开学前一晚的一幕

……

4、省城:

从颖芝记事起,她的生活中就沒有爸爸,身为刑警的父亲在她2岁时,因为

缉捕毒贩壮烈牺牲。直到颖芝15岁那年,中考刚结束,妈妈就把一个高大、憨

厚的男人领到颖芝的面前。

「这是你肖叔叔。」

妈妈低着头小声说道,表情忸怩。

「肖叔叔好!」

颖芝应声答道。

「小芝,我要和你肖叔叔结婚了,希望你能支持我。」

妈妈说完,忐忑地看着颖芝。

看着妈妈有些憔悴的脸上泛起久违的红晕,原本震惊的颖芝一下子心软了,

想起这些年妈妈一个人拉扯她的艰辛,默默地点了点头。看到过了女儿这一关,

母亲和肖叔叔都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那天晚上,一向沈默寡言的妈妈和颖芝聊了很多,从和颖芝爸爸的恋爱,谈

到这些年守寡拉扯颖芝的艰辛;从这个老肖对她的关心,谈到老肖儿女对他再婚

的态度……颖芝这才知道,老肖是颖芝母亲的同事,比颖芝母亲大8岁,平时和

颖芝母亲也算熟识,两年前妻子因为车祸去世,一对儿女都在外地工作,在单位

热心同事的撮合下,老萧已经和颖芝母亲交往了一段时间,要不是颖芝母亲怕影

响颖芝中考,两人早就要领结婚证了。

「小芝,妈妈这些年太难了,妈妈也是女人,也需要男人的关心、疼爱。你

肖叔叔知根知底,人很老实,对我也好,将来对你肯定也会很好的,希望你能原

谅妈妈。」

颖芝妈妈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颖芝中考发榜之后,妈妈就和老肖领了结婚证。那个暑假,颖芝一直住在姥

姥家,直到开学前,才回家--确切地说,是搬到肖叔叔的家里。

肖叔叔家是老式居民楼,只有两室一厅,颇为侷促。肖叔叔把小屋重新粉刷,

更换了全新的傢俱,作为颖芝的闺房。看着这个有些狭小但装饰一新的小房间,

颖芝心情复杂。她当然知道肖叔叔是在刻意讨好她,但她还是觉得这里不是自己

的家,觉得浑身不自在。

高中开学前的一个晚上,颖芝早早就睡下,可是不知怎的,半夜里又醒了。

黑暗中,她忽然听到隔壁大屋里面,有轻轻的说话声。

「小芝在呢!你別这样!」

老式房间隔音效果很差,颖芝能清楚地听到妈妈的声音。

「你女儿以后得天天住在这里,你总不能让我一直当和尚吧!」

肖叔叔声音急促中带着几分戏谑,完全不像平时那样老实木讷。

「真不行,小芝都大了,万一让她听见,在姑娘面前我还怎么做人!」

妈妈声音仍然急促。

「我们是合法夫妻,又不是偷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肖叔叔锲而不捨。

接着就是一阵细碎的声音,似乎是被子和衣物摩擦的声音。

颖芝屏住唿吸,静静地听着隔壁的动静,已经是大姑娘的她,一下子明白过

来妈妈在和肖叔叔做什么,心跳得砰砰直响、

「还说不要,下面都湿了………」

肖叔叔的声音忽然又传过来,颖芝的心也随之跳得更快了。颖芝忽然想起,

这一阵,她有时会在睡梦中梦到和帅得一塌煳涂男生搂搂抱抱亲亲摸摸,等醒来

时就会发现下体变得湿漉漉的。

「讨厌………你轻点…。別乱亲……」

此时妈妈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拒绝,更像是在打情骂俏。

「呀--」

忽然,颖芝又听见妈妈闷哼一声,紧接着,一阵阵" 啪啪啪" 的肉体摩擦声

音,混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女人极力压抑着的哼哼声,若隐若现的从隔壁传来。

颖芝只觉得脸上热得发烫,下体也开始发涨。好在这种声音沒持续太久,很

快,颖芝就听见肖叔叔也闷哼一声,然后隔壁的动静戛然而止。

「太舒服了………你小逼又热又紧,太过瘾了……」

颖芝刚刚长舒一口气,隔壁又传来肖叔叔的声音。

「讨厌!」

妈妈的声音娇嗔异常。

「你舒服么」

肖叔叔追问。

「好久沒这样舒服了………沒看出来你还挺能幹的………你沒动几下我就来

了一次………后来你射的时候,又来了一次……」

妈妈低声说道。颖芝不知道妈妈" 来" 什么了,但她只觉得自己的下体涨得

越来越难受。

隔壁的声音渐渐消失,很快就传来了男人的鼾声。颖芝却一点也睡不着。由

于是夏天,颖芝下身只穿着一条平角内裤,此时早已湿透,下体酥麻的感觉,把

颖芝几乎折磨得发疯。终于,颖芝再也忍不住,把手伸进内裤里,两只手指穿过

稀疏的阴毛,拨开滑腻的阴唇,在肉缝中间来回摩擦着。很快,下体酥麻的感觉

越来越强烈,终于,颖芝长出了一口气,大腿紧紧夹紧

,一种从末感受过的愉悦

从阴道深处传播全身……

过了好半天,愉悦的感觉才逐渐退去,颖芝忽然觉到一阵尿意,赶紧穿上睡

衣,轻手轻脚地摸黑来到卫生间,沒想到,完事后刚一出卫生间,就迎面碰到妈

妈。只见妈妈上身只穿一件背心,下身更是只有一条三角裤头,藉着窗外的月光,

连内裤边缘浓黑的阴毛都隐约可见。

「小芝………你怎么还沒睡」

妈妈显然吓了一大跳,满脸通红,呆立在客厅中间。

「刚才做了个梦,把我吓醒了,突然想上厕所。」

看见妈妈窘迫的样子,颖芝撒了个谎。

「那你早点睡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妈妈说完,逃也似地进到卫生间……

第二天颖芝吃早饭时,还特意观察了妈妈和肖叔叔的神情。妈妈满脸红晕,

总是不自觉地躲避颖芝的目光,肖叔叔也发觉了妈妈的不自然,一时间神情也变

得尴尬起来。" 也许这就叫做贼心虚吧!" 颖芝一边吃早饭,一边暗暗想道。

从那晚之后,颖芝每週末都主动要求去姥姥家住,以给妈妈和肖叔叔留下私

人空间。颖芝妈妈和肖叔叔似乎也对颖芝的" 善解人意" 有所觉察,于是,从那

之后,颖芝再也沒有听过隔壁房间里传来过令她既兴奋又难堪的声音。也正是从

那晚起,颖芝终于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是性慾,经常偷偷的手淫,宣洩着青春期的

躁动……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