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乱伦文学
乱伦文学

【2023年最新更新】美味女友第一次交换

发布时间:2023-01-24浏览:

美味女友第一次交换

自从在云南旅游与张昆他们两认识了后,我们经常在一起聚会,当然时还有夜和月他们参加。

又是假日,大家都休息,所以我们就聚到了一起,晚饭我们买了点菜自己做着吃,当然是在我和小雪的住处,还买了点酒,有白的还有红的,男的自然喝白酒,女的就喝红酒。

难得聚会大家都比较盡兴,除了我酒量好点,其馀的都喝了不少,特別是张昆、方静仪仪还有小雪,静仪和小雪特別多,本来两个人都不喝酒的,硬是被我们罐下半瓶红酒还有差不多一两的白酒(一个人)。

饭后就打打牌打发时间,起初还好,越打到后来,大家酒意浓了好多,也不知是谁提出玩点刺激的。

后来夜出了个主意,玩双扣,男女朋友做对面,输的要当众表演亲热。借着酒精的作用,连最害羞的静仪也沒反对。

打了几局各有输赢,除了静仪刚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比较拘谨之外,其他人都沒有太多的羞涩。

之后几个人还觉得不够刺激,提出男女朋友之间浑坐,打输的一方必须当众表演亲热,浑坐的意思就是不是男女朋友的一男一女对坐。三个女生马上提出抗议,月倒还好,只是嘴上说说,沒看出什么不愿意,反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唯一有点不愿意的只有小雪和静仪。

最后经过大家再三保证和提议下,她们两人才脸红红的低下头,不在说什么。

游戏规则一:在亲热过程中决不可不过界,二:众人不可观看,其馀四人必须打牌,亲热的时间就以一局牌为准,输的再接下去。

在所有人中间静仪脸皮最薄,最害羞。

所以第一局静仪不好意思上场,由我、小雪、昆和月打,抓牌结果我和月对坐。

本来这局昆想输的,可静仪坐在他身边紧盯着他,再加上小雪也不想输,所以和我们这边形成了明显的对比,结果如愿以尝的,我们输了。

月虽然以前和我有过好几次的关系,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特別是面还有即将和自己结婚的男友,她有点怯场,竟然起身跑进了面的卧房,其他人起哄起来,七手八脚的将她拉了出来,推到我怀。

“好了好了,你们再看我们怎么继续啊”这么多人眼巴巴看着,连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带着坏笑,他们才装模作样的去打牌,注意力却全放在这。

我装作沒看见,搂着双腮绯红的月,坐在离他们较远的沙发上,见她脸红红不敢擡头,对着她的粉颈就吹了口热气。

“啊````````你````````”月发现我在作怪,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又偷偷向夜那边看去,发现他们沒有注意这边,才松了口气。

“你个坏蛋,说,是不是故意输掉想看我出丑的”月小声的在我耳边对我说道。

“是又怎么样!我可想死你了,你不想我吗”在月耳边小声说话的同时我不断吹着热气,挑逗她。

“坏死了你!不怕夜```````呜```````”

我再以忍不住了,不等她把剩下的话说完,我就吻上了她的小嘴,舌尖直接顶开贝齿,缠住滑腻的香舌。

突然遇袭的美女,轮起粉拳在我胸口锤打,表示她的不满。不过很快她就被快感所淹沒,热烈的回应我。

第二局马上打好了,我们不捨的从热吻中分开。

这局是小雪和夜输了。

小雪脸皮可薄多了,虽然由了我和月的先例,气氛轻松了很多,但她还是羞的低头不语。而夜侧是喜形于色,满是期待。这小子垂涎小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为了今天晚上的重头戏,我忍了!

夜好几次想去拉小雪,都被她躲掉了,眼看要鬧僵,沒办法我只好站出来。

“沒关系的雪儿

,他就亲一下而已,大家都是鬧着玩的么,不会胡来的,雪儿乖!让他亲一下就亲一下好了,你就把他当成我,好吗”在小雪耳边又哄又骗的好一会她才软下来,当夜再次来拉的时候沒有推拒,扭捏的跟走了。

接下来就顺利多了,第三局我和静仪输了,这次静仪大方,沒有任何的扭捏。

再后面是昆和月,起初的几局大家都规规矩矩的,除了拥抱就是热吻,打牌也是拖拖拉拉,一边打一边偷偷的看激情表演。

由于场面变的越来越火辣,现在打牌的速度慢了好多,就连几个女生也装作若无其事的用馀光偷视着。

这局又轮到夜和小雪了,夜首先坐在那张固定的沙发战场上,让小雪侧坐在他大腿上,将她搂入怀,这样小雪基本上就背对着我们了,沒多久夜开始不规矩起来,右手攀上了小雪的乳房,阁着衣服抚摩着。

红酒的后劲是相当厉害的,小雪的醉意浓了好多,对于夜的过界她沒有推拒,因为随着场面越来越火辣,这个小动作基本上已经被几个女生默许了。

夜显然还不满足,他左手从后面将小雪搂在怀中,一边抚摩小雪平坦的小腹,一边将她的衣服撩起,右手顺势钻了进,然后将胸衣挤到一边,将整个高耸的玉乳握在手中。

娇嫩的乳房赤裸裸被的磙烫粗糟的大手一握,使小雪的身体不由的一颤,但很快就平静仪下来。

我正斜眼偷看着,见小雪忽然身体一震,后来有沒了声息,可惜被小雪的身体遮着看不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酒意越来越浓了,使小雪对夜的行为产生不了任何抗拒念头,反而有一点点幸喜,下意识反倒希望发生点什么。

见怀中的美女沒有什么举动,夜大胆了很多,右手懈意的揉捏起柔软的玉峰,玉乳在魔掌中不断变型,鼓胀。

夜已经有点憋不住了,下身早就立起了高高的帐篷,可惜只能阁着几层布料顶顶小雪的臀沟,只有勐吸含在口中香舌,来表示他的不满和需要。

夜的左手也顺着敞开的衣服下摆钻进衣内,握着另一只乳房抚摩,衣服被高高撑起,右手又滑了下来,一边抚摩光滑的小腹,一边挑起短裙的腰带,从空隙中钻了进去。

我的注意力逐渐被他们吸引,都无心打牌了,连打错了好几把,其馀三人当然知道原因,所以也沒有点破,反而也渐渐的被那边吸引。

这次我看的很仔细,小雪的衣服越来越上移,连粉背都露出来半个,夜这小子肯定在玩小雪乳房了。小雪的身体忽然又一颤,不过这次沒有恢復平静仪,反而开始不安的扭动起来,怎么会有这种表情,难道``````````

“四个A!我沒牌了!赢咯```````”

他们搞的越来越出格,月看着实在太那个了,连忙打完了手的牌,出声提醒。应该说月是怕我发飚,到时候大家尴尬。

其实我手有还有五个7的,从牌局来说还是可以一搏的,但我沒出,当然我和静仪又输了。

我很大方的,直接搂着静仪就走向战场。

“嗨!该我们了!是不是让让。”走过去我拍了拍夜的肩,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语惊醒了如梦中的鸳鸯,他们马上慌乱的分开,夜见我扳着脸,有点慌,连粘满水迹的手指也不及处理就匆匆跑回牌桌去了。

小雪高耸的乳房起伏不定,双颊绯红,衣服有点乱,低着头站在那不敢看我。

我沒有说什么,在她丰臀上拍了拍,算是安慰把。

用和夜一模一样的肢势将静仪搂在怀,她可能预感到了即将发生的可能,小脸羞红,但我还是从她的眼中看出一点点的期待。

沒有用太多的调情手段,我直接将右手伸进她怀,肆意的揉捏起来。等静仪稍微有点适应,我就将她的T漩杉从前面撩了起来,顺便快速的剥掉了她的胸围,扔在一边。

很自然的在丢她的胸围的时候,我的眼睛跟着瞟了一眼,看见角落正躺着一条白色的小内裤,靠!这不是小雪的内裤吗!!

想到刚才小雪的不自然表现,我马上明白了。我不由联想到夜这个老色狼在她身上懈意玩弄的情景。受到刺激,我的火气马上冒了出来。

静仪很快接受到了我的怒火,原本就火烫坚硬的下身,明显又变粗了一圈,正不满的顶在她两腿间。

尖挺的玉乳在我眼前充血鼓胀,我马上一手握住其中一个,低头将另外一个含入口中。

“噢```````”

经管已经有了准备,但最敏感的地方被袭,还是让静仪忍不住呻吟出声来。想到身后可能还有几位‘观众’正收看这一切,静仪马上咬住嘴唇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来,同时不由自主的搂着我的脑袋,用力的往怀挤。

右手松开柔软的乳房,抚摩着光滑的肌肤往下移,不,经过我的不断揉捏、抚摩,静仪的玉乳已经不再是软绵绵,变的柔中带硬,摸起来更爽了。

我的右手很快钻进静仪的亵裤,柔柔的软毛上沾满了水迹,花瓣中还不断流出更多的液体。中指找准目标探了过去,小穴摸上去湿湿的、滑滑的,微微分开紧闭的花瓣将手指陷了进去。

静仪的身体变的有点僵硬,马上按住了我的右手,让我动弹不得。

“你```````你``````不要```````噢````````不要弄```````呜``````”

虽然我的手掌被她按住了能动,但手指仍然灵活,在泥泞的花茎中一阵搅动,静仪就变的浑身发软,抓着我的手失去了仅存的一点点力量,松开了。趁着这个机会,我手掌一用力,整个中指都钻了进去。伴随一声闷沈的呻吟,静仪再也沒有了力气,整个人瘫在了我的怀。

手指上传来温暖湿热的触觉,不再次动起情来,手指探索着慢慢抽动。

虽然我和静仪已经有过做爱经歷,但那是在静仪昏睡的状态下进行的,和现在相比可以说完全保持清醒状态是两码事,感觉自然是不同的。虽然现在只是一逞手足之 欲,带给我的刺激完全比上次来得强烈,我现在最大的希望莫过于真刀真枪的何谓静仪幹上一场,可惜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只能用我的双手,不断的索取,尽量从 怀中的美女上得到满足。

中指不断的进进出出,带出更多的液体,静仪的裤裆了早已泛漤,大腿根部、臀沟沾满滑腻的淫液,我每次抽动,静仪总是会不安的扭动,而且指尖一碰到深处的软肉,她的身体都是一阵颤抖。

我尝试着把食指也一起塞了进去,起初还比较困难,肉壁挤压的手指几乎沒办法运动,但在我不断的努力下,手指上沾满了足够的润滑液,才逐渐可以自由的活动。

我和静仪在欲海中不断挣扎着,那边的牌局又结束了。这次月和昆他们输了。我们这边正战况激烈。

“那个```````他们好象暂时不会结束哦”夜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义了,一边说着话一边观察其馀几人的眼色。

“要不````````你们先开始把```````等一下我叫他们。”见几人沒什么反映,夜提议到。

``````````````

月低着头沒有表示。

昆和夜相互使了使眼色,说道:“```````好把``````”

就拉着半推半就的月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去亲热了,看了上面两场‘表演’,月早就泛漤了,沒有多久就和昆进入状态。此刻昆也是一只手手握着玉乳,另一只手也不知在哪摸索着,使得月的细腰不住的扭动。

“我们也继续把”夜达到了他的目的,此刻他终于不用在忍耐了。

“我`````呜```”沒等小雪有什么反映,夜就一把将她搂入怀中,一下吻着她的小嘴,吸出面的香舌,盡情的品尝。

两个突起顶在胸前,软软的、弹性十足。从下穿过小雪的衣服,顺利的剥掉了小雪的胸衣,左手再次握住了她的玉乳

,右手也从后面钻进小雪的裙摆面,顺着臀沟向下移。

臀沟湿嗒嗒的全是滑腻的液体,手指很快顺着水源找到了蜜洞,花瓣上粘满了淫液,异常滑腻。指尖稍微一摊就陷进去一截,马上被滑腻温柔的花径包裹住了。

夜只是将手指塞进半截,然后就这样挖啊,划啊,扭啊的,并不继续深入。害的小雪的身体深处阵阵发痒,身体不满的扭动。

“````````呜```````不```````不要弄了```````噢``````饶了我把```````姐``````姐夫```````求你```````噢```````”

“怎么拉舒服吗”夜故意不明言,挑逗她,同时手指唿的一探,整根塞了进去,右马上退了出来,继续又像刚才那样又划又挖的捉弄她。

“噢!``````不要``````啊```````”整根手指一进入,小雪舒服的叫出声来,可手指马上退了出来,小雪下意识的跟着向下套弄,希望将它继续‘擒’住,甚至叫出声来,又羞的马上捂住了小嘴。

“你!```````你!```````你!```````你欺负我!”小雪气愤的抡起粉拳就锤打他,可惜力倒不够,根本就是向夜撒娇么!这反而引起了夜的欲火。

“不舒服吗你想怎么样哦”夜明仍然装傻,想让小雪自己说出来。

“`````````”虽然自己很需要,但小雪怎么也开不了口。

夜见火候差不多了,也就沒有继续逗她。缓缓的将手指往深处压。“是不是这样啊”

虽然小雪沒有回答,但看她脑袋后仰,身体绷直极力忍受的模样,就可以知道她现在有多享受。

现在夜并不急,手指缓抽慢插的慰拂小雪的空虚。

“想不想更舒服一点哦”

可惜小雪并沒有得到多少快感,反而被他挑起了欲火。“什```````什么```````怎么弄啊```````”小雪有点迷迷煳煳的,但仍然有不满足。

“有比真傢伙更好的选择吗”夜将鼓胀的下体顶了顶小雪的小腹。

“不```````不好!会```````会被他们看见的。”

“他们怎么投入怎么会注意到我们啊,再说我们可以小声一点啊,別被他们发现就行了。”夜见小雪沒有直接拒绝,知道还有希望,所以继续诱导她。

小雪有点犹豫,环顾一下四周,见我和静仪、月还有昆他们都各自搂着对方亲热,沒有注意这边,就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默许了。

夜见小雪同意了,兴奋不已。他垂涎小雪的身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能不兴奋么!!

迅速拉开裤裆的拉练,将早已怒火沖天的小弟弟释放了出来,坚挺的阳具唿的一下弹出来,很自然的就顶在了小雪的臀沟上,裙子上薄薄的一层布早就被打湿了,阁着丝制的布料几乎沒有什么感觉,夜的火热小雪马上感受到了,不由的一阵心慌。

撩起短裙,夜的小弟弟终于和阴唇接触了。稍微将小雪的双腿分开,手指再次插入花径中,确认位置后就引导着阳具找到目标,阳具在微开的阴唇缝隙上来回划动,试图沾上足够的润滑剂。

阳具顶在花径的入口,夜勐的一用力。

“噢```````”

可能是太紧张的原因,夜居然沒有插进去,反而把阳具弄的一阵发痛。

夜臀部微退,再次找到目标,这次夜沒有太急,抵住花径入口后腰部慢慢用力,将龟头逐渐的顶进去。

花径被慢慢撑开,随着蘑菇云的渐渐深入,经过的地方都冒出一阵一阵酥麻,小雪激动的紧紧住夜的脖子。

可能是这种肢势太难进入了,只进去一截龟头就进不去了,夜沒办法,操起小雪的腿想将它再分开点,这样就好进入了。

“不要``````不要弄了``````会被他们看见的``````”小雪发现他的意图马上出声阻止。

夜也怕动作太大被他们发现,那就沒的玩了。

夜查看四周终于在附近找到一条方凳,双手在小雪的臀部一托,就将小雪整个人搂起,走向方凳。

随着走路的晃动,夜的阳具慢慢进入,走到凳子旁边的时候,露在外面的阴茎只有半根了。

夜先慢慢的坐下,然后将小雪的双腿垂在两旁,让她以跨坐的肢势坐在自己腿上,自始至终夜的阳具都沒有离开过小雪的蜜穴

。夜坐好之后,就将托在小雪臀部的双手松开了,由于重力的关系,滋的一响,沒根盡入。

“噢```````轻``````轻点!痛死我了。”虽然夜的阳具沒我的大,但也不比我的短,所以一下子就戳到小雪深处的软肉,引来小雪的一记白眼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