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经典】同学的未婚妻刘盈下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同学的未婚妻刘盈下

刘盈明白我的意思,慢慢地向着桌子转过身体,小心翼翼地不让小弟弟从阴

道中滑落出来。待坐定后,又扭头向我撒娇:「我学习时,不许你捣蛋。」然后

莞尔一笑,拿着笔假模假样地写起来。

我一想今天是我当老师还是你当老师是谁听谁的于是故意虎着声音说:

「刘盈同学,你今天的学习任务还沒完成。你必须排除一切幹扰,把练习抄完!」

「是,孟南老师。」刘盈轻松地回答,还故意稍微翘了翘屁股。

我自然也不客气,从后面压住刘盈丰满的屁股,挺腰上刺,前后抽插。不一

会儿,刘盈也进入了状态,伏在桌上「嗯嗯呀呀」地呻吟起来,字当然是一个也

写不了了。

我故意逗她:「別光顾着享受,快写字啊。」

刘盈侧过她那张俊俏的脸蛋,用手捶了我一下说:「坏老师,你这样弄,我

怎么写啊」话虽这么说,她还是硬撑起身子,在纸上抄起习作来。

我看她刚落笔,便突然用劲向她的子宫深处顶去。刘盈马上「哦」了一声,

身子一阵颤动,手中的笔也落下了,她不停地娇啼:「坏老师,坏老师,欺负人,

欺负人……」

这种做爱的感觉別有情趣,刘盈似乎也掌握了小弟弟的抽插规律,一边配合

着小弟弟的一进一出,一边在纸上写着字,真可谓是做爱学习两不误啊。

也不知过了几分锺,正在我们兴緻勃勃缠绵之时,突然听到外面大门打开的

声音。「不好,范建回来了。」刘盈心裏一慌,直起身子想站起来。

我知道从大门到刘盈的卧室只需几秒的时间,要想收拾整齐肯定是来不及的。

情急之下,我却死按住刘盈,不让她站起离开,相反还握住她的手,一起在纸上

写起字来。

「嘣」的一声,范建一下就闯进卧室来了。

「妈的,还沒玩上一圈,就把老子输光了。」范建看见刘盈就坐在我大腿上,

却沒反应,只是骂骂咧咧的,看来还沉浸在刚才赌博的恼怒之中。

「光知道赌,输了还可以扳本啊。」刘盈端坐在我的大腿上,一动不敢动,

只是嘴裏嘟哝了一句。

「我就是回来拿钱去扳本的。」范建说着,就到桌子前伸手要打开抽屉。这

时可能他才发觉刘盈是坐在我身上的。但他整个脑子想的都是麻将,所以也沒细

想我们是怎么一回事,反而突然关心地问道:「盈盈,今晚复习得怎么样了」

我本来就知道范建是个二愣子,现在问这话只是给自己的媳妇做个表面文章,

以示自己的关心,其实他关心的只是赶紧拿钱去扳本。于是我镇定地说:「刘盈

的基础很好,复习得不错。只是字写得不好,所以我正手把手教她写字呢。是不

是,刘盈」说完,我还故意顶了一下刘盈的下身,小弟弟马上就在她的蜜洞裏

跳跃起来。

刘盈一点防备都沒有,蜜洞突然被我的小弟弟一顶,不由得发出「嗯」的一

声,这是做爱时的本能反应,在范建听来却似回答我的话题一般。

范建嘿嘿地笑道:「孟南,辛苦你了,一定好好报答你。」然后弯下腰去取

钱。

我抱着刘盈,身子往后挪了挪,趁机摆动着刘盈的下身,让小弟弟在她阴道

裏抽插起来。刘盈却不敢吱声,只是咬紧嘴唇,任由我的戏弄。

在范建的眼皮底下操他的未婚妻,这种感觉实在是刺激。范建弯下身时,我

的小弟弟正坚挺地插在刘盈的阴道裏面,离范建的脸蛋也只有几尺的距离。但也

许是桌子底下光缐较暗,再加上范建一门心思只在麻将上,所以竟然沒有察觉我

正在操着他的未婚妻!他拿出一叠钱,站在我们面前数了起来。

而我的小弟弟此时却是英姿勃发,屡屡刺向刘盈阴道裏的嫩肉,虽然动作的

幅度不大,但却因爲动作缓慢而着着坚实。而刘盈在自己未婚夫面前被未婚夫的

好朋友操,心裏更是別样的感觉,羞涩、惊慌、快感混杂在一起,这样的做爱感

受非同一般。她主动配合着小弟弟的抽插节奏,小心蠕动着臀部,使自己的蜜洞

和我的小弟弟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不停地摩擦,不停地悸动。最让她难受的是,

她在享受肉棒抽插带来的快感的同时,不仅不能喊出声来,还得故意让声音保持

平静,不知所云地回答着范建的问话。

这样的享受只怕就这一回了,我要延长享受的时间!于是我故意对范建说道:

「你现在晦气,赶紧去沖个澡,说不定好运就来了。」

范建听了我的话,直说:「好,好,好。」便脱下衣服进浴室沖澡去了。

听到浴室裏的水声响起,刘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

腿,说:「坏蛋,吓死我了,快点让它出来。」

我却压住她的臀部说:「我还沒结束呢。」然后就大力地抽插起来。刘盈哪

有力气拗得过我,只好乖乖地趴在桌子上,任由我的小弟弟在她的蜜洞裏左沖右

刺。只几个来回的抽插,刘盈又全身颤动,终于又忍不住「嗯嗯啊啊」地叫出声

来。

范建可能听到动静,探出脑袋问道:「怎么了」

我赶紧说:「沒事。刘盈坐久累了,我帮她揉揉腰部。」

范建说:「对,累了就活动活动。」

我知道范建看不见我们底下的动作,便突然按住刘盈的腰部,让小弟弟往她

的花心使劲一顶,刘盈马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还故意回头问范建:「是

这样吗」

刘盈哪受过这般折腾,趴在桌子上连声说:「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范建却还在不知好歹地说道:「对,对,就这样,就这样,让她活动活动。」

我得意地回答道:「遵旨。」便托起刘盈的臀部,使劲让小弟弟在她蜜洞裏

套弄起来。刘盈也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嘴裏只是不停地呻吟,唿吸不停地加快。

她用手掐我,想让我停下来,但反而激起我更大的斗志,小弟弟更加胆大妄爲,

一口一口地在她阴道裏勐咬。

水声又响起,刘盈终于又敢出声喊了:「哦……哦……坏蛋……我……不行

了……」

说着,只见她全身绷直,气喘不断,阴道一阵一阵地抽搐,阴精一股一股地

往外涌出,把我的小弟弟搅得一阵又一阵地酥麻,很快便要把持不住。

「舒服吗」我一边加大抽插力度,一边问着刘盈。

「哦……哦……好……舒服……啊……別……別射在裏面,今……天是危险

期。」刘盈上气不接下气,只能喃喃地娇啼道。

「啊……啊……我要射了……」这个时候的男人,哪能半途而废,无功而返

什么危险期不危险期的,早被我抛在脑后。我一停顿,任由着精液一喷而出,向

刘盈的花心喷去,和她的淫汁混在了一起,融合在了一起。 七

刘盈伏在桌子上久久回不过神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阴道还在不停地抽

搐,一吸一吐,感觉我的精子和她的淫汁在慢慢地滴下来,落在我的阴囊上。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乳房,等她慢慢地缓过劲,然后扶直她的身子,贴在她

的耳边说:「对不起,我都射在裏面了。」

她假装恼怒地掐了我一下,嘟着嘴娇滴滴地说:「坏蛋。」

这时范建也沖完澡出来了。刘盈现在更不敢站起身,因爲虽然我的小弟弟已

经瘪了,但还是软绵绵地趴在她的洞口处,还沉浸在一片淫汁之中。

范建很快穿好衣服就往外走,一闪身出门时,陈姨却走了进来。她看看儿子

离开的背影,又看看我和刘盈。刘盈不好意思地又拿起笔趴在桌子上写起来,我

也尴尬地朝陈姨笑了笑。陈姨走到我的背后,掐了一下我的手臂,眼睛裏充满暧

昧地说道:「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复习到这儿吧。刘盈,还不谢谢你的孟南老师」

刘盈只好回过头,羞红了脸说:「谢谢老师。」身子却一动不动。

陈姨却不放过我,她揪揪我的衣领说道:「还舍不得起身啊」

我只好推了推刘盈,示意她起身,然后自己也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盡量不让

陈姨发现我敞开的裤裆。还好光缐比较暗,我感觉陈姨可能看不到。我用手挡在

下面,摸了一下,裤裆已经是湿漉漉的。陈姨转身出门的时候,不怀好意地又朝

我笑笑。我的心裏一阵紧张,不知道陈姨笑中的含意,但我也懒得去想了。等她

一转身,我又伸手摸了一下刘盈的大腿,刘盈紧张地颤抖起来,而我手上已是黏

煳煳的。

我知道,此时我的精液,正顺着刘盈的大腿,慢慢地往下滴着……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