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经典】双奴1一10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双奴1一10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9-13 11:28 编辑

(一)

我是在冬天认识她的,就叫她小嬅吧,是在一个业馀部落格作家的聚会碰到

的,我是介绍美食的部落格作家,小嬅是插画部落格的作家,我们两个都一样是

属于玩开心的族群,都随心所欲的经营,小嬅对吃有兴趣,我对画有兴趣,所以

会聊到一起也很正常。

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聊得投缘,之后又约了几次见面吃饭聊天,我们对彼此的

瞭解都深入了点。

小嬅比我小了十几岁,今天二十六岁的小嬅不但是已婚,还是再婚人士,现

在的丈夫虽然是个上班族,但彼此相处的很愉快,小嬅是接出版社的校稿工作在

家工作,一六五的标准身高,四十五公斤的标准身材,长得又清秀,这样的美女

已经死会了固然让人可惜,但也是理所当然。

小嬅是一个很有看法的人,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却不会很特別

要人接受,也很乐于与人交谈、讨论跟自己不一样的看法,很少会因为被说或被

唸而恼羞成怒。

我一向不碰良家人,所以一开始跟小嬅的相处很绅士,彼此就只是朋友间的

聊聊,虽然等到彼此更熟悉后,就开始有了自然的碰触,但到这里为止,都还是

很正常的发展,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小嬅在滑手机时出现的画面。

那是一张外国女优全身穿着橡皮紧身衣,被五花大绑在柱子上的图片。

小嬅发现我看到了,很大方的给我看她手机上的图片,问我的看法如何

「太过轻松了,沒有拘束的感觉。」

我很老实的回答了我的看法,小嬅却是眼睛都亮了起来。

「我也这么觉得,这个女生人长得很漂亮,但是这样的束缚方式实在太草率

了。」

「那沒有办法,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很了拘束的定义,感觉手脚绑住就是的大

有人在。」

从这段对话开始,我们彼此才发现有共通的兴趣,我是个S小嬅是个M,而

且小嬅还是个偏好重度拘束虐待的奴,以她的说法就是奴性深重,不配当个人的

程度。

虽然很讶异这样的女孩竟然说自己有这么重的奴性,但我还是很高兴碰到同

好,尤其又是属性相对的美女,话题很快的便针对有关拘束和SM的玩法开始讨

论。

之后才发现,小嬅说自己奴性很重不是开玩笑的,在讨论玩法的时候,有好

几次小嬅会很自然不做作的进入奴隶的身份,言行都像个低贱的奴隶,整个人充

满诱惑,虽然很快便自觉而脱离,但是随着我们讨论的越来越深入,小嬅进入奴

隶身份的次数越来越多。有一次在星巴克喝咖啡时,我终于忍不住问小嬅。

「妳老公知道妳有这个喜好吗」

「我跟他是互虐。」

小嬅调皮的笑了起来,我才知道,小嬅跟她老公都是M,但是为了满足彼此

的喜好,所以两个人会轮流当S的角色,也可以说两个人都是SW。

「不过这样子的作法还是止不了渴,有时候很希望能被真的S虐呀。」

小嬅带着点遗憾的说着时,那看着我的表情,带着点确认,我顿时明悟,脱

口说道:

「原来妳不只是犯贱,还是发骚呢。」

说这句的时候,我的心情沒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我本来就因为讨厌麻烦,所

以不是很喜欢碰人妻,小嬅虽然很诱惑我,但是我也不是非她不可,而且瞭解小

嬅喜好的我知道,我们彼此间的交情,也不会因为这一句话有什么问题。

因为是事实。

果然;小嬅在听到这一句时,虽然沈默,但是她用夹紧的双腿和脑袋微微下

垂的肢体动作做出了回答。

看到小嬅的反应,我突然想到一个主意,拿起桌上的杯子,一口喝完里面剩

下的咖啡,只留下冰块后,我把盖子拿掉,杯子递给有点疑惑的小嬅,用只有我

们听得到的音量说道。

「尿到杯子里,现在。」

听到我的话,小嬅的眼睛先是睁得大大的,然后又变得顺从,乖乖的接过杯

子后,双手伸到桌下,先是轻轻擡高屁股,在慢慢的把内裤脱掉。

自从我们的话题开始转向SM方面后,每次在外面聚会,都会自然的选择远

离吧台的角落位置,方便我们看着手机的图片讨论,想来小嬅一开始就也有利用

这个环境来意淫自己的想法,只是沒有想到被我利用来作为第一次的指令。

坐在四人座靠墙的角落位置,又用背包挡住旁边的视缐,小嬅一边注意周围

的动静,一边小心翼翼的脱掉自己的内裤,然后在桌子下将内裤递给我,我用手

捏了捏,刚刚脱离人体的内裤还带着温热,彷彿还有着湿意,只是不知道是不是

自己的错觉了。

接着小嬅拿着杯子到桌下,除了脸色微红外,上半身沒有丝毫异常,我也拿

着手机随意乱滑,只从表面上看是很正常的两个人,但是桌子底下却有微微的水

声及微不可闻的臊味。

时间很快,大概不到二分钟,小嬅将盖好的咖啡杯放到桌上,用双手恭敬的

扶着推到我面前,我轻轻摇了摇杯子,比刚刚还重的重量和微高的温度,表示小

嬅确实执行了我的命令。

我将吸管插进杯子,将杯子重新推回到小嬅的面前,并刻意把吸管对着小嬅

嘴巴的方向,猜到我意思的小嬅眼睛睁得更大,小声并且带着敬语的问道:

「您确定」

我点点头,小嬅先看看我又看看杯子,最后低声道:

「是。」

在我的注视下,小嬅主动的将手背到背后,弯腰低头含住吸管,将杯子中自

己的尿液吸入口中,最后擡头张开嘴巴,表示自己将尿液都吞入肚中。

那天;我们沒有多做什么,就各自离开,只是小嬅多带着一个喝光了的咖啡

杯,少了一条内裤,我则多带了一条刚脱下的内裤。

那天回到家后,我掏出小嬅给我的的内裤,打开一看,在内裤中央的位置有

着一股骚味,有点像尿味又不像的微微酸臭味,让我的肉棒忍不住发硬。

这时小嬅传了赖给我。

『你怎么知道我敢喝尿』

沒有问罪也沒有生气,只是平平淡淡的疑问,我考虑一下后,回她。

『不知道,就是这样下了命令。』

『我沒有做怎么办』

『我知道妳会做的。』

对面显示了已读,但半晌沒有回应,之后才又传了一句。

『我到家了,小穴一路湿到现在。』

『发情了』

『是。』

随着简短的回答,还有一张露出的小穴照片,粉嫩的小穴上有着明显的水亮

光泽,很诱人也很淫荡。

『淫贱的骚货。』

『呜…』

『我现在好像要…』

『找妳老公呀。』

『他还沒下班。』

『所以』

『求…求求您虐我…………』

接着这句话后,还有小嬅传来的一个地址。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