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经典】古典美女们的那些风流事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古典美女们的那些风流事

[古典美女们]的那些风流事

? ? 某年某月某日,清晨醒来后,我发现自己有了穿越时空的特异功能,身体比以前更加强壮矫健,浑身有着勃勃的生机;英俊的脸上增添了令女人们神魂颠倒的成熟气质。我决定回到古典美女们生活的那些时代……

? ? 一、郑旦

? ? 浙江,萧山,苎萝山下。一条小溪蜿蜒而过,清可见底。每当红日东升,就有大群年轻女子抱着装满细纱的箩筐来到这里浣洗,小溪里的各色鲤鱼也见惯了这种场面,毫不怕人,跑过来绕着姑娘们嬉戏。

? ? “哟,那不是西村头的施家妹妹吗今儿个是头一回来浣纱吧”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笑道。

? ? “是的,郑旦姐姐。”施家的姑娘答道。

? ? “来吧,到姐姐身边来,当心这溪里的鱼把你这小粉人儿给吃了。”郑旦说笑道。其实,郑旦自己也是个粉人儿,但比西施稍显丰腴。

? ? 西施笑着放下箩筐,脱了外面的长裙和鞋子,挽起裤管,下到水里,弯腰浣起纱来。

? ? 我藏在小溪对面的隐蔽处,正好面对着浣纱的姑娘们。那时还沒有乳罩这玩意儿,她们只穿了抹胸,于是当她们一弯腰,整个白嫩的乳房、粉红的乳头便春光大泄,看得我小弟弟怎麽都按捺不住,跃跃欲试。

? ? 正当我对这些姑娘们美妙的胴体想入非非的时候,听见郑旦叫道:“哟,你们看啦!这些鱼看到施家妹妹都羞得自己沈下去啦!”

? ? 姑娘们全都笑道:“可不是吗谁叫施家妹妹那麽漂亮呢!”

? ? 西施红了脸,不理会大家的取鬧,继续低头浣纱。就在大家快洗完纱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开了头,开始相互泼起水来,很快就全都泼了起来。姑娘们都穿着薄薄的衣裳,不一会儿全都浑身湿透,衣服黏在身上,勾勒出青春的曲缐。

? ? “大家快看呐,施家妹妹的身体多好看啦!”

? ? 西施从头湿到脚,薄薄的衣服贴在身上。这样一来,她两只不算大却坚挺的乳房连同褐色的乳晕和粉色的乳头一览无余,平坦的小腹小面是一撮稀稀拉拉的阴毛,肉鼓鼓的阴部高耸出来,粉嫩的大阴唇紧紧地合着,一看便知是处子之身。

? ? “郑旦姐姐也很美啊!”

? ? 跟西施不同的是,郑旦的两只奶子以现代的标准来看,足有36D,傲然挺立,乳头也比西施的稍稍大些;阴毛贴在小腹下,黑乎乎的一片,遮住了阴唇,只能看到她阴部优美的曲缐。不过,郑旦最美的还是她那双修长的玉腿,丰腴匀称,白似霜雪,滑若凝脂,真是战国第一靓腿,美不胜收。

? ? 就在我欣赏这春色无边的美女图时,听到一声长笑:“哈哈,好一幅活生生的春色图啊!”

? ? 姑娘们吓得脸色煞白,慌了手脚,赶紧抓起外衣穿上,抱起箩筐夺路便跑。西施和郑旦两个手脚稍慢了一点,衣服也不知道被谁在混乱中弄错了,再也找不到了。她们见伍冶正色迷迷地将两只饿狼似的眼睛在她们近乎裸体的身上到处乱睃,立时羞得双颊绯红,赶紧将箩筐抱在胸前,夺路就走。

? ? 伍冶站在路中间,一把拦住:“哎,两个大美人,想去哪里啊”

? ? 西施已经吓得浑身哆嗦,郑旦装着胆子说:“我们要去哪里,你管得着吗”

? ? 伍冶嬉皮笑脸:“哎哟,郑姐姐,別生气嘛,陪爷玩会儿”

? ? 郑旦厉色叱道:“伍冶,你不要以爲伍子胥是你干爹,你就可以无法无天,这里是越国,不是吴国!”

? ? 伍冶瞧着郑旦那双美腿和她若隐若现的阴部,已经欲火升腾,不耐烦地说:“什麽越国吴国,谁不知道我们吴国马上就要灭了你们吴国,到时你们就都成了亡国奴,爷我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 ? 伍冶说着说着便凑近郑旦,夺了她的箩筐,扔进了小溪里。郑旦也被凶神恶煞一样的伍冶吓坏了,愣愣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本能地退避,回头对西施说:“夷光妹妹,你快走!”

? ? “不,我不能扔下你一个人走的!”西施叫道。

? ? 郑旦听了西施的话,很是感动:“听姐姐的话!快走!”

? ? 伍冶哈哈大笑:“想走沒门!你们谁也別想走!”

? ? 郑旦苦苦哀求:“伍冶,我求你放了西施妹妹,你要我做什麽我都答应你。”

? ? 伍冶笑道:“好啊,你要是照爷说的去做,说不定爷一高兴,就放了她。”

? ? 郑旦一咬牙,说:“那好,一言爲定。”

? ? 伍冶一手抓一个,拉着就走:“跟我来!”

? ? 我见伍冶拉着两个大美人走进了山里,便尾随过去,看看伍冶到底会玩什麽花样,最后到了一处开阔明亮的山洞。原来,伍冶早有图谋,将山洞收拾得很是干净。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他在这里给糟蹋了!

? ? “郑旦,把衣服脱了!”伍冶命令道。

? ? 郑旦默不作声地将身上湿漉漉的薄纱衣服脱了,露出青春娇美的身子。伍冶看得直咽唾沫,小弟弟立马一柱擎天,然后说:“快过来。”

? ? 郑旦双手抱在胸前,怯生生地走到伍冶面前。

? ? “跪下。”

? ? 郑旦顺从地跪下了,却一眼瞥见伍冶胯下那根硬挺起来的东西,马上羞红了脸,低眉垂首。

? ? “解开我的裤裆,把我的那根东西握在手里。”

? ? 郑旦低着头,伸出双手,摸索着去解他的裤裆,然后将他那根坚硬如铁、磙烫如火的东西掏了出来,握在手里,不时瞟上一眼。

? ? “哈哈,大美人,第一次见男人的这个东西吧想看就看,別羞答答的。”伍冶得意地笑道。

? ? 郑旦又瞟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西施也忍不住好奇,趁他们不注意,看了又看,只见那东西足有五寸长,向上挺起,青筋暴胀,末端一个大大的头,红得发亮;那东西的下面一个皮囊,装着两颗鸟蛋一样的东西。西施看了一阵,只觉得浑身燥热,心痒难耐,小腹下有种酸胀的感觉,便忙低了头,不敢再看。

? ? “快给我用舌头舔它。”

? ? “不要,髒。”郑旦拒绝道。

? ? “少废话!爷叫你舔你就舔,不然我就叫你的西施妹妹来舔!”

? ? “不!我舔,我舔……”

? ? “姐姐不要!”西子叫道,想跑过来将郑旦拉开。

? ? 伍冶吼道:“西施,你乖乖站着別动,否则,我会让你的郑旦姐姐很难看。”

? ? 西施站住了脚,立时泪流满面。

? ? 郑旦慢慢将嘴凑近伍冶的肉棒,张开红唇,将半个龟头含进了嘴里,一股腥臊味让她眉头一皱,差点呕吐起来。伍冶抱住郑旦的头,将肉棒用力一挺,全部插进了郑旦的嘴里,呛得她眼泪直流。

? ? “快舔呐!”伍冶叫道。

? ? 郑旦一边舔他的肉棒,一边流泪。伍冶被郑旦舔得受用无穷,啊啊地叫了起来,还一边大声说:“爽!郑旦妹妹,你真会舔,舔得哥哥舒服死了!”

? ? 西施看着这种场面,心里既难受,又止不住情欲萌动,忽觉下身一阵热烘,像似被什麽东西浸润了一般;乳房开始发胀,乳头也不知不觉翘了起来。西施感到身子和心里都越来越空虚,渴望有个东西进去填满。

? ? 郑旦虽然很不喜欢舔伍冶的肉棒,但她自己也止不住奶子发胀,下身流水,换了別人,她很乐意让他占有自己,满足自己。可是,她讨厌伍冶,情感上根本接受不了他身体的任何一部分进入自己纯洁的身体。

? ? 伍冶被舔够了,从郑旦嘴里拔出肉棒,示意她转过身去。郑旦知道,要发生的事情终于来了——这个畜生要夺走自己的处子之身了!伍冶一手压着郑旦丰满浑圆的臀部,一手握着肉棒,准备从后面攻破玉门了!

? ? 我怎能让这个贱人夺走郑旦大美人的处子之身呢!见时机已到,便在洞口大喝一声:“谁在里面!”

? ? 伍冶见我手提明晃晃的三尺宝剑立在洞口,这一吓非同小可,啊地一声惊叫,刚才还坚挺如铁的肉棒立时蔫了。我心里暗自好笑:哈哈,你小子也像宋高宗那样完了!

? ? 伍冶放在长袍的下摆,拱手陪笑说:“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 ? “你个狗贼,敢来我越国撒野!今天我饶你不死,给我磙回吴国,告诉夫差,就说是我常玉龙说的,叫他看好你这条狗,不要放出来四处咬人!听见沒有”

? ? 伍冶见我饶他不死,马上跪地磕头:“多谢好汉,多谢好汉!小的一定将好汉的话告诉吴王。”

? ? 我冷笑道:“什麽狗屁吴王,是夫差!”

? ? 伍冶忙陪笑说:“啊,对,是夫差,夫差!”

? ? 我见他那副熊样,心里感觉痛快极了,便说:“还不快磙等着领赏呐”

? ? 伍冶跑出沒多远,我又将他叫住了:“哦,还有,你若将今天这里的事说出半个字,毁了两位姑娘的名声,你知道是什麽后果吗”

? ?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伍冶边说边熘,脚底抹油,一眨眼功夫便不见了人影。

? ? 我见伍冶跑远了,便跪在西施身旁,对郑旦说:“让我看看。”

? ? 我把了西施的脉,查看了她的瞳孔,说:“不碍事,她只是受了点刺激,晕过去了,过一阵子就好了。”

? ? 郑旦裸着身子,两只大奶子垂在胸前,雪白丰腴的大腿并拢跪着,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带曲缐优美,摄人心魄;刚才流出来的春水已流到了大腿上。

? ?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真不知该如何报答。”郑旦红着脸,眼睛不知该看哪里,娇羞地说道。

? ?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何足挂齿!”

? ? 郑旦仰面看着我,微笑着问:“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 ? 我笑道:“姑娘叫我常玉龙便是,还未请教两位姐姐芳名”

? ? 郑旦抿嘴一笑:“小女子姓郑,名旦;这位是我的好姐妹,姓施,大家都叫她西施妹妹。”

? ? “两位姐姐都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难怪那个恶人会对你们图谋不轨。”

? ? 郑旦说:“多谢公子夸奖,小女子实不敢当。”又说:“对了,常公子刚才爲何不杀了伍冶那个恶棍,也免得他以后再糟蹋別的姑娘们。”

? ? 我笑道:“他已经沒有能力再糟蹋別的姑娘了。”

? ? 郑旦问:“这是爲何”

? ? 我见郑旦单纯可爱,便说:“因爲他的那根东西已经被我吓坏了。”

? ? “吓坏了”郑旦仍是不解。

? ? “对,吓坏了。”

? ? “怎麽个坏法”郑旦想问个究竟。

? ? “这个,哎,一时沒法说清楚,反正你只要知道他以后不能再祸害其他姑娘就是了。”我只得敷衍道。

? ? 郑旦虽然不太明白,还是“哦”地点了点头。

? ? “我出去一下,给两位姐姐弄些衣服来。”

? ? 郑旦连忙阻止道:“公子不要走,说不定你走了之后又会发生事情。”

? ? “可是,你们的衣服怎麽办”我问。

? ? “我们可以生堆火,把衣服烤干。”她答。

? ? 我脱下上衣,袒露上身,说:“那好。你先穿着我的衣服吧。”

? ? 我将衣服披在郑旦肩头,与她的脸相距不过半寸。她满脸绯红,唿吸短促而灼热,双眼秋波莹莹。我将她凝视了半晌,她也毫不躲闪。我试着将嘴唇向她凑近,试探她的反应。她慢慢闭上了秀目,扬起了粉脸,张开了樱唇。正当我要接触她的红唇时,郑旦用手挡住了我的嘴唇,说:“公子等会儿,刚才那个天杀的叫我舔了他的那东西,髒死了,我去漱漱口。”

? ? 山洞后面有一汪泉水,甚是清澈。郑旦全裸起身超泉水边走去。乌黑的长发垂在光熘的背上,臀部的曲缐浑圆,如同一道完美的圆弧。然后,她跪在泉水边,撅起屁股,掬起泉水来漱口,将丰满的阴唇正朝向我,两个大奶子来回晃动,煞是诱人。

? ? 郑旦将口漱干净了,忙跑回来,两只大奶子上下跳跃,然后抱住我,主动送上香嫩丰满的红唇。我含住她的上唇,轻轻吮吸,然后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挑拨她的香舌。刚开始,郑旦舌头的动作很笨拙,不过,沒过多久,她渐渐得了趣,舌头的动作也变得娴熟起来。

? ? 我一边舌吻她,一边抚摸揉捏她胀鼓鼓的大奶子,富有弹性,带着一丝生硬,正是处女的乳房。不一会儿,郑旦的乳头便挺了起来,她的唿吸也越来越急促了。我拉着郑旦的手放到我早已坚硬如铁、蓄势待发的大肉棒上,郑旦握着半晌沒动。

? ? 我笑了笑,说:“应该这样。”一边说一边把着她的手套动我的大肉棒。

? ? 郑旦笑了笑,心领神会,套动得越来越快。我将手伸进她的胯下,捂住她的阴部,伸出一根指头在她早已湿润的阴唇缝隙里上下摩擦。郑旦是个处女,哪里经过这样的刺激,早已娇喘吁吁,吟哦不休了。

? ? 郑旦杏眼迷离着说:“啊,公子,奴家下面好痒,好难受……”

? ? 我见里边还有张床,便将她抱到床上,一边爱抚她的阴部,一路吻了她湿滑的丰唇、荡漾的酥胸、平坦的小腹,然后腾出手,伸上去抚摸她的乳房。郑旦斜弯着头,不停地舔着嘴唇,一只手按在我正在揉捏她的大奶子的手上,另一种手搭在我的头上。我趴在郑旦的胯下,欣赏起她处女的阴部来:两瓣肥美的大阴唇已然张开,露出湿润粉红的小阴唇和窄窄的阴道口;阴蒂从小阴唇下面探出头来。我越看越爱,忍不住拨开她的大阴唇,看到了二十一世纪越来越少见的那层处女膜,膜的中央有个小孔。我凑近去闻了闻,除了淡淡的腥臊味外,还有一股少女的体香。这样的处女阴部,如果不舔的话,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 ? 郑旦在我舔上她的阴唇的那一刻,双手抱住了我的头,说:“公子,別舔,奴家的下面不干净,怕髒了公子。”

? ? 我笑道:“傻妹妹,哪里髒了,干净得很,让哥哥舔得你欲仙欲死。”

? ? 我舔遍她的大阴唇,然后用舌头拨开她的小阴唇,在玉蚌缝里上下来回扫动,然后含住她的阴蒂,轻轻地吮吸。郑旦扭动着腰身,来回摩擦,然后又挺起臀部,将阴部使劲往我嘴里送。

? ? “公子,奴家觉得好爽,哦……要飞天了……啊……用力舔,嗯,就是那里,喔……喔……”郑旦开始浪语阵阵了,“公子,奴家下面感觉好痒好空虚,你快插进去吧。嗯……公子,奴家求你啦……”

? ? 我本来想要郑旦给我吹箫的,但一想到刚才那个伍冶让她肯定对那个沒好印象,只得作罢,便拉过她的手,让她自己掰开阴唇,我提着长枪,对准她湿漉漉的小洞,稍稍用力,慢慢研磨,费了半天功夫才进去小半个龟头。我不想一下攻破玉门,让她受苦,便一边慢慢用力,一边俯下身去亲她的嘴,摸她的奶。果然,郑旦越来越兴奋,啊啊地叫个不停,两条玉腿紧紧缠着我的腰。渐渐地,我觉得她的阴道口变宽了些,便稍稍用力,整个龟头都进去了,处女膜也随之破裂。郑旦“啊”地一声低叫,悠长而撩人。我赶紧将大肉棒拔了出来,低头一看,龟头上一片殷红。哈,我破了大美人郑旦的处女身!

? ? 郑旦见我将肉棒拔了出来,忙擡头问:“公子,怎麽了”

? ? 我说:“喔,沒什麽,你觉得痛吗”

? ? 郑旦笑着说:“有点,不过不要紧,奴家很受用,公子,快插进去,奴家还想要……”

? ? 我笑道:“我也想要,而且这才刚刚开始。”

? ? 于是,我又将郑旦全身爱抚了一遍,她兴奋得蜜穴春潮泛漤。我放胆挺枪直入,却因爲她的阴道太小,初经云雨,只进去了一半,再用力,乘风破浪,直抵花心,感到她蜜穴里的嫩肉将我的大肉棒紧紧包住,滑腻而温暖,舒服极了。这次,郑旦啊啊地叫个不停。我俯下身,抱着郑旦一动不动,用龟头去磨她的花心,她也扭动着屁股迎合。

? ? 我直起身,搂住她丰腴的腰身,由慢到快地抽插,九浅一深,左右沖杀,将郑旦蜜穴里如潮的春水带出来,顺着会阴流在了她的雪白的屁股下面。

? ? 郑旦也放得越来越开,坐起身来,抱着我,耸动着屁股使劲迎凑。我干脆躺下,让她在上面上下运动。郑旦是个聪明的女子,沒多久她就领悟了做爱的要领,越做越熟练。她做得累了,便坐在我身上,臀部左右画圈,用花心磨我的龟头,弄得我阵阵酥麻,舒服到心坎里了。

? ? 然后,我示意郑旦转过身子,她竟然不用让我拔出肉棒而很灵巧地转了一百八十度,背对着我。我起身从背后抱住她,然后让她趴下,开始从后面进攻玉门,撞得她的屁股啪啪作响。郑旦的屁股美得沒话说,沒有疤痕,沒有粉刺,粉嫩浑圆;两瓣粉嫩肥美的大阴唇就从这完美的屁股之间高耸出来,中间是个春水长流的男人消魂洞。

? ? 郑旦的身体很敏感,在我的勐烈进攻下,她高潮了三次,紧凑的蜜穴夹得我的大肉棒舒服得要死要活,郑旦自己也舒服得欲仙欲死。最后,我在她的第三次高潮里将千百万兵勇送进了她的子宫。

? ? “公子,你弄得奴家好舒服喔!奴家想天天都跟你做这个。”郑旦裸身趴在我身上,芊芊玉手抚着我结实的胸肌,说。

? ? 我笑道:“好啊,旦妹妹,哥哥也喜欢你啊。”

? ? “常公子,你娶了奴家,好不好”郑旦擡起头问道。

? ? 天啦!虽然我知道她对我心存好感,甚至以身相许,可是,要我娶她这是我始料未及的,然而,我又不能拒绝,毕竟她女人最珍贵的贞操都给了我,我怎能拒绝呢我算了算日子,心生一计:“下个月十六是黄道吉日,我请媒婆上你们家提亲,怎样”

? ? 郑旦大喜,搂着我又是一阵亲热,然而,我沒有告诉她,她下个月初十便会被吴王看中掠进宫中。后来,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反过来又灭了吴国,夫差自盡,郑旦也在一场大火中香销玉陨。

《完》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