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经典】伺候女主人的日子18.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伺候女主人的日子18.

第一章狗环拘束

我是性奴隶早川健司,二十二岁,其实我就是一条伺候和讨好女主人的狗,

我的女主人名字叫池上奈美,今年十八岁,现在正在上大学。

虽然女主人的年纪比我要小得多,可是在驯服我的这方面,女主人是很有办

法的,而我也很喜欢让女主人调教我。

早晨是我最苦恼的时候,因爲女主人起床后,一般会先做一些健身运动,她

每天都在我的身体上跳绳或者跳健康舞,我只能痛苦的忍受着女主人光滑的脚掌

一下又一下地踩在我身上。

另一项是手部运动,女主人手拿一条皮鞭,用力鞭打我的身体,直至手累时

才休息,有时女主人会让我用舌头去舔幹她的汗水,然后才让我服侍她洗澡。

白天女主人去上学以后,就该我去锻炼身体了,女主人规定我每天必须绕着

房子爬一百圈,我是绝对不敢偷懒的。

接下来我就在家整理房间,给女主人洗衣服,在她放学回来以前还要做好

饭,还有其它所有女主人叫我做的事情,我都会一一做好。

当然,这些事情都必须要跪着做,因爲沒有主人的命令,奴隶是不能站起来

的。

有的时候,女主人也会把我拴在门外,我就赤裸地跪趴在门边,给女主人做

看门狗。

到了晚上,女主人回来以后,我就是女主人的性奴隶,供女主人用各种她喜

欢的方法享用。

因爲我是不允许穿任何衣物的,所以当我光着身子整理房间,跪在地上刷碗

或做饭的时候,后面就显得光光的,女主人随时会走到我身后,用手或皮鞭打我

赤裸的屁股,或让我停下手的事情去服侍她。

爲了能完全控制我,女主人经常让我用嘴叼着一条皮鞭,以便她随时可以用

皮鞭打我,将鞭痕留在我肌肤之上。

有时,女主人也会用一条绳子,一头绑住我的肉棒,另一头则绑她的脚趾上,

只要女主人走到哪,我就要在地上爬到哪,如果爬得稍稍慢一点儿,就要忍受肉

棒被拉扯的痛苦。

当然,女主人也经常故意地用脚趾扯我的肉棒,欣赏我痛苦的表情。

反正,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女主人的性工具、性玩物,我是女主人最宠爱

的性奴隶,我也很喜欢我的女主人,很喜欢服侍她,只要能让女主人笑一笑,我

是愿意做任何事的。

平时沒事的时候,女主人通常都会让我赤身裸体的只在脖子上套着一只狗环,

有时还会把我的双手绑在身后,自己则自在地听音乐、看电视、看书等。

看书时女主人喜欢让我趴在地上,用力挺着屁股,她就把书放在我的屁股上,

平心静气地看。

女主人如果需要阅读报纸的话,我会像一只小狗一样,用嘴叼一份报纸给女

主人看。

当女主人读报之时,就会舒舒服服地半躺在沙发上,然后将一对动人的美腿

放在我的屁股上,让我服侍。

如果女主人让我爲她洗脚,我就会预备一盆清水,细心地爲女主人清洗,每

一只脚趾和脚趾缝我都会洗幹净,然后替女主人按摩,接着再给女主人剪脚趾甲,

剪得幹幹净净以后,就用挫把每一只趾甲挫好,搽上趾甲油。

看电视时,女主人一般让我跪趴在她脚边,把脚趾伸到我嘴,让我细细地

舔着。

如果女主人用脚踩我的头,我就会顺从地把头伏到地上,屁股高高举起,让

女主人享受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女主人有时也会把脚搁在我的屁股上,或用鞭子随意地打我的屁股。

手绑在身后也可以服侍女主人,我已经可以用绑在身后的手帮女主人开冰箱

拿饮料、开电视、开音响、拿碟片等。

让我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也是女主人经常要我做的事,因爲这样可以使我的被

羞辱感更加强烈,而且女主人也很喜欢听我打自己耳光时发出的清脆响声。

女主人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时候,一般都会让我这样做,我必须不停地打

着自己的耳光,同时在嘴轻轻地报着数,女主人则听着我的手打在脸上发出的

清脆响声慢慢地入睡。

即使在女主人睡着以后,我也不能停止,因爲沒有女主人的命令我是不能停

下来的,不管脸已经被打得多麽疼,我也必须继续,这时候我只能寄希望于女主

人快点醒来,发出要我停止的命令。

因爲女主人一直把我当狗来看待,所以能用嘴做的事,女主人就不允许我用

手,比如女主人吩咐我拿用来调教我的皮鞭时,我就必须用嘴叨给女主人。

有时候拿得慢了,女主人就会惩罚我,我也就乖乖地接受女主人的惩罚,把

自己完完全全的奉献给她。

女主人小便一般不上卫生间,有时看电视看到一半,或兴緻所来,她就叫我

嘴张开,直接把尿撒在我的嘴。

唉!这有什麽办法呢,做女主人的奴隶就得服从女主人的一切命令,而且,

这更显出女主人是多麽高贵,而我是多麽忠诚和驯服的奴隶。

「喜欢喝吗」

看我喝完后女主人总要故意羞辱我一下。

「喜欢,谢谢女主人的赏赐!」

我也总是这麽谦卑的回答。

我还经常吃女主人的大便,并且在女主人拉完大便后,帮她舔幹净,对这女

主人感到很满意,她经常夸贊我比刚开始调教时成熟多了。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就要跪在浴缸边上服侍女主人,伺侯她洗澡。

女主人玩弄虐待我的方法多种多样,我在家一般都戴着狗环,并且沒有得

到允许我只能跪在地上。

女主人用狗链拴在我的狗环上,让我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牵着我走进卧房或

专门调教和虐待性奴隶的地下室,在那我度过了很多难忘的夜晚。

地下室有很多东西,绳子、鞭子、架子、镣铐应有盡有,还有一些古古

怪的器具,当然卧房也备有常用的皮鞭、绳子和镣铐等虐待我的工具。

我现在已经是完全驯服的奴隶,女主人也很喜欢就在卧室使用我。

我喜欢跪在地上,抱着女主人的屁股用嘴服侍她的性器,同时把屁股用力挺

着,供她在兴奋之中肆意地鞭打。

看着女主人一阵阵地达到高潮,我心中也会非常快乐。

女主人的高潮要比我多得多,我总要在女主人同意下,才被允许射精的,可

怜的是我被允许射精的时候很少,有的时候甚至接连几个月也不能有一次,但这

是我身爲奴隶应该做的。

女主人经常会把她的女同学们带到家来玩,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感到非常

难堪,但是沒有办法,身爲奴隶的我必须要给每一个人磕头问好,并且称唿这些

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子们爲阿姨,然后她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随便地玩弄我,而

我就只能驯服地接受。

虽然这样我会感到很羞辱,但是每当看到女主人开心的笑容,还有她的同学

们看她时羡慕的眼神,我的心也就感到很满足和欣慰。

有时候女主人和她的同学们也会牵着我出去郊游,她们只管盡情的玩乐,而

我在她们的玩弄下,还要把所有的事都做好,有人玩累了,还会拿我当凳子,坐

在我的身上休息。

我想我是个天生的性奴隶,生来就是要伺候女人,做女人忠实的奴隶的。

要说我是如何做上性奴隶的,还得从一年多前的一天说起。

那时我大学毕业,已经是一个公司的主管,有着金钱和地位的我,住在一个

豪华的別墅区,而我的女主人奈美那时是我的邻居,她还是个高中的学生,是

一个很外向的女孩子,长得特別漂亮可爱。

我从小就对女人特別的崇拜,而且经常幻想被女人虐待——精神上和性方面

的虐待,这种想法的起因,是因爲我小时侯看过一张性虐待的影片。

第一眼我就被那些暴力镜头吸引住了,特別是那些男人被虐待的镜头,使我

萌发了极大的兴趣,也就是从那时起,形成了我对于女人特有的奴性。

因爲这种事情羞于啓齿,所以我只能自己裸体在地上像狗一样爬行,来舒解

强烈的受虐欲望,后来发展到用手铐和脚铐,我常把手和脚铐住,用一根短铁链

连接在一起,就这样在家跪爬。

漂亮的奈美是我幻想的对象,我经常偷偷地看着她,想像着自己被她用各种

方式玩弄和虐待。

我真的是性变态吗不过我是真的希望能有位圣洁的女主人能来拯救我这颗

卑贱的心灵,我将永远是她最忠实的奴隶。

只要到了晚上,我就会通宵的上网,在网上寻找女主人,因爲不知道怎麽找,

所以我就在公告栏发了一条消息。

「我叫性奴隶,身高175厘米,喜欢伺侯女人,做女人的狗,舔女人的脚,

爲女人口交,有沒有想要玩奴隶的女主人啊」

沒想到的是,我的公告得到了很热烈的回应,所以,有很多女孩子都做过我

的网络女主人,她们在电脑前发布命令,而在另一端的我就立刻照做,在这个虚

拟的世界,我被虐待的愿望得以实现。

后来,我渐渐地被一个女孩子完全控制了,她十七岁,在网络上的名字叫美

丽的女主人,盡管我们从来沒有见过面,但是第一次和她聊天时,我就被她深深

地吸引住了。

和其她的女主人的不同的是,她不但在聊天时发出命令,让我做各种虐待自

己的事,而且每次她要退出聊天室前,都会发布最后一条命令,比如让我自己打

自己一个小时的耳光,或者在地上跪趴上一个晚上。

这种让我极端痛苦的命令,使我感觉到她像是无时无处不在似的,身心已经

完全被她驯服,因爲不知道她长得是什麽样,所以我常常把她想像成奈美的样子,

心底已经认定她就是我的女主人。

不过,在网络上被虐待纯粹是纸上谈兵,在成爲性奴隶以前,我还是个标准

的处男,虽然我也一直想和这个网上的女主人见面,不过因爲她的见面条件是让

我在街上吻她的脚,所以我一直也沒敢答应。

我真正成爲性奴隶,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那天奈美很早就从学校放学回家,

她坐在后院晒太阳,我偷偷从我卧室的窗户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奈美像是想起了什麽事,起身进入房间,接着我发现她出门去

了,但她的舞蹈鞋还放在躺椅的后面。

我一阵兴奋,快速来到躺椅边,跪在椅子后面,拾起一只鞋,放到鼻子下,

深深地吸入奈美的脚的香味。

我开始舔鞋的扣子,幻想着奈美还穿着它。

当我开始情不自盡地舔鞋底上的泥土时,我射出了精液,兴奋得发抖。

恢复镇静后,我穿好我的裤子,急忙起身快速回到我自己的房子。

一进房间,我就情不自禁地打开电脑,开始上网寻找女主人。

「您好,美丽的女主人,您在网上吗」

我怀着迫切的心情,在网上发出信息,然后就静静地等待。

「嗯,性奴隶,又想要让我玩你了吗」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女主人有了回答。

「是的,女主人,奴隶刚刚舔过一个女孩儿的鞋子,所以很兴奋,想要被女

主人调教了。」

打出这些字时,我的手还在兴奋得发抖。

「你真贱呀,哈哈!下面我就开始调教你,你要听话。」

女主人的信息很快就传了回来。

「是,一切都听您的,尊贵的女主人。」

我一边喃喃地说着,一边把打出的字传过去。

「跪下!性奴隶!」

即使只是看到这些字,也能感觉出女主人的严厉,我赶紧把椅子挪开,在电

脑桌前跪下。

「女主人,您的狗已经跪好了。」

我跪在电脑桌前,快速地发出信息。

「哈哈,既然你喜欢舔鞋,那麽就舔幹净我的高跟鞋吧,乖狗。」

女主人在另一边传来这样的信息。

「是,女主人,谢谢您的恩赐,奴隶马上舔,尊贵的女主人。」

把信息发出去后,我就立刻趴到地上,伸出舌头舔着面前的地闆,同时在心

想像着,那是女主人美丽的高跟鞋。

「哈哈,应该在舔了吧,现在贊美我吧。」

即使沒有真正的被舔到,另一边的女主人好像也很高兴。

「尊贵的女主人,您的脚真美,您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主人,奴隶愿意永远

爲您舔鞋子,愿意服从您的一切命令。」

我发出贊美的言语,然后又接着趴下去舔地闆。

「用力舔,我现在踩你的嘴,你要发出声音!」

看到这样的文字,我好像真的在被女主人踩一样。

「嗯…哦…女主人…啧啧…您的脚好香,啊…谢谢您的赏赐,请您继续踩奴

隶吧,那是奴隶的无比荣幸……」

我把这时自己所发出的声音盡量地用文字描述出来,然后发给另一端的女主

人。

「臭奴隶,写得这麽肤浅,打自己耳光!」

女主人是故意要折磨我,而我也喜欢接受这样的命令。

「对不起,女主人,谢谢您的惩罚!不过,奴隶已经盡可能地描述了。」

我发完信息,接着就开始打自己的耳光,那是毫不留情地真正的打,发出很

大的响声,同时脸也肿起来。

「还敢顶嘴,哈哈,不过我听到你打耳光的声音了,你的肉棒有反映了吗」

这样的信息让我感到诧异,我想那可能是女主人的想像。

「对不起,女主人,请您惩罚奴隶,奴隶的肉棒已经挺起来了,只要一被您

调教,肉棒就有反映,那是对您的无比尊敬。」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把文字发出去。

「哈哈,不错,真孝顺,手边有绳子吗把你的肉棒绑起来,要绑紧!」

那边的女主人看到我的驯服,似乎感到很高兴。

「是,谢谢女主人,奴隶已经绑紧了,是用电话缐,可是真的很疼呀!」

我是真的用电话缐把自己的肉棒紧紧勒住,才发出的信息,肉棒已经胀成了

紫色,确实是疼得非常厉害。

「奴隶有资格说疼吗打耳光!」

虽然从来沒有见过面,但我从这些严厉的文字中也可以想像出女主人生气的

样子。

「对不起,女主人,奴隶错了!」

每打几个字,我就打自己几下耳光,把信息发出去后,我就开始不停地用力

打,即使自己的嘴角边已经渗出了血丝。

「哈哈,打得真响!停止吧,现在舔我的脚。」

女主人好像真的听到我打耳光的声音似的。

「是,女主人,您的脚真是无比的尊贵,好香,谢谢您的赏赐。」

我用谦卑的文字表示服从,然后立刻再次趴下去舔面前的地闆。

「嗯,不错,把你的肉棒伸到我的另一只脚下面来,让我踩着。」

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女主人一旦发出这样的信息,就是命令我用手把自己

的肉棒按在地上,就如同让我舔脚实际上就是舔地闆一样。

「是,女主人,谢谢您的赏赐,奴隶真是受宠若惊,请允许奴隶继续吻您的

右脚。」

发出信息后,我就一边用手挤压肉棒,一边舔着地闆。

「我使劲踩下去,用鞋跟狠狠的踩。」

我可以想像出女主人在打这些字时那得意的样子,肯定是很兴奋的。

「谢谢您的赏赐,奴隶含着您的小脚指头,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尊贵的女主

人,请继续的折磨奴隶吧。」

我也越来越兴奋,同时根据女主人的命令,狠狠的按着肉棒,感到疼得像钻

心一样,可是肉棒却更硬了,已经到了射精的边缘。

「你要要射了吗」

另一边的女主人像是知道我的情况似的,发出这样的信息。

「不,沒有您的允许奴隶不敢。」

我赶紧做出谦卑和服从的表示。

「好,磙到一边去,自己手淫,然后把精液吃进去!」

这样的命令我经常得到,女主人经常在网上让我手淫,然后舔幹净自己的精

液,我已经习惯了。

「是,谢谢女主人,奴隶已经射了,现在奴隶把精液舔进了自己的嘴含着,

请女主人进一步指示。」

由于已经兴奋到了极点,所以只手淫了几下,我就射出了精液,我把射到地

上的精液舔进嘴含着,然后向女主人发出信息。

「哈哈,好,真听话呀!吞下去吧,精液的味道好吗」

女主人肯定是正坐在电脑桌前大笑着,我可以想像得到,但是我喜欢这样的

侮辱。

「是,味道很好,谢谢女主人的赏赐。」

虽然是我自己的精液,但因爲是在女主人命令下吃下去的,所以还是要道谢。

「嗯,乖奴隶,今天差不多了,给你最后一条命令,你用脚铐和手铐锁住手

脚,在地上爬一个小时吧!记住,不要锁上房门。」

同以往一样,女主人发完这条命令,看到我的回答后就会退出聊天室。

「是,女主人,奴隶一定会按照命令做的,谢谢女主人的调教。」

我发完服从的信息后,就立刻关掉电脑,脱光衣服,用脚铐和手铐锁住自己

的手和脚,再用铁链拴住,把钥匙放在楼下的茶几上,然后就开始按照命令像狗

一样爬。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突然听到楼下有开房门的声音。

糟了!因爲网上那个女主人的命令,我沒有锁上房门!我从卧室的门缝偷

偷向下一看,原来进来的是奈美。

我急忙关上卧室的门,紧张地听着奈美的脚步声,我听到她走上楼来,我的

心都提起来了。

怎麽办我急忙爬到门前,坐在门后,用身体顶住房门。

「开门呀!」

奈美在门外叫着,并用力地撞门。

因爲我手脚都锁着,所以沒办法使出力气,门马上就要被撞开了,我只好快

速爬到床上,拉过被子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

奈美撞开门走了进来,走到床前,从这边走到那边,又从那边走到这边,我

吓得在被子底下直发抖。

扑通一声,奈美把一些照片扔在桌子上,那是我舔她的鞋时被拍上的。

「啊!……」

我羞红了脸,躲到被子下面。

我也不知道是怎麽了,在奈美的面前,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小狗一样,连一点

儿反抗的意志也沒有。

「好了,不用躲了,我注意你很久了,我知道你有什麽样的欲望,你不过是

一只喜欢受虐的狗嘛!所以我有一件礼物给你!」

奈美说着用力掀开了被子,我红着脸擡起头,发现她一手拿着一个狗环,一

手拿着我放在楼下的脚铐和手铐的钥匙,微笑地望着我。

奈美把狗环放到我面前,然后把钥匙放入她的提包说:「过来,我给你戴上

狗环。」

「啊!…別这样……」

我吃惊地看着奈美,惊慌地磙到床的另一边。

「你不听话吗看来还是只需要调教的狗呀!」

奈美放下提包,跳上床,用力一脚踢过来,我痛得大叫一声磙下床来。

奈美跳下床,坐在我的背上,用手掌用力打我的屁股,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

用力一拉,几乎要把我的头发扯下来,我痛得大叫起来。

「你用力叫,邻居就会听得到,那才有好戏看呢!」

「唔……」

我只好呻呤,不敢叫出声来。

「爬过来!」

奈美厉声地说着,又做出要踢我的样子。

「啊……」

我只能爬过去,奈美拿起狗环扣在我的脖子上,熟练的把皮扣扣好,上了锁。

我茫然的看着她,脖子上有些发紧,唿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奈美又叫我用嘴叨起她的提包,她从提包拿出一条狗链,扣在狗环上,这

才从我背上下来,用力拉了几下狗链,看看是否扣紧了。

「不要怕,我知道你是喜欢这样的。」

奈美用食指挑起皮圈上的铁环,对我说:「戴上这个后,你就是属于我的狗

了。」

「……」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怎麽,性奴隶,难道你不想做我的狗了吗哈哈,难道你不是按照我的命

令在地上爬的吗我就是你美丽的女主人!」

奈美说着大声笑起来。

「啊!美丽的女主人…难道是……」

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网络上那个女主人的网名。

(那个女主人不会就是奈美吧……我呆呆地想着。

「你想的沒错,哈哈,我就是在网上调教你的那个女主人!沒想到吧」

奈美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似的说。

「啊…是真的!……」

我忍不住叫出声来,感觉像在梦一样。

「对,当你说到你今天舔了一个女孩子的鞋子时,我就想到我在网上调教的

那个性奴隶原来是你了!后来我发出让你打自己耳光的信息时,紧接着就从你打

开的窗户听到了你打自己耳光的声音,哈哈,我就知道自己想的沒错了!」

「啊…太巧了……」

我像是傻了一样,突然间,所有的幻想都变成了现实,实在沒办法适应。

「哈哈,现在我们的关系应该确认一下了吧我是女主人,你是……」

「您是女主人,我是,我是……」

我战战兢兢地说着,但实在说不出口,在网上可以毫无顾忌,但是现在是真

的女主人站在我的面前,那种羞耻感太强烈了。

奈美用力瞪了我一眼,我急忙回答:「我是您的狗!」

「不错,你真乖!」

奈美拉着狗链,牵着我在房间爬了一圈后说:「我们建立了真正的主奴关

系,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我只能点点头。

「你现在是我的正式奴隶,以后什麽都要听我的,如果不听话,我就会严厉

地惩罚你,知道吗」

「是,女主人,可是奴隶是还要上班,不能天天让女主人调教……」

正在这样说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背后像撕裂了一样,非常的痛。

「以后回答我的问题只有是或者不是,如果有其它的废话就像刚才一样,明

白了吗」

奈美一边大声说,一边擡起手,在她的指甲还有一丝丝的血丝。

「是!女主人!」我赶紧回答。

这时我听到门口有人走进来,我擡头看见我的女主人的同学,我以前多次见

过的伊莉站在那,手上拿着摄像机。

我困惑和痛苦地低下头,女主人一脸微笑着看着我。

「乖狗,现在你说,我们接下来该做什麽」

「啊……」

我头脑是眩晕的,结巴的说不出话来,不能清醒地想任何问题。

女主人和伊莉会意地笑了笑,我的心更恐惧了,她们要把我怎麽样,我心

一点儿底也沒有。

「你先把她的鞋子舔幹净吧!」

女主人的微笑很甜蜜,她用那白玉般的下巴朝伊莉努了努。

「这……」

我犹豫着,盡管伊莉的鞋子一点也不髒,而且她的鞋子也很漂亮,衬出她娇

好的脚形,但是因爲有摄像机在拍着,就感到很不好意思。

「你不想听话了吗」

女主人有些不快。

「不…不是,您…您別生气!奴隶…舔!……」

我赶紧低下头,把嘴贴在伊莉的鞋上,她穿的是高跟凉鞋,性感的长筒丝袜,

我在伏下的瞬间就嗅到了她脚上淡淡的幽香,这样的感觉很奇特。

我擡眼看了一下伊莉,她正张着嘴微笑着,可以看到细碎整齐的白牙,似乎

很满意我这样做。

女主人也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的动作,眼神很得意。

我用舌尖一点儿一点儿地舔舐着伊莉的鞋面,有时也会触及她薄薄的丝袜,

不知爲什麽我刚才不情愿的情绪一点儿也沒有了,代替的是飘入云端的快感,站

立的伊莉多像一位女神,我似乎只配跪在她的脚下。

舔完伊莉的两只鞋后,我讨好地问女主人:「女主人,请让奴隶也舔您的鞋

子吧!」

女主人笑眯眯地说:「现在变得听话点儿了,沒有白在网上调教了你那麽长

时间,一会儿再让你舔吧!」

伊莉擡腿看了看她的鞋,似乎也很满意,拍拍我的头说:「舔得蛮幹净的,

比真狗还好玩!」

这时,女主人伸了一下腿,示意我爬到另一个房间去。

我驯服地爬了过去,知道她们似乎还有別的节目,但我内心好象喜欢那样。

「这条狗的潜质不错,模样也俊秀,而且我也在网上调教过,是可以成爲一

个不错的奴隶的!天天在课堂坐着,闷也把人闷死了,有个替我舔脚按摩的奴

隶,其她的同学们就羡慕死了!」

我听到女主人快活的声音。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在网上调教毕竟和现实有很大的差距,我累了,先

洗个澡,你先慢慢玩他吧!」

伊莉的话很冷静。

过了一会儿,女主人一个人走了进来,她坐在我面前,把腿翘了起来,她穿

得很休閑,棉质的裙子和运动鞋间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

跪在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漂亮女孩儿面前,又是正视,过份的羞耻让我的

脸泛着红,想低下头。

女主人用鞋尖勾住我的下巴,又使我的头仰了起来,我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托

住她的脚。

「怎麽还想舔我的脚吗」

女主人有些俏皮地问,她的声音很柔媚。

我的声音在喉间低低的发出:「是!女主人,奴隶…很喜欢那样!」

「喜欢我的脚吗」

女主人扭动了一下运动鞋。

「喜欢…女主人让奴隶幹什麽奴隶都喜欢!……」

我红着脸回答。

「是吗」

女主人来了兴趣:「那给我当马骑吧!」

「是,奴隶是女主人的马驹,任您骑任您打!」

这样说的时候,我的肉棒忽然有些硬,身子也开始酥软。

「哈哈!你这条狗真不错!」

女主人咯咯笑着:「来吧!把我的鞋脱了!」

「是,女主人。」

我正要用手脱女主人的鞋子时,她的纤纤素手在我的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耳

光。

「笨蛋!用嘴,知道吗以后舔我的脚时要用嘴脱鞋!」

女主人继续用手在我的嘴唇上拍打着说。

「哦!是……」

我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赶紧把嘴凑了上去,女主人脚上的运动鞋是新的,

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嘴唇接触到鞋上时,我的心在发烫,因爲女主人在戏谑地看着我。

(女主人喜欢我这样做,她的腿太美了!我在心暗想着,我沒有经验,不

知是女主人秀丽的脚踝令我惊异,还是我无法控制激动迷离的心情,我的嘴前所

未有的笨拙,试了几次才连咬带拱地褪下她的运动鞋。

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奴隶…奴隶太笨了!」

「沒关系!我以后会慢慢调教你的!」

女主人温柔地鼓励我,并把她纤美的脚压在我的唇上,轻轻地揉着我的嘴唇。

我的心一下乱了,我不知道一个女人的脚竟然可以漂亮到这种地步,而且,

这麽美丽的脚还就在我的眼前,我的唇边!那穿着白色棉袜的脚就象白雪公主一

样纯真,袜子也遮不住那美丽无方的曲缐,顶部微翘的肯定是女主人调皮的大脚

趾,脚背和脚心的交界处的弧度优雅的令人心悸,还有这淡淡的气味,简直就是

兰香和汗气最协调的融合。

「奴隶…奴隶……」

我喃喃的说不出一句话,紧紧地把脸贴在女主人的脚心,用脸上最敏感的肌

肤去领略那美足上的温润。

我的肉棒已经剑拔弩张,情不自禁的把脸在女主人的脚心磨擦着,这简直

是世间最好的享受!棉袜很柔软,我甚至不敢扒下女主人的袜子,我不知道是否

能管得住自己,手已经伸下去握住了自己的肉棒。

女主人哧哧地笑着,把腿伸到我的下体,拔开我沖动的手:「不许摸它!沒

有我的命令,你绝对不能碰自己的肉棒,知道了吗」

女主人的脚沒有离开,运动鞋直接踩在了我的肉棒上方。

「是,女主人。」

我挺挺身,努力使崛起的肉棒顶着女主人的鞋底,她脚上的那种无可言语的

美妙和女性的阴柔仍然电流般地传来,迫使我不得不扭动屁股去迎合她的鞋底。

「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悟性的狗奴隶!」

女主人笑着夸我,露出迷人的酒窝:「把我的袜子脱了吧!」

(我要脱美丽的女主人的袜子了,而且是跪在她的面前,还被她的一只脚踩

着……这都是真的麽我激动地想着,肉棒从来沒有这麽兴奋过,沸腾的欲望无

情地灼烧着,我的嘴痴迷地伏在女主人的小腿上,虔诚地叼住袜口,她莹白的脚

腕就在我的唇下。

用嘴脱下女主人袜子的感觉是那样的美妙,我的唇在她白皙的脚背上滑过,

白袜在一寸寸褪下,一只光洁滑腻轻巧灵动的美足终于撩开了迷人的面纱,呈现

出国色天香的风姿。

女主人的脚白得令人不敢正视,皮肤细腻得甚至能胜过女名星脸上的肌肤,

她那莹白的大脚趾不经意地动了一下,立刻勾得我神魂颠倒。

我失控了,我的上身再也不敢直立了,女主人光华四射的美足彻底地征服了

我,我弯下腰,后挪了半尺,五体投地的趴在了女主人的脚下。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我用哆嗦的双手捧起女主人的裸足,虔诚地放在头顶。

女主人被我的举动逗乐了,她看得出我是多麽眷恋和崇拜她的纤足,作爲一

个中学生,能在放学后有个奴隶伺候一下疲劳的双足,有一个玩物供她驱使,简

直就是一个天真的梦想。

可是,这时女主人清楚地意识到,她真的有了这样一个奴隶,一个驯服乖巧

的奴隶,驯服到她只需要动一下小脚趾他就会趴在地上磕头,乖巧到只要她伸出

纤足他就会爬过去舔盡鞋上的微尘,这是多麽有趣的事啊!女主人用脚示意我跪

坐起来,然后用裸露的足尖指指我的肉棒,笑吟吟地说:「爬近点儿,我要玩你

的肉棒!」

「是,女主人。」

这简直是天使的召唤,我毫不犹豫地爬到女主人胯下,让肉棒处在她的脚下。

女主人细嫩的右脚围绕着我的肉棒打转,若即若离的接触使我的小腹绷得很

紧,涨红的龟头渴望着纤足的抚摸,她的每一个脚趾都会带给我神仙般的快乐。

这时,女主人把还穿着棉袜的左脚伸到我的脸上,用鞋底蹭着我的脸问:

「难道还要我教你下面该怎麽做吗」

「不…不用…女主人……」

我赶紧张开嘴巴,又叨掉了女主人左脚的袜子,在我还沒有认真欣赏她的玉

足时,她的足尖已经像鱼一样地滑进我的口中。

「唔……」

我诚惶诚恐地急忙轻含住女主人的大脚趾,而她脚背上细腻的肌肤,若隐若

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我的眼前。

这样的脚真的让我动心,勾起我渴望舔舐的欲念,女主人用脚心抵着我的下

巴,而脚趾正享用我舌尖的爱抚。

趾缝充满了神秘和诱惑,所有的美味和快感似乎都是从脚趾间弥漫出的,我

的舌尖挤进了大脚趾和另一个秀美的脚趾之间。

这时,女主人右脚的脚背探到了我的阴囊下,用她温润的足背托起我的肉袋,

脚顽皮地向下滑进,足尖竟然移近了我的肛门。

我真怕女主人会把那让世间男人心仪的足趾插进我的屁眼——我一定会快乐

的大叫的,精液会不知羞臊地狂射而出……我的龟头正开始分泌晶莹的液体。

这时,伊莉洗完澡走进来,她微笑着坐在一边,看着舔舐女主人的脚趾。

我逐一舔舐了女主人的每一个脚趾,在舔舐她的脚底时,她咯咯地乐个不停,

然而她很难意识到她的脚底具有无懈可击的魅力,很多女孩儿的脚只适于俯看和

侧面欣赏。

而女主人的脚不是这样,她的脚底更加柔润,脚趾的整洁和趾底皮肤更加柔

媚,一般女孩子所有的娇媚加在一起,也抵不上女主人惊鸿一瞥的脚底,我恨不

能在这样的脚底下苦苦哀求接受践踏,我的心都醉了。

我含住女主人细嫩的小脚趾,用舌尖诉说深深的爱慕,她的小脚趾完美到连

趾甲都是含情脉脉的,那灵巧的小蛇似的脚趾在我的口腔轻盈曼妙,简直是天鹅

的白颈。

女主人的右脚夹住了我的肉棒,不难想见她美足在我肉棒上的套弄,我在她

美足的上下运动下发出了呻吟,嘴唇本能地把她的足趾含得更紧了。

「好了,我问你,」

女主人突然从我的嘴抽出脚趾问道:「你家有绳子吗」

「有,有几根在车库,但是……」

我不知道女主人要绳子幹什麽。

「嗯,舔够了,给我穿上袜子和鞋吧。」

女主人说着把脚放在我的肩膀上。

「是…女主人……」

我有些不情愿地替女主人穿上袜子,再穿好鞋,对那两只漂亮的美足,还有

些恋恋不舍。

「你乖乖地在这等着。」

伺侯女主人穿好鞋后,她就和伊莉一起走了出去。

第二章征服性奴

过了大约十五分锺,她们回来了,女主人手上拿着一本杂志,我的心跳又加

快了,看样子她发现了我放在车库的男性被女性玩弄的杂志。

女主人用钥匙打开我的手铐和脚铐,但是却和伊莉一起用绳子把我绑起来。

我跪在地上,手被绑在背后,女主人沒有再说什麽,我也不敢说话。

「看样子我们应该仔细考虑怎麽玩弄他这件事,伊莉,我们先去吃晚餐吧。」

女主人抱着伊莉的肩膀向门外走去。

「女,女主人…绳子怎麽办……」我请求女主人离开前能先解开绑住我的

绳子。

「让它就这样绑着,我们一会儿就回来。」她们笑着走出了大门。

我艰难地移动到茶几边,看见了女主人拿来的杂志上的内容,那是一个男人

和他的女儿的故事,这个女儿最终使父亲成爲了她的奴隶。

女儿完全控制了他,他是一个真正的被虐待狂,不能违背女儿的任何命令,

完完全全成爲她的专属奴隶,他一生将是女儿的奴隶而沒有其它欲望。

女主人将幹什麽,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已经深陷进了地狱。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已经到了晚上,女主人和伊莉才回来,她们带来了一些

包裹,但她们根本对我视而不见,只是摆弄她们的东西。

显然,她们已经作出了计划,什麽都充分考虑到了。

女主人坐到沙发上,喝着汽水,并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故事,「你在这个故事

中扮演什麽角色哈哈!好像你只能是奴隶这个角色呀!」

当她草草地翻阅这个故事问我时,我的心又加速了跳动,我惊讶得难以回答

她。

「我告诉你,」女主人开始说:「你将做我的奴隶,完完全全的奴隶,像这

个故事的一样,你将听从我的一切命令,不能有任何违抗,明白吗你现在必

须盡快作出决定,如果你同意我说的,你就爬过来舔我的鞋底。」

我觉得自己已经升入天堂,这是我最终幻想,我真不相信这是事实,我太想

要成爲女主人的奴隶了,怎麽还能反对她的条件,我巴不得有这麽一天。

我急忙爬到女主人的脚下,虽然伊莉在笑,但当我到达女主人的鞋子旁边时,

我的肉棒已经几乎要爆炸了。

我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好使自己能够舔到女主人的鞋底,但她不停地移动着

脚,像逗狗一样逗引着我,不让我容易舔到。

终于舔幹净鞋底,女主人把捆绑我的绳子解开,让我把她的鞋和袜子脱掉,

然后她把脚伸到我嘴边,说道:「把脚趾头含到嘴,像刚才一样舔!」

我红着脸刚要伸出舌头,女主人就一耳光打过来。

「怎麽这麽慢!」

脸上火辣辣的痛,我连忙说道:「对…对不起,您別生气……」然后赶紧用

刚刚自由的手把女主人的脚扶好,用舌尖舔脚趾。

「要整个含进去!用力舔!」女主人脸上泛着一抹红晕,兴奋的笑着:「哈

哈!每根脚趾头都要舔…脚趾缝也要舔幹净!喔…就是这样……」一边喝着汽水,

一边用手抓着我的头发,让我仔细地舔着脚趾,女主人似乎很喜欢这样。

「香吗我的脚趾头好吃吗…用力舔……」

我嘴塞着泛酸味的脚趾,泪水和口水渐渐流下来。

「你愿意答应什麽事都照我的话做吧」一边被我舔脚趾,女主人一边用居

高临上姿态对我说。

「是…奴隶愿意照您的话做……」我小声地回答。

「愿意做我的奴隶」

「愿意……」

「那就要宣誓,你现在是我的奴隶了,奴隶要说奴隶的誓言。」

「是…我是女主人的奴隶。」我说。

「不行,你说得太简单了,明白吗」

「是,奴隶明白了。」

「那麽,再说一次。」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