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经典】熟母奴隶园0107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熟母奴隶园0107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6-30 19:42 编辑

一、逆袭的誓言

梧州市谋社区的楼层下,一位身穿大红色嵌花蕾丝旗袍成熟美妇正拖着自己

的黑色行李箱向一辆宝马车走去,后者跟着一个大约10岁的小男孩,苦苦得拉

着女人手,哭泣着说道:「妈妈,求求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们,你走了我可怎

么办啊!」

原来这二人是一对母子。母亲名叫韩兰娇,今年32岁,身高一米六五。高

雅的气质,性感的身材,一头乌黑飘扬的秀髮,浑圆的臀部,高耸的胸脯无一部

让人遐想连连。儿子名叫黄遨,今年10岁,在上小学5年级,整天惹是生非,

成绩一塌煳涂,这也是造成今日家庭破裂的原因之一。

「小遨,你快放开妈妈,妈妈受够了你那个废物爸爸,还是你这个不听话的

闯祸精,我嫁给你爸爸10多年,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吗,为了这个家,我每天起

早贪黑得上班,回来还有做家务,一天累到晚,你爸呢,回来就只顾唿唿大睡,

一点都不体会我的感受;你这个做儿子的更不让我省心,你自己想想,有那个月

我是沒有被你们老师叫过去谈话的,家长会的时候,我听到的盡是对我的嘲讽,

哎呀,算了,你快放开我,让我走。」韩兰娇一边说一边使劲拽开儿子的手。

「妈妈,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好好学习,不会再让你操心了,求求你不要

走啊……」黄遨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母亲能回心转意。

? ? 「小遨啊,这是张20万的银行卡,密码是你的生日,我虽然是你的妈妈,

但我也是个希望幸福的女人,以后妈妈不会再回来了,妈妈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

相信你以后会明白的……」

? ? 韩兰娇拿出一张工行的银行卡,递给了自己的儿子。

? ? 「娇娇,快一点,我们还要赶飞机呢,再晚就来不及了!」

? ? 这时,宝马车的门打开了,以为全身名牌的男子从车里走出来,焦急地说道。

? ? 「好的,达令。」

? ? 韩兰娇一改刚才的厌烦,充满娇媚得对男子说道。说完,便再也不顾后面满

脸泪水的儿子,径直走向宝马车……不就,重重的鸣笛声音渐渐远去,留下的只

是一个满脸泪光的,哭坐在地上,绝望的10岁孩子黄遨。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黄遨感到深深的绝望,他回想起自己第一次

见到妈妈带男人回家,并从房间里传来真真呻吟的时候,他为什么不沖进去保护

自己的妈妈,事后又为什么不通知自己的父亲,是不是自己的不作为,才让那个

男人一次又一次的偷情,最终才造成了今天妈妈对自己的抛弃,以及家庭的破裂。

黄遨无奈得回到了家里,看到坐在沙发上满脸消沈的父亲黄伟,顿时怒上心

头,大声吼道:「都是你,沒用,妈妈才会走的,你为什么不能好好满足妈妈

……」

说着便朝着父亲跑去,狠狠地打了父亲几拳。

? ? 「小遨,是爸爸沒用,为了让你们能过上好日子,为了能满足你妈妈对物质

的追求,每天拼命工作,把身体搞垮了,之后就沒能满足你妈妈的需求,才造成

现在这样,永远无法挽回。」

? ? 「那你为什么不打死那个姦夫,你就是沒用,你就是为你的无能找藉口。」

? ? 黄遨依旧咄咄逼人得问道。

? ? 父亲黄伟无奈得说:「孩子,你知道那个姦夫是谁吗,他是你妈妈公司的老

总,是恒隆集团老总的侄子,全中国的大超市都有他家的股份,财雄势大,我们

根本惹不起啊,这个社会,钱和权力就是一切,我是沒用,无能啊……」

? ? 父亲哽咽着,无奈说道。然而,小遨并不满足的爸爸的解释,只是冷冷地说

了一句:「这里是20万,妈妈给你的,你拼命工作不就为了钱吗,我给你,你

要是不把妈妈追回来,我就永远不认你这个父亲。」

? ? 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把们一甩。剩下一个绝望的父亲再默

默抽泣……

从这天开始,黄遨再也沒有跟父亲说过一句话,但可喜的是他却开始认真得

学习,连老师也对他最近的表现颇感意外,不由对这位突然遭逢家庭变故的孩子

多了几分好感。

? ? 突然之间,五(2)班教室的门被教导主任推开了,对正在上课的班主任张

瑞芳老师说道:「张老师,请问你们班的黄遨同学在不在请你马上叫他到我办

公室来!」

? ? 「好的,肖主任。」说完便对黄遨说道:「小遨,你马上去教导主任办公室

吧。」

? ? 「好的,张老师。」

? ? 黄遨一脸疑惑得跟着肖主任来到办公室,肖主任怜惜得说道:「孩子,你要

做好心理准备,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太伤心啊!刚刚医院给我们学校打来电话,

你爸爸黄伟出了车祸,经抢救无效,已经去世了,等下我会安排老师送你去医院,

你要好好保重啊,孩子」

? ? ……

黄伟的葬礼,门可罗雀,简单朴素而凄凉,他本就是从偏远的农村来到梧州

市,幹的也是零散的工作,沒有正式编制,辛苦了大半辈子还了房贷之后便所剩

无几,这也是他满足自己老婆物质需求的原因。

? ? 作为一个10岁的孩子,最近这一个月来的变故已经彻底让他不知所措,他

之前单纯得想着通过努力学习,不再惹事,以自身的行动来劝妈妈回心转意,但

现在爸爸去世了,他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有个完整的家庭了,闯祸有人善后,

衣食无忧,更重要的是他将永远失去挚亲的疼爱,成为一个孤儿。

? ? 当然,他还有一个选择,去投靠他的妈妈,做那个富二代的便宜儿子,但这

样他会过得更加屈辱,但为了生存,他別无选择,于是他鼓起勇气,尝试着打妈

妈的电话,希望妈妈能看在她孤苦的份上,不要抛弃他。

上海,一座豪华的別墅里,昏淡粉红的明亮灯光正照射着室内一张宽大的床

上,一对男女正在激情交媾。男的全身赤裸,跪坐在大床上,挺着雄伟的阳物,

时而兇勐得冲击着前面如母狗一般跪趴在床上的女人,时而欲擒故纵收回阳具,

沒错,那位跪趴着的女人,身穿两条性感的黑丝吊带袜,上身是紫皮SM的装束,

脖子带着红色狗项圈的女人就是黄遨的妈妈韩兰娇,而那位拿着狗链,勇勐异常

的男子就是黄遨认为的姦夫,恒隆集团老总的侄子陈威,二人正在以「狗爬式」

的姿势盡情得交媾。

「求求你,再深一点,让我更舒服…啊…啊…好爽啊!」

? ? 韩兰娇这时候早就已经被陈威挑起欲火了,不自主的扭动想要将陈威的阳具

进一步吞入自己的阴道中,偏偏她一退后龟头刚稍微进到阴道内部,陈威就跟着

退后,韩兰娇的私处搔痒难耐,

「你该叫我什么,好好说!」

? ? 陈威一脸邪恶的笑说,明知到她已经快受不了了偏偏就是不给他,因为只有

这样陈威才能得到征服的快感。

韩兰娇红着脸说:「请主人给您卑劣的娇奴您伟大的阳具,盡情的摧残奴隶,

您永远的性奴,永远的母狗,啊…主人…主人…」

? ? 每一次说这种下贱的话总是带给韩兰娇羞耻,但是同时也带来一股莫名的性

奋。

陈威把龟头在韩兰娇的私处沾了些淫水奸诈的说「既然你这样请求了我就给

你吧」说完往韩兰娇的肛门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突然之间火热坚硬的阳具硬生生的插入韩兰娇的肛门,

韩兰娇只感到肛门似乎被撕裂了,巨大撕裂的痛苦让韩兰娇尖叫了起来:「不是

那里,主人,啊……好痛啊!」

? ? 韩兰娇疯狂得摇着头,希望以此来减轻痛苦,样子却像极了一只疯狂的母狗,

陈威看在眼里,乐在心理,「痛再过几分钟你就会像以前,爽得自己不知道在

幹什么了!」

? ? 沒过多久,陈威的话马上得到了应验,火辣的刺痛感已经慢慢转化成一种麻

麻的快感,侵袭者韩兰娇的全身……

正在这时,旁边韩兰娇的手机铃声想起「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

? ? 陈威放下狗链,拿起手机,看了下来电显示,是韩兰娇的老公黄伟的电话,

笑道:「哈哈,是你那个性无能老公打来的,看来他还是不死心啊,也罢,就让

他好好听听他老婆是怎么臣服在我胯下的。」

? ? 陈威接了电话,开了免提之后,便把电话放下一边,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并

以征服者的姿态对韩兰娇说道:「怎么样啊,娇奴,来感觉了吗」

? ? 当这股麻般的快感不停地散开在韩兰娇的肛门内时,韩兰娇更是开始主动摇

晃着臀部配着陈威的抽插动作,原本紧绷抗拒着肉棒的肛门内的括约肌也不再那

样抗拒用力,陈威的抽插活塞动作是愈来愈容易,也愈来愈顺畅,渐渐的,韩兰

娇受肛门麻般快感的影响,她的前面骚又骚痒了起来,嫩内又缓缓流出淫汁。

「啊……哦……嗯……好……好棒呀……主人……娇奴……娇奴的好痒喔

……嗯……」

「呵呵……你这个骚女人终于还是露出你的本性了,喜欢我幹你的屁股吗」

「啊……嗯……我……我不知道……」

? ? 韩兰娇紧蹙着秀眉摇着头,但她的丽脸上已经浮现出既是欢愉、又是痛苦的

矛盾神情。

「不知道吗这样你就会知道了吧!」

? ? 陈威在韩兰娇的肛门内又是一阵强烈的抽插,同时用手粗暴的伸到韩兰娇的

丰满双乳上用力搓捏。韩兰娇哪受得了这种激情的肛交方式,她已逐渐地迫近高

潮了。

「说,你喜不喜欢我幹你的后庭花」

? ? 陈威加强肛门内的抽插,并紧捏揉握着韩兰娇那双柔软的大乳房。

「嗯……哦……我……我喜欢┅┅喜欢主人幹我的屁股……嗯……啊……再

用力啊……啊……哦……」

「以后要主动要求肛交,知道吗」

「嗯……哦……是……娇奴的屁股随时……啊……随时都是主人的……哦

……不行了……啊……屁眼好热……好痒喔……哦……我……我要……我要泄了

……」

这淫靡的一切,都被电话那头的黄遨盡收耳内,他彻底得绝望了,什么伟大

的母亲,不过是一只淫荡的性奴母狗,他毫不犹豫得挂掉了电话,心中最后一丝

希望母亲回心转意的希望也被完全扼杀,从此,邪恶的阴灵深深得印在这个岁孩

子的心中……

葬礼结束后,黄伟在梧州市唯一的挚友,同是穷苦出身,但却已经混成一个

小有名气的律师,李樑柱,递给了黄遨一封信,说是他父亲委託自己交给黄遨的,

并嘱咐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一定要联繫他,并留下了自己的名片。深夜,

黄遨打开了父亲的信,顿时明白了一切。

? ? 母亲走后,父亲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动力,加上之前辛苦劳作而留下的重重疾

病,更使他失去活下去的理由,便在这一个月的时间之内有自己奋斗一身的继续

10万,再加韩兰娇留给自己的20万,买了各种保险,受益人均是黄遨,并有

意让自己死于车祸,再加上肇事司机可怜黄遨一个人孤苦伶仃,也赔偿了不少安

家费,这样算来,如今的黄遨已经是一个千万富翁了。

? ? 父亲在信中最后嘱咐到,李樑柱是我这身唯一的挚友,是一个绝对可以信任

的人,你要跟他好好学本事,将来掌握足够的金钱和权力,你才能主裁自己的命

运,爸爸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这些了。还有,这辈子要不能对女人投入真情,千

万不要步爸爸的后尘啊!

看完信的那一刻,黄遨心中五味陈杂,有对自己误解父亲的愧疚,有对父亲

如此爱自己以至于牺牲自己的性命的感动,更多的,是一种对母亲的怨恨,自己

这一身的悲剧全是拜自己母亲这个淫荡性奴母狗所赐,进而转化为一种对所有母

亲的怨恨和报復,黄遨的心中暗暗发誓:「今天妈妈给我痛苦,我以后一定千万

倍让她偿还,总有一天,我要毁掉恒隆集团,也要把陈威的妈妈,妻子,调教成

我的性奴,我还要淫盡天下所有的熟母,让她们像韩兰娇一样,成为我的性奴,

我要你为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痛苦一生,啊…………」

六年后,梧州市的一家已经关门的便利超市里,一位年约40的熟母上身穿

着一件淡绿色的无袖T恤,领口开得很低,露出了一小半白花花的乳肉,两条莲

藕般的手臂纤细光洁,腋下沒有一丝毛髮。下身穿着一条纯白色的七分裤,裤子

剪裁紧凑,把这位熟母丰满的美臀和秀美的双腿紧紧包裹,从背后看去可以看到

在熟母屁股的中央有一道深深的臀沟,格外迷人。

? ? 可以看得出来这位熟母是穿着内裤的,因为在紧贴着臀部的裤子上能够清晰

地看到三角行的印痕,从那痕迹上看,熟母的这条内裤明显很小,只是堪堪包住

了她一半的臀肉。

? ? 这位美丽的熟母便是这家便利店的老闆娘刘竹云,结婚不久之后,丈夫便意

外死亡,自小生长在农村的她吃苦耐劳,靠着这间便利超市,把孩子畲越拉扯大,

且生活也达到了小康水准,不但去年刚刚买了套140平的新房,其在守寡带大

儿子的过程中,洁身自好,从未与任何男人搞过暧昧,也正是因此,赢得了附近

街坊邻里的格外尊重,这要是搁在古代,肯定是要立个贞洁牌坊。

? ? 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那个16岁的儿子却不学无术,整天旷课打游戏,

跟一群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这让美熟母刘竹云十分头疼,这不,现在都快1

0点了,还不回家,也不知道搞什么鬼!她怎么也想不到,就是她最疼爱的儿子,

使她堕入无盡的深渊。

「叮叮……」手机铃声响了,正是她那不成器的儿子畲越打来的,正当刘竹

云准备开骂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的时候,电话那头确实畲越恐惧的声音:「妈妈,

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啪,好了,你小子给老子磙一边去,你就是那个竹云

超市的老闆娘吧,给我听好了,接下来你要按照我们说的做,不然就等着给你儿

子收尸吧。」

「別別,你们想怎么样,千万別伤害我儿子,別的一切都好说。」刘竹云心

乱如麻,希望对方只是求财,千万別上海自己宝贝儿子的命啊。

「听好了,在你家超市的厕所窗户上,放着一个袋子,我们要你脱光全身的

衣服,全部换上带子里面的衣服,然后到XX路XX号等着,会有车等你,现在

是9点45给你15或者有一件衣服沒穿,有你儿子苦头吃的,还有,你要是胆

敢报警,你儿子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喂,喂……」对方说完便把电话挂了,刘竹云想了下那个地址,走过去大

概要10分钟,也就是说,自己只有不到5分钟的时间换衣服了,她焦急地跑到

厕所,确实发现有个袋子,打开之后,里面的东西让她吓了一跳,一条雪白色的

T字形档,一双黑丝蕾丝带吊袜,一件紫皮SM上身装束,以及一件大红色嵌花

蕾丝旗袍。

? ? 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农村妇女来说确实太难以接受了,想着这位熟母一直洁身

自好,很少穿丝袜,仅有一条也是肉丝的。看来对方是早有预谋啊,管不了那么

多了,要是去晚了,畲越不知道要多遭多少罪啊,很快这位熟母便穿好了袋中的

衣服,关了店门,便匆匆朝着对方指定的地点走去……

「老大,那个女人已经出门了,完全穿着你指定的衣服。」

「很好,三子,你辛苦了……」

「鱼儿终于上钩了!」

电话的那头是一位英俊的16岁少年,处在一栋豪华的別墅之中,昏淡粉红

的明亮灯光正照射着室内,这里似乎是客厅。

? ? 这客厅装潢得非常豪华,四周围的玻璃都是上好的材质且各都不同颜色,客

厅角落的长条桌上陈列了数不盡的美食,整体的感觉就好像是进了五星级饭店一

般;客厅的壁墙上有一面非常大的银幕,银幕上正播放着激情的性交影片,影片

的名字是《同学的妈妈,我的性奴》,如果在仔细看看,就会发现,那个少年就

是六年前发过那个可怕誓言的孤苦男孩——黄遨!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