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干柴遇烈火狂射了出来

发布时间:2023-01-21浏览:

来到新的工作单位已经半年多了,我们办公室是3女对1男,男的自然就是我了呵呵。其他3位女士呢,有2位是沒有结婚的,其中有一个长得真是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让哪个男人看了就有一种原始的冲动,除非你是柳下惠(別说你不知道)。我们的办公桌是4张桌子拼在一起的,当然是为了大家交流嘛,嘿嘿,最不幸的是小雅就坐在我对面,小雅就是我上面说的让男人冲动的女人了。

要说这美女也真是的,美就美呗怎么成天像结冰似的,不过这也更加增加了让人征服她的慾望,身为狼的我,怎么能放弃这场战争。开始的时候还真实成天就抬头看她,只能看见她的头,不知道她埋头幹些什么玩意,工作再忙也得抬头撒。

虽然这样,身经百战的本狼还是能找到突破口的,半年过去了,大家自然也就打成一片了,办公室就我一男的,她要不吸点阳气不得死掉哇哈哈。

周5晚上,天下着大雨,也不怪了,春天嘛雨就是多。而且这天比较忙,搞得我工作都沒做完,最后完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倒霉。

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我抬头一看,呀大美女还在呢,她好像也要下班了,正在收拾东西呢,这样的天气不是成心让我犯罪吗,心理暗笑着。

「小雅,你也这么晚下班呢带伞了吗雨下得好大啊」「带了啊,別告诉我你沒带吧」她笑着回答到「哈哈,这都被你猜中了,只能麻烦你了,嘿嘿,放心,我改天请你吃饭」机会是创造出来的,我一直这么觉得,其实我带伞了。

还沒等她说话我就连拉带拽把她带到雨中了,我们就在雨里互相打鬧地开着玩笑。雨比较大,我们都穿的是衬衣,不一会她的轮廓就显现无遗了,隆起的奶子被红褐色的胸罩包裹着,摇摇欲坠,经不住让人心意荡漾。她也发现了这点,我们对视了下,都低下了头……

大概过了10多分钟就到了她家门口,我还沒等她开口就说:浇死人了,不介意去你家喝杯热茶吧然后就往里走,她顿了顿,还是答应了。她是租的房子,就是一室一厅的那种,带个卫生间,一个厨房。我坐下后,她说她去洗个澡,然后就钻进了卫生间。门是玻璃门,可以依稀地看见她的轮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此情此景

,我有了最原始的反映,这么美好的夜晚,不发生点什么真是对不起老天的安排了。

10分钟后,她从卫生间出来了,穿着睡衣,更加狐媚动人。「你不是要喝水吗怎么不倒水喝」她看着我问道。「我这不是客人嘛,必然得要你给我倒了」

我嬉皮笑脸地敷衍道,目光不停地在她的身上打量着。「讨厌」她发现我色色地看着她,她脸红了不少。她端水给我的时候,手有点颤,我都看在眼里,我接水的时候故意一抖,谁洒在她大腿上了,我连忙给她拍水,其实幹什么,大家都明白-_-我抓住机会一把抱住她说:小雅,我喜欢你。然后手就不断地在她身上游走,同时我的嘴也把她的嘴堵上了,开始她还挣扎,但在我这么结实的男人面前,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一会她就不挣扎了,只是喘着气,脸色红润,闭上眼睛,安静地享受着。忽然她使劲推开了我说:你先去洗澡吧,看你淋得。

「好的,等着我哈」说完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

洗完澡后,我出来了。

「小雅。」我边叫着她,边顺手带上了卫生间的门。

房间沒有任何人影,而床上本叠好的被子此时却已经展开,并且中间大大的凸起。

小雅竟然早已经钻进了被子,整个人都藏在里面,我清楚的看见被子轻轻一颤一颤的。

「小雅。」我又是一声轻唤,人已经爬了过去,轻轻从头顶扒开被子一角,露出了小雅早已经娇红的脸。

啊,都自行解决了

说实话,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当下扒得只给自己留了条短裤,掀开被子一边就挤了进去。

「啊。」方子雅娇哼一声,紧紧的抱住了我。

不是个男人的话,就现在立马推开她呀。挖哈哈。

我很正常,基本无病史,发育也不错,多年的经验指导着我,用同样的方式回抱住她。

两个人这样紧紧的抱着,什么话也不说。其实现在也说不出什么,多一句都是废话,一切靠双手,自然丰衣足食。

小雅只是死抱着我,把头深埋在我怀里,一只腿挤进了我两腿间,我知趣的夹住了她。我睡在外面,面朝里,左手早已经被她枕到了脖子下面,丝毫动弹不得。

全指望你了,我动了动右手。同时嘴也跟着吻了上去,小雅轻轻微抬着头,闭着眼睛热情的回应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接吻睁着眼的毛病,也许只是想知道女人陶醉其中时是什么表情,也许只是有种征服的成就感吧。右手摸过去,发觉她还穿着罩罩和小裤裤。晕死,我喜欢,真的,狂喜欢女人留点小件要我亲自来解决。

我一只手上下游走着,慢慢停留在了背后。开扣,对我来说,我甚至比女人更熟练,各种前扣后扣,甚至皮带扣,还沒有我打不开的。这个时候不要以为我就一只手,就会犯难,小意思,拇指一按,食指配合着其他三根指头,轻轻来回一摆,开了。扒下透明带,我整个给它脱了下来,丢到被子外面去了。

再缩手进被子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硕大的两个东西挤在我的胸口,而这时小雅只是低着头,还是死死的抱着我,丝毫沒发现我眼睛里冒出的慾火。

「好老,老婆,我,我亲亲。」我结巴道,说完缩下了身子,含了上去。此味只应天上有。

男人的兽性这个时候完完全全的暴露了出来,我爱她,她爱我,我不觉的有什么罪恶感。

「啊,恩。」小雅慢慢的发出了声音,双手开始用力的抓着我。

所谓干柴遇烈火,我怎么能控制得住自己

口一直沒有停,却还嫌不够,总觉得这样还不能充分表达我的喜爱,晕死,真想一口咬下来,吞下肚子。手也已经摸到了后尾骨,慢慢的探索着。

大脑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来回叫喊着:脱掉它。

终于邪恶的声音一脚把我善良内疚的一面踹飞,我随即一把抓住了她小裤裤的后腰带,往下褪去,直至膝盖。而这这同时,我也感觉到了小雅同样沒有闲着,因为我的健将也被一只小手给拉到了同样的地方。

我松开手,小声笑道:「你好色呀,扒我裤子。」话音一落,继续含上。

小雅这个时候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已经很累似的喘着气嗲道:「我就色,怎么了哼。」接着手继续往下拉着我的健将。

可惜手短,看她费力的往下面缩着身子,我转了转身体,自己一把给拉了下来,丢到外面去了。

「你也自己脱了。乖。」我又松口道,接着又再一次含上。真的好喜欢呀,捨不得丢开。

小雅「恩」了一声,也挪了下身子,弯起双腿,一个甩手,学我一样丢在了被子外面。

啊,要做了吗我心里念头一闪,有点不敢相信。

「啊。」我忽然轻哼了一声,低头看下去,小雅正在我胸口吻着,轻轻的,痒痒的,却很敏感的刺激着我每一根神经。

受不了,受不了。我伸手拿我的裤子,从里面掏出来个套套,色狼必备嘛。

「不要呀,老公,我不要。」小雅见我手里拿着套套,忽然紧张起来。

我愣了一下,要不要来硬的我看了看小雅,她一脸的委屈。

「嗯,我不强迫你,我爱你。」说完我翻身平躺了下来,静静的等待师弟的平息。

小雅一把抓住我的手臂,从侧面环抱住我,喃喃道:「不是了老公,我不想你戴。」

吐血。绝对吐血。我当时差点跳了起来,真想掐住她的脖子,直到掐死为止。

「什么为什么」

「我不想把我们的第一次,给了它,我想他在我身体里面。」小雅低下了头,小声的说着。

一个女人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说什么呢

我伸手捧起小雅的脸道:「小雅,你不怕吗万一」我不忍心说下去了。

小雅镇定的看着我,笑了笑,回道:「傻瓜,你是我老公,我知道你疼小雅,可是我也想你高兴呀,进哪里还不都是你的吗」

「好小雅,我知道你爱我,我一定好好疼你的。」我看着她的眼睛说着。

小雅说道:「男人都不喜欢戴这个东西,我知道的,说不舒服。我,我只想你舒服一些。

方子雅双手抱着我,闭起了双眼,任我吻去她的泪。

我心里告诉自己,我要吻遍她的每个角落,吻干她的每一处泪水,给她幸福。

时间彷彿停留在这一刻,那么的美好,充满爱的希望。

小雅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双手一直死死的抓着我,不管是腰,还是颈,还是头,都用了很大力气,不敢放松一刻,生怕我会忽然跑掉。我明白她的心,不敢怠慢一点点,仔细的吻着她,不断的握着她的手,并且传达给她一个消息: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前到后,从上到下,一丝一寸都不放过,我要把最好的东西,全部给了小雅。当我再一次吻到她的唇,小小的唇已经变的很干,我心疼的去湿润着她。小雅也努力的回应着我,双手一点一点把我往旁边推着,然后翻过身趴在我身上,让我平躺下来,她一味热情的学着我之前的种种,吻我的颈

,我的胸,慢慢吻下去,吻下去。

我哼哼唧唧的吭着,我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按在了她的头上,我声音越大,小雅似乎越是兴奋,跟着我的节奏变着拍子,好像要带我去翻越更高的山峰。

我靠,再开就翻车了。我脑袋还算清醒,也亏我以前常坐这种过山车,所以反应还算敏捷。一个起身坐了起来,把小雅活生生的拔了过来。

妈呀,那感觉彷彿割老子肉一样,捨不得呀,真的。

「老婆,不要了。我不行了。」我喘着粗气道。

我一把把她拉到跟前,抱着她翻转身体,平放到床上。

我拱着腰,用双腿把她撑开,躺在她中间,我试着寻找着什么。

「啊。」接着是一声毫无防备的叫声。

我已经找到我要找的东西了,此时双手撑在她手臂两边,轻轻问道:「老婆,可以吗」

小雅使劲点了点头,双手环在我腰上,死死的抓住。

一开始她还不太适应,微闭着眼睛,一脸通红,喘着粗气,细汗佈满了面孔,我动一下,她也跟着吭一下,渐渐的随着我的动作加大,她慢慢的有了表情,像在笑,又像是在做梦,很享受的样子,声音也沒有开始那么沈闷了,欢快而紧凑,时高时低。

汗水从我的背上流到肚皮,又滑入她的身上。我们不在乎,盡情的狂欢在两个人的世界中。

我对我爱做的事情,只有一条原则:绝对沒有原则。

吻着小雅满是汗水的脸,我小心的停了下来,一手撑住身体,一手伸到身后,抠开她死扣住我的小腿。她睁开了眼睛,我看见一种陶醉的妩媚。

男女的事情,说起来很奇妙的,有时候一句话也不需要说,两个人无论是面对面,还是背对面,又或侧或立,都是一个点拨一个眼神就可以意会的。

时间在走,汗水也盡情的抛洒着。

我靠在床头,握住小雅的纤腰,看她兴致高昂的摆动着,我既然偷笑出来。

小雅双手一直抓着我,眼睛飘渺不定,见我在笑,便把身体欺了过来,放慢了速度,大口喘着气问道:「老公,你,你笑什么」

「我好幸福呀,幸福不该笑吗」我盡量让自己看起来镇定。

「嗯,那就再幸福一些吧。」她坏笑着又坐了回去。小腰慢慢的改变了方向,画着圈圈。

好爽呀,我松开她的腰,抓住了她的双手。

「怎么样怎么样」小雅不断的问着我。

「嗯,慢一点。」我说着。

可她却反而更快了。

一股真气忽然出现在丹田,我感觉又回到了过山车上,不过这次不是晕车,好像是车上了最好点,然后一个转身就急冲下来,速度好快,好快。

小雅欢快的叫着,一声比一声大。

许久,我终于也一声叫了出来。

过山车急冲下来,在触地的一瞬间,抖了抖,最后直接撞向了地。

小雅就是那司机,不过她反应比我慢多了,我都落了地,她却才声音由大转小慢慢的趴到我身上,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我们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很久,不愿意分开。

看着她微笑着靠在我的胸口,好像很幸福。她的脸和前胸部分因为高潮产生的红晕还沒消去,真美。我们谁也沒说话,她倒在我怀里,我手在她身上抚摸着,此情此景,perfect.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体力已经回復得差不多了,抚摸着这美丽的胴体,顿时又有了慾望,俯身去亲吻她的MIMI,同时把她压在身下。她也看出了我的意图。

「啊,好烦呀,不是才给你了吗,不要了。」小雅笑着挣扎道。

「切,打发叫花子呢,你以为一次就可以了吗给我

,给我。」我大笑着和她嬉戏着。

「好淫贱呀,你个流氓、色狼,你想弄死我呀。不行了,不行了。」小雅已经笑得岔了气。

我哪里住得了手,依旧在她身上瞎摸,回道:「我是土狼,我要,我要。」

终于抓住了她的双手,顺手按在了床上,我仔细的看着躺在下面的小雅,她好美。

「傻瓜,看什么呀。」小雅被我看的既然脸红了,微闭着双眼,把头扭向了一边,似是在等待暴风雨的再次降临。

啊,佛祖呀,妈妈的,好妩媚的画面呀,看得身体燥热,感觉下身又有了反应,好强,好强。

「哎呀,你个女流氓,看你那样子撒,很想要吧,切,我才不是想呢。挖哈哈。」我忽然丢了按她的手,坐在一边大笑起来。

我其实对做的本身,不是很在意,一次和两次都无所谓,主要是个兴致,也就是前戏的感觉。那是在外面吃花酒时,完全找不到的感觉。

小雅一愣,知道我故意把想做的事情,说的这么直白,当下脸更红了,一下子跟着坐了起来,一个大扑,骑在了我身上。

「哎呀,还不想要,你看你都直了。挖哈哈。」她一把抓住了小鸟,学我一样大笑道。

「啊,那,那是你刚才碰了它的。不给你,不要动它。」我一把握住了她握着的我的手道。

「是吗」小雅坏笑着,忽然开始勐力的前后挂档。

我晕,学开车也不至于这样摇吧。

我本想坚持一下的,可沒几下就发觉,原来我是肉做的。

「不要,不要了,我不行了。」我勐按住她的手求道。

小雅才不关这么多,照旧摇。

「老婆,小雅,不要了,要出来了。」我一脸煎熬,用力的按住了她的手,把她抱住,翻身趴到了她的上面

小雅这才松了手,抱住了我的腰,喃喃道:「给我,我要。」

男人最爱听女人说「我要」这两个字,最怕女人说「我还要」。我幸运的遇到了第一种,挖哈哈。

我伸手撑住身体,在她耳边轻轻道:「小雅,帮我。」

小雅扭过了头,把手慢慢的放了下去,接着感觉很明显的一热,我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小雅眉头也是同时微微一皱,双手又回到了我的腰上。

害怕她痛,我慢慢的进入,感觉很艰难,有点很粗糙。

其实第一次的时候,我还对她存在着神秘感,所以很小心的处处迁就她,毕竟对我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照顾一下对方,也是男人应该的本分。那一次我的心完全沒在感觉上,确切点说,是完全沒有顾及我个人的感官享受,我一味的关注的是她每个表情每个细微的身体变化。我当时有种感恩的情绪,只想把最好的最温柔的给她,在神经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很累,很累。可这一次却完全不一样了,刚才看见她穿小裤裤的时候,忽然有种莫名的冲动,那和小姐完事后内外裤子一起穿的职业风格完全不一样的。

「老婆,好紧呀。」我喘着气来回的上下着,边吻她边道。

小雅哪里还说得出话,只是闭着眼睛表情复杂的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身体不断的跟随着我动着。

「好,好老婆。」我轻轻的叫着她,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不,不要说,说话。」小雅用力的抓紧了我,丢了几个字出来。

晕,我也不是瞎侃呀,本来想调节一下气氛的,沒想到被告之「闭嘴」,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你意思不就是说我不用心吗好,我给你来点专业的。

我撑住了身体,开始勐烈的冲击,渐渐的我似乎听到了一种类似拔水塞子的声音。

「啊,啊。」小雅叫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

舌头在一起翻转着,身体依旧动着。

「啊,老,老公,不,不行了。」小雅睁开了眼睛,表情痛苦的喊着。

我继续吻着她,安慰道:「小雅乖,小声点,我,我来了。」

感觉全身都汗湿了,身体与身体每次撞击都会发出很大的水拔声,我在享受着感官和肉体带来的愉悦的同时,也盡量弥补着第一次沒有达到的损失。

进入越来越通畅了,小雅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老,老公,不,不行了,真,真的不行了。」小雅喘着气,说话已经不流利了。

「一会儿就好了,快了,快了。」我哄着她道,并加快了速度。

啊,我忽然感到一紧一紧的,晕,不会是她到了吧

看着小雅渐渐又闭上的眼睛,大声的叫喊着,神情甚是享受。

忍住,忍住,不能就这样败下阵来,我这个时候既然想到了《笑傲江湖》里面,令狐沖的那句名言:当我不能控制事情本身的时候,我只有控制我自己。

这一点,我有经验,不就是延迟个分把锺吗好,给你个加时赛。

我放慢了速度,看她实在受不了了,我蛮心疼的。

篮球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一般都有宝贝上场跳舞,我也有我的节目:一手撑住床,一手放在了她的胸上,大把的挤压着。

「不要摸,不要摸,不,不行了。」方子雅抓住我的手,死死的按住。

不要以为我就这一点能耐,不摸算了,我摇摆总可以吧。

我带动着下半身,画起了圈圈。

「啊。」小雅又叫了起来。

我听的出来,小雅是真的在倾洩,真的在爆发那种感情,尤其是刚才的那一颤,伴随着不绝耳的喊叫,我想,志玲应该也不过如此吧。

她的身体全是汗水,整个脸和胸口全是通红的,我知道应该收场了,毕竟我们还是第二次,女人是要慢慢调教的。

我用力开始反攻,使劲的加快速度和力度,抱着她疯狂的撞击着。

小雅现在已经疯了,似乎整个肉体和灵魂已经游离在了身体以外,并伴随着我的抽动,很自觉的跟着我一起起舞,甚至还用抱我的双手使劲带动我加快速度。

「给我,老公,给我,用,用力。」方子雅闭着眼睛,神智不清的叫着。

啊,要疯了,给你,全给你。我像一辆开足了马力的解放牌卡车一样拼了命的做最后冲刺。

感觉越来越明显,我渐渐抱紧了她,同时她也感觉到了什么,跟着抓紧了我。

一股热流终于在我一次深深的抖动后,喷井般狂射了出来。

我们都瘫在了床上,一直偎依着进入梦想,一直到第二天太阳照射进了房间。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