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慾望程式DESIREPROGRAM第7节完

发布时间:2023-01-24浏览:

七、

H告诉我藏所有精液的地点是在民权东路五段上的一个仓库里。我在这里守候已经四个小时了,看看手錶也快十一点了,我想这应该是行动的时候。

我看着H给我的手錶,心里有一阵无限的暖意,想着今天早上拥着她醒来的样子,那时我的心情有一种说不出的平静。那时的我有一种冲动,我不想再管这世上一切的是是非非了,我只想守着H温暖的小穴就好了。

这只手錶是从H的手腕上取下的,当然也带着一丝H的体味。我原本是不带錶主义者的,但是为了H我愿意放弃我所有的原则。

我趁着警卫打瞌睡的时候混入了仓库内,我很顺利的摸到门边,我寻找着进入的地方,很幸运的我发现了一扇窗户,我潜至窗户旁,略为动了一下这扇窗户,沒有想到这扇窗竟然沒有关,我想我实在很幸运,于是我小心的把窗户打开,一个翻身便进入仓库里。

目前为止一切都还满顺利的,对一个第一次幹这种事的人而言,我想我表现的应该还算不错。我取出了手电筒,慢慢的在屋内搜寻着。

满屋子的试管在刚开始的时候的确让我有些伤脑筋,但是过了一会儿,我便注意到所有的精子都是照笔划顺序存放的,我现在所在的长柜註明的姓曾的,曾是十二划,那么陈一定是更前面才是。

果然沒错,我在前方几个长柜中发现了陈姓开头的存放精子,我便开始一个个的找寻,这并沒有花太久的时间,我一下子便发现了陈一智精子所存放的地方。我欣喜若狂的取下这瓶试管,但是里面显然的有存放精液。我有些失望,但是这一切仍是在我的预料当中,如果小林的确是冒用陈一智的精子来掩护自己的罪行的话,那么他应该不会笨到让陈一智的精子就这么不见才对,以这瓶试管内所存放的是谁的精子还不能说,而最好的办法,便是取出化验,我仔细的把这瓶精子放进我的袋子内。

实在是太顺利了!顺利到连我都害怕了起来:我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周围,我从一进门便觉得有人在监视我的样子,但是环顾四週的结果,我并沒有发现任何人,我有些放心,也许是我太过虑了。

就在放松的时候,突然屋里的灯光整个亮了起来,我大吃一惊,正要往角落藏匿时,前方闪出了一个人影。

「你在这里等我」我觉得心跳开始加速。

「是啊!」小林缓缓的从怀中掏出手枪。

看到他手中的枪,我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恐怖。

「你要我怎么做呢」小林将枪口指着我:「我最亲爱的朋友!」

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沒想到被枪指着的感觉这么恐怖。我退到架子后,沒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地步。

「小林,你听我说,我只是想找出事情的真相而已,我并不是针对你...」我觉得我的脑浆快干涸了,半天我才想出这么一句话来。

小林笑得更冷了:「你试图找出的真相便是针对我了!」

小林这句话像核子弹般的在心中炸开

,沒想到事情真的像我想的那样,小林是这一连串谋杀案的真兇!

「你真的杀了他们!」我不知道我说话的语气究竟是恐惧还是愤怒,只是我觉得我的毛髮都快站立起来。

「是啊!」小林说话的口气很淡:「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你又能拿我怎么样你现在只是一个亡命天涯的通缉犯而已。」

听到小林所说的这些,我觉得心里有一股火烧了起来。

「你不以为你这样就可以为所欲为

。至少...」讲到这儿,我发现我的怒气又消失了,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小林有绝对的优势来掌握这一切,而我则是一只随时待宰的羔羊。

「说话啊!你不是一向都挺爱说的吗说话啊!你不是想破案吗」小林得意的一步步的走了过来:「至少什么啊说话啊!」

「哑了啊!我叫你说话你沒听见啊!」他的声音逐渐拉高,可以感觉他的情绪并不稳定:「我叫你说话,你听见了沒有!」

接着他朝地板开一枪,子弹在我的脚前跳了起来。由于装了灭音器的关系,整间屋子只有细细的回音在不停的撞击着。我几乎吓得尿都出来,裤裆里有一阵微微的湿热。

「我忘了!」小林笑了起来,向冒着烟的枪口吹气:「我不该威胁証人的。」

我记起了怀中带惯了的录音机,我决定孤注一掷,于是我盡情的笑了起来,这种充满讥讽的笑容我是最会的。

小林面对着我的笑容有些迟疑。「你在笑什么」果然,我的笑容让他动摇了起来。

「我笑你得意得太早了。」我取出了我手中的收音机:「你看这是什么。」

「哦!」我实在听不出小林的口气到底是惊讶还是嘲讽。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我们刚才的谈话已被你录音了」小林靠我靠得更近了,看着他手中的那把枪愈靠愈近,我觉得我的心跳也愈来愈快。

「沒错!」我盡量装得很有胆量的样子:「我们刚刚的对话已被我完全录下来了,你最好现在...」

「放下手中的武器,以免一错再错是不是」小林笑起来:

「我说小毛,拜託!这种八卦老套的对白你就可以省省了。」

被小林抢白的我像一个刚被老师处罚的小孩,我怔怔的望着小林半天说不出话。

「小毛。」小林好像不是在跟我讲话的样子:「如果我现在就把你给杀了,你说你手中的录音带对我会有什么作用呢」

突然觉得小林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带着一种上帝的口吻,彷彿他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我觉得他对我的状况暸若指掌。

「你应该不会不知道这是子母式录音机吧!如果你现在杀了我,那么刚刚我们谈话的录音带便由H交给警方...」

小林的笑声把我的话掩盖住,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妳是说交给H吗」小材的笑声里透着一种刺骨的寒冷。

「来吧!小毛。让我告诉你什么才是真实的人生。」小林拿着枪示意我朝右边走去。我这时才发现那里有一扇门,我低头忖思着如何惊动警卫,按理说这里灯火通明警卫应该有所警觉才对啊:但是一直到现在我却沒有发现警卫有任何的动作。

「別想故意制造出什么声音来吸引警卫的注意。」小林的声音在背后冷冷的响起:「警卫都是我的兄弟,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这句话就像一把剑一样的刺入我的心脏,绝望迅速的流过我全身。

但是,更大的绝望却存在这扇门打开之后,眼前的景象几乎让我快中风了。

我看见H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嘴巴被胶带紧紧的缠住。她一见我进来,眼角的泪便噗簌簌的落下,我转头看着正在冷笑的小林。

「你现在还指望H的录音带吗」小林的嘴角微扬着胜利的弧缐:「我沒有想到这婊子竟然敢回研究中心,她以为她与杨智弘的秘密通路只有他们知道,告诉你,我老早就晓得了,我不知道带过多少女人,偶尔也有男人啦!从这条秘道进出中心,我一点也不费力的就把她给逮住了。」

「不过呢!」他继续说着:「我倒是沒有想到姓杨的会在各个角落装监视系统。」小林拿出了两片光碟片:「还好及时发现了,不然还真麻烦呢!当然这也得感谢你们才对。」

我咬着牙看着小林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想你一定很想看看光碟里面的内容吧!」小林送说送把其中的一片光碟放人他身后的电脑里。

「很精采的,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小林让开了身体。电脑萤幕在一阵黑暗之后,出现了我这辈子最想捨弃的画面。

画面里小区根本就沒有出现,只有我一个人,画面中只有我一个人在表演,小区就像是隐形人一样,只见我对着空气又是亲又是摸的,而当画面出现我靠在桌边扭动着腰桿的时候,我真是想躲到洞里去。那个样子就像在自慰时被人偷偷拍下来一样。我不断的在空气中摆动着,阳具的顶端刺向的不是小区温热的阴道,而是透明的空气。

「很有趣吧!」小林依然是满脸的笑容:「看着自己全身赤裸,一股劲的朝空气抽送自己的阴茎很过瘾吧!这简直是性爱的经典之作嘛!我真是爱不释手,看着妳的老二在空气中直挺挺的站立着,看着你由空气中得到的快感,看着你满足又搪心的表情和反覆的动作,我实在快笑死了。尤其是对着空气爱抚的镜头,那可真是一绝!」小林说到这儿,开始大笑了起来。

我既羞且怒的望着小林,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留情杀了他!但是除了怒之外,还有一堆问号!小区到底到那去了为什么沒有看到她呢「所以我说用虚拟实境做爱很变态吧!从你刚刚画面中的样子就可以很清楚的了解,是吧,小毛」

「虚拟实境」我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

「沒错!你和小区搞得那么一回事不过是电脑弄的而已,怎么样非常逼真吧!这可是最新科技的产品哦!但是这项产品却无缘上市,因为在实验发现它对人的大脑有不良的副作用,但是你別担心,你只不过是使用了一次而已,不会对你造成太大的影响的。」小林点起了一根菸:「很过瘾吧!处男,为了你我还特別设定成性暴力游戏模式呢!」

我说不出话来了,如果我不是亲眼见识的话,我想我一定不会相信的,沒有想到科技竟会做到如此地步,让人无法分辨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这套软体的最大特性便是它除了一般系统刺激大脑的功能外,它还有催眠的功能,它能淬取每个人心中对慾念最执着的地方。」小林继续说着:「但是这项产品已跨入神的领域了,它对人的副作用就像毒品一样,所以还在实验阶段便被禁止了。不过,由于我其中的一个马子是这家公司的高级幹部,所以我能得到这套系统,但是你可別误会了,我从来就沒有用过它;只是我不懂如何拒绝女人而已。」

「那小区呢」我突然想到小区,如果说跟我做爱的只是一场梦境的话,那她后来到底是怎么死的

「说到小区啊!她可是提供了另外一种性的高潮呢!」小林说着说着露出了满意的神情,他的眼神写满着无限的回味。

「你到底把她怎么了」

「跟以前一样啊!只不过这次的经验比较特別。」小林舔了舔舌头:「这是我第一次强暴別人,沒想到这种感觉这么的美好!」

「你这个恶魔!」我握紧了拳头:「我恨不得把你碎尸万段!」

「哈!」小林放肆的笑了起来:「做恶魔才能享受到人世间最甜美的快感啊!像你要把我杀了不也是为你的快感吗」

看着小林的样子我不禁有些反胃,这傢伙已经完全疯了!

「小毛,我跟你说强暴一个人的感觉真的是很满好。当然这也得有一个可以接受的受词才行,比如说小区就是。哇!当我把她绑在铁架上时,我看着她痛苦、挣扎的样于,我的老二就她妈的胀得跟什么一样。我迫不及待的把她身上衣服剥下来,哇!那可真不是盖的,小毛,你知道小区的身材本来就不错的嘛!」小林愈讲愈兴奋,他脸上有一种难得血色。

今人难为情的是我也是愈听愈兴奋,不争气的器官在体内蠢蠢欲动着。

「看着她那对大奶子摇啊晃啊!我的心简直快要痒死了。」

小林继续说着:「我狠狠的抓着她的奶子,掏出老二就塞了进去,这是我第一次沒有前戏就直接进去的,我觉得我包皮都被她干燥的阴道给翻起来了。你都沒有听到小区叫春的声音,真是令人销魂啊!我觉得我的灵魂都快溶化了。」小林的脸愈来愈红了:「这种快感真得快把人给蒸发了!」小林做了一个全身抖动的动作。

「然后你找了一个替死鬼,来帮你承担所有的罪」我忿忿的说。

「不是一个,是两个!你跟陈一智。」小林又是那种欠扁的笑容。

「陈一智是因为我觉得他很烦,他老是认为我抢了他的女朋友而对不起他,这种只会在暗地打手枪的人,竟然要我给他一个交代,所以啰!」

「所以你杀了易青玉,然后嫁祸给陈一智。」

「小毛,你的推理不要跟连续剧一样好不好」小林把菸踩熄:「我根本沒有意思要杀易青玉。」

「你在胡说些什么」小林的说词令我十分不满。

「这么说好了,是易青玉自己要求我杀了她的,我知道你现在一定不懂,但事实便是如此。」小林耸耸肩,一脸莫可奈何的样子:「你知道,总会有一些人有些奇怪的嗜好,当然这是指在性交方面。像易青玉每次在跟我做爱的时候,她都会要求我勒住她的颈子,刚开始的时候我很不能接受这种玩法,但是后来我却发现这种游戏的确是为我的性生活带来新的感受。」小林停了下来仔细的看着我。

「但是,有一次我却失手了,我太沈迷于我的高潮,但是却沒有想到会错手杀了易青玉。」

「这种解释你都说得出口。」我实在听不下去:「小林你真是有够不要脸。」

「我说得都是实话,至于你要不要相信,那就随便你了。」

小林满脸不在乎的样子:「但是你已经勾起我说话的兴趣,所以你一定得给我听完。」

我沒有其它选择,只见他自顾的说了起来。

「虽然是误杀,但是我却沒有太深的内疚,因为我总算发现了另外一种乐趣,我觉得我就像母螳螂一样,在性交结束后立刻把男方给吃了,我觉得这种玩法实在很酷,从此我就乐此不疲了。」

「你的意思是你为了自己的快感而不断的杀人!」小林的说法实今我咋舌。

「沒错!」小林点点头:「我发现只有在这种过程之中,我才能真正的享受到性爱的快感。」

我说不出话来了,这种行径已经不能只用疯狂来形容。

「所以我不断的诱惑猎物,请注意我是用诱惑这两个字,我讨厌强迫別人的感觉,我要我的猎物心甘情愿的为我付出一切。」

「你为了自己的快乐不惜杀人,同时还害了陈一智」

「这又是另外一个巧合。」小林的语气里带着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碰巧让我发现他的日记,说到这一点就更好笑了,陈一智是亲自拿日记来与我谈的,也因为这本日记我们两个才有更深入的认识。」小林大笑了起来。

「可是他绝对沒有想到竟然会因为这样,反而让他掉落万劫不復的境界。」

「于是你利用了你职务上的方便,取出陈一智的精液留在现场,把所有的罪嫌都转嫁给他,再加上陈一智的日记,使得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罪犯。」

「你只说对了一部分。」小林再点起一根菸:「不过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这証明你的智慧高人一等。」

我不晓得小林的话是褒是贬,但是我确定他还有我不晓得的内情要告诉我。

「但是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我是怎么利用你的。」小林抿着嘴唇看着我:「上次我被警察怀疑的时候,要不是你帮我証明我不在场的话,我可能现在还有麻烦呢:」

「我不懂。」我拼命摇头:「我真的不懂!」

「那天我不是找你去酒吧:」小林的脸靠我靠得很近,我嫌恶的避开。

「这又怎么样」我以充满厌恶的口吻说。

「那天我找你的时候说是九点,其实那时已经是十点多了。」小林说:「我知道你从来不戴錶的,所以你的习惯帮了我很大的一个忙。」

想不到我在无意之间竟然成就这个变态。

「但是比较麻烦的是,在那间酒店的老闆是唯一知道时间的人,所以我就必须幹掉那个老玻璃。妈的,为了这件事我还得牺牲我的屁股。」小林竟然可以把杀人这件事说得这么轻松,好像是去便利超商买泡面似的。

「你就把话说清楚吧!」我想他大概还有很多事是瞒着我的。

「如果你要知道的话,当然是还有啊!比如说你研究室失火啦!在性杨的面前中伤你啦!」小林满不在乎的说。

我实在沒有想到小林会这样出卖我,我还一厢情愿的认为这些都只是个误会。

「小林,我把你当做这么好的朋友,你竟然...」我实在不晓得如何接下去。

「如果你不一直要追查出真相的话、如果你不自作主张侵入我的电脑的话,我想我会一直把你当做是我的好朋友的。」

「那陈一智日记中的小爱呢」我突然想到失踪的小爱,我有种念头,她已经遭到小林的毒手了。

「妳是说那个高傲的女孩吧!嗯,她也是一个很甜美的经验。我沒有想到她上床的样子竟会如此的淫荡,她各种姿势都希望来一次,最爽的就是从她后面幹下去的时候,那种老二的充实感还有手中紧握的大奶子,真是爽到心坎里了,那一夜我们总共来了五次,说真的杀她的时候我还真有些捨不得了咧!」

看来小林是真的把陈一智的日记当做是指南了,于是我想到了高中老师。

「拜託,我找到她的时候,她都变成一个老太婆了!身材好肿,根本就不像是日记中描述的那个样子。」小林说这话时候,语气充满着愤怒。

好了,我所有的疑点都经澄清了,几乎我所有的推论都成立,也几乎我所有的预感也都成真了,但是我却也沒有想到真相的起点竟会是我生命的终点。

「好了,故事说完了!」小林又再次微笑了起来:「小毛,我真是替你可惜,沒想到你会是这种结局。」小林把枪指着我的下颚逼着我不得不站起来。

我必须承认我现在非常的害怕,当冰冷的枪管顶住我的下颚时,我觉得我的睪丸有阵阵的痠麻。

「像不像被毒蛇咬了一口啊!」小林微笑着,但是我知道在他微笑的背后带着极大的险恶。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世界不是那么好混的!什么狗屁道理永远都只是道理,它永远都不能代表这个世界,也不能解释一切。如果你信以为真,那么你就太蠢了!就像现在的你一样,小毛,你就是这个教训下的牺牲者。」小材的样子非常得意。

我沒有说话,只是茫然的望着小林。

「小毛,本来这件事可以与你无关的。我们还是可以做好朋友的,但是,你却想把一切弄清楚,所以今天这个场面都是你自找的。如果你只是做研究,如果你只是写报告的话,我绝对绝对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可是你偏要这么认真,什么事都得搞清楚,好吧,现在弄成这个样子。」

「但是错本来就在你。」小林的话有些令我生气:「如果,你不杀害易青玉、如果你不连续杀人的话,这些事根本就不会发生。」

「你看看你,又来了。」小林摆摆手一脸不屑的样子:「你把这个世界想得太容易了,一味的追根究柢只是让你自己受害而已,而且还连累了H。」小林边说边走近H。

我为H担心起来。小林抓紧H的头髮,整个把她的头给揪了起来。

「小毛,我问你一个问题,妳是不是跟这个婊子搞过了」

面对着小林的问题我一时之间竟做不出任何反应,但是我却在小林眼中看到了失望,我有些疑惑,为什么他会这种反应。

「看来你大概是真的跟她有一手了!小毛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这种破鞋子你竟然也会想穿。」他更抓紧了H的头髮。

「放开她!」我怒喝起来:「听到沒有,我叫你放开她。」

「是吗」小林笑得阴阴的:「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保住她。」他放下了紧抓H头髮的手,朝我走了过来。

「我刚刚一直为你可惜,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小林的枪指着我的胸膛。

我沒有答腔。

「因为我真的觉得沒有跟你做爱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小林突然抓着我的屁股:「真的,我想我真很想看看你插入我身体时候的样子。」

我觉得我全身起哆嗦。我愤怒的拨开他按着我臀部上的手。

「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小林苦笑了起来:「但是因为我是真爱你,所以迟迟沒有对你下手,但是今天你逼我不得不做出会令我痛苦的决定。」小林一脸悲戚的看着我。

他取出了手铐并且把我铐在窗樑边,接着他走向了H。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小林你要幹什么」我忍不住大喊。

「我要让你真实的品尝痛苦的感觉。」小林转头对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一把撕开了紧缠于她口上的胶带。在啊的一声之后,我看见H的痛苦的表情和听见她凄厉的叫声。

「仔细的看和听。」小林说:「看我如何去满足H和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小林立刻动手撕去H的上衣,纤维断裂的声音和H的尖叫声混合成一种不可思议的音色。撕开H的上衣之后,H的浑圆的乳房便像弹簧似的弹跳了出来,虽然说H乳房紧紧裹着白色的胸罩,但是这除了更加衬托出H胸前的伟大之外,并不会有损她美妙的身材。

小林在狂笑声中硬是拉开了H的胸罩,H哀嚎一声,两颗肉球便更肆无忌惮的晃动了起来。天!这种画面当是所有男人都承受不起的诱惑。

小林推挤着H的乳房,舌头则在她乳晕上移动着。

「怎么样小毛!你是不是也有感觉了你在上她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品尝她的奶子」小林一边说一边更加紧了手中的力道,只见H一会儿缩起身子,一会儿又拱起身子,一直不停的蠕动着。我看着H紧闭眼睛的痛苦神情,心里面真是痛苦,但是在这样的痛苦当中却有一种比往常更强大的慾望在体内蠢动着。

小林迅速的褪去了H的裤子,她修长的大腿和丰满的臀紧紧陷在椅子里。

「看啊!小毛!我们就让这大腿带我们到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吧:」小林擡起H的大腿,他的舌尖停在她的小腿肚上,他开始轻轻的移动着,H发出轻微的呓语。看见这种光景,我身上所有的毛细孔都快忍受不住,每一个都在收缩着,这种收缩让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了起来。

小林的舌头停在H两条大腿的根部,他看了我一眼,立刻扯下了她的最后防缐,好像是为让我看得更清楚些,他特別把原本是侧面的座位拉成在我的正面,H黑黝黝的森林就在我前面开展出来。小林把头探了过去,我相信他是用舌头在舔H的阴户,要不是小林按着H的大腿的话,H的大腿肯定会踢了起来

,接着小林掏出了阴茎把它顶在H的阴户,他并沒有进去,只是看着我。

「求我!小毛!」小林说:「求我幹H吧!我知道你正在等着欣赏我进入的雄姿。」

「变态的傢伙!」我骂道:「快放了她!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小林笑了起来:「小毛,你这个人实在很可怜,你为什么要假得那么辛苦呢看看你的老二,早就已经胀得不像话了,你的身体早已告诉了我你的答案。」

「你现在最希望我所做的,就是这个!」小林说完这话后,腰桿便往前挺伸了一下,H干嚎了一声,接着小林开始慢慢的抽送了起来:「小毛,既然你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态,那我也不逗你了,我帮你忙,让你享受到人世间最美妙的视觉经验。」小林边说边加快了动作。

椅子轧轧的声音和H唿喊的声音,在我体内交织成一片肉慾的圣乐。随着小林每一次激烈的冲撞,我的心底也随之振动,就好像是一种共振一样,在彼此交合着性爱的乐谱。

「对...小毛...就是这种表情,盡情享受...这...一切吧:记住...高潮就是一切,好好记住...高潮,就是...我们...所追求的。」小林边喘息着边说着。

我已经不晓得我是该惭愧还是该兴奋了,我喜爱的女人正被人骑的时候,我竟然从心底去享受这一切,啊!老天,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一切终于停止了,小林全身抖动着瘫在H的身上,我在同时也洩了,把所有的精液盡情的喷洒在内裤里。我想起小时候老妈和老爸和妓女的那一幕,我在想也许我的父亲也是在这种举动中得到他们的性的高潮,他们只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在享受性而已,就像我和小林、H在今天所发生的事一样。

稍事休息之后,小林缓缓的走向我。

「知道性的力量了吧!在它之前无论你的学识有多么丰富、道德有多么崇高,终究是要屈服于它的威力之下的。」

面对着小林的说词我沒有任何想反驳的念头,这倒不是我认同他的说词,而是我实在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现在剩下的工作,就是解决你了。」小林拿起了手枪,枪口指着我的眉心:「我再重复一次,我真的很不愿意杀你,但是沒有办法,为了我以后的享受,今天我只有要你和H的生命了!」

望着顶着我脑袋的枪管,我想我已经有所觉悟。

GAME OVER!眼前突然出现这么一排字,然后也很突然的天空落下了一位天使。

「对不起您的时间已经到了!如果你要继续本游戏,请先储存目前游戏进度,待退出系统之后,再与柜台接洽,谢谢您的光临:请将3D显像器置于出口处的右方架子上,谢谢您的合作!

再次感谢您的光临!」天使说完这些话之后,所有的场景在瞬间化为一片黑暗,我怔怔的退下3D显像器。

「可恶!都已经到最后的结局了,电脑才说时间到!这个摆明的就是叫你再花一笔费用嘛!」我唸唸有词的走出游戏隔间。

小林一见到我出来便立刻迎上来。

「怎么样!过不过瘾」小林的口气比我还兴奋:「我所言不假吧!这种新游戏很刺激吧!」

「刺激个头啦!」我敲了小林一个脑袋:「妈的,都到最后了,还说什么什么时间到了,摆明着坑人嘛!」

「这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人家是做生意啊!重点是这个游戏怎么样嘛!如果值得的话,那么多花一些钱也是值得的。」

小林说。

「你说的倒也是真的啦!」我说:「沒想到现在的虚拟实境愈做愈好,刚刚我可是真有所觉悟要被杀了呢!」

「科技!科技!」小林叫了起来:「现在是科技的时代,这些效果以后应该还会更好的吧!」

「是吧!」我漫应一声。

「好了,玩够了!下次我们再去找更新的同类型游戏。」小林喜孜孜的说。

「我才不幹咧!」我一口便回绝了小林的邀请:「我可以玩真的,为什么得靠虚拟实境:」

「別这么嘛!电脑里面多得是比小月更好的女人啊!」小林笑得很邪恶。

「不必了!」我推了小林一把。

「好吧!」小林放弃了游说的工作。我面对着电脑游戏中心走出来的人群发起呆来了。而就在那一瞬间,我似乎真的看到了H、 杨智弘和陈一智呢!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