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

桃花仙子风流记【作者不祥】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矾西畔问渔船。

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我骑在马上对景吟诗,吟哦道。一路上的青山绿水、柳陌桃蹊让我忘了旅途的劳顿。

家乡离京城千里之遥,为了考取功名,我已走了一月有半,再兼程数日,帝京的辉宏就兀然而现了。

臆想著他日的能金榜题名,琼林赴宴,少年得意,不由得意气风发,快马扬鞭。

‘少爷,少爷,慢点,等等我。’随行的老家人柳伯的小毛驴也咴咴叫著,却依旧慢悠悠踏著小步。

‘柳伯,我在前面那处桃林等你。’我回头笑喊道,拍马径趋远处的桃林。

我生在桃花三月,出生之时,一屋桃花奇香,父母请来相士为我面相,那相士言道:‘此子生性多情,一生与桃花有缘,从桃花始,于桃花终……’

我天性喜欢桃花,目睹前方桃花盛景,云霞堆彻,目不暇接。

家乡的桃花已近凋零之期,而此处的桃花却争芳夺艳,它们中,有的亮洁素白,舞姿飘逸;有的典雅端庄,亭亭玉立;有的妩媚羞涩,光艳四射;有的层层

迭迭,繁花满枝;有的生意盎然,灿若云锦;有的仿佛是浮荡在幽谷里的粉红朝雾,有的仿佛伸颈仰面,含笑待人。

我摇头晃脑,欣赏著桃花的美丽,仿若有无数的诗句盘旋于脑中,却吐之不出,醺然化于芬芳。

‘桃花开,桃花落,一年一春君知否?……’一缕清甜的歌声从桃林中悠扬传来,婉媚动人,恰巧符合我此时的心情。

我闭上眼睛,这是一女子的声音,如玉珠落盘,如画眉脆鸣,歌词清雅。歌声慢慢消溶于桃林中,余音未尽,我深深为之陶醉了,这是怎样的女子啊?按捺

不住此时的迫切心情,我跃身下马,寻往桃林深处,欲一睹佳人芳容。

小径幽幽,为青石铺就,踏于其上,悠然自得。不知过了几曲几折,终见一精致的小院落宁静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四周的桃花环映著小院落,小院落的门微

微轻掩,显然主人还在其中。我却迟疑了,不知对我这个不径之客,主人是否相见?

想了片刻,我便掸了掸衣衫上的风尘,又整整衣冠,走上前,然后将门扉轻叩。

一会儿,门‘吱呀’一声开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美丽的女子,不及细看,我便忙作揖道:‘小姐有礼。学生赴京赶考,走得口干,故尔打搅仙居,讨

杯水吃,唐突之至,谨请见谅。’

‘你来了!’那女子轻启樱唇道,我大惑不解,慌忙回头四顾,并无他人!难道指的在下,却又素不相识。

我再揖道:‘学生口干之极,万望小姐行个方便。’感觉那女子的目光盯著我,我垂头而立,生怕有失礼之处。

‘你忘了,忘了也好。’那女子似乎自言自语说著话,一种怪异的心情涌上心头。

我抬头看那女子,不由心头一震,那女子身著素白长裙,淡淡地凝视著我,清丽绝伦,没半点脂粉的俏脸挂著某种难以形容的凄幽美态,自然便风姿绰约,

楚楚动人。

我怔住了,我呆著了,不敢相信人间有如此女子,更让我震憾的是竟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们相互注视,久久不语。

半响,那女子嫣然一笑,并轻启樱唇,燕语一声,‘公子稍候,村女取水就来。’说完便翩然而去,穿过庭院进了里屋。

我痴痴地看著她曼妙的背影,生怕她就此消失眼帘。

一阵春风拂过,不时有些许绯绯落英悠悠飘下。这时只见那袅娜生烟的女子轻摆裙袂踏著地上的落红而来。来到门前,双手递上盛著水的瓜瓢给我。我忙著

言‘谢’,伸手接瓢,在接瓢的当儿无意触到了那纤柔的手指,心呯然一动。

那女子却明眸一闪,双颊飘红,犹如那满树的芳菲一样灿烂。我饮了一口那瓢中的水,水甘冽清凉,直爽心脾。不由的将水一气饮尽,用衣袖一擦口角,情

不自禁地‘啊呀’了一声。

‘还要吗?’那女子闪著明媚的眼问。

‘多谢姑娘,不用了。’我又深深一揖,然后将瓢还给了这位轻盈万端的女子,想找句话说,却又不知如何说才好,我不是拙于言辞的人,但此时为她绝世

的容颜所慑,我对自己说:你已见了人,喝罢了水,就此走吧。

可是脚步迟迟不肯挪动,那女子含笑看著我,似乎了然一切的样子,我灵机一动,望望那院中烂漫若霞的桃花,又望望那她清丽的面庞。

我说:‘你家的桃花开得真美啊。’

那女子莞尔一笑,转身便到树下,她伸展玉臂,踮脚去攀折下一枝桃花来,然后回转我的面前,将这花枝递给了我。她欲言又止,便垂下含羞的目光,然后

轻轻地将门扉‘吱呀’的掩上。

我紧握了那枝桃花,望著掩上的柴门。一切恍如做梦般,一股冲动,我顾不的一切地推开柴门。

脚步轻轻,走进里屋,她正站在窗子处默默不语,那有若刀削充满美感的香肩引人沉醉,屋中散发著奇香,如深藏于荒谷的幽兰,芬芳妍丽,怕也在渴盼有

缘人的采摘攫取!要不,我又怎会听歌而至,我完全沉迷了,开始渴望了,热流窜过,不知怎么,我胯下张扬的玉茎坚挺,已是蠢蠢欲动。

我不再迟疑,跨前一步,从背后揽著她的纤腰,激情难以自抑。

‘桃花!’我不知她的名字,急切之间只能以花名相称,她回过螓首望向了我。

刹那间,我感到心醉神迷,只见她蛾眉淡扫,霞生双颊,樱唇娇艳欲滴,一双美眸飘出勾魂摄魄的眼波。

我不由得俯下了头,热唇噙著那二片樱唇,贪婪地吮吸,那女子‘嘤咛’一声,丁香暗吐,‘轰’然一声,我沉浸在唇舌交缠的快美之中。

我吮吸著那里不断产生出来的香甜的津液,双手则不停地在那女子的娇躯求索,那女子蹙眉闭目,口中娇喘连连。

受此鼓励,我越发大胆,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儒生风采,嘴唇愈发放肆地沿著她修长的粉颈往下亲吻,在她洁白柔美的脖颈上烙下专属于我个人的印记!

‘啊!桃郎,我的桃郎!’那女子感性地呻吟著,呢喃著,小嘴呼唤著。我产生了幻觉,仿佛亘古以来我们就这样和谐地相缠和相知。

我放肆的双手就这样在女子的酥胸著陆,轻轻地按住,掌心处可以感受到女子柔软的乳珠自发地逐渐变得坚挺、膨胀,给我带来一种极其美好的触觉,那充

满弹性的丰腴乳房在我的手心摩挲抖颤,手掌松开时有那么一丝轻柔的荡漾。

‘桃花,可以吗?’我的声音有点沙哑,颤抖又充满欲望。

‘嗯。’从桃花的琼鼻哼出甜美的回应。她玉臂轻舒,挽著我的头,美目溢满了深情。

裙摆飘落,桃花在我的动作下,只余下亵衣,酥胸半露,无限风光,若隐若现。此刻的我,早已忘了什么科试,眼中只有这唯美的胴体。

‘嘶!’我不耐烦慢解细脱,粗暴地撕裂她的贴身亵裤,一片一片掉落的碎布,宛如风中凋零的落花,飘摇坠地。

‘啊……’随著桃花的轻呼,那纯洁无瑕的胴体完完全全呈现于我的眼前,一对如雪双峰,坚挺有致,深深的乳沟隐约可见,一对修长圆润的秀腿间,芳草

茵茵,那美如天界神物的赤裸娇躯,绝艳如谪入凡尘的仙子所有。

小屋的空气温暖而馨香,急剧粗重的喘息交错著,充斥著情欲横流的靡靡信息。

此情此景,我已然按捺不住,将桃花拦腰抱起,放于一侧的榻上。桃花娇柔无力,任凭我的摆布,那双秀眼饱含深情的望著我,我除去衣衫,伏在她身上,

嘴唇亲吻、磨擦著她的怒挺的酥胸、平滑的小腹、修长的大腿……

排版合理,再接再厉

-----1794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