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第一次的愛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第一次總是那麽的讓人懷念,第一次得到零花錢,第一次帶上紅領巾,第一

次得獎狀,第一次打架,第一次看a片,第一次戀愛,第一次接吻,第一次xx!



依稀記得那是2003年的第一場雪,比2002年來得稍晚了些,鏖戰了

一夜的我和浩幾人恍惚的往學校趕,一個個哈氣連天得樣子,不記的這樣的生活

模式過了有多久,只記的自己網吧,學校,偶爾宿舍這樣三點一線的穿梭在自己

18歲的青春中。



回到學校,趴在桌子上啃著包頭看著窗外白茫茫的雪花,盼望著這一天早點

熬過去!很快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聽到教室裏一陣喧鬧,我拿開檔在前面的課

本,擡起頭四處張望,當我望向講台的時候,我楞住了,這是一個怎樣美好的人

兒,唇紅齒白,一雙鳳眼如月牙一般明亮,顧盼生輝!oh,哈利路亞,雪還在

下著,但我覺得我的春天到來了!



象一場細雨灑落我心底,



那感覺如此神秘。



我不禁擡起頭看著你,



而你並不露痕跡。



雖然不言不語,



叫人難忘記。



那是你的眼神,



明亮又美麗……



她叫境,是鄰校過來的轉校生,班主任介紹完了以後,境竟然徑直往我的方

向走了過來,我看了看隔壁空著的位子,心裏砰砰只跳:噢,上帝,太愛你了,

趕明一定給你燒註香!



上帝他老人家果然沒讓我失望,境在我的身邊坐了下來,我趴在桌子上呆呆

的望著整理書包的境,境似乎剛發現我的存在,轉向我揮著小手,嘴角俏皮的上

揚:「hi!」我受寵若驚,理了理淩亂的頭發回應著:「你好!」她看著我手

忙腳亂的樣子,咯咯直笑,看著她月牙般的眼睛,誘人的紅潤嘴唇下那俏皮的小

虎牙,oh,mygod,還讓人活不,為什麽要對我這麽好,你弄死我吧!



那一天,我難得的沒有睡覺,呆呆的望著我心中的天使,真的好想就這樣一

直望下去,境是個很外向大方的女孩子,半天的時間就跟附近的鄰居們打成了一

片,當然跟我這個合租者更是聊得不亦樂乎!那一天,我突然覺得生活原來可以

如此的精彩!



我以為世界可以一直這麽燦爛下去,可世事往往不如人意,當境境和我們學

校校足球隊明出雙入對的時候,我知道我的愛只能留在了心裏,明很優秀,在我

們學校也很有影響力,郎才女貌,而且還是青梅竹馬,看著境境和他在一起幸福

的樣子,雖然心裏會酸,可她快樂我的心情也會跟著快樂,別人都說愛情是自私

的,可我覺得能每天看到境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境境喜歡音樂,而我也喜歡唱歌,唱得還不錯,每次早自習境境都野蠻的搖

著我的手臂:「你,快點,唱歌給我聽!」我總是假裝不情願的深情演唱:



你有一只會說話的眼睛,



你有善解人意的心。



不知天高地厚的我,



你的微笑總是讓我為你著迷。



你有一只深情的眼睛,



你有融化冰雪的魔力。



從來不敢奢求的我,



你的美麗總是讓我躲不過去什麽原因你的畫像總揮之不去,



我的世界什麽時候,



開始晝夜難分翻天覆地來去都是因為想你喔…偷偷的愛上你,



卻不敢告訴你,



因為我知道我給不到你要的東西喔…只能偷偷的想你,



只能偷偷看著你,



總是沒勇氣總說不出我是真的愛上你……



境境總是安靜的聽著,似水如煙,縹緲的如仙子一般,那一刻,她聽的入神,

那一刻,我看得忘魂!



生活就這樣在我甜蜜的心情中過去了半年,因為境境,我變了,不再打架,

上網,看小說。每天給境境唱著她喜歡的歌,看著她開心的咯咯的笑,我覺得自

己的生命是那麽的有意義。



直到那一天,境境沒來由的安靜起來,那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快樂的精靈,那

憂郁的眼神讓我一陣的擔憂,一整天,境境都沒說一句話,只是靜靜的寫著東西,

發著呆。問她怎麽了,她也只是搖頭,眼中噙著淚,柔弱的如一個布娃娃。看著

我擔心的樣子,境境笑的很勉強:「我真沒事,k,晚上陪我去喝酒!」下午放

學後,境境就沒了蹤影,我則去找了明,告訴他境很傷心,需要他,明不屑的看

我:「k,你以為你誰呀,我們的事需要你管嗎?」



這時候二班的班花走了過來,摟上了明的胳膊:「明,我們去吃飯去!」剎

那間,我一切明了,我憤怒的質問明:「是不是因為你境才傷心的,是不是你移

情別戀了!」明愛理不理的:「是又怎麽樣,這管你什麽事,你算什麽,你有什

麽資格!」是呀,我算什麽,我頓時語塞,黯然的往回走去,明對著身邊的女生

說:「曼,我只愛你一個,我怎麽會喜歡境那sb女人,一切只是她一廂情願而

已!」



我頓時停住了腳步,像一頭被激怒的野獸,快步沖過去狠狠的給了明一拳:

「你她媽的泡妞別拿別人來說話,很爽是吧,境那麽愛你,你她媽的!」明捂著

自己略腫的臉蛋,沖上來跟我拼命,明一起的幾個家夥看到明被打了,也紛紛沖

了過來,巧的是浩也來高年級找人,看到這情況,率先頂了上去:「想幹嘛你們,

媽的要打架是吧,以為我們低年級的好欺負呀,明,有種的話晚上小樹林裏見!」



明也是好面子的主,當下也放了狠話:「行,我倒要看看你們有多少斤兩,

狗日的別到時候不敢來,等著你!」



說完帶著他的那群人散了!我拍拍浩的肩膀:「還好碰到你了,要不今天又

倒黴了,晚上你先安排,我還有些事!」浩給了我一拳:「你狗日的就會惹事,

去吧,這小kiss我在解決不了還混個毛呀!」我握拳在自己胸口捶了兩下,

轉身去找境境去了!



我知道境境平時最喜歡去學校不遠的運河邊玩,我趕到那兒,果然,境境坐

在河邊的一塊大石頭,雙手抱膝,頭抵著膝蓋似乎在抽泣,我走了過去,境境邊

上放著兩瓶高度的白酒,其中一瓶已經沒了一小半了,看到有人靠近,靜靜擡起

頭看我,夕陽下,境境梨花帶雨,看得我心都碎了,到底是為什麽,天呀,你為

什麽忍心傷害這樣一個精靈!我坐了下來,安慰著她:「境境,別這樣,是他沒

福氣,好男人多著呢,咱需要這樣傷害自己嗎!」



境境笑著看我不說話,拿起手邊的白酒又是一陣的猛喝,我看著境境迷離的

雙眼,這樣下去還行嗎,我奪過境境手裏的白酒:「好,喝呀,我陪你!」然後

把剩下的半瓶酒喝水一樣的灌了下去,火辣辣的感覺沖遍全身,oh,mygo

d度數還真不是一般的高,境境看我灌了大半瓶,又拿起了另一瓶喝了起來,我

又去奪她手裏的瓶子,靜靜拿著地上的空瓶子,嫵媚的笑著:「小k,來,幹杯!」



就這樣,我們把兩瓶白酒幹的一滴不剩,躺在大石頭上,境境轉過頭看我:

「k,人為什麽要活著呢,活著多累!」我也開始迷糊了:「為了親人,為了所

有的你愛的和愛你的人呀!」境境喃喃自語:「愛,我愛的,呵呵,我愛的!k,

我想聽張震岳(愛我別走)!」



我到了這個時候還是一樣,



夜裏的寂寞容易叫人悲傷。



我不敢想的太多,



因為我一個人,



迎面而來的月光拉長身影,



漫無目的地走在冷冷的街,



我沒有你的消息,



因為我在想你。



愛我別走,



如果你說你不愛我,



不要聽見你真的說出口。



再給我一點溫柔。



愛我別走,



如果你說你不愛我,



不要聽見你真的說出口。



再給我一點溫柔……



境境放聲大哭,很豪邁的哭:「k,謝謝你,…謝…謝,你說這水深嗎!」



邊說邊站起身來往河邊走,我追了上去拉著境境:「深,深不到底,別這樣,

如果…youjumpijump!」靜靜回轉身看著我,看著我好久好久,突

然沖到我身邊,摟著我的脖子狠狠的親吻我,那誘惑的雙唇,如此柔軟,如此銷

魂,哦,我的如來,我要墮落了!



境境的舌頭抵進了我的口腔,混淆著酒氣和少女的芬芳,那樣的讓我沈醉,

我笨拙的回應著,舌頭和境境的舌頭攪在一起,水乳交融!吻了足有好幾分鐘,

境境推開我往河邊走,我拉著境境的手把她拉到我的懷裏,我盯著境境,深情的

對她說:「境境,你知道嗎,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你,你

知道嗎,為了你,我願意付出我的全部,只要你開心就是去死我也是欣慰的,境

境,我知道自己的斤兩,我也從沒奢求什麽,只想每天的看著你,看著你的快樂

純真,你的野蠻俏皮,沒有理由的,沒有原因的渴望著,下輩子太遠了,我只想

這輩子守著你,不論別人怎麽看,我願意!」



說完我再次吻住了境境的小嘴,境境嚶嚀著,雙手緊緊的抱著我,我雙手不

甘寂寞的伸進了境境的外套中,隔著t恤撫摸著境境胸前的柔軟,境境喘息著,

在我耳邊輕呼:「不要,k,別!」我本無心玷汙心中的天使,奈何酒精作祟,

我更加的貪婪,指著境境挺拔的雙峰:「境境,我想看看你的:」



酒色不分離,境境也被酒精麻痹了思想,把t恤掀了起來,露出裏面粉紅的

圍胸,我把圍胸也推了上去,境境那飽滿的玉兔就呈現在我的眼前,天色已黑,

依稀看到境境那半圓的優美弧度,我忍不住的低下頭含住了境境那櫻桃一般的奶

頭,雙手摸著另一邊的飽滿,肉肉的,彈的不行,那感覺讓我愛不釋手!



境境的乳頭漸漸變大變硬,她喘息著,不安的抱著我的頭,我吃著境境堅挺

的乳房,雙手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扔到了草叢中,看著境境迷離的樣子,我

像一只兇猛的困獸,把境境也推倒在草叢中,境境躺在那兒,胸口起伏的厲害,

酒精迷醉了我最後的一點神志,我壓在境境的身上解開了她的牛仔褲,然後連同

她的小內褲一起拽了下來。



境境也醉的神志不清,抱著我,親著我,我撫摸著境境羊脂一般的侗體,雙

手慢慢的往境境神秘的三角地帶移去,境境小聲的呻吟,小手隨著我的手在移動,

到了,終於觸到了傳說中的桃花源,絨絨的稀草潮潮的,已經濕潤了,境境本能

的按著我的手不讓我動,我似乎沒有理會,手在稀草中的小溪上輕揉著,境境身

子雙腿不安的扭動,嘴裏發出醉人的呻吟聲,順著境境不斷滲水的空谷幽蘭,我

的食指慢慢的擠了進去。



境境觸電一般,夾緊自己的雙腿,我的手指壓迫在這柔嫩,溫潤的秘道裏,

進出困難,慢慢的向前,似乎什麽東西阻擋了去路,我只好在境境的桃園入口撥

弄著,漸漸的水越來越多,境境的喘息越來越重,我也忍不住了,褪下運動褲,

把早已如鋼鐵般的分身放了出來,對著境境的桃花源壓了上去,境境已經沒有了

抵抗,只是半開小嘴不停的呼著氣,我試圖把自己的陰莖頂進境境的秘道中,可

尷尬的是怎麽都找不著地方了。



幾次都沒進去,我急了,在境境的稀草中亂頂著,忽然,境境緊緊的抱住了

我,指甲深深的嵌入我的脊背,我也感覺到一陣的舒服,我的陰莖終於頂進了境

境的桃園深處,溫熱,緊迫,看著境緊縮的眉毛,我沒有再動,慢慢的感受著這

酥麻的感覺,看到境境慢慢的放松,我試著插動著,奈何陰莖只能進去一半,前

方似乎有一層薄薄的肉壁阻擋著,一碰那兒靜靜就緊緊的抱我不讓我動,難道這

是傳說中的處女膜!?



我低著頭,含著境境的嘴唇:「境境,我愛你!」然後下身用力的一頂,只

覺得境境身子一緊,流血了,我的嘴唇被境境狠狠的咬了一口,我能感覺到嘴裏

鹹甜的味道,這野蠻的丫頭,當然我也不忍的看著她疼苦的樣子,我想抽出自己

的陰莖,可境境緊緊的抱著我,一動也不讓我動,我們就這樣抱著,我在境境耳

邊喃喃細語。



幾分鐘過去了,境境似乎不是很疼了,身子又開始左右的扭動起來,我學著

看過的a片裏的動作慢慢抽動著,境境似乎真的適應了,發出了舒服的呻吟聲,

我慢慢的抽動著,享受著境境那緊致的幽谷,境境那誘人的聲音讓我像一只猛虎

一樣,不斷的進攻呀,征服著,「…噢…額……快點…啊…好舒服…啊…!」境

境喘息的越來越快,瘋狂的親著我,我覺得自己身體似乎也有一股說不出的沖動,

像一個飛速的馬達,不停的撞擊著境境柔弱的身軀。



境境似乎無力在發聲了,只是脖子上揚,快速的吸著氣,我覺得自己要爆炸

了,我奮力的快速的抽插著境境柔嫩的小穴,一種無法言表的快感沖遍全身,緊

接著一股滾燙的精液如子彈般射進了境境的子宮中,境境緊緊的抱我,指甲又嵌

入了我的雙肩,僵直了身子足足十幾秒鐘,隨著一聲解脫似的「啊…」才慢慢軟

下身子,癱在了我的身下。醉了,累了,罪了…迷迷糊糊中,好像又飛天了一般,

似乎纏綿,似乎銷魂!



一大早,陽光照在我的臉上,我睜開眼,發現睡在自己的單身小屋裏,揉了

揉疼痛的頭部,難道一切只是一場夢?看著自己淩亂的小屋,oh,mygod,

那是…!看著自己赤裸的身體和旁邊同樣赤裸的境境,看著自己勃起的陰莖上那

刺眼的血跡,看著境境完美的身軀上片片狼藉,天呢,我做了什麽?



境境的睫毛在動,她要醒了,這怎麽收場,我趕緊閉上眼睛,事已至此,還

是讓境境來選擇吧,瞇著眼睛,我看到境境也是先揉了揉頭,然後打量這陌生的

環境,然後看到赤裸的自己和我,楞了足有十秒,接著……「啊!!!」我這可

不敢裝下去了,這要被別人聽到那還得了,趕緊爬起來捂她的嘴。



境境一對鳳眼憤怒的瞪著我,狠狠的在我的手上咬了一口。看著我的眼睛在

她的身上打轉,境境更加生氣,用力的給了我一拳:「轉過去!」我只好轉過頭

去,沒一會,只覺得屁股一疼,自己被狠狠的踹倒在床上,轉過頭,看著境境那

吃人的模樣,我趕緊找衣服穿了起來,這妮子可是學過跆拳道的,這關口在把我

廢了我找誰哭去!



看著我被咬腫的嘴唇,看看床上依稀可見的血跡,境境小嘴一撇,眼淚又掉

了下來:「怎麽會這樣,k,你真是個混蛋!」說完跑了出去,我趕緊起身跟了

上去!一直跟到女生宿舍,境境瞪著我怒斥:「還要跟進來參觀呀!」我尷尬的

笑著,沖境境擺了擺手。



去食堂買了早餐,碰到了浩,這家夥看著我不懷好意的笑,「昨天怎麽樣了,

看你這家夥也沒傷哪呀!?」浩擺了擺手:「別提了,昨天到了樹林一看,基本

上都認識,這還打個屁呀,最後一起去喝酒了,狠狠的宰了明那狗日的一刀!」



我就知道,浩看著我手裏提著得早餐:「不過我可知道點內幕哦,嘿嘿,境

境不錯,加油!」我給我浩一腳:「你知道個屁,死一邊去,我還用你教!」



回到教室,境境已經在座位上趴著了,看到我過來,境境咬牙切齒,我連忙

把早餐遞了過去,境境「哼」了一聲奪過早餐不再理我!我笑了笑,知道丘比特

在向我射箭了!



當天晚上,我帶著兄弟幾個來到了女生宿舍樓底,宿管老大娘一看急忙把我

們往外趕,浩拽著大娘哀求:「大娘,我們就在樓下待幾分鐘,等會馬上就走!」



兄弟幾個每人拿著一根蠟燭,擺成一個小型的心字形,我站在心當中大聲疾

呼:「境境!!!302的境境!!我愛你呀!!愛你呀!!!」宿管老大娘一

看這架勢還得了呀,對我們幾個叫道:「怎麽回事呀你們,走不走呀,不走我可

打電話叫校警了呀!」浩他們捧著被風吹滅的蠟燭,看著樓上圍觀的眾人,向我

問道:「K,我覺得我們好像SB呀!」他們幾個紛紛附和,看著老大娘打電話

給警衛室,他們幾個二話沒說,蠟燭一扔,拍著我說:「K,我們先撤了,你自

己挺住!」



這群沒義氣的家夥,我擡頭看著302的窗口,依稀看到境境那美麗的輪廓

和淚水…淚水!!???我草,誰這麽缺德,往下面潑冷水呀…得了,撤!



第二天一早,境境瞪著她美麗的大眼睛看著我:「昨晚上是怎麽回事呀!?」



我臉上冒汗:「開玩笑,兄弟們搞著玩的,不是我的主意哦!」境境點著頭:

「嗯,你兄弟倒是挺浪漫的呀,我喜歡!」我一聽連忙接口:「其實是我自己想

出來的,喜歡嗎,那怎麽不回應我呢!」境境咯咯的笑:「有呀,洗腳水味道怎

麽樣呀!?」洗腳水?!!我頓時淚奔:「不帶你們這樣玩的,那你可憐可憐我,

考慮一下做我女朋友吧!」境境笑的開心:「嗯,這個,看你的表現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