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母女情【完】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趙穎在土產品進出口公司工作,於一個叫陸華的同事處得特別好。陸華今年四十歲,去年丈夫病故,身下有一女孩,名叫婷婷,今年十九歲。陸華雖然四十了,但由於個高,漂亮,豐滿,保養的好,看起來像參十歲一樣。



? ? 由於昨天趙穎與丈夫同歐陽和陳娜一頓換妻性交,所以今天上班臉上春光明媚。



? ? 陸華見了道:「阿穎,昨天碰到什麼事了,把你樂成這樣?」



? ? 趙穎笑道:「太刺激了。」



? ? 陸華道:「什麼刺激?」



? ? 趙穎便把昨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地說給陸華,陸華聽了,春心激盪,慾火中燒。因為陸華去年死了丈夫,一年多沒和人操過穴,平時急了,就用橡膠棒自己解解癢,所以聽了趙穎的話,只覺陰道中流出了水,穴中癢了起來。



? ? 兩人又說笑一會,陸華道:「我去廁所。」便來到廁所。



? ? 她們單位的廁所很高級,是大單間式的。陸華鑽進一間,扣好門上的暗鎖,急忙把褲子退了下去,從皮包裡拿出兩個橡膠棒,把一個橡膠棒對準自己的屁眼,一使勁,撲哧一聲,橡膠棒就捅進去了,又將另一個橡膠棒從前面捅進自己的陰道。



? ? 陸華的性慾特別大,每回只捅穴陸華覺得不過癮,所以陸華又弄了一個橡膠棒捅自己的屁眼,前後一起來,陸華才覺過癮。只見陸華半蹲著,躬著腰,兩手一前一後握著兩個橡膠棒,將橡膠棒在自己的穴和屁眼裡抽動起來。這一抽動,把個陸華刺激得渾身發抖,忍不住呻吟起來。



? ? 這時,廁所門被人用鑰匙無聲的打開了,飛快地閃進一個人,門又被鎖上了。等陸華發覺時,那人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陸華一時竟呆住了。來人是公司的副經理吳剛,也就是吳敏的哥哥。



? ? 吳剛笑道:「大姐,你在幹什麼?」



? ? 陸華的臉頓時紅了,急忙拔出了橡膠棒,彎腰要提褲子,被吳剛一把抱住,一頓親吻。陸華開始還掙紮了兩下,後來就停止了。



? ? 陸華道:「你怎麼進來的?」



? ? 吳剛道:「我對你一直很注意,廁所的鑰匙是我配的,我實在太喜歡你了。」



? ? 說著,一支手便放在陸華的陰戶上,一陣揉搓。陸華因為剛才的事被他看見,也沒有反抗,任吳剛一陣揉搓,而吳剛竟將手指頭插進陸華的陰道里,捅了起來。



? ? 吳剛道:「大姐,能讓我操你的穴嗎?」



? ? 陸華道:「只求你別把剛才的事說出去。」



? ? 吳剛道:「一定一定。」說著便脫下褲子。



? ? 陸華道:「怎麼,就在這?」



? ? 吳剛道:「我實在是等不及了。」



? ? 便讓陸華坐在便器上,分開陸華的兩腿,露出濕潤粉紅的陰道,吳剛則跪在陸華的兩腿之間。



? ? 陸華見吳剛的陰莖又粗又大,道:「我已經一年多沒有操穴了,你的雞巴這麼大,可得輕點。」



? ? 吳剛點頭稱是。吳剛把陸華一拉,使陸華就屁股尖搭在了便器上,陸華也就自覺地叉開兩腿,兩手在後面扶著便器,將穴向前挺著。吳剛一挺身,撲哧一聲,將陰莖一下子就全部捅進陸華的陰道里去了。



? ? 吳剛一邊抽插一邊道:「大姐,你的穴還這麼緊。」



? ? 陸華哼道:「那是你的雞巴太粗了。」



? ? 由於陸華很長時間沒有操穴,吳剛的陰莖一插進來,只覺將穴撐的滿滿的,吳剛的每下操穴都捅到陸華的陰道深處,並且使勁的摩擦陰道帶來了很大快感。



? ? 吳剛一邊慢捅快抽,一邊問:「怎麼樣,好受嗎?」



? ? 陸華呻吟道:「哎呦,舒服,你放心地操吧。」



? ? 說著說著,只覺一陣快感從穴裡蔓延到全身,身體一抖,穴口大開,陰精狂湧而出,忍不住啊了一聲。



? ? 吳剛的陰莖被一股熱流一沖,舒服欲死,大膽地狂抽?送。由於陸華洩了不少的精,而吳剛的陰莖在陸華的陰道里還快速的抽插,使的嘰咕嘰咕的操穴聲很響。



? ? 陸華在快感中體味了一會,道:「你慢點操,操穴聲太大,別人會聽見的。」



? ? 吳剛依言放慢了速度,道:「大姐,你也太不經操了,才操了幾下,你怎麼就洩了?」



? ? 陸華一邊挺著屁股迎合著吳剛的操穴一邊道:我這是太長時間沒有操穴的原故。於是兩人也不吱聲,緊緊地摟在一起,吳剛飛快地抽插陰莖,而陸華也將屁股亂擁亂聳。



? ? 操了一會,吳剛道:「大姐,來,你轉過身去,我從後面操你。」



? ? 說著拔出陰莖,陸華站起來,轉過身去,兩手支著便器,撅起屁股,吳剛將陸華穴裡流出的淫水擦了擦,將陰莖又插進陸華的陰道里抽插起來。由於吳剛抽插幅度太大,一下子將陰莖全抽了出來,使勁往裡一捅,撲哧一聲,竟插進陸華的屁眼裡去了。



? ? 陸華哎呦一聲,道:「你怎麼操到屁眼裡去了。」



? ? 吳剛笑道:「沒事,只要是眼兒,哪都一樣。」



? ? 說著扶著陸華的屁股,在陸華的屁眼裡抽插起來。



? ? 陸華哼道:「太好了,太有意思了,哎呦,把我的屁眼操的舒服極了,噢,再狠點操,哎呦。」



? ? 聽著陸華的淫聲浪語,吳剛很難想像陸華已經是四十的人了,四十歲的人還這麼淫蕩,真是少見。



? ? 吳剛把自己的陰莖在陸華的屁眼裡使勁地抽插,只見陸華的屁眼隨著吳剛陰莖的一出一進,也一開一合。操了半天,吳剛覺得快感來臨,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捅的陸華前仰後合。陸華也知道吳剛快要射精了,急忙把屁股向後猛頂,這時只覺吳剛的陰莖一硬,一股股暖流射進自己的屁眼裡。吳剛也趴在了陸華的背上,將兩手伸進陸華的乳罩,撫摸起陸華的兩個大乳房。



? ? 吳剛一邊撫摸一邊道:「大姐怎麼保養的這麼好,孩子都這麼大了,乳房還這麼堅挺。」



? ? 陸華笑道:「我就這樣。」



? ? 吳剛道:「怎麼樣,大姐,操的舒服嗎?」



? ? 陸華道:「一年不知肉味,一下又操的這麼狠,我簡直有點欲仙欲死了。」



? ? 吳剛道:「那以後呢?」



? ? 陸華道:「以後就隨便你了。」



? ? 兩人說著各自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 ? 自此以後,吳剛和陸華便經常發生性關係,由於陸華家是兩室一廳的房子,就和女兒住,比較寬敞,所以吳剛經常到陸華家和陸華操穴。



? ? 這天晚上,吳剛又來到陸華家,陸華迫不急待地將吳剛領進自己的屋裡,自己先把衣服脫個精光,仰躺在床上,大叉開兩腿,道:快來,解大姐穴中之癢。



? ? 吳剛脫光了衣服,爬上床,摸了一把陸華的穴,見陸華的穴裡全是淫水,便笑道:「大姐怎麼急成這樣?」



? ? 說著將陰莖在陸華的穴口磨來磨去,就是不插進去。陸華急的用兩手把自己的兩片陰唇扒開,把屁股向上挺起,道:「求你快把雞巴捅進大姐的穴裡吧,大姐受不了了。」



? ? 吳剛這才把陰莖對準陸華的陰道口,用力一頂,只聽撲哧一聲,吳剛那粗大的陰莖齊根捅進陸華的穴裡去了。



? ? 陸華噢了一聲道:「好爽。」



? ? 吳剛道:「那我就開始操大姐的穴了。」



? ? 陸華道:「操吧,越狠越好。」



? ? 吳剛便聳起屁股抽送起來,因為吳剛的陰莖粗大,把個陸華磨得快活無比,加上陸華的淫水很多,使穴裡滑溜溜的,吳剛抽送起來也不覺費力,只聽摩擦聲嘰咕嘰咕很響。



? ? 陸華道:「弟弟緩些抽送,如此聲響,莫叫隔壁的女兒聽見不雅。」



? ? 吳剛依言緩了抽送,卻每一抽送都加了些力氣,把個陸華操的哼哼唧唧,盡說一些淫聲浪語:「哎呦,再用些力氣,弟弟,你就使勁地操吧,大姐舒服的很。」



? ? 吳剛也火氣直冒,邊操邊道:「大姐,不知你的穴怎麼如此柔軟,令小弟操起來很順利。」



? ? 兩人就邊說著淫話邊用力抽送。陸華也挺起屁股,儘是些向上亂聳。



? ? 兩人操了一會,只見陸華突然加快了屁股的亂聳,嘴裡道:「哎呦,弟弟,好舒服,姐姐要洩精了。」



? ? 說著又猛聳了幾下,吳剛只覺陸華穴中一股陰精洩出,把個雞巴浸得得勁極了,便也忍不住加快用力抽插,抽送了十幾下也射出了精液。



? ? 射完精,吳剛順勢趴在了陸華的身上,兩人都是一陣氣喘。



? ? 吳剛道:「想不到大姐如此可人。」



? ? 陸華也道:「弟弟的雞巴倒令大姐歎服。」



? ? 吳剛道:「我弟弟的雞巴比我的還粗,大姐有沒有興趣讓我弟弟操一操。」



? ? 陸華喜道:「真的?那我可得試試。」



? ? 吳剛道:「那我明天就把我弟弟領來,跟你操一操穴。」



? ? 陸華道:「行。」



? ? 這時,吳剛用手摸著陸華的乳頭,道:「大姐保養的不錯嗎,如此年紀,乳房竟還如此堅挺,小弟不禁想吮些奶來。」



? ? 陸華笑道:「吸吮倒也無妨,只是無奶了。」



? ? 吳剛俯身用嘴含起一顆乳頭,在嘴裡一頓狂吮。



? ? 陸華嬌笑道:「怎麼樣,有奶嗎?」



? ? 吳剛又吸吮了一會,吐出乳頭道:「雖無奶,倒也有趣。」



? ? 說著起身抽出已經縮小了的陰莖,躺在陸華身邊。



? ? 陸華拿過一塊布在自己的陰戶擦著,道:「小弟怎麼射出這麼多精來。」



? ? 吳剛道:「大姐的精也不少嗎。」



? ? 兩人一陣淫笑。由於勞累,兩人便摟著睡了。



? ? 次日一早,陸華叫醒吳剛道:「趁婷婷沒起來,你先走吧,免得讓婷婷看見。」



? ? 吳剛依言而去,約今晚再會。



? ? 一日無話,轉眼又到了晚上——



? ? 吳剛和吳亮一起來到陸華家,陸華開門將吳剛和吳亮迎進。



? ? 吳剛道:「這是我弟弟吳亮,這是大姐陸華。」



? ? 吳亮道:「早就聽說過,幸會。」



? ? 陸華道:「快進屋吧。」



? ? 參人便來到陸華的臥室。



? ? 一進屋,吳剛便摟著陸華親起嘴來,道:「來,大姐,把衣服脫了吧。」



? ? 陸華還有點不好意思,吳剛便動手把陸華脫得一絲不掛,對吳亮道:「怎麼樣,看大姐夠味吧,看這乳房,看這屁股。」



? ? 吳剛邊說邊撫摸著陸華。



? ? 陸華臉紅紅的,笑道:「別亂摸。」



? ? 這時,吳剛和吳亮也脫光了衣服。



? ? 陸華見吳亮的陰莖的確比吳剛的粗一點,也不顧羞恥,上前握住吳亮的陰莖擼了兩下,笑道:「小弟好大的雞巴。」



? ? 參人便一同上了床。



? ? 吳剛道:「大姐,先讓我弟弟操你,怎麼樣?」



? ? 陸華笑道:「讓我嘗嘗鮮,好吧。」



? ? 說著,仰躺下去,叉開兩腿道:「小弟,只管操大姐吧。」



? ? 吳亮嗯了一聲,挺起陰莖對準陸華的陰道就捅進去了。



? ? 陸華哼道:「哎呦,好粗的雞巴。」



? ? 吳亮可不管許多,狂抽?送,把個陰莖飛也似的在陸華的陰道里抽插著。



? ? 陸華被操的哼哼唧唧道:「真過癮,使勁操,大姐能挺住。」



? ? 吳亮道:「大姐的穴真緊,真軟,舒服。」



? ? 兩人邊說邊操,旁邊吳剛看得火起,一下子騎在陸華的頭上,將陰莖塞進陸華的嘴裡,讓陸華吸吮雞巴。陸華嘴裡吸吮著吳剛的陰莖,下面被吳亮抱著屁股狂操,真是下下沒根,陸華只覺得吳亮的雞巴都捅到自己的子宮了,並把陰道撐得緊緊的。



? ? 參人操的快活無比,卻不想被隔壁陸華的女兒婷婷聽見了。



? ? 今晚婷婷未曾睡覺,正輾轉反側,卻聽母親房中哼哼唧唧似有人說話,不由得奇怪,忙輕手輕腳地走到母親的房門外,側耳一聽,便聽見嘰咕嘰咕之聲不覺於耳,還聽母親說什麼操穴之類的話。



? ? 婷婷一聽就知母親正和別人操穴,不由得面紅耳赤,但少女從未曾經歷此事,倒也十分想見識見識。也怪參人大意,竟沒有關好房門。婷婷扒著門縫往裡一看,只見母親的房中還點著燈。在母親的床上,見母親正躺在床上,一個人跪在母親的兩腿間,扛著母親的兩條大腿,屁股一聳一聳的,一條大肉棍在母親的穴裡抽送著,另一個人則騎在母親的頭上,把大肉棍插在母親的嘴裡。



? ? 婷婷看了個目瞪口呆,忙又接著看起來。只見母親一邊吮著那人的雞巴,一邊把屁股向上亂聳,下面那人操的急了,母親就吐出嘴裡的雞巴,哼哼唧唧道:「舒服,操的好舒服,哎呦,我要洩精了。」



? ? 只見母親把屁股沒命地向上亂聳,渾身一陣亂抖,嘴裡噢噢地叫著。操穴那人也快了起來,婷婷見那大雞巴在母親的穴裡抽出送進,如搗蒜一般,不禁心驚。卻見母親也把屁股亂聳,嘴裡道:「哎呦,好爽,再快些。」



? ? 那人飛快地抽送著,又操了幾十下,便忽地停了下來,趴在母親身上只是喘氣,好一會才爬了起來,抽出陰莖,婷婷見那陰莖濕漉漉的,像浸過油一般。



? ? 婷婷不禁想到:什麼時候自己的穴也被如此大雞巴操一番。



? ? 一想到此,臉不由得飛紅,只好又看了起來。



? ? 這時,把雞巴插進母親嘴裡的那人道:「怎麼樣,大姐的穴不錯吧。」



? ? 另一個人道:「真不錯。」



? ? 卻見母親笑道:「小弟的雞巴也真粗呀。」



? ? 把雞巴插進母親嘴裡的那人道:「該我操大姐的穴了。」



? ? 只見母親點頭應著。說著,讓母親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將粗大的雞巴從屁股後面慢慢地插進母親的穴裡,操了起來。那人抽送得很用力,發出很響的嘰咕嘰咕聲,婷婷才知原來操穴聲可以這麼大。



? ? 操了半天,又見母親把個屁股向後猛頂,嘴裡哼道:「哎呦,太好了,我又要洩精了,真是樂死我了。」



? ? 那人也緊緊抱著母親的腰,將雞巴快速的抽插著。一會,就聽母親和那人同時叫了一聲,雙雙倒在床上,氣喘噓噓。



? ? 歇了一會,母親坐了起來,只見母親頭髮亂亂的,臉上紅紅的,一副嬌態,裸著身子和那兩人坐在一起,隨手從床邊抓過一團紙,叉開腿,往陰戶上擦。



? ? 婷婷見母親的穴口正往外流著白湯,濕漉漉的,弄得母親的陰毛和大腿上都是。



? ? 母親一邊擦著一邊對那兩人道:「看你倆,射出這麼多精液來。」



? ? 那兩人笑道:「你不也洩了兩次陰精麼。」



? ? 母親笑道:「那還不是讓這個操的。」



? ? 說著,一手一個,握住兩人的陰莖。



? ? 那兩人笑道:「不是它,你怎麼有快樂。來,大姐,你把我哥倆雞巴上的精舔乾淨吧。」



? ? 婷婷見母親笑道:「儘是伺候你。」說完,便歪下頭去,一手拿著一個陰莖,一會吮吮這個,一會舔舔那個,把兩個陰莖上的精液吃的一乾二淨。



? ? 參人又互相摸了一會,關燈摟抱著睡了。



? ? 這邊婷婷瞧了一回光景,只覺胯下濕漉漉的,用手一摸,竟從穴中流出些水來,婷婷不禁臉紅,也悄悄回房睡了,卻怎麼睡得著。一夜無話。



? ? 第二天一早起來,婷婷到母親屋裡,竟不見了那兩個男人,知道那兩個男人已經走了,婷婷裝成不知的樣子。



? ? 從此以後,那兩個男人或一個或兩個,夜夜俱來,婷婷夜夜看個仔細,母親和那兩個男人以為婷婷不知,膽子又大了許多,弄出許多花樣,把個婷婷看的慾火中燒。看了幾日,婷婷知道那兩個男人一個叫吳剛,一個叫吳亮,母親管吳剛和吳亮叫大弟和二弟,吳剛和吳亮管母親叫大姐。



? ? 這日是星期天,婷婷因夜夜睡不好,便白天睡了。



? ? 也怪陸華膽子大,見女兒睡了,實在沒什麼事,卻又慾火中燒,竟沒了些顧忌,將吳剛和吳亮約來,吳剛有事沒來,吳亮自己來了,兩人便白天操起穴來。



? ? 陸華和吳亮進了陸華的屋,兩人急忙脫光了衣服,陸華只一見吳亮的陰莖,也不用什麼愛撫,穴裡已經流出了淫液,吳亮一手摟著陸華的纖腰,一手摸在陸華的陰戶上,手指頭嗤溜一下就捅進陸華的陰道。



? ? 吳亮笑道:「大姐的騷水來的倒是挺快。」



? ? 陸華道:「二弟不知,我只一見你哥倆的雞巴,就不由自主地流騷水。」



? ? 說著,伸手握住吳亮的陰莖,來回擼了起來。吳亮將陸華推倒在床上,分開陸華的兩條大腿,將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抽送起來。



? ? 兩人操了一會,陸華便哼嘰起來:「哎呦,好舒服,二弟使勁干,把大姐的穴操爛。」



? ? 吳亮又操了一會,將陰莖從陸華的陰道里抽出來,讓陸華趴在床上,翹起屁股,吳亮在後面跪在陸華的兩腿間,扒開陸華的屁眼,把陰莖慢慢地捅進陸華的屁眼,一直推到全根而沒。



? ? 陸華道:「二弟又操大姐的屁眼了。」



? ? 吳亮道:「穴和屁眼一齊操。」便趴在陸華的背上聳起屁股來。



? ? 陸華只覺吳亮的雞巴撐的自己屁眼裡漲漲的,捅的自己全身酸酸的,很舒服,便說:「二弟,慢點操,多用力,別那麼快就射精了,咱倆應操的時間長一點,反正有的是時間。」



? ? 吳亮點頭稱是,便一下一下地抽送,雖然慢,但每抽送一下,陸華便被捅的往前一聳,嘴裡就哼嘰一聲。吳亮抽送得用力,有時便把陰莖從陸華的屁眼裡抽了出來,吳亮便又順勢一捅,捅進陸華的陰道里,接著操,操著操著,又將陰莖捅進陸華的屁眼裡,陸華一會被吳亮操穴,一會又被吳亮操屁眼,直覺舒服異常,兩人便細水長流地操了起來。



? ? 再說婷婷睡了一會,也睡不著,眼前儘是些陸華與吳剛和吳亮操穴的影子,想著想著,便在床上脫了褲襪,用手在自己的陰戶上好一陣揉搓,揉了半天,不甚過癮,便伸了一個手指頭對準自己的陰道捅了進去,來回抽送。



? ? 由於這幾日婷婷天天這般,處女膜早已破了,此時手指頭在陰道里捅來捅去,倒也覺得爽快。只捅了幾下,婷婷畢竟少女初春,再也抑制不住,啊了一聲,只覺陰道深處一緊一熱,一股陰精便洩了出來,弄得婷婷滿手儘是,倒也過癮。



? ? 婷婷用紙擦乾了陰戶,又摸了一會穴,便起身下床,睡意全消,穿好衣褲,走出屋,想到客廳閒坐。



? ? 路過母親房前,只想看看母親,便推門而入。



? ? 怎料一進母親房中,卻見母親趴在床上,全身赤裸,另一男子也是如此,卻跪在母親屁股後面亂聳,母親正自哼哼嘰嘰,婷婷不禁叫了一聲。



? ? 此聲一發,陸華和吳亮齊齊一驚,?頭見婷婷滿臉通紅,陸華自也臉紅了起來。吳亮操的正自起勁,忽見婷婷至此,見婷婷容貌甚美,也自呆了,忘了陰莖還插在陸華的穴裡。



? ? 參人一動不動,都很驚訝。



? ? 過了一會,陸華才平靜下來,回頭拍了一下吳亮,道:「二弟,還不把雞巴拔出去。」



? ? 吳亮一聽,忙一縮屁股,從陸華的陰道里抽出陰莖。



? ? 婷婷見那陰莖上濕漉漉的如淋水一般,知是母親陸華的騷水所致,臉上更紅了。



? ? 陸華站起身來,披上了衣服,道:「婷婷,你怎麼不睡?」



? ? 婷婷道:「睡不著。」



? ? 陸華道:「為何?」



? ? 婷婷臉一紅,細思了一會道:「我這幾天天天見母親與人幽會,思之不屬,故而難眠。」



? ? 陸華驚道:「莫非你早已看見?」



? ? 婷婷點頭無語。



? ? 陸華嘆道:「天意如此,不知你有何想法?」



? ? 婷婷臉一紅,道:「每次我見母親如此,盡都快活無比,我只想試試而已。」



? ? 陸華一聽道:「如此,我也沒有意見,你我母女二人都是一樣,咱倆就同時而樂吧。」



? ? 婷婷一聽笑了一笑,吳亮聞言欣喜若狂,尋思:這母女二人都是一般的漂亮,各有千秋,如一齊操穴,我吳亮可樂死了。



? ? 陸華此時道:「婷婷,這是你二叔,叫吳亮。」



? ? 婷婷紅著臉道:「二叔你好。」



? ? 吳亮忙道:「你也不錯。」



? ? 婷婷一聽臉更紅了,陸華道:「即是如此,我參人今日就同體而樂吧。二弟,我母女二人便讓你隨便操。等大弟來了,我們四人同時操穴,就更過癮了。婷婷,讓你大叔、二叔都操你,你幹嗎?」



? ? 婷婷道:「那感情好了。」



? ? 說到此時,陸華和吳亮將本就披著的衣服甩了下去,兩人光光的抱在一起,陸華道:「婷婷,你也把衣服脫了吧。」



? ? 婷婷便也脫光了衣服。吳亮見婷婷白白的身子,陰戶上的陰毛也沒幾根,與陸華密密的陰毛相差甚遠。



? ? 陸華見婷婷也脫光了衣服,便道:「一起上床吧。」



? ? 參人便一同鑽到床上。



? ? 陸華道:「剛才二弟沒有操完,不妨先操婷婷吧。」



? ? 婷婷紅著臉點頭,躺在床上。吳亮一俯身就騎了上去,由於婷婷是第一次操穴,很是害羞,將兩腿並的緊緊的。



? ? 吳亮便把婷婷的兩條雪白的大腿掰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婷婷的陰戶自然向上露出,吳亮對婷婷道:「二叔便操了。」



? ? 見婷婷點頭,吳亮一挺屁股,只聽撲哧一聲,吳亮那粗大的陰莖便插入婷婷的陰道里,婷婷低哼一聲,陸華道:「別怕,舒服嗎?」



? ? 婷婷覺得吳亮的陰莖粗大異常,塞滿自己的陰道,抽送起來磨得自己快活無比,就點頭道:「舒服。」



? ? 這時吳亮也不應聲,只是發狂般的抽送,把個婷婷操的渾身亂抖,口中呼呼直喘,呻吟連聲。



? ? 陸華見了火起,在邊上不住觀看吳亮的陰莖與婷婷的陰道磨擦,只見婷婷畢竟年小,陰道也不甚寬鬆,加上吳亮的陰莖粗大,往裡一送,婷婷陰戶上的兩片陰唇便被操了進去,往外一抽,便又翻轉出來,同時帶出許多陰精來。



? ? 陸華知道婷婷洩了精,只是頭一回,不好意思張口呼快。



? ? 吳亮又加力抽送了幾下,婷婷快活欲死,再也忍不住,張口呻吟道:「哎呦,二叔,把侄女的穴捅爛,啊,好舒服,哎呦,二叔,你的雞巴怎麼這麼硬,侄女的穴讓你操,給你操,你隨便操,一生一世都這樣操,噢,我又要洩了,噢噢,快了,哎呦,洩了。」



? ? 只見婷婷猛地向上一挺屁股,嘴裡噢噢地叫著,吳亮感到從夾得很緊的陰道里,一股熱流急洩而出,衝擊著自己陰莖的頭部,有一股難言的快感。



? ? 吳亮見婷婷洩完精後,屁股又向上聳了幾下,便喘息起來,便又輕輕抽送幾下,婷婷體味了一會,道:「我已經叫二叔操出精來,媽,讓二叔操你吧。二叔,你把雞巴拔出去,接著操我媽吧。」



? ? 陸華看的早已火起,吳亮便拔出陰莖,忽地一下,從婷婷的陰道里湧出一灘陰精,婷婷忙拿紙擦著。



? ? 吳亮一轉身,將陰莖對準了陸華的陰道,只見陸華的陰道口水淋淋的,吳亮笑道:「哎呦,可把大姐騷死了,婷婷,你看你媽,從穴裡流出這麼多淫湯。」



? ? 婷婷伸過頭來一看,不由得笑了。



? ? 陸華挺著屁股道:「快,二弟,別說了,操大姐的穴吧。」



? ? 吳亮便把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里去了。由於陸華看了半天,慾火已炙,吳亮也操了半天婷婷的嫩穴,所以兩人沒操幾下便同時洩了。



? ? 參人喘息了一會,漸漸氣勻了。



? ? 吳亮道:「婷婷初次操穴,便就如此狂洩,倒也有趣。」



? ? 婷婷紅著臉道:「前幾日我見你們操穴,我穴裡也淌出些淫湯來。」



? ? 陸華道:「婷婷,咱母女倆今後就和你大叔二叔在一起,天天操穴,你幹嗎?」



? ? 婷婷笑道:「那多好呀。」



? ? 吳亮兩手放在陸華和婷婷的陰戶上,一邊摸一邊道:「你母女倆長得像,穴也差不多,只是婷婷,再多操幾次,想來陰毛也該密了。」



? ? 說著,又把母女倆放倒,一頭紮上去,用嘴先含住婷婷的穴,用舌頭在婷婷的穴口一陣亂舔,婷婷吃吃地笑著,微微地哼著。



? ? 吳亮吃了一會婷婷的穴,又轉頭含住陸華的穴,一頓亂舔亂吻,把個陸華也舔得哈哈笑。參人在床上便你吃我的陰莖,我吮你的乳頭,你擼我的雞巴,我吃你的穴地玩了起來。



? ? 玩了一會,婷婷道:「二叔雖然操過我,但二叔卻沒在我穴裡射精,不如二叔先操我媽,等快射精時,再操我怎樣?」



? ? 其實吳亮和陸華互相玩了一會,又已火起,聽婷婷一說,陸華道:「既然婷婷想體味你二叔射精的滋味,那就再操一遍吧。」



? ? 吳亮便讓陸華母女倆並排趴在床上,都翹起屁股,吳亮將陰莖從陸華的屁股後面插入陸華的陰道,摟著陸華的腰,操了起來。



? ? 由於吳亮剛操過陸華母女倆的穴,一時射不出精來,一陣狂操,倒把陸華操的噢噢直叫,屁股向後亂頂,又是一頓陰精狂洩。



? ? 吳亮的陰莖被陸華的陰精一燙,又粗大了許多,吳亮知道這一粗大也快要射精了,便抽出濕漉漉的雞巴,騎在婷婷身後,婷婷早已將個雪白滾圓的小屁股高高翹起,吳亮把帶著陸華陰精的雞巴又捅進婷婷的穴裡狂操起來。



? ? 由於吳亮的陰莖粗大了許多,把個婷婷的穴塞得滿滿的,一抽送,操穴聲嘰咕嘰咕響的很大。只操了幾十下,婷婷便也跟陸華一樣,屁股向後亂聳,口中噢噢直叫,屁股猛地向後頂了幾下,又是陰精狂洩。



? ? 吳亮覺得快感來臨,抱著婷婷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來,婷婷哎呦哎呦地亂叫。只見吳亮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沈屁股,撲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婷婷的穴裡,把個婷婷捅的向前一聳,趴在床上,而吳亮也趴在婷婷的身上不動了。



? ? 婷婷只覺吳亮的陰莖在自己的穴裡一挺一挺,一股股熱流向自己穴中深處射去,好不快活。



? ? 半天,吳亮才氣喘著從婷婷的穴裡拔出陰莖。參人又歇了半天,才起身下床穿衣。



? ? 吳亮道:「操了半天的穴,我都餓了,咱們做點飯吃吧。」



? ? 陸華笑道:「你吃了半天我母女倆的穴,還餓嗎?」



? ? 吳亮笑道:「我吃你們的穴,也沒吃進肚裡,不頂餓。」



? ? 婷婷笑著掀起自己的裙子,裡面也沒穿褲襪,挺著自己的小嫩穴道:「二叔就把我的小嫩穴吃了吧。」



? ? 吳亮笑道:「看婷婷這個小騷貨,還浪得很呢。」



? ? 陸華摟著婷婷道:「我娘倆不騷,你能操上我娘倆,美死你。」



? ? 參人說笑著進了廚房,動手做飯。飯菜好了以後,參人便在客廳裡吃起來。正吃著,忽聽有人敲門,陸華開門一看,是吳剛來了。



? ? 吳剛一看吳亮和陸華竟與女兒一起吃飯,不禁奇怪。



? ? 只見陸華對婷婷道:「婷婷,這是你大叔,叫吳剛。」



? ? 婷婷甜甜地叫了一聲:「大叔。」



? ? 吳剛更是奇怪,卻聽陸華笑道:「大弟,剛才你沒來的時候,你這侄女已經和二弟操過穴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四人就是一家人了。」



? ? 吳剛還不太相信,眼見婷婷十分漂亮天真,如能與她操穴,那倒是十分高興,卻見吳亮道:「婷婷,你過來。」



? ? 婷婷依言走了過去,吳亮道:大哥你看。說著將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婷婷那沒有幾根陰毛的小嫩穴,用手在婷婷的陰戶上摸了起來。



? ? 婷婷也叉開了兩腿,摟著吳亮的脖子,邊讓吳亮摸著,邊笑著問吳剛:「大叔,你看侄女的小嫩穴還好看嗎?」



? ? 吳剛一看,自是欣喜異常,走了過去,伸手在婷婷的穴上摸了幾下,笑道:「好侄女,你的小嫩穴沒讓你二叔操腫嗎?」



? ? 陸華笑道:「婷婷的穴沒被操腫,倒是差點把二弟累死。大弟你沒看見,剛才二弟抱著婷婷的小屁股那個狂操,沒把腰晃折了就不錯,我這老穴二弟都看不上眼了。」



? ? 吳亮笑道:「大姐就是損我,大哥你知道,我要不把大姐操的舒舒服服的,她能放過我嗎?你還別說,剛才我操婷婷的時候,大姐穴裡那個騷水流的,把個大姐可浪壞了。」



? ? 幾人聊著淫話,吳剛慾火就上來了,笑道:「既然二弟捷足先登了,我也沒有辦法,我也得操操婷婷的小嫩穴,也好過過癮。婷婷,讓大叔操操怎麼樣?」



? ? 婷婷讓吳剛和吳亮的兩支大手摸的陰道里騷水又流了出來,覺得穴裡癢癢的,便道:「大叔既然想操侄女的穴,那還等什麼?」



? ? 吳亮笑道:「看婷婷騷成什麼樣,有人要操穴,急忙就答應。」



? ? 婷婷笑道:「二叔就是得便宜賣乖,剛才操侄女的時候,急的跟什麼似的,怎麼剛操完侄女的穴,就翻臉了。」



? ? 四人都笑了起來。



? ? 陸華道:「婷婷,既然大叔要操你的穴,你就撅起屁股讓他操,媽給你照著點。」



? ? 吳剛也等不及了,就讓婷婷兩手支著桌子,彎下腰,撅起屁股,吳剛把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由於婷婷裡面什麼也沒穿,一個滾圓雪白的小屁股就露了出來,吳剛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去,挺著粗大的雞巴笑道:「看我怎麼操婷婷。」



? ? 陸華笑著走過來道:「來,我幫幫忙。」



? ? 說著,用手將婷婷的屁股分開,吳剛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一手將婷婷的兩片陰唇分開,道:「婷婷,大叔要操了。」



? ? 婷婷哼道:「大叔,你操吧,侄女的穴裡癢的很。」



? ? 陸華笑道:「看這孩子,騷水都流出來了,來,媽把你大叔的雞巴給你捅進去。」說著,扶著吳剛的陰莖,對準婷婷的陰道口,吳剛一挺腰,噗哧一聲,就將粗大的陰莖齊根插進婷婷的陰道里去了。



? ? 婷婷微哼一聲,吳剛道:「婷婷,怎麼樣?舒服嗎?」



? ? 婷婷哼嘰道:「哎呦,舒服,大叔的雞巴真粗呀,捅的侄女的穴裡癢癢的,漲漲的,得勁極了。」



? ? 吳剛一邊抽送一邊笑道:「婷婷這小嫩穴就是跟你媽的穴不一樣:緊。」



? ? 陸華笑道:「你這個死鬼,操了老娘的穴,反倒怪起老娘來了。」



? ? 說著一推吳剛,吳剛往前一使勁,捅的婷婷往前一聳,嘴裡哎呦一聲,吳剛笑道:「看,大姐,把婷婷操疼了吧。」



? ? 陸華笑道:「操疼就操疼,那也是我自己的女兒。」



? ? 那邊吳亮看著吳剛操婷婷的穴,陰莖又硬了起來,也脫了褲子,挺著雞巴,讓婷婷兩手抱著自己的腰,將陰莖插進婷婷的嘴裡,讓婷婷吸吮自己的雞巴。



? ? 陸華則蹲下身子,兩手握住婷婷的兩個小乳房,揉搓起來。



? ? 參人一起將婷婷弄得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後面吳剛把陰莖捅的像搗蒜一樣,在婷婷的穴裡飛快地抽插著,操的婷婷不時把吳亮的陰莖從嘴裡吐出來,哼嘰幾聲,再把吳亮的陰莖含進嘴裡吸吮。



? ? 吳亮的陰莖被婷婷的小嘴吸吮的又粗又硬,見陸華正一手摸著婷婷的小嫩穴,一手揉搓著婷婷的小乳房,便將陰莖從婷婷的嘴裡抽出來,笑道:「大姐在這過乾癮哪,來,把屁股撅起來,讓小弟操操穴。」



? ? 說著拉起陸華,讓陸華也用手支著桌子,哈下腰,撅起屁股,吳亮便將粗大的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里操了起來。



? ? 吳亮剛將陰莖捅進陸華的陰道,陸華就哼嘰起來,扭頭見吳剛將婷婷操的一聳一聳的直哼嘰,便對婷婷道:「婷婷,以後媽和你天天就讓你大叔、二叔操穴,你幹嗎?」



? ? 婷婷邊呻吟邊道:「那感情好,大叔、二叔的雞巴都這麼粗,操的婷婷舒服極了,婷婷願意天天讓他們把婷婷的小嫩穴操腫。」



? ? 吳剛一邊使勁地操婷婷的穴一邊笑道:「婷婷真是天生的尤物。」



? ? 婷婷哼嘰道:「哎呦,大叔你輕點操,侄女的穴要腫了。」



? ? 陸華笑道:「婷婷,沒事兒,你媽天天讓他們這麼操,穴都沒腫,你別怕。」



? ? 四人正說笑間,吳剛突然道:「哎呦,婷婷,你的小嫩穴夾的大叔的雞巴太緊了,大叔太舒服了,大叔要射精了。」



? ? 說著,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抱著婷婷的小細腰將屁股向前猛聳,只見吳剛的陰莖在婷婷的小嫩穴中飛快地捅進抽出,把婷婷捅的前仰後合,嗷嗷直叫。



? ? 吳剛邊操邊道:「哎呦,來了,射精了。」說著,猛地操了幾下婷婷的穴,便趴在婷婷的背上,用兩手握住婷婷的兩個乳房不動了。



? ? 婷婷只覺吳剛的陰莖一挺一挺地,一股一股的精液射進自己的穴裡,婷婷覺得舒服極了。



? ? 那邊吳亮正慢慢地操著陸華的穴,見吳剛射精了,道:「大哥,怎麼樣?婷婷的穴還行吧。」



? ? 吳剛道:「婷婷的小嫩穴簡直舒服極了。」



? ? 陸華一聽笑道:「怎麼?操了大姐的穴,就覺得大姐的穴不如女兒的緊了?」



? ? 吳剛笑道:「大姐的騷穴和婷婷的小嫩穴都不錯。」邊說邊又將陰莖在婷婷的穴裡捅了幾下,才抽了出來。



? ? 只見吳剛的陰莖上濕漉漉的儘是婷婷的陰精和自己的精液,便道:「婷婷,給大叔把雞巴舔乾淨了。」



? ? 婷婷笑道:「遵命,大叔。」說著,哈下腰,抱著吳剛的屁股,將嘴湊上去,含住吳剛的雞巴,吮了起來。



? ? 那邊,吳亮正操著陸華的穴,見婷婷哈下腰去舔吳剛的雞巴,撅起滾圓雪白的小屁股,只見婷婷的兩腿間濕漉漉的儘是淫液,並且從陰道口正往外流著吳剛的精液,便笑道:「來,大姐,你看婷婷的穴裡正流著精液,你給舔舔吧。」



? ? 陸華笑道:「大姐的穴正讓你的大雞巴操著,你還不知足,還讓大姐的嘴也閒不著。不過也沒轍,誰讓婷婷是自己的女兒呢。過來,婷婷,讓媽把你的穴舔乾淨吧!」



? ? 婷婷依言把屁股湊過來,嘴裡卻仍含住吳剛的陰莖不放,用力地吮了兩下,才吐出吳剛的陰莖,哼道:「媽,女兒的穴裡儘是大叔的精液,你吃女兒的穴,女兒可不好意思。」



? ? 陸華笑道:「什麼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咱娘倆現在一起都叫你大叔、二叔操了,媽吃吃你的穴,舔舔你大叔的精液,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瞧你大叔、二叔那樣,一會還得讓你舔舔媽的穴呢。」



? ? 說著,抱著婷婷兩條雪白的大腿,把嘴湊過去,伸出舌頭,舔起婷婷的穴來。



? ? 由於剛才吳剛在婷婷的穴裡射了很多的精液,所以婷婷的陰道口儘是流出來的吳剛的精液,陸華將嘴湊上去,伸出舌頭,探到婷婷的陰道口,在自己女兒的穴口舔了起來,將女兒婷婷陰道里流出來的淫湯浪液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



? ? 只見吳剛在前面站著,婷婷抱著吳剛的腰,正用嘴吸吮著吳剛的陰莖,陸華則在女兒婷婷的身後,抱著女兒婷婷的腰,把嘴埋在女兒婷婷的兩腿間,舔著女兒婷婷的穴,吳亮卻不緊不慢的在後面一聳一聳地操著陸華的穴。



? ? 一會,陸華仰起頭,笑道:「我已經把婷婷的穴舔乾淨了。」



? ? 婷婷也吐出吳剛的陰莖道:「媽,我也把大叔的雞巴吃乾淨了。」



? ? 吳剛笑道:「好,你娘倆已經完成任務,婷婷你先歇一會,你媽還沒叫你二叔操完,咱倆先歇會,看二叔操你媽。」



? ? 說著,吳剛和婷婷赤身裸體地坐在凳子上,看著吳亮使勁地操著陸華的穴。



? ? 陸華又把手支在桌子上,撅起屁股,身子被吳亮操的一聳一聳的,嘴裡哼哼嘰嘰的道:「哎呦,太舒服了,二弟,使勁操,把大姐的穴操的舒舒服服的,再使點勁,把雞巴往大姐的陰道深處捅。」



? ? 吳亮一邊使勁地操著陸華的穴一邊笑道:「婷婷,你看你媽這樣,你說你媽騷不騷。」



? ? 婷婷笑著站起來,一手揉搓著母親陸華的兩個大乳房,一手揉搓著母親陸華的陰戶道:「二叔,你輕點操我媽,你看你的大雞巴也太粗了,把我媽的穴操的流了這麼多的淫液,弄得我一手都是。」



? ? 吳亮笑道:「婷婷,那是你媽太騷了。」說著使勁操了陸華兩下,問道:「大姐,你說是不是?」



? ? 陸華被吳亮操的往前聳了兩下,哼嘰道:「哎呦,是,是,我太騷了,哎呦,舒服死了我了,二弟,再使點勁操。」邊說邊將屁股向後猛頂。



? ? 吳亮這時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把個陰莖飛也似的在陸華的穴裡抽插著。



? ? 婷婷邊用手夾著吳亮的陰莖,防止吳亮的陰莖從母親陸華的穴裡抽出來邊笑道:「哎呦,二叔,你慢點操我媽,看你的大雞巴這麼捅我媽的穴,我還真有點害怕。」



? ? 吳亮笑道:「婷婷,這你就不懂了,二叔我越這麼操你媽,你媽就越高興,你說是不是,大姐?」



? ? 陸華被吳亮操的氣喘噓噓的道:「二弟說的沒錯,婷婷你別怕,媽就這麼讓你二叔操,穴裡才舒服呢。哎呦,二弟,再加快點速度,大姐我要洩精了。」說著陸華將屁股向後亂頂亂聳,嘴裡嗷嗷直叫。



? ? 吳亮也覺得快感來臨,將自己的大雞巴死命地往陸華的穴裡操著。



? ? 兩人狂操了半天,只見吳亮抱著陸華的腰將屁股猛聳了兩下,便趴在陸華的背上不動了。陸華只覺吳亮的陰莖一挺一挺地,向自己的陰道深處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自己同時也不禁渾身顫抖,快感傳遍全身,只覺穴口一開,陰精狂洩而出。兩人不約而同地叫了一聲,雙雙癱倒在凳子,氣喘噓噓地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 ? 四人歇了半天,才漸漸喘勻了氣。



? ? 陸華笑道:「真是過癮,兩位老弟的雞巴太粗了,把我操的真舒服,婷婷,你覺得你大叔、二叔的雞巴怎麼樣?」



? ? 婷婷笑道:「那還用說,媽,不瞞你說,剛才大叔、二叔把我操的我都快休克了。」



? ? 吳剛笑道:「你娘倆的穴都一樣的好,操起來都一樣的舒服。」



? ? 吳亮笑道:「只是婷婷的穴叫小嫩穴,大姐的穴叫大騷穴。」



? ? 陸華笑道:「怎麼?大騷穴你就不操了?只看好我女兒的小嫩穴了?」



? ? 吳亮笑道:「那不能,大姐的穴還是騷水挺多的,挺緊的。」



? ? 陸華看了一眼婷婷,只見婷婷叉著兩條雪白的大腿,坐在凳子上,兩腿間都是濕漉漉的淫液,並且還正從穴裡往外流著吳剛的精液和婷婷自己的淫液,白白湯湯的,陸華道:「還真跟大弟和二弟說一聲,婷婷才十八歲,就讓你們兩個色鬼給操了,我這麼大歲數了無所謂,婷婷還小,咱們四個以後操穴的日子還長著呢,你們兩個這麼操婷婷的穴可不行,每回都把精液射在婷婷的穴裡,日子長了,婷婷還不懷孕哪。」



? ? 婷婷聽了,臉就紅了,道:「媽,那怎麼辦哪,我還想和大叔、二叔操穴呢。」



? ? 吳剛笑道:「看看婷婷,騷成什麼樣?不過大姐你放心,沒事。以後咱四人操穴,我和二弟要操婷婷的時候,可以帶避孕套操,要不就操婷婷操的快射精的時候,再把雞巴捅進大姐的穴裡操大姐,把精液射在大姐的穴裡,大姐你看怎麼樣?」



? ? 陸華笑道:「大弟想的真周到,我看可以。」



? ? 四人又聊了一會淫話,互相摸玩了一會,才穿好衣服,把菜飯又熱了,重新吃起飯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