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綠城春風紅杏開之評先進(01-02)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



白枝在W市的一所小學任教,她大學畢業後,找工作一番風順,雖然是一所

不入流的大學,還是專科學歷,但她在W市招考基層老師時報了名,竟然被一個

偏遠的小鄉鎮錄取了,在這個鄉鎮小學教了三年,恰逢市里新成立一所創新小學,

白枝又順利的被選拔了進來。白枝能被選拔上,與她漂亮的臉蛋跟魔鬼的身材是

分不開的,她記得在參加選拔面試時,W市創新小學的幾個面試官,口水都快流

了下來,自然白枝也順利的通過了面試。進入新學校後,白枝又交了新男朋友,

她這個男友名叫清風,一表人才,父親做生意,家裡很殷實,白枝對他的白馬王

子也很滿意。



白枝大二的時候談了一個男朋友,也把第一次奉獻給了他,後來,白枝發現

她這個男朋友竟然跟學校裡的一個女老師上床,既失落又失望的白枝毅然離開了

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大三的生活對白枝來說可算是精彩紛呈,她失戀的消息一

經傳出,身邊立即圍滿了追隨者,她懷著報復前男友的心態,在大三一年連換三

個男友後,帶著遺憾和不舍,離開了大學校園,踏入了社會。



白枝進入創新小學一年後,學校裡開始組織建校以來的第一次先進評選,這

次先進評選非常重要,而且名額非常少,評上這次先進,對老師以後工資晉升、

職稱評選,外出交流都會優先。



白枝作為一名年輕的老師,她對這次評選也沒抱任何希望,畢竟比她教齡年

齡大的老師大有人在,再說她任教的健康教育本來就不是主要科目,自然也不會

選她,她只是象徵性的報了名。



一天下午,白枝上完唯一的一節課,拿著課本從教室往辦公室走去。白枝今

天穿著一件淺灰色的職業西裝,裡面穿一件雪白的大翻領襯衣,飽滿的胸部將衣

服高高的撐起,非常顯眼。下身穿一件職業套裙,修長筆直的腿上穿一件超薄肉

色褲襪,腳上穿一雙職業黑色高跟鞋,走起路來嗒嗒作響,吸引了一道道目光。

創新小學的女教師職業套裙樣式是學校校長親自定的,比其他學校的都要短,全

部在膝上十公分以上,穿起來非常性感。



白枝剛剛轉過一個拐角,白枝突然與一個人撞了個滿懷,課本教案全掉在了

地上,白枝一看,原來是學校的副校長志翔。



「唉呀,是白老師啊,我光想事情了,不好意思啊。」



志翔邊說邊蹲下身子撿課本。



「沒關係校長,也怪我沒注意。」白枝客氣的說著,也彎下了腰蹲下來撿書。

這個志翔平時就非常好色,一見到白枝眼睛就盯在她飽滿的胸部,而且這個志翔

跟其他不少女老師也有傳聞,白枝對他沒什麼好感,但客氣的話還是要講的。



由於剛才的碰撞,白枝的襯衣扣子被撞開了一個,她的襯衣本來領口開的就

比較大,乳房又大,白枝蹲下來,大半個乳房都要露出來,她今天穿著一件半杯

胸罩,淡淡的乳暈也從胸罩邊緣露出一部分。而且白枝蹲在地上,裙子又短,隨

著她曲起一條腿,也全部暴露在了志翔的眼前,白枝今天穿了一件蕾絲白色半透

明的小內褲,她黑黑的陰毛透過內褲跟薄薄的絲襪若隱若現,顯得分外誘人。



白枝光顧著去撿書,根本沒發現自己的乳房和底褲被副校長看光,而志翔的

眼睛在白枝雪白的乳房和陰部來回遊走,不眨眼睛的看著,恨不得能穿透白枝薄

薄的衣服看進去,襠裡的雞巴也蠢蠢欲動起來,口水也幾乎要流了出來,手上撿

書的動作也越來越慢。



白枝撿完書,發現志翔有些呆滯的目光,低頭一看,自己的乳房已經差不多

被看光。她臉一紅,連忙合上敞開的襯衣,急忙站起來。



由於她起的太急,站起後突然覺得眼前發黑,又要差點暈倒。



志翔一看,連忙起身伸手扶住白枝,恰巧他的右手正好扶在了白枝豐滿的乳

房上,軟軟的感覺立即刺激著志翔的神經,手再也捨不得離開。



白枝暈了一下,也沒注意志翔的手已經摸在了她的一個乳房上,直到志翔的

手開始揉捏起來,白枝才發現,臉上更加紅了起來,連忙拿手撥開副校長的手。



「校長,不用扶了,我感覺好了」白枝羞羞的低聲說道。



「白老師,現在感覺怎麼樣了?要不要到我辦公室休息一下。」志翔指了一

下他不遠處的辦公室。



「不用了校長,我回自己辦公室吧。」白枝答道。



「白老師下午沒課了吧?我正好有份材料急著整理,要不麻煩白老師到我辦

公室幫一下忙?」志翔眼珠一轉,一個計畫在心裡悄悄產生。



「那……好吧」白枝無奈的答應著。



來到志翔的辦公室,志翔說:「你先在沙發上坐一會兒,我先把相關材料搜

集一下,然後你再幫我整理。」



志翔把白枝安排到沙發上,自己坐在辦公桌前,偷偷從抽屜裡拿了一個裝有

白色粉末的小藥瓶,放在口袋裡。然後又打工電腦,悄悄的從E盤找了幾部以前

下載的A片,拷備到桌面上,然後把視頻檔的名字改成了先進評選結果1,先

進評選結果2,先進評選結果3這樣的名字,又找了幾個評選先進的事蹟材料文

檔放在一個資料夾裡。



「白老師,麻煩你把這幾個先進事蹟材料按照要求統一排一下版,然後核對

一下有沒有錯誤,我過會兒還要去找陳校長彙報件事情,你做好之後給我存檔到

桌面就行。」志翔對白枝說。



白枝站起身坐到電腦前,按照副校長的要求開始整理起文檔了。



看到白枝開始工作,志翔轉過身拿了一個杯子,悄悄打開從抽屜裡拿到的藥,

全部倒在了杯子裡,然後到飲水機前沖滿開水,杯子裡的藥立即融化的無影無蹤。

這是志翔去年到南市出差時,在一個小店裡買的烈性春藥,無色無味,但效果卻

非常好,他已經用這個藥玩了三個學校的女老師,這是最後一瓶,他一直沒捨得

用,今天正好派上了用場。



「這是你的水,我給放在桌上」志翔不懷好意的笑著說。



「謝謝,您太客氣了,我自己來就行。」白枝客套著。



「那你先忙,我去找陳校長彙報工作了,材料整理完你先別走,我回來還有

事情跟你說。」說完志翔就走出了辦公室,並把門帶上了。



這幾個材料就是這次先進評選的老師交上來的,白枝熟練的一個一個整理著,

排版、核對,很輕鬆就搞定了。



白潔下午講了一節課,還沒來得及到辦公室,就被志翔帶到這裡,現在整理

完材料,也覺得口渴了,端過水一口氣將水喝完了。



工作已經做完,白枝就想上網上流覽一下,打發一下等著志翔回來的時間。



白枝還沒打開流覽器,就被桌面上的幾個視頻檔吸引了,「先進還沒評,

怎麼有先進評選結果的視頻?難道是早內定了,準備往上級報的?」白枝嘀咕著,

忍不住好奇的按兩下第一個文件。



打開後,白枝才發現,原來這個檔是一部A片,嚇得她趕快關上了。她一

一打開剩下的兩個檔,全部都是A片,而且都是女教師系列的。



「這個志翔,真是色啊,辦公電腦上都是這個,看來外面傳的都是真的。」

白枝在心裡想著,無聊的坐在椅子上,瞅著電腦螢幕。



想起剛才看到的些畫面,雖然沒仔細看,但是男人那粗大的雞巴,插在女人

小穴裡的鏡頭還是很有衝擊力的。想著想著,白枝感到自己的心裡也逐漸浮躁起

來,自己下面的小穴也開始有點濕濕的感覺。



「今天下午我是怎麼了?」白枝心裡感覺越來越燥熱,鬼使神差的又把手放

在滑鼠上,點開了一個視頻檔。



這部片子講的是一個女老師,在課堂上不小心走光,被正在上課的幾個男學

生看到,這幾個男學生就故意搗亂,放學被老師留在了教室。然後這幾個學生就

抓住女老師,把女老師的上衣脫光,揉著女老師的奶子。



這個老師剛開始反抗,直到裙子被擼到腰部,絲襪被撕破,小小的蕾絲內褲

被扯到一邊,一個學生用嘴舔著女老師的陰部,女老師才放棄了抵抗,呻吟了起

來。



片子裡的女老師的打扮跟今天白枝的打扮差不多,就是裙子的顏色不一樣,

白枝有是淺灰色的,片子裡女優的是黑色的,白枝穿的內褲也像片子裡的女優穿

的一樣,也是很小的蕾絲,底下往邊上一扯,整個陰部就能全部露出來。



白枝隨著片子的播放,看到女老師黑黑的小穴被學生粗大的陰莖插了進去,

白枝仿佛覺得片子裡的女老師就是自己,她想到下午上課時,六年級那些已經開

始發育的男生盯著自己乳房跟雙腿的目光,仿佛自己的乳房也被人玩弄著,自己

的小穴也被大雞巴插了進去。



片子裡的女優被學生射精之後,精液從小穴裡流出來,另一個學生接著又將

粗大的陰莖插進小穴裡,白枝想像著,好像自己的小穴也被抽插著,她感到自己

的小穴越來越濕,淫水已經悄悄的從小穴裡流出來,內褲跟絲襪已經被濕透。



白枝以前上學的時候也看過A片,跟現在的男友清風也一起看過,但感覺根

本沒這麼強烈,她的眼神越來越迷離,她的身體已經不自主的開始扭動起來,她

覺得可能是這幾天沒有做愛,所以才會這麼容易動情,她根本沒想到,是志翔給

她水裡下的烈性春藥已經起了作用。



白枝身體的需求越來越強烈,她情不自禁的解開兩粒襯衣的鈕扣,手掌隔著

胸罩揉搓起自己的乳房。



漸漸的,白枝的手掌已經悄悄伸進乳罩裡面,貼肉的揉搓起來,還時不時的

用手撚著已經硬了起來的小乳頭,嘴裡的呼吸越來越沈重,越來越急促。



不知不覺,白枝的一隻手已經伸到了裙子底下,隔著絲襪跟內褲揉搓起自己

的小穴,白枝的內褲已經完全濕秀,整個辦公室裡散發著淫靡的味道。



白枝接著雙換了第二部A片,這部A片是說一個女教師在辦公室裡,被一個

男教師挑逗後,跟男教師在辦公室裡做愛。白枝將影片直接快進到兩個人開始抽

插的地方,然後將手又放回自己的身體,一邊欣賞著A片,一邊愛撫著自己,白

枝伸到裙子下的手,也由撫摸變成了用手指摳著小穴,但是由於褲襪跟內褲阻礙,

白枝始終覺得不過癮,但如果褲襪不脫下來,手是很難伸到褲襪裡面的。



白枝急燥起來,手摳挖小穴的力度也在加大,突然,薄薄的褲襪襠部,被白

枝尖尖的指甲戳破了一個小洞。



白枝一喜,迫不急待的將手指從褲襪的小洞裡插進去,用手指將內褲輕巧的

一勾,手指一下子沒入濕濕的小穴裡面,白枝那塗了淡淡口紅的小嘴裡喔的發出

一聲滿足的長吟,隨後手指不停的在小穴裡摳挖起來。



白枝完全沈浸在情欲裡面,同時又由於白枝只顧著盯著電腦看,身子側對著

門口,志翔從外面而悄悄的擰開門,又悄悄的關上,白枝一點也沒有發覺。



志翔拿著手機,打開錄影,對準白枝拍了起來。他悄悄地向白枝靠近,慢慢

來到白枝身後,將白枝的動作和電腦上播放的A片全拍了進去。



覺得拍的差不多了,志翔把手機慢慢轉到白枝正面,正對著白枝拍了起來。

白枝嚇了一跳,一下子愣住了,但兩隻手卻因為還沒有停下,不由自主的仍在揉

著乳房,摳挖著小穴。



白枝被志翔一嚇,一緊張,小穴裡一股淫水噴到了手上,嘴裡也不由的發出

「啊……」的一聲,在志翔的注視下,白枝達到了高潮。



高潮過後,白枝反應過來,立即整理了一下衣服,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由於

太倉促,裙子皺皺的沒有完全放下,還是卷到大腿以上,乳房被自己從乳罩拉了

出來,兩粒小巧的乳頭隔著白色的襯衣突現出來,乳頭及乳暈淡淡的顏色在襯衣

下若隱若現。



「白老師,你在做什麼呢?」志翔故意板著臉,「你在用我的電腦看什麼?!」



「我……我……我不知道」白枝紅著臉,低著頭小聲的說著,「這是電腦上

的,我……我……我不小心……點開的。」



「胡說!我的電腦怎麼會有這個,明明是你剛剛下載的!」志翔提高了聲音,

厲聲說道。



「校長……我……我沒有,我真的沒有……不是我下載的」白枝急的臉更紅

了,眼圈紅紅的,眼中的淚珠就要掉了下來。



「白老師啊,你也別不好意思!」志翔放緩了語氣,將手摟著白枝的肩膀,

「你雖然沒結婚,但是你也談著物件啊。現在的年輕人,談戀愛的時候哪有不操

逼的啊?你是不是跟你物件也已經操過了啊?」



志翔將嘴巴靠近白枝的耳朵,邊喘著氣邊故意說著粗話。白枝聽到志翔這麼

說,更是羞的抬不起頭,同時也有一種異樣的感覺,隨著副校長的粗話,她不由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跟清風在床上做愛的場景。



「校長……您別……您別這麼說。」白枝小聲的說著。



「那要怎麼說呢?難道問你跟清風做過愛沒有?性交過沒有?男人跟女人就

那麼點事兒,操逼就是操逼,還那麼文雅幹什麼?就像你剛才,用手在摳逼吧?

是不是不如跟男人操逼爽啊?還是跟男人操逼爽,對吧,自己摸不如男人摸爽。」

志翔淫笑著,摟著白枝肩膀的手逐漸下滑到白枝的胸部,隔著襯衣摸著乳房,還

時不時用手指撚著白枝已經硬起來的乳頭。



白枝耳朵邊傳來陣陣男性的氣味,聽到志翔那粗魯的淫蕩的語言,再加上剛

才喝的春藥也已經開始作用,現在白枝真的渴望有個男人的雞巴插進自己的小穴,

但她還是壓住自己即將爆發的情欲,用手無力的要將志翔的手從自己的乳房上撥

開,小聲說:「校長……不可以……」



「什麼不可以?剛才你不是自己摸的挺爽的嗎?我給摸摸絕對比你摸的爽!

剛才你看A片自慰我都錄下來了!既然不可以,我看不如將這件事情通報給校委

會,讓學校處理吧!而且我也會把手機視頻提交校委會,我可不保證這視頻會不

會流出去,到時看你把臉往哪擱?!」志翔故意板起臉,厲聲說道,看到白枝已

經被自己嚇住,又放緩語氣說,「其實白老實,我個人來說挺欣賞你的,人漂亮,

教課又認真,我看啊,這次評你當個先進個人也未嘗不可啊。我剛才看你自慰的

樣子,我真的被你迷住了,你就滿足我這一次,怎麼樣?就這一次,我保證今天

的事兒就你知我知,絕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志翔說完,將白枝的身子扳了過來,雙手捧起白枝那已經潮紅的臉蛋,低下

頭將嘴壓在白枝柔軟的唇上,伸出舌頭向白枝那櫻桃小嘴中探索。



「校長……別……」白枝象徵性的反抗著,閉上嘴不讓志翔的舌頭伸進去。



志翔堅持不懈的繼續用舌頭向白枝嘴裡伸去,兩片肥厚的嘴唇不停地吸吮著

白枝柔軟的雙唇。吻了一會兒,志翔感到白枝也漸漸放棄了抵抗,小口已經微微

張開,心中不由一喜,自己的舌頭一下子探進了白枝的口中。



白枝感到校長的舌頭伸了進來,小巧的香舌忍不住伸了過去,兩條舌頭靈巧

的糾纏在一起。



志翔感到白枝的變化,捧著白枝臉蛋的雙手也慢慢移動到了她的胸前,解開

白枝的襯衣扣子,揉起了她那一雙豐滿的乳房。



受到刺激的白枝已經喘起了粗氣,已經完全淪陷進情欲當中,身子也越來越

燥熱,雙手已經摟住了志翔的脖子,熱情的回應起他的熱吻。



志翔把白枝的掖在套裙裡的襯衣拉了出來,將扣子全部解開,雙手伸到白枝

的後背,熟練的解開了她的胸罩,志翔把白枝的胸罩推了上去,貼肉的摸起白枝

又大又圓的在豐乳。志翔一邊玩著白枝的乳房,一邊將白枝輕輕的帶到辦公室的

三人沙發上,將白枝放倒,壓在她身上在白枝的臉上、嘴上、脖子瘋狂的吻著。



白枝情欲也越來越高漲,摟著志翔的背部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喘息越來越重,

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志翔壓在白枝的身上,一條腿正好壓在白枝的兩腿

之間,白枝不由的夾緊雙腿,用自己的陰部努力的往志翔的腿上去摩擦。



志翔的嘴順著白枝白皙的脖頸漸漸往下遊走,到達白枝的雙乳之後將頭埋進

了她的胸部,將白枝那對足足有D杯的乳房邊揉搓邊吸吮。



白枝的皮膚很白很嫩,平時碰到後會很容易出現青痕。這也是白枝比較苦惱

的一件事,她在做愛後,脖子上、乳房上、大腿內側也很容易留下吻痕,今天下

午經過志翔如此瘋狂的愛撫,脖子上乳房上已經出現了幾個淡淡的草莓印,這些

草莓印第二天就可能會變成青痕。



但是白枝已經完全的不能自己,只顧得上激烈的回應著志翔的親吻,嘴裡的

喘息聲也漸漸地變成了呻吟聲。



「啊……啊……難受……好難過……」白枝輕輕的哼著。



志翔看到白枝已經完全動情,就放開白枝的乳房直起身子,將白枝灰色的套

裙擼到她的腰部,掰開她那兩條筆直性感的雙腿,將頭埋進白枝的胯下,用嘴巴

在白枝的陰部隔著薄薄的絲襪和內褲拱了起來。



白枝喝到體內的春藥,在志翔的刺激下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大,白枝的臉上

潮紅的顏色也越來越深,自己的小穴有如千萬隻螞蟻在啃噬,癢的不得了。白枝

的乳房也越來越脹,粉嫩的乳頭已經完全挺立起來,白枝時而用手按著志翔的頭

部,用力壓向自己的小穴,時而把雙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將那兩隻白兔搓扁揉圓。



在志翔的拱動下,褲襪原來被白枝摳破的小洞變成了一個三四公分的大洞,

志翔用手指從洞裡伸進去,溝住小內褲底下窄窄的布料接到一邊,白枝粉嫩的小

穴完全暴露在志翔眼前。



白枝的小穴粉嫩粉嫩的,雖然她從大學時就已經開始做愛,但她粉嫩的小穴

一點也沒有變黑,她的整個陰部顏色與周圍皮膚的顏色相比,雖然相對深一些,

但顏色也是那種粉粉的,非常迷人。而且她的陰毛很少,陰道口和陰唇上一點也

沒有,僅有的一點稀疏的陰毛集中在陰蒂上方的陰埠上,顯得非常的可愛。



志翔從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小穴,迫不及待的將嘴巴伸過去,從褲襪上摳破

的小洞,將白枝兩片小陰唇含在了嘴裡吸吮起來。白枝陰部散發出淡淡的沐浴露

的清香,混合著她淫水的味道,刺激著志翔的嗅覺神經,使他更瘋狂的邊吸吮邊

用嘴拱著,舌頭還不時往白枝緊窄的陰道裡探去。



志翔的嘴舔吸到白枝的小穴後,白枝突然感覺一股強烈的刺激由下體傳到自

己全身,雖然男友清風也舔過自己的小穴,但清風鬍鬚較少,也比較柔軟,所以

志翔硬硬的胡茬紮在自己的陰部,帶來了截然不同的兩種感覺,又加上在辦公室

這種環境下,刺激感格外強烈。白枝呻吟聲也越來越大,下體也往上拱動著,恨

不得把志翔的舌頭吸進小洞中。



志翔的雞巴也早已硬了起來,在褲子裡脹的難受,他看到白枝那騷浪的神態,

知道白枝現在已經非常的饑渴了,他以最快的速度脫下褲子,露出了黑的發亮、

粗壯的雞巴。



白枝大開著雙腿,半閉著眼睛,嘴裡輕聲喘吸著,她的半杯胸罩被擼到乳房

上邊,雖然她躺在沙發上,但那雙潔白乳玉的乳房依然高高的挺立著,淫水已經

完全把她小小的內褲濕透,整個屁股部位的褲襪也完全浸濕,透過褲襪的破洞,

白枝粉嫩的小穴若隱若現,就像一個剛剛被雨水打濕的蜜桃,讓人忍不住想咬上

一口。白枝這副迷人的模樣,看的志翔血脈膨脹,他自己擼了兩下雞巴,便俯下

身子,抓住白枝那穿著黑色高跟皮鞋的腳踝,從褲襪的破洞中將雞巴伸了過去。



堅硬的龜頭將窄小的內褲擠到了一邊,在白枝淫水的潤滑下「噗滋」一聲一

插到底,白枝突然感覺到一根粗大的肉棒完滿了自己的小穴,一股強烈的滿足感

舒散到全身,口中發出了「哦……」的一聲滿意的呻吟,屁股扭動了起來。插入

後,志翔感覺自己的肉棒進入了一個緊窄的小洞,肉洞裡面層層疊疊,陰道壁緊

緊的握住了整根肉棒,龜頭頂在了一個滑滑的軟軟的小肉球上,應該是一下子插

到了子宮頸上。



白枝褲襪的破洞雖然已經有三四公分大了,由於志翔的雞巴根部太粗,破了

的褲襪緊緊的勒在志翔的雞巴上,使志翔的快感倍增。



志翔將插到底的雞巴抽出來,當龜頭到達白枝那窄小的陰道口的時候,志翔

屁股一沈,又將雞巴狠狠地插進白枝的小穴中。



隨著志翔每一次的深深地插入,白枝感到自己緊窄的小穴都被撐大一下,同

時一種頂到五臟六腑的感覺一直從小腹漫延到嗓子眼,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頂到

嗓子跟了吧。隨著志翔將雞巴拔出到陰道口,富有彈性的小穴再次閉合,一股股

淫水也被陰莖帶到了陰道口,白枝的內褲跟褲襪差不多都能擰出水來了。在接連

幾次深深的抽插後,白枝褲襪上的破洞已經擴大到碗口大小,志翔的雞巴進出小

穴更加的順暢了。



白枝對志翔這種插法已經適應,也主動的晃動起屁股,迎合著志翔的插入。



志翔看到白枝發浪的樣子,知道她現在需要更加猛烈的衝擊,逐漸加快了大

雞巴在小穴中抽插的速度。



白枝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小穴裡的淫水源源不斷的往外流著,已經將真皮

沙發弄濕了一片,隔著絲襪的屁股磨在沙發上,伴著淫水的潤滑吱吱作響,與兩

人猛烈做愛傳出的啪啪聲交相呼應。



「啊……啊……啊……好深……不行了……」在志翔的抽插下,白枝再也忍

不住,大聲的呻吟起來。



在志翔猛烈的衝擊下,白枝裸露在外面那對又白又大的奶子也上下劇烈的晃

動著,乳頭也更加硬了,白枝的快感越來越強烈,終於迎來了一次強烈的高潮。



「不行了……校長……要死了……放過我……慢點……嗯……深點……要來

了……要死了」白枝語無倫次的叫著,同時伴隨著小穴一陣收縮,淫水沽沽的流

了出來。



志翔感到白枝的小穴突然變緊,就像一張小嘴一樣吸著自己的雞巴,知道白

枝已經高潮。隨著白枝小穴的收縮,志翔感到自己也要精關不守,要射出來了。

但他現在還不想射,把雞巴抽了出來,然後他挪到沙發邊上,將雞巴靠近白枝的

小嘴,往白枝小嘴裡插了進去。



白枝微張著小嘴喘息著,正好方便了志翔,他把粗壯的雞巴插進了白枝那紅

嘟嘟的小嘴裡。



白枝正在喘息著,突然感到一個粗大的東西塞進嘴裡,她不由把嘴張口,將

那東西含了進去。志翔的雞巴進入白枝嘴裡後,繼續往裡頂去,直到深到嗓子眼,

白枝沒有防備,反射性的咳了起來,她連忙吐出志翔的雞巴,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不要,校長……咳……咳……」白枝痛苦的又咳了幾聲,一雙眼睛哀怨的

看著志翔。



志翔把白枝拉了起來,牽引著她來到辦公桌前,自己光著屁股坐在辦公桌上,

用手按下白枝的身子,將雞巴再次伸到了白枝面前。



「再給我舔舔,白老師,你的小嘴太性感了。」



「我不喜歡,校長,放過我吧」



「舔兩口,剛才你都那麼爽,怎麼也要感謝我一下,讓我爽爽」志翔淫笑著,

用手捧著白枝的頭,把她往自己的雞巴上按去。



白枝知道自己逃不過去,只手用自己白嫩的小手握住校長的雞巴,仔細看了

起來。那根雞巴有十四五公分長,黝黑黝黑的,紫紅色的龜頭硬硬的,陰莖上沾

滿了淫水,包括陰莖根部的陰毛也已經被淫水打濕,擰成了幾縷。



白枝用可憐的眼神看著校長,說:「校長,上面都是水,髒,別讓我舔了吧。」



「難道你想讓我明天給校委會彙報一下那個事情嗎?再說都是你自己的東西,

有什麼髒的?」志翔加重了口氣,同時用手捧起白枝的頭,壓向自己的雞巴。



白枝無奈的張開了嘴巴,將校長的雞巴含進了嘴裡,現在她才真正感到校長

雞巴的龜頭確實非常大了。在家白枝也給清風偶爾口交過,清風的雞巴也就是十

公分,龜頭也就比飲料瓶蓋稍大一點,雖然雞巴能硬起來,但龜頭總是軟軟的,

吸到嘴裡就像一根化了一半的冰棒,含進嘴裡自己很輕鬆。但是志翔的雞巴就不

一樣了,先不說尺寸有十四五公分,光是這龜頭,就像個乒乓球一樣,又圓又硬,

到嘴裡之後立刻塞的滿滿的,怪不得剛才插進去之後,白枝感到那麼的充實。而

且志翔的雞巴根部也很粗,就像一棵紮根在土地裡的老樹,讓人感覺非常的結實。



白枝默默比較著清風的雞巴和賣雞巴的不同,心裡也不由的喜歡起志翔的雞

巴了,也不管雞巴上的淫液,賣力的晃動著頭,用嘴巴套動起來,而且一隻小手

輕輕揉著志翔那兩顆卵蛋,另一隻小手配合著小嘴的套動輕輕的擼著雞巴的根部。



白枝想到嘴裡的雞巴剛才帶給自己的快感,越發的愛惜口中的雞巴,覺得自

己的小穴又癢了起來,真想讓雞巴再次插進去。



志翔看到白枝這麼賣力的舔吸著自己的雞巴,知道她再次動情,拉起白枝,

讓她趴在辦公桌上,從後面再次插進白枝已經水汪汪的仙人洞裡。



白枝也已經放下了羞恥,扭動著屁股配合著志翔的抽插,嘴裡啊啊的大聲呻

吟起來。



白枝雙手撐在桌子上,被志翔抽插晃動下,胸罩的肩帶已經滑到她的臂彎,

兩個豐碩的乳房由於地心引力掛在白枝的胸前,顯得更加的肥大,隨著志翔在後

面的聳動,兩個又白又大的奶子在白枝的胸前亂蹦。



「啊……校長……受不了……啊……好深……好脹……」白枝的情欲再次燃

燒起來,毫不顧忌的呻吟著。



志翔已經玩了一下午,快感也越來越強烈,隨著白枝的小穴又一次緊縮,志

翔知道白枝又要高潮了,也更加猛烈的衝刺起來。



「啊……啊……死了……不行了……再快一點……快……快……」白枝將雙

手伸到後面,半直起身子,屁股也配合著志翔的衝刺不停的晃動,突然白枝身子

一僵,一股強烈的快感由小穴彌漫到全身,身上的力氣也全部消失,半直起的身

子又趴在了桌子上,享受起高潮帶來的快感。



志翔在白枝小穴的緊縮下,快感更加強烈,不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操著白

枝小穴的頻率越來越高,已經完全不顧癱軟的白枝,在濕緊的小穴裡拼命的工作

著。



白枝剛剛高潮的小穴再次受到更加猛烈的衝擊,淫水再次分泌了出來,隨著

志翔抽插速度越來越快,白枝再次淫蕩的叫起來。



「校長……親……受不了了……太厲害了……啊……啊……又要來了……饒

了我吧……我要泄了……啊……親……啊……啊……啊——」



到了最後,白枝已經不是在呻吟,而是在瘋狂的喊叫了,幸虧這時學校已經

放學,沒有幾個人在校園,要不然白枝的叫聲一定會傳到門口經過人的耳朵裡。



隨著白枝最後一聲長長的叫聲,白枝小穴又冒出一股淫水,迎來了一次連續

性的高潮,小穴不斷的張合著,緊緊吸住志翔的雞巴,志翔在這強烈的刺激下,

再也支撐不住,在最後一陣連續快速的抽插後,將雞巴深深的頂在了白枝的子宮

上,將濃濃的精液噴射進迷人的小肉洞中。



還在享受著連續高潮帶來快感的白枝感覺自己小穴內一燙,異常舒服,小穴

的收縮更加強烈,又噴出了一股濃濃的淫水。



志翔趴在白枝的身上喘息著,雙手緊緊的握住白枝那對豐滿的乳房揉搓著,

在享受著事後的快感,直到雞巴軟了下來,被白枝那迷人的小穴擠了出來,志翔

才直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抽紙將雞巴擦乾淨。



「校長,你怎麼都射進去了,我會懷孕的……」白枝嬌羞的說。



「哈哈哈,沒事,出去買點藥吃了就行了。再說,懷孕了也不錯,省下你老

公出力了,到時候白撿個大胖小子,多賺啊」志翔淫笑著說道。



「校長,你真壞!把人家這樣了還欺負人家!」白枝想既然已經被校長操了,

而且自己也享受了性交的高潮,還不如豁出臉皮,討好校長。剛才志翔說的先進

的事情,對白枝來說還是有很大的誘惑力的,再說,志翔還拍下了自己自慰的視

頻,自己有把柄在他的手上,更不能得罪他,白枝心裡打起了小算盤,當然也有

些自欺欺人,最主要的是跟志翔做愛絕對比跟自己的男友清風要爽百倍,當然這

也跟志翔給白枝吃下了志翔下的春藥有很大關係。



志翔也明白白枝現在的心態,他把白枝扶起來,自己坐在讓她赤裸著身子坐

在自己的腿上,一邊撫摸著白枝兩個白嫩的乳房,一邊說:「白老師雖然教齡比

較短,但是教學成績也不錯啊,再說,現在都提倡培養年輕人,上邊也注重培養

年輕骨幹,我看這次評先進,白老師就非常合適。」



「那就謝謝校長了!以後工作我一定會更加努力的,還請校長多多指點。」

白枝借著校長的話,也沒有推辭,心想這也是自己付出後應該得到的。



「肯定會指點的!剛才我指點的怎麼樣?」志翔一邊淫笑著,一邊上下齊手,

一手摸著白枝豐滿的乳房,一手摸著她粘乎乎的小穴。



「校長真壞!又在欺負人!」



「嘿嘿,我怎麼捨得呢?這麼漂亮的美人,我愛惜還來不及呢。」



經過一下午的激戰,早過了下班時間,天已經黑了下來,白枝想到清風還在

他們剛買的用來結婚的新房等著自己,連忙從志翔的腿上起來,穿起衣服準備回

家。



白枝看到自己的絲襪已經破的不像樣子,內褲也濕的透透的,沒有辦法,只

好在志翔眼前,把絲襪脫了扔到了垃圾筒裡,把內褲脫掉用手攥著,將裙子整理

好,下麵真空著回家去了。



志翔看到白枝裸露的白嫩的雙腿,想到她裙子下麵真空的小穴,軟下去的雞

巴又要蠢蠢欲動,嚇的白枝連忙逃了出去。



白枝騎上自己的小電動車往回趕,一路上午後的小風吹進自己的裙子裡,涼

嗖嗖的,雖然路上行人看不到她沒穿內褲,但是白枝還是感到異常的刺激。白枝

又想到下午校長的操弄,心裡不禁春心蕩漾起來,不由加了加手上的電門,加快

速度往家駛去。



且說清風下班後回到家中,見白枝還沒到家,便到廚房忙活起晚飯。雖說清

風也算是個富二代,老爺子多年經商給他這個獨子攢下了殷實的家底,但他卻有

著自己獨立的性格,沒有富二代身上那些吃喝嫖賭的壞毛病。



如今老爺子又托人給他在市里一個不錯的事業單位弄了個比較清閒的差事,

工資也足夠他自己日常開支。自從跟白枝認識後,兩人一見鍾情,也很快到了談

婚論嫁的時候,家人自然早早把房子、車子這些大件給他們置辦齊了。由於白枝

一直沒去考駕照,家人還把房子買到了離白枝學校較近的地方,方便她上下班。



雖說清風白枝沒結婚,由於清風獨立的性格,他們早早就搬到了準備結婚的

新房子,過起了二人世界的幸福生活。白枝也不喜歡與父母輩住在一起,清風當

初的提議,她也是非常贊同,又有清風這個五好富二代侍候著,日子也是過得樂

哉悠哉。



清風做好飯後就坐在寬大舒適的真皮沙發上等白枝回家,看著電視邊上放的

一幅他與白枝兩人一起遊玩時拍的照片,不由回想起與白枝兩人剛剛認識的情景。



清風與白枝是經人介紹認識的,兩人認識一個月後第一次做愛,白枝並沒有

流血,但是白枝卻告訴清風,她是第一次,沒出血可能與小的時候練過一段時間

舞蹈有關。



由於白枝長的漂亮、身材也好,清風也沒有去繼續追究這件事情,因為他的

第一次也不是給了白枝,心理上沒有對此事過於糾結。



距白枝下班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清風見白枝還沒到家,就拿起電話準備

給白枝打電話,號碼還沒有撥出去,防盜門上就響起了鑰匙開鎖的聲音。



「回來晚了,在學校整理先進材料,沒注意時間,老公等急了吧。沒想到整

理那些破材料那麼費事!」白枝進門後就不住的埋怨著。



「整理好了嗎?累壞了,快換換衣服吃飯吧。」清風體貼的說著。



白枝在門口換好拖鞋就扭著屁股往臥室走去,在短短的套裙下,白枝那兩條

修長的白腿分外吸引眼球。清風突然想起,白枝上班是穿著絲襪去的,怎麼現在

光著腿回來的?



「小枝,你的絲襪呢?」



「哦,我……是因為……因為我上班時絲襪被電動車鉤破了,太難看了,我

就脫了扔了。」白枝紅著臉快步到臥室去,準備換衣服。



「奇怪,破了絲襪害什麼羞啊。」清風在心裡嘀咕著,好奇心促使他在白枝

進了臥室後,偷偷跟到門口。



因為沒有別人在家,白枝到了臥室後也沒關門,就匆匆忙忙換起了衣服。由

於她背對門口,並沒有發現清風在門口看著她。



白枝首先脫掉了上衣,然後把胸罩摘了下來,光滑的背部立刻映入清風的眼

簾。



雖然對白枝的身體已經非常熟悉,但是看到她裸著上身,清風的心中還是一

陣悸動,畢竟白枝的皮膚跟身材太吸引人了。



白枝接著拉開套裙的拉鍊,脫起了套裙,清風突然感到莫名緊張了起來,隨

著套裙被褪到腳底,白枝光溜溜的屁股暴露了出來,隨著她彎下腰,那豐美的小

穴也全部暴露了出來,只見那粉嫩的小穴上濕濕的,被燈光耀出點點光澤,顯得

分外迷人。清風胯下的陰莖不自覺的硬了起來。



清風在家也是穿得很隨意,上身穿了一件背心,下身穿了一件寬鬆的短褲。

看到白枝裸露的身體,清風再也受不了,馬上脫掉身上衣物,沖進屋裡,從後面

一把抱住了白枝,兩隻手握住白枝的乳房揉搓了起來……白枝剛想換上衣服去洗

個澡,把小穴裡志翔下午射進去的精液洗出來,沒想到剛脫下衣服,就被清風給

抱住了,而且明顯感覺清風硬起來的雞巴頂在了自己的屁股上。



由於白枝下午吃下去的春藥還在發揮著藥效,雖然被志翔幹出了好幾次高潮,

但是白枝心裡還是想繼續被男人幹,再加上自己真空騎電動車從學校回家,感覺

好像自己的小穴被路人看光一樣,心裡更是格外的刺激,突然被清風侵襲那對敏

感的乳房,不由的感覺一陣眩暈,身體已經不能自已,那對粉紅色的乳頭立即硬

了起來,下面的小穴不自覺的又開始分泌出淫液。



「風……別……我去洗個澡……身上有汗……」白枝把頭稍稍側過,朝身後

的清風說著。



清風沒有說話,借機用嘴吻上了白枝那嬌紅的嘴唇,用舌頭撬開她的貝齒,

伸進去與白枝深吻在一起。



白枝已經意亂情迷,小手也不由伸到後面,握住清風的陰莖上下套弄著。



清風的一隻手又伸到白枝的小穴摸了起來,白枝小穴的淫水已經彙聚成河,

到了快往下流的程度了,清風摸了一手的騷水,不由拿到鼻子上聞了起來,一股

奇怪的味道鑽進了清風的鼻孔,不同于白枝原來小穴淫水的味道。



清風很熟悉這種類似於栗子花的味道,應該是和白枝做完愛後,射進白枝體

內的精液的味道。



「難道?白枝下午跟別人做愛了?」清風不由皺起了眉頭,聯想到白枝沒穿

絲襪的白腿,裙子下面光著的屁股,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白枝被挑起了情欲,完全沒有注意到清風的異樣,身子不由趴到了床上,用

手牽著清風的陰莖從後面引到自己的小穴口,白枝想到這個姿勢下午被志翔操的

時候也用過,一種異樣的刺激湧了上來,她的手上再次用了一下力,屁股也往後

靠了過去,清風的龜頭已經被白枝吞進了小穴裡面。



清風感到一股溫熱由龜頭傳遍全身,也開始主動的挺動起來,拋下剛才的心

事,開始抽插了起來。



清風明顯感覺到,白枝的小穴今天異常的濕滑,陰莖插到裡面豪不費力的進

進出出。而白枝也明顯感覺到,清風的雞巴比下午志翔的雞巴要細很多,短很多。

雖然不如下午過癮,但有總比沒有強,將就用著了。



好在清風的雞巴硬度不錯,這點沒讓白枝失望,為了插的更深,清風使勁將

雞巴插進去,那個架式恨不得把蛋蛋一起塞進折桂的小穴。



操了幾分鐘,白枝的小穴淫水也越來越多,下午被志翔射進去的淫水,被清

風的雞巴插進去攪拌著,已經打出了白漿,擠出了小穴,順著陰唇流了下來,並

且滴到地板上一灘。



清風在白枝小穴裡抽插的雞巴已經完全變成了白色,清風低頭看到,也感覺

更加的刺激,也逐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突然一股強烈的快感由龜頭流遍全身,

清風將雞巴深深插到了白枝的小穴,下身肌肉一陣抽搐,將精液射進了小穴裡。



「討厭,人家剛回來就欺負人家。」白枝從床上抽出一張紙巾,捂在小穴口,

拿起自己剛才找出來的乾淨內褲跟睡衣,跑進浴室沖洗去了。



清風累的倚在床頭上,衣服也沒有穿,回味著剛才五分鐘不到的激情時刻,

他低頭看看了自己胯下已經軟了的雞巴,他的雞巴硬起來也就10公分,現在軟

下去,就像一個剛剝去繭皮的蠶蛹,龜頭已經完全縮進了包皮裡,清風想起剛才

白枝小穴裡的精液氣味,歎了一口氣。



「唉!難道我不能滿足小枝嗎?她才出去找了別的男人?」



清風突然想到白枝的包,內褲會不會在包裡呢?清風再也坐不住,撿起剛才

自己脫下的衣服穿上,起身到浴室門口看了一下,浴室裡傳來了嘩嘩的水聲,透

過浴室的毛玻璃門,白枝雪白的身體模模糊糊的映透出來,讓人感到一種朦朧美。



清風無盡欣賞白枝的身影,快步來到玄關,拿起白枝掛在牆上的包,拉開一

看,白枝那條性感的蕾絲半透明小內褲果然在裡面,清風拿起來,看到整條內褲

的襠部已經完全濕透,他把內褲放到鼻子下麵嗅了嗅。



沒錯,還是那種栗子花的味道,難道白枝真的出軌了?會是誰呢?清風一時

思緒萬千,糾結起來。但是他一想到白枝可能讓別的男人壓在身下操弄,雞巴在

白枝的小穴裡進進出出,仿佛又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心裡酸溜溜的,還感覺非

常的刺激,胯下的雞巴好像又有了感覺。



隨著浴室的開門聲,清風的思緒也回到了現實中,他馬上把白枝的小內褲塞

進包裡,將包復原,快步坐到了餐桌前,佯裝在擺弄著餐具飯菜。



白枝洗完澡,穿著一件小吊帶睡衣,也坐到了餐桌前,跟清風一起拾掇好飯

菜,吃了起來。



吃飯的過程中,白枝不停地往清風碗裡夾菜,都是挑著清風愛吃的,還時不

時將菜送到清風嘴裡喂他。



清風也感覺非常甜蜜,跟白枝邊吃飯邊卿卿我我起來。



晚上睡覺,白枝跟往常一樣,窩在清風懷裡,很快就進入了夢鄉。而清風卻

一點睡意也沒有,看著懷中的美人,嫩嫩的臉蛋,長長的睫毛,嘴角往上翹著,

好像在做著什麼美夢,那小巧而性感的嘴還偶爾吧唧幾下,清風忍不住輕輕吻了

一下白枝的臉蛋,白枝癢癢的動了幾下頭,往清風的懷裡鑽的更深了。



「難道小枝真跟別人做愛了嗎?這麼好的一個女人,對自己又體貼又依賴,

怎麼會看上別的男人?也許是有其他原因吧,也許白枝小穴裡不是精液,是自己

多想了吧?」清風越想越亂,更是一點頭緒沒有,「小枝應該還愛著我吧,退一

萬步講,就是她跟別人做愛,也許是一時糊塗,也許是迫不得已,也許是其他原

因吧。」但是,自己跟白枝的感情,以後會不會跟現在一樣深,會不會出現其他

問題,白枝會不會真的背叛自己呢?



清風陷入了迷茫。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