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一千零一夜17夜建華中學的黑暗內幕

发布时间:2019-09-28浏览:


這一天的放學時間,建華中學的陳淑君站在籃球場旁的空地上,遙望著新來

的周穎欣老師在各層樓的走廊巡視。



這間中學的人數多達千人,而年青貌美的女教師和女學生也有數十人,但最

為突出的,就是新來的女教師周穎欣。



可是在這裡待了七八年的陳淑君卻對她毫無好感,因為周穎欣阻礙了她的晉

升之路。



兩個月前,這間學校的訓導主任黃Sir急病逝世,本來應由他的副手陳淑

君接替,按照一般規律,當上了訓導主任的教師也會晉升到SGM(高級學位教

師),而月薪少說也會增加一兩萬元。



但當陳淑君以為手到拿來之時,卻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忽然有一天,校

長給所有教師介紹了一位新同事。



『各位老師,讓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新來的周穎欣老師,她將會

接替黃Sir的位置,當我們的訓導主任。』



陳淑君一聽,心下便覺得不妙。



『MissChan,MissChow對訓導組的工作不太熟悉,以

後需要你給她多多幫忙。』



『一定,一定。』陳淑君雖然心裡滿不是味兒,但她EQ還算高,所以當時

不動聲色的滿口承諾。



(既然她對訓導組的工作不太熟悉,那你怎會找她來當訓導主任?)



看來看去,周穎欣也不像一個教學和學校行政經驗豐富的教師,甚至可以說

,她像是個剛從大學出來的畢業生,年紀是那麼的輕,談吐動作都顯得優雅斯文

,加上一縷長髮,給人的感覺是一個乖巧單純的溫室小花,實在讓人懷疑她是否

真能夠勝任一間中學的訓導工作。



(一定是校長的情婦吧!)



如果真是這樣,陳淑君也許會服氣一點,因為手段雖然不正當,但最少也算

有所付出吧。



但事實並非如此。後來她才知道,原來周穎欣出身於富裕家庭,自幼便受到

父母的百般寵愛和呵護。他們只想女兒專心一意地唸書,然後找間中學安安定定

地教書。周穎欣也不負雙親的期望,在學業上得到優秀的成績,所以今年雖然只

是二十四歲,卻已得到了英國牛津大學的博士學位。



雖然博士學位對中學教育未必有太大幫助,但她的父母都是建華中學的校董

,所以他們輕而易舉地給她在這學校找到了一份教職。



校長雖知周穎欣經驗不足,但為了討好兩名校董,所以他便主動將黃Sir

留下來的空缺安排給他。



『什麼?SGM?還要當訓導主任?校長...我沒教過書,不知道能否應

付得來耶。』



周穎欣早已猜到這種位子不易坐,但狗腿的校長卻不放過她。



『沒關係的,周小姐,你也知道,我們是Band-1學校,學生操行優良

自是不消說,而且訓導組還有其他經驗老到的老師幫助你,你一點也不用擔心.

..另外你是名校畢業的博士,如果要你只當上一名普通的中學教師,那未免太

屈就你了...不...就算是現在這個位子,也屈就你了,請你不要介意..

.』



欠缺人生經驗的年輕女子,那是老奸巨滑的對手?看到對方盛意拳拳,她也

不好意思拒人於千里,何況校長也沒說錯,這是一間Band-1學校,甚至可

以說是全香港數一數二的名校,再壞的學生也應該壞不到哪裡。



但她怎料到教師卻比最壞的學生卑鄙上千百萬倍呢?尤其是當她擋在別人前

進的路時。



陳淑君真是恨死她了。



SGM加上訓導主任,對她來說早已是囊中之物。就算黃Sir平安無事,

只要再稍待三五七年,他便退休,那時她便可以取而代之,怎想到忽然來了個黃

毛丫頭,只因為她含著金鎖匙出世,便可以不勞而獲地將人家嘴邊的熟鴨子搶走

了。



無奈形勢比人強,最初只以為周穎欣背後有校長撐腰,陳淑君已經不敢發作

,到知道她父母是校董時,自然便更加不敢造次了。



但其實她卻含恨於心,一直在暗地尋找和製造機會反擊。而為了麻痺對方,

不讓自己的企圖被發現,她對身為上司的周穎欣表現得甚為恭順,煩瑣的工作都

由她來,唯一讓周穎欣做的,就是每天放學後巡視學校。



對普通人來說,這已經不是容易的事,而陳淑君看準周穎欣自幼嬌生慣養,

所以便更加要讓她負責這項工作,叫她在體力上吃不消。



不過周穎欣似乎並未有放棄的跡象,而且看來還會逐漸適應了穿著高跟鞋行

遍學校每一角落這種苦差。但這種工作畢竟消耗了她的不少氣力,加上早上又要

像其他老師一樣要上課,所以每當她巡視完畢、準備回家時,已是身心疲乏,這

樣難免容易被人暗算。



當周穎欣才離開學校大門口時,陳淑君忽然地從她後面追上來。



『MissChow!MissChow!等一下...』



『咦?MissChan?什麼事情叫你這樣匆忙?』



『MissChow,你現在要回家了麼?那就麻煩你順道跟我走一趟吧

。』



『沒關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剛收到隔鄰屋村居民投訴,說我們的學生躲在他們的天台抽煙呢,所以

我要去看看。MissChow,你是訓導主任,你也跟我去看看吧。』



『什麼?我們的學生抽煙?不會吧?他們是認錯人吧?』



『我也不肯定,不過他們說那些學生穿著我們學校的校服...總之我們去

看看便知道了。』



陳淑君拉著周穎欣快步離開,進入了學校旁的公共屋村。陳淑君看來對這地

方很熟悉,她們在密麻麻的大廈間左穿右插,最後進入了一座六層高的樓宇。



那是興建了二十年的貧民屋村,環境差劣,四處都隱約有股骯髒的臭味,叫

周穎欣感覺難受,而更令這千金小姐苦不堪言的是,這樓宇是沒有電梯的。



早已酸軟的一雙玉腿,要步行六層樓梯,而梯級又滿佈濕滑的汙水,稍一不

慎便會滑倒,想要扶著欄杆,那欄杆給她的感覺卻又太髒,還好有陳淑君的臂胳

給她扶著。



終於來到天台了,這時的周穎欣已是香汗淋灕、嬌喘連連,反而三十出頭的

陳淑君卻顯得若無其事,這或者就是草根階層出身的人與溫室裡長大的小花兩者

間的分別吧。



陳淑君並沒有給周穎欣任何喘息的機會,當她們來到天台門前,周穎欣正想

停下腳步休息一下,但她還沒開口,陳淑君便已經推開天台的大門,進入了天台

,周穎欣自然不好意思說要休息,只好拖著疲乏的步伐跟著她。



她們看到天台角落有兩個十六、七歲的男生,他們坐在地上,大模斯樣地抽

煙。



太陽雖然已經開始下山,天色也漸暗下來,但她們仍然能夠清楚看到他們的

校章,那的確是建華中學的校章。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你們不知道學生是不可以抽煙的嗎?』陳淑君首先發

作,向兩名男生怒斥。



男生卻面無懼色,他們站了起來,其中一個比較肥的那個還反駁陳淑君:『

阿嬸,我們抽煙,關你什麼事呀?』



『你...你怎可以這樣對我說話!我是學校的訓導老師,你叫什麼名字!

我明天返回學校後要記你一個大過!』然後又轉頭向另外那個瘦男生警告:『你

也有抽煙,最少也要記兩個小過!』



肥男生可不受她這套,反而來到周穎欣跟前,問她:『你呢?你也是學校的

訓導老師嗎?』



面對猥瑣男生,生性害羞的周穎欣一時間顯得不知所措,只能結結巴巴的回

答:『我...我也是...學校的訓導老師...我是...學校的訓導主任

...』



『訓導主任?聽說學校新聘了一位漂亮的女老師,還接替了死鬼黃Sir的

位置,那大概就是你吧。嗯,果然是個美女耶。』



『你怎可以這樣對老師說話!太沒禮貌了...啊...』



在陳淑君的怒罵聲中,她忽然倒抽一口氣,原來瘦男生來到她身旁,手持美

術刀放在她的面上。



『老虔婆!這裡沒你說話的地方,乖乖的看戲,不要出聲,OK?』



『OK...OK...千萬不要亂來...』



瘦男生一邊恐嚇陳淑君,一邊把刀在她臉上一寸的距離來回舞動,只要動作

幅度稍大一點,就要叫她破相,這又怎叫她不感心寒而乖乖聽話。



『不要傷害MissChan...』



連周穎欣也擔心陳淑君會被傷害,但她很快便知道,兩個男生的目標其實就

是自己。



『原來這個老虔婆叫MissChan...你不用擔心,她人老珠黃,

我們兩兄弟對她沒興趣,反而你這麼年輕貌美...所以你其實才是我們的真正

目標呢...嘿嘿...』



肥男生一邊露出猙獰的嘴臉,一邊向周穎欣步步進逼。



十來歲的男學生對廿幾歲的女教師...會有什麼企圖呢...真是讓人不

敢想像...但看著對方的舉動神態,還有他齷齪的奸笑,就算周穎欣再欠缺人

生經驗,到此地步,只要單憑女性的天生直覺,也足夠她去了解到即將發生的事

實。



心知不妙的周穎欣,轉身就想逃跑。但肥男生早已站在她跟前一尺的近距離

,所以他上前跨出一步,雙手便輕易的從後把周穎欣欄腰抱著。



其中一隻手,更在美女身前沿著小腹摸到微微隆起的胸前,還毫不客氣的搓

捏著兩個小奶子。



『不要--快放手--』



周穎欣慌張地叫嚷著,又扭動嬌軀,想要掙脫魔掌,但肥男生早有準備,他

用另一隻手緊緊地扣著周穎欣的孅腰,使眼前的小羔羊無法得逞。



這是周穎欣第一次被男人接觸到胸前的敏感部分,而這第一次的對手,竟然

是屬於她的學生--說得比較貼切,應該說是屬於一頭色狼的。身後的青年,雖

然穿著她學校的校服,但他似乎已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也絲毫沒有尊重老師的意

思。



身為老師的周穎欣,被自己學生的手毫不留情地玩弄著乳房,即使是隔著衣

物,也令她感到既憤怒又羞恥。



她不甘受辱,努力掙紮之餘,雙手也想要向後亂捶,但粉拳打在肥肉之上,

卻沒任何效果,而且手腕也迅即被抓住,動彈不得。



原來瘦男生已將陳淑君制服,所以便來助肥男生一臂之力。



陳淑君的嘴被毛巾縛著、雙手也給麻繩反縛...天台何來毛巾和麻繩?看

來這兩個男生早有準備,而且他們的目標就只是周穎欣,否則瘦男生早已可以在

陳淑君身上為所欲為了。



戲肉來了。肥男生嘴角冷笑了一下,並向瘦男生打了個眼色。瘦男生會意,

便與肥男生合力推倒在地上。



『不要!你們想幹什麼!』



『想操你啊!Miss你真問得苯!』



『停手!你們瘋了麼!你們不可以...』



『嘿嘿!我們現在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想操Miss就操Miss!』



學生要強姦老師?這真是令周穎欣難以相信的事!但這種事情偏偏就將要發

生在她身上!而且似乎沒有人會來將她從淫獸的魔掌裡拯救出來。



那唯有靠自己了,可是周穎欣只是一名嬌弱女子,甚至可稱得上是『十指不

沾楊春水』,試問她又怎能兩名獸性大發的色魔呢?更何況,她的氣力早已花得

八八九九。



瘦男生捉住周穎欣的手腕,把她雙手壓在地上。肥男生趴在她身上,他一手

抓住她的烏黑長髮,一手抓住她的下顎,叫她的頭動彈不得,然後一張臭嘴便要

強行吻上美女的嬌嫩香唇。



他的嘴像八爪魚的吸盤,牢牢地吸住周穎欣的櫻桃小嘴,中人欲嘔的口氣,

一股兒的湧進她的鼻孔,那種氣味,比她家裡的廁所還要叫人難受。



『不...嗚...』



周穎欣痛苦地想要抗議,但剛要開口,便被肥男生把舌頭塞進她張開的口裡

,粗厚又長滿舌苔的舌頭在她口腔內橫衝直撞,又纏著她的舌頭,肥男生的獸慾

一下子漲至頂點,他脫下自己的褲子,也把周穎欣的黑色長裙揭起。



一對修長美腿包裹在肉色絲襪下,更顯得光滑無瑕,襪褲盡頭裡,是一條滿

是蕾絲花紋的小內褲,掩護著女子下體的黑色草叢,在半透明白色的薄布下若隱

若現。



當男人要脫下褲子時,周穎欣已心感不妙,又見他把自己的裙子揭起,連大

腿盡頭的私處也暴露了出來,知道對方要有進一步的企圖,但她雙手被壓在地上

,只能將雙腳亂踢,不過這最後的反抗也歸於失敗。



肥男生將她雙腿大大的掰開,然後壓在地上。美女的大腿盡頭,此刻正處於

防線空虛的險境。肥男生用力一撕,肉色絲襪和纖薄的小內褲應聲而成為碎布,

令漂亮處女的私處毫無保留地暴露在兩個色魔學生的眼前。



『救...嗚...』



在這緊要關頭,周穎欣不知那裡來的勇氣,為保貞操,她不顧一切地要呼喊

求救,但她又再失敗了。



她剛開口,又被一條舌頭塞進她的口裡,這一次是瘦男生封住了她的嘴。他

俯下身來,除了強行跟她激烈地濕吻外,另一隻手也不客氣地來到她的胸前,恣

意地隔著衣服品嚐兩團充滿彈性的嫩肉。



『嗚---』



當周穎欣正要反抗瘦男生的侵犯時,下身忽然傳來一陣撕裂般的戲痛。粗大

火熱的硬物強行插入狹窄的陰道,周穎欣知道她被人強姦了,身心登時受到重創





但她的痛苦距離盡頭尚遠。肥男生開始粗暴的抽送動作,叫周穎欣感覺像被

一根大棍子亂捅著最嬌嫩神聖的私處。



那邊廂,瘦男生將她的薄襯衣的鈕扣解開,掀開了襯衣的衣衿後,他將奶罩

向上推起。兩個嬌小乳房從奶罩下才剛躍出,便被骯髒的魔手所攫取。五隻手指

和一個手掌,恣意地輪流兩團充滿彈性的嫩肉。



雖然周穎欣的下體痛如刀割,但瘦男生在她上身的肆虐卻挑起了她的情慾。

富有彈性的乳房被捏弄搓揉,令她的胸部感到陣陣興奮,而乳房也作出反應,充

血膨脹。兩粒缺乏自慰經驗的淺紅色小櫻桃,在淫穢的挑逗下發硬翹立,顯得更

加堅挺,顏色也變成深紅。



(噢!不!)



漸被陣陣快感侵佔了思想的周穎欣,忽然被私處裡的一股熱流驚醒。原來肥

男生抽送了三幾十下後,終於到達了高潮,一注精液如水柱噴射出來,一股兒都

射進了周穎欣的子宮深處。



(天啊!為什麼我會遇上了這種禽獸...玷汙了我的身體,還...要是

懷了孩子,那我怎辦...)



『好爽啊。輪到你了,阿弟。』



『你要給我把她的雙手按著啊,不要讓她反抗。』



『我沒氣力了,我幫你把她縛起來吧。』



於是,肥男生將周穎欣的破爛內褲撕成布條,將她雙手反縛在身後。



『她的口也要縛起來,否則我怕她會痛得大叫。』



『嗯。』



於是肥男生將自己的內褲塞進周穎欣的嘴裡,然後將她的身驅翻過來,讓她

俯伏在地上。



瘦男生將殘留在她屁股的絲襪碎片撕去,周穎欣感覺到他在自己身後的動作

,心頭不禁湧起不祥之感...



(呀...不要...)



果然,瘦男生的目標正是她的屁眼,但在進行雞姦暴行之前,他卻做出了更

變態的事來。他用手指將括約肌強行拉開,令粉紅色的花蕾被迫露出,然後將自

己的臉埋在她渾圓的臀部裏,伸出舌頭來舔她的肛門。



屁股一陣緊繃的感覺,令白色的臀部不斷顫抖,瘦男生還捉狹地把舌頭往肛

門的深處舔去。



舔夠了,戲肉緊接而來,他將充血勃起的陰莖,狠狠地插進周穎欣的屁眼裡





屁眼傳來爆裂般劇痛,這一次,周穎欣痛得昏了過去。瘦男生自顧自的抽送

起來,最後當然也噴出了濃濃的精液。



在周穎欣飽嚐獸慾後,兩個男生穿回衣服離去。至於陳淑君,他們不單沒動

她分毫,還給她鬆縛,因為他們的目標只是周穎欣,而且陳淑君還是這場輪姦案

的幕後黑手呢。



(你兩個平時不努力唸書,今天總算做了一場好戲,也不枉我這個大家姐一

直那麼辛苦養大你們...)



嘴角滲出一絲奸狡笑意的陳淑君看了兩人一眼,又回頭看看飽受蹂躪過後、

依然昏倒地上的無辜女子,心想:『臭丫頭,這一次還不將你嚇得跑回家裡去?

想跟我爭?你還未夠資格呢!』



---【全文完】---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