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世界的唯一學園篇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有種很不協調的感覺一直侵襲著我的心里。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這個世界剩下我一個男子。







我發覺到這個事實的時候,已經是我16歲的時候。但是在我的記憶里,依稀記得







我的身邊還有其他的男性朋友……但是等我發覺到時,記憶卻開始模糊了。







然后,過了一年的現在,我才發覺到這個世界,其實是……







----







「呵呵……」輕柔的笑聲在我耳邊想起,打斷了我的思緒。







此時在教室里,一個可愛的短發少女正騎坐在我身上,賣力地扭動著屁股,用她那







緊湊的蜜穴服務著我的分身。







這間教室並非只有我和她,但是其他的女同學不是自顧自地在讀書,就是在一旁看







著我和她的性愛表演,一點都不認爲這是多麼羞人的事情。







「怎麼突然笑得這麼開心,理惠?」這是這個女孩的名字,也是我妹妹的名字,也







是我貢獻出第一次的女孩名字。







她的個性就像在做愛時一樣,十分文靜,不過料理萬能,幾乎沒有什麼難不倒她的







料理。







「沒什麼,只是哥哥發呆的樣子也滿可愛的……」理惠微笑著,身體的動作雖然小







,卻不曾停止。







現在的學校已經沒有在上課了,每位女同學來到學校,就只是自習或是組成小團體







聊天、抑或是像現在這樣,找我做愛。







這也是讓我感覺不協調的原因之一。







此時,理惠的動作從原本的磨屁股改成了上下套動:「哥……開始舒服了呢……」







「嗯,妳的水也變多了呢。」雙手抱著他光滑的屁股,我讓理惠能夠更輕松地動作。







「水多才好嘛……啊、啊啊、喔、啊……」理惠口中夾帶著細微的叫聲,在猛烈地







擺動屁股幾下后,就隨著身體一陣抽蓄,大量的淫水從交合處噴泄而出,達到高潮后







,就整個人倒在我身上微喘著氣。







她看起來雖然疲累,不過泛紅的臉上依然掛著滿足的微笑。







「看來理惠結束啰。」「慶同學到現在還沒射出來呢。」「好啦好啦,可以換人了







吧?」一旁的女同學七嘴八舌地,弄得理惠只是緊抱著我,似乎不太想離開我的身上。







看到這些女同學臉上那副渴望的表情,我也只能以苦笑響應。







星空慶,這是我的名字。



「來,該我了,從后面來吧。」另一位有著金色長發的少女背對我趴在課桌上,露







出毫無內褲遮掩,細皮白肉的屁股,依稀還可以看到蜜穴四周的淫水。







內褲內衣似乎已經從她們的記憶里消失了,我好奇地詢問,她們卻反問我「那是什







麼」,弄得我不知道該驚訝還是該驚喜。







我拍拍理惠的肩膀,理惠也知道我的意思,乖乖地下來后,我就起身從金發少女的







背后,將分身插進他那已經泛濫的蜜穴之中。







「啊……好棒……」在我感覺到分身有種炙熱的擠壓感時,少女也吐出了欣喜的氣







息。







「啊,學生會長又偷跑!」「我等了好久了呢……」「下一個要換我喔。」其他的







少女們吐出有點不悅的話語。







「明日香,最近妳來的次數似乎多了點喔。」我我一邊附和著旁邊女同學的不滿,







一邊雙手從背后玩弄著她的胸部,而她也樂地用雙手把身體撐起來,讓我能玩得更盡







興:「唉唷,今天還早嘛……等下我還有事情要忙呢……唉呀,頂到花心了……」







櫻明日香,是學校的學生會長,不管在家世或是美貌上都是一等一的,可以說是本







校的校花,不過個性不僅作風大方,對于性欲的渴求卻也比其他人都還強,可以說這







一年來她和我做愛的次數僅次于理惠。當然她的霸道也讓其他女同學略帶不滿……只







是不知爲何,不滿的情緒總是持續不了多久就煙消雲散,一直到現在也沒出現吵架的







狀況。







隨著我的抽插動作開始劇烈,明日香屁股的迎合動作也越來越狂野,除了交合時出







現的「啪啪」聲外,還有課桌搖動時産生的聲音。







玩得性起,我索性抓起她的一條腿,以便將分身能夠更深入她的體內。在看似粗暴







的動作中,象征著歡愉的淫水不斷地滴落地面。







「啊~~好棒、好深啊……」明日香樂得大叫:「啊啊……要被玩壞了……我要被







玩壞了……啊~~~」突然地,他全身抽蓄,整個人就這樣達到高潮。







雖然她高潮時,蜜穴猛烈地收縮,但仍沒達到讓我射出來的程度。







「唉呀,今天真快。」我並沒有把分身從她的體內移開,只是放下了她那被我擡起







來的腳。







「太舒服了嘛……」讓我玩了幾下胸部后,明日香才主動地離開我的身邊,毫不理







會身上因爲做愛而縐折的制服,對著我揮手說道:「那麼我就先去忙了。」







「嗯,去忙吧。」才剛和明日香道別,我就發現跨下此時已經有三名女同學搶著用







舌頭和嘴清理我的分身。







我索性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讓她們自由發揮-我才一坐下來,中間的女同學就想要爬







到我身上,不過立即被另外兩位阻止。







「啊~我快忍不住了啦,里面好癢喔~」







「我們也是啊~」







「喂喂,別吵啊。」看著她們竟然爲了這種事情在吵架,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







處理。







「這個借妳們吧。」此時旁邊一位戴眼鏡的少女,從書包里拿出兩三根按摩棒:「







不能給慶同學添麻煩喔,這很好用的……」說著說著,少女掀開了自己的裙子,可以







看到一根同型的按摩棒正深埋在她的蜜穴之中,旁邊還有電線延伸到大腿上的長方盒







子里。







不知道是不是感到新奇的樣子,不止在我面前的三名少女,連在一旁苦苦等候的其







他少女也跑去湊熱鬧。







「我來幫你清理好了。」這時在一旁留著長發的少女主動地跪在我面前,示意我之







后就開始清理我的分身:「人都被瑞穗學妹引走了呢。」







「哈哈……」面對面前的少女,我只是苦笑。







這位是南野琴,是三年級的學姐,而被稱爲「瑞穗」的則是另一位學姐:信宮瑞穗。







「學姐的口技還真棒啊……」從分身傳來的美妙感覺讓我不由得說出這句話來。







「呵呵……因爲我每天都在練習啊……瑞穗給的按摩棒很好用呢。」回完我的話,







琴學姐又低頭把我的分身含進嘴里,里面的舌頭不斷地刺激著我的分身。







既然早有這樣的東西,那怎麼現在才拿出來分享呢?我心中閃過這個疑惑,但並沒







有開口詢問的動作。







反正都拿出來了,我也可以稍微輕松一點……雖然說連我自己都訝異那連禦千女而







不倒的精力。







不過我倒沒想到身爲茶道社社長的琴學姐,原來也有這樣的嗜好啊……。同樣都是







大小姐,琴學姐就有著大和撫子的風范,除了茶道外,在花道和體操項目也有著十分







卓越的成就,很難想象她在性欲方面也出乎我意料之外地強。







至于瑞穗學姐,據說她家里就是開情趣商店,外表卻是戴大眼鏡,留著兩條麻花辮







,十足鄉下女孩的模樣……很難看出她對性也如此開放。







不過,爲何我還是會感覺到一絲的不協調呢?







想著想著,等我發覺到的時候,我已經把今天的第二發精液射在琴學姐的嘴里和臉







上了。







「謝謝招待。」琴學姐一邊品嘗著我的精液,一邊還不忘道謝,讓我也只有跟著道







謝的份。







而一旁的少女們,則已經混在一起,在按摩棒的「服務」下,在舒服的呻吟中已經







忘了我的存在。







「……琴學姐,看來得麻煩妳再陪我一下了。」







「不用說一下,一整天都可以。」她微笑著,扶著我那依然堅挺的分身,慢慢地坐







了下來。然后在我的分身進入了她潮濕的蜜穴時,將上衣往上拉,露出了豐滿的胸部







:「來,別客氣,盡量玩。」







我當然是照作了。















午餐吃完,我獨自一人來到了頂樓陽台上曬太陽。







不過在樓頂上的並不只我一位-是我們班的導師「岡村美奈子」。擁有日美混血的







她,有著一頭亮麗的金色頭發,還是學生會長的阿姨。時常穿著金黃色的OL套裝,







完全襯托出她的E罩杯胸圍和渾大的屁股。就連不上課也是她的指示,完全放任我







們在教室里大搞性愛派對,甚至于連自己也會來湊一腳,但也不會忘了老師的本分,







特地傳大家一些性愛的技巧。







「吃飽了啊?」看到我上來,美奈子老師轉過頭來,一臉笑意。







「嗯,學校的午餐真的很不錯。」走到老師身邊,身體倚在欄杆上,涼爽的風吹的







我通體舒暢:「只是……」







「只是?」







「真的不用上課嗎?總覺得來學校沒上課……怪怪的。」我誠實地提出我的疑惑。







「呵呵……」聽到我的疑惑,老師笑了笑:「其實,『怪怪的』不止這些吧?」







「老師?」聽到老師的話,突然有種寒意直沖向我的心里。







「呵呵……開個玩笑而已,這樣就被嚇到啦?」也許是發覺到我的異樣,老師笑著







解釋。







「真的只是開玩笑嗎?」雖然內心的寒意不是假的,但老師既然說是玩笑話,我也







只好姑且信之。







不過,我對這個世界的疑惑,並沒有因此而消失。







此時,隨著腳步聲傳來,又一位女同學來到了樓頂-是三年級的學姐,有著一頭黑







色長發的「高田幸子」,是遊泳社的社長,剛剛教室里三個幫我清理分身的女生之中







,其中想要爬起來的少女就是她。







「唉呀,陪你的人來啰。」







「老師也要一起嗎?」沒有任何的掩飾,幸子學姐十分大方地說道:「有時換換地







方也很不錯呢。對吧,學弟?」







「學姐,哪一天不是這樣的,嗯?」我依然靠在欄杆上:「剛剛沒得逞,現在先來







報到嗎?」







「唉唷,誰叫你的東西這麼棒呢,反正之前我的份都是在教室,今天換個地方也不







錯。」發著嬌嗔,幸子學姐跪在我面前,並把我的分身從褲子里請出來:「還真羨慕







你妹妹呢,每天都可以滿足……嗯……」說到這里,學姐的嘴已經把我的分身給含了







進去。







學姐的口技比起幾個月前,已經十分純熟,讓我不由得輕輕地將屁股往前頂。而她







似乎不以爲意,還不時以充滿著挑逗的眼神看著我。







「來,躺下來吧。」臉色微紅的老師顯然也動情了,輕柔的動作讓我躺在地面上,







然后自己也把身上的金黃色窄裙脫下,露出了金黃色的陰毛,就這樣坐在我的頭上,







讓我的嘴巴正好對著她的蜜穴。







可以看的出來,老師的蜜穴正緩緩滲出淫水,酸甜的味道從我的舌頭侵入大腦。







「唉呀,被搶先了……」耳邊傳來學生會長的聲音,看來她顯然剛剛教室還玩不夠







,現在也想來插一腳的樣子。







「過來這里吧,明日香。」老師把學生會長叫了過來后,我的視線里就看到老師與







明日香互相接吻的畫面。







就在我的舌頭不得閑地舔食著老師的淫水時,從分身又傳來與口交時完全不同的緊







湊感-看來學姐已經用蜜穴代替她的口,來服務我的分身了。







「啊啊……好棒、好爽喔……」從分身的感覺與學姐的淫蕩叫聲,可以知道她已經







是一發不可收拾,狂亂地在我的身上舞動著淫亂的肢體。







「唉呀,妳這里放了這麼棒的東西啊……」「是啊,向瑞穗學姐借來的,感覺差了







點,不過還不錯用……」老師和明日香一邊愛撫一邊談話,讓我知道連明日香也不甘







寂寞地向瑞穗學姐借了按摩棒來止癢。







老師和學生會長后來愛撫到忘我,就在一旁玩了起來,而我也趁機起身,讓幸子學







姐背對著我,抓著雙腿,就在老師與學生會長的面前演起性交秀。







「學姐,妳的汗好香啊。」「啊啊……你的東西也不錯啊……塞的我好滿……啊!







頂到花心了……」「老師,按摩棒……不要拔……」「唉唷,借人家用一下嘛……」







在淫聲浪語之中,午休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下午,是體育課-只是現在的體育課就只是讓大家打打球運動一下,而運動自然也







包括了做愛。







在偌大的體育館里,大多數的女同學不是打籃球就是打躲避球,至于我,則是躺在







在一旁預先鋪好的跳高專用床上,看著女同學在我身上淫穢地舞動著身體。而在我的







身邊則已經有兩位女同學帶著滿意的笑容,無力地躺在床上回味著之前的高潮韻味。







「唉呀,你也動動嘛……」身上的女同學似乎還不滿意地向我要求著。







「我想讓妳玩久一點啊。」我下身沒動作,雙手也只是玩弄著旁邊兩位的身體,讓







她們發出細微的歡愉聲而已。







「啊……這樣玩不夠爽啦。」少女一邊抗議著,一邊把身上僅剩的運動上衣脫掉,







露出大到難以一手掌握的胸部,然后就趴在我身上:「對了,上次和你做愛是什麼時







候的事情了?」







「兩星期前在操場吧?」不知道爲何,雖然整個學校約有一千兩百個女同學,我就







是知道哪一天誰和我做過愛,清晰到令我自己都感到訝異。







但爲何我一年以前的事情竟然只有模糊的記憶呢?







「啊,要出來了……快點……」突然地,她的屁股上下的速度加快不少,然后在她







身體突然地僵直的時候,從蜜穴傳來的擠壓感讓我將精液從分身釋放到她的體內:「







啊啊……好、好熱好滿……滿滿的精液……進來了……」高潮后的她,無力地躺在我







的身上。







此時,籃球賽也到了一段落-只見大家松了口氣的同時,也全部一股腦地坐在地上







,臉上或多或少帶著享受性愛時該有的紅潮。







因爲她們的雙腿間,都插著一根按摩棒-不只是打籃球的,在場的所有女同學幾乎







都是以這樣的狀態下做運動……真不曉得是誰想出來的玩法。像剛剛的籃球賽就有人







被滴出來的淫水給滑倒了,躲避球也是有人滑倒連連。







「雛子,泄出來啦?」此時明日香會長走了過來-除了身上的一件白色運動服外,







下身都沒穿上任何遮蔽物,露出了金黃色的陰毛與沾滿了淫水的蜜穴,以及按摩棒的







一端。







很顯然地,她很享受于在我面前暴露身體。







「嗯,肚子里滿滿的都是慶同學的精液呢……」毫不在意地回答明日香的話,雛子







依然沒有離開我身上的意圖:「只可惜慶同學的好東西只有一根……」







宮野雛子,體操社副社長,公認學校同年齡里胸部最大的……大約也是E罩杯以







上吧。在現在沒穿內衣內褲的狀況下,每一次的動作都會讓她的胸部晃動不已。和明







日香基本上是宿敵也是密友,時常爲了和我做愛的問題而吵起來,但最后總是和我一







起玩起3P,算是刀子口豆腐心的人吧。







「所以說有按摩棒,我就可以輕松一點啰。」







「可惜這東西太硬又太冷了……」聽到我的話,明日香從蜜穴里把按摩棒輕輕地拔







了出來,這一拔淫水就像止不住的水龍頭一樣,直往地面滴搭搭地滴著。







「不過今天學生會長已經玩太多次了吧?嗯?」緊抱著我,雛子似乎沒有讓位的企







圖。







「哈哈……確實今天好像找太多次了……」被雛子這麼一說,明日香只有打哈哈的







份。







「那雛子今天就陪我小睡一下好了。」中午只顧著和學姐歡樂,都忘了要睡個午覺







了。







聽到我的話,雛子一副歡天喜地的表情,閉上眼睛享受著躺在我身上時的美妙感觸。







「那你就好好休息吧。」知道我的意思,明日香也沒有繼續打擾,重新把按摩棒插







回自己的蜜穴后,就若無其事般地回去打球了。















讓我醒來的,是左肩頭上的些微痛覺。







張開雙眼,映入眼簾的除了已經關燈的,體育館的天花板外,還有月光下一名少女







的臉蛋-並不是雛子,而是一位學姐的臉蛋。







黑野京子,這是她的名字-此時的她正跨坐在我身上,手上還拿著一把注射槍,似







乎是把某些東西注射進我的體內的樣子。







從分身可以傳來她那里持續蠕動著的感覺,不用動就可以讓我感到十分舒服。







她平常就一直待在專屬的實驗室,據說還是美國大學的生化學系資優生,之所以會







回來高中讀書,據說是校長特地邀請的樣子。不過遇到要做人體實驗時,我都是第一







個被抓進去的……還好沒出什麼大的紕漏,不然我現在大概已經去見閻羅王了。







「醒來了嗎?」看到我張開雙眼,學姐並沒有很驚訝,只是淡淡地說道:「這是某







些人提議的,不然你以爲光靠按摩棒她們就能止渴啊?」說著說著,就把槍收了起來。







我想站起來,卻發覺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







「在『完成』前,就先躺一下吧。」知道我想站起來,學姐只是拍拍我的肩膀,示







意我暫時先繼續躺著。







看著赤裸的學姐背后像是蝙蝠一樣的翅膀,不知爲何地,我一點感覺異常的反應都







沒有,就好像這本來就應該是如此的一樣。







「你,有感覺到奇怪的地方了嗎?不是指身體,是指全部……包含生活在內。」撫







摸著我的臉頰,學姐的話卻讓我感到一股惡寒。







類似的話,美奈子老師也在中午時說過一次。







「想知道嗎?」







「如果……事實和我有關的話,我有知道的必要吧?」雖然學姐的蜜穴讓我的分身







硬直地十分舒服,不過我現在的心思都在學姐的問題上。







「你確實有知道的必要。」學姐躺在我身上:「不過在此之前先讓我爽一爽吧。」







「可是我不能動耶。」我露出了苦笑。







「京子,就別挑他的胃口了,剛剛讓他泄了兩三次還不夠啊。」此時,傳來美奈子







老師的聲音。







「唉呀,妳也來了啊。」







「今天……正好整整一年吧,雖然說其實已經不需要交報告了,但不說妳心里也會







有疙瘩吧?」穿著套裝的美奈子來到我們身邊:「慶同學,你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嗎?







接下來的事實可是會把你對這個世界的知識都顛覆的喔。」







「……會讓這個世界消失嗎?」







「這得看你是怎麼想的。」美奈子的語氣十分認真,但卻讓我心中的些微恐慌消失







無蹤。







畢竟,我還不想讓這個世界因爲我一個人的想法而消失。







「首先,先問你一個問題。」學姐看著我的臉,說道:「今天是公元幾年?」







「2005……不過妳既然會這樣問,大概只會更晚吧?」我提出了我的想法。







「確實是如此……」回答的是美奈子:「以地球的算法,今年實際上是2115年,







也就是地球毀滅后110年。」







「地球毀滅?」







「沒錯,因爲一場突然爆發的星際戰爭將地球卷了進去……正確來說,是戰爭時一







顆震動彈在月球表面突然地被引爆,導致月球脫離軌道,與地球相撞……收拾殘局的







就是負責安裝的,我們這個星系的人,因爲事故的發生,是我們星系的激進派過于想







提早結束戰爭而引起的。」京子的表情一臉歉意:「再接下來的一百多年里,我們拼







了全星系的科學力,努力想把地球複原……但是成果並不顯著,最后是美奈子的幫忙







才勉強有了現在的成果,不過也已經是第三次的實驗了。」







「學姐和美奈子……是外星人?」這是我唯一可以理解的事情:「那我們……」







「我的身體是以地球人的基因爲主制作的,我本身是一種精神生命體。」美奈子說







道:「在京子等人的拜托下,我收集著漂浮在曾經是地球的宇宙空間里搜集著死去者







未消逝的魂魄,再利用京子她們的科技,可以利用靈魂特性直接制作肉體的能力,就







成了你今天看到的那些女學生們……雖然靈魂並無性別,但是可以憑思考模式和人格







來判定……至于爲啥都是女性,這連我也不清楚。」







「那,我呢?」







「……你是唯一活著的地球人。」美奈子一邊回答我的疑問,一邊轉動著手腕上手







表的某個鈕-只見手表發出光來,在空間上形成投射屏幕,屏幕里所見的,竟然是遍







體鱗傷的我在廢墟里,抱著只剩下上半身的妹妹……。







「爲了不想讓你對以后的生活産生不協調的感覺,所以我們對你做了點記憶和人格







上的控制。」京子繼續說道:「但是前面的兩次『實驗』,在告知了事實后,你卻在







歇斯底里下,選擇了世界的毀滅……」







我默然無語。







「第一次的狀況是整個世界只有你和你的妹妹;第二次則是排除了你妹妹的存在。」京子繼續說道:「后來第三次的實驗在美奈子的提議下,只針對你的記憶做微調整







,不強制改變你的人格……」







「如果現在的我依然執意選擇毀滅世界,她們……都會死吧?」







「沒錯,而且也不會再有第四次的『實驗』了。」對于我的疑問,京子說道:「這







已經是我能幫忙的最大限……實際上,整個實驗就只有我一個人在一頭熱而已,畢竟







『星球重造』對我們星系的現有科學力來說,還是過于沈重了些。」







「所以第三次的『實驗』,我就建議只重造了一部份土地……但是系統的些微錯亂







,卻讓你們都成了幾乎是不老不死之身……」







「所以我可以一天到晚做愛都不會累?」







「……算是額外服務吧。在修補、重新培養身體時忘了設定胸線停止修補細胞的時







間……雖然不是真的不會死,但以現有的姿態能活著幾萬年應該不成問題吧。」京子







說道:「不過也罷了,在我進行第三次實驗時,我的星球也遭到了毀滅性破壞,所以







我也是個無家可歸的人了。只要你不想讓這個『世界』滅亡,即使『實驗』被迫告一







段落,這個世界也不會就此消滅,而我也可以繼續留在這里。不然的話我就只好去流







浪了……」







然后,陷入沈默。







「……好奇怪。」







「嗯?」







「說句實在話,」我老實地說出我的想法:「現在的我,只覺得應該感謝妳們,讓







我繼續活下去……不對,是讓『我們』都得以活下來,不管是以哪種形式活下來……」







「放心,對于她們,我只是讓她們永遠不會對現狀起疑,也不會對你所說的每一句







話起疑……換句話說,你實際上是她們的神、她們的王……」京子說道:「不過這只







是單純方便管理而已……當然她們也有自己的想法、主張,擁有基本的人格。」







「這是京子的主張,她並不希望『實驗』只是應付過就算……而且這里現在也已經







是她的第二個家了。」







「所謂的『活著』有許多含意,這樣……就夠了。」這是我心里真正的想法。







是啊,反正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那就繼續這樣過下去吧。







「看來你還比我想象的沒個性呢。」







「不,只是事實超過我的想象,所以甯可不去想。對了,既然你說了,即使妳的任







務結束了也依然會待在這里,那……」







「你是想說相關的開發科技嗎?放心吧,那可說是這個世界的心髒,不會被移走的。」京子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怎麼?是不是要我再加人進去嗎?可以是可以,不







過要等上一段時間喔。」







「其實也不是加新人,只是想讓這個世界加點料而已。」







「以后有時間再討論吧,現在時間不早了。」指指已經掛在窗前的月亮,美奈子說







道:「也該讓慶同學去整理一下思緒了。」







「……可是我還沒爽過耶。」京子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







--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