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大學生賣身記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講一個經歷給大家聽︰我讀書的時候很窮,有一次在網上找到了一個privateescort網站。多數這種網站都是要錢的,而這個免費注冊,我就加入了。



??把一些照片加上去(當然沒有露臉啦!),還把profile寫的超級騷,第二天就有message來了。接下來就每天都平均7-8封左右,不過基本上都是無聊沒膽的,我也就喜歡的回答,不喜歡的直接delete。



??突然狀況出現了!某某給我message,說要book我兩個鐘。我說好阿,時間地點告訴我,1小時100英磅(差不多1300港紙),提前給我來回車費,到時候我打電話給你。以前的那些人就會跟我繞圈圈,要我的電話或msn來webcam或者是phonesex,而我就會blacklist他們。這回可不同了,某某說ok合理,就把30磅提前paypal給了我,還定了地點,說他會開merz來載我去他家。他還指定要我穿職業裝,說這樣方便我出街,而且他也喜歡。



??那天我吃了晚飯,就開始為第一莊生意打扮起來。我先洗了個熱水澡(當然是外面里面都洗啦!細節就不說了哦!),貴妃出浴後拿女用刮刀把腿上腋下還有屁屁的毛刮干淨,還最後不忘塗上香香的護膚乳。我沒有把眉毛修成柳葉眉那麼誇張(廢話!第二天還要變回男生呢!),只是弄得比以前細一點整齊一點,就像是中學女孩那樣。我當年20+,卻沒有胡子,所以嘴上就不用怎麼修理了。



??我沒研究過化妝,就只能來個淡妝。我先是打上粉底,然後用夾子把睫毛弄翹,再用睫毛膏刷了幾遍。之後就是畫眼線,並打上薄薄淡淡的綠色眼影。我不喜歡紅色的唇膏,覺得太俗,就來了個粉色sparking的,塗上lipgloss把唇膏封上。左看右看,覺得還少了點甚麼,突然發現旁邊的blusher還沒用,就拿來輕輕在臉兩頰掃了掃,一個動人的少女就出現了。



??我瓢了一下時間,發現要遲到了,趕快穿上絲襪,t-back內褲,黑色短裙,A號的胸罩,緊身襯衣,還有配套的黑色外衣。不得了,還剩30分鐘,我顧不得欣賞自己,一邊戴項鏈,一邊蹬上那1寸的高跟鞋.一切就緒,抓了包包就走。



??然而我剛走幾步就又回來。不是臨陣退縮,而是忘了最重要的東西︰假頭發!我把披肩chestnutbrown的頭套帶上,調整了一下,然後又用一個頭飾作固定。真的一切就緒,我往身上噴了babydoll香水,深呼吸了一下,就開車出發了。



??我留了個心眼,把車停在了約會地點隔壁的那條街,然後走路過去。夜晚10點半的街道顯得格外冷清,令我不禁加快了腳步。到了約定的車站,我左右張望,merz倒沒看到,卻是有個老黑在車站的另一頭站著。會不會是走了?還是根本沒想來?我正在嘀咕,電話短訊來了︰「我在附近的酒吧,你到了嗎?」這個死衰人竟然把我拋在這里受凍,自己跑去喝酒。我心里生氣,跺了跺腳,卻沒想引起了老黑的注意。我斜眼一看,竟然跟他的目光對上了。我急忙又低下頭給那個死人某某回信。



??沈默了片刻,那個黑鬼果然發難了。「嘿小妞!你剛下班嗎?」車站後面是一棟寫字樓,我又是從那里穿過來的,加上我的衣裝打扮,他肯定就以為我是個秘書什麼的。這說明他沒看出我不是女的,但也許是因為燈光太暗的原因吧!我白了他一眼,希望他知趣,沒想到他竟然跟我吹口哨,弄得我臉上火辣辣的。他看我沒有反應,竟然往我這邊走了過來,還站在了我的旁邊。這回我可慌了,這樣近距離,他不會看出什麼破綻吧?我低著頭,決定走開,但是他就是老擋著我的道。「小可愛,別這樣不理人嘛!我們交個朋友怎樣?我叫ROBERT,你叫什麼名字?」說還不要緊,他竟然用自己烏黑粗糙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我那白嫩細滑的小玉手,往他的大嘴上貼。我一時情急,大力的掙脫了他的手,抬起頭狠狠地瞪著他。



??路燈直接照到了我的臉,那個惡棍竟然盯了起來,而且越看眼神越色。終于,他嘴角一咧,笑道︰「小姐,你生氣的樣子真美。別不好意思了,如果你真的是良家婦女的話早就大喊大叫了!」說著,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跟我拉扯起來。我急得眼圈都紅了,想喊救命,卻又怕給他聽出我的聲音。就在這萬分緊急的時候,突然一輛銀色的merz停在了我們面前,還響了一聲喇叭。電動車窗緩緩搖下,一個50開外的男人露出了頭。「先生,你最好放開我的女兒!」聲音十分有威嚴,竟讓那個流氓猶豫了起來。「ELLA,我來晚了,上車吧。」



??我趁黑鬼分神,一下子掙脫了他的手,一陣小跑就鑽進了車里。還沒坐穩,車就開跑了。



??merz安靜的行駛著。這車子真的好豪華,我半低著頭,眼楮一眨眨的看著眼前的桃木裝飾。可能是緊張,還是從冷處突然來到溫暖的車里,我單薄的雙肩不自盡的微微顫抖著。



??他察覺到,伸手吧空調開到最大。「你冷嗎?對不起讓你一個人站在那里,你沒事吧?」我剛想回話,可又立刻對自己的聲音沒了信心,怕他覺得我聲音像男人讓他反胃。猶豫了會兒,我輕輕搖了搖頭。「你在網上比現在見談多了。你不是冷,也不像是被剛才那個流氓欺負嚇到了,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你騙了我!」



??說的太出乎所料了,我一雙大眼楮茫然的望著他,卻發現他也看著我,臉一紅,又低下了頭。「哈哈,你真可愛!放心,如果猜對了我會很高興的。你這是第一次出來作,是吧?」說還不行,他竟然把左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的心一陣狂跳,兩條穿著長筒絲襪的腿不禁並得更緊了些。我偷看了他一眼,沒想又被他發現了。他駕車到底看不看路的?怎麼老是盯著人家嘛!我不敢再看他,卻感覺得到他充滿佔有欲的眼神,想著想著,開始心跳加快,臉伽發燙。他看在眼里,還變本加利,把他那好色的大手往我裙子里面伸。這樣子我可著急了,立刻雙手拉著裙邊,擋住了他的攻擊。他加重手力想再進功,我只好嬌滴滴地求饒道︰「先生,不要……我們……到你家再說……」



??「小美人終于肯說話啦?」他滿意的把手拿開了,我暫時算是松了一口氣。「我敢打賭你絕對沒接過超過5個客人。不知道你信不信,我也不是經常這樣找女孩子的。其實,我現在滿緊張的。」



??他的聲音很溫和。我雖然知道他是個將要佔有我的嫖客,卻又不禁感到一種輕松。「你不會是想說我是你第一個‘女人’吧?」我帶著淘氣的語調問道。



??「不是!但是你是我第一個帶回家的……」



??我們又陷入了一片沈靜。我對merz的款式都有研究,一伸手就輕易的打開了他的stereo,車里頓時傳出了宇多田光的FIRSTLOVE。「你聽日本歌嗎?」我問到。



??「對。我去日本呆過2年。你是中國人還是……?」



??「我是日本人。」不能丟chinese的臉,這份privateescort的工作就丟給日本鬼子吧!



??「啊!真巧。ohaiyogozaiyimas。」



??想考我?我點了一下頭,嬌聲地回到︰「hajimimashiteh。」他呆了一下,顯然是沒辦法再接下去了。我笑了,他也笑了。



??「你笑的樣子真甜。」我被他這突然而曖昧的稱贊弄得美滋滋的。還沒等回味過來,車子已經到了一扇閘門前。門緩緩打開,展現在面前的是一個豪華的小庭院。當年作為窮學生的我哪里見過這麼豪華的住家啊!他的車在庭院里的小路上緩緩行駛,而我則是好奇的望著窗外的景色。終于,車子停在了一幢小別墅前。「小美人,到了!」



??他很紳士的把我的車門打開,扶我走了出來。晚上11點的風吹在我穿著薄薄的絲襪的大腿上,使我不禁把他的手臂抱得更緊一些。他沖我笑了笑,把手抽了出來,改為抱著我的細腰。看著他拿出鑰匙開門的動作,我仿佛也就變成了這房子的年輕女主人,跟著中年的丈夫邁進了家門。



??門剛一關上,他就把我緊緊地摟在懷里,瘋狂的吻著我的臉。我有點害怕,想躲閃卻又怕他不高興,只好任人魚肉。他的胡須紮紮的,把我那細嫩的臉刮的又疼又癢。他的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隔著我的迷你裙使勁的抓著我的翹臀,還拖著我的屁屁把我整個人都往上提,讓我不得不立起腳尖。他的個子很高,1米7的我穿了高跟鞋才只到他的眼眉。這麼一提,他的嘴終與可以貼上了我的小朱唇,並且狠狠地吮吸起來。我被他折騰得易亂情迷,只感覺小臉熱熱的,不自覺地就把雙臂抱在了他的脖子上。我的擁抱似乎更刺激他了,因為我能清楚地感應到一個硬邦邦的棍子頂在我的腹部,一挺一挺的!不知自己怎麼回事,我竟然發出了舒服的鼻音,牙關也松了。他等這個機會已經多時了,這一刻怎麼會放過我?我只感覺一個大舌頭伸進了我的口腔里,翻來覆去,還不時地挑逗我的舌頭。我的舌頭越是躲,他的就越追,令我不禁「嗚嗚」的叫著。可能是缺氧吧,我整個人感覺暈沈沈的,更是往他的身子依去。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于放過了我的小嘴,抱著我的腰深情地望著我。突然,他又輕吻了我,然後一下子把我抱了起來,往樓上走去。我驚呼一聲,卻看他並不是很吃力的樣子,頓時放心了點,但還是把他的脖子抱得緊緊地。



??進了主人房的臥室,他卻把我放了下來。「寶貝,我讓你看看我新的秘密玩具房!」只見他按了一個牆上的開關,房頂上的一塊板子就自動的打開了,還伸出了一個梯子,看樣子是通向閣樓的。他回頭向我擠了下眼,就爬了上去。



??「不會有危險吧?」我心里很怕,不知如何是好。原來漆黑的閣樓,現在卻有了柔和的燭光照明,令我不禁感到了一些浪漫。「只要小心點就好了!」我下了決心,輕手輕腳的也跟了上去。



??真是不可思議!閣樓很小,只有一張大床和貼牆的三個櫃子。掛在牆上,櫃子上的刑具讓我眼花繚亂︰我看到了皮鞭、馬鞭、麻繩、跳蛋……還有好多好多不知名的‘武器’!兩個紅色的大蠟燭分別在左右床頭桌上燃燒著,令整個房間都顯得神秘。但最能吸引我視線的確是那張床——kingsize的大床上沒有鋪床單,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黑色全皮的床墊!床柱是由結實的木頭做成的,而每根柱子上都拴著同樣黑色的皮帶,顯然是用來綁人手腳的。這一切的布局令我滿臉通紅,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他看到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就伸手把我領到了床前。他的雙手握著我的肩膀,徐徐地坐在了床邊,令我不得不跪在了他的面前。看到他的褲子已經頂了一個大帳篷,我便主動為他更衣,想是時候把他的小弟弟釋放出來了。我用顫抖的手扒開了他的短褲,一個凶猛的陽具就跳出到我的面前。他的陽具是那種尖塔形的,龜頭不算很大,可是越來越粗,那根部比我的手腕的直徑還要寬!我的眼楮瞪得大大的,注視著離我嘴唇只有不到1寸的怪物。



??我的注視顯然讓他更加的興奮了。陽具向我逼近,我可以明顯的聞見一股腥臭的味道。「你叫什麼名字,多少歲?」他故意問。



??「ELLA,今年20歲。」



??「三圍呢?」



??「34,24,36。」我的臉紅得像個隻果似的。



??他似乎十分滿意,開始動手揭開我的外套和上衣,露出了我純白色的胸罩。接著,他命令我把短裙也脫掉。這麼一來,我的下身只剩下了絲襪,高跟鞋,還有暴露著我屁股的t-back小內褲了。



??他的一只手抓住了我的頭發,另一只則抓著他的陰睫,往我的臉上不停摩擦。我想躲,卻被他按得死死的,只能無助的感覺那條東西不停地摩擦著我的鼻子,面頰。終于,他把陰睫頂在我的唇邊,命令我含進嘴里。



??收了人家的錢,我怎敢不從?我無奈的張開了櫻桃小嘴將他的陰睫慢慢含著,並時而吮吸,時而用舌尖輕舔。漸漸適應了,我就把龜頭引向了自己的喉嚨深處,對準位置,一下子把陰睫整根含進了嘴里。很明顯,他對我的深喉感到十分享受,還死命地把我的頭往他的私處壓。我只感覺大腦缺氧,口水不停地往外流,而正因為缺氧,我的喉嚨一下下有節奏地不自覺收縮著,令他的陰睫更加舒服。他開始把我的小嘴當作小穴一樣抽插起來,不知過了多久,我想自己都快要死了,他突然在我的嘴里爆漿射精。我使勁地吞噬著他的精液,卻還是被嗆到了。也許看我可憐吧,他終于放開了我,讓我趴在地板上痛苦地咳嗽著。



??我才稍微緩過來,他就把我從地上抱上了床。我的身子趴在都是皮革味道的床上,小屁屁在床沿,而兩條玉腿則跪在床邊。接著,他站在我的兩腿之間,粗暴地拉著我的手,並將我的手扭到背後。「啊!救命啊!啊!啊……不……」我的雙臂被她弄得生痛,卻又沒辦法反抗,只好輕聲呻吟。他並沒有憐香惜玉,順手拿起身邊黑色的麻繩,手法相當老練,將我雙手的手腕綁好,然後將繩子繞到腰部綁了一圈。繩子綁得很緊,讓我喘息困難。在繩子的纏繞之下,我的身材顯得更加突出迷人了。



??被綁著的我一臉蒼白,只感覺他的手指在我的屁股上爬行著,並在臀部上撫摸著。「屁股真翹,真滑嫩呀……」他的雙手不停愛撫著,好像要把我的臀部完全拉開似的。終于,他把我的t-back內褲脫了下來。



??「好可愛的小雞雞啊,妤像可以擠出奶汁一樣。」他從背後撫摸我的陰部說道。他的手指,一點都不溫柔,而是粗暴地用手指亂抓。與其說愛撫,倒不如說是粗暴地玩弄來得恰當。我痛得死去活來,只能含著淚眼求他饒命。



??我的求饒似乎更加激起了他淩辱我的欲望。只見他掄起大巴掌,一下下重重的打在我的屁股上。清脆的聲音混合著我略帶哭腔的呻吟,一下子把他的獸欲帶上了巔峰!他又把我整個人抱了起來,翻成仰面,並解開了我的束縛,又立刻把我雙手綁到床柱上。我白玉般的屁股就在他凶器前,只看他馬上撲到我的身上,把比剛才發洩前更加堅硬的凶器頂在我的菊穴前摩擦著。



??「你真是個性感尤物。」他的話我不知道是贊美還是在嘲笑我的悲嗚,但我清楚地感覺到他的雙手更粗暴地揉著我的胸部。「我真想把你給包起來,變成我的私人洩欲工具!」



??說著,他的左手離開了我的胸部,深入了我還是處女的最奧秘的地方。我哭泣著,身子激烈地搖著,卻一點都沒用。



??「嘿嘿嘿,已經濕潤了,你還真敏感。嘿嘿,汁都流出來了……」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抽插,而我則拼命抵抗哭泣。「已經濕了,感覺很爽吧?」他看著我問道。「嘿嘿!ELLA,我會好好疼愛的。」



??看著他淫惡地笑著,我就知道自己將被強暴了。「求求你溫柔點,這是我的第一次……」到了這個地步,我只好承認了。



??他也沒說什麼,只是把潤滑油倒在了我的菊門上,並帶上了保險套。他的雙手緊緊地抓住了我的小腰,使我根本動不了。接著,我就感覺到他在往上刺,幾次不成,他索性雙手使力,把我的腰往上一抬,在往下一刺,他的肉棒就找到了我媚肉的入口。他對這次的成功十分興奮,雙手使勁捏我。我痛得死去活來,拼命抵抗,卻又根本沒他的力氣大。漸漸的,我的媚肉地被他的肉棒穿透了。



??「啊 ……啊……」這時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不禁放聲大哭。那一直被貫穿的感覺,那粗大與長度,,根本無法語我平時用的手指相比。他全根沒入的時候,我幾乎翻了白眼。



??「嘿嘿嘿,寶貝,我捫已結合在一起了,很爽吧!」他盡力地插入最深處,感受著破處的快感。在看我,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



??「啊……求求你,把它拿出來!我快被你弄死了!」



??「那好吧,親愛的。」他剛一往外抽,我的媚肉就好像撕裂般的疼痛起來。我忙用一雙玉腿抱住他的腰,示意他不要動。



??「好痛,不要動。就……就先暫時放在里面……」



??也許當時我的樣子真的很可憐吧!他真的暫時停止了對我的摧殘,壓在我的身上不停的親吻我。漸漸的,我的小穴開始稍微好了點。他似乎也感覺到了,開始沖刺起來。



??「啊……不要……不要……」我雖然感到疼痛,但是他的陽具在我的體內,直頂我的腸道,令我也有種怪怪的快感。



??「啊!真舒服!ELLA,我的陰睫正在你的皮眼里活動著呢!」



??「啊……啊……啊……禽獸……」我不禁愈叫愈大聲。隨著他愈來愈粗暴的玩弄,我的聲音竟然開始轉為柔和,到最後竟變成了奇妙的呻吟。



??「你開始舒服了!」他不懷好意地笑著,而我則是羞愧的把臉憋開,無奈自己怎麼憋還是不自覺地呻吟著。



??「太棒了!我第一次有股忍受不了的那份快感。初次開發的屁眼真的好舒服啊!」



??「啊……啊……呀……」我的飲泣愈來愈激烈,已經開始被極樂的暴風雨所侵襲,在愈來愈激烈的肉搏戰中,我的性感部位的愉悅及敏感正慢慢擴散,那體內的肉棒正不停地翻弄著!不知過了多久,我只感覺身體里的那根肉棒突然變得更加腫脹堅硬,好像一個燒紅的鐵條似的。接著,他突然停止了動作,在我的肉穴里把大量的精液排除體內!



??雲雨了一番後,他又變得無限柔情,把我摟著,好像自己的女人般疼愛。我的下面疼得鑽心,也不敢亂動,也就只能柔弱的依在他的懷里默默抽涕著。他一手端起我的下巴,看著我委屈的表情,就問我還疼嗎、我愛你這些廢話。雖說是廢話,卻對這時失去了貞操的我十分感動,主動獻上香吻。我們又纏綿了一會兒,才不依不舍的穿衣下樓。



??就這樣,他把我載回了原點。我們分手了,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再見面,相信以後也不會見面了。但不知怎麼的,我永遠都會記得那次的破處經歷,畢竟那是我第一個男人噢!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