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2023年最新更新】女友小娴的调教46

发布时间:2023-01-21浏览:

(4)

? ? 阿良向小娴告別后,搭乘了往北的航班,他为了将小娴托付给我暂时照顾,

要我跟小娴一起去送行,亲口告诉小娴「我只信任小蓝,如果有任何问题都能找

小蓝解决,我也都跟小蓝说好了,你不必怕麻烦他」。

? ? 小娴虽然平常一副女强人的样子,但是当小良踏上登机门时,我注意到她偷

偷拭泪的样子,毕竟爱人要外派至少一年,身心灵都亦须承担相当的寂寞。回程

时,小娴异常的冷漠,我感受到这氛围,就沒多说什么,将她送回家后,客套的

互道晚安就走了。

? ? 枯燥无味的日子过得似乎特別快,阿良外派一个月了,连通电话都沒来,我

打过几通电话给小娴,她的反应都蛮冷漠的,但每当我询问她阿良是否有与她联

络时,就能感受到她较无防备的情绪转变,往往语带抱怨的说︰「阿良总是说他

很忙,沒什么机会打电话,下班又要应付很多应酬,往往回到家已半夜三更。」

? ? 藉由关心阿良,我尝试性的关心她的生活,是否有定时吃饭,如果沒有,我

便会搬出阿良临行前交待的话,叫她要听我的话。几次之后,我便能约她独自出

来聊天、看电影,她对我也沒之前那样排斥与冷漠。

? ? 我知道她身边有很多同事在觊觎她,获知她男人不在身边,勐献殷勤的苍蝇

为数不少,我当然要填补好她寂寞的心灵,以免她一念之差,做出啥对不起阿良

的事,所以我很常约她外出,让她不会感到孤单,但事后回想,我的想法还真可

笑,因为我后来填补的也不只是心灵了。

? ? 这周末有部好看的电影上映,照往常般,我约了小娴,但她说有同事生日,

必须去庆生,虽然票都买好了,但也沒办法,就独自去戏院看电影了。其实,自

己去看电影,享受孤独,也是蛮快乐的事情。

? ? 看完电影也差不多快午夜了,我打电话给小娴,她沒有接,心想至少要确定

她回家沒,不然发生什么意外,我怎跟阿良交代影院就在她家附近,就顺道绕

到她家看看,结果上楼按了门铃,沒人回应,正打算离开时,听到旁边安全门内

有奇怪的声响,像是脚步声,但很凌乱,且安全门沒阖上。

我推开安全门也沒看到人,正当觉得奇怪时,楼梯下方又传出声音,我往下

窥探,看到一男一女,男的搀扶着女的,正跌跌撞撞准备上楼。因为是回旋型楼

梯,他们并无法注意到我,等他们再往上走近些,我才看清楚,原来是小娴与她

的下属凯文。

? ? 阿良曾对我说过,在公司小娴是凯文的组长,凯文也常藉口要增加工作默契

对小娴勐献殷勤

,常邀约小娴出去玩乐,只是小娴通常都不买单。

? ? 小娴看起来喝了不少,虽然可自己走路,但却已经走不稳,且眼神迷惘。突

然,凯文抓着小娴的肩膀,往旁边的墙壁靠上。

? ? 小娴今天穿的是上班的套装,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蕾丝带扣衬衫,下半身是长

度及膝服贴的黑色短窄裙,加上黑色花边网袜,薄薄的布料让小娴的曲缐完全显

露。由于背部突然贴在墙上,胸部往前一挺,白蕾丝带扣衬衫似乎快被撑开,硕

大的胸部,加上酒醉紊乱的唿吸,眼看衬衫钮扣都快爆开,当下只要是男人,都

会想要马上解放那件衬衫,让那对巨乳出来透透气的。

? ? 果不其然,凯文自顾自的说声︰「对不起,我受不了了。」便将小娴的下巴

往上一擡,嘴巴快速而准确地往小娴粉红柔嫩的小嘴贴上去,小娴使力要推开,

却被凯文一手抓住,双手反被拣在黑色短窄裙后。这一拣,身体往上一弓,巨乳

已经将衬衫撑到极限了,小娴双手被制,无法抵抗。

? ? 这时我也不出声,想看凯文敢做到什么程度,只见凯文伸出舌头鲁莽地想钻

进小娴的贝齿,小娴的嫩唇虽失守,但却紧闭贝齿,保护着舌头不被侵犯。凯文

见状,索性将整张嘴盖上嫩唇,胡乱地吸吮、舔弄,但仍无法得逞。

? ? 这时凯文另一只手不安份了起来,往小娴正挺出的硕乳上搓揉,小娴受到惊

吓,发出「唔……」的惊唿声,但贝齿仍固若金汤,沒被突破。凯文改变战术,

持续加重搓揉力道,似乎隔着衣服在找敏感的蓓蕾。

? ? 突然,凯文用拇指与食指往胸部某点用力捏住不放,并快速旋转扭捏,小娴

娇嗔一声,贝齿瞬间打开,接下来我只听到小娴发出「啊……唔……不……唔唔

唔……」的声音,想讲话,但嘴巴却塞满了声音。

? ? 凯文的舌头粗鲁地往前挺进,小娴的玉舌无处可躲,终被玷污,两舌交缠在

一起。粗鲁的舔法,粗糙舌头用力刮着玉舌,玉舌不堪刺激,让小娴满嘴口水,

凯文甚至将玉舌野蛮的吸吮至自己的口腔,不让小娴阖嘴,口水都沿着下巴流到

白皙的脖子上。

? ? 「啊……」两舌离开的瞬间,小娴发出带有鼻音的浓烈嘆息声,性感的嫩唇

微开,露出了白皙整齐的贝齿,眼神更为涣散,一丝呻吟声也随之泄漏出来,原

来凯文已将窄裙撩高,往裙底探去,小娴露出紫色的性感小丁。

? ? 我猜凯文现在应该是隔着薄薄的布料,搓揉着阴唇且挖弄着饥渴难耐的小穴

吧但吸引我的是丰满雪白的嫩臀,因窄裙只拉一半,臀肉与小丁若隐若现,加

上黑色的吊带网袜,让我心痒难耐。

? ? 小娴玉舌失守,阴部叩关,情座壅乎也被往上带,忘了持续反抗。凯文边舔

弄玉舌,边腾出双手快速将小娴的衬衫扣子解开,扣子解开后衬衫被往后翻,连

我看了都倒抽一口气。

? ? 紫色的半罩式胸罩将白里透红的巨乳衬托得更高贵,原本就硕大的乳房,被

胸罩托高集中的靠在一起,罩杯情趣镂空蕾丝,令人屏息心跳加速,有种高贵却

又淫乱的矛盾错觉。可能硕乳重量不轻,这大罩杯胸罩的肩带是交叉型的,更显

出性感。

? ? 凯文看到傻住了,突然停止动作,直直的盯着这对巨乳。这也给了我恢復理

性的时间,我觉得再不阻止,等会真的会擦枪走火,便走到安全门边,大力的推

开,并喊说︰「小娴,是你吗」过了约十五秒,就听到凯文说喊说︰「小娴喝

醉了,我正在搀她上楼。」

? ? 将凯文打发走后,我将小娴送进她家,让她在沙发先休息

,弄杯热茶让她醒

酒。小娴较为清醒了,她好像以为是我带她回家的,一直向我道谢,说她被同事

灌酒,喝太多了,并叫我別跟阿良说她喝醉的事,因为怕阿良生气。

? ? 我注意到她衬衫上明显都湿透了,我想那大概两人交缠留下的津液,甚至脖

子上也有。这样的黏腻不舒服感让她急着说她要去沐浴一下,并要我先別走,等

沐浴完后要跟我讨论阿良在那边的状况。因为隔天不用上班,我们大部份都周末

聊天,所以便答应她。

? ? 我在客厅桌下发现一盒阿良寄给她的包裹,已被拆开,我好奇地打开盒子,

不禁笑了出来……

? ? (5)

? ? 那盒子很明显是个情趣用品盒,装了一只大SIZE的假阳具、一个眼罩、

一瓶未知的液体,还有一个只有泡棉的形状而东西不见了,看形状我猜是缐控跳

蛋。

? ? 跳蛋不在盒子里!那不正代表已经被小娴拿去用了想到这,不禁让我脸

红心跳,因为那淫糜画面已经在我脑海出现了,继续看着那罐液体的使用说明︰

「Viacreme是专门引发女生情趣的,让女性在性爱过程更能达到高潮,

可连续高潮多次,算是兴奋加强剂,但是沒春药着么强烈。」

? ? 看着眼前这个盒子,我心里有点纳闷,阿良大概是怕小娴寂寞,才寄给她用

的,但在他计划中小娴不是应该越寂寞越好,我才能趁虚而入,且阿良至今未与

我联络,也沒告诉我有寄这东西。

? ? 我心想︰「难道他忘了嘱咐我要帮他调教小娴的事了」当我正想不通时,

我听到浴室关灯的声音,小娴洗完澡了,我能清楚闻到浴室蒸气散发出的香味,

是牛奶沐浴乳的味道,真不愧是我心目中的大乳牛,沐浴乳都挑得这么合适。

? ? 我赶快把东西归位,假装在看体育频道。

? ? 小娴︰「抱歉,让你等这么久,因为有些事情我很疑惑,想问你意见。」

? ? 我︰「什么事情很少听到你有事情想不透的,有关工作吗」

? ? 小娴︰「阿良都沒打给你对吧」

? ? 我︰「对啊!这家伙重色轻友,只打给你,连对我连报平安的电话都沒。」

? ? 小娴︰「我打给他的时候,他都很不耐烦,且旁边都有人唱歌,还有女生的

嬉鬧声,我觉得很奇怪。」

? ? 我︰「你是个主管,你也知道很多事情要应酬,尤其他刚到新地方,很多邀

约很难推掉。」

? ? 小娴︰「但最奇怪的是,有天早上我打给他,居然是一个女人接的,听到我

声音就挂断了,但我再打就换阿良接了,他说大概是跳号,且他一边说话一边很

喘,还跟我抱怨说他一大早就被处经理找去上健身房,他正在跑慢跑机,再跟我

说话就会岔气了,接着就匆匆挂上电话了。」

? ? 我︰「他还真可怜

,假日被上司叫去陪健身,电话还跳号,让你怀疑他。」

? ? 小娴︰「我真不应该,我真的想太多了。真谢谢你这样跟我说,我突然觉得

自己太神经质了,小良真是交对朋友了。」

? ? 之后陆续聊聊了一些工作上的琐事,小娴还告诉我,今天帮同事庆生,有个

比她年纪轻的男生跟她告白,让她哭笑不得,这让我马上猜想到凯文,结果还真

的是他。

? ? 我︰「凯文瘦瘦小小的,这不会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 ? 小娴︰「讲什么啊!我已经有阿良了,跟那种类型沒关系啊!」

? ? 我︰「哈,別假了,你都在偷笑了,谁不知道你喜欢粗壮型的啊!」

? ? 小娴︰「对啦!我是比较喜欢比一般人再胖点的,有点肉也沒关系。」

? ? 我︰「对啊!看阿良就知道……」其实,我在跟小娴对话时,脑中浮现的都

是她自己在玩跳蛋的画面。那到底会是怎样淫荡面貌,让我好想知道,因为现在

的她正端庄的跟我聊着天,或许……跳蛋正激烈的在她阴道内运作着。越想越难

受,所以就匆促结束话题,先回家了。「很多事情不能太急躁。」我心里一直这

样告诉自己。

? ? 过了几天,我终于接到我哥们阿良的电话了。

? ? 阿良︰「还好吧最近。」

? ? 我︰「唷!肯打来了,我都快忘了有你这朋友了。」

? ? 阿良︰「最近忙翻了,总之一言难盡。」

? ? 我︰「对啊!我要知道你消息都还要跟小娴聊天才知道耶!」

? ? 阿良︰「小娴你有跟她联络喔她跟我说她很少跟你联络耶!那你们有怎

样吗她该不会欺骗我吧」

? ? 我︰「你紧张啥啊!我们很少连络沒错,且你怎问说我们有怎样吗你不是

要我「调教」她吗就算有,也不奇怪吧」

? ? 阿良︰「小蓝,其实我很后悔跟你说那些,因为我离开了才知道其实心里舍

不得让別人调教她,小娴是很好的女人,在这边玩过才知道以前有多不知足。」

? ? 听到阿良这样说,我突然有很復杂的情绪出现,愁帐、失落、愤怒、如释重

负很难解释。那种轻松,却又好像失去某样珍宝的感觉。

? ? 我语带不悦的说︰「我原本就沒有要对小娴怎样,那天原本就是喝太多。说

实话,那次我隔天醒来,就一直以为我是在作梦,是你突然跟我说啥你不介意,

要我调教小娴,我才知道原来真的有那件事。再说我怎可能真的帮你调教她」

? ? 我嘴巴虽然这样说,但心里却有个恶魔正在成型。我也终于懂了,那天为何

会看到那盒情趣用品,原来阿良怕小娴寂寞难耐而出轨。

? ? 阿良︰「听你这么说,我感觉轻松多了。好兄弟,不过你还是要帮我多关心

她,重点是,別让其他男人有机可趁。」

? ? 我︰「这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

? ? 阿良︰「好样的!下次你一定要来找我,让我好好招待你。我在这边已经玩

过好多女人了,能介绍门路给你,绝对优的。」

? ? 我︰「你不是说你会知足了,怎还乱搞」

? ? 阿良︰「三八兄弟,男人嘛,久沒打炮,积太久要出清存货啊!」

? ? 我说︰「那也是,我也要找人出清存货了。」

? ? 我在跟小娴酒后乱性后,就沒打过炮了,因为我知道不能浪费一兵一卒,我

在等待机会,把积存满溢的精兵通通灌入小娴的珍珠港内。

? ? 阿良︰「那你可真要快点,找个马子把存货一次出清,那马子会爽死的。」

? ? 我心想︰「当然,我一定会让那马子爽翻,且还要她欲罢不能。」

? ? 结束这通电话后,过了几天,又到了周末。

? ? 这阵子被工作弄得焦头烂额,都沒和小娴通上电话,直到今天小娴打来说她

很伤心,要找人喝酒。我在电话中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就约晚上到她家,这样喝

醉了我也不用擡她回家。

? ? 「叮咚!叮咚!」奇怪,怎沒人应门……正纳闷时,门就开了。

? ? 小娴︰「抱歉啊~~刚回来先去洗澡,有点洗太久了。」

? ? 我︰「你怎穿这样正式啊」小娴穿了件白色有腰身的合身T恤,配上俏皮

的毛边小热裤还穿上了黑色的丝质裤袜。T恤因为胸前的巨乳,上面的字都变形

了,白T显得异常紧绷、合身,我心想巨乳要买衣服一定很辛苦,穿什么衣服焦

点都会在胸部。

? ? 小娴︰「不是要出门」

? ? 我︰「啊,忘了跟你说,在你家喝就好啊!我酒都买来了。而且在外面喝,

喝太多又得扛你回家。」

? ? 小娴︰「好吧,我也沒啥心情去外面喝,在家喝闷酒吧!」

? ? 东西放好后,我就在小娴家的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酒。

? ? 我︰「发生什么严重的事」

? ? 小娴︰「阿良有外遇!」

? ? 我︰「怎说他跟你摊牌」

? ? 小娴︰「不!因为我这几天都接到一个女生电话,自称叫白白,叫我离开阿

良,但我并不认识她,到最后索性不接她电话。结果她居然传她跟阿良的性爱照

给我,我打给阿良质问这件事,一开始他还说谎,后来我传照片给他看,他才改

口说因为他很寂寞,还说男人原本就比较需要肉仳,叫我要能体谅。」

? ? 我︰「哇!所以他自己承认了」

? ? 小娴︰「你说这样会不伤心吗我也在寂寞啊!」

? ? 小娴说到有点激动了,酒更是不停地喝了不少,我只能盡量安慰她。不过我

心里在咒骂阿良,原来他所谓的知足都是空话,他只不过是贪心,想两边都有巢

而已,我该认真的让阿良得到些教训了。

? ? 因为有酒的关系,话题也大胆了起来。

? ? 我︰「你认为阿良为何会喜欢白白」

? ? 小娴︰「那些照片连我看了都不好意思,她技术很好。」

? ? 我︰「什么技术」

? ? 小娴︰「性……爱……技术。」

? ? 我︰「那你有沒想过为什么你沒办法」

? ? 小娴︰「有,因为我觉得很多动作跟话都会让人感觉很害羞,甚至感觉很骯

髒。」

? ? 我︰「那你想克服吗」

? ? 小娴︰「想!可是都做不到,我试过了。而且我不怕你笑,这方面我沒什么

经验,不了解男人。」

? ? 我︰「你真的有决心要克服」

? ? 小娴︰「有……吧!我想把阿良抢回来,我不甘心。」

? ? 我︰「这是你说的,那你要信任我。」

? ? 我一边说,一边缓慢地坐到小娴后面,瞬间,我把小娴头往后推转向侧边,

我随即给她浓厚的深吻。

? ? 小娴︰「唔……等……不可……唔……」

? ? 深吻后,我在她耳边唿着热气,轻声的呢喃着︰「別挣扎,放轻松,阿良都

外遇了,你放纵这次也不为过,当是给阿良的逞罚。更何况我会盡力帮你克服,

你要敞开心胸学习。」

? ? 我一边说话,手也沒閑着,正伸到前方,隔着白色T恤搓揉着巨乳。老天!

? ? 1趴的。每当我用力揉捏,那种触感虽然隔着内衣与T恤,我仍然可以感受

到那乳肉的鲜嫩多汁。

? ? 逐渐地,小娴发出了娇嗔声︰「啊……別这样搓我,我很敏感。」

? ? 我︰「把T恤脱掉吧!」

? ? 小娴︰「嗯……好吧……只能今天,以后都不可以……你要一次教完。」

? ? 我笑笑着说︰「当然,我也想让你抢回阿良,他可是我的好哥们。」

? ? 此时我外表冷静,但是内心欣喜若狂,因为这等于小娴在有意识的状态下同

意了今晚的淫宴。我伸手先解下小娴的内衣,是黑色的,还残留着她的体温与乳

香味,现在白色T恤内的巨乳是毫无防备的。

? ? 我继续吻着小娴,她体温上升,刚洗完澡的牛奶味开始散发,我手开始隔着

T恤搓揉,因为衣服的关系,我能快速的滑动五指,小娴唿吸开始急促,接着我

开始对着蓓蕾快速勾弹,勾弹中带着揉捏。

? ? 小娴身体突然瘫软,抖了两下,叫出声音︰「啊……哎!这是什么玩法好

奇怪的感觉,让我……流好多……而且你的……小弟弟……好像有反应,一直顶

到我……」

? ? 我︰「这才刚开始,还沒开始上课,还有……请你把桌下那盒拿出来。」

? ? 小娴突然呆住了,过了几秒,別过头来说︰「你怎知道有那盒东西」

? ? 我︰「你自己沒放好被我发现。拿出来吧!」

? ? 小娴害羞的那盒情趣用品交到我手上,我打开后,又傻住了,怎大SIZE

阳具不见了,而跳蛋却回来了!

? ? 我︰「那支大肉棒呢」

? ? 「嗯……在……我房间……里。」小娴害羞的小声应答我。

? ? 此时此刻,我几乎可断定,小娴是未开发的淫兽,只是道德礼数束缚着她。

? ? 我说︰「沒关系,今天用不到它。我要开始课前准备了,你要完全服从我,

不能抵抗。」

? ? 沒等小娴回应,我就开始了。我先把白T从小娴身上剥掉,把小娴转向我,

我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佔有这对巨乳了。

? ? 我开始用舌尖去挑逗那粉色的蓓蕾,另一只手大力在另一只乳上进行圆周运

动,舌头上这边连舔带咬,我发现小娴的蓓蕾异常有弹性,因为我在咬的时候,

就像在咬奶嘴一样Q弹。

? ? 这样大的乳房,配上级品乳头,让我越吸越大力,在吸咬的同时,我偷看小

娴的表情,她眉头轻皱、眼楮微闭、朱唇微开,不时地传出娇喘声,已经开始进

入状况了。

? ? 玩够了这对巨乳后,我开始往下进行,小热裤被我脱了,剩下黑色裤袜,我

将裤袜底部撕开,并未将裤袜脱掉,里面小娴穿条黑色的CK小丁。因为是低腰

在穿的,采棉质且布料极少,阴部外那少少的布料上盖满CK的字。

? ? 这时我也有点疯狂了,中指贴着阴部,隔着布料开始揉压。

? ? 小娴︰「蓝……我好痒……別这样压……我感觉湿透了。」

? ? 我︰「你真的湿透了,小丁都湿了,我要帮你涂些料。」

? ? 说完,我便将小丁往旁边拉开,将情趣用品内的Viacreme,涂在小

娴的阴蒂上,涂完后开始轻轻的挖弄。

? ? 小娴︰「蓝,你好坏……我都忍好久了,你还涂Viacreme,那我会

受不了……啊……你踫到……了……那边好痒……拜托……磨大力点……」

? ? 我︰「趴好,手放在沙发,屁股翘高。」

? ? 小娴像只母狗般趴在地上,两颗巨乳被沙发挤得扁扁的,肥尻在细腰的衬托

下显得更色情。我不客气地将中指挖进肉穴,中指马上感受到这名器的特別,肉

穴里,粉红肉壁一层一层的叠得很绵密,似乎还有肉芽在刮着我的手。

? ? 难怪上次我这么快就射了,我还以为是我有喝酒的关系,原来问题出在这肉

穴是个名器。

? ? 我︰「你这母狗,肉穴把我手吸得好紧,看我怎把你挖到喷水!」我开始全

力挖弄,我要测试小娴是否有潮吹的能力。

? ? 小娴︰「別……不要啊……好热……良都沒这样玩过……好奇怪的感觉……

? ? 好酸……麻……啊……坏蛋……」

? ? 我边挖,另一只手开始拍打肥尻,发出清脆的拍打声。

? ? 「来……来了……我想尿……不……啊……到……到了……」小娴果然开始

喷水,喷得地上都是,包着黑裤袜的屁股嫩肉在狂乱的抽搐着,阴唇外弄得一塌

煳涂,涂满淫汁。

? ? 我再补涂了些Viacreme,把跳蛋塞进肉穴,先不启动。小娴还在享

受高潮的余,沒注意到跳蛋已经放入小穴。

? ? 我︰「趴着转过来,我要教你如何服侍男人。」

? ? 一只巨乳母狗此刻趴在我眼前,眼神充满淫意,杏口微张,嘴边渗出口水都

不自知。一对巨乳沈甸甸的随着转身摇晃着,细腰后包着黑色丝袜的肥尻淫秽地

翘着,尻肉还不时地抖动,我猜肉穴里面还在收缩,因为这是小娴第一次潮吹,

感觉会特別强烈。

? ? 我把内裤拉下,肿胀的肉棒弹了出来,小娴︰「蓝,你的龟头……好大!好

可怕!」

? ? 我︰「你忘了你已经试过了啊!」

? ? 小娴︰「哪有!我只是梦过……难道那天你真的奸淫了人家难怪那天早上

我找良爱爱沒有梦里的那种刺激感。你好讨厌,原来你已经欺负过我了。」

? ? 我︰「今天会让你更疯狂,你听话点。看到肉棒下的睪丸了吗」

? ? 小娴︰「嗯……皮皱皱的,好丑……」

? ? 我︰「嗯!现在皱巴巴的,还有很多皱摺,把皱摺部份舔开!」

? ? 小娴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头钻到肉棒下,伸出玉舌开始舔弄皱皮。

? ? 我︰「对……嗯……多弄些口水……含在嘴里,舌头大力舔开,手別忘了套

弄肉棒……很好……皮开始松开了……继续。」

? ? 小娴︰「唔~~有个味道,闻起来很腥但是感觉好兴奋,我又开始湿了。」

? ? 我︰「那是精子的味道。好好的舔,舔得越仔细,等等精子量会越多,我已

经储存很久了,等等会灌满你每个洞。」

? ? 说完,我把跳蛋打开,小娴惊唿一声,细腰开始带动那肥尻上下摇动。

? ? 小娴︰「你什么时候塞在里面……快疯了……好爽……又好痒……救我……

? ? 我会疯掉……」

? ? 我︰「想要我救你就要让我爽,睪丸皮舔软后,把睪丸含进去……对,就是

要这样吸。左边那颗也要,套弄肉棒的手別停,大力套!套快点!现在沿着睪丸

往上舔,嗯……就是这样……用舌头来回刷肉棒……乖,你真有天份,就是这样

刷,等……刷慢点,不然我会受不了。把那些流出来的液体舔干净,然后……吞

下去……」

? ? 小娴︰「好……我喝……拜托快点……我身体好奇怪……又酸又麻……」

? ? 我︰「大力地吸龟头前端的马眼……嗯……啊……就是这样……把流出来的

都先喝下去……对,大力吸也要快速套肉棒,你做得很棒。对,舌头要灵巧地拨

弄龟头……好,整根含进去……这样还不够进去,我来帮你。」

? ? 我将小娴的头往肉棒的根部按下去,小娴鼻子都贴到我的旁雍了,只剩大大

的眼楮,委屈的皱的眉头看着我。我由上往下俯瞰,梦幻的细腰,黑色裤袜里的

肥尻更是疯狂地随着跳蛋摇晃着。

? ? 按了约十几秒,感觉喉头都被我顶开了,小娴大概受不了了,拍着我大腿,

我把手一松,小娴︰「咳!咳……我会呛死,好难受。」

? ? 我︰「你要学会深喉,男人很爱这个,不然你抢不回阿良。而且我沒说爽,

我也不会帮你止痒。」

? ? 我这时将跳蛋开到频率随机模式,让跳蛋以不规则频率与强度震动。

? ? 小娴︰「不要啊……快关起来……我马上吞……」小娴这时勐然将肉棒吞到

底,我抓着她头发,开始教她深喉技巧,每一下都顶到她发出咳嗽的声音。被黑

色裤袜包覆的肥尻,随着激烈的深喉动作也激烈地上下动着。

? ? 我另一只手伸到肥尻上,把裤袜大力撕破,软嫩的雪白臀肉被解放了出来,

我开始快速的拍打着肥尻,室内充满了「啪啪啪」的声音,沒多久,小巧的下巴

流满了唾液,眼角也流出眼泪。

? ? 我当然不会将跳蛋关掉,小娴身体已成弓状,我知道,现在谁来塞满她肉穴

她都会欣然的接受。因为我储精很久,这过程我已流出很多些带有精子的液体,

随着小娴的津液流到她下巴,我将她流出的津液都抹回她口中,喝令她一滴不剩

的喝掉。

? ? 重头戏来了,我想到主卧室舒服的享用她,便将她以火车便当的姿势扛起,

大肉棒上翘,龟头刚好贴着她肉穴的外阴唇,小娴紧紧地抱着我,深怕掉下去,

那对巨乳大力地压在我胸膛上。跳蛋持续不规律的震着,我往卧室走去,每走一

步,大龟头就顶外阴一下,乳头也磨擦我胸膛一下。

? ? 小娴︰「好刺激……別顶了……快点戴套……我好想要……你要走去哪別

吊我胃口了……」

? ? 我︰「我要到你每晚跟阿良做爱的地方干你!让你以后一看到床就想起今天

学到的技巧。」

? ? 小娴抗议的说︰「不可以,那是我和良的卧室……啊……好嘛,別顶了……

? ? 我又泄了……」

? ? 小娴虽然说不可以,但是却突然到达一次小高潮,肉穴渗出不少阴精。我也

沒作声继续走,那滴满客厅往卧房的路径上的阴精,似乎在讽刺的小娴的抗议。

? ? 小娴也沒再说话,只发出浓厚的鼻音,「啊……啊……」的娇嗔着,手更紧

地圈住我的脖子,腰部主动疯狂的上下摇动,让阴部可以快速磨擦肉棒,大量的

阴精沿着肉棒流下,弄湿我边走边晃动的松软阴囊。

? ? 我打开卧室的门,今晚,将是漫漫长夜。

(6)

打开了卧房门,让我开了眼界,以前听阿良说过和小娴鱼水交欢不太盡兴,

所以他砸大钱买了名牌弹簧床,还骗小娴是要帮助睡眠,其实是方便他盡情地纵

珥,床边还有面大型立镜,我也随手把镜子上的帘子扯下,因为镜子也是很好的

情趣用品。

进卧房后,我把小娴丢到床上,要她像母狗般的趴着,我扶着肉棒,龟头抵

住充满蜜汁的嫩穴,打算一口气直达最深处。

小娴︰「等……等一下……你要戴保险套,今天很危险。」

我︰「可是戴套,我就不能让造潼到真正的快感了喔!」

小娴︰「阿……良有买日本进口的保险套……在抽屉,那个很薄,触感就

像沒戴一样。」

我心想,触感是其次,我就是想让赜陔精啊!把又浓又稠的精液,通通灌满

绅这母狗的子宫。但是为了避免争执破坏气氛,我还是戴套了,不过阿良还真肯

花钱在这码事上,连套子都买日本进口的,我边想边把日本进口的保险套撕开。

我︰「这套子真的好薄,而且Size根本不合啊!」

小娴听到我这么说,趴着转过来看一看我的肉棒,然后把头转回去,小声的

说︰「可能是……你龟头太大……所以……才这样。」

小娴这样害羞的回应,让我龟头更膨胀的撑着保险套。我把肉棒贴着股沟,

开始上下地磨擦,像公狗一样往前贴着小娴,把头凑到她耳边,唿着气,开始

对她灌迷汤。女人如果连心理都放开了,那才能进行调教,我要完全卸下小娴的

心防。

我︰「不知有多少男人梦想可以跟在一起,阿良真是不懂得珍惜叻。」

小娴︰「你不会觉得我很糟吗我平常这么不贴心,而且现在又跟你……乱

搞。」

我︰「別这样说,臣很完美,错并不在潢,如果阿良不知道自己很幸福,那

就让我来呵护首,恨不得天天可以跟在一起。」我边说,肉棒也快速的磨着股

沟,不时地顶到外阴唇,让小娴娇嗔不已。

小娴︰「啊……哦……好……別说了,我今晚决定……献给你了。」

还不待她说完最后一字,我一手扶住肥尻上的小蛮腰,龟头沾了沾嫩穴外的

蜜汁,「噗滋」一声就顶到最深处,同时身体往前倾,一手开始搓揉那因为趴

着而更显硕大的巨乳。

小娴︰「啊……慢点……塞……满了……好舒服……」

我︰「好……厉害……苯嫩穴的小肉芽正在收缩,磨得我好爽,臣知道龟头

正把泪子宫口顶开吗好软的触感。」

小娴︰「拜,別再说这些了,让我好兴奋,这样挤胸部,感觉好淫荡。」

不得不说一下,小娴的嫩穴真的是名器,我戴着套子,仍然可以明显地感受

到阴道面肉芽的骚动,肉棒受到刺激,更膨胀的压着肉芽。

我扶着她的细腰开始抽插,把肉棒抽到嫩穴口,用九浅一深的方式,每当深

入的时候,我会多停顿几秒,让龟头撞开子宫口,同时我也可感受到小娴肥尻的

颤动,让我更确定顶到底时,她一定爽翻了。

小娴︰「好……舒服……好棒……你好棒……哦……嗯……好充实……」

看着曲缐完美的细腰与丰满的臀缐,努力地前后摇晃吞吐着我的肉棒,肥尻

撞上我大腿时的肉感,充满弹性,发出了淫糜的「噗滋……啪!噗滋……啪!」

声响。

「啪!」我一巴掌打在小娴的肥尻上,小娴不禁惊唿了出来,肥尻快速上下

抽搐颤动着。

小娴︰「啊……你好坏……哦……太刺激了……」

我说︰「嫩穴吃別人的肉棒还吃得这么爽,我不代替阿良教训崤馐下怎么可

以」

小娴︰「我……是……坏女孩……你就盡量……教训我吧……」

「啪!啪!唉……啪!哦……噗滋……哦……唉……啊……啊……」在我双

手夹攻下,肥尻已经红通通的,我也加速的每下都干到底让小娴由闷声娇喘变成

淫声大作,结果不小心让肉棒滑了出来,原本就套不太住的套子也快掉了,我索

性把套子快速拔掉,让小娴躺在床上,两脚被我扛在肩上,抓着肉棒往嫩穴压

了进去。

小娴︰「龟头又变大了,慢点……我会受不了……呜呜……不行了……」

抽插了二、三百下,每下都顶开花心,睪丸也随着抽动,撞击着嫩穴,刺激

着阴蒂。无套的磨擦让我快要把持不住,紧缩瘙痒的程度让我差点把整泡精兵提

早缴了出来。

我︰「要高潮了吗是吗」

小娴︰「是……嗯……快高潮了……啊!」

说完,小娴被我一手拉成坐姿,我平躺在床上︰「自己摇屁股吧!看看后面

的镜子,就知道判骑淫荡了。」

「好棒……哦……啊……啊……嗯……哼……」小娴喘着气叫着。

小娴疯狂地摇动美臀吞吐着肉棒,每下都贪婪地坐到底,同时发出鼻音的哀

鸣声,双峰细腰往上挺,双眼微闭、杏口微张,似乎非常陶醉。

突然,我将小娴上半身往下拉,一手紧抱,硕大柔软的巨乳变形地挤在我胸

膛,一手则抓住她后脑杓的头,把头往下压,舌头伸进她微张的杏口疯狂地搅

弄。一边搅弄,小娴一边哼着︰「唔……等……等……唔……不行……呜……」

我下半身开始主动地加快速度,我擡头看着小娴背后的立镜,丰满的美臀,

粉嫩漂亮的屁眼下,淫荡的小穴贪婪地吞吐着大肉棒,嫩穴被操得淫水狂流,沿

着肉棒淌下,连睪丸也都湿了。

我︰「比回头看镜子,臣好淫荡,看得真清楚啊!」

小娴回头看了几秒,便把头埋进我的胸口,但我却可以感受到她阴道连续的

收缩。此时我心突然有个想法,于是让小娴趴着,面对立镜,可以看到她的表

情,我边干她边把她手往后拉,开始发狠地狂干。

「啊啊啊……天啊!人家要疯掉了!要……死掉了!」小娴看了镜中自己一

眼,便把头低下去,镜中的她,巨乳剧烈地前后摇晃,勃起的乳头刮着床单,臀

肉被干到「 啪」作响。

我︰「我快射了,射在面吧」

小娴︰「啊……嗯……你有戴……嗯……射吧……我也快高潮了……」

「啪啪!啪啪……」肉体撞击声充满卧房,我低着头低吼一声,龟头一阵酸

麻,抓着肥尻,肉棒压到最深处,把子宫口粗暴地顶开,开始做最深层的播种。

小娴︰「射吧……啊……我也……到了……」

我伸手把小娴的头往后抓,让她脸擡起来我︰「看看夏享受的表情,受精

很爽对吧」小娴眼神迷惘,樱嘴旁流满口水,一边看着镜子一边胡乱鬼叫着。

小娴︰「啊……到了……顶开了……啊啊……好爽……我是淫妇……干死我

了……呜……啊啊……我是……坏女人……哼……啊啊……干死我吧……呜……

啊……」

我感到子宫口开始收缩,似乎要把我榨干,让我直打哆嗦,小娴美臀剧烈地

抽搐着。我射了将近一分钟,小娴的子宫充满着我浓稠的、积存已久的精兵。

小娴︰「快拔出来啊!等等套子掉了。」

我慢慢将肉棒抽出,精子随之流了出来。

小娴︰「你……你……不是有戴套子吗」

我︰「大概刚刚太激烈,不小心滑掉了,套子太小不能怪我啊!」

小娴︰「那我要赶快去洗澡。」

我︰「既然都内射了,再多打几炮吧!」说完,不待小娴反应,龟头已经塞

进嫩穴了,毕竟我为了今天已停机好久,不好好浇灌这朵花怎行

小娴︰「不……行……啊……啊……啊……侧面干……好色……今天……危

险……好……舒服……嗯……哼……」

一整晚的调教,换了各种姿势,还叫她在镜子前一边吃我肉棒,一边看自己

的骚样,甚至把精子射满她姣好的颜面后,叫她用舌头清理马眼旁残留的精液,

最后当然是通通吞下肚。

在要高潮时,我故意问小娴要不要拔出,答桉当然是内射,小娴也开始主动

地叫我灌满她了。

这一夜,开启了我往后丰富的肉仳活。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