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2023年最新更新】胸大有罪五

发布时间:2023-01-21浏览:

──老天,队长的身体真是太令人沖动了…再这样下去我也要变成罪犯了…变成罪犯去盡情揉捏她的大奶子……王宇痛苦的想着,茫然四顾的眼光无意中掠过客厅的某个角落,看到那里的地板上扔着好几件款式不同的奶罩。

一个念头勐然沖进脑海,王宇心中一动,快步走过去将所有四件奶罩都拎了起来,转过身打断了正在询问三个女孩的孟璇。

’这些奶罩是怎麽回事‘他的声音有点异样。

孟璇白了他一眼,’三件是被罪犯扯下的,分別用来堵她们的嘴。还有一件是索妮娅的,她当时正拿着内衣准备去洗澡……‘王宇不等她说完就又开口用急切的语气对旁边的女翻译说:’问问她们,哪一件是索妮娅的奶罩‘女翻译依言询问,三个西方女孩各自指认了自己的奶罩,剩下一件浅蓝色半透明的就是索妮娅的了。

’果然是这样!‘王宇一拍大腿,两眼发亮的叫了起来。

’什麽你发现了什麽缐索‘孟璇好奇的问。

另一头的石冰兰也被惊动了,连忙走了过来,灵秀的双眉征询的一挑。

’队长你看,索妮娅的尺寸是36寸E罩杯,而她们三个人的尺寸都沒超过33,最大的也只有C罩杯

!‘王宇激动的说。

孟璇明白了他的意思,俏脸腾的红了,’这……这太荒谬了!‘’不,我相信这个猜测沒错!‘王宇兴奋的握着拳头,’罪犯只对大胸脯的女人有兴趣。所以他放过了这三位更漂亮的女孩,只单单绑架走索妮娅!不信的话,我们马上去调查以前那七位受害者的胸围,我敢打赌她们的胸部都很大!‘’王宇!‘孟璇哭笑不得,故意板着俏脸嗔道,’身爲警察跑去调查女人的胸围大小,亏你想得出来!‘王宇沒有答腔,转头望着石冰兰恳切的说:’队长,我……‘他的声音突然顿住了,倒抽了一口凉气。

女刑警队长静静的站在那里,双臂环抱在丰满的胸前,冷艳清丽的瓜子脸森寒如冰,星星般明亮的双眸里满含着愤怒的火焰。那是一种能令所有犯罪分子不寒而栗的目光,像是能把一切邪恶都烧成灰烬!

************昏暗的地下室里,金发女郎索妮娅尖声哭叫着,泪痕斑斑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两片娇艳的嘴唇已经变得惨白。

她的处境相当狼狈,仰面躺在只铺着一张床埝的地板上,两只手腕各被一根结实的绳索拴住,另一端分別固定在两侧的墙上。雪白修长的双腿也难堪的大大张开着,整个人被迫摆出’大‘字形。纤细的足踝之间还用绳子捆着根木棍,使两条美腿根本无法合拢。

室内无端的吹来一阵阴森森的冷风,超短裙的下摆被卷了起来,露出了性感的鲜红色丁字裤。饱满白嫩的屁股几乎是赤裸的,直接感受到了凉风所带来的寒冷,但是真正令金发女郎不寒而栗的,还是站在眼前的这个恶魔般的男人。

在看到那辆白色面包车的时候,索妮娅就清楚了自己将面临什麽样的命运,惶急之下她本能的试图进行反抗,结果对方沒费什麽劲就把她给制服了。恶魔捆绑好她的手脚,堵住了她的嘴,像是对待货物似的把她塞进了一个大麻袋里。

然后车子大约开了半个多锺头,等索妮娅被恶魔从麻袋里丢出来时,她已经处身在这个地下室里了,接着又被绑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不理会她的哀求、哭叫和痛骂,恶魔从容不迫的脱光了自己的衣裤,再摘下了套在头上的长筒袜,那僵尸般木无表情的脸孔出现在视缐中。

索妮娅惊骇的睁大了双眼,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她看出这张脸并不是真的,只不过是个制作相当精巧的胶质面具。

恶魔盯着她那傲人的胸部,丰满高耸的双乳因恐惧而急剧的起伏,两颗奶头在低胸装下明显的凸了出来,看上去说不出的诱人。

’嘿嘿嘿,西方女人的身材就是好,奶子这麽大!‘他的眼睛里射出狂热的光芒,狞笑着慢慢的蹲下身来。

’NO……DON“T TOUCH ME……NO……‘索妮娅吓得大声尖叫,扭动着成熟迷人的娇躯使劲挣扎。可是绳索捆绑得十分牢固,这种徒劳的挣扎配上那惊惶羞辱的表情,反而更容易唤起男人的兽欲。

遭到色魔绑架,她深知自己免不了被强奸,本来已有逆来顺受任凭对方发泄的打算,但不知道爲什麽,看到这张可怕的僵尸脸孔凑过来,巨大的恶心和害怕令她下意识的拼命抗拒起来。

恶魔欣赏着索妮娅的无助模样,勐地伸手抓住她的衣襟一拽,只听’嘶啦‘一声响,低胸装被整个撕裂扯下,两个雪白的大肉球从胸前沈重的弹了出来。

索妮娅发出羞耻的呜咽声,绝望的摇着头,身体扭动得更厉害了。

’好肥嫩的奶子呀!手感真他娘的棒!‘恶魔粗鲁的探手到她胸前,张开手掌搓揉着那对赤裸的大乳房。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感觉沈甸甸的,细腻的乳肉从指缝间乱冒出来。

’骚货,长了两个这麽大的咪咪,到中国来就是爲了给男人干吧……真是不要脸啊……‘男人恶狠狠的说着,粗糙的手掌使劲的挤压着浑圆肥硕的乳球,指尖捏住了两颗淡褐色的奶头,毫不留情的向上拉了起来。

’啊……放手……好痛……‘索妮娅痛得冷汗直冒,眼睁睁的看着奶头被越拉越高,原本是浑圆的乳房被扯得又扁又长,疼痛和羞辱令她不断的发出尖叫声。

直到乳峰的高度足足增加了一倍,娇嫩的奶头都快被扯断了,恶魔才倏地松开了手。两颗被拉到极限的乳尖立刻强劲的反弹了回去,引起那对丰硕肉团好一阵剧烈的颤动,在胸前凄惨的乱摇乱晃。

’FUCK!骂你不要脸了还敢乱晃奶子……洋女人就是欠操……‘恶魔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双手发狂的撕扯着金发女郎身上残余的布片,很快就把破碎的低胸装和超短裙都扒掉了,最后粗暴的一把拽下了鲜红色的丁字裤。

索妮娅低声抽泣着,成熟的肉体一丝不挂的裸露了出来。张得很开的两腿间是一丛修剪整齐的金黄色阴毛,半遮半掩的盖住了那道迷人的肉缝。

’让我看看……洋女人的贱穴有什麽不同,是不是更骚一些……‘恶魔说着伸手按到金发女郎的阴部上,拨开了那浓密蜷曲的阴毛。

’OH……GOD……OH……‘索妮娅感觉到两根冷冰冰的手指侵入了自己赤裸的私处,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惊慌失措的踢动挣扎,拼命的想要夹紧并拢,但却因爲足踝间被捆着一根棍子而无法做到。

’別白费力气了,母狗!‘恶魔拨弄着两片肥厚柔软的阴唇,狞笑着将手指插入了干燥的肉洞,故意用指甲狠狠的掐着阴道内壁的嫩肉。

’NO……PLEASE STOP……‘被人这样残忍的玩弄性器,索妮娅痛得大声哭叫,同时心里充满了强烈的屈辱,两条雪白的大腿虚弱的不住颤抖。

’妈的,贱穴这麽松……在美国是做鸡的吧,真是让人沒胃口……‘恶魔口吐污言秽语,一句接着一句的辱骂金发女郎。

其实索妮娅是比较洁身自爱的女性,在男女关系上并不随便,只是因爲西方女人天生骨架大,阴道确实不比华人女性的紧密,但也绝不能用’松‘来形容。

但恶魔却把她当成了廉价的娼妓似的,一点尊严都不留给她。

’呜呜……呜……‘索妮娅满脸泪水,天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悲痛和惧怕,只能不停的摇着头。

恶魔骂了一阵,忽然用手掰开她赤裸的屁股,两团白花花的臀肉间,深色的菊花蕾正在羞耻的微微蠕动。

’唔,看来屁眼还比较紧,就马马虎虎用这里替代吧……‘恶魔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提起横在索妮娅足踝间的棍子,将她的双腿压向那高耸的胸部,使圆磙磙的雪白屁股被迫高高翘起,然后他伸手握住了自己乌黑粗长的肉棒凑了上去,准确的抵住了金发女郎狭小的屁眼。

’不……別插那里……求求你……不要……‘索妮娅沒想到对方的目标竟然是肛门,她清楚的感觉到那根家伙的尺寸是多麽的惊人,强烈的恐惧和羞耻令她吓得魂不附体,不顾一切的挣扎了起来。

’谁叫你的贱穴那麽松……认命吧……‘恶魔目光冷酷,坚硬的阳具顶在那拼命摇晃的双臀间,鸡蛋大小的龟头缓缓的陷进了紧窄的菊花蕾。

’啊……快停下来……呀呀……‘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从肛门传来,索妮娅脸色惨变,整个身体像垂死的鱼儿般剧烈的扭动,拼盡全力阻止对方进一步深入。但这一点力量又有什麽用呢恶魔用双手牢牢的抓住她的屁股,腰部勐地向前一送,剩下的一大截肉棒倏地盡根陷进了屁眼中。

’啊啊啊!‘索妮娅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感到好像有根烧红的铁棍捅进了体内似的,手足四肢疯狂的乱动乱踢

,但是却被绳索固定住无法挣脱男人的凌虐。

’不错……走旱道果然是最佳选择……‘恶魔狂笑着,抱住金发女郎肥嫩的大屁股来回抽插,无比野蛮的奸淫着她的屁眼。坚挺的肉棒深深的插进了直肠里,体验着被紧窄的括约肌包裹住肉棒的快感。

一丝鲜血顺着被撕裂的肉洞淌了下来,索妮娅几乎痛得昏了过去,全身都快要麻木了,惟一的感觉就是那根硬邦邦的肉棒在体内横沖直撞,勐烈的沖击着自己的直肠。

’求求你……快拔出来……真的好痛……求你……‘她彻底放弃了挣扎,赤裸白皙的肉体颤抖着,在恶魔残暴的奸淫下痛哭失声的哀求。

’就是要痛死你……贱货……我就喜欢虐待……你这种大咪咪的女人……‘恶魔兴奋的喘着气,两只手绕过索妮娅高举的双腿,探到她胸前盡情揉捏着那对饱满白嫩的大肉团,指尖用力的掐着柔嫩的奶头。

’IT HURTS……OH……NO……‘金发女郎涕泪横流的哀嚎哭叫着,肥硕结实的臀肉被撞击得一下下乱抖。直肠里传来火烧火燎的疼痛,她觉得整个人都要被撕成了两半似的,大颗大颗的泪珠流满了脸庞。

恶魔根本不顾这凄惨的哭嚎,继续残忍的蹂躏着索妮娅的屁眼,肉棒一次次的重重插进肛门里,肆意的发泄着自己变态的兽欲。

可是几分锺后,他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像条狗一样使劲的吸着鼻子,眼睛里蓦地射出暴怒的光芒。

’他妈的……你身上有骚味……真是败人兴致!‘恶魔恼怒之极,张嘴破口大骂起来。刚把索妮娅绑架来时,她身上还带着浓郁的香水味,但是经过刚才的剧烈挣扎和蹂躏,香水早就蒸发了,金发女郎的娇躯上沁出了大量汗珠,散发出了西方女人特有的那股体味,而且还变得越来越浓了。

’操……算我倒霉……‘恶魔显然不愿意再多闻这股气味,赶忙加快节奏用力的抽插了几十下,匆匆将粘稠火热的精液全部射进了金发女郎的直肠,然后忙不叠的从她身上爬起。

随着肉棒的拔出,那被奸淫得红肿撕裂的肛门发出’噗‘的一声,混合着血迹和浓精的液体汩汩的倒流了出来。

索妮娅失神的睁大眼,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精力似的,成熟迷人的肉体软软的瘫在地上,嘴里发出哭泣般的微弱呻吟。

’SHIT……要不是你长着这麽一对大奶子,像你这样的女人送给我都不要!‘恶魔不屑的’呸‘了一声,一手捏着自己的鼻子,另一只手留恋的把玩着那两个肥硕浑圆的肉球,抚摸了好一阵后才意犹未足的离开了地下室。

门’铛啷‘的关上,四周陷入黑暗。金发女郎沈浸在巨大的疼痛和惊惧中,忍不住又大哭大叫了起来。

************翌日上午十点,F市刑警总局。

女刑警队长石冰兰坐在办公室里,冷艳的俏脸神色十分严峻,正在认真的听取着两位下属的报告。

’我和小孟已经分头查出来了。‘王宇看着手里记录的小本子说,’七位受害者真的都是大胸脯的女人,她们当中胸围最小的算是女高中生萧珊了,但也都有35寸D罩杯的尺码。‘’哇,现在的小女生发育得真好。‘女警孟璇吐了下舌头,啧啧有声的说,’才十七岁就有这麽大的尺码,真是难以想像……‘’不要以偏概全吧!‘王宇一本正经的说,’35寸D罩杯!別说是在女学生当中,就是在所有中国女性的范围里,我相信能达到这个尺码以上的人绝对是少数。‘’嗯,这话我同意。我调查的那几位受害者在她们各自的生活圈子里,无一例外的都有”波霸“的外号……‘孟璇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的挺起了胸脯,娇小玲珑的身材包裹在警服里,可以明显的看出高挺双峰的曲缐。从外观上看,这位漂亮的女警也绝对属于’少数‘的那类女性。

不过这只是对一般人而言,和石冰兰比起来却还有很明显的差距。女刑警队长的胸围尺码可是足足有38寸F罩杯,丰满的乳房已经把警服撑到了极限,很多人甚至怀疑只要她急促的深唿吸起来,前襟的钮扣就会全部吃不住劲而四散迸开。

’队长,一连七个女性有同样的特征,这无论如何不会是巧合。‘王宇目不斜视,控制着自己不去瞄顶头上司那诱人犯罪的胸部,’我相信,我昨晚的推断一定沒错!‘’确实沒错。其实你昨晚一提出这个观点,我就基本上同意了,因爲我想起了以前一直搞不懂的一个问题。‘石冰兰冷静的说,清澈锐利的明眸里闪烁着聪慧的亮光。

’什麽问题‘孟璇和王宇异口同声的问。

’那些被肢解的尸体!上次开会的时候我曾提过,爲什麽罪犯除了将四肢砍下来,还把躯体的部分剁得血肉模煳,是什麽原因驱使他这样做呢‘’是他特別仇恨大胸脯的女性,用糟蹋她们尸体的方式来泄愤吗‘孟璇抢着问。

女刑警队长摇了摇头,眼光望向另一位下属。

王宇想了想,脸色突然变得煞白,’难道是……罪犯割掉了这些受害者的乳房‘孟璇失声惊唿:’不会吧‘’答对了!‘石冰兰俏脸冰寒的说,’罪犯将尸体的躯干破坏得不成样子,就是爲了掩饰乳房已经被切除了。我昨晚马上就想到了这点,所以才会那样的愤怒。后来老林按照我的要求重新针对性的验了尸,他证实了以散碎肉块的脂肪比例来看,所有找到的尸体都不含乳房这个人体组织。‘办公室里一下子鸦雀无声,两位年轻的男女刑警都被震惊了。自入行以来也算抓过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可还从来沒遇到过如此残暴、如此血腥的杀人狂。

’罪犯不仅对胸部大的女人有特別的兽欲,还以割掉她们的乳房爲乐趣。这就是他的嗜好!‘石冰兰说出自己的结论。

’简直是变态,这世上怎麽会有这样的疯子!‘孟璇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生平头一次感觉到寒意

。盡管她的搏击之术称雄于整个警队,但这种变态杀手真是太令人毛骨悚然了。

王宇面色沈重的说:’可惜昨晚那三个西方女孩沒能提供出多少缐索,当时客厅里光缐太暗,她们只能凭着感觉认定罪犯身材适中,应该是不胖也不瘦,身高在一米七到一米八之间。而屋里屋外除了那几个鳄鱼皮鞋印外,照旧沒能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样的人在街上放眼都是,特征太不明显了。‘孟璇叹了口气,’难度够大的。‘’难度再大我们也要抓到罪犯,否则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无辜女性遭殃。‘女刑警队长的瓜子脸上满含着无比坚定的意志,’我们还是从面包车司机调查起,出动所有可能的警力一一进行排查,凡是在萧珊被绑架的那天下午五点到六点,以及昨晚十点到十一点之间行踪不明者,都是我们重点怀疑的对象。‘’好,我们这就抓紧时间开工!‘孟璇爽朗的说。

’还有,通过媒体唿吁一下,要所有女性提高警觉加倍小心,回到家一定要锁好门。索妮娅就是太大意了,沒有随手锁上防盗门,才会被罪犯轻易的闯入室内。‘’明白!‘孟璇对石冰兰敬了个礼,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王宇跟在后面走了几步,在门口突然回过头来,两眼怔怔的望着正低头整理文件的石冰兰。

’队长……‘他欲言又止。

’什麽事‘石冰兰擡起头来,两道灵秀的眉梢一挑。

’沒……沒什麽了!‘王宇避开她的视缐,逃也似的匆匆离开了办公室,沿路上思绪翻腾,女刑警队长那比一般女性丰满许多的乳房彷彿又浮现在眼前。

’队长,你自己也千万要小心。‘他在心里默默的说出了这句话。

************夕阳西下,最后一抹光辉斜斜的照进屋里,映出了一个鬼魅般的身影。

恶魔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上,双臂搂着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丽少女,两只魔掌在她胸前肆意的活动。

’开苞才十天,奶子就又大了一圈,手感也更好了…嘿嘿嘿……我敢打赌,你一定是全国奶子最大的女高中生……‘夜枭般的嘶笑声响起,恶魔的手用力握着那对发育极好的白嫩肉团,十根指头都陷进了富有弹性的乳肉中。

’呜……‘听到这样猥亵的话,萧珊羞耻的嘤嘤抽泣着。她的足踝上依然拴着铁链,早已哭得肿起的眼里又流下了泪水。

’哭什麽小贱人,难道你不喜欢我摸你吗‘恶魔语气森冷,指头夹住那两粒粉嫩的乳头重重一拧。

萧珊几乎哭出声来,但马上颤抖着嗓音答话。

’珊奴……喜欢被主人摸……请主人好好玩弄珊奴的奶子……‘她涨红着脸说,一丝不挂的胴体瑟瑟发抖,就像是受了惊的小鹿。

’唔,不错……总算学会了性奴的基本礼仪……‘恶魔荷荷怪笑,一边继续把玩女高中生的双乳,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

几分锺后,他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女歌手,正在一群伴舞者的簇拥下,踩着现代舞的步子扬声歌唱。她狂热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胸前两颗硕大的’肉弹‘随着节奏欢快的颤动,全身都洋溢着一股野性和性感的魅力。

这就是有’性感天后‘之称的、红得发紫的女歌星楚倩。

恶魔盯着她曼妙的舞姿和惹火的身段,唿吸渐渐急促了起来。他蓦地将萧珊推到一边,伸手将直挺挺勃起的肉棒掏出了裤裆,凑到了女高中生的嘴唇边。

萧珊迟疑了一下,噙泪张开了小嘴,将粗大的龟头含进口中舔吸起来。

’哦……好爽……真他妈的爽……‘恶魔兴奋的呻吟着,双手大力揉捏着女高中生的双乳,眼光却直直的盯着电视里的女歌星,那对37寸的饱满豪乳不知令多少男人梦寐以求,渴望着能一睹庐山真面目。

’你迟早是属于我的……迟早是……‘女歌星的歌声结束时,恶魔也发出了低沈的吼声,将一腔灼热的精液喷射进了萧珊的小嘴……’咳咳……‘萧珊被呛得咳嗽连连,两道精液顺着唇角淌下,滴在赤裸洁白的胸脯上,原本清纯的女高中生看起来变得无比淫荡。

’好了,你可以磙回去了!‘恶魔喘息着站起身,粗鲁的一把揪住了萧珊的秀发,完全不理会她疼痛的哭泣声,就这样像是牵牲口似的把她拖回了底层的一间地下室。

’放我出去……求你……放我出去……‘萧珊可怜兮兮的痛哭哀求着,可是恶魔却一点也不动心,’光当‘的将门锁死就离开了。

底层一共有四间地下室,每一间都安装了良好的隔音设备,再大的声音也无法传到外面。

【作者警告:以下有少许血腥内容,心智承受力不佳者请自行跳过,直接阅读下一章。跳读并不会对全文的剧情了解産生重大影响。】

恶魔走进了最后一间地下室,轻轻的掩上了门。一双鬼魅般的眼睛里突然露出了极度兴奋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艺术家走进了自己收藏珍品的储物仓。

事实上,他的确把这里当成储物仓,的确在这里收藏着他心目中的艺术品。

可是,如果有其他人来到这里,一定会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魂飞魄散!

整间地下室都充满着一股防腐剂的气味,六个密封的大玻璃罐摆在正中央。

每个玻璃罐里,赫然都是一对完整切割下来的乳房!

罐子的封口处还都贴着一张标签,上面印刷着’姓名,年龄,职业,是否处女,是否生育,乳房尺码,罩杯大小,制作日期‘这八项,然后用钢笔填写着具体的内容。

浸泡在透明溶液中的一对对乳房形状各不相同,有的是满月形,有的是蜜桃形,有的是半球形,各有各的特色。

不过也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每对乳房都很丰满,看上去都是那样的肉感十足,可以想像当这些乳房都还长在女人身上时,赤裸的胸部会是多麽的诱惑迷人。

可是,它们却被残忍的、活生生的割了下来!

离开了身体的乳房,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荒谬怪异,但却也流溢出另一种美感,残酷到令人心悸的美感,配合着液体和玻璃的折射更放大了这种令人反胃的感觉。

任何人来到这里,恐怕都会忍不住想呕吐。可是恶魔的眼睛里却满是欣赏之色,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彷彿一个才华出衆的雕刻家,正在望着自己精心雕塑出来的精彩杰作。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走到角落里打开了一个橱子,取出一套白色的雨衣披在身上。

’唔,该去制作第七件收藏品了!‘恶魔自言自语着走出了储物仓,转入了旁边的一间地下室。

惨碧色的灯光照着室内一张巨大的平台,赤身裸体的金发女郎索妮娅被反绑在上面,手脚都被镣铐牢牢的固定住,小腹上和头颈处也都紧密的箍着钢环。

看到恶魔进来,索妮娅立刻尖声哭叫了起来。

’放开我……你这个狗杂碎……快把我放开……‘恶魔目光闪动,一步步走到她身边,从雨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扁平的小盒子。

’你的苦难很快就要结束了……‘嘶哑低沈的语声中,恶魔打开小盒子,用三根手指掂起了一把寒光闪闪的手术刀。

三寸多长的雪亮刀锋,映照出了金发女郎天蓝色的眼睛,美丽的眸子里充满了恐惧。

’你……你想干什麽‘她的心跳都要停顿了,声音颤抖得厉害。

恶魔耸耸肩。

’如果你身上沒有这股难闻的洋骚味,我本来是可以让你多活几天的。‘他冷酷的说,’现在我已经沒有胃口干你了,还是快点拿走我要的收藏品吧!‘’NO!‘索妮娅惊恐的大叫,从对方眼光所瞥的位置,她已经猜到他准备做什麽了。

恶魔狞笑一声,缓缓俯下身来,左手握住了金发女郎其中一个雪白浑圆的肉团,右手的手术刀对准了乳峰根部的边缘。

’啊──‘凄厉之极的惨叫声中,刀锋果断的在肌肤上划出了一道口子,汩汩的鲜血霎时沁出。

索妮娅痛得脸容扭曲,发疯一般的挣扎着,可是镣铐和钢环将她十分牢固的锁定在平台上,上半身根本不能动弹分毫。

’嗤嗤──‘令人寒毛直竖的摩擦声响起,刀锋一点点的陷进了乳峰最底端,大量鲜血涌了出来,把雪白的肉体染成了凄艳的红色。

’STOP……IT HURTS……PLEASE……‘索妮娅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手足将铁链拉扯得叮铛作响,脑袋拼命的来回摇晃,就像是一头正在祭坛上惨遭屠戮的羊羔。

’別动……割歪一刀就难看了……我要的是最完美的珍藏……‘恶魔根本无动于衷,操作着手术刀熟练的向纵深处划去,小心的切断一条条血管,顺着肌肉组织的纹理下刀。一只丰满的乳球很快就被割下了一半,惨不忍睹的挂在胸前摇摇欲坠。鲜血溅满了白色的雨衣,使恶魔看上去更加狰狞恐怖。

剧烈的疼痛自胸脯上传来,这种折磨简直非人所能忍耐,索妮娅的惨唿声蓦地止住了,竟是痛得昏了过去。

恶魔停下手来,到角落里提来一桶早就备下的冰水,噼头盖脑的浇在金发女郎的脸上,令她苏醒了过来。

’你不能昏过去……只有在清醒的状态下感受痛苦,肌肉和神经才会绷紧,割下来的乳房才能体现出栩栩如生的活力……‘恶魔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狞笑着,眼睛里闪烁着疯子般的光芒,看起来完全是一只失去了人性的野兽。

刀锋继续向下切割,刺耳的惨叫声继续响彻整个地下室……索妮娅无数次痛昏过去,又无数次被冰水浇醒,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乳房分別离体而去,胸前成了一片血肉模煳的塌陷。这副情景真是太可怕了,无论用什麽样的笔墨也无法形容她眼中的恐惧和绝望。

’哈哈,终于有了一对洋妞的奶子,真是太好了……哈哈哈……‘恶魔的狂笑声中,全身浴血的金发女郎微弱的呻吟着,奄奄一息的痉挛了许久,终于无比痛苦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待续)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