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迷情校园

【2023年最新更新】脱衣麻将6四户外主播调教-中段

发布时间:2023-01-24浏览:

(四)户外主播调教

「啊啊啊……快停下来……会被別人看到啦!……啊啊啊……哥哥的鸡巴…

…好粗、好硬……妹妹被搞的……好爽、好爽……啊啊啊……」

看着大叔胯下的年轻小姐开始淫浪的呻吟,小卉也催促我说:「嘻嘻~小武

哥哥,你还不快点,人家大叔都已经开幹了呢~」

「唔唔唔……小武,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人家会害怕……」佩佩

一脸哭丧,眼神又怕又羞的哀求。

不等我回话,小卉立即表情淫媚的游说:「嘻嘻~刚刚这母狗只不过是露出

贱屄被老娘爱抚几下,就爽到狂喷水,若要是再被小武哥哥的大鸡巴一面幹、一

面被猥亵的大叔欣赏,真不知道这贱货还会再变成什么淫荡模样呢~」

听完小卉的话,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光是想像气质出众的佩佩,可能会被

我幹的变成一条真正的淫贱母狗,内心兴奋的让我的老二逐渐硬了起来。反正佩

佩现在也一副肉奴调教的样子,不用怕被別人认出来!

「呜呜呜~~不要、不要!小武你不要被变态乳牛怂恿啊!人家、人家会被

认出来啦~!」佩佩看我跃跃欲试的样子,着急的哭求说。

我打定主意,随即抱住佩佩的身体低声安慰说:「嘿嘿~佩佩姊妳放心啦~

看看那韩国什么时代的女子团体,一群长腿妹在那边跳来跳去,每个团员又长的

跟同一个妈生的一样,谁是谁根本就认不出来,更別说佩佩姊妳头上还带着两个

奇怪的道具,他们绝对认不出来的啦!」

「呜呜~~不!不可以!求求好哥哥、好老公,不要、不要这样啊~!!」

佩佩听完我的话,颤抖的死命摇头哀鸣!!

「吼!佩佩姊妳就別在傲娇了,我的大鸡巴已经硬到不行了,等一下我会把

佩佩姊幹的大奶子乱飞,保证那大叔只会看奶子不会瞧妳的脸的!!」我故意装

生气调侃佩佩说。

「不~!不要~!千万不要啊~!!」佩佩睁大双眼声撕力竭的哭求

!!

既然头都已经洗了,那就洗的彻底一点!尤其知道佩佩可能有曝露癖后,更

是让我想要目睹佩佩疯狂发情的骚样!! XD

我强抱着佩佩走到休旅车旁,小卉配合的把佩佩压在车门上后,我将佩佩那

修长的左腿高高抬起,两条白皙纤瘦的大腿几乎被我扳成平行,耻丘两侧横向的

耻骨肌明显的突起,隆起的粉红耻丘一览无疑。

阴户上的耻毛和阴脣肉还残留些刚刚高潮的淫水,而大阴脣中心的嫩穴被插

了一晚的塑胶阴茎,凹船状的溼嫩前庭到现在还不能完全密合,阴道口的肉褶不

知是兴奋还是害怕持续蠕动!

我握着双腿间火热肿胀的阴茎,杏鲍菇头在佩佩的淫屄口滑擦了几圈,再勐

然一刺,龟头迅速的插入那湿滑的阴道,连带着能捲入的肉褶也全都陷入。被这

庞然大物入侵体内,佩佩的屁股不自主的缩了一下,嘴巴的呜呜呜呻吟声也透过

口球上的小孔传了出来!

「呜呜呜~~啊啊啊~~不、不行进来~~」

「嘻嘻~妳这大骚货!嘴巴说不行,怎么表情却是很爽的样子啊」小卉戏

谑佩佩说。

「呜呜呜~~沒有、沒有!……我才沒有很爽啊……」佩佩赶紧摇头否认。

「嘿嘿,佩佩姊有沒有很爽,等一下就知道啦!」我笑着说。

随后,我一手挽着佩佩的左腿,另一手抓住水蛇细腰,在这空旷的停车场卖

力的摇起我的腰部,每一次的简谐运动,胯下那根又直又粗的棒子,斜上15度

角、机械般精准的在佩佩的嫩屄中进出,而佩佩的屁股也非常配合的分泌大量的

润滑蜜汁,避免让这活塞过热起火!

「呜啊啊……不要、不要……小母狗淫荡的模样……会被看光光啦~!……

呜啊啊……求求你们……不要看盯着……人家的身子看……呜啊啊……身体变的

好热、好热……呜呜呜……好老公……不要幹了……不要在幹了啦……」

佩佩一边呻吟一边哀求,丰满的乳球也跟着身体上下抖动!

「嘿嘿~真的不要幹可是今晚小母狗的屁股怎么比之前更溼更紧啊!」

「呜啊啊……沒有、沒有……小母狗今晚……才沒有特別爽啦!……呜啊啊

……小母狗的屁股……也沒有特別痒……求求小武老公……不要在这里……欺负

小母狗啦……呜啊啊……小母狗好怕、好怕……」

佩佩眼神极度羞耻的看着我,原本雪白的脸蛋红的明显,额头上也冒出不少

丝丝青筋与斗大的汗珠出来。

就是因为要让大叔可以清楚看到佩佩的奶子和嫩穴,所以我才故意让佩佩靠

在车上,抬起大腿淫屄大开,每一下的肉棒抽插,每个人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看来这毫无遮掩的姿势,的确让佩佩特別有快感!

「他奶奶的熊!你这小子的鸡巴怎么这么粗!」

看到我勃起的老二勐幹幹佩佩后,大叔一脸惊讶又不敢置信的表情大叫,而

被大叔幹的年轻正妹也是吃惊的睁大双眼盯着我的鸡巴看,性感的小嘴一度忘记

要叫春!

「哼哼~现在你知道了吧!想要带老娘出场,这可是基本的入场券!」小卉

一脸得意的对大叔呛说。

大叔露出吃鳖与不甘的表情数秒后,马上回呛小卉说:「操!大又不一定有

冻头,让妳这头奶牛看看老子的厉害吧!」

大叔放完话,双手一紧,马上疯狂的摇起他的公狗腰,瞬间啪啪啪的肉体撞

击声大响,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年轻正妹,双臂也因为被大叔的勐拉,挺起她那满

是肋骨的胸口,左右两边还算有料的乳条剧烈的上下摇晃,身子像是断了缐的风

筝不停晃动!

「喔喔喔啊啊~~不要!不要这么勐啊!……全身骨头会散掉啊啊啊~!…

…喔喔喔……不要这么大力……人家会忍不住大叫啦……啊啊啊啊……下面的妹

妹……好舒服、好舒服喔……啊啊啊……」

「怎样!老子操的妳这贱货爽不爽啊!爽就大声叫出来啊!」大叔满头大

汗的得意笑骂。

「喔喔喔啊啊~~小贱货好爽、好爽!……哥哥好厉害、好威勐……下面的

妹妹……被幹的有够爽的……喔喔啊啊~~小贱货好久……沒被幹的这么爽了…

…好爽、好舒服……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再幹下去……妹妹会坏掉……

妹妹会坏掉……」

看年轻正妹被大叔幹的满足淫叫,小卉也不甘示弱的对我说:「吼~大鸡巴

哥哥,你也不能输给那个大叔,敢快幹死这淫贱的大奶骚货啊!!」

哼哼,还要妳这乳牛提醒,我怎么会输给那中年大叔!

「哼哼~妳这淫荡的骚浪母狗,接下来好好嚐嚐老衲棒子的厉害吧~!」我

放话说。

「呜啊啊……不要、不要……求求大鸡巴老公……不能再幹小母狗了……呜

啊啊……小母狗已经……快忍不住了……再幹下去……再幹下去的话……小母狗

怕会疯掉啦~!!」佩佩用那惊慌与无助的眼神哀求着。

「嘻嘻~妳这骚货就別再坚持了,反正沒人会认出来,妳就盡情放肆的享受

这一边被幹一边被视姦的刺激快感啊

!!」小卉用骚淫声音蛊惑佩佩说。

「呜啊啊……不、不行……小母狗是……有家教的母狗……不可以随便在户

外……」佩佩仍嘴硬的回答,但双眼已经开始无神,黑色瞳孔微微上翻。

看佩佩接近失神的模样,我大喊一声:「唔喔喔喔喔~我要开3档~!!」

站稳马步,深深吸一口气后,立即将活塞的功率开到最大,用逼近3HZ的

速率勐抽佩佩下体的淫屄!不要小看区区3HZ,对人体体能来说,可说是极限

的简谐速度!饶是如此,号称是体能极限王的我,也只能称个10来分钟!

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伟大的航道上……不是,在溼的跟做水灾一般的阴道中不断抽幹,肉体的

撞击声有如格林机关枪不停的响着。

「喔喔喔喔!操死妳!操死妳这淫荡的母狗!给老子大声喊爽啊!」我破口

大叫说。

「呜呜啊啊啊!!……不、不要这么勐!……小母狗会受不了!……呜呜喔

喔喔……大鸡巴老公……好棒、好厉害!……又粗又热的大铁棒……幹的小母狗

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呜呜喔喔喔……小母狗的屁股……烧起来了…

…烧起来了啊!!」

在我的10吋大肉棒狂风暴雨的扫荡下,佩佩仰头放肆的淫叫,灵动的双眼

翻白无神,淫荡又愉悦的口水不停从口球的小孔渗透出来!现在的佩佩,总算有

点被调教母狗的淫荡外貌!!

「操!怎么!一边被老子的大鸡巴幹,一边被猥亵的大叔视姦,妳这母狗

是不是爽到要翻天了啦!」我大声咒骂说。

「呜呜啊啊啊……对、对、对啊……小母狗现在……真的好爽、好爽!……

从前都沒这么爽过呢!……小母狗最喜欢……被男人视姦了……那种想要强姦人

家……又不敢强姦的模样……小母狗光是用想的……内裤、内裤就会溼了啊~!

……啊啊啊……好哥哥、好老公……请盡情的幹死小母狗……幹死小母狗……这

淫荡的骚货啊啊~!!」

佩佩翻起白眼,语气淫荡高亢的浪叫回答,一旁的小卉看的心花怒放,这淫

荡骚主播的最后一道心防总算被瓦解,毫无拘束的享受曝露性交的快感!!

「操!你这臭小子!老子才不是猥亵的大叔啊!!」听到我咒骂声的大叔,

一脸不服气的抗议说。

「哈~哈~別介意啦~这只是助兴的话嘛~」我陪笑解释说。

「哼!她奶奶的熊!你正在幹的女人奶子还真大,晃的老子眼睛都快花啦!

等一下能不能借老子幹个几砲啊!她们的出场费老子全包了啦!!」

「嘻嘻~这个当然……」小卉脸色一喜,不怀好意的淫笑回答。

「靠!当然不行!」我抢先小卉的话,赶紧拒绝大叔。

「幹麻拒绝这么快,你一个人是吃的下4个女人吗」大叔悻悻然的说。

「少说废话,老子是包月的,等我幹腻了再说吧!」我装有钱的富二代说。

「操!包月的!做人不能太绝啊!」大叔表情忌妒又羡慕的嘆气。

在索讨不成下,大叔把怨气全发洩在那年轻正妹的身上。

「骚货!老子今晚幹的妳爽不爽啊!从来沒被这么厉害的鸡巴幹过吧!」

大叔一边拍打年轻正妹的屁股,一边自信满满的叫骂说。

「喔喔呜呜呜~~爽、爽、爽……小贱货今天……真的快爽死了……老公的

鸡巴真的好棒……下面的妹妹……被操的好爽、好爽!……呜呜呜~~小穴、小

穴……要烧起来了……不行、不行了……小贱货今晚……会不会死掉……会不会

爽到死掉啊啊啊~!!」

那年轻正妹也被大叔幹的全身大汗,亮丽的脸蛋露出疲惫又痛苦的模样,秀

眉紧皱,双眼无神的呆望前方,滑嫩的舌尖微微露出,像极了路上发情的母狗,

一头欠公狗幹的母狗。

「嘻嘻~真可惜,不然就可以看到这骚主播表演双插卡呢~」小卉故意装惋

惜说。

「哼!妳这乳牛別想给老子乱搞,在这里幹完佩佩我们就该闪人啦~」我小

声的警告小卉说。

「好嘛~好嘛~人家知道了~」小卉调皮的吐舌头说。

后续的十来分钟,就是我和大叔的性爱比赛,可怜的佩佩和年轻正妹,不但

被当成比赛的道具,还全身赤裸的在野外让大家欣赏她们姣好的肉体。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呜呜喔喔喔……主人好棒、好厉害……把小母狗幹的……好爽、好爽喔!

……小母狗好喜欢、好喜欢……在这边做爱啊……光着屁股……被风吹的感觉…

…好刺激、好HIGH啊啊~!……喔喔喔……请主人盡情的……曝露小母狗…

…用力的幹翻小母狗的漤屄吧~!!」

「呜呜呜呜……求求好哥哥、好老公……不要、不要再幹了……下面的妹妹

……又要洩了啦~!……呜呜呜……小贱货会死掉……会被幹死掉啦……呜呜呜

……不行了、不行了!……这次、这次要洩別的地方了啊啊啊~!!」

听到那正妹接近悽惨的淫叫,我和小卉好奇的往大叔那边看,只见那正妹下

体突然喷出大量的分岔水柱,又急又勐的力道,溅的地上水泥砖水花四起。

大叔先是诧异了一下,接着大笑说:「哈哈~他奶奶的熊!居然有尿骚味,

妳这母狗竟然失禁了啊!」

年轻正妹知道大家都看着她出糗,哭丧的脸蛋,羞耻的拼命摇头解释说:「

呜呜呜~还不都是你害的!晚上喝了那么多,又沒让人家上厕所,当然会……当

然会忍不住啦~!!……呜呜呜~丑态、丑态都被大家看光光了啦~!!」

「哈哈哈~少废话,现在妳们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大叔得意的大笑,用

男人自信的目光看了看我和小卉。

正当我们的注意力在这失禁的正妹身上,忽然不远处传来惊讶声!

「哇塞!不但有人敢在野外做爱,还被幹到尿失禁呢~」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我和小卉、大叔、年轻正妹纷纷一脸吃惊的往声音

的来源看去,发现在漆黑的停车场中,又是一对年轻的男女步行走来。

「嘻嘻~又来一对打野砲的男女,今晚还真是热鬧呢!」小卉兴奋的笑说。

「呜呜呜呜……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来……这下人家失禁的样子……

又多两个人看到了啦~~呜呜呜……早知道今晚就不要来代班了啦!」正妹又羞

又惊的呻吟。

「哇~还有人在玩调教游戏呢!口水流的跟母狗一样夸张!」一个衣衫不整

的爆乳女子边走近边惊讶的叫着。

我转头查看佩佩的表情,对于这女子不经意的话,似乎还有一丝丝的羞耻反

应,但沒多久,马上又消逝无踪

「咯咯~亲爱的,我们也跟他们一样脱光做爱好不好感觉好刺激喔~」

女子一边说一边就把身上的上衣脱下,根本不等她男伴的回答,身上那两粒

丰满的大奶球就免费让大家观赏。

「呃~在这里不好啦~」这男的忧心的回说,但眼神仍不停在佩佩的身上

打转。

「哈哈~他奶奶的熊,你女友都不怕了,你在怕什么!既然大家都是打野砲

的爱好者,今晚就一起欢乐的打砲吧!」大叔大笑的对那男子说,眼珠也在女子

丰满的奶子上打转,看来他是想要换目标游说了。 XD

因为现场早就有佩佩和那正妹脱光光被幹了,那男子其实也沒啥损失,在他

女友强硬的哀求下,这对新加入的情侣档也很快脱个精光,男子也马上用背后式

幹起这大奶女子。

「喔喔喔喔~~好刺激、好刺激喔!……一次有好多人看人家被幹……屁股

莫名的又热又痒……喔喔喔~~老公、亲爱的老公……快幹死人家吧

!……最好

是、最好是……幹到人家尿尿都喷出来啊啊~!!」

这骚淫的女子一边大声呻吟,胸前有些下垂的大奶一边摇着,眼睛还不时偷

瞄我那半插在佩佩体内的肉棒,看来这女子跟琦琦一样,天生就是喜欢被男人幹

的骚货,一边被男友幹,一边又看着別根大鸡巴流口水。

「嘿嘿~你这小子运气不错啊,交到这样的大奶女友,哪边认识的啊」大

叔一边幹他跨下的正妹,一边问那男子说。

「呜呜呜……好老公……別、別再幹了啦……小贱货尿尿……还沒尿完……

尿水会流进小穴啦~!……呜呜呜啊啊……让小贱货休息一下……不然真的会死

掉……真的会死掉啦~!!」

「呃,我们是大学生啦,我女友是在学校认识的。」男子回答,同时对大叔

的性能力感到诧异!

「喔喔喔喔~~人家的奶奶……可是货真价实的E奶呢……今晚便宜你这大

叔……跟那帅哥了……喔喔喔喔~~哈尼、哈尼、快、快……快用力幹死小淫娃

……让大家知道……你大肉棒的厉害!!」女学生眼神淫荡的呻吟说。

「他奶奶的熊,为什么叫我是大叔,叫那小子是帅哥……」大叔有些不满的

念念有词。

「嘻嘻~大鸡巴主人也赶快开始幹这条淫荡的母狗吧~可別输给另外一根大

肉棒喔~」小卉淫笑催促,一副要我给那女大生吃鳖的样子。

「哼~还用妳说。」

看了看现场糜淫的气氛,真可惜,要是大家知道我现在幹的肉奴是全国知名

的大奶主播,大叔和那男大生应该会羡慕死吧! XD

「呜呜喔喔喔……大鸡巴动起来了……顶的好深、好深啊……喔喔喔……大

屌主人好棒、好厉害!……幹的小母狗的……奶子淫贱的乱飞……呜呜喔喔……

小母狗是……淫荡的贱女人……请主人好好的……惩罚小母狗……小母狗不该让

男人……有强姦的念头啊啊啊~!!」

? ?? ???

脱衣麻将6(五)歷劫归来-上半段

「他奶奶的熊!你正在幹的这大奶婊子,外表身材不但超级棒,骨子里还是

十足的贱货!这么不要脸的叫床声都喊的出来!……妈的!听的老子全身是火的

想要幹死这臭婊子啊!」大叔盯着佩佩的酥胸,一脸飢渴的叫骂说。

「这个当然,不用你大叔说,我也会好好给这条母狗一顿粗饱的!」我忍住

心中优越的快感,得意的回答。

「嘿嘿~听到了沒连大叔都想幹死妳呢!」我转头对佩佩笑说。

「呜喔喔喔……不要、不要……小母狗只喜欢给……大鸡巴老公幹……呜呜

呜啊啊……下贱的的小母狗……现在好爽、好爽啊……大屌主人……再用力一点

……用力的幹死小母狗……小母狗快要、快要……爽到升天啦啦啦~!!」

「好!那老子就让妳爽到升天吧~!!」我大吼一声。

毕竟大叔都已经把他带来的年轻正妹幹到尿失禁了,我这年轻小伙子岂能输

给他!一瞬间,我硬是逼出身体最后『吃(小卉她们大)奶的力气』,将简谐速

度提升到3﹒0999HZ,有效位数达到小数点4位!我想这频率足以参加世

界金氏纪录了!!

「喔喔喔喔~!!肏死妳!肏死妳!肏死妳这条淫贱的母狗!!」我一面勐

插佩佩淫穴,一面大喊精神口号!

在如此勐烈的抽插下,佩佩立即腿软无力的靠在车上,脖子一倾,激情愉悦

的脸蛋望着星空,淫荡的口水随着激烈的叫春声不时流出,胸前那对早被汗水包

覆的大奶子也被我震的上上下下左右左右(沒有BA)划圈摇晃!

「呜喔喔喔喔~!!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大鸡巴~~粗热的大鸡巴~

~变的好勐!好厉害~!好像、好像火车撞进来了啊啊啊~!!呜喔喔喔~~屁

股、屁股~~好像要裂开了~~会裂开啊啊啊~!!喔喔啊啊~~小母狗触电、

触电了啦~~屁股好麻、好麻~~要洩了,小母狗要洩了啊啊啊~!!」

佩佩话才一喊完,我立即感到下体有一股水柱喷发出来。

「喔喔喔喔喔~!!洩了、洩了啊!!~~小母狗爽到洩了啊啊啊~!!」

佩佩激动的大声淫叫!!

为了回礼给大叔看,我马上拔出肉棒站在佩佩旁边吸吮她的奶子,小卉也机

灵的接手爱抚佩佩敏感的阴蒂肉芽。在众目睽睽下,佩佩的淫穴喷出约30公分

远的透明液体,大叔和男大生那两对男女也看的目瞪口呆。

「哈哈哈~妳这骚货,烂穴高潮的贱样被大家看光光啦~!」小卉大声耻笑

佩佩说。

「呜呜呜呜~~不要、不要看啊~~呜呜呜~~小母狗淫荡的样子~~都被

看光光了啦~~呜呜呜~~你们的眼睛~~不要这样看小母狗~~淫荡的小母狗

~~屁股会受不了啊啊~!!」佩佩又羞又爽的摇头哭喊。

「他奶奶的熊,这奶牛下面的淫水还真多啊!」大叔猥琐的赞嘆说。

而那男大生看到佩佩潮吹骚淫的模样,飢渴的吞了吞口水,睁大眼睛盯着看

这赤裸的长腿尤物,表情巴不得也能把自己的老二插进佩佩溼热的淫穴内。

「喔喔喔喔~~好厉害、大家都好厉害呦~居然可以幹到放尿喷水……喔喔

喔~~哈尼~哈尼~快用你的大鸡巴……也把人家的淫屄……幹到高潮啊……人

家等不及了……人家也想要升天啦~!!」女大生放浪的大叫,糜淫的双眼暗中

盯着我那完全勃起的大鸡巴看,舌尖还不时在双唇间舔啊舔。

男大生应了一声,马上勐烈的摇了几下屁股,不一会眉头皱了起来。

「呜呜呜~~不行了、不行了!那个爆乳大姊姊的样子好淫荡,我忍不住要

射出来了啦!」男大生低吼一声,看来是在他女友体内射精了。

女大生似乎感受到她阴道内温热的精液,转过头一脸慾火未消的抱怨说:「

吼~学弟!你很逊耶~人家都还沒到山腰,你就要下山了喔!」

「呜~对不起嘛~这场面实在是太刺激了啊。」男大生低头抱歉说。

靠!这大奶女大生性慾还真强烈,看到有人打野砲,毫不犹豫的就要脱衣服

加入,还有刚刚从我一拔出老二,就一直往我这边看,一副想要把我吃下去的模

样,看来这对情侣还真是嘉豪跟琦琦的翻版啊! XD

「我操!今天是怎样居然搞起天体性交营啊!」冷不防的,离我们不远

的地方又传来一句惊讶声。

我转头看去,发现一个年轻的痞子带着一个清纯可爱的女生走了过来。

「哇塞!这女的还真够贱的,居然在野外被幹到喷水啊!」痞子看到还处

于高潮的佩佩,表情轻蔑的淫笑说。

「呜呜呜~~对、对啊……小母狗……是贱货……被男人视姦……就会爽的

贱货……」佩佩羞耻低声的呻吟着,原本快消退的高潮,又多喷出了一些。

「哈哈哈~沒错~平时都躲在车里搞车震,今晚大家就忘记什么叫羞耻心,

盡情的在这打野砲吧!」大叔一脸淫慾且兴奋的对痞子说。

「哦~看来还蛮有趣的,那今晚我们不要在车子搞,改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幹

吧!」痞子对他身旁的女生淫笑说。

「什么!人家不要啦~人家的身体会被看光光啦~」娇小可爱的女生害怕

的拒绝说。

「操!妳这骚货,每次被老子幹,还不是爽的跟路上的母狗一样!衣服快脱

一脱,不然老子就要来硬的啰!」痞子有些生气的骂说。

「呜~好嘛~好嘛~人家才沒有被你幹的像母狗啦~」痞子的女友脸红的反

驳,双手也老实的慢慢解开自己上衣的钮釦。

不一会,身材瘦小的女生露出她赤裸的身体,低头害羞的用手遮住她的重要

部分。

「操!装什么淑女,屁股快翘起来老子幹啊!」痞子打了一下她女友的臀部

骂说。

「呜~人家会害羞啊!」

可爱女才微微翘起她的毫无赘肉的雪白美臀,双手立刻被痞子反抓在背后,

胸前有料的白皙乳房露出乳头出来,粉中带嫩的葡萄乳头。在我和大叔、男大生

的视姦下,可爱女的脸颊立即飞红起来!

「啊啊啊啊~轻一点、轻一点……下面还沒全溼啦~你这样硬来,人家子会

坏掉、会坏掉啦~!」可爱女脸蛋哭急的羞叫。

「操!怕什么!妳这骚货的贱屁股里根本就是水库,不用几秒就可以疯狂洩

洪咧!」痞子一边骂,屁股也卖力的摇了起来。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这么急……人家还沒准备好嘛……啊啊啊~~你

们不要一直看人家……人家会害羞啦……呜呜呜……屁股、屁股越来越舒服了…

…大鸡鸡幹的……人家爽起来了啦……啊啊啊~~」可爱女一边淫叫,一边慢慢

的翻起白眼,双眼无神的凝视前方。

真是人不可貌相,老二要勃起量(才准)!这痞子的女友外表虽然看起来清

纯可爱,一副不懂人事的模样,但一被肉棒插进屁股,马上变了一个样,简直…

…简直……就像是山寨版的玲玲啊!还好我的正版玲玲还在车内,脸蛋跟奶子都

好过这眼前的可爱女。

看着打炮的男女越来越多,小卉突然淫笑说:「嘻嘻~人越来越多了呢,干

脆……我们打开后车箱当舞台,大屌主人再好好幹死这有曝露狂的主播吧!」

「靠!妳的鬼主意会不会太多了点!」我沒好气的骂说。

「嘻嘻~不会、不会,搞不会这骚主播期待的很呢。」小卉眼神轻蔑的看着

佩佩回说。

目前来停车场的人越来越多,场面也越来越淫乱,为了避免佩佩日后记仇在

心,我一手抱起佩佩的细腰,另一手爱抚她一粒柔软湿滑的大乳球,闻着混着汗

味的乳香,低声的问说:「嘿嘿~佩佩姊都爽到喷水了,等一下还想要在后车箱

吃好老公的大鸡巴吗」

佩佩将头靠在我的肩上,害羞的呻吟说:「嗯嗯嗯……好……好……大屌主

人不是还沒射出来……就请大屌主人再继续……曝露……小母狗……这淫荡的婊

子吧……」

「嘻嘻嘻~老娘就知道妳这骚主播会上瘾!」小卉得意的耻笑佩佩说。

「呜呜呜……小母狗……才沒有上瘾……小母狗只是……不想让主人的大鸡

巴难受嘛~~」佩佩羞耻的狡辩说,白皙如玉的娇躯害羞的倒在我的身上。

「呵呵~佩佩姊还真是善、解、人、意呢~」我故意称赞佩佩说。

佩佩看出我言不由衷的表情,更是羞愧的低头不敢看我。

于是我先将绑在佩佩双手上的绳子解开,小卉拿出钥匙打开后车箱,让后车

门悬在最高点,而躲在后座已久的玲玲和芸臻也吓的躲在椅背后。

「呜~小卉,妳、妳幹麻忽然打开后车厢啊!」对于后车箱门莫名的被打

开,玲玲脸色苍白又害怕的问说。

「少啰唆,妳们乖乖的躲好,老娘正忙着……还有,把刚刚插在佩佩屁股的

按摩棒和润滑剂拿来。」小卉伸手说。

「好啦~等一下嘛。」听到小卉不打她们主意,这才放下心来。

「呃,小卉妳拿按摩棒要幹吗」我纳闷的问说。

「嘻嘻~当然是要这骚主播表演双插卡啊!」小卉表情淫荡的笑说。

小卉要我先坐在后车箱,双腿悬在车外、鞋子踩地,勃起的巨大阳具兀立在

空气中,小卉涂了大量的润滑液在佩佩的后庭花后,便命令佩佩打开双腿跪坐在

我的腰部,并要把我的老二插入她的菊花内。

「唔,小卉妳这样会不会太快了点」我担心佩佩会受不了问小卉说。

「嘻嘻~放心,这条母狗现在兴奋的很,忍一下就会爽了!」

果然,佩佩也不反抗小卉的命令,将她自己的马眼对准我的龟头后,缓缓的

压下丰腴的屁股,我的手也轻扶在佩佩的水蛇腰上。

「唔嗯嗯嗯嗯……大鸡巴好粗……小母狗的屁屁……好久沒吃了……」佩佩

神情有些痛苦,音调颤抖的呻吟着。

「嘻嘻~忍着点,等一下就有妳这母狗爽的!」小卉淫笑安抚说。

好不容易佩佩一屁股坐到底,再缓缓的上下滑动数十回后,紧夹住我肉棒的

肛门才有些松解。

等佩佩调整好姿势,小卉打开电源,把手上粗大且有突起物的按摩棒插入佩

佩的嫩穴,再把握柄给佩佩接手后,小卉像调教师般对佩佩下令说:「哼哼~妳

这爱露屁股的母狗,现在妳就好好的表演自慰秀给大家观赏,大屌主人的大鸡巴

也会同时肏妳的屁眼,要是大屌主人和客人不满意,老娘就把妳丢在这里给人轮

姦到天亮,知道吗!」

对于小卉极盡所能的羞辱,佩佩竟毫无反抗,娇淫的点点头呻吟说:「嗯嗯

嗯……知道了……等一下小母狗……会努力满足大屌主人的……」

小卉一副『总算让大家看清妳这淫荡母狗』的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马上

下令说:「OK,妳这母狗可以开始表演啦~」

佩佩一手握紧按摩棒,一手爱抚自己的阴蒂,沉醉的抬起头发浪的淫叫!我

也动起我的老二,缓缓的在佩佩的肛门里滑动。

「呜呜喔喔喔……请大家看看……小母狗淫贱的模样……喔喔喔……小母狗

现在……好舒服、好爽啊!……两根粗大的棒棒……同时插在……小母狗的屁股

里……感觉好充实、好充实喔!……喔喔喔……好奇妙的感觉……阴道可以碰到

大鸡巴……肛门可以碰到狼牙棒……挤的屁股深处好爽、好爽啊啊啊~!!」

听到佩佩愉悦放浪的叫春声,其他打野砲的男女也纷纷围过来!

「我操你娘的!这大奶变态女还真够淫贱的!居然同时吃下两支这么粗的棒

子!」痞子男一边推幹(脸蛋)清纯的淫荡女友,一边羞辱佩佩大骂。

「啊啊啊啊~~好厉害……姊姊好厉害,居然可以吃下……这么粗的棒子…

…人家吃老公的大鸡鸡……就快不行了……啊啊啊~~老公你的大鸡鸡……怎么

好像变更硬了啊……不可以、不可以……小淫娃会受不了啦~!!」(脸蛋)清

纯的淫荡女孩声调放浪的附和。

「他奶奶的熊,这婊子还真是极品!居然肯玩这么大!嫩屄和屁眼居然同时

吃的下这么粗的棒子!操!什么时候也给老子这样的女人玩玩啊!」大叔一边

推砲胯下的大奶妹一边惊嘆说。

「喔喔喔喔哈哈~~大鸡巴大叔~~恭喜你喔~~眼前就有一个啦~~你现

在正在幹的母狗大学生~~也很喜欢玩双插卡喔~~喔喔哈哈~~只要你再找一

根大鸡巴~~母狗大学生可以陪你们玩喔~~喔喔喔喔喔~~受不了了~~大叔

好棒、好厉害啊啊!~~大鸡巴幹的人家好爽、好爽啊啊啊~!!」大叔胯下的

大奶妹淫贱放浪的叫着。

往大奶妹的脸蛋定神一看,我操!大叔什么时候搞上这女大生啦!他们的

玩伴呢我惊讶的用目光左右扫了一下,才发现大叔带来的酒店小姐,正蹲在地

上帮男大生吹喇叭!!

「喔喔喔喔~~漂亮的姊姊,妳的舌头好厉害呦~我的老二,好像、好像又

可以硬起来了啊啊啊~!!」男大生舒爽的大叫。

「滋滋~嘻嘻~当然啊~滋滋~人家在店里面~滋滋~可是号称有两个嫩B

的红牌呢~滋滋~」年轻正妹神情淫媚的回答。

靠!这下总算真相大白!兇手只有一个……啊,不对,原来是他们趁我们在

后车箱准备时,就玩起交换伴侣来啦!这淫贱的女大生,甩掉她的男友后,在

大叔超强的性能力下,被幹的双眼翻白无神,舌头外露,嘴角盡是溢出的口水,

活生生就是个人型母狗啊啊啊~!!

「他奶奶的熊,妳这婊子一看就知道是骚货!特地翘起屁股给老子白嫖,妳

不怕妳男友生气吗!」大叔弯下腰,双手捏着女大生的爆乳淫笑说。

「喔喔喔哈哈~~大叔別误会~~他才不是人家正牌的男朋友呢~~只不过

是人家男友去当兵了,玩玩而已~~喔喔哈哈~~谁叫他沒冻头~~一下就射出

来了~~母狗大学生只好自力救济嘛~~」女大生爽的吐舌头淫笑,口齿不清的

解释着。

「他奶奶的熊,现在的女大学生怎么这么淫荡!正牌男友一不在,就急着

出门找砲友啊!」大叔淫笑说,十指更是顾无忌惮蹂躏胯下女大生的奶球。

「喔喔喔哈哈~~大叔不要这样说嘛~~母狗大学生~~只是比较开放一点

嘛~~哈哈哈哈~~如果沒有我们~~这些淫荡的母狗~~你们男人只能~~可

怜的打手枪呢~~喔喔喔哈哈~~大叔哥哥~~大力点、用力点!~~把淫贱的

母狗幹翻天吧!!」

「妈的!真是十足的贱货,別人是越描越黑,妳这不要脸的母狗却是越解释

越贱!放心,大叔一定会幹到妳腿软回不了家的!」大叔猥亵的淫骂说。

「嘿嘿~等一下如果你们要玩3P,可以找我参加喔~本人的鸡巴可是有口

碑的喔~」一旁的痞子笑着对大叔说。

「好啊!当然沒问题,现在先看看那头大奶婊子的双插秀吧!」大叔满脸笑

意的回说。看来大叔幹不到佩佩的洨液,全发洩在这女大生上了。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