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

【逆伦皇者】165~167

发布时间:2021-04-15浏览:

一六五、东瀛使团

踏入七月份,由郑国公韦经略所率领的九万大晋部队,已经与东瀛人作战接

近半年,不仅把之前张辅退兵之后所占有的城池全数收复,还攻下了东瀛人在前

年所占领的一座城池,现在东瀛人的十万大军,都龟缩在剩下的那四座城池中,

东瀛方面虽然组织不出像样的反攻,但是大晋这边也没有寸进的机会,两边的军

队已经整整在此僵持了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面对如此局面,东瀛和大晋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打破眼前窘境的方法:和谈。

东瀛方面,他们已经在这几个城中经营数年,城中的一切设施和商业,都已

成规模,绝对不会再放手,白白赠予朝国或者大晋,而大晋方面,则是因为国库

不再允许开战了。

这两年大晋东西两线作战,西川除了正面作战的军队以外,还有三万「苍鹰

军团」的将士绕道西南,从后夹击西川叛军,然而叛军却有所防备,东线超过十

万大军与东瀛人作战,为了维持两线作战,朝廷每个月都要花费超过四百万两白

银的军费,原本就不丰厚的国库如今更是捉襟见肘。

现在由东瀛人提出和谈,朝堂诸公更是求之不得,里子保住了,面子也有了,

于是东瀛的和谈使节团就顺理成章了,即使那位可怜的朝国使者天天在鸿胪寺哭

诉,也无济于事,鸿胪寺少卿一句:如果我大晋之后与东瀛人作战的军费由你朝

国全额支付,本官马上上奏陛下让他定夺,不然你就算哭瞎了也没用,直接让那

位一边哭一边打着如意算盘的朝国使节闭上了嘴巴。

这次的使团主使,依然是大晋朝的老熟人九条德明,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是正

四位下的治部卿,而是正四位上的参议了,而负责护送他的则是「武神营」的统

领真田幸玄。

然而,有意思的是,使节团并没有走通常的辛州那条路,而是走了庞骏所在

的松州这一路,让庞骏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刚刚罗刹小孕妇伊丝妮娅为他生下

一个金发黑眼的可爱女儿,岳思琬和纪霜华也查出了怀孕,没错,纪霜华这位美

熟妇又给庞骏怀上了第二胎,庞骏还没来得及高兴完,就接到了东瀛使节团前来

的消息。

一看到庞骏,九条德明就像是见到老熟人一样,露出一脸笑容地寒暄道:

「哈哈哈,刘大人,天京千秋宴一别之后,好久不见,一别两年,刘大人也成了

一方大员,封侯勋贵,实在是年少有为,可喜可贺啊。」

庞骏也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说道:「九条大人说笑了,听说九条大人也高升

了,也同喜同喜啊,不过话说回来,本官之所以有今日的地位,大多也是要感谢

贵国还有诸位啊。」

庞骏的一番话让东瀛使节团大多数人都脸色微变,谁不知道,庞骏就是在千

秋宴上,巧答九条德明的三道难题而名扬天下,又在浙州东瀛人攻城之乱中建立

功勋平步青云,去年还在雪狼谷以身犯险,救下张辅以及一众将士,封妻荫子,

他的一路升迁,都是踩着东瀛人的累累白骨,他现在说这样的话,不就是在激怒

东瀛人吗?

于是,站在九条德明身后的真田幸玄怒视庞骏说道:「刘骏你这个手下败将

敢如此张狂?」

庞骏笑眯眯地没有理会真田幸玄的叫嚣,而是向九条德明问道:「不知道九

条大人此番前来我大晋,是以谁为主?本官身为松州的一州之长,在场面上,没

有正使的批准,也只能与九条大人谈话,不知这位……」

九条德明止住了打算进一步发飙的真田幸玄道:「真田君,慎言。」

接着,他又对庞骏说道:「刘大人请宽心,蔽国并没打算有什么冒犯,我们

只需要在松州借宿一宵,明天一早便出发前往天京,就不劳刘大人费心了,我们

走。」他说完便带着人离去,临出门之前他转过身子意味深长地看了庞骏一眼,

又说道,「刘大人,咱们还会见面的,后会有期。」

庞骏看着九条德明的表现,心中有些不详的预感,但是又看不出他到底葫芦

里卖的什么药。

前往驿馆的途中,真田幸玄说道:「九条大人,那刘骏如此无礼,不需末将

去把他教训一顿吗?」

九条德明摇摇头道:「放心好了,此次前来,除了和谈,本官还有另外一个

目标,就是对付刘骏,他虽然现在还未真的成大气候,但是也不能小觑,总有这

么一只讨厌的苍蝇在身边飞来飞去,本官就借此机会,顺手料理他便是了。」

东瀛使节团离去之后,庞骏便吩咐「随风」的人,暗中观察东瀛人的动态,

九条德明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不得不防,然而一直到使节团离去,东

瀛人都是老老实实的,根本没有离开过驿馆,这样他更加担忧了。

无奈之下,他打算写信求助于自己的未婚妻,郑国公嫡女韦望舒,然而却被

告知,自从知道朝廷现在国库的窘况之后,她已经断定和谈必定会成功,也就没

有呆在辛州的必要,便离开了辛州返回京城,所以就算自己写信去询问美艳的未

婚娇妻,最少也要一个月有余,东瀛人有什么阴谋诡计,恐怕早已经实施了,于

是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庞骏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把精力放在

治理松州和自己的武功之上,尤其是在他吸收并炼化言蕙心所带来的那股纯阴之

气后,内功修炼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这就是他为了敢当着真田幸玄的面挑衅东瀛

使节团的底气所在,现在的他,能够非常有自信地面对真田幸玄不落下风,甚至

能够打败这位「东瀛第一强兵」。

除此之外,天下各地的情报,也陆陆续续地传到了松州,「天一神教」自从

在黑锦鹿王死了之后,好像进入了蛰伏期,天下各州的教众活动也减少了许多,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辽东的怀州,有人发现了天一神教教众活动的踪迹,虽然

很隐蔽很少量,但这是辽东第一次有教众出没,即使他们没出现在松州,可庞骏

依然隐约觉得他们是冲着自己来的,于是吩咐「随风」的人加紧盯梢,以防万一。

西川那边的沈洛华也传来消息,由于沈洛华带回了朝廷打算从后夹击西川的

消息,让西川叛军提前做好了准备,让朝廷大军功亏一篑,立下了天大的功劳,

致使她所效命的齐三公子齐炫得到了齐天生的嘉奖,掌握了西川更多的话语权,

其孙女裴雨燕也在六月的时候顺利与齐炫成婚,成了齐三公子的正房,而她本人

也被封为二品诰命夫人,能够自由出入齐三公子的府邸。

至于江南王芳梅所经营的商队,依然在不断壮大着势力,虽然商队已经在江

南有了不小的名气,但是它幕后的东家,依然没有多少人知道,即便是浙州南氏,

也只是知道刺史夫人手下有一支做生意的商队,并不知道这位德高望重的夫人早

已经与远在辽东的松州刺史暗通款曲,暗度陈仓,更不知道在海外的一些岛屿上,

已经在培养着一些近似于水兵的护卫队。

中原行省嵩山派的掌门夫人颜黛传来消息,五岳会盟大会在八月十五召开,

届时左玄贞将逼迫五岳剑派其他的门派,合并起来,把各派的剑谱一同上交,五

派共享,以嵩山派为尊,整合五岳剑派所有资源,与少林武当平起平坐,庞骏对

此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已经以黑衣人的身份,写信给衡山派的余蒙以及华山的方

南,让他们听从左玄贞的话,乖乖交出剑谱,二人接到庞骏的书信,心中便知道

言蕙心之前所杀的,只是一个替死鬼,真正的幕后黑手是另有其人,但既然自己

已经有把柄落在了别人的手里,也只好听命行事了。

京城之中这段时间反倒是相安无事,不过庞骏有预感,这是各大势力在等待

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便是东瀛使节团的到来,一旦和谈开始,多方势力就会粉

墨登场,角逐自己的利益,到时候说不准自己的这一方小刺史也会被他们的较量

所波及。

东瀛使节团被「随风」的探子一路跟踪,直至到达京城,都没有发现任何的

异样,于是庞骏推断,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九条德明只是虚张声势,其实并不

在意庞骏,只是吓唬庞骏而已,而另外一种就是,九条德明对付庞骏的阴谋,是

在天京城中实行!九条德明是个注重细节的聪明人,他不会因为庞骏现在势力依

然弱小而轻视,也就是说,后者的情况居多,值得算是庆幸的是,庞骏那智深若

海的未婚妻韦望舒此时也应该在京城了,他只能祈求那位美艳大御姐,能够帮他

化险为夷了。

一六六、和谈和亲

八月的天京并不是一个好地方,炎热而干燥,总是让人非常容易地发起无名

燥火,更不用说已经面对了数天东瀛使节团的朝堂诸公了。

整整五天,东瀛使节团好像也看出来,大晋也打算要结束战争,于是便放慢

了和谈的节奏,开始漫天要价,先是提出各种不合理的要求,然后再慢慢一点一

点地谈起来,足足谈了五天,才把停战的条款定了下来。

东瀛获得了此时所占领的所有城池,并以购买的名义,出资五十万两白银,

向朝国购买这四座城池,以朝国大春江为界,三方撤兵,此后凡有越界盗贼逃犯,

彼此不得停匿,三国沿边城池,一切如常,不得创筑城隍,双方于边境设置榷场,

开展互市贸易,大晋,东瀛以及朝国为兄弟之国,称大晋为兄,后世仍以此论。

谈完这一切后,九条德明突然上前一步下拜道:「启禀大晋皇帝陛下,下臣

与蔽国还有一事相求。」

杨绍眯起眼睛说道:「哦?还有事情?说吧。」

九条德明笑眯眯地说道:「大晋与我大瀛既已成为兄弟之国,乃是天大的喜

事,下臣认为,不如两国就此契机,亲上加亲,正好我大瀛太子平等院亲王今年

正好十六,听说贵国明月郡主年至豆蔻,也算是到了适婚之龄了,在此下臣斗胆,

向陛下以及贵国的魏王殿下,为我平等院亲王提亲,以我大瀛太子妃的身份,求

娶贵国的明月郡主,缔结百年秦晋之好,大晋皇帝陛下,您的意下如何?」

九条德明的这一番话,让朝堂之中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看了一眼魏王杨桐,

只见平时都是笑脸迎人的魏王殿下,此时脸色铁青,青筋凸显,如果目光能杀死

九条德明,恐怕此时的九条德明已经体无完肤了。

谁不知道,魏王府的明月郡主,是魏王杨桐和王妃唐玉仙的掌上明珠,从小

到大,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仅如此,皇家之中,包括天子在内,

哪个不疼爱那位天真烂漫,知书识礼而又活泼动人的明月小郡主,还有远在松州

的那个踩着东瀛人上位的长宁侯,谁不知道小郡主与他二人之间那点小暧昧,现

在你一个东瀛的所谓太子一句话就想娶她?这是在给大晋朝下眼药啊!

这时杨桐站出来说道:「小女自幼顽劣,勉强嫁给寻常人家还可以,但是作

为一国之母,恐怕难当大任,平等院亲王贵为东瀛皇太子,未来要担当东瀛一国

之君,小女成为正妃,恐怕会让贵国失望。」

九条德明摆摆手说道:「不碍事,明月小郡主出身皇室贵胄,底蕴就摆在那

里,更何况魏王妃娘娘在大晋有贤妃之名,她所精心教导培养的小郡主岂会顽劣

成性,更何况,日子还长着呢,我大瀛的皇宫当中,还有很多经验丰富的礼仪师

范,请相信我们大瀛绝对能够把小郡主培养成一名名垂青史的国母,让大晋与大

瀛的这一段历史成为佳话。」

听到九条德明的话,杨桐再也忍不住了,他怒道:「你给本王闭嘴,本王是

不会让月儿成为你们瀛国的太子妃的,本王……」

「够了!」这时一直没有说话天子杨绍发话了,他喝止了杨桐,「朝堂之上

呼呼喝喝成何体统,」接着又脸色不虞地对九条德明说道,「九条卿,和亲一事,

事关重大,朕今日乏了,改日再议。」

九条德明再次躬身下拜道:「那下臣先行告退,静待陛下的好消息。」

退朝之后,御书房之内,现在只坐两个人,魏王,还有天子,天子哼哼道:

「东瀛人这真的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九条德明不愧是新一代东瀛人中的翘楚,

和亲,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这一手阳谋,把我大晋的朝中这一趟浑水,搅浑

得更加彻底了,太子,赵王,齐王,太师,魏王府,还有远在松州的刘骏,自从

九条德明在千秋宴输给刘骏之后,一直是耿耿于怀啊。」

魏王道:「皇兄,不管怎么说,臣弟,臣弟都不会让月儿去和亲,我堂堂大

晋,明明是把东瀛人打怕了,却为何还要做和亲这种事情!?」

「唉,」杨绍叹了一口气,说道,「皇弟啊,你以为朕愿意做此事啊,月儿

是朕从小看着长大的,朕疼爱她更甚自己的女儿,朕又何尝想把她嫁到东瀛?月

儿喜欢刘骏朕一清二楚,他们俩真要能最终在一块,和和美美地生活下去,朕这

个当伯父的,也是打心底里高兴,可是朕能选择吗?」

「皇兄,这……」杨桐还想说什么,却被杨绍打断了。

「皇弟,你可知道,朕,也无法选择,你可知道,国库里面还有多少钱吗?」

杨绍目光灼灼地看着杨桐说,「八百三十八万七千四百二十五两白银,大晋,不

能再这样打下去了,就算把朕私家的钱也用上了,现在的钱只能够满足西川平叛,

东瀛那边,是再也不能出乱子了,刚才,九条德明提出和亲的要求时,你以为朕

不想当场拔剑把他格杀吗?!朕不能!因为朕是大晋的皇帝!」

「难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你没看到九条德明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吗?他提出这次的和亲,就打定主

意不会改变任何条件,就算是朕的亲生女儿来和亲也不行,他要做的就是通过这

次和亲请求,让太子和赵王还有齐王掐起来,然后就是让远在松州的刘骏对朕心

凉,与朝廷离心离德,朕也可能因为猜疑刘骏,而找一个由头,把他杀了或者调

回京城把他软禁起来,无论朕怎么去做,都无疑与自断一指,这就是赤裸裸的阳

谋!」杨绍说道。

「这就是赤裸裸的阳谋,」天京城鸿胪寺的房间中,九条德明对着真田幸玄

如是说道,「这晋国与我大瀛和亲之事不可避免,关键在于晋国天子如何去处理

刘骏,哪怕刘骏实际上对那位郡主并不是十分在意,对和亲之事熟视无睹,也不

妨碍晋国皇帝对他产生猜疑,这皇帝嘛,一旦有了猜疑,就像浇了水的豆子一样,

生根发芽快速成长,如果皇帝仁慈,也就找个由头,把这位一方大员召回天京,

十八岁就开始颐养天年,如果皇帝心狠一点,要杀了他,还不容易吗?至于刘骏

本人的想法是如何,并不重要。」

真田幸玄目瞪口呆地看着九条德明,过了好一会才心悦诚服地跪下拜道:

「师尊常说,九条大人智深似海,果然如此,末将佩服不已,那我们现在要做的,

就是坐山观虎斗?」

九条德明摇摇头道:「不,我们不能只是看,还要推波助澜,晋国上下都知

道此次的和亲请求,就是为了搅乱浑水,而始作俑者就是我们,再隔岸观火,未

免太自欺欺人了,既然都已经点下第一把火,为什么不继续到处放火呢?不过,

也许不需要我们动手,自然有人送上门来。」

话音刚落,外面的侍从就喊道:「九条大人,有人递上拜帖,请求面见大人。」

九条德明与真田幸玄会心地相视一笑,九条德明说道:「本官刚才说什么来

着?」

「哈哈哈哈,九条大人神机妙算,真田拜服。」

「去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到底是哪一位,先给我们出的什么条件。」、

赵王府,「啪啦」,这已经是今日赵王府打碎的第三个杯子了,此时赵王杨

晟的脸色十分不虞,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做好了一切准备,竟然最后九条德明

翻出来的底牌竟然是和亲,还是指名道姓要杨月去和亲,这要真的成了,让庞骏

怎么看待自己,尤其是庞骏此时已经成了长宁侯,勋贵,杨月与他相恋之事,京

中上层的人哪位不知道,消息不灵通的人,也知道那位小郡主每旬都要私下去一

趟长宁侯府,这东瀛人,就是在逼天子对付庞骏,一旦庞骏出了什么问题,自己

也可能会被太子一党连消带打,脱去一层皮。

站在一边的杨楚玉,看着脸色阴沉的杨晟,俏声说道:「晟儿,你也无需这

么动气,和亲之事,不可避免,你要做的,就是表明态度,明日一早的朝会,你

尽可能据理力争,但是不要太过,点到即止就可,皇兄现在肯定是在皇宫中劝说

你二叔,你只要表明你反对的立场,想那刘骏也不会对你有什么怨恨,而皇兄那

边也只会觉得腻考虑周到,至于如果皇兄真的要收拾刘骏,你再请你母妃又或者

找你那位小表妹说说情,保下他一条命,他必定会对你感恩戴德,即使他不能在

朝中为你建立势力,也能尽心尽力为你出谋划策,不也可以吗?」

「东瀛人太欺人太甚了!本王咽不下这口气!」杨晟气呼呼地说道。

「形势比人强,国库现在空虚,东瀛人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这一点,捏着这

点死都不会放开,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皇位,忍一忍又如何呢?月儿这孩子,

本宫也是爱煞了她啊,也不舍得就这样送给东瀛蛮夷糟蹋啊,可又能怎么样呢?」

杨楚玉劝说道。

「罢了罢了,就按姑姑的意思去办吧,唉。」杨晟摇摇头,便不再言语。

晚上,魏王府,魏王杨桐震惊地看着妻子,他想不到,平时温婉动人,气质

高雅的妻子,竟然如此刚烈的一面,只见此时的唐玉仙,犹如一头发怒的母豹子

一般,用噬人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丈夫,一字一顿地说道:「王爷,不要逼臣妾,

月儿,哪儿都不去,臣妾,臣妾还要在天京城中,看着月儿,拜堂成亲,生儿育

女。」

看着妻子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杨桐苦笑道:「唉,仙儿啊,你以为,你以

为本王愿意吗?可是,可是我们是皇家子孙啊……」

「妾身不管!」唐玉仙越发激动,她说话几乎像是吼出来一样,「他杨绍为

什么不把自己的女儿嫁到东瀛,偏要让月儿去?!就他的女儿是宝,我的女儿是

草?!上天到底还要夺走我多少个孩儿?!是不是再等个十二年,等宁儿也长大

了,再把宁儿送到北胡送到西狄去做什么王妃皇后?!」

杨桐也知道,唐玉仙一共就只有三个孩子,当年庞骏的失去,已经让唐玉仙

悔恨了多年,现在如果再夺走了杨月,那就只剩下刚出生没多久的杨宁,这对于

唐玉仙来说,是何等严重的打击,搞不好,唐玉仙会就此一蹶不振,甚至有生命

的危险,但是杨桐别无选择,他毕竟是大晋皇家子孙,他有这个责任,也必须要

负起这个责任。

「仙儿,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多心疼,可是,可是难道本王不知道吗?月儿

也是本王的女儿啊……东瀛人今天在朝堂上指名道姓地要月儿嫁到东瀛当太子妃,

你知道我当场就想把那个可恶的九条德明宰了吗?!那可是本王心爱的小月儿啊

……但是如果此次和谈再出意外的话,东边的战火说不定就会重新燃起,国库已

经没有钱了,北边的胡人也已经厉兵秣马,准备南下了,我大晋……唉……」

唐玉仙看着杨桐,沉默不语,目光闪烁……

郑国公府,烛光照射着韦望舒那艳绝倾城的娇靥,忽明忽暗,她思索了很久,

最终,还是提起了笔,在写着什么……

一六七、无可奈何

深夜时分,魏王府的后门悄悄地打开了,从后门走出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正是皇家的掌上明珠,魏王府的小郡主杨月,只见她泪眼婆娑地看着站在后门看

着她的唐玉仙,说了句:「娘,娘,月儿不舍得你啊,月儿不想走啊,娘……」

唐玉仙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她仿佛又回到了十三年前,那个充满血与火的

夜晚,自己亲生儿子那个绝望的眼神,心中一下狠心,决绝而颤抖地对杨月说道:

「月儿,走,快走,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走得越远越好!」当年与庞骏

诀别的那个夜晚,又出现在她的眼前。

「娘……月儿,月儿走了……」杨月又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毅然决

然地扭过头,向漆黑的巷子深处跑去,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眼看着自己女儿的身影渐渐消失,唐玉仙终于忍不住,双腿一软,扶着门慢

慢地跪了下来,晶莹的泪珠便从美眸中滚滚流下,「娘……娘……」当年儿子和

现在女儿的叫声不断在自己的脑海中交织着,如同两股巨大的力量,在撕扯着她

的内心,让她感到心如刀割。

离王府后门不远的暗处,作为一家之主的魏王杨桐目睹了这一切,饶是见惯

大风大浪的他,看着母女离别时的情景,也不由得流下男儿的泪水,以前的他还

不能理解唐玉仙最初嫁入王府那几年时,因为庞骏的原因而郁郁寡欢,现在他终

于理解了。

一旁的李常罗轻声问道:「王爷,现在该怎么办?需要追上去吗?」

杨桐摇摇手,并没有言语,转过身子,离开了此处,看着王爷那萧索的背影,

李常罗也暗暗摇摇头,跟上了脚步离去。

今天夜里,杨月发现自己的母妃突然闯进了房间,把正在熟睡的自己叫醒,

接着,又跟自己说朝廷竟然要让自己去东瀛人和亲,她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从小

耳濡目染,也大概知道和亲是怎么一回事,直接就被吓哭了,然后母妃竟然要自

己私自出逃,这又把她吓了一跳,母女二人抱头痛哭了许久,才在唐玉仙的劝说

之下,收拾好一些细软,离开了魏王府。

深夜的天京万籁俱寂,除了打更的声音以外,就没有其他的声响,杨月不断

地奔跑着,一直向着长宁侯府跑去,唐玉仙告诉她,天京在晚上会闭门宵禁,所

有人都不能进出,只能等到白天才能出去,但是白天人多眼杂,不好离开王府,

所以要她连夜前往长宁侯府,再通过长宁侯府的人帮忙,再白天乔装离开天京,

前往松州庞骏所在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长宁侯府的人愿不愿意帮忙,因为这是死罪行为,可这也是唯一

的办法,如果连这个办法都行不通的话,那就更不用想别的办法,尤其不能指望

皇家的人或者朝堂中的任何一人,谁也不知道谁会包藏祸心。

还有一条街,就到达长宁侯府了,杨月心里想到,只要过了这条街,就能到

达长宁侯府,长宁侯府的孙老管家,他平时最疼我了,一定能够帮助自己逃出京

城,然后前往松州,不仅能够避免到那大老远的东瀛当那什么破太子妃,还能见

到日思夜想的骏哥哥,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容。

她眼看着在这条街上巡逻的卫兵离开,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直接跑到

长宁侯府门,然而当她刚转过拐角,准备起跑的时候,却撞到了一个人,把她反

弹到了地上。

杨月揉揉眼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中年男子,却挂着一脸笑容,让她顿时如

坠深渊……

三更时分,魏王府的下人向睡不着的杨桐来报:东瀛使者前来拜访。

杨桐一听,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连忙穿上衣物出门迎接,竟然是东瀛

使节团的正使九条德明和副使真田幸玄联袂而至,杨桐便脸色不虞地问道:「你

们东瀛人都如此不懂礼数的吗?深更半夜扰人清梦,别以为你们是使节就可以为

所欲为!」

九条德明笑眯眯地说道:「魏王殿下稍安勿躁,深夜前来拜访,的确是下臣

唐突了,不过魏王殿下,说下臣打扰殿下清梦,却是过了,下臣相信,殿下也睡

不着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杨桐问道。

九条德明笑道:「哈哈哈,魏王稍安,每次来到了天京啊,下臣都被天京的

繁花似锦迷得睡不着觉,总是要周围逛一逛,平复一下心情才入睡,只不过今夜

闲逛之时,却意外地碰到一个人。」

「啪啪啪」九条德明拍了几下手掌,然后外面就有人带着一个小女孩进入了

大厅,杨桐与身旁的唐玉仙看到之后,却差点昏了过去,来者竟然是他们的爱女

杨月!

九条德明阴恻恻地说道:「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当年在千秋宴,下臣就远远

见过明月小郡主一面,看到这个女娃长得有些像小郡主,便追了上去,结果这女

娃并没有承认她是小郡主,所以下臣就把她带到魏王府让王爷王妃确认一下,如

果真的是小郡主,到别处过夜,也对小郡主的名声有所损害,但如果这个女娃真

的不是小郡主,下臣也挺喜欢这个小女娃,就向贵国陛下把她讨回去,当一位小

妾。」

「你这个可恶的东瀛人,我……我杀了你!!!!」看着九条德明那副得意

的样子,一旁的唐玉仙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了,状如疯癫,想冲上前去伤害九条

德明,结果还是被杨桐拦住了。

「仙儿,冷静一点,」杨桐皮笑肉不笑地对九条德明说道:「本王真是太感

谢贵使了,今天不是说了嘛,月儿生性跳脱,总爱东奔西跑,这不,又不知道想

要跑哪里去了,幸好被贵使碰上,不然遇到了坏人,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但是这

么跳脱的女子,还适合当贵国的太子妃吗?」杨桐想不到九条德明竟然如此小心,

连派人守着魏王府的前后门都做了,明知道他们是故意的,却无处发泄。

九条德明说道:「没问题,明月郡主生性活泼好动,讨人喜爱,今天下臣在

朝堂上也说了,蔽国有多名经验丰富的礼仪师范,肯定能够教会郡主如何成为一

名贤后的。」

杨桐被塞得无话可说,只能对耸拉着脑袋的杨月说道:「月儿,快过来,叫

你别乱跑,还不快多谢九条大使的相助之恩?以后还看你敢不敢乱跑。」

「哼……」杨月把小脑袋别过去,并不理会他们。

九条德明笑着摆摆手道:「不碍事不碍事,时候也不早了,下臣也就不打扰

王爷王妃还有小郡主休息了,下臣先行告退。」说完,他便带着一众使节团的人

离去。

「唉……」杨桐看了一眼唐玉仙和杨月,摇摇头,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就

离开了。

「娘……」杨月伏到了唐玉仙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我可怜的儿啊……」唐玉仙也紧紧地抱着女儿,眼泪也不止地流下来……

杨月深夜离家出走又被东瀛使节团带回来的事情,在第二天还是不可避免地

在朝堂之中流传起来,有人感到幸灾乐祸,有人感到惋惜,有人深深地松了一口

气,有人感到愤怒不已。

九条德明没有理会脸色铁青的杨桐,向杨绍询问道:「下臣敢问大晋国陛下,

请问两国和亲之事,考虑得如何了?能否给下臣一个明确的答复,一旦下臣得到

了答复,将会马上写信回大瀛,让蔽国天皇陛下马上为平等院亲王准备婚礼和聘

礼,尽快迎娶明月郡主殿下,作为蔽国的太子妃。」

「父皇,」这时,赵王杨晟出列说道,「儿臣认为,和亲之事,还需从长计

议,我大晋立国百年,从来都是以武摄敌,以德服人,从来没有过以和亲的方式

与敌国议和,此例不可长,一旦开了先例,无论是北胡这样的大国还是胥阳这样

的小国都会纷纷效仿,从此永无宁日啊。」

九条德明说道:「赵王殿下此言差矣,此次和亲当得上是百年佳话的秦晋之

好,用一女子能够换取边疆永久的安宁,让将士不再牺牲,能够享受天伦之乐,

这是好事情啊,又怎么会永无宁日呢?」

「父皇,一旦边军的将士知道,他们浴血奋战,死死守护着的亲人和孩子,

被外人如此轻易地带走,他们会怎么想……」

「够啦!」杨绍打断了杨晟的话语,又死死地盯着九条德明,好长一段时间,

才说道:「贵使的和亲请求,朕,准了。」

九条德明面露喜色地说道:「谢大晋国陛下的恩典,此次我大瀛为迎娶明月

郡主,聘礼如下,东海夜明珠二十颗,大瀛顶级精品彩绘屏风一百扇,东瀛玳瑁

饰品五百套,白银十万两,黄金一万两,三尺高珊瑚二十支,东瀛战马五千匹,

还有总价值三十余万两白银的首饰财宝,不知陛下是否满意这些聘礼?」

说实话,东瀛人这一份聘礼也算是相当有诚意了,当年太子迎娶聂行谚的孙

女为正妃,其聘礼也不过如此,显然东瀛人这次是有备而来,杨绍虽然不愿意,

但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了:「嗯,还不错,皇弟,你认为这份聘礼如何?」

杨桐走出列,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说道:「一切由皇兄做主,臣弟一律听从

便是了。」

「好,」杨绍便一锤定音地说道,「兹闻东海瀛国太子平等院氏,人品贵重,

行孝有嘉,文武并重,今已至弱冠,又闻魏王杨桐之女杨月娴熟大方、温良敦厚、

品貌出众,朕躬闻之甚悦,潭祉迎祥,二人良缘天作,今下旨赐婚,明月郡主晋

封明月公主赐册赐服,垂记章典,望汝谨守妇道,扬我国之文明,以结两国万世

只好,敬尽予国,勿负朕意,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

辰完婚!」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