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

大唐師徒雙飛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楊立名從儲物空間里拿出了一個東東對著婠婠搖了一下道。“你這個東西讓你對玉研用哦。”



婠婠一看楊立名手中拿的壞東西,連眼珠子都快登出來了。楊立名手里竟然抓著一條大號的男性電動陽具。甚至還打開了電源搖啊搖的。嗡嗡的聲音聽的婠婠臉上紅霞滿面。



“你……你……真是……真是……這是什麽東西啊。”



婠婠斷斷續續的指著那條電動陽具道。



“男人的那個啊。只是假的而已。但是只要婠婠穿上就可以化身爲假男人了。到時候,不管是對師妃暄小尼姑還是你師傅都是要殺就殺,要插就插。完全不用顧忌自己因爲是女兒身而無能爲力。”



楊立名氣勢洶洶的介紹著這條連著加陽具的性器內褲說道。



“哦,對了,婠兒,你現在就穿上試一試合不合適。以你的小腰,應該很容易就可以穿上了才是。”



楊立名介紹了半天,終於想起讓婠婠穿著試一下了。快速的降落在地面上,伸出大手強行就有點不太情願的婠婠的小內褲剝下,給她套上了那條帶著電動陽具的內褲。



縱然是妖女神經承受能力遠遠強過普通的女孩子,也在穿上這條內褲之后,羞澀的小臉通紅,差點嫡出血來。



不過隨即當她晃了晃那條挺的高高的假陽具的時候,又覺得很是新鮮好玩,開始了研究起來。不一會連如何打開開關讓它自動動起來都知道了。



楊立名看著光著上半身,挺著一條假雞雞好奇的研究的婠婠,胯間的大肉棒。如吃了偉哥一般,發出了滔天的怒吼。沖過去一把抱住婠婠。“婠兒,我們是回家做,還是現在就做。”



“當然是回家做了。床上舒服一點。”婠婠玩夠了新玩具,脫下來后,想都不想的回答道。不過很快她就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全部被楊立名撕爛了。總不能這幅模樣去洛陽城吧。



“喂,我知道你有辦法憑空變出衣服的,拿出來。”



婠婠對著壞笑的楊立名攤開了那雙玉手。



“哈哈哈,我喜歡看你這個樣子,不用穿衣服了。”



楊立名拒絕道。



“哼,那好,既然夫君舍得,人家就這樣走到大街上,讓別人看光光,看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吃虧了。”



婠婠也是挑了挑自己精致的柳眉道。小模樣一臉的威脅。她才不信,楊立名真的讓她光著身子亂跑呢。



“當然舍不得了,但是我有辦法。”



楊立名抱起婠婠,腳下一躍就沖上了藍天。



“在天上飛總沒有人看我的婠兒了吧。嘿嘿嘿,反正我們住的院子里的下人也已經全部被我們驅散了,就光明正大的在那里降落好了。”



“好啊,原來你早有陰謀,難怪王世充派些丫鬟下人來的時候,你要拒絕了。原來是爲了更加方便欺負我們。”



婠婠鼓著小嘴說道。



“說對了,我就是爲了方便欺負婠兒。”



楊立名得意的說道。婠婠卻是嘴巴更加鼓了。原來自己每一步都被這個家夥算的死死的。



楊立名見她這個模樣可愛。低頭就一口吻了上去。他現在飛行的能力遠遠不是以前可以相比較的。就算是在天上做愛做的事情都不會有什麽關系,更加別說是接個吻了。



在兩人的口舌了幾分鍾后,兩人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王世充府邸的正上空幾百米的地方。松開被自己吻的暈乎乎的婠婠紅紅的小嘴。楊立名看準下方自己等人居住的院子,急速了落了下去。



“咦、”楊立名剛剛落到地面就發現有一股熟悉的氣息,在他的房間里面。閉上眼睛發出自己的精神力,籠罩向了自己的房間,卻發現了一個讓他很是欣喜的結果。因爲他房間里靜靜的坐在那里等待的人,竟然就是許久不見的祝玉研。



“我剛剛想你,你就來了,真是太給我面子了,玉研寶貝。”



楊立名心中淫蕩的喃喃道。然后壞笑了起來。似乎想到了什麽特別的重逢的場面。抱著懷里靠著他的婠婠將她放在了院子中央的石桌上面。



猛一紮頭,一只手托著玉乳,嘴巴一下叼著一只紅嫩的乳頭,拚命地吸吮著,另一只手在另一只肥滿的玉乳上揉弄起來。



“啊……啊……夫君你干什麽?不是說到房間里在修修煉嗎?”



婠婠大呼小叫道。但是下面卻流出了一股股的水迹。



“啊……不要啊……又用這種真氣偷襲人家……啊啊……完了……好了……婠兒就和夫君在院子里修煉好了……哦……快啊……”



在楊立名捏著她的乳房的時候,婠婠先是小小的掙紮了幾下,卻突然的軟了下來。原來楊立名一看她不老實就已經將浴火焚身真氣開大馬力傳入她的身體。讓妖女瞬間就如同吃了烈性春藥一般,一陣強烈的刺激,震撼著她整個身心,春潮泛濫了,拍打著她的神經,撩撥著她成熟而極富的部位,使她一片潮濕。



楊立名伏身細看婠婠的下面,只見那光閃閃、亮晶晶的水液,已將整個三角地帶模糊一片;黑色而彎曲的陰毛,閃爍著點點露珠,高聳而凸起的肉丘上,好像下了一場春雨,溫暖潮濕;兩片肥大而向外翻的陰唇,鮮嫩透亮,陰蒂圓實,整個地顯露在陰唇外。



“婠兒,我來了。”



楊立名伸手抓住漲得紅黑發紫的大肉棒,對準目標,上下滑動了幾下,使大肉棒沾滿水,才找到洞口,全身向下一壓。



“啊!”



婠婠被突然的進入弄的爽快的大聲尖叫,整個身子都翹了起來供成了一條弧線。



然后立刻再次尖叫著嬌羞火熱地回應著楊立名巨棒的抽插,羞赧地迎合“它”對她“花蕊”的頂觸,一波又一波黏滑濃稠的陰精玉液泉湧而出,流經她淫滑的玉溝,流下她雪白如玉的大腿。



隨著楊立名越來越重地在婠婠窄小的陰道內抽動、頂入,少女那天生嬌小緊窄的陰道花徑也越來越火熱滾燙、淫滑濕濡萬分,嫩滑的陰道肉壁在粗壯的大肉棒的反覆摩擦下。



不由自主地開始用力夾緊,敏感萬分、嬌嫩無比的陰道黏膜火熱地緊緊纏繞在抽動、頂入的粗壯肉棒上。妖女斷斷續續的嬌啼呻吟抽插得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嗯……唔……唔……嗯……唔……嗯……天啊……夫君啊……妖女死了……好痛快……好爽啊……死……死了……”



婠婠短短的時間里,已經完全不由自主地沈倫在那波濤洶湧的肉欲快感中,嘴里亂七八糟的亂說一堆,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哀婉悠揚、意撩人,她臉頰火熱,秀眉輕皺,櫻唇微張地嬌啼聲聲,好一幅似難捺、似痛苦又似舒暢甜美的迷人嬌態。



楊立名眼睛飄向自己的房門那邊,臉上邪惡的笑著,肉棒向婠婠那玄奧幽深、緊窄無比的火熱陰道子宮深處狠狠挺進……正沈溺於欲海情中的少女被他這一下又狠又猛地一頂,只感覺到他那巨大粗硬的肉棒深深地沖進體內的極深處。



他碩大無朋、火熱滾燙的龜頭迅速地在那早已敏感萬分、緊張至極的嬌羞期待著的“花芯”揉捏著。花心的敏感,只能讓妖女更加大的尖叫來回應那種快樂。



本來閉著一雙瞄目坐在楊立名的房間里面等待著楊立名回來的祝玉研,忽然被婠婠的一聲聲尖叫聲驚醒了。”



婠兒,好像是婠兒,她……她……怎麽了。”



祝玉研猛的站了起來。打開了房門。



正文 第251章 師徒雙飛(二)



正在婠婠的身體里進進出出的楊立名當然聽到了遠處的開門聲了。等下一陣陣的淫笑。抓住婠婠的腰將被插的愛液直流的妖女整個抱了起來。兩只大手抓著妖女的兩片屁股蛋的同時,也讓她的玉手摟著自己的脖子雙腿夾著自己的虎腰。



繼續一下一下的干著。“拍拍拍”的肉體碰撞聲,以及撲哧撲哧的水聲,如站在門口的祝玉研聽的清清楚楚。



“你……你們……在干什麽?婠兒……死小賊……你們……”



蒙著一塊白色的紗布的祝玉研一個跨步躍過來,伸出玉指指著兩人顫抖的聲音說道。



玉臉完全變出了一片紅潮。雙眼死死的頂著徒弟和自己男人的交合之處。雖然她早就知道自己徒弟已經被自己男人抱上了床了,但是如今咋一見兩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站在院子里,當著她的面交合著男女之事還是讓陰后很是吃不消。



“啊啊……啊……好舒服……夫君……啊……啊……師傅……放我下來啊……



被插的不行的婠婠眼角的余光一看到,祝玉研立刻臉露訝色,驚慌失措的想要離開楊立名的肉棒,將自己的身體從上面拔下來。卻被色魔夫君死死的抱住。



下身猛烈的一挺,肉棒再次沒入了她的身體至深之處。龜頭在花心上面一陣陣的摩擦。



“啊……”



婠婠想要脫身的動作猛烈的一頓。“啊~~”緊窄的花莖再次被填滿,愉悅的充實感讓婠婠忍不住發出一聲火熱的嬌吟。身子無奈的,又再次坐了回去。雙腿依舊夾著楊立名的虎腰。



楊立名看的大樂,向那邊臉色古怪的祝玉研走了過去。只是每走一步,下面的肉棒都會隨著走動的慣性,狠狠的進入一次她徒兒的子宮中,換來一聲聲快樂的尖叫。婠婠明明知道師傅就在一邊看著,卻無能擺脫這種要命的快感。被楊立名插著靠近自己的師傅。



小穴;里的嫩肉瘋狂的吸夾著楊立名的龜頭。不知道對於婠婠來說是不是破天荒的當著師傅的面被男人插著,下體的兩人交合處,竟然噴出了一股股的水迹,順著嬌嫩的小屁股滴落下來。落在地面和楊立名的腳上,發出了一聲聲淫蕩的滴答聲。



“玉研小寶貝,好久不見了,終於舍得來找夫君了。”



楊立名壞笑的看著面前的祝玉研說道。下面卻沒有停止進進出出的節奏。



“胡鬧,胡鬧,臭小子,你竟然……竟然這麽胡鬧……我……我……還不放開婠兒……”



祝玉研拿下面紗,露出絕世的容顔,玉臉紅中帶白,白衣下的玉體一陣陣的顫抖,也許是因爲看到自己從小當女兒一般的徒兒被自己的男人當著自己的面被進進出出的關系吧。



久久沒有被男人安慰過的陰后,下面甚至不可思議的濕了。



“啊啊……啊……師傅……師傅……婠兒……的身體……停不下來啊……啊……夫君好壞……給婠兒的身體里……傳那種壞的真氣……”



婠婠邊聳動的小屁股進出著楊立名的肉棒,邊啊啊的喊道。



聽到婠婠的話,祝玉研知道,自己是別想徒弟和男人暫時分開了,當初自己也是這樣。被男人在身體里傳進浴火焚身真氣之后,就發了瘋一樣的想男人快點干自己。



如今讓楊立名停下來,婠婠非難受死不可。有過這種經驗的祝玉研當然明白。



“臭小子,你快一點,人家有重要的事情找你呢。”



祝玉研跺了跺腳,紅著玉臉喊道。轉身就往楊立名的房間里面跑去。一把將門給關了上去,來個眼不見爲淨。



雖然徒弟和自己男人的交合聲以及呻吟聲是不可能聽不到的。但是至少現在不去看總會舒服點。



她靠著門,感受著胸口的劇烈起伏和心髒的砰砰直跳。這種劇烈的跳動,自從幾個月前被楊立名在地下的楊公寶庫里行那夫妻之事以來,就再也沒有感受過了,但是這次又來了。而且前所未有的強烈。



“完了,以這個可惡的色狼臭小子的性格,等一下他欺負來了婠兒,一定又會進來欺負我。本來倒是無所謂,但是這個壞蛋一定會當著婠兒的面欺負我。怎麽辦呢。早知道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我……我就不來了。”



祝玉研一臉平時不可能有的小女兒態,自言自語的說道。以他對楊立名性格通透的了解,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性高達百分九十以上。



不由得心髒跳的更加快速了。外面的呻吟和交合聲,就如同魔音一般,讓想到這種可能性的陰后下體開始快速的濕淋淋起來。里面的瘙癢越來越強烈。



“哦……”



小嘴里發出一聲和外面的婠婠一樣動人的嬌吟,軟軟的坐在了地上。



以楊立名如今的境界,就算隔著一扇門門,也可以清晰的知道門后的陰后老婆在做什麽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