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

淫魔修女傳

发布时间:2019-10-02浏览:


●淫魔修女傳











罪之端、淫魔女天命





黑暗之中,一名少女的身軀不斷在晃動著。



漆黑的夜巷裡,吵雜的喧囂聲已經散去,僅有的,是陣陣隱忍不住的喘息聲與哀嚎。



少女的身上衣物十分的淩亂,因為一條條怪異噁心的長觸手,正結結實實的將她緊縛成無法動彈的妖豔模樣。



「不……不要……哦嗚……」少女全身害怕的直起哆嗦,上身的衣物已被觸手給撕去了一大半,僅留下包裹不住的內衣仍勉強的留在脯脯顫抖的左乳上。



她完全不知道這怪異的東西由哪裡冒出來的,只知道剛才與同伴逛完街正要回家時,突然覺得內褲裡一陣搔癢難耐,正想躲進暗巷裡檢查一番時,卻突然由地面上冒出了許多前所未見的異樣淫觸。



才正欲大聲尖叫的同時,一條似有靈性的淫物就深深的插入到自己的嘴巴裡面。



「傑傑傑……女人,好女人……我已經聞出你身上的臊味了……呵呵……呵……」潮濕的地面上不斷的冒出一條又一條的噁心淫物,將少女嬌美的身軀給緊緊的纏在一起。



「啊……你……你是誰?……在哪裡?……嗚啊……不要!」少女的聲音中充滿了害怕與訝異,不明白這樣噁心、可怕的東西,到底是怎麼生出來的,更畏懼的是,自己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樣的意外。



「嘿嘿……好腥好濃的味道呢,妳的淫水裡面擁有很強的能量,一定可以成為不錯的淫魔女……」那聲音由淫物的莖皮裡面傳了出來,不像嘴巴說話的聲音,像一種怪異、沙啞東西拼奏出來的恐怖聲響。



「什……什麼?不……不要啊……嗚……」不管少女願不願意,淫亂的觸手們已經順利的脫掉她的內褲、征服了濕潤花叢的甜美入口,茲的一聲,一條粗壯帶有濃稠黏液的淫觸就深入了還來不及濕潤的蜜穴裡面。





「啊呀……嗚啊……啊……不要……啊啊……」少女瘋狂的搖動身軀、雙眼裡不斷流出悲傷害怕的淚水,阻擋不住,沒有反抗能力的承受著數不清淫莖觸鬚拼命侵入。



每根淫觸上都有著烏黑發亮的大肉球,模樣簡直就跟男人龜頭沒什麼兩樣,甚至形狀更加粗大且帶有顆粒,似乎是為了姦淫女人而進化成的,這種生物如今糾纏的佈滿在這十幾歲的少女身上,一波接一波的把大量乳白色的東西強行灌入到對方體內。



「……嗚嗚……噁啊……嗚………咕嚕……」可怕的淫觸們好像擁有無窮無盡的巨量精液似的,一根接一根的將渾濁濃白的滾燙淫液,如灌腸般的由嘴裡、蜜穴、後庭等數處洞口不停強行射入,一時間少女的肚子上彷彿像水球一樣的腫了起來。



「救……救命……啊哈……嗚噁……咕嚕、咕嚕……救……啊啊……」少女身上開始冒出一連串紅色水氣般的東西,像血一樣的鮮紅,好似身體內的人類血液被乳白色的奇怪淫體給不斷逼迫出來,溢出體外的迅速蒸發掉。



跟著在蠕動顫抖的嬌軀上開始由紫黑色的青筋凝結出一串串怪異的畸形文字,星羅棋布、毫無規則的先後佈滿著她的全身,伴隨著兩眼已經翻白的詭譎模樣,一種說不出來的可怕,正一點一滴的由淫猥氣氛中顯露出異樣的死亡氣息來。



「這是妳的命運,不要逃避,放開妳的心靈接受吧,妳正在接受著魔界裡至高無上的『灌精換血』的改造之術呢,馬上的……妳就會成為這一區裡新的淫魔傳教士的,傑傑傑……」



那股聲音靡靡訴說著奇怪的話語,淫邪陰森的氣息完全將少女身軀給牢牢的籠蓋住,蛻變、異樣、生長,不斷重複在少女那鮮美姣好的美麗胴體上,茲意萌芽出魔鬼般不可思議的可怕模樣……





罪之壹、新生的淫性





不知過了有多久的時間,暗巷的深處裡少女終於清醒了過來,她直覺得嘴裡有點口渴,伸手摸了摸自己嘴唇,竟發現上頭有種粘粘糊糊的白色東西留在臉頰四周。



這……這是什麼東西?少女用舌頭舔了一口後,發覺有種粘粘滑滑的感覺,而且味道十分的腥,她不知為什麼的用力的吸了幾口,發現鼻子很喜歡這種感覺,竟開始不停的追尋身體上殘留的這種味道,並且一點一點的不停舔食著這些乳白透明的淫液。



她慢慢的發掘自己喜歡上這種味道了,舌頭上的味蕾似乎正在迷戀著濃精的鹹腥與異臭,混合著自己特有的鹹濕汗水卻沒想到一切都成了十分美味的東西一樣。



(這……這是精液,是妳每天最喜歡的食物之一……)



一種奇怪但卻不覺得意外的意念,快速的閃過少女的腦海內。



「是的,我今天都還沒有吃過精液呢……」少女突然覺得肚子有點餓了起來,口乾舌燥的,對於昨夜自己身上發生過的一切變故,卻絲毫沒有感到應有的那份恐懼與害怕。



「我……我的衣服呢?怎麼破掉了呢?」少女似乎記不起來昨天發生過的一切,她首先注意到身體上淩亂不堪的破爛衣物,正覺得想要大聲叫喊的同時,心裡的思緒起伏又傳來了一股奇特異樣的感應波動。



(這是妳自己撕破的啊,之前的衣服難看死了……)



「對,這樣的衣服好難看,我才不想穿這種衣服呢。」少女說完就把破爛掉的布料給脫了下來,跟著渾身赤裸,把下體仍帶有一絲一絲黏稠精液的東西全用手指糊了起來,放在嘴邊一口一口津津有味的吃個不停。



垂著貪婪唾液的嘴巴裡,呼應著充滿淫慾飢渴的性慾眼神,她那赤裸的形影氣息中,已經不再存有矜持害羞的少女表情。



(看……這種爛衣服醜死了,只有性感的衣服才配的上像妳這麼淫亂的少女……)腦海中的這股意識又開始的凝結成新的想法。



「這是誰買的衣服……這些衣服簡直難看死了。」少女打開昨天興高采烈選購的衣服裙子,卻沒想到的是,從今天開始,她已經不再喜愛這些俏麗可愛的年輕裝扮,她喜愛的,是屬於意淫氣息十分濃厚的性感妖饒模樣。



「不過……也許我可以用這些東西把自己打扮得更不一樣一點。」少女的腦海中又快速的閃過了一個不錯的念頭,她一面這樣的想著,一邊開始打開地上那一袋袋年輕漂亮的少女衣物。



在仔細的替自己穿著衣物後,她將身上小可愛的T恤拉緊在背後打了一個結,讓緊繃無比的上衣托緊著一對美好的圓奶子,儘管只有B罩杯左右的體型,但繃緊的乳溝還是一覽無遺的由小可愛的領口處,充分顯現出那種性感不已的味道來。



她的下身穿著一條開高領的性感丁字泳褲,米黃色的泳褲上配著一滴滴的水珠,渾身有種說不出的性感氣息將這美好的胴體給襯托的妖豔無比。



泳褲本來是打算夏天時候穿的,但現在她實在找不到比這條泳褲更能表現出自己性感的美麗胴體,一邊不停的產生意淫的奇異幻想,下體間突然開始主動的發出騷動……



「唔唔……這……這是什麼感覺?啊!……這是……」少女的臉上開始紅潤了起來,因為她已經注意到了,下體內兩片濕唇癢到發硬,一股濕粘粘的熱液,緩緩的由她的肉摺中快速的分泌在黃色的內衣泳褲上……



「好……好丟臉的感覺……濕了……那裡濕了……」少女臉上羞紅不已,跟著沒想到淫液竟然越流越多,甚至興奮的感覺讓少女幾乎連站都快要站不穩的低下身來。



(怎麼樣,是不是很舒服?)腦海中的意淫念頭越來越強,少女直覺得身體緊繃的要命,好像很想做愛的那種感覺,不停的湧上心頭。



「我……我怎麼了……好……好舒服啊……」她的手指開始失控的拉下黃色泳褲,一雙手指忘情的撫摸著自己紅粉鮮嫩的肥美陰唇,一種升上去的奇異快感不停的帶給她越來越需要的慾望……



「我好想要……我癢……我……唔嗯……?……啊……啊啊啊!」少女突然被下體的陣陣怪異感覺給嚇了一大跳,正在撫摸勾弄濕唇內部的手指,突然被陰核上的觸感給彈了一下,跟著一條像香腸一樣的大東西,就在陰核肉球上形成了有如男人一樣的大陰莖。



「這……這是……」粗大的陰莖竟然長到了有六、七吋之長,並且不停的脯脯蠕動、青筋暴跳,一副十分凶猛的粗壯模樣。



(這是妳自己的陰莖啊,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還不快摸摸看……嘻嘻,已經有點受不了了呢。)



「哎啊……啊……哈……是……這是我……我的陰莖……」少女眉頭一皺,本來極力想否決這種念頭的,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永遠無法跟大腦的意志相違背的。



才一轉念之間,她就覺得這條陰莖的感覺十分熟悉,是的,這的確是她的陰莖呀,她必須撫慰它讓自己快樂……那剛才……為什麼自己會想要排斥它呢?



「啊……好……好舒服……啊……」現在,少女一隻手是不停的握緊陰莖上下套弄,另一付靈活的指頭是來回不停的進出潮濕不已的甜美嫩唇……



(嘿嘿……這樣做是不是令人十分興奮?)



「是……是……好高興……我現在好高興……」內心裡不斷的產生興奮的悸動著,甚至連少女的眼睛都忍不住的感動到流下眼淚來。



(興奮的話就把白濁的精液射在衣服上吧……)



「嗯……啊……我……我想要射在嘴裡……我要吃……我想要吃……」少女露出一副貪婪嬌豔的急切模樣,似乎被自己淫亂的意識給左右著,不停加快的抽弄著大陽具,甚至想用搖晃的一對奶子去夾住它,拼命的想讓這條陰莖快點把精液射出來。



「啊……啊啊啊……射……要射了……啊哈……洩……要洩了!啊哈……」就在少女拼命的射出濃濃大量的白色精液時,下面濕潤緊縮的騷穴內竟也同時的吐出一陣又一陣濕濕粘粘的透明愛液。



(嘻嘻……妳真是無可救藥的愛玩少女,果然天生就像個等待變成淫魔的女人……從今天起,妳就叫『愛濃』好了。)



「愛濃……愛濃?」少女的腦子裡開始混亂了起來,她明明就叫做夢翎的……不知為何自己竟然卻有了如此詭異又毫無頭緒的怪念頭呢?



(是的,妳忘記自己是個淫魔女的身份了嗎?)



「淫……淫魔女?」少女臉上又是一紅,完全無法控制意識的流轉,只能默默的接受著這樣毫無徵兆的怪想法。



(妳是一個淫魔女,這個秘密只有妳自己才知道,妳是覺得不會告訴任何人的,除了人類的名字外,妳還需要一個新名字,那就是愛濃……)



「嗯……對了……愛濃……」



「愛濃……好好聽的名字,我喜歡……這就是我淫魔身份的新名字……愛濃……」少女似乎漸漸的揚起嘴角,淺淺的露出怪異的笑容,跟著眼睛裡散發出光芒,一張臉快速的轉變成十分淫邪的模樣。



(現在……快點說出來妳是誰,說出妳的誓言!……快點露出妳真實的本性來吧……傑傑傑……)腦海中的話語快速的灌入了大量的意識,令懵懂中的少女瘋狂的顫抖了起來,跟著……新的意識已經逐漸在她腦子裡清晰了起來。



「嘻嘻……我叫愛濃……我是要『貫徹愛與精液』的淫魔性修女……我將用自己的愛液對偉大的淫神發誓……永遠成為您的僕人……哎啊!」就在少女說完這句話的同時,突然一陣閃電般的強光襲擊在少女的身體上,跟著一聲劇烈的慘叫聲之後,一切,又回歸於無聲無息。





罪之二、蠕動中的女王蜂





「老師早。」



「同學們早……」二十四歲的女老師劉馨平,一如往前禮貌性的問候著台下的學生們,手裡拿著課本,幽雅的步入進教室後,就準備開始今天第一堂的上課內容。



「咦……方夢翎呢?夢翎今天怎麼沒有來嗎?」馨平看著第一排的座位上,那位從來不遲到早退的優等生方夢翎竟然沒到,心裡立刻就起了一些不好的疑問。



夢翎是個天真善良的女孩子,平常也很得劉馨平的緣,雖然她是生長在單親家庭的環境中,但夢翎一向都表現的很體貼,與母親的感情好到連自己都覺得有些嫉妒呢。



不過最近開始她似乎比較愛打扮、喜歡買些便宜的美麗衣物,但平常倒也沒什麼特別異常的行為舉止出現。



下課之後,馨平很自然的拿起電話便打到方家詢問情況,但沒想到方家卻沒有人接,她越想越奇怪,也不自覺的對夢翎感到擔心,因此打算下午放學後就親自到方家做一次家庭訪問。



就在馨平來到夢翎家門口前時,按了好幾次電鈴卻都沒有人回應,但是隔沒幾分鐘之後,門庭深鎖的大鐵門卻自己打了上來,好像在邀請她進入一樣。



馨平心裡覺得有些怪怪的感覺說不上來,不過自己既然都已經來到了人家這,便只有進門往房間裡的方向走去。



「方太太……夢翎……有人在嗎?我是劉馨平老師……」馨平大聲的喊了幾句,但卻似乎都沒有人回應。



而奇怪的幾公尺步伐,馨平卻覺得好像走了很久很久一樣,知覺意識好像在這個空間裡變得有些扭曲、模糊,一種說不上來的怪異感覺在顫抖的身軀內竟莫名的害怕著。



裡面的空間詭異極了,好像相鄰很近的房間旁邊卻走了十幾分鐘的時間仍沒到,漸漸的靠近往主臥房的門口時,一陣又一陣的黏膩哀嚎聲卻由房門口內傳了出來。



「這……這是誰的聲音?怎……怎麼會有這樣的聲音呢?」馨平滿臉通紅的不禁想到,夢翎跟她未再婚的母親應該都是單身才對啊,怎麼會有這樣羞死人的呻吟聲由房內傳出來呢?



她的好奇心不自覺的被點燃了起來,腳底下輕慢的不敢發出聲響,偷偷摸摸的就來到了臥房前透過門縫往裡面看去。



「啊!」這不看還好,一看下去……登時馨平的眼睛卻瞪得斗大,完全不敢相信裡面的那種話面……竟然會是如此妖異鬼怪的恐怖模樣!



只見這間臥室內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房間,四周上充斥著一種黑色螺旋般的奇異光束,好像把空間裡外分隔成一種全然不同的虛幻境地,臥室內堆放的不再是家具與床台,取而代之是一種荒涼空曠、帶有異次元般怪異生物的奇特空間!



這……這裡面是哪裡呢?她……她們兩個人究竟在裡面作些什麼!



她……她真的是夢翎嗎?怎……怎麼會變成這樣一幅可怕模樣啊!



馨平的眼睛被夢翎『變化後』的身體深深吸引住,只見夢翎嬌媚妖嬈的潔白胴體上沾滿了濁白濃稠的濕潤淫液,一對雪白姣好的肥碩巨乳,豐滿的在纖纖細腰上不停的擺動搖晃。



而且不但酥胸變得全然不一樣,就在下體那烏黑捲曲的性感陰叢中,竟然也竄出了一根淤黑發紫的粗大肉棒,勃勃地上下不停搖擺膨脹的凶猛模樣,著實讓馨平看的意亂情迷、膽戰心驚。



夢翎的表情看上去還是一樣那麼的嬌美與天真,嘴角邊微微洋溢著甜美可愛的粉粉笑容,默默看著掙扎不已的母親身體,一種跟臉上氣息毫無關連的妖魅絕豔感,不停的由那變成魔鬼般的嬌軀裡溢出一絲、一絲淫靡的味道來。



馨平不知為了什麼對夢翎的表情感到十分害怕,在那對感覺不出異樣的少女瞳孔中,好像有一種比夢翎肉體更加妖異淫邪的可怕東西,就深深的隱藏在這平凡到不自然的甜美表情裡。



夢翎的母親柳淑妍與女兒臉蛋上有些許相似之處,細緻的瓜子臉天生就是副標準的美人胚子,雖然年紀已經接近快要三十的末數了,但身材比例與細緻肌膚卻仍保持有不錯的活力與彈性。



如今的淑妍身體被一連串怪異的東西給拘束著,上身接近赤裸的僅留下褪掉的黑色蕾絲內衣,下體上沒有內褲的網狀絲襪不知被什麼東西給扯開成一洞又一洞的性感姿態,上頭沾有許多不知名的白色淫液,讓雙膝上顯得格外的油嫩光澤與濕潤猥淫!



「嗚嗚唔……啊……噁……嗚啊……放……開我……嗚唔……」淑妍的表情顯得難堪而害羞……不敢相信自己會被弄成這樣的不停顫抖著,眼睛裡一點都不敢正眼端看著自己的女兒,好像對方變成了妖魔野獸一般,閉瑣的柳眉間充滿了羞辱與畏懼。



她的雙手被絲襪給緊緊的綁在腦後面,雙腳被不知什麼粗長的淫觸給撐開成大八字,各盤一邊的黏長觸鬚不斷的揮舞著端頂的龜頭部位,並且在淑妍的私密處上來回不停的摩擦著,似乎隨時都準備要伸進去一樣。



然而還有更加瘋狂的東西就留在那對細緻美白的圓乳上,一條珍珠般的項鍊竟牢牢的貫穿進淑妍的乳頭中,並且在潔白的乳皮上產生了一連串顆粒般的小球泡,一直延伸到另一邊的乳豆中再穿了出來,鍊扣就在雙乳的鴻溝間牢牢的串連在一起,隨著女體那急促的呼吸聲而搖晃不已。



淑妍的一對奶子單用肉眼看就超過了有H罩杯的大小程度,馨平不敢置信的看著它們,因為這種形狀根本就不是印象中淑妍所應該有的那副模樣。



還有一處更可怕的地方位在這名母親的肚皮上,只見一堆莫名可怕的小蟲子在吸食過淑妍噴溢流出的乳汁時,卻慢慢的就逐漸腫大了起來,並且蠕動的截蛹中開始伸出一條條細毛噁心般的怪東西,不停在那濕滑油光的皮膚上冉冉而動。



只見由夢翎化身成的淫魔女愛濃,不停扯動著自己母親乳上的那條珍珠鍊子,就在球體拔出與塞入另一邊乳肉的同時,強烈的摩擦痛楚和快感卻直接的帶給了淑妍難以想像的甘與苦。



然而更加奇怪的是,淑妍被穿入的乳豆上並沒有噴出半滴的鮮血,反倒是應該已經停止排乳的一對肥潤巨乳卻在這樣穿進拉出的強烈刺激下,不停的把乳白中帶有微黃汁液的香滑奶水給擠出來。



「啊啊……噁啊啊……咿呀!……」突然繃的一聲,愛濃手中把玩的珍珠項鍊就被她給扯斷開來,雖然還掉了幾顆在地上,但其餘仍有很多小珠子被留在了淑妍的奶子裡面。



「我……啊哈……我……求求妳……夢翎……快……快把珠……珠子取出來吧……癢死了,我……受不了了……哀啊……」淑妍哀嚎的呻吟叫道,聲音中除了恐懼害怕外,有種想忍卻忍不住的性刺激,正不斷的由成熟美麗的軀體內散發出淫邪的味道來。



「我早告訴過妳了笨媽媽,我不叫夢翎……我現在叫做愛濃,記住了嗎?」愛濃調皮的口氣中奚落了對方一陣,跟著無邪的俏臉上露出紅嫩的舌尖,輕輕的在淑妍的臉頰上,細細的舔食著那香淋鹹膩的淫水汗滴。



「妳還要忍住,妳看……妳的大奶子變成這樣好看多了呢,嘻嘻……紅粉的乳暈旁滿滿像似長出一粒一粒疹子般的小球兒,摸起來一定特別舒服吧?」愛濃說完就用力的伸手一抓,只見靈活的指頭不斷的觸摸著皮膚下那圓滑滾動的小珠子,一種出人意料的強烈刺激,卻同時帶給了淑妍巨乳上一種毀滅性般的興奮感。



「啊啊……嗚啊……啊啊……」淑妍完全分不清楚乳皮下的神經帶給自己的是痛還是快樂,只知道強烈的刺痛與興奮……眼看就要徹底的在乳頭內爆發開來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激動感覺在雙眼中流下潺潺的淚水,在私密的下體上卻不斷的溢出前所未有的巨量淫液。



「聽說男人喜歡在那東西的莖皮內裝入珠子,讓自己的淫莖變成像鐵耙一樣的勇猛有力,妳看看,妳的奶子現在也差不多變成為同一個模樣了……嘻嘻。」



「我……啊……我……嗚啊!」就在淑妍不停的產生出難以想像的興奮狀態裡,由那乳頭前端,不知如何被撐寬的乳縫中,一兩顆被撫弄而排擠出來的小珍珠就伴隨著噴發而出的香熱乳水,一同被彈飛了有數十公分之遠。



這些被擠出來的珠子上,雪白的珍珠顏色竟已漸漸褪去,留下的外型是屬於透明光澤的詭異模樣,好像有條小蟲子般的東西正在黏稠的球體內冉冉蠕動、就要蛻體而出一般。



十足噁心的小珠子內,一條、一條蠕動中的小生命就這樣一一的藉由乳水在不停孵化成形,並且在腫大到一定形體後又匍匐的往母體身上爬去,好像還想吸食淑妍乳內的香甜奶水一樣,不停的集聚在她肚皮上爬行著,詭異黏滑的怪誕模樣真是令人噁心至極。



「啊!……」房門外的馨平看到這一幕時,嘴巴裡幾乎是禁不住的要叫了出來,瞪大驚嚇後的神智久久都回不了神來,下體碰的一聲竟雙膝跪地,再也沒有力量將身體給撐了起來。



幾乎被眼前景物給嚇暈的馨平,跟著下體竟然就失禁了,她的身體無法動彈的癱在那邊,呆滯的眼神翁被恐怖的畫面給深深限制住,沒有注意到噴出的『乳蟲』中,有一條剛成形截蛹的可怕東西正朝著自己而來呢。



「失神了嗎?可愛的媽媽……嘿嘿,下面還沒幫妳改造成孩子們的遊戲室呢,妳看……牠們早已經都餓了呢,沒有母親的奶水與女人的淫液,牠們是存活不了多久的……妳看……好可憐是不是?」



「嗚……咿啊……癢……癢……啊哈……要死了……癢啊……啊啊啊!」只見更加可怕的景況竟然就這樣發生了,蟄伏在淑妍身上的許多肥大蟲子,竟又再度的蛻變成另外一種新型態,透明的蛹殼外表再次孵化出更加進化的乳白蟲形,像蟈蝓一樣的蠕動物,快速的由皮膚外慢慢的鑽入滲透回淑妍的雙乳與濕潤的陰唇裡面去。



「壞媽媽……我很久以前就想養一條十分聽話的可愛寵物,但妳卻一直都不肯讓我養,現在乾脆就把妳變成我的乖巧寵物,這樣一來以後妳就沒辦法再反對我了,因為,妳就將是我最聽話的小可愛呢……嘻嘻。」



「嗚……夢……夢翎……媽……媽媽……哎啊!」淑妍雙眼流下最後一滴充滿悲傷與母性的難過眼淚,一條又一條沒有人性的噁心東西在鑽入淑妍身體後,立刻就帶給這副身軀永遠也無法熄滅的性慾之火。



「不要再反抗了,妳是阻止不了、也改變不掉的……我可愛的媽媽,妳知道自己接下來會怎麼樣嗎?」愛濃嘴裡輕輕的微笑著,並且開始撫弄了自己那條粗黑的大肉棒。



一絲一絲由龜頭上溢出的綠色精液泡,就這樣順著粗張、黑肥的莖皮下,一點一點搖晃、脫落的滴在陰濕的地面上。



「再過不久之後,妳就將會變成最美麗的『女王蟲』了,呵呵……高不高興啊?」



「妳體內中的『孩子』們會無時無刻的讓妳想要性交,需要精液,身體會一次又一次的脫去掉舊有的皮膚,跟可愛的蟲子們一樣,慢慢的妳得這副身軀就會越來越適合性交、越來越散發吸引人的氣味,甚至還可能成為永遠都停止不了性愛命運的『女王蜂』呢……」



「嘻嘻……我需要媽媽幫我孕育所需要的淫蟲戰士,這些好孩子將來會一一的寄居在那些年輕貌美的女孩身上,這樣一來我們所必須組織的『淫魔教會』,很快就會有許多新血加入進來了……」



可悲的淑妍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兒竟然打算把她變成像『淫魔女王蜂』一樣,終年不停止的就只有性交而已,並且不分男女性別……只有是人類的身體,都可能隨時淪為她『孩子們』的寄生物,而每一個受接觸到的人體內,都將慢慢蛻變成像『工蜂』一樣乖巧聽話的性奴隸。



「吞下我的精液吧,這是讓妳一同接受『灌精換血』的改造精液……嘻嘻……哈……好媽媽……妳現在是正主動的需索著它們呢。」



如有妖魔般可怕的愛濃在說完話的同時,已經伸手擡起了母親的雙腳,並且將滾燙的大陰莖一舉就深插到她的身體內,茲意的擺動著靈活飛快的下體,有如魔鬼溝合般的顯露出那份怪異與刺激。



「唔……唔……!」房門外的馨平似乎不知什麼時候被詭異的『做愛』畫面給勾動了心弦,儘管明明被嚇得害怕不已,但卻沒想到呆楞的意識中,一雙手竟然開始在自己的乳房與下體間來回的撫慰著。



她並沒有發現到,地面上有著一片脫殼後的透明蟲蛹留在自己身後面,這條噁心可怕的小東西,卻已經在她身體下面不知去向。



「唔啊……喝……喝……噗吱!……噗吱……抖……噗吱、噗吱!」就在愛濃瘋狂激烈的搖擺插弄下,濃稠噁心的大量精液,竟然就在短短的數分時間中連續發射了好幾次,並且把她的母親插得生來死去、靈識喪盡……只留下口中還不停的呻吟著,人卻早已經成為了沒有自我意識的性慾人形。



「最後……該把這根致命的『毒針』也裝入妳的下體內,它會與妳脊髓合而為一的……這樣一來,妳就真正成了最惡毒的致命女王蜂呢。」



愛濃說完後就把一顆身旁準備好的巨型球蛹拿了過來,並且口中唸唸有詞的將蟲殼破除後,獨留下上頭一條有如異形鉤刺的可怕蠕動物,就這樣狠狠的直接由母親身後的屁眼內,給活活的塞了上去……



「唔唔……啊……啊……」女人的身體沒有發出太大的呻吟聲,因為她的意識早已迷離喪失的差不多了,只見這樣粗長勾狀的堅硬東西卻沒有帶給淑妍太多的痛苦與刺激,尖刺的崎嶇表面在她肌膚上穿破了背脊但卻沒流下半滴的血液。



「嘿嘿……我的好媽媽……很快的妳就會蛻變成像蝴蝶一樣的美麗了,年齡再也無法在妳身上留下痕跡,變成淫獸後的妳,將成為我所有奴隸們的共同母親……嘻嘻嘻……」



愛濃那不自然的純真眼神中,最後還是掩蓋不住濃濃邪惡的氣息,一雙透露著碧綠色的瞳孔內,由她那對明亮的大眼睛中散發出陣陣妖異的邪光來。



很快的淑妍那層皮膚上竟然開始產生出詭異的皺折,似乎有什麼綠色黏稠的東西在那皮膚內給腫了起來,跟著鼓漲後的光澤、半透明膚層就像蟲蠱的蛹一樣,將淑妍的身體包裹成一顆巨大的綠色黏球體。



然而這樣可怕的一切在馨平的眼睛裡卻已不再產生恐懼的疑念,一種前所未有的空虛感竟慢慢的帶走了她內心的驚異……眼裡無法繼續看著可怕的畫面,只想如何才能解決自己下體的陣陣淫慾。



「妳怎麼在這裡呢?馨平老師?」突然不知過了幾分鐘的時間後,一股熟悉的聲音就在馨平撫弄自慰的同時,傳進了她的耳朵裡。



「啊、呀!……妳……夢翎?」馨平被身後出現的夢翎給嚇了一大跳,嘴裡再也無法清楚的訴說著,自己現在到底再做些什麼。



「討厭啊,老師妳怎麼這樣……看見人家就像看到鬼一樣……呵呵。」夢翎露出骨露露的大眼睛說道。



「妳……媽媽……妳……」馨平像被嚇醒了一樣連忙打開臥房門一看,只見裡頭的竟然不是剛才看見的妖異空間,卻僅只是尋常普通的女人臥室。



「這……妳……妳媽媽……妳們……哎啊!」馨平似乎有些陷入歇斯底里的禁斷狀況,被打算的手淫中加上腦海裡浮現的恐怖畫面揪合在一起,一種渾然摸不清楚情況的無助與激動,這會兒就全都表現在她蒼白的俏臉上。



「我媽媽正在廚房準備晚餐呢,沒注意妳要來,老師要不要留下來一起吃飯呢?」夢翎拉著老師的手很熱情的招呼著她,但……卻沒有對馨平那尿濕的衣裙與下體做出質疑與反應……



「我……不……我……啊!」馨平有些激動的甩開對方小手,滿臉通紅的掩著面,頭也不回、話也沒說……就失禮的跑出了方家大門口。



而地面上還沾著的淫水與尿液,卻仍清晰的殘留在屋庭的地板上,水滴反射著晶亮的黏白與螢光,在這條蜿蜒的小溪中,透露著一層浸淫邪異的浮光豔影與氣息。



分不出剛才臥房畫面到底是真還是假,馨平這女人怎麼也都不會知道,那段所曾看見到的淫邪景域,究竟到底是如何顯現在自己眼前的呢?



那個站立不動的夢翎沒有說話,只有在眼角中,一閃、一閃的綻放著碧綠色的妖異邪光,看了看房門內一眼,床台上一顆巨型的綠色球體……眼看著就將在今晚的午夜時分時,徹底成形…………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