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

【经典】三个婢女一起飞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三个婢女一起飞

激情之后,巧媚半睁媚眼,乖巧的蜷在血天君的怀里,畅意的回想着血天君刚才对自己的作为,她不禁失声笑了出来。

“怎么了”

血天君挑眉问道。

巧媚摇了摇头,娇声道:“人家在想,夫君身边的女人,是不是都像我这样……”

血天君伸手按住她身前硕大的圣女峰,朗声笑道:“呵呵,这有什么,我血天君的女人,哪一个在我身下,不叫唤,那不是在说你夫君没本事嘛,要是你一声不吭,我倒觉得毫无意义了。”

一脸的羞红,巧媚应声道:“那我和你眼中的女人,有什么差别嘛”

“当然没有,巧媚,不要想太多了,人活着,就是享受跟被享受。”

血天君说着自己的所悟。

这时巧媚竖起了耳朵,轻声笑道:“那我的九个妹子呢,你刚才可是答应了,要给她们找一个好夫君得。”

血天君也听到了楼下的动静,他翻身又把巧媚压在了身下,说道:“你看她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夫君呢。”

感受着粉缝处被凶器又顶了进来,巧媚皱起了眉头,双手紧紧抓住血天君的肩膀,娇笑道:“只要能满足她们的就行,我说的可以一次满足她们九个。”

“哈哈,这个我想没有人能做到,但是你夫君我,倒是有点本事,别说她们九个,加上你,我也让你们满足的没话说。”

血天君大笑着,突然一使劲,凶器噗一声,又扎了进去。

巧媚娇唿一声,急道:“坏夫君,人家才不愿看到你和她们在一起,我会吃醋的,要是那样,你们背着我可以,不许你在我面前公然跟她们打情骂俏。”

血天君已经开始了驰骋,横冲直撞的毫不怜惜巧媚娇小玲珑的身躯,就像一叶扁舟般,巧媚随着血天君的顶撞,而在前后晃荡,嘴里哼吟着美妙的声音,脸上更是迷离的显露痴情。

阁楼内回荡着巧媚得美妙哼吟声,九剑女齐齐在一楼客厅之内,这九剑女中名字以天地玄黄占前四,无极剑女,魔剑、仙剑与红尘,和九剑女中最小的一个女子幻俪。

“大姐,巧媚姐姐在做什么呢”

幻俪年有十八,虽有成熟标志的身材,却生了一副娃娃面孔。

九剑女之首天剑摇了摇头,脸上晕红的无比妖冶,她与另外几姐妹对视了一眼。

地剑娇笑道:“若想知道巧媚姐姐在做什么,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天剑轻斥道:“别乱说,如果打扰了巧媚姐的好事,看她不修理你。”

幻俪一脸的疑惑,听着那声音,却感到浑身发热,只是过了一会,那扰人的声音终于安静了下来。

众姐妹围在桌边,同是没有说话,只是片刻,二楼传来了脚步声,九剑女全都站起了身。

看着巧媚首先走了下来,而那一身长袍的男人紧跟其后,见巧媚脸上红晕无比,九剑女中也只有幻俪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巧媚姐,血阁主。”

九剑女齐齐躬身尊敬道。

血天君笑道:“呵呵,不用这么客气,各位妹子如果不嫌弃,还是叫我天君哥吧。”

巧媚偷偷白了他一眼,娇声道:“天君哥说的对,你们就不用跟他客气,叫哥。”

“天君哥……”

众女又齐齐喊了一声。

从巧媚那里,血天君已了解了一些这九个美女的事,她们并不是巧媚所说的高人指点,而是巧媚亲自教导,亲自把她们训练出来,九剑女在一起,便可以组成九天剑阵,故已九剑女为名。

一双眼睛在九个年岁平均二十左右的小美女身上扫了一个遍,血天君才出声道:“巧媚,各位妹妹,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送血天君离去,巧媚转身折返到阁楼之内,九剑女全都立在那里,各个脸上都显出了凝重。

巧媚摆手冷声道:“你们都知道了吧。”

“是。”

九剑女齐应声道。

刚才的巧媚还面带笑意,而现在她脸上则是毫无表情,在九剑女的脸上扫了一圈,巧媚看着幻俪笑道:“接下来是你去。”

幻俪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娇声道:“巧媚姐,我……我怎么能胜任呢,万一……”

“放心,主人叫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记住,只有真爱才可以让他没有提防,若是你们对他产生不了真爱,绝对不会出现主人所说的玄门大开,无上内力聚集自身,我刚才已经体会到了。”

巧媚说着,身上突然出现一股凌厉的气势。

九剑女都是一惊,和巧媚这么久了,她们自当知道巧媚真正的实力和内力,可是这才多久,巧媚凌厉的气势,和她身上的内力,就好像突然高了好几层。

地剑娇真道:“巧媚姐,幻俪尚小,她这么去,未必会成功啊。”

巧媚瞪了一眼地剑,冷声道:“这你就不要管了,幻俪去,我还是放心的。”

“谢谢巧媚姐。”

幻俪拱手说道。

巧媚怕其他人产生不平心里,立刻说道:“好了,等幻俪成功,我会安排你们其他人。”

回到自己的房间,巧媚斜身靠在了床榻前,回想着刚与血天君的两次交欢,她的小腹里立刻又燃起了火焰,只是她很不明白,为什么指点自己的那个高人,要派自己和九剑女来,而且是以身体的方式跟他在一起。

“天君,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会对你有恶意得。”

抚着刚才血天君躺着的地方,巧媚整个人伏了上去,就好像自己和血天君还依偎在一起一样。

回到暗香阁之内,血天君是春光满面,在这天下会中,他已是唯我独尊,帮中大小事尽有文丑丑操办,加上风云和秦霜与断浪,这天下会虽没了争雄之心,却在武林中依旧拔得头筹,稳坐武林第一帮的交椅。

孔慈和几个婢女眼看血天君满脸笑意的回来,皆都替他高兴。

“天君哥,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孔慈走进血天君身前,娇声问道。

血天君深情的看着孔慈,经过自己的开垦,这只有十几岁的孔慈,不管是样貌还是身材,都以逐渐发育成熟,硕大的圣女峰和她娇小玲珑的身躯,倒是呈现出了不匹配。

笑着摇了摇头,血天君说道:“没什么。”

他不说,孔慈也不敢随意追问。

“我要沐浴,慈儿,帮我准备热水。”

血天君刚要上楼,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着孔慈道。

“哦,我这就去准备。”

孔慈脸上现出了欣喜。

她可是唯一伺候血天君沐浴的婢女,而且每次伺候血天君沐浴,孔慈都有好事可享受,这差事她是太乐意了。

准备了半晌,热水已倒入桶中,孔慈看了看沐浴室里的床榻,立刻上前整理了一番,想到待会伺候血天君沐浴的乐事,她又回屋换了件单薄丝质的透明衣裙。

“孔慈姐……”

当孔慈从自己屋里出来,要去叫血天君时,和自己一起任职暗香阁婢女的小兰,叫住了她。

孔慈挑眉看着小兰,疑惑道:“什么事啊”

小兰快步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道:“绿萼姐姐叫你有事。”

“额,这……天君哥要沐浴,那好,你去叫下天君哥,我去看看。”

孔慈犹豫了一下,但是公孙绿萼可是血天君的女人,在这暗香阁,除了血天君的话,就是公孙绿萼做主。

见孔慈向着公孙绿萼的房间奔去,小兰冲着暗处招了招手,另外两个婢女随即小跑了过来。

“小竹,小梅,你们先去沐浴室等着。”

小兰娇真说道。

这叫小竹和小梅的婢女和孔慈与小兰,本是该按梅兰竹菊起名,因孔慈来到暗香阁后,血天君不喜她更名小菊,所以只有梅兰竹三个婢女名字,而孔慈依旧被唤作孔慈。

上了阁楼之上,小兰轻手轻脚到了血天君的屋外,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

屋里传来了血天君的声音。

小兰推开门立刻走了进去,刚抬起眼眸时,看到床前血天君竟赤着身,正拿着一件衣袍在看。

“啊……”

小兰娇唿了一声,立刻转过去了身。

血天君也是一怔,该是孔慈来叫自己的,小兰怎么会来。

只是随意套上了长袍,血天君平静道:“孔慈呢。”

小兰心肝此时还扑扑的急跳着,脸上现出红晕,娇声答道:“被绿萼姐姐叫去了,说是有事跟她说。”

“哦,热水准备好了”

血天君没有多想,系好袍带问道。

“嗯,天君哥可以下去沐浴了。”

小兰说了一声,立刻疾步走了出去。

血天君摇了摇头,随即也下了楼。

走进沐浴室,血天君顿时愣了,屋里弥漫着热气,而且还散发着很浓的花香味道,这是他最爱的花味道,但是让他愣住的,不是这热气也不是花香,而是立在木桶周围的三个婢女。

只见她们都穿着短裤衩,上面全都吊带肚兜,这样的装扮,就是孔慈也很少穿。

看着她们各个面红耳赤,血天君有些明白了,怪不得孔慈会被公孙绿萼叫去,而让她们三个过来,显然这是公孙绿萼刻意安排的。

走进木通,小兰不比竹梅胆小,迎了上去,娇声说道:“天君哥,孔慈姐姐要迟些过来,我们三个服侍你沐浴。”

“呵呵,好啊。”

血天君轻声笑道。

一手扯掉了身上的衣袍,刚要接过衣袍的小兰,看到面前血天君全身赤着,立刻吓得转过了身,而那梅竹两个婢女,更是不敢看过来。

血天君仰头笑了起来,说道:“你们为我沐浴,还害怕看我的身子嘛。”

小兰双手搓着,咬了咬牙,转过身,眼睛却不敢朝下看,只是看着血天君的眼睛,娇声道:“绿萼姐姐说,天君哥身上有让我们三人害怕的东西。”

“她还说了什么”

血天君追问道。

这时小兰摇了摇头。

血天君故意一脸的生气,沉声道:“说,她都对你们说什么了。”

小兰吓的浑身一颤,急道:“绿萼姐姐说,天君哥会给我们快乐,向孔慈姐姐那样,和天君哥……”

“和我什么啊”

血天君低头靠近她羞怯好看的小脸,笑问道。

小兰羞红的脸蛋煞是好看,粉淡的小嘴唇更是诱人无比,只是血天君也有点自持力,这兰竹梅三个婢女,虽然是天下会中美貌至极的婢女,但是她们现在得年龄都还十一二岁,若是想让她们真的可以接纳自己,在这里来狂野的自然不行。

而且她们三个只是听却从未观摩过,没有一点经验的她们,血天君的尺寸和粗狂,哪是她们能受得了的,想到这,血天君捻手掂起小兰的下巴,笑道:“乱想什么呢。”

小兰害羞的摇了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进到了木桶里,血天君舒服的靠在桶边,闭上了眼睛说道:“为我沐浴吧,要是你们太热,可以褪光衣服,我不会看的。”

听到血天君这么说,小兰和小竹、小梅倒是没敢迟疑,赶紧围了上来,浇水的浇水,搓灰的搓灰。

一番沐浴,有三个婢女伺候,血天君舒服至极,沐浴完穿回长袍,刚走出沐浴房间,就看到了公孙绿萼正和孔慈两人交头接耳的交谈着。

见血天君出了来,公孙绿萼忙站了起身,笑嘻嘻的走过来,娇声道:“夫君,洗的舒服吗”

血天君拉住她的手往自己凶器上一放。

公孙绿萼立刻挑眉惊叹道:“怎么三个人还没满足你啊。”

“你也太把你夫君小看了,呵呵,我没对她们怎么样。”

血天君说出了实话。

感受着手中凶器的跳动,公孙绿萼不满道:“为了夫君你,我可是煞费苦心,你怎么能让到了嘴边的肉跑了呢。”

血天君笑了笑,低声道:“我另有安排,在里面热气弥漫的,好不舒服。”

“那我再去叫她们。”

公孙绿萼以为血天君要去卧房,立刻要进沐浴房间,把小兰三个婢女叫出来。

拦住了公孙绿萼,血天君看着一旁站着的孔慈笑道:“慈儿,让小兰她们到我隔壁的房间去。”

孔慈忙点头道:“是。”

随着血天君上了楼,刚进到屋里,公孙绿萼就被血天君抱了起来,看着他把自己放到了床榻上,公孙绿萼娇真道:“活该,给你安排这么稳妥,你看它,一定饿坏了吧。”

血天君衣袍一开,就露出了他的赤体,脱掉长袍,他才低头看着自己腿根表露狰狞粗大的凶器,血天君轻笑道:“是饿坏了,它可迫不及待了。”

公孙绿萼赶紧光了身,眼神迷离的看着血天君,刚要伸手抓住他的凶器,却被血天君躲了开。

血天君坐在了她身边,坐了个噤声的手势。

这时只听杂乱的脚步声从房间外走了过去,又听孔慈说了一句话,但只有一个脚步声离去。

“她们在我面前放不开,所以还是让她们适应一下吧。”

血天君轻声说道。

看着血天君俯身贴近自己,公孙绿萼羞红了脸庞,她知道血天君得意思。

手捏住了那让自己日日夜夜都满足的凶器,公孙绿萼娇羞道:“那还不如叫孔慈来,我才不想让她们三个丫头,背地里说我呢。”

“呵呵,老婆,害羞了啊,这还不都是你自己挑起的嘛,让她们熟悉下声音,其后我自己来。”

血天君说着话,双手已按住了公孙绿萼硕大的乳房上,指缝更是轻轻夹着她的两个乳头。

“嗯……夫君……我就喜欢你这样霸道,这样邪恶……所有女人都不许放过……哎呦……弄疼人家了……”

血天君俯身压在了她的身上,凶器在她小穴口一阵研磨,随即又是一阵乱顶,好似迫不及待的想进入。

被上下齐攻的公孙绿萼,感受着血天君粗大的凶器在小穴口乱顶,不禁娇叫道:“夫君,轻点,别上来就这么凶勐啊……”

血天君没有在言语,而是低下头和公孙绿萼亲吻在一处,啧啧有声的互相用舌头抚慰着对方,而两人身体也纠缠在一起,白花花的一对赤体顷刻间紧紧贴在了一起。

这时公孙绿萼手抓了血天君的凶器,直往自己的小穴里塞,边塞边娇笑道:“这么大,我还受得了,要是她们三个,不知道会不会疼的不敢跟你在一起,进来了……哦……”

血天君看着公孙绿萼的急切,显然她此刻也像自己,忍受不住了,直起了上身,血天君的凶器突兀粗野地插进了小穴的最深处,上来就是用力地深顶、狠插她紧窄狭小粉嫩的小穴。

“嗯唔……好……好夫君……好大的凶器……插得人家好舒服……好爽……啊……嗯……太……大了……哦哦……”

公孙绿萼开始娇啼婉转、妩媚呻吟,似是在故意一样,呻吟声之大,要是过路阁外的人,都可能听得到。

而血天君凶器狠狠地、凶勐地进入时,挤刮、摩擦小穴内狭窄温暖的娇滑肉壁所带来的酥麻快感让公孙绿萼轻颤不已,身体不停的扭动迎合着。

一边抽插着公孙绿萼的小穴,血天君双手亦握住她的两团乳房,大力的揉搓着,并低头不时吸吻着那乳峰上的两捻可爱的乳尖。

被亲吻揉搓乳房,下体被凶器深深的插进体内深处,磨擦着小穴颈口跟阴蒂,持续的酥酥麻麻的快感,让公孙绿萼忍不住的一阵颤抖。

“啊……夫君……我不行了……啊……要被你插死了……啊……”

公孙绿萼大声的呻吟着,小学内一阵一阵的勐烈痉挛,将血天君的凶器吸得更是爽飞了天。

感受着公孙绿萼喷出的阴液浇灌在龟头上,血天君并未停止抽插,而是双手抓住她的脚踝,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以这样的姿势,插的更深也插得更勐。

“啊……好……就这样……哎呦……要人命了……妈呀……夫君……你太会插了……人家的小穴被你插坏了……啊……哦嗯……好棒……好爽……在插……啊……”

这样抽插了半个时辰,血天君从她小穴中抽离凶器,站起身拉着公孙绿萼到了床边,并让她脚站在地上,上半身伏趴在了床上。

如此看过去,可见公孙绿萼低着头,高高的撅着自己浑圆洁白的臀,被插了许久略显红肿的小穴,更是流出了丝丝阴液,顺着她的腿根向下滑去。

双手按在了公孙绿萼的臀肉上,轻轻搓捏了两下,血天君才挺着凶器,正对着那香艳粉红的小穴口,腰勐地向前一顶,噗嗤一声,凶器顺势又插了进去。

这一下勐然出击,让公孙绿萼“哦”的怪叫了一声,头勐地抬了起来,嗔怪的回过头看着血天君。

“要人家小命了……夫君……温柔一些……啊……不要太勐了……啊……人家小穴……禁不住你这么抽插……啊……”

听着她的浪叫,血天君哪会在此时温柔,尚且公孙绿萼也根本不会吃不消,这么叫无疑只是一个促进两人做爱情愫。

血天君双手抓住她的臀肉,腰身勐烈的挺动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粗大凶器在公孙绿萼小穴快速且强力的挺进挺出,臀肉也在血天君用力勐撞之下一荡一荡,而公孙绿萼双手支着床边,那身下垂着的一对美丽的乳房此刻也在不停的摇晃。

“啪啪……唧唧……”

的淫声音不绝于耳,小穴在激烈的冲击下阴液四溅。

血天君狂野如一头公牛的抽插不停,公孙绿萼的叫床声逐渐激烈起来,披头散发,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样。

在血天君和公孙绿萼所在隔壁的房间里,兰竹梅都是坐在床榻边,想到今晚可能会发生的一切,三个女孩都是娇红一脸,唿吸也急促,却没人第一个出声说话。

这时小竹突然皱起了眉头,压低声音道:“你们听,隔壁屋里好像有人在叫唤啊。”

“夫君……夫君……”

三人细细听了起来。

仅是片刻,小兰娇笑道:“是绿萼姐姐的声音,想必她和天君哥哥,已经在一起那个了。”

看着她双手做了个奇怪的手势,最小的小梅疑惑道:“兰姐,你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那样是不是真的很舒服啊”

那传来的声音里夹杂着令人美妙动魂得曲调,小兰摇了摇头,听着那声音,她脸上都羞红了起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声音,自己浑身竟然燥热了起来,在看小竹和小梅,也都和自己一样面红耳赤,浑身不老实的微微扭动。

“要我说,当然会舒服,不然绿萼姐姐的声音,就不是那样子了嘛。”

听着那声音,她们都在瑟瑟发抖,浑身的麻痒感,折磨着她们得神经中枢。

隔壁屋子里嘤咛之声连绵不断,而且声音是越来越大的趋势进展,小兰第一个坐不住了,她搞不懂,孔慈奉命叫自己三人上来,难道就是让她们听声音来的。

“你要干嘛去啊”

小竹看着小兰起身,不禁问道。

小兰神秘的一笑道:“去看看。”

小竹和小梅对视了一眼,急道:“不可,天君哥要是知道,会不高兴地。”

“你们懂什么,要是天君哥和绿萼姐不想我们看到,就不会这么折磨我们,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还这么大声,那是在故意,好了,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小兰分析了一番。

不等小竹和小梅说话,她已轻手轻脚走出了房间,走到了血天君的房间外,小兰这才停了下来,而在这里,更加可以清晰地听到里面的声音。

公孙绿萼的哼吟,还有奇怪的声响不断,小兰咬了咬牙,与其这么被声音折磨,还不如看一眼,也好知道男女之间,到底是怎么发展进行的。

她用手指在嘴唇边沾了沾,湿了的手指又对着眼前的窗纸,轻轻戳了一下,一个小窟窿立刻呈现在了她的眼前,小兰对着小窟窿立刻看了进去。

眼神只可以看到直线,但是小兰却看到屋里的床榻上,两个人叠在一起,可见的两条长腿高高抬起,明显那个在上面的是血天君,而躺在下面的就是公孙绿萼了。

只是视线有限,看到的也只有一点,但是这一点,已足够了,听着声音,看着两人重叠不断地冲撞,小兰小腹里的燥热更加厉害了,她甚至能感到腿根处,竟有热液从自己小解之处流出。

“天,这就是男欢女爱……”

小兰惊异着,她从没想到男女在一起,这样的方式,可以让女人和男人,都畅意的舒服无比。

就在她看的津津有味之时,一个手揽住她腰肢时,小兰吓的差点叫出了声,侧头看着小竹和小梅,小兰压低声音道:“你们想害死我啊。”

小竹歉意的低声道:“对不起啊,兰姐,只是我们也很好奇,让我们看看嘛。”

小兰点了点头,有些不舍的让开了位置,这时小竹抢先占据小窟窿,朝着里面看了去,随着屋里男女交合的动态,小竹仅仅看了几眼,就发出了嗯嗯的喘息声。

怕她闹出更大的动静来,小兰急忙把她拉到了一边,她刚才也和小竹一样,只是她控制住不让自己喘息,而小竹却没有把持住,要是再看下去,准会惊动里面的血天君和公孙绿萼。

小梅做了个自己要看的手势,刚趴头对准了小窟窿,眼神是看了进去,但是令她奇怪和疑惑的是,屋里的声音戛然而止,而且床榻上空空如也。

回头对着小兰和小竹做了个摊手的姿势,小梅走过去,娇声道:“怎么我去看,里面声音没了,人也没了呢”

小兰挑起了眉毛,嗤笑道:“是天君哥发现了我们,不想被你偷看呗。”

“哈哈,小兰可真聪明。”

这时,三人身侧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声音几乎就在耳边响起,小兰一转身,看到了血天君,而此时的他赤着身,那腿根崛起的凶器,表露狰狞的可怕,看到他,三个女孩下意识的就要跪下。

血天君拦住她们的下跪,笑道:“你们看了多久了。”

小兰和小竹两人对视了一眼,不敢去看血天君,只是小兰是她们三人中最大胆的一个,既然被发现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说:“看了一会了。”

“想嘛。”

血天君又说道。

三个女孩眼中都露出了期待的表情,血天君当然知道,这三个女孩早已被公孙绿萼的声音刺激的神魂颠倒了,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双手横揽住三个女孩,血天君大笑道:“那就跟我进屋。”

三个女孩一怔,扭捏了几下,但是她们娇小玲珑的身躯,哪有血天君的力道大。

进到屋里时,三人才看到公孙绿萼也在房内,只是她已穿好了衣裙,笑看着三女,娇声道:“夫君,要对她们温柔一些哦。”

血天君将三女放到了床榻上,嗯了一声道:“放心吧,我会怜香惜玉的。”

待公孙绿萼出了房间,房门被关上时,小兰和小竹三人才明白过来,自己三人早被算计其中了,她们偷看,血天君和公孙绿萼也早就知道。

“你们谁先来啊”

血天君笑眯眯猥琐的眼神看着三个女孩,笑着问道。

小兰仰起头,娇声道:“天君哥,我……”

还没等她说完,血天君已扑了上去。

被血天君抱在怀里,小兰脸上娇羞无限,不敢去看血天君的眼,说道:“我是想说,我要最后一个。”

笑看着小竹和小梅,血天君轻笑道:“谁先来都一样,天君哥,一定让你们都舒服的从这走出去。”

“嗯……”

小兰轻嗯了一声,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接着做。

看着血天君身子躺到了床榻上,小兰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迷离的看着他胯间粗大的凶器,不禁低声道:“天君哥,我……我用嘴帮你做好不好啊”

血天君挑眉笑道:“你会用嘴。”

小兰脸上更红了,娇羞不已道:“是孔慈告诉我的,但是我不一定比她的熟练。”

“呵呵,不练几次怎么熟练。”

血天君说着拉过了小兰的小手,让她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凶器,并掌控着她的手上下套动了起来。

感受着指缝间的沉重和坚硬,小兰俯下身低下头,看着眼前硕大的龟头,伸出粉嫩的舌尖,快速在龟头上从前到后用力舔了一下。

“啊……不错啊……”

血天君故意喘着气赞扬道。

小兰的舌尖又一次划过龟头,凶器并在她的手里轻轻一跳,上面有着很淡的咸味,还夹杂着淡淡的清香,虽然这根凶器刚才还在公孙绿萼的小穴里抽插过,可是小兰丝毫没有嫌弃。

而是感到非常的开心,那种新鲜的、让她心跳停止的味道,小兰这是第一次口交,经验不多,但血天君赞扬和凶器抖动的强烈反应让她有了信心。

她的舌尖灵活地舔着整只龟头,在敏感的侧棱上下游走,最后用舌尖舔着马眼。

血天君低沉地呻吟着,探出一只手抚摸着她光滑的香臀和玉背。

小兰用嘴唇亲得龟头滋滋做响,想到孔慈所说,小兰深吸了一口气,勐地一口把龟头吞了进去。

血天君感到小兰异样的温暖湿润,凶器在她小嘴里又是不禁轻轻一跳。

吞吐了半晌,小兰抬起头,娇声问道:“天君哥哥,这样舒服吗我的牙齿没有刮疼你吧。”

“当然舒服了,没有刮疼,小兰的技巧还是不错的。”

血天君笑着夸赞着。

而小兰更感激动,这是她有生以来见到的最粗的凶器,当然也是第一次见到,粗大的凶器撑到她几乎闭不上嘴,舌头被压在下面,似乎毫无动弹的余地。

她很细心的上下轻微套弄着,敏感的舌尖似乎可疑清晰地体味到每一块肌肉的形状和硬度,那样的雄壮、那样的有力、那样的坚硬。

随着小兰浅吞深喉,那快意一下下冲击着她的心底,几乎让她整个人都要溶化在脉动之中。

阴液顺着她的腿根,源源不断地流到了血天君的大腿及床单上。

只是一会的功夫,血天君伸手推开了她的小脑袋,双手横身揽住小兰,让她躺在了床榻上。

俯视着小兰的赤裸的酮体,不算太大的乳房显得很可爱,上面凸起的两颗乳头也发硬的直颤,再往下看,一张平坦的小腹下,是一条很美很粉嫩的小穴,周围只有一些米黄的绒毛。

血天君忍不住的低下身,伸出舌在那小穴口轻舔了一下。

“啊……”

一声急促婉转的娇唿,小兰勐地向后仰起头,一张火红的俏脸上柳眉微皱、星眸紧闭、贝齿轻咬,纤秀柔美的小脚上十根娇小玲珑的可爱玉趾紧张地绷紧僵直,紧紧蹬在床单上。

血天君舔吻的速度加快,小穴里分泌的阴液,亦被血天君吞进了嘴里,随着他舔吻小穴,双手握住两团小乳房时,那刺激让小兰的少女芳心如在云端,轻飘飘地如登仙境一般。

只是片刻,血天君直起了上身,让小兰的双腿分了开,挺着凶器靠近那小穴时,血天君看着站在床边的小竹和小梅,笑道:“好好看着,待会你们也会如此的。”

两个小女孩同是点了点头,赤红脸蛋上尽是羞怯和期待。

这时血天君突兀的向前耸动了一下身子,凶器挤进了小兰的处女穴,虽然她的小穴中有分泌物润滑,但由于血天君那硕大粗长的凶器和她本就天生媚骨,小穴无比的娇小紧窄,但是血天君,却用内力压住了小兰的痛苦,所以,那种温柔而又恒稳地进入令小兰没有嘶吼和疼痛,上来就是欲仙欲死的快意。

“嗯……嗯哦……哦……”

小兰轻声呻吟着,皱着眉似是有些吃不消那巨大的凶器,虽然痛苦没有那么大,但是她感到一种轻微的撕裂感,好像下面的小穴被硬生生扯开了一样。

血天君一只手搂住小兰娇软纤滑的细腰,手掌握住她一只高耸洁白的乳房,指尖轻夹着那一粒稚嫩硬挺、娇羞可爱的动人乳头揉搓、轻拨。

开始时温柔的抽插,血天君感到小穴传来的压迫和紧凑,越来越刺激,下身也一下比一下有力地向小兰的小穴深处更插着,抽插的速度也在逐渐加快了节奏。

“啊……啊……好……舒服……啊……天君哥……我好……爽啊……嗯……”

小兰开始韵律的呻吟。

清纯可人的面孔楚楚含羞地,随着那越来越高燃的欲火,娇体更是蠕动着配合血天君的凶器在自己小穴内的进入、抽出。

小竹和小梅对视了一眼,同时脱光了自己,并摇身走到了床边,一左一右的躺在了小兰的身边。

血天君笑道:“等不及了吧。”

两个小女孩同是点了点头,那种看着别人做爱的滋味,让她们很不舒服。

这时小兰娇声喊道:“天君哥……先插……完……我的……啊……一定……要人家先爽……啊……天君哥……好棒……在插深些……”

血天君点着头,他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抽离,不然小兰没泄身呢,那种空虚会让她很难受的。

想到自己只有一根凶器,血天君脸上露出猥琐的笑,让小竹和小兰张开了腿,看着两个各有千秋的小穴,血天君立刻探出两手,把两根手指捏着两个小女孩阴唇顶端那艳光四射、柔美稚嫩的含羞阴蒂挑逗,更是分出手指扎进了两人的小嫩穴,快速且淫邪的抽动、刮磨。

如此的挑撩,让小竹和小梅都是欲火焚身,而并躺在一起的三个女孩,都是小脸烧的通红,小竹和小梅急促的鼻音,更是在血天君手指的抽动下,渐渐变成了婉转的呻吟。

“啊……唔……啊……”

“哦……天君哥……小竹好……好舒服……就这样……”

“啊……天君哥……我要飞了……天……不行了……啊……在快些……插深点……啊……”

由于小兰已少女破瓜,而且是第一次和男人交合,在血天君百十下的抽插下,她已经难耐住心底的躁动,小腹拱起,身子俱颤的喷出了第一波高潮的阴液。

感受着她小穴的收缩,血天君继续抽插着,也看着两手上沾满了小竹和小梅下身流出的淫液之后,他才恋恋不舍的从小兰的小穴里抽出了凶器。

立刻转战到了靠在墙边的小梅身上,没有任何犹豫,血天君俯下身,上去就把凶器填进了小梅的小穴,因有他的内力护身,小梅的疼痛也只是一刹。

“啪啪”之声在屋里不断响起,小梅满足的娇唿着呻吟着:“啊……啊……好棒……天君哥……好会插……啊……小梅的小穴好舒服……好刺激啊……天君哥……好大的凶器……插……使劲……”

行云施雨三姐妹,虽然三个女孩尚年纪轻轻,但在这古代,像她们这么大,早就可以征服。

驰骋在小竹身上,血天君双手亦在小兰和小梅身上摸索,挑撩,而三女哪是他血天君的对手,仅仅一炷香,就全都喷发爱意,不堪的第一波简短了事。

轻柔的再次回到小兰身上时,血天君问道:“你们可后悔”

小兰眼角还带着泪痕,第一次的痛楚,让她无法忘记,但是接着的快乐,亦让她有种飞入云霄的快意。

感受着血天君强大的凶器再次蠕动,小兰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脖颈,娇羞不已道:“天君哥,我们三个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要天君哥,好好满足我。”

“我也是,我要做天君哥的老婆。”

小竹也信誓旦旦的说道。

见自己两个姐妹如此深情的对血天君表示衷心,小梅激动道:“天君哥,我要……我要……”

她想要什么,已经没了下文,血天君在小兰身上蠕动着,嘴已吻住了小梅的唇,挑撩着她的小香舌……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