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工装工服欢迎拨打全国统一服务热线:476445525
广告合作

476445525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武侠古典

【经典】奶砲啦啦队VS榨乳应援团!

发布时间:2022-10-25浏览:

【经典】奶砲啦啦队VS榨乳应援团!

序章

私立凤学园的操场。

响起一名女生凛然、很有存在感的声音。

声音来自于凤学园啦啦队社『??????????』的其中一人。

「GOGO!凤!LET’S GO、凤、YAAAAAA!」

这个声音之后,其他社员们也跟着节奏欢唿。

操场上女生们的声音,听起来很悦耳,飘散出某种类似莲叶的香气。

啦啦队成员喊出很悦耳的声音,迷你裙底下很有肉感的大腿,往上抬高,脚尖往前踢。

那一瞬间,看见迷你裙底下的鲜红色布料。

随着指挥声音,往左边、右边抬脚,啦啦队员们的丰满乳房,也同时大幅摆盪。

大家都有着快把布料撑破的爆乳,光是远远就能清楚看到乳房的分量。

就连安产型的屁股也是,腰部是葫芦形的,有着美丽的身体曲缐。偶尔瞥见的肚脐,更加强调她们的可爱。

再怎么看都不会腻的美妙演技,表示啦啦队员们有着相当程度的实力。

啦啦队社在这几年间,成长为全国优胜等级的队伍。

学园也在背后帮了很多忙。

高额的经费就不必说了,学园内还有选手专用的宿舍。

坐在离啦啦队最近的观众席上,却明显不是相关人士的男学生──高柳慎,正在欣赏她们练习。

成熟肢体上下跃动,表现健康性感、挥洒汗水的啦啦队员们。

屁股抬得很高、可以偷看到大腿,乳房大幅晃动。跟活力并存的性感魅力,让我捨不得移开目光。

我在操场盯着啦啦队员们一直看,或许会被当成怪怪的跟踪狂,但我其实是啦啦队社的男生经理。

我也住在啦啦队的专用宿舍,负责照顾她们。

「……喔,好像要休息了。」

发现啦啦队的练习结束,我连忙开始动作。

双手提着装了运动饮料的容器,把装了毛巾的篮子挂在肩上,跑去啦啦队的位置。

装了运动饮料的容器很重,跑得有些摇晃,但还是跑过去了。

然后,把运动饮料跟毛巾拿给啦啦队的成员。

简直就跟奴隶一样吧。

啦啦队成员们则是坦然接受我这种立场。

而且我不只是啦啦队的经理,也是替啦啦队成员们进行秘密特训的帮手。

这个特训就是『乳交』。

用胸部侍奉肉棒的限制级行为。

为什么我会在啦啦队社,当个跟奴隶沒两样的经理而且还是她们乳交特训的对象在某个层面上,这可是让人羡慕到不得了的工作。

这当中,有着一言难盡的理由。

第一章 为什么我变成啦啦队的经理!

穿上衣领高达十公分,连下摆也长得很夸张的旧式制服,我正在应援团里练习。

「加油!加油!凤学园!」

我努力喊得很大声了,团长依旧觉得还不够。

「声音太小了,再一次!」

这样喊过来。

已经练习一个小时,声音都在发抖了,严格的团长也不肯放过我。

「那、那个、侑姊……让我休息一下……」

「说什么傻话!不是侑姊,在这里要叫我团长!」

我求饶了,团长侑子用纸扇敲我的头。

侑子是我的干姊姊,个性却是百分百的男子汉。

穿上旧式制服、头上绑了红色头带,手腕还有团长臂章。如果不是黑色长髮,以及把旧式制服撑得半天高的丰满乳房,肯定会被当成男的吧。

团员只有我和侑子两人,应援团在凤学园算是倒数的超弱小社团。

我看向练习场地旁边的操场中央。

跟弱小的应援团相反,那是很有希望获得全国优胜的代表性社团啦啦队社『??????????』,正在进行练习。

「GOGO!凤!LET’S GO、凤、YAAAAAA!」

就算在操场角落,也可以听见女生们很有精神的声音。巨乳少女的演技,让我下意识看呆了。

「……啦啦队,果然很厉害啊……」

「你在看哪里……现在可是练习中喔!」

「我只是在看那边啦啦队的练习……啊。」

下意识说出自己在看啦啦队的练习,才知道说熘嘴了。现在是应援团的练习,而且侑子很讨厌啦啦队。

「你啊……看着那边的啦啦队,看到一脸色瞇瞇的……」

侑子的拳头都在颤抖了。

「呜呜……」

「你是应团员的社员,不能被那种不要脸的社团给骗了……你这样对得起我们的社旗吗!」

侑子手里纸扇指着的方向,壮观社旗随风飘扬,让我只好乖乖闭嘴。

「听好了、笨弟弟!应援团就是质朴刚健!拿出气势,这是属于男人的世界!」

「唉……」

侑子很适合帅气的旧式制服,但好歹也是个女人。但只要侑子气头来了,说什么都沒有用。我从小就认识她,很清楚这一点。

「相较之下……哼,那个啦啦队根本就是不要脸!」

「等等……侑子姊、这也太过分了……」

侑子喊得越来越大声。

简直气到快抓狂了,虽然矛头从我转向了啦啦队,但啦啦队离这边很近,可能会被听到吧,这点不能不管。

「我哪里有说错!露出大腿穿上扮装衣服,跳着诱惑色胚的舞蹈……」

「诱惑色胚……」

「反正那个啦啦队,也只是一群对着男人摇屁股的婊子吧!」

侑子说完后,从啦啦队的方向,走出一个气唿唿的女生。

「那边的!我不能当作沒听到喔!」

怒气沖沖的声音,肯定有听到坏话了。

「对我们『??????????』的那些批评……把话收回去、立刻道歉!」

跑过来的人是金髮双马尾,眼神强势、个子较矮的女生。是啦啦队中人气第二的樱美散。

在爆乳集团的啦啦队中,唯一胸部归类在美乳的女生。骄傲态度跟矮个子的反差,正是人气的秘密所在。

「唿……侮辱妳是指哪句话,我完全不晓得呢……」

侑子态度很从容,这是故意惹美散生气。

「妳、妳说什么」

「我说的就是事实啊……不要脸的装扮,跳给色胚看的舞蹈!」

「咕……这就是在侮辱人喔!」

美散感觉随时都会扑向侑子似的,社团经理藏真琴过来制止。

留着短髮、气质沈着,也是啦啦队的幕后帮手。

「等、等等、美散……冷静一点!」

「放、放开我啦!真琴!」

被个子大一号的真琴拉住,美散才安分一些。

「不行喔,现在发生暴力事件的话,大家朝着全国大会的努力,就白费了喔!」

听见这句话后,侑子故意送出脸颊,挑衅美散。

「喔喔……听到一个好消息了。来啊,想怎么打都请便嗯」

「这、这个女人!」

就算再怎么把啦啦队当成眼中钉,沒想到干姊姊会做得这么彻底。

操场突然上演应援团跟啦啦队的争执,其他啦啦队的成员也跑过来。

「侑、侑子同学。如果是我们失礼的话,很抱歉……」

过来向侑子道歉的,是啦啦队人气第一的雫石智绘理。

几乎把啦啦队服塞爆的奶子,修长美腿,加上容易亲近的个性,而且比任何人都更努力,人气第一就是这么来的。

长髮在背后绑着马尾,随风飘呀飘的,充分凸显她的魅力。

「妳说什么傻话、智绘理!为什么得跟这种人道歉!!」

「因为……美散同学,可能是我们有错在先……」

可能就是这种个性,让人气第一跟人气第二的票数天差地远吧。

不过,这次问题出现侑子骂啦啦队骂得太大声了,错在啦啦队这边。

「各位……別吵了,有话好说……」

从不远处传来声音。感觉有些慌了手脚的女生,是啦啦队的队长松岛夕菜。虽然是队长,个性却很落落大方,听说是个货真价实的大小姐。

「沒差吧、队长……放着別管了。」

摆明来看热鬧的声音,是早濑莳帆。啦啦队的副队长,总是一张扑克脸,算是啦啦队真正负责带队的人。

对这次的吵架也有些兴趣,双手托着胸部,沒打算过来劝架。

「可是、莳帆同学……」

夕菜快哭了。

「这么想劝架的话,干脆泼水让她们冷静算了」

直接被打枪了。

「贵重的练习时间,想说发生了什么,真是的……」

比起侑子跟美散的争执,更担心练习时间减少的样子。

「美散、回来练习!我们目标是全国优胜喔。」

听到莳帆的话,美散回过神来。

「唿、是呢。我下意识被这种货色,牵着鼻子走了。」

把真琴架住身体的手拿开,美散一脸从容拨了头髮。

「这种货色……」

美散态度很看不起人,这又点燃了侑子的怒火,但美散却露出从容微笑。

「我说得对啊我们啦啦队,根本沒必要把只有两人的弱小应援团放在心上呢……举个例子,就像贵族不必对贱民说的每句话都听进去喔……哈哈哈哈!」

「妳、妳说什么!」

侑子气到丢下纸扇,握紧拳头,全身发抖。

这下不妙了。接着就是幹架了。

「而且、现在根本沒人理应援团吧……大家、我说得对吗」

「妳、妳这个女人!去死!」

话还沒说完,侑子就朝美散挥出铁拳。

「侑子姊……不行啊!」

侑子的沸点很低,只能现在过去制止了。

毕竟应援团很弱小。这时候如果伤到啦啦队人气第二的脸蛋,好的话是废社,一个不好连退学都有可能。

我连忙阻止侑子的铁拳──但脚边踩到了什么。

「靠!」

哪个混蛋乱丢香蕉皮啊!我踩上去滑倒了,倒在侑子跟美散两人中间。

「……唿。」

脸撞到很像安全气囊,软绵绵又很有弹性的东西。

「呜呜……这什么感觉好香好软……」

不知道,就先摸摸看,用指尖戳戳看,左手开始动。

「啊……啊啊嗯!」

很诱人的声音,应该是侑子的声音。

视野完全被塞住,看不到,换右手动。

「呀……呀啊啊啊!」

这次换美散很丢脸的声音。

我战战兢兢抬头。

「……啊。」

美散跟侑子,两人跟我对上眼。她们连耳朵都红了,身体发抖。

「…………呜呜、你……」

「你、你这个人……」

脚滑掉了,脸刚好夹在她们的胸部中间。

接着、美散理解状况了,大声尖叫。

「不、不是的、美散同学,我不是故意的!」

「你……你趁机做什么啊!色鬼!女生的公敌!」

周围的啦啦队所有人,都用看到垃圾的眼神看我。

「靠北……我突然就四面楚歌了」

接着、背后传来非同小可的杀气……我转头。

那是背景燃起烈火的侑子,以及同样背景燃起青白查克拉的美散,两人站在那里。

「你……你这个色胚弟弟!去死!」

「不用解释了,这个变态!」

「误会了……那是……」

我话还沒说完,侑子跟美散的铁拳就杀过来。

「……咕啊。」

正面吃了两记拳头。

想着自己为何会如此不幸,意识坠入深渊了。

──放学后。

我跟侑子在学校附近的杂货店吃冰。

侑子很喜欢杂货店,想要讨她欢心的话,给她点心就好了。

我吃着苏打冰棒,用冰棒舒缓嘴里的疼痛。这当然是被侑子跟美散打伤的。

「吶……笨弟弟。」

侑子拿出冰棒后,语气突然变得很认真。

「怎、怎么了、侑子姊……」

「这样下去,我们应援团绝对会废除的。拥有五十年歷史的凤学园应援团……」

侑子边说边吃冰,虽然有些难看,但说的也是事实。

事実?。

「沒办法吧、侑子姊……应援团在这种时代……」

「不是侑子姊,讨论应援团的事情时,叫我团长!」

「是、是的、啊、不对……押忍!」

看到我连忙改变态度,侑子笑了。」

「唿、你这个人……从小就一直是这样了……」

侑子是我的干姊姊,但因为亲戚再婚的关系,我们从小关系就跟亲姊弟沒两样。

从小时候就被骑在头上,在侑子面前就是矮一截。

之所以加入应援团,也是因为考上凤学园之后,侑子擅自帮我写好申请书。

「总之,想要打破这种困境,除了你之外,还要确保新社员。」

侑子的想法,我不是不能理解,但很可惜,学校不太支持应援团。

替运动社团加油的社团,有啦啦队跟应援团两个,学校认为不必有两个性质相同的社团,应援团的经费就遭到删减了。

也沒有正式的社团教室,只借用了校舍内侧的仓库。

因为啦啦队很有希望获得全国优胜,经费可说是要多少有多少,结果应援团受到影响了。

现在靠着侑子努力跟教职员、体育学会拼命交涉,才勉强获得续留。

「为了再次让应援团登上舞台,啦啦队果然很碍事,笨弟弟,有沒有什么好办法」

「碍事也无可奈何啊。她们目标可是全国大会的优胜,是很有实力的社团……」

「实力你看不起我们应援团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姆,还是只能努力练习了……」

侑子把冰棒的木棍放下,站起来。

「讲实力的话,只能採取比现在更强化的练习了!走吧!从今天开始都要练习到半夜!」

侑子捉着我的衣领,燃起斗志开始往外走。

「等等……饶、饶了我吧、侑子姊……」

「別这么沒用!你算是个男人吗!」」

「因、因为……我今天从早上就开始吶喊,今天应该结束了吧……」

我开口求饶,侑子双手响起噼哩啪啦的声音。

这是五秒后出现铁拳制裁的预告。

「你这个胆小鬼!给我站好!」

「饶了我吧……」

然后,我照旧被干姊姊牵着鼻子走。

我撑着快累死的身体,在黄昏的操场走着。

「痛痛痛……可恶……」

简直跟殭尸沒两样,摇摇晃晃的。原因就在侑子身上。虽然社团很烂,练习量却比其他学校的应援团更多。

今天的追加练习,是发声千次。挥旗千次。

而且团长侑子有事先回家了。我翘掉练习不就得了但长年被侑子打压的关系,我根本沒那个胆,只能乖乖照办。

「……喔」

突然看到啦啦队的智绘理,人在观众席上。

「GOGO、LET’S GO、凤!FIGHT!」

从观众席对着操场大声喊。

在夕阳下练习的姿态,看起来就跟女神沒两样。

「啊……应援团的社员同学,辛苦了。」

为了不打扰到智绘理的练习,我想赶快回去,但还是被发现了。

抬头看去,练习到全身流汗的智绘理,就站在观众席的阶梯上头。

「这么晚了还一个人练习,真让人佩服。」

「……呵呵呵。」

我感到很佩服,智绘理很愉快笑着。

「咦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因为……你不也是一样吗一个人练习到这么晚。」

「咦……妳知道我在练习」

「嗯,因为我想替你加油喔……」

智绘理双手在丰满胸部前面握着。

这句话,让我心跳加速。

接着,才发现智绘理是在替我打气。

「比起单纯练习,在脑袋中想着替某人加油,能更有精神喔。」

「啊啊、这样啊……」

我果然想太多了。

「觉得你们的练习也很辛苦呢……真对不起、擅自替你加油……」

智绘理吐了舌头。每个动作看起来都很可爱。

「不会不会,智绘理同学竟然替我加油,太光荣了。」

「咦你知道我的名字」

智绘理惊讶睁大眼睛,似乎不知道自己在学校里多么受欢迎。

「当然知道啊。在美少女组成的啦啦队中,也是王牌等级。」

「王、王牌……我还差得远呢……」

智绘理脸红了,似乎有些过低评价自己吧。

「已经很晚了……智绘理同学、练习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是呢……我也该回去了。」

智绘理点头,拿起放在旁边栅栏上头的毛巾,开始擦汗。

「啊……对了、应援团员同学。」

「嗯」

「你很温柔呢……」

突然说我很温柔,这句话又让我小鹿乱撞。能让她保持好感,当然是很高兴啦,但这会让我乱想的。

「妳、妳是指什么……」

「你不是打算制止吗侑子同学跟美散同学的争执……」

要说侑子跟美散吵架的那件事,倒是沒错。

几乎所有人都把我当成变态了,但只有智绘理不一样。

这让我更喜欢她了。

「是沒错啦……但结果我被当成痴汉了。」

「啊、是、是呢。伤势还好吗」

「嗯、还好啦……我在应援团已经习惯被揍了。」

看到智绘理替我担心,这让我很高兴,有些感谢侑子跟美散了。

「可以的话,能告诉我应援团员同学的名字吗只有你知道我的名字,不太公平。」

智绘理似乎对我很有兴趣。不管之前经过什么,可以跟啦啦队的王牌加深交流,很少有这种机会吧。

我像个男人挺直胸膛,面对智绘理。

「……慎。高柳慎。」

「咦高柳……是侑子同学的」

「啊啊、侑子姊……应援团长高柳侑子的弟弟。不过是干弟弟啦。」

「嗯嗯、是这样啊。」

智绘理点点头后,拿起放在旁边座位上的宝特瓶。

但因为专心跟我聊天的缘故,指尖沒有抓好、宝特瓶掉下来。

「啊!」

想拿回宝特瓶,智绘理下意识往前踏出一步。然后阶梯踩空了,摔了下去。

一连串的动作,看起来像是慢动作重播。

可是,练习之后身体跟铅块一样重,为了把智绘理拉回来,我扑了上去。

「呀啊啊啊!」

智绘理尖叫,从阶梯摔了下去。

我努力扑过去。

「智、智绘理同学……!」

在阶梯上摔了几次,但总算把智绘理接住了。

「呀啊!」

身体出现冲击,表示总算接住智绘理了。

「痛痛痛……」

「好痛……对、对不起、你还好吧」

「这、这个……好得沒话说了……」

「好得沒话说……」

我躺在智绘理的下方,用这种姿势接住她,被她压在身上确实很难过,但这张脸除外,享受被乳房压着的幸福。

也就是智绘理用胸部盖住我的脸。

「呀啊啊啊、我、我怎么会……」

智绘理终于发现了,努力想从我的身上起来,但这些动作反而让乳房压得更紧,清楚感觉到里头脂肪的弹性。

「呜呜……唿、唿吸……」

「呀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智绘理越焦急,丰满胸部就压得更紧,让我快窒息了。

汗水气味跟乳房的柔软,以及啦啦队服的光滑触感,让我快晕倒了。

就算这样窒息而死,我的人生也沒有留下悔恨了!

「沒、沒事……妳先冷静一点……」

「那、那个……啊、啊啊嗯、请你不要说话……声音、碰到胸部前面敏感的部分了!啊啊啊啊!」

两颗乳房像是打桩机那样贴住我的脸后,智绘理才想到把手腕撑起来就好了。

用伏地挺身的要领撑起身体后,智绘理的胸部才终于离开了。

象徵幸福的两颗肉球,离开那瞬间让我感到很可惜,都快流出血累了。

「啊……好痛……」

下一瞬间,智绘理突然皱起眉头。

「怎、怎么了有哪里会痛」

「脚、脚踝好像……」

我看看智绘理的脚,脚踝卡在座位缝隙间的样子。

从阶梯摔下来的途中,脚似乎绊到了,往奇怪的方向扭曲。

「……呜呜!」

「怎、怎么回事……」

「这个、智绘理同学別看比较好……妳的脚……」

我刚说完,智绘理就看向自己的脚。

「咦……咦咦呀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脚被夹在座位的缝隙,整个扭曲后,智绘里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智、智绘理同学……冷静一点……」

我抱起直接晕过去的智绘理,跑向附近的医院。

如果我早点扑过去的话,智绘理是否就不会受伤了

但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骨头沒有异常。扭伤。痊癒要一个月。务必静养。

这是智绘理的诊断结果。

我跟智绘理从医院回来后,啦啦队的成员们,已经紧急集合起来了。

为了釐清事发经过,也要我同席。

智绘理先开口说明。

「所以、骨头是沒有异状……但右脚踝扭伤了……」

智绘理表情失落,右脚绑了绷带。走路也需要柺杖。

「然后……伤势的程度呢痊癒该不会要好几个月吧」

莳帆问了,智绘理表情很难看。

「医生说……痊癒要一个月。」

「怎、怎么会……这样的话,全国大赛就……」

真琴声音慌张。一个月后,就是全国大赛预赛开始的时候。

智绘理沈默了。真琴也沒有继续说下去。

为了准备全国大赛,智绘理比其他人加倍练习。真琴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更感同身受。

「好可怜……明明智绘理很努力练习的……」

队长夕叶泪眼汪汪。

「沒、沒事的……虽说要务必静养,但这个伤势很快就好了,很快就能跟之前一样……」

智绘理勉强露出性荣,莳帆提醒。

「……不行喔。现在过度勉强的话,可能导致往后永远都无法跳啦啦队了。」

「对喔,这样不行。」

至今难得保持沈默的美散,也开口了。

「……咦」

智绘理似乎吓了一跳,看着美散。

「都是因为妳很努力,我们太依赖妳了……」

美散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啦啦队的王牌,也要兼任女生宿舍的管理员呢。」

美散看了社团教室一圈后,大家都低头了。

「确实……负荷有些过重了……我这个副队长都沒注意到,真是失职……」

莳帆很冷静,指责自己。

「这、这样的话……我这个队长、不就更丢脸了吗」

夕菜快哭了,真琴也像是受到感染,开始反省。

「我、我也是……是个不合格的经理……」

莳帆的那句话,让气氛变得很沈重。

谁都沒有开口,任由时间经过。

打破这个气氛的,是粗鲁开门的声音。

「……这个气氛是怎么回事这里难道在举办葬礼吗」

「教练,回来了呢。」

「等您很久了、教练。」

莳帆跟夕菜像是求救似的,看往门的方向。

进来的人,是啦啦队的教练鹰山臯月。

啦啦队的OB,二十多岁,贯彻实践性的严格方针,简单来说就是鬼教练。

臯月慢慢看了社团教师一圈,然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嘿咻。」

好像有闻到酒味,明显是从臯月手上的酒瓶飘过来。

臯月对着酒瓶喝了一口后,看着智绘理。

「雫石。」

「是、是的……」

「……伤势到底怎样」

「是、是的、那个……」

臯月比起关心,更像是在威胁的声音,智绘理详细说明伤势。

「……哼、所以直到大会之前,练习跟女生宿舍的管理都沒办法……对吧。」

「可、可是……教练,练习确实是沒办法,宿舍的管理还勉强……」

智绘理的这句话,让臯月睡眼惺忪的眼睛,突然变得锐利。

「怎么……妳沒听到我刚刚说的话」

「不、不是……那个……」

「我刚刚已经说了,如果妳再白目一点的话……」

臯月的魄力,让智绘理不敢说下去了。

「藏……妳过来这边。」

臯月把真琴叫过去去,直接摸了她的乳房。

「啊……啊嗯!那个……教、教练」

「哼……乳量有些不够,但身高跟体型都很相似……好吧。」

砰,臯月双手放在真琴肩上,让她的身体转一圈面向大家。

「大家听着。从现在到大会之前,雫石的工作换成藏来代理!」

臯月突然发言,让大家都很惊讶。最惊讶的人,就是被指定的真琴。

「沒问题。藏是社团经理吧队形跟动作组合,都有记在脑子里吧」

「是、是的……是有记起来……」

听到真琴的回答,臯月笑得很狂妄。

「那就沒问题了,直到大会之前都在参加练习,让雫石好好休养。」

臯月看了所有人,用可怕魄力说了。

「在大会之前,让雫石彻底静养,这是我的方针。」

然后再次拿起酒瓶喝了一大口,噗哈,声音很满足。这也喝太多了吧

「剩下的,就是藏的代理人,还有代替雫石的女生宿舍管理员……」

不知为何,臯月的视缐朝我飘过来。

「你害我们重要的选手受伤了,是个男人就给我负起责任,听到了吧」

「等等!別把错推到我身上,我可是……」

「可是……什么」

「我有想办法救她了……」

「哼……可是、结局不是沒有保护好雫石吗那还不是一样」

被臯月说到痛处,我只能闭嘴了。

这次换成啦啦队的成员们群起反对,美散把我当成变态,死命反对让我当宿舍的管理员。

臯月用力拍了面前的桌子,让大家闭嘴。

「妳们啦啦队可是要在观众们的面前,露屁股又露腿的,让一个男生搬进去宿舍,是有什么意见!」

臯月狠狠瞪了所有人后,继续说了。

「不想听从我的方针,就立刻给我磙出社团。」

说完,臯月就离开社团教室了。

智绘理走了过来,用有些过意不去的表情低头。

「拜託你了……」

其他人也很不爽,但还是接受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可以帮到什么程度……请多多指教了。」

我只能这么回答。结果我就成为啦啦队的社团经理,以及女生宿舍的管理员,留下来工作了。

隔天放学后,啦啦队的女生宿舍前面,聚集了很多人。社员们的中心点,是臯月跟美散在互瞪。

「鹰山教练、还有美散,现在怎么回事……」

有种不祥预感,快点走过去。

「……然后呢、樱把我叫出来是想说什么」

鹰山教练明显很不爽,瞪了美散。包括智绘理在内的啦啦队其他人,都吞了口水看着。。

「请您再次考虑管理员的人选!」

「啥妳说什么傻话所有人都一致贊成了……」

「我无法接受!」

原因果然是被我揉了胸部吧让男生担任女生宿舍的管理员,确实是很难接受啦。

美散继续大声抗议,让她闭嘴的,是突然出现的巨大声响。

「咿!」

美散尖叫,视缐看见被臯月用拳头打过的水泥墙壁,出现明显裂痕。

「到此为止,樱妳继续废话一堆的话,就磙出社团。」

臯月像是恐吓大家似的看看周围,继续说了。

「所有人听好!我选择男生当管理员的理由,现在就告诉妳们!」

「理……理由」

美散表情苍白问了。

「就是为了补足妳们缺少的东西。首先是胆量。装什么清纯、不敢在观众面前张开双腿……所以演技才无法更上一层楼。」

说完,啦啦队所有人都沒有反驳。应该是说中了。

「还有另一点、就是性感。健全的性感……」

「教练、我们又不是舞孃!」

美散再次反驳。

「啰哩八唆的……给我拿出观众们看过一次,就烙印在心中的演技!办不到的话就赢不了!这就是全国大赛的等级!」

臯月拥有参加全国大赛的经歷,说出来的话谁都无法反驳。

「让自己变得性感,就是要在日常生活中习惯跟男性亲近。这么说有些抱歉,但雫石受伤后,正好是个让妳们理解男性这种生物的好机会。」

让我担任女生宿舍的管理由,就是要让她们习惯跟男性亲近,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变得更加性感,演技自然能够昇华。臯月这么告诉大家。

「然后,我昨天好好想过,有个一口气提高胆量跟女人味的方法。」

「那、那是什么呢、教练」

莳帆接着问了。

「那就是──」

臯月朝我走过来,捉住我的肩膀。

「在大会开始前的一个月期间,每天都要替他打奶砲!」

我听完、脑袋空白一片。让我担任女生宿舍的管理员,大家似乎不反对了,但反应会不会太平淡了一点

智绘理畏畏缩缩举手。

「那、那个、教练,打奶砲……是什么意思呢」

我有种全身虚脱的感觉。她们竟然不知道。

「怎么……妳们沒听过乳交吗」

臯月面对啦啦队的所有人,像是在强调自己那对发育成熟的奶子,挺起胸部、双手捧起来给她们看。

「乳交的意思,就是像这样、把胸部往中间靠紧后捧起来……」

智绘理很认真聆听说明。

「嗯嗯、往中间靠紧……」

「然后把肉棒夹进乳沟里面……」

真琴也捧起自己的乳房、点点头。

「是的、夹住……」

臯月说得兴起,用淫荡动作揉捏爆乳、上下摇晃。

「就像这样来回摩擦,让男性射精喔。」

「是的、让男性射精……」

夕菜有些脸红、跟着覆诵。

「是这种行为啊……等等!」

美散说到这里、愣住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

女生宿舍前面,想起啦啦队全员的尖叫声。

接下来,就是女生们的责备跟批斗吧。

光是把奶子露给男生看就够丢脸了,还要替肉棒乳交,当然会有这种反应。

臯月沒有一丝动摇,表情冷静。

「机会刚好,我这个教练就示范给妳们看。」

说完,她把衬衫钮扣一颗颗解开。

「──示范乳交给妳们看。」

臯月双手拉开衬衫衣襟,塞在里面的爆乳,立刻弹了出来。

藏在衣服里面的乳肉,肤色白到令人惊讶,同时又有压倒性的份量。跟雪白肌肤相反,乳晕是浅黑色的,乳头就像樱桃那样有些膨胀,是很有女人味的乳房。

看到眼前如此可口成熟的乳房,我立刻有了反应,搭起帐棚。

「你准备好了吧」

臯月挂着淫笑,我有些畏惧。

我慌了手脚。

「松岛、早瀬。把他的手脚按住。」

夕菜跟莳帆乖乖听话,按住我的手脚。

「等、等等……」

抗议当作沒听到,拉鍊被拉了下来,肉棒露给啦啦队所有人看。

「请您住手、太丢脸了……」

我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

「说是很丢脸,肉棒却硬梆梆的耶沒想到你是口嫌体正直的类型」

「呜呜……」

我快哭了。智绘理脸红看着我、不对,是看着我的肉棒。

「首先、妳们照着我的方法做。这就是女人的武器……胸部的正确用法。」

臯月说完,捧起自己重量满分的乳房,温柔夹住肉棒。

「呜呜……」

「呵呵、感觉怎样舒服的话就別忍耐、把声音喊出来吧」

臯月的上半身慢慢前后晃动,摩擦肉棒。肉棒被雪白乳肉夹住,前端跑了出来,但很快又被乳肉盖住。

「呜呜、喔喔喔……」

忍不住呻吟了。

「一开始慢慢来、慢慢来……慢慢摩擦肉棒……」

滑嫩嫩的乳房触感,带给肉棒刺激。肉棒开始变大变硬。

「呵呵、表情別那么爽啊……这会害我也有感觉的。」

臯月用纺锤型的成熟乳肉夹住肉棒,露出诱人微笑。光是这种女人味,就让我快射精了。乳房肌肤同时吸住肉棒,温柔摩擦。我陶醉在快感之中。

「就、就算您那样说……」

「你看……啊嗯、我很有感觉……乳头、都变硬了……有看到吧」

臯月用发硬竖起的乳头,摩擦龟头冠。硬度刚好的乳头,摩擦到敏感部位,很快就想射精了。

「喔喔喔……」

「啊嗯……肉棒、这里特別敏感……要掌握力道摩擦……」

「咿咿咿……」

看到我死命忍耐的模样后,臯月提醒啦啦队的社员。

「大家有看到吧……肉棒前端、流出透明液体了对吧」

智绘理死死盯着我的肉棒看,只能回答『是……是的』。

「这个……真不可思议……」

真琴也很有兴趣。

「这是前列腺液喔,男性感到爽快的时候,这里就会变湿……就跟女人一样……」

美散虽然把我当成变态,但还是脸红盯着肉棒看。

「把前列腺液、跟我的口水一起……啊……嗯……」

臯月张大嘴巴,流出透明液体滴在肉棒上头。

「啊……啊啊、好热……」

「呵呵、这样就更润滑了……接着要正式来了……」

臯月把自己的口水当成润滑油,乳交动作变得更激烈。

「啊、嗯嗯……」

臯月兴奋的表情、以及嘴里吐出的热气,让我快忍不住了。

「喔喔喔喔、教练、这、这样不行……」

「这里好像沒说不行喔呵呵、大家、听仔细了……乳交这种行为,并非单纯把胸部贴上去就行了、嗯、唿、要像这样……动作像是在挤压……」

脂肪肉球贴住肉棒挤压,动作就像是从根部把精液挤出来似的。

「咿咿……好爽……」

「嗯、呵呵呵呵……舒服吗前列腺液流个不停喔……」

前列腺液跟臯月的汗水、口水混合一起,发出下流声音。

「看起来好色……好夸张……」

总是挂着一张扑克脸的莳帆,专心观察臯月过度刺激的乳交。

「接下来、是更进一步的技术……嗯、啾……啾啪!」

「呜呜!」

臯月嘴唇触碰了肉棒前端。我下意识喊出声。

「呜呜呜呜……教练的嘴里……」

臯月突然吞掉我的肉棒。像是在品尝味道似的,把龟头放在舌尖上转动。啦啦队所有人吞口水看着。

「要、要舔吗……男生的、那个……哈啊啊、把脸颊都撑开了……」

夕菜脸红、呆呆看着臯月的口交,其他人也一样吓到了,只顾着看眼前的真人实境。

「嗯、咕噗……啾噗、呵呵呵、让这根肉棒插进小穴、肯定很舒服的……但还是留到下一次吧。」

「啊啊啊……」

肉棒被很有弹性的乳房夹住,龟头还被臯月的舌尖仔细舔着。

发出啾啪啾啪的下流声音,臯月继续侍奉肉棒。平常很严厉的鬼教练,现在态度却过度开放,让我爽到快虚脱了。

「用舌尖拨开肉棒前端的洞……像这样……」

快感电流从肉棒窜到背部、直击脑髓。

「同时、胸部也不要忘了摩擦肉棒……啾噜噜……这个配合別忘记了……」

臯月的乳交太过淫荡,啦啦队的所有人脸红到像是快发烧,专心看着两人的真人剧情。

臯月说『这对处女是不是太过刺激了』。

「视缐不准移开。妳们之后也是要照做的……啊唿、啾噜噜……」

「呜呜……」

臯月乳肉从肉棒根部摩擦,嘴里发出啾噗啾噗的声音,想把精液吸出来。

「啾噗、啾噗、啾啪、啾噜噜、嗯咕……啊唿、嗯嗯、越来越硬、变热了……啾噜噜、啾噗、啊唿……肉棒好好吃……好好吃……啾噜、啾噗噗、咕噗噗……」

不知不觉,臯月也忘了给啦啦队指导,专心侍奉肉棒。臯月竟然对我的肉棒发情了。光是这么想,就让我更兴奋。很想射精。

「啊啊……教、教练……我快射了!」

「啾噗、可、可以喔……就这样、射出来……把热热的精液朝我喷出来!」

「是的、用我的精液……把鹰山教练的、美丽五官、彻底弄髒!」

臯月继续用力吸尿道,让我一口气到极限了。

「啾啪、別忍耐了……尽管……射出来……啾啪、啾波、啾啪啾啪啾波!」

「不、不行了……忍不住了、教练……」

像是要最后冲刺,臯月发出啾噜噜噜的声音,吸着龟头。嘴里的温暖触感,化为庞大快感。

「啊咿咿咿咿……射了……」

我一口气朝着臯月的嘴巴解放慾望。大量精液让臯月来不及喝完,从嘴角流出来。

「嗯咕、啾噗噗……这么……啊唿、这么烫……根本……喝不完的……好棒……啊唿唿……咕噜、咕噜……」

大量精液让臯月承受不住,吐出肉棒。肉棒还在抖动喷出精液,把臯月的端正五官弄得白白。

「啊……啊唿唿、喔喔喔喔……」

乳白色黏液喷向臯月的额头、鼻尖、脸颊。整张脸都被精液喷到,让臯月也兴奋高潮了。

「喔喔……呜呜、颜射让我高潮了……你的精液……又热又黏……味道好重……嗯嗯……」

「对、对不起……」

「笨蛋……不用道歉啦……咕噜、真好吃……啾噗、啾噜噜……」

臯月用手指抹起白浊液体,送进嘴里、发出声音吞下肚。

「咕唿……接着、別忘了事后清理……」

「啥清理」

臯月才刚说完,就仔细舔掉黏在肉棒上的精液、舔干净,这就是事后口交。

「啊嗯……姆……啾噗……啾啪啾啪、噜噜噜……」

臯月灌注爱情的温柔舌头,让我再次勃起了。

「啊咿、这、这样舔的话……」

自然碰到很敏感的地方,臯月的淫荡口交,让肉棒再次翘起来。

似乎知道肉棒再次充饱电了,臯月像是在挑逗似的,有时用力、有时放松,用不同节奏吸吮肉棒。

「啾噜噜噜噜、啾波……像这样……把尿道剩下的精液也通通都吸出来……啾噜……」

「啊、啊、啊……对、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臯月故意这么问,接着一口气刺激龟头,打算把白浊牛奶挤出来。

「因、因为、咿咿咿咿、我快射精了、对不起、呜呜呜呜!」

一边呻吟,一边对着臯月的喉咙喷出精液。

「姆呜呜呜、嗯唿、唿唿……再射多一点吧、看我的!」

舌尖刺着正在射精的尿道口,要我喷出更多精液。然后、臯月把嘴里的牛奶通通喝光。

「哈唿、多谢招待。嗯咕、啾噜噜……事后清理的刺激、就让你再次射精……果然很年轻呢……」

「不、不敢当……哈哈哈……」

精液通通都被喝光,我只有干笑的份。对于可怕的鬼教练臯月,涌现某种难以解释的亲近感。

看着真人A片上演的啦啦队所有人,都害羞脸红、说不出话了。

「好了、就像这样。」

臯月满足缓了一口气后,重新穿好衣服。

「刚刚看到的那些,绝对不准忘记。然后照着练习!妳们如果想赢得优胜的话,这种事一定要加强练习……好了、今天就此解散!」

说完这句话后,放着我跟过度惊讶停止思考的啦啦队成员们不管,臯月自己先回去宿舍了。

    TAG: